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一

推原

蓋聞地理見於周易。有俯察之文昭于毛詩。有陟降之說。孝經卜宅兆之吉。周禮辨陰陽之和易俯以察於地理。詩陟則在職。複降在原。孝經卜其宅兆而安厝之。周禮風雨之所會。陰陽之所和。

昔聖已發其端。後人因詳其術。涉其粗跡等。一技之微。原其精深。合至道之妙。蓋緣太極既奠。兩儀由之以分。陰陽相推。五行因之而著。在天成象。在地成形。

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本金土。於是在天成象在地成形。無非五行之精。其在天也為歲。為熒惑。為鎮。為太白。為辰。所謂成象者。此五行之象也。其在地也則。山之頭圓足闊者為金。頭圓身直者為木。頭平生浪者為水。頭尖足闊者為火。頭平體方者為土。所謂形成者。此五行之形也。水火本金土五星既定。於是有生剋制化。而地理出矣。然五星為山體之常。後人因山之變態不一。五星不足以盡之。又有九星之目。其實皆五星之變。究不離乎水火木金土者是也。九星及生剋剋化俱詳後。

所以山以龍各由其體皆二五。然而地以理論竟至義有億千。

天地間之物各具五行之一。惟龍則五行皆具。其身為木。鱗為金。角與爪為火。擺折為水。腹之黃為土。有結之山亦是二氣五行。故以龍名。一說神龍倏大倏小。變化不測。地亦變化莫測。故曰龍。一說有變化者謂之龍。無變化者謂之荒山。

先明陽凹陰凸之形。不分則不育。次審陽噓陰吸之妙。不媾則不生。

地理無他。陰陽而已。凹為陽以氣浮於外也。凸為陰以氣隱於內也。如陰陽不分明。陰陽不交媾。則不能化生。無地理矣。此開卷第一義也。楊曾問答。曾問何者為陰。何者為陽。楊曰陰陽兩字乃地理之權衡。形氣之造化。形以聚氣。氣以成形。形氣既分。造化可考。陽氣形凹。陰氣形凸。陰變陽是窩醃慳鉗。陽變陰是肥突滿乳。陽龍來則陰受穴。陰龍來則陽受穴。曾問。何謂陰來陽受。陽來陰受。楊曰。脈來有脊。入穴處有窩。謂之陰來陽受。脈來微平。入穴有突。謂之陽來陰受。雪心賦。 一不能生。生物必兩要合陰陽。

既了大原乃窮曩

 

祖山

尊星為受氣之祖。理取于拂雲霄。權山又出脈之根。勢必跨連州郡。

太祖山為一方最尊。故曰尊星。太祖山之上。若再有高廣之山跨連州郡。謂之權山。亦曰都權山。

惟其高廣富厚而福氣斯豐。惟其聳拔清奇而秀氣必毓。

錦囊經。欲識其子先看其母。欲識其孫先看其祖。龍髓經。只用源流來處好。起家須是好公婆。雪心賦。祖宗聳拔者子孫必貴。

如水之有本。本盛則流長。如木之有根。根大則枝茂。天池生於頂。上清而且漣。養蔭夾於脊。間滿而不溢。

天地者。祖山頂上有池水也。以其高在雲漢間。故曰天池。龍祖有此池者。力量極大。在山腳者為地池。兩地夾脊為養蔭。入式歌。龍上如生兩池水。養蔭斯為美。又高山頂上有泉流出。仍流入天生石井。歸於山腹之中者。謂之衛龍。天池之水不流不涸。衛龍之水流而不出。二者不同。其為大貴之征一也。撼龍經。更有衛龍在高頂。水貼龍身入深井。更無水出可追尋。或有蒙泉如小鏡。按。天池養蔭不但祖山有之。龍身上亦有之。平地有天池養蔭者亦佳。但要四時不竭。若忽然乾枯。則禍敗至矣。

聚清見星體之異。歸垣得方位之宜。

聚崤者。五星聚崤也。金木水火土五星團聚而起。森森玉立如人之相。聚而講論也。後人相沿則以講為崤矣。大聚嶝則每星豪延二三十堙C相聚在一二百里之間。小聚唏則各起數座或各只一座而已。然數座不如一座者格尤清。太祖山有此格者最貴。在少祖山者福力尤緊。又嶺脊亂石嵯峨或尖或方或圓攢聚一處亦謂之聚嶝。撼龍經。亂峰頂上亂石間。此處名為聚崤山。天機素書。問君聚峰何以名。亂石亂峰祖邊呈。歸垣者五星歸垣也。木居東。金居西。火居南。水居北。土居中。各得方位之宜謂之歸垣。此格最貴萬不逢一。祖山有此福力尤巨。然不特祖山為宜。穴山亦偶有此格。如朱文公祖地是也。

龍樓搖日月之光。寶殿撼雲霓之氣。

龍樓寶殿皆火星。一尖居中躅高曰龍樓。眾尖平列日寶殿。此祖山之大格也。撼龍經。高尖是樓。平是殿。請君來此細推辨。入式歌。祖山高頂名樓殿。常有雲霓現。

是皆祖德極為貴征。故觀乃祖之規模。可卜此方之人理。金土鎮地則生人豐隆。木火連天則生人瘦秀。瘦秀者性敏。豐隆者行方帶庫。帶含人多黃白之物。帶誥帶軸地多青紫之家。斜死多褐布之夫。孤削多藍縷之輩。

土星兩角高起。狹小老為誥軸。長闊者為展誥。以其似詔誥之狀。故主貴。庫土星方而墮角。故主濁富。倉即金星亦為富應。玉彈子。聳拔者貴。帶誥帶軸渾厚老富。有倉有庫孤削老貧。周鬼遇卻斜旡老賤。被傷被泄。

惟一氣之相威。斯受分之必符。

 

出身、枝幹

問祖說相地之原。出身又觀牌之要。

出身老乃祖山發版離祖分行處也。一祖之下必有數龍。皆由此分出。故曰出身。

出吉者結亦吉。出凶者結亦凶。大小由是而推。貴賤因此而斷。生動磊落為吉之征。委靡這頑為凶之兆。

董德彰曰。大凡龍城初發處。若曲屈如生蛇下嶺。而兩邊有蟬翼護帶老。一刖去必結大地。其出身之不吉老。則瘦弱。委靡。不起。不伏。不活動。擺折。吳白云日。尋龍先須問祖宗。更于離祖察行蹤。辭樓下殿畢巒秀。預識前途異氣鍾。

正龍稟氣也。正脈必中抽。偏龍票氣也。偏脈必旁出。脈多乖閃以為中者。非中。形可遷移以為側者。非側。

真龍城多乖詐。閃出有如明。明開一眉展翅。城從中出。而步至前途。卻不成龍體。轉身于向之所謂或一居或角。尋其間落。卻處處合格。始知向之所謂中者非中也。向之所謂肩與角者至此審之。移步換形乃真中耳。如是或數十堙C或數百里。皆要看他淒閃。莫行錯路始不謬。幹真中矣。凡尋龍須識棄煞尋生之法。大龍直去剛急粗頑。粗視之。似龍之正身。而不知此煞氣也。真龍已問於一邊。微微出去矣。其閃版乃生氣也。棄煞尋生是在智老。凡尋龍走錯路。只為不識龍格。須知祖有祖格。宗有宗格。帳有帳格。峽有峽格。出豚有出城格。枝腳有枝腳格。行度有行度格。將入首必更有幾多貴格。是真龍必合格。是纏龍帳角必不合格。只能識龍格。便不走錯路矣。

諸格詳後。

脈中出則生端士。脈偏出則產畸人。

地理以脈中出為貴。穿心中出是山嶽之正氣。最為難遇。如人之秉正氣者。世不多有也。凡大忠大孝皆中出之脈所生。若脈偏出雖能發福必非正士。然審脈之正偏。不必逐節審之。但離祖一節中出。則節節中出可知。若離祖初出偏斜。則節節偏出可知。祖宗生父母。父母生子孫。木一氣也。

偏而不邊者可尋。偏而全邊者勿跡。

脈出雖偏。不在極邊。土猶有結作。若極邊則斷無融結。不必追尋矣。以後兒過峽及主山並穴後出脈皆同此論。

脈之急者有起伏之號。脈之散者有平受之稱。

隨星峰高下而來大頓小起。謂之起伏。脈坦蕩平陽略有體勢或如鋪氈展席。謂之平受脈。

脈之貴者有蓋鞭蘆花之名。脈之奇者有仙帶仙橋之目。

水木相兼而行為蘆鞭。脈來三嫋旁有墩阜如花瓣狀為蘆花。屈曲盤旋如帶之飄空謂之仙帶。脈兩火或兩木夾水謂之仙橋脈。附。沈六圃地學。直仙橋必在雲山中直長精異。履之如行橋上有悚惕心。顧盼雲山環衛。有欣悅心方成仙橋。主貴而顯且出高人。曹安峰地理源本。狹直如橋長逾數十丈謂之仙橋脈。脈從六秀過者。主出神仙神童。鼎甲脈從四墓過者主出異人靈神僧道。其長曲如帶者謂之仙帶脈。亦出神仙。而金橋玉橋為最勝。按仙橋有兩說。有以兩火兩木夾水為仙橋者。有以直狹而長為仙橋者。今圖從前說。

 

貫頂飽出為陰死。斷無毓秀之區。穿心低出為陽生。必有鍾靈之地。

凡出脈須星體開面。兩邊有夾勢從心。腰間偷出腸脈。似有似無。下來謂之陽生脈。此一枝,龍前去必作真穴。若貫頂飽面而出.謂之陰死。脈雖星峰起伏全無陰陽化氣必不結穴。或作朝迎羅城而已。披肝露膽經。心腰中出陽生脈。前去定結真奇穴。貫頂飽面陰死出。只作應樂羅城列

正出為幹。有大幹小幹之不同。旁出為枝。有大枝小枝之各異。或為幹中之幹。或為幹中之枝。或為枝中之枝。或為枝中之幹。幹龍受氣渾厚。其行也平泜。枝龍脫脈清奇。其行也踴躍。

疑龍經。疑龍何處最難疑。尋得星峰卻是枝。幹上星峰全不作。星峰龍法近虛詞。正龍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葉送。又曰真龍平處無星峰。兩邊生峰至難捉。兩邊起峰為護從。正龍平低最貴重。

枝龍屈曲自喜。其斷也琣h。幹龍馳驟自如。其斷也琱痋C

凡幹龍必崇山大壟牽連而行。如驟如馳大搖大擺。或百餘堙C或七八十堙C或二三十堙C只一斷。其斷處必是通衢驛路。前人以路之大小驗龍之大小。真篤論也。若枝龍則小轉。小折屈曲自喜。一堣坐予峖頃ぞ_

幹龍行遠而難竟。其界也江河。枝龍行近而易窮。其界也溪澗。

天機素書。大江大河橫遶。幹龍必盡於中。小溪小澗抱環。枝龍定結於內。撥砂經。大河兩邊界者上地也。小河兩邊界者中地也。田水兩邊界者小地也。

石遠者力大。穴多恠藏。行近者力微。穴多顯易。力大者。久而勿替。力小者發即驟衰。

兒幹龍結穴。其力大。發可數十人。興可數十代。枝龍結穴。其力微。發只一二人。興只一二代。此枝幹力量大小之分也。然二者或發大貴或不發大貴。又以龍格為斷。其說詳後。

 

行度

若夫行度之間。須有美惡之辨。生龍磊落而擺拽。死龍板硬而模糊。強龍雄健而軒昂。弱龍徐邪而懶緩。進龍有序而不紊。退龍失次而不倫。順龍腳前而調和。逆龍腳反而乖戾。

生龍者。星峰磊落。行度擺拽。如鸞翔鳳翥。如魚躍鳶飛。皆生意也。死龍者。本體直硬。手腳模糊。其勢如魚失水。如木無枝。死鰍死鱔。無生意也。強龍者。體格雄健。枝腳撐拏。其勢如猛虎出林。渴龍奔水。為最強也。弱龍者。本體軟緩。行度徐邪。勢如餓馬。伏櫪。孤雁失群。為至弱也。進龍者。星峰送次。枝腳均勻。如鳳覽輝而下。如鴻戲水而飛。而進趨有漸也。退龍者。星辰失次。枝腳不倫。始小終大。龍低穴高。如人之踏碓。如船之上灘。而高下失等也。順龍者。星峰順出。枝腳順布。上下照應。左右環抱。如星拱北。如水朝東。其勢甚順也。逆龍者。枝腳逆趨。行度乖戾。如水逆行。如鳥逆飛。而反背不馴也。入式歌。生是低昂多節目。死是無起伏。強是奔走勢力宏。弱是瘦棱嚕。順是開睜向前往。逆是望後去。進是龍身節節高。退是漸簫條。生強順進皆為好。富貴兼壽考。死、弱、逆、退最為凶。夭折與貧窮。

喜龍翔舞而踴躍。怒龍險峻而崎嶇。

披肝露膽經。崎嶇險峻龍之怒。踴躍翔舞龍之喜。怒龍多是結假穴。假穴人見多懼悅。

惟行龍之或惡或良。故結穴之有真有假。然審勢為裁龍之法。而認氣尤相山之經。活動為氣之生。委靡為氣之死。混沌為氣之濁。雅致為氣之清。巉岩為氣之凶。悠揚為氣之善。殺氣盛則峻急。病氣見則偏枯。氣惡暴者。突岷奔崩。氣粗蠢者。巒膚臃腫。氣薄者。不足氣。厚者有餘氣。固以是而推。穴亦由此可坎。他如不辟不泄則盛暴未除。有伏有胎則陰陽已現。

凡龍行度。全不分枝開帳。則盛暴之氣未除。不能結作。玉彈子。不辟則不泄也。不泄則不結也。凡地理只是陰陽配合。若龍行度之間雌雄相顧謂之胎伏。豚從伏星背上落去。前途必結大地。楊救貧曰。胎伏即雌雄龍也。胎居於前。配陽為雌。其星俯照。回頭顧後。伏生於後。配陰為雄。其星俯覆。前後照應。神氣交融。金水環揖。孕秀而成。楊茂叔集龍經。胎伏各傳十八宿。內外通成三十六。只看前胎後伏。奇切莫伏。前胎後局。金函賦。胎伏三十六傳。高齊雲。而低近水。按。金函賦有伏傳十八宿之圖。有胎傳十八宿之圖。共三十六圖。今不具圖。圖高山平田兩式。

合龍格者最貴。必產偉人。生府星者非常。必育大物。

龍之貴賤。在有格無格。有格者為貴龍。必生偉人。發大貴。無格者名位不尊。尋常富貴而已。有幹龍而不發大貴。有枝龍而發顯貴者。有格無格故也。但枝龍雖有格。發大貴。福蔭不久。

幹龍雖無格。不發大貴。而福力綿遠。此其所以異耳。龍格如所謂龍樓、寶殿、禦屏、帝座、三台、華蓋、帳下、貴人、捲簾、殿試、王字、工字、玉尺、玉枕、蛛絲、馬跡、蜂腰、鶴膝、蘆鞭、蘆花、仙帶、仙橋、飛蛾、串珠、金牛轉車、走馬金星、九天飛帛、九腦芙蓉、玉絲鞭、蜈蚣節、上天梯、玉梭、玉梳皆是也。其格不可殫述。詳泄天機及玉髓經中。府星老六府星也。又曰六曜。乃大山頂上平處生起小星峰。小扁金曰太陰。小高金曰太陽。小木星曰紫氣。小水星曰月孛。小火星曰羅。小土星曰計。或一個或二個。二個大貴。一個亦大貴。此星不常有。乃龍藏至清至貴之氣所發。遙見此星便可決前有大地也。龍格散見他處。茲不概圖。

帶裀帶褥是謂富貴之形。鋪席鋪氈更得中和之氣。

疑龍經。貴龍行處有氈褥。氈褥之龍富貴局。問君氈褥如何認。龍下有坪如鱉裙。

嫋娜可愛而歌斜則堪嫌。低小可栽而瘦削則無取。

雪心賦。雖低小不宜瘦削。雖屈曲不要欹斜。

一起一伏而有力謂之示強。一棲一閃而多端謂之弄態。

披肝露膽經。起不能伏。伏不起。此龍怯弱無力氣。起而即伏。伏即起。此龍氣旺力無比。金函賦注。凡行度要一動、一靜、一仰、一履、一生、一死、一頓、一跌方好。若粗蠢及瘦小者。為單雌。瘦小而崎走者。為單雄。名孤絕之地。

望之長而步之短龍必直行。望之短而步之長龍必曲轉。

發揮。凡龍望之若近。尋之卻遠。此是龍勢之元屈折逶迤擺佈。所以若近而實遠。此最為上等龍。若龍雖遠而行易至。此是龍徑直。而無活動擺佈。非美地也。

§直行者劣相多是虛窠。曲轉者高情必有實落。脈以屈曲為貴。而二線之脈屈曲大甚。反畏縮而不前。龍以跌斷為真。而五堣尾s跌斷過多。恐胎孕之不固。

撥砂經。龍跌斷纔起。複又跌斷。此等行龍惟勢長。結穴遠者為宜。若龍頭穴近。則生育太繁。保合未固主貧弱敗絕。達僧問答。龍無頓伏者病在形困。頓跌過多者病在力倦。地學。山岡高大佈置遠。跌斷愈多力愈顯。低小只宜三五峽。跌斷太多恐力倦。若要峽多力不倦。除非再起星頭現。出石藏石有骨氣。那更怕他斷了斷。

尋龍須識肯面而至。貴者卻無背面之分。察脈必審行蹤而至。奇者卻恠行蹤之隱。

凡觀龍之法。須識背面。面必寬平。背必陡峻。面必有腳。背必無枝而必水纏。背必風蕩而必美秀。背必惡頑。面必有情。背必無意。面必有成。背必無結。惟至貴之龍。兩邊枝腳均勻。俱有裀褥。俱有遮護。俱有情入。相無背面之可分也。凡察龍之豚。須行蹤明白。惟至奇之龍。脫落平徉。穿田渡水。蛛絲馬跡。徉詐多端。行蹤僭隱。不易測也。雪心賦。蛛絲馬跡無龍神。落泊以難明。披肝露膽經。龍有變化人莫測。或顯或隱認不得。勢有徉詐之多端。藏蹤問跡難尋覓。

 

枝腳

既悉行度之美惡。載觀枝腳之吉凶。枝者。如木之有枝無枝。不長腳者。如獸之有腳無腳。不行左張右張。形同橈棹順出。逆出勢分送迎。

如舟非橈棹不行。故以橈棹喻枝腳也。腳順出者曰送。逆出者日迎。然惟護峽處可以逆出。非言一概可逆也。

龍長者枝腳亦長。龍短者枝腳亦短。龍吉者枝腳亦吉。龍凶者枝腳亦凶。龍無枝腳謂之奴。峽無枝腳謂之漏。反背無情謂之逆。臃腫不馴謂之頑。岩巉帶石謂之凶。綿薄少土謂之活。分劈太重謂之劫。散漫不收謂之虛。

凡龍雖貴有辟有泄。枝腳蕃衍而自有旁正尊卑之不同。故好龍正氣自專。若分枝劈脈。拖拽太重。則分散精氣。謂之天劫。亦謂之定劫。謝氏曰。龍脈擺劫散亂去。鬼劫分奪散生氣。鬼劫之龍力弱衰。只為寺觀神廟地。坤鑒歌。劈脈分枝是鬼龍。直如鸞頸曲如弓。小名為鬼大為劫。只為神廟有靈通。

邊長邊短謂之偏。邊美邊惡謂之病。

枝腳貴長短相稱。邊長邊短則偏而不能融結。若短邊卻傍祖山貼身。障護又不可以長短不均論。諺云。一祖當千山。如人之奴僕護從雖多。不若祖宗庇蔭福澤猶大也。邊大邊小邊重邊輕亦以偏論。

尖如刀剌謂之殺。細如繩拖謂之綿。

尖利如刀。反射本身。故謂之殺。

斬指斷頭皆為惡態。拋槍投算總屬醜形。

更有如插竹提筐。黃頭、鴨頸、煙包、灰囊、臥屍、覆杓。如茅葉之亂。死蛇之靡。皆惡形也。

校正對者為優。有梧桐之日枝。斜對者為次。有芍藥之稱。

玉髓經。停均惟有梧桐枝。雙送雙迎兩平勢。對節分生作穿心。此龍百中無一二。又曰一等名為芍藥枝。左右相生亦相似。分處光員有枝葉。交互亦有均停理。

時左時右者為兼段。猶堪選用。邊有邊無者為楊柳。無所取裁。

時而左邊出腳。時而右邊出腳。如一兼葮枝者。猶可取用。若邊有邊無則開腳一邊。必為朝人而設。奴龍而已。玉髓經。左有右無過一節。右有左無本非異。此名原是兼葮樣。但要星辰得地位。又曰。又有偏生楊柳枝。邊有邊無極乖異。此名原是受偏處。半枯半榮無意味。O更有枝腳一邊長一邊短。木不均勻。卻節節中出其枝。短一邊有一大技纏送。到頭謂之捲簾殿試格。玉髓經。卻有偏生極貴龍。名為捲簾登殿試。不論偏斜黃甲及第。

旺龍枝繁。而護纏如蜂屯蟻聚。耗龍緒多。而背散如汞潑珠。傾大約左右最責。均勻而稠繁尤宜。馴順落處成形則格愈貴。頓處有力則龍愈雄。

人子須知。凡後龍節節枝腳垂落處。如起星辰成形象。前去必結大地。一粒粟。所謂不貴。其見而貴。其不見正此謂也。天乙、太乙主位居台閣。日、月、輔、弼主位至公孤。玉佩、文官、武將王王侯極品。男倉、女庫主人財富盛。展旗、頓戟主成武。左右侍從主尊榮。旗旄、誥軸、禦屏、錦帳主出將入相。印笏主神童狀元。

腳後順而前逆者勿扡。腳後逆而前順者可穴。

行龍枝腳反逆向後謂之逆龍。誤葬主子孫悖逆。瘟火離鄉。左逆右順則禍長房。右逆左順則禍幼房。若後龍逆將結時。有幾節順出則可穴矣。

 

開帳、纏護

若夫龍身發旺必展翅而中抽。帳腳鋪張必垂肩而旁落。龍不關帳不貴。脈不穿心不尊。

疑龍經。貴龍重重出入帳。賤龍無帳空雄強。撼龍經。帳中有線穿心行。帳不穿心不入相。

龍大者帳必長或兼程難盡。龍小者帳必短或一望可窮。春筍一林木帳之高格。芙蓉九腦水帳之擅場。

立木連起如林謂之一林春筍。乃木星帳之奇格也。更有土星上頓起無數木星。謂之滿床牙笏。亦木帳貴格。皆世所罕有。前朝有此亦大貴。九腦芙蓉乃水星帳之貴格。即連金是也。更有八腦、七腦、六腦、五腦、四腦不同。大抵奇數者必起頂中出。偶數者必透空中出。透空出脈收兩山之氣。常生異人。

列炬燒天火帳之勝。連城插地土帳之雄。

木上出火謂之烈炬燒天。乃火星帳之大格也。更有土上出火如鋸齒樣。謂之鋸齒排雲。金上出火謂之雞冠。水上出火謂之龍焰。皆火帳貴格。土星無數。如屏插地。橫連數十堙C謂之連城帳。此格極貴。主胙。士分茅多在火星之下。離祖行龍第二層也。前去必穿金水等帳。方有化氣O按。金星無帳者。連金即是水。故舊無金帳之格。

或如個字之形。或如丁字之樣。龍直來直去則作十字個字帳。橫來直轉則作丁字帳。或作飛鵝而出。或起華蓋而來。華蓋乃金水體也。肩高為華蓋。展翅為飛鵝。飛鵝無肩即為個字。個字不拘水體。多是木星

 

帳下如現貴八品斯上矣。帳角如帶異物龍亦壯哉。

撼龍經。帳幕多時貴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樣。兩帳兩幕是真龍。帳媔Q人最為上。入式歌。若還開帳要中出。角落未為吉。兩重三重開府衙。一重只富家。若有貴人居帳下。此格真無價。地學。凡帳須論結稍。一開兩翅雖撐踏。闊遠甚為有力。及到角上若不成形。不著力。頓住只如此。噍殺了帳。亦不甚貴。故必視結稍。或左旗、右鼓。或左旗、右槍。或左天倉、右地庫。大者或左、右更成龍樓、鳳閣之形。或作飛鳳、麒鱗、青獅、白象方為有結稍。其穿帳中行者貴可知矣。一說開帳之後兩肘特起員峰。及墮角土星不與本身聯。屬此暗倉、暗庫星。也主大富。帳了木星高起為貴人。高於帳者謂之出帳貴人。低於帳者謂之入帳貴人。按。帳角成形。與枝腳落處成形。皆所謂不貴。其見而貴。其不見特。一是帳。一是枝腳。故分晰言之。

帳重疊者。極大之龍。而一二亦可取。出中正者。至貴之格。而左右亦堪裁。帳者如君子攸居。必有幃幕。纏者如貴人所在。必多仆奴。纏山以稱為優。若高大則欺主。衛山以多為貴。若凹缺則受風。

發揮。貴龍全在護從多。撼龍經。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護纏多愛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綿延。一重護衛一代富。護衛十重宰相地。兩重亦主典專城。一重只出丞簿尉。披肝露膽經。真龍定然有送迎。夾從纏護無空缺。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纏護愈多愈有力。眾山眾水來會聚。渾如大將生中軍。羅列隊伍俱齊備。

纏山亦生椏枝。枝嫌尖射。衛山亦分背面。面貴趨承。

凡纏護之山。亦生枝腳。忌尖射。正龍大抵多邊有邊無。未必兩邊相等也。披肝露膽經。若是纏龍側面走。一邊無棹。一邊有頂。面常顧黃。龍身不敢拋離閑處行。凡護衛之山。必分背、面。向正龍老必面也。撼龍經。護龍亦自有背面。背後如壁面平夷。人子須知。凡護龍背向者。必無結作。護龍面向老。始可尋地。

纏而白龍。亦有起伏、頓跌之勢。情則顧主不免奴顏、婢膝之形。若舉足而不敢稍離。若投身而不能自主。雖成星峰而不貴。雖帶形穴而亦微。

疑龍經。背斜面直號飛峰。此是真龍夾從龍。又曰。朝迎護從亦有穴。形穴雖成有優劣。

枝龍分脈作纏。如小官之行。隨身帶從。幹龍外山為護。如大官之出。到處來迎。

枝龍多是本身自生枝腳以作纏護。幹龍則取遠迎、遠送。大纏、大護在眼界寬闊中認之。經云。不知幹長纏亦長。外州外縣山為伴。又曰。大兒幹龍行盡處。外山隔水來相顧。玉髓經。小地結果論送迎。大地迎送隔江水。

雄龍雌護為宜。雌龍雄纏為貴。必有配合之妙。乃見造化之真。

如龍勢之來。正幹雄健謂之雄龍。兩邊護送之山。須柔順婉轉。不與爭強。如龍來委蛇。一派軟嫩。謂之雌龍。兩邊護送之山。須勢雄力健。與之相配必如此。正幹乃結有纏護。而雌雄不配者。亦結。但非真造化也。鐵彈子。雄龍須要雌龍禦。雌龍須要雄龍護。撼龍經。兩肩分作兩護龍。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為纏護龍。前迎後送生雌雄。雌若為龍雄作應。雄若為龍雌聽命。問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瘦兩不同。低肥為雌。雄高瘠。只於此處識真蹤。囊金。山勢雄猛。岡阜磊落。起峰尊大則為雄龍。山勢低弱宛宛而來。如蛇之行。略有起伏則為雌龍。附司馬陀頭水法。山有雌雄。無起伏之山為雌。有起伏之山為雄。

 

過峽

既審纏情。載觀峽跡。

地學。峽乃跌斷處也。大老為關。為伏。緊者為束氣。微者為過細而總名之曰峽。又曰。峽亦名關。何也。大者為關。小者為峽。遠穴為關。近穴為峽。

龍必束峽而氣始斂。不束則氣不能揚。人必結咽而聲始長。不結則聲不能出。觀峽情之美惡。知龍氣之吉凶。固真龍之至情。實相地之要術。其峽也有山峽、田峽、石峽、水峽、之不一。其過也有長過短過、正過偷過之不同。巧嫩逶迤為峽之妙。平落細鎖見龍之奇。至大者有崩山洪水之名。至貴者有鶴膝 腰之品。

石樑渡水其形有十。謂之十大崩洪峽。曰摸石、曰節目、曰馬跡、曰螺蚌、曰交角、曰之字、曰也宇、曰川字、曰十字、曰斷續。術家謂之崩洪者。朋山為崩。兩山對峙是也。共水為洪。二水分流是也。撼龍經。崩洪節目最為強。氣脈相連無斷絕。入式歌。崩山洪水難尋脈。石上留真跡。喚作崩洪有十名。官貴此中生。鶴陳者。峽脈氣旺中起。即泡兩頭小而中大。如鶴之膝也。蜂腰者。峽脈細嫩。兩頭大而中細欲斷。如蜂之腰也。疑龍經。一斷二斷斷了斷。鶴膝、蜂腰真吉地。

至隱者如馬之留跡。至徽者如梭之帶絲。硬腰軟腰力量有別。雙脈卑脈融結無珠。

凡過峽兩頭頓起。星辰中間跌斷而過。謂之硬腰過。若兩頭不起星。懶粗而過。謂之軟腰過。披肝露膽經。硬腰過。與軟腰過。或者結地猶堪作。軟腰過者。不堪裁。氣弱無力束不來。地理小卷。軟腰過者結地必小。易興易敗。雙出單出者過峽出脈之或雙或單也。更有三脈五脈隱恠難明老。

本山出腳回送迎。偏廢則可畏.外山貼身曰扛夾。空缺則堪虞。

送老順送也。迎者逆迎也。其迎龍之枝雖是逆轉迎峽。卻不可認為逆龍。蓋逆龍枝腳一 一望後。而正身挺然獨出。故曰逆龍。此則雖逆轉一二枝腳。顧峽其正龍自向前順去。隨身枝腳尤多且長也。胡氏曰。一種逆龍是迎接。反身雙雙開兩脅。接取來龍好處傳。此是龍生好枝葉。逆龍雖逆亦無害。一種交加是護峽。此等皆為富貴龍。左右均平龍在中。

切忌風搖尤防水刷。水刷則烈束喉之氣。風搖則傷久首之神。

八段錦。龍過峽認蹤由。高低脊脈莫模糊。最要兩邊生護轉。卻愁一水過橫流。雪心賦。過峽若值風搖作穴定知力淺。披肝露膽經。過峽有扛並有護。免被風吹脈脊露。過峽無扛又無護。風吹氣散龍虛度。

兩山旁夾如成形。一脈中抽斯入相。日月旗鼓皆為貴征。倉庫櫃廚總屬富兆。

更有天馬、貴人、金箱、玉印、垂纓、串珠、龜蛇、獅象、劍笏、戈矛等形皆貴格也。谷堆、爛錢、瓣錢、攤衣、質庫、銀瓶、金樽等形皆富格也。金函賦注。兩邊扛護。星辰方員端正秀麗主貴。粗肥、蠻飽、倉庫、連珠主富。勢如拋槍、刺竹、死鱔、死蛇者。貧賤之地。又峽之大者送迎長遠。其間有收水之山。亦謂之羅星。地學。也有羅星塞水口。似此名為關峽城。也有當關鎖鑰將。渾加惡殺與凶神。。陳氏曰。方而小為金箱。員而小為玉印。

峽左無護長子受傷。峽右無遮三子招損。

凡峽左無砂遮護。定損長房。四七房同斷。峽右無砂遮護。定損三房。六九房同斷。不但過峽處為然。凡行度處無纏護。及結穴處無纏護送托。皆同此斷。

星成五吉為福之機。星成四凶為禍之筈。

過峽兩頭之山。喜成星體是吉星。則穴吉。是凶星。則穴凶。五吉四凶注詳後。

峽闊者。認友線之脈。而太闊則氣浮。峽長者。喜護衛之山。而太長則力弱。故長者不如短者之貴。闊者不如狹者之真。

披肝露膽經。過峽宜短不宜長。長則力弱氣已傷。過峽宜細不宜粗。粗則氣濁穴則無。過峽宜狹不宜闊。闊則氣散龍力乏。一說。峽雖闊而中間有草蛇灰線。微高之脊則兩邊皆為氈褥。謂之霞被峽。主大富貴。

低過者急傷殘。殘則元神不固。高過者忌悍硬。硬則暴氣未除。峽中最嫌抽枝。是真鬼劫之脈。束處須防破土。亦等蟲蛀之龍。

凡龍分劈。重者皆謂之劫。然或分而為纏護。為下關。猶可取用。惟過峽束氣之處。斷不可抽出脈去。此處分枝乃為真劫。謂其劫奪精氣也。凡龍被穿鑿謂之蛀龍。而過峽處更忌。過峽一經穿鑿。則脈壞而無複生氣矣。

過水必揚石蹤一真始度。穿田須露脈脊。八字乃分。

訣云。漏脈過時看不得。留心仔細看龍格。穿河渡水過其蹤。認他石骨為真脈。太華經。石脈過時龍骨現。真龍露骨出奇形。

吉龍有放有收。多岐則殺淨頑。龍不跌不斷。無峽則氣凶。

有等凶龍奔走迢遞而來。全不過峽跌斷。直至穴場。雖有星峰之美。屈曲之勢。堂局之固。然無峽則無脫卸。殺氣未除。不知者貪其美處而誤下之。必主凶禍。

是以尋龍者須識峽中之機。緘而審峽者。可卜穴中之秘妙。

人子須知。尋龍妙訣不難知。但向峽中究隱微。師若肯傳峽堻Z。傾囊倒篋泄天機。

來雄去弱其落也非遙。來弱去雄其行也尚遠。

凡過脈來高大。而去低小者。謂之陰氣低伏。脈漸漸。而息去三五節即止。若來低小而去高大者。陽太盛。其氣旺於頂。行度尚遠。一說。凡峽短狹脈直過者穴必近。峽長闊脈曲過者穴必遠。

雌雄未判是必無成。陰陽既分而將有結。

凡將入首之峽。陽過者要陰媾。陰過老要陽媾。若陰過而無陽接。陽過而無陰接。此單雌單雄。無生生化化之妙。必再過一峽剝換一脈。配合陰陽方結穴也。金函賦注。峽有陰陽者。形如覆掌陰也。仰掌陽也。若來處仰。而去處覆。來處覆。而去處仰。即陽來陰受。陰來陽受之義也。若過峽不分陰陽。便為賤地矣。又一說。凡峽亦看胎伏。陰過陽接者。前胎後伏。雌雄相配。必結吉穴。若陽遇陰接。雖有交媾。乃前伏後胎。陰陽不順。不能成穴。必再過一峽。陰過陽接。乃有融結。

如精包血其結也窩鉗。如血包精其結也乳突。

凡過脈之體平坦者。為陽。屬血。覆脊者。為陰。屬精。如覆脊多而平坦少。是為陰中有陽。謂之精包血。則坤道成女。前去必結窩鉗之穴。如平坦多而覆脊少。是為陽中有陰。謂之血包精。則幹道成男。前去必結乳突之穴。倒杖訣。陰乳恰如男子樣。陽窩偏似婦人形。

峽正出者結穴亦正。峽偏出者結穴亦偏。左出則穴居右邊。右出則穴居左畔。透頂出脈者穴在下就。腳出脈者穴在顛。石過者穴在石間。水過者穴在水際。子午過者穴子午。艮坤過者穴艮坤。左扛不足者穴左亦虧。右夾不周者穴右亦缺。峽左砂短者龍先到峽。右砂短者虎光臨。峽上護多則穴多擁從。峽間護少則穴少包纏。餘固以是而推理。則斷有可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