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二

剝換

夫來而忽斷。可以觀龍之情。斷而複生。可以審龍之變。龍不剝換不育。山不退卸不清。或老幹而變嫩枝。或粗形而變秀氣。

撼龍經。一剝一換大生細。從大剝小真奇異。剝換如人換好裳。如蟬退殼重退筐。入式歌。退卸剝換粗易細。凶星變吉氣。老龍抽出嫩枝柯。跌斷不嫌多。發揮。龍無傳變穿落則無造化。不經退卸則無秀氣。雖有奔走之勢。擺折之形亦為為龍湲是。奴從之山不必尋穴。

或由亂而生治。或自高而落低。從凶變吉者。可扡。從吉變凶者。勿穴。

凡後龍行度死硬、懶弱、臃腫、歪斜。及到將結處卻逶迤、生動、端正、秀麗而有精神。謂之從凶變吉。可以下穴。只行至後龍凶處。其家始敗。若後龍行度磊落曲轉。及到將結處卻直硬、模糊、粗項、破碎各種劣狀。謂之從吉變凶。斷不可下穴。

五星以有間為貴。太純則無成。五曜以相生為優。受剋則有損。

五星相錯謂之間星。

四凶必間五吉。否則無化氣而不胎。王吉必間四凶。否則無威權而不貴。

九星以貪、巨、武、輔、弼為五吉星。謂其體勢端方頭面光彩。尖則清秀。員則肥滿。方則平正。故吉。以文、廉、破、祿為四凶星。謂其體勢倚欹。頭面臃腫。峻嚕竄險。惡石纔岩。故凶。四凶行龍必間五吉。始能成胎結穴。五吉行龍必間四凶。其龍始能分牙布爪。四凶不間五吉。則無化氣。即作穴決犯刑凶。五吉不間四凶。則無威權。即作穴不出顯貴。九星詳後。雖有九星只是五星之變。仍可以五星該之。

金星磊落似可愛。不變則為連氣天罡。水星曲折似可觀。不變則為順流掃蕩。

披肝露膽經。木火行龍聳卓立。時師皆言為上格。若是孤陽無水土。剛木燥火斷不結。有等金星磊磊落。只無水間不開陽。時人盡道大剝小。那知頑金不結作。又曰。臨江湖海山將盡。行龍多是水星形。中或金木火一間。知落結穴在低平。如無化氣定不結。這樣蕩體不須尋。

水純則瀉。火純則燥。無所取。諸金純則頑。水純則剛。將為用爾。故三陽須二陰為緯。而二陰必三陽相恭。

金木火為三陽星。水士為二陰星。

連氣則陽獨陰孤。初無孕意。化氣則陽變陰。合乃有生機。

五星不變皆為連氣。

然而五星之中。尤以二陰為要。龍無水則不活。得水則龍成。格無土則不豐。得土則格重。

龍若無水則直硬頑罡。一片殺氣焉。能融結必龍身上有一點水星。此水即龍受胎之處。前面必定結穴。故相龍者先相有水無水。有水便是受胎。無水是不受胎也。然此水不在大體上相。在出脈斷伏處相。凡出脈斷伏處。若三擺三動。或有水珠、蜂腰、鶴膝、走馬、串珠、拋梭、織錦之元。人字皆是水也。前去必結真穴。蓋水者天一之生氣。萬物之所籍以養也。龍身中間起得一座土屏。則力量博大決結封拜大地。若無土屏則龍身不厚重。承載大福不起。決不能結大地。雖木火中穴。亦有位至三公者。究難免喪身覆家之禍。無土則承藉不厚。故也。蓋土為大母。萬物之所藉以載。而禦屏帝座又至貴之格也。故不識水不能辨地之有無。不識土不能辨地之大小。水土者龍家之命脈也。廖金精曰。二十四龍應二十四氣。七十二龍應七十二候。天三生木地八成之。逢三則變。所以遇三擺、三折、三動則有變化之功。三 擺應三候為一氣。一氣變成龍。故一字行龍必微匕見三擺。不然則不結真穴。二十四字行龍仿此。

故眾星不離祿存而立。諸躍常挾文白以行。

祿存土也。文曲水也。撼龍經。木星行龍皆要祿。又曰。天下山山有祿存。又日。九星皆挾文曲行。若無文曲。星無變。鐵彈子。五星不離火土體。眾星但得祿存土。便有化氣有結作。然欲得大物。吹以禦屏土為上。如上文之說。

火變土而土變金。逢生則吉。土變水而水變火。遇剋則凶。

囊金。如水星峰。則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迢迢起峰。節節生旺。是為富貴極品之大地。統一全書。言五行。無非相生則吉。相剋則凶。如龍來是金。則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又生水。節節相生。迢迢至穴。乃大富貴之地。而又綿遠。如有一二節相剋。亦大富貴。但有起倒而已。

五星連而相生。產名賢而得位。五星綴而相剋。出巨賊而懷才。

五星串連而不相間。謂之五星連珠。相生者吉。相剋者凶。生有順生、逆生兩格。剋有順剋、逆剋兩格。如來龍先是火、次土、次金、次水、次木為順生。如穴後先是木。再後為火、為土、為金、為水、為逆生。俱至貴之格。主生人賢良。得位行道。如來龍先是水、次火、次金、次木、次土、為順剋。穴後先是火。再後為金、為木、為土、為水、為逆剋。俱至凶之格。主懷逆犯上。殺身夷族。

木藉金成而穿金則伐。木須火暖而穿火則焚。

木藉金以成器。而行度之間穿金太甚。則為金所伐而木死。如龍長來。曆好不合便休。必真脈閃出。故出此截路之金。以止旁洩之氣也。木行陰道無火不發。所以木火相得謂之木火通明。然須去木稍遠。或在後作火城。或在外洋作火秀。或左右帳角有火作旗槍。借火暖木乃為貴也。若行度穿火。木前火謂之發木火。火下木謂之益火。木即成煨燼。無複生機矣。其或列木峰。頭有石尖出。是為大曜。木吐火華不為木害。

火剝金而剋金。四山得土則金有助。金變木而剋木。兩畔得火則金已衰。

得土以生金。得火以制金。則不畏剋.謂之救星。按。劉氏囊金云。如土星行龍水星作穴。土剋水。本凶。左右得木救得金助。亦吉。是於穴星上講制化也。與所謂母星剋子死絕亡之旨異矣。蓋母剋子。則子死。非左右之山所能制化也。不如於行度相剋處講救星為是。

斯固。制化之機以觀乾坤之妙。

 

行止、將入首

剝換既悉。行止當詳。

青囊奧語第一義。要識龍身行與止。

其行也必有委蛇不住之情。其止也必有尊重不動之勢。形止者有作。形動者無成。

葬書。形類百動。葬者非宜。四應前案法同忌之。言形止。如屍居之不動。方可扡穴。若類百物之動。則非所宜葬。也非惟主山。但目前所見飛走擺竄之山。皆當居之。

大抵水走砂飛龍方行。水聚山會龍欲止。手足向前能欲止。手足向後龍方行。

撼龍經。停棹向前穴即近。發棹向後龍未停。橈棹向後忽峰起。定有真龍居此地。

枝疏葉少龍尚行。枝繁葉密龍將止。

天機素書。葉盛枝繁須尋腰結。葉疏枝朗盡處好裁。

藏牙縮爪龍將止。分牙露爪龍尚行。本幹也剝為嫩枝。可卜藏於茲上。本枝也變為老幹。當問津於前途。

天機素書。幹剝嫩枝吉將在茲。枝剝老幹其行尚遠。

山直走而水直流無足觀矣。山大彎而水大曲於此求之。

青烏經。山走水直從人寄食。疑龍經。凡山大曲水大轉必有王侯居此間。又曰。曲轉之餘必生枝。枝上必為小關局。天機素書。幹脊大勢若回轉。曲中定有枝可挨。雪心賦。水不亂彎匕則氣全。

一灘複有一灘。橫去而又去之地。一潭複有一潭見。結非一結之龍。非蓋帳不巢。非垣局不入。陰勝非陽不住。陽勝非陰不棲。

鐵彈子。陰勝逢陽則止。陽勝逢陰則住。

於其至乖知其將落。於其大動知其有成。

將作穴山必乖變。方高乍低。方大乍小。是也。將作穴山必曲動。方東行而忽西顧。方北去而忽南行。撼龍經。所謂真龍落處陰陽亂。是也。

主山端重清奇到頭斯貴。折山伶俐巧嫩人首方真。

主山少祖山也。真龍行度既遠必複起。主山再行三四節即結。若節數尚多。則同住蹕山論。非主山也。必另起主山方可。無主山而行度起伏曲折老亦結。但力量薄耳。到頭第一節為入首。第二節為折山。

故行龍王將結之間。必有至貴之氣。而到頭無人格之相。必非頁結之龍。

未論千里來龍。先看到頭幾節。到頭幾節內。成走馬、串珠、蘆鞭、三台、王字、中字、之字、拋梭、展翅、飛蛾等貴格因結大穴。但是起伏活弄秀麗非常亦必有結作。若到頭懶緩、死硬、臃腫、直長。縱砂木皆美。必非真結。

或真寄於偽落之先。或實閃於虛門之惻。

堪與管見。人每於盡龍處直扡。不知先已轉向橫作穴矣。或先已翻身作顧祖穴矣。又正龍行或作偏穴矣。又龍趨下或作高穴矣。

察之宜詳。求之必得。

 

穴星

星特起而開面是為穴部。龍大上而成形是為氣海。嬌嫩可愛謂之秀員。浮無瑕謂之清端。正不倚謂之嚴豐。潤不枯謂之足。

鐵彈子。泥丸不滿氣不兌。言結穴處必豐滿。光潤如孩兒頭。泥丸精髓滿足其色乃華。若一有缺陷薄削。則氣必枯槁。不成穴矣。

舒暢自由謂之達。軒昂自貴謂之尊。

青烏經。福厚之地雍容不迫。

退而不露謂之藏。矯然不群謂之特。

劉青田曰。凡真龍結穴。必不出身露體。獻頭露面以洩真氣。古人云。好龍卻是閨中女。帳幕藏身不露形。正此謂也。葬書。群嚨眾支。當擇其特。大則特小。小則特大。天機素書。群山低小取乎大。群山高大向細安。並直而曲者為貴。眾伸而縮老為最。一粒粟。十高一低低處最奇。十低一高高出賢豪。十大一小小老為妙。十小一大富貴經耐。十短一長擁從為良。地學。群山直走一山橫。匕肱箕坐無彷人。自是一橫收眾直。宛宛之中認主星。又曰。群山皆縮一山長。自行自止自商量。單生斷不尋窮盡多從腰堸撰}堂。自回自轉收山水。其餘群短盡歸降。又曰。群山迢迢一山短。短者橫行還委宛。群長作護喜多枝。短者靠脊行不遠。此是主人負城居。穿山出脈暗度險。俗人不識穿山脈。只說主人來歷短。

四勢皆平謂之稱。四方無缺謂之安。巧而非常謂之奇。拙而難測謂之在。眾山揖而不走。招之則來。眾水顧而欲留。吸之斯得諸貴排。而送媚一元。靜而養真斯固。棲龍之窠實乃宿福之宅。回朝水。曰橫水。曰據水。曰去水。曰無水。水有五局之殊。曰直龍。曰橫龍。曰回龍。曰飛龍。曰潛龍。籠有五格之異。

朝水者。或溪或河當面來朝也。橫水者。從左從右橫抱穴前也。據水者。穴前水彙成湖渚穴璩而有之也。去水者。水自穴前流去也。亦曰。順水局。無水者。穴結幹坡。山勢盤聚而不見明堂之水也。亦曰早龍局。亦日幹流局。凡龍結穴只此五局。直龍者。龍直來頂對來脈結穴也。橫龍者。龍橫來橫結也。回龍者。龍翻身逆勢日而顧祖也。飛龍者。龍高起如飛而結上聚仰高之穴也。潛龍者。龍落平徉而潛蹤於田疇湖渚之間也。凡龍入首只此五格。入式歌。直龍原是撞背來。中出貴徘徊。橫龍原是從側落。逆轉須磅礴。回龍原是逆翻身。顧祖要逡巡。飛龍原是結上聚。昂首真奇異。潛龍原是落平洋。撒脈自悠揚。

然相龍固在觀格。而卜穴必先審星。古人分五星以定名。後人詳九曜而盡變。

貪狼木、巨門土、祿存土、文曲水、廉貞火、武曲金、破軍金、左輔金、右弼水。楊氏之龍山九星也。又謂之老九星。九星之中惟弼星無定形。故不圖。太陽金、太陰金。金水水。紫氣木。凹腦、雙腦、平腦土。孤曜金、天罟金、燥火火、掃蕩水。廖氏之穴山九星也。又謂之天機九星。以其本於天機素書也。土星三體皆謂之天財者。土能生財主富。言財自天而下也。歌曰。貪狼頓笏初生。巨門走馬屏風列。文曲排牙似柳枝。惟有祿存豬屎節。廉阜梳齒掛破大武曲饅頭員更哭。破軍破傘拍板同。左輔樸頭無別法。又歌曰。九個星辰有正形。細說與君聽。太陽端正覆鍾樣。太陰半月象。金水原來似鳳翼。紫氣笏囊垂。天財三體形有異。凹腦展誥是。雙腦貴人立馬容。平腦禦屏風。天罟張蓋形相並。孤曜如覆磬。燥火尖刀最是凶。掃蕩展旗同。又歌曰。九星員者號太陽。太陰員帶方。員而曲者名金水。木星直如矢。方是天財三腦分。凹腦土金身。雙腦合形本金水。平腦土星是。此名五吉是為高。辨別在分毫。頭員兩腳拖尖尾。便是天罡體。頭員腳直孤曜當。燥火尖似槍。掃蕩一身渾是曲。四者為凶局。按天罡孤曜有兩格。一格頭員腳尖為天罟。頭員腳直為孤曜。一格太陽之頑飽者即天罡。太陰之頑飽者即孤曜。今圖從前格。

細恭九星九變之格。詳辨五吉四凶之形。

穴山九星。每星有正體。開口、懸乳、弓腳、雙臂、單股、側腦、沒骨、平面九格謂之九變。詳廖氏九星穴法中。正體者。無龍無虎也。開口者。下無乳也。懸乳者。上起頂、下垂乳而龍虎均勻也。弓腳者。龍虎一長、一短也。雙臂者。重龍、重虎也。單股者。或有龍、無虎。或有虎、無龍也。側腦者。頂不正也。沒骨者。無頂也。平面者。坦夷仰臥也。太陽、太陰、金水、紫氣、天財、為五吉。天罡、孤曜、燥火、掃蕩、為四凶。歌曰。九個星辰又變九。正體皆居首。開口第二懸乳。三太極暈中涵。四是弓腳。五雙臂。單股居六位。七為側腦不須疑。沒骨八為奇。平面原來居第九。九變不離首。

此太陽九變也。其餘諸星。每星皆有正體。開口、懸乳、弓腳、雙臂、單股、側腦、沒骨、平面。九體。以此類推。圖不重贅。

星以成象為尊。難辨則無取。曜以合體為貴。太純亦可憂。非金非土曰巒膚。不火不木為雜氣。

雪心賦。土不土而金不金。參形雜勢。木不木而火不火。炫目惑心。蓋土之小巧者類金。木之失亂者似火。

金與水合為金水。金與土合為太陰。土與金合為天財。木與金合為紫氣。

此皆所謂合體也。惟太陽一星五行皆備。

涸水焦土總無穴情。枯木頑金有何生意。低金無晦魄與孤曜何殊。高金不轉皮與天罡無異。故金星肩硬即作罡觀。木星頭尖即同火論。金中蘊火則火毒方蒸。火下垂金則金液已竭。

地學。邱延翰論金星。有鳥喙、側子等名。皆金中蘊火有大毒。其無口老勿論矣。即開口作靨。其中火毒仍能殺人。審是真龍正穴。必預開壙穴數年。多經風雨消其毒氣。然後用之。庶免初年之禍。

水星最宜腳轉。土星切喜頭平。質瘦是為木星。身肥則曰紫氣。

凹腦二金一土不畏。腰長雙腦一水二金最宜。腰短為善。

凹腦兩金夾土。雙腦兩金夾水。水體柔故忌長喜短。士體堅故雖長不忌。然總不如短者為妙。短則兩山之間生氣盎然而可穴也。凡雙腦天財腰長則為水勝。主出黃腫。

孤罡本惡體。而形之小者堪裁。金土木吉星。而形之大者可畏。炎上者火之性。故多出高山。潤下者水之情。故多出平地。平洋多水。多土得金為優。高山多木。多金得土為尚。落有初、中.末、之三等。體有兼..襯、之三端。

初落者。離祖不遠即結也。中落者。龍行至中途複起少祖結穴也。末落者。龍行至盡處乃結也。李淳風曰。龍有旺於初者。有盛於中者。有歸於盡者。明山寶鑒。有少龍之穴。有中龍之穴。有盡龍之穴。入式歌。初落由來近祖山局勢必須完。中落余枝作城郭吉氣於斯泊。未落名為木。能龍氣勢故豪雄。兼者如金星腳下帶水。謂之擺蕩。帶火謂之擺燥。又如木星腳下轉土、轉火、轉水、皆是也。貼者。如穴星面上另貼一小星。而體不可分。如貼物然遠看則無。近看則有。是也。襯者。如穴星面上另襯一小星。如衣之右襯。明是兩件。稍稍可分是也。貼襯二者俱要與主星不相刑剋為吉。鐵彈子.星體有正有附。兼貼襯之宜辨。

 

諸星之腳皆有兼體。圖此為式。餘以類推。又。廖氏撥砂經。所圖兼體是。一星身上而兼數體。又有頡兼、隱兼、之別。並附圖於此。

撥砂經。特立一星左畔曲者。兼水意也。右畔直者。兼木意也。山麓之淩爍。兼火意也。面之平者。兼土面之飽者。兼孤罡之意也。此兼之顯而易知者也。或左直而潤生窩直者。木而潤者。窩者。兼水意也。或右彎而燥。帶石灣者。水而燥者。石者兼火、兼罡、意也。此兼之隱而難見者也。又一說。凡兼星東看似木。西看似金。或東看似水。西看是土。亦曰兼體。

垂珠與贅疣須分。倒氣與遊胲必辨。毋認石以作玉。勿假目而混珠。

此皆所謂襯貼也。撥砂經。垂珠難認。倒氣尤難認。垂珠上下四旁員有弦棱。倒氣自上而下偏如坦腹。又曰。垂珠者、員中之員。遊胲者、尖中之員。倒氣者、水中之員。贅疣者、土中之員。又曰。贅疣屬陰。竚立而凝。游胲屬陽。走而不定。二形孤曜之微症。諸龍之毒氣。

 

既審襯貼之情。載觀生剋之妙。木多金少火多水少。是身壯而仇孤。木少金多。火少水多。是身單而仇。眾。寡不可以敵眾。弱不可以敵強。故木剋 於金。而木多則金缺。水剋於土。而水大則土崩。木居東則向榮。催於西而茂於北。火居南則助焰滅於北。而盛於東。

雪心賦。木之妙無過於東方。北受生。而西受剋。火之炎。獨尊於南。位北受剋。而東受生火西土北為身衰。最畏乎水木。火南木東為身旺。何憂乎水金。

火居西、土居北、為不得位。而身衰。故畏剋。火居南、木居東為得位。而身旺。故不畏剋

居剋位者。忌見剋星。故西木忌金。北火忌水。居生位者。忌逢生曜。故東木忌水。北水忌金。如木星在西方。巳為西金所剋。而前後左右又見金星。則重剋而死矣。火星在北方。巳為北水所剋。而前後左右又見水星。則重剋而死矣。又如木星居東。已在旺方。而又見水星以生之。則未免太旺。故忌見水也。水星居北。已在旺方。而又見金星以生之。則未免太旺。故忌見金也。

金木並居離仇被傷而無恐。土水並處震敵受制而何憂。

金本剋木。而兩星共處離方。則金為離火所傷。而無恐矣。土本剋水。而兩星共處震方。則土為震木所制。而無憂矣。

土水共處東方。火金共處北方。借我生者以相制。水火共居震位。金木共居坎位。藉生我者以相扶。

土本剋水。而兩星共處東方。則木氣本旺。而水又生木。木轉剋土。而土不能剋水矣。火本剋金。而兩星共處北方。則水氣本旺。而金又生水。水轉剋火。而火不能剋水矣。是借我生者以相制也。水本剋火。而兩星共居震位。則震木能生火。火之氣旺。而水不能為害矣。金本剋木。而兩星共居坎位。則坎水能生木。木之氣旺。而金不能為害矣。是藉生我者以相扶也。

木受剋而初凶。後龍遇水則終吉。金結穴而初吉。後龍遇火則終凶。

如木星結穴。前後左右。或有金來剋。則主初年凶敗。及行到後龍得水星以生之。則化凶為吉矣。如金星結穴。局勢完美。初下亦吉。及行到後龍遇火星以剋之。則變吉為凶矣。雪心賦。先破後成多是水能生木。始榮終滯。只是火去剋金。

子弱則看母星。母強則子有救。身衰則看朋曜。朋來則身可幫。

如金星結穴。被火相剋。少祖及父母山是土星。則土能生金為有救也。如本主是木星衰弱。砂上又得木星。則同氣可以扶身。而不畏弱也。

息星剋母則榮。母星剋息則滅。故前山可以剋後。而後山不可剋前。

子剋母。有破胎而出之理。母剋子則子死矣。所謂息星剋母子榮昌。母星剋子死絕亡。是也。又吳公解義云。木星入土星。一甲輔朝廷。亦取從下剋上之義。

本不足者喜生喜扶。本太旺者宜剋宜洩。

如本主木星衰弱。砂上宜見水以生之。見木以扶之。如本主木星旺盛。砂上宜見金以剋之。見火以洩之。

惟主山得中和之氣斯。從山忌生剋之情。他如水盛木漂土盛金理。相生者有相反之理。而金藉火煆木.籍金嶄。相剋者有相成之功。蓋星之幻化無、方而理取。安和為上。若夫癰腫峻急。都是惡形。軟蕩倚斜。總為陋狀。

撼龍經。凡起星辰不許斜。更嫌生腳照他家。

數痕直下為垂淚。一痕橫截為斬頭。水穿膊為斷肩。石夾上為碎腦。剖腹者槽生腹上。陷足者水浸足間。繃面脈多而橫拖。飽肚脈粗而中滿。

入式歌。繃面橫生脈數條。生氣自潛消。飽肚粗如覆箕樣。醜惡那堪相。飽肚又謂之金剛肚絕。

童頭不草不木。疙腦如癬如瘡。

山無草木為童山。山有黑白石相雜。憔悴無色為疙頭。葬書。氣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

四山高鎖謂之囚。一山近逼謂之壓。

葬書。山因水流虜王滅侯。雪心賦。形如囚獄與祥雲。榛月何殊。一說。四山共圍一山。謂之暗。又前山展翅。既開複收如作穴狀。亦謂之囚嶽。山中有擻阜或古墓。縱橫皆大凶。

土被傷謂之斷。山尚走謂之過。

葬書。氣因形來而斷山不可葬也。氣以勢止而過山不可葬也。又青華秘髓云。一息不來身是殼亦言斷也。

直硬為殺之雄。岩巉為殺之惡。

葬書。勢因士行而石山不可葬也。

懶坦為氣之弱。尖細為氣之衰。

董氏曰。槍頭休下。鼠尾莫扡。

散漫為氣之零。泛洳為氣之絕。勢幽蔽者狐鬼之窟。狐虛耗有蛇鼠之鄉。

凡四山高蔽三陽不照為狐鬼所聚。不可求穴。錦囊經。所謂日月不照。龍神不依是也。凡山氣虛耗則蛇鼠得以穿漏亦不可於此。妄下。蔡文節曰。諸塚葬書莫不以蛇窠蟻穴為戒。而時俗輒以掘地得生氣之說飾其非。卒以取禍。

脈貴頂則為陰純。脈貫口則為陰極。所以穴後以露脊為大忌。而穴前以生嘴為至嫌。

穴後露脊謂之劍脊龍。穴前生嘴謂之元武吐舌。亦日。地劫。入式歌。第二休尋劍脊龍。殺師在其中。三寶經元武若教長吐舌。定知殺卻少年兒。

孤露則風撼而魂漂。凹缺則風射而屍覆。

葬書。氣以龍會而獨山不可葬也。入式歌。第三最忌曰風穴。決定人丁絕。

面陡而無裀無褥。身傾而若瀉若流。

葬書。勢如流水。生人皆鬼。雪心賦。形似亂衣。妻必淫。女必妬。勢如流水塚必敗。人必亡。頭分股如羊蹄之形。腦開折如牛肋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