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三..

穴法

夫穴者。天地氤氳之精。山川自然之妙。

點穴須識自然二字。若有一毫勉強。則非穴矣。

如首之有髓。如卵之有黃。辨之。有毫釐之差。失之人則千里之遠。

神寶經。毫釐之謬如隔萬山。尺寸之違便同千里。

大抵山有立、眠、坐之三勢。穴有天、地、人之三停。

洩天機。一個星辰有三勢。立、眠、坐各異。立是身聳。氣上浮。天穴此中求。眠是身仰。氣下墜。地穴如斯是。坐是身曲氣中藏。入穴最相當。

欲識穴情。先觀山體。仰勢之山。氣墜。穴宜低求。立勢之山。氣浮。穴宜高作。

立錐賦。星辰聳者。天穴高結。勢如偃仰。穴居低下。寸金賦。勢如偃仰兮穴居下。

勢急脈大者。穴其緩處。勢緩脈縮者。穴其急中。

道法雙譚。脈大雄勇者。病於氣急。當閃其煞。脈大島長者。病於氣緩。當湊其急。脈太短縮者。病於氣微。當乘其盛。

平和則當心中藏。粗雄則就協旁立。

穴情賦。粗雄帶側尋。

側腦則詳其側處。正體則審其正中。

道法雙譚。正面取中。仄面取角。

邊死邊生則挨生。邊急邊緩則就緩。

發微論。有氣者為生。無氣者為死。脈活動者為生。粗硬者為死。龍勢推左。則左為生、右為死。龍勢推右。則右為生、左為死。瘦中取肉。則瘦處死、肉處生。飽中取饑。則饑處生、飽處死。金函賦注。貼身砂。先到為生、後到為死。兩邊界水。緊處為生、寬處為死。穴中厚邊為生、薄邊為死。點穴要挨生處三分。是挨生氣、出死氣也。

脈闊形扁。當扣其弦。股重鉗深。當倚其成。

穴倩賦。扁大臨弦出。道法雙譚。脈大扁闊者。病於氣散。當扣其弦。達僧問答。鉗坡深而股重。取其節氣。倚其盛大。

龍從左來穴右落。龍從右來穴左安。龍從橫來穴直藏。龍從直來穴橫受。

疑龍經。龍從左來穴居右。只為回來方入苜。龍從右來穴居左。只為藏形如轉磨。又曰。橫龍卻向直中扡。直龍卻向橫中處。

平地。陽有餘而陰不足。起土處為真。高山。陽不足而陰有餘。落坪處最貴。既詳本山之勢。載觀四方之情。四山聳則穴高。四山伏則穴下。

四山高則畏壓。穴當高。四山低則畏風。穴當下。

朝山伏則穴下。朝山聳則穴高。

疑龍經。真龍藏幸穴難尋。惟有朝山識幸心。朝若高時高處下。朝若低時低處斟。

朝山近則穴高。朝山遠則穴下。龍虎低則穴下。龍虎高則穴高。

疑龍經。左右低時在低處。左右高時在高岡。董氏曰。龍虎低則避風。就明堂扡地穴。龍虎高則避壓。舍明堂尋天穴。

龍有力則倚龍。虎有力則倚虎。

範氏曰。龍強安穴必隨龍。虎強安穴必從虎。

虎先到則倚虎。龍先到則倚龍。龍逆水則倚龍。虎逆水則倚虎。龍包虎則穿虎。虎包龍則穿龍。

胎腹經。若見左砂抱右。則以棺腳收拾。右砂右水不走。若見右砂抱左。則以棺腳收拾。左砂左水不走。大抵取先到堂者收拾。經云。到頭趕取二龍水。便是富豪地。

龍直虎弓穴居右畔。龍弓虎直穴居左隅。

龍直虎抱則生氣在右故穴右。龍抱虎直則生氣在左。故穴左。

在單提則左挨。右單提則右插。堂水聚右則右插。堂水聚左則左挨。

凡立穴須看明堂水聚何處。聚於左則穴居左。聚於右則穴居右。聚於中則穴居中。所謂真龍聚處看明堂是也。

水城抱左則左挨。水城抱右則右插。

疑龍經。山隨水曲抱彎彎。有穴分明在此間。

秀應在右則右插。秀應在左則左挨。

秀應謂朝山之秀而應也。

左山壓則右挨。右山壓則左插。前山壓則退後。複山壓則向前。上見亂石則向前。下見散石則退後。上渾淪而下明晰。就腳安墳。下散亂而上清純。登高作穴。

撥砂經。腳下散亂。求止於頂上之清。頂上渾掄。求止於腳下之清。

遠粗近秀。穴低下而避遠朝。內瀉外關。穴高取而收外勢。堂水邊明邊暗。則就暗邊。龍虎股短股長。則靠長股。既審四方之勢。載觀五行之精。認星必真而無訛。裁穴始的而不爽。

疑龍經。觀星裁穴始為真。不論星辰是虛誑。

金星扡金則傷亢。法取水窩。水星扡水則犯柔。法取金頂。

金必葬水。水者何?窩是也。窩在頂。穴頂。在腹。穴腹。在腳。穴腳。窩偏。穴偏。不拘立體、眠體。惟視窩所在耳。然。必腳下不出脈方真。若垂手吐乳。乳頭宛宛慚活者。亦水也。金生水。乳母珍其子。子依其母。亦吉穴也。訣云。金星開口。量金用鬥。地學。金星剛碩穴依子。即窩即穴無差矣。窩在頂上穴顯門。窩在而上穴口堙C窩在當胸即穴心。窩在腳下即穴趾。窩正穴正審三停。窩如偏落即穴倚。無窩有饜要天然。須上對山觀起止。水必葬金。金者何?突!是也。必挨金者。柔用剛也。不拘正、偏、斜、側。金在穴在後乘金前開口。斯穴真矣。五星葬法。水星不宜下水穴。葬了人了絕。好尋金頂問根源。富貴子孫賢。地學。水星柔弱穴依母。水頭必員當金處。挨金取氣不犯弱.窩鉗湊入簷球堙C

水星葬突、葬泡。無突、泡。則取圈口鉗中。木星葬眼、葬芽。無眼、芽。則取鍬皮軟處。

水有突、泡。即金頂也。無突、泡。則取圈口者。開口員處即是轉金。故可穴。木必葬水眼。即窩穴水也。芽者。木生嫩乳。如萌芽。然萌芽動處中涵水意。亦水穴也。立木葬眼。眠木葬芽。此定法也。無眼、芽。則取軟處者。軟處即是轉水。故可穴。地學。木星專專取生意。何為生息.水即是。水能生木。木涵水。生根生芽生枝翳。開花結果生無限。看來只是一團水。一說木星葬眼、葬節、葬芽。眼為水。固是正法。節為金。為子剋母。芽為火。為母依子。故皆可葬。大抵立木必葬水。眠木則兼取火金。立木葬水。窩加柳眼窺春。靈鵲棲巢之類是也。

倒木橫落。勿截腰以安墳。眠木直來。毋當頭而下穴。

橫木當腰下穴。則犯斬脈煞。須以突、窩、鉗、口為憑。尋節苞立撞穴。吳公口訣。倒地木星長百丈。不論橫直皆可葬。直尋粘倚莫當頭。橫要中間苞節旺。直木當頭下穴。則犯門脈煞。須尋苞節作倚穴。粗大而有氈唇。則作粘穴。吳公口訣。木星居下當頭穴。門煞人了絕。或粘或倚穴為奇。閃脫要君知。按:木不穴頭。固也。若長岡帶水意者可下。垂頭穴。術家謂之紫氣垂頭。

火炎而燥。倒而近水則可扡。土厚而藏。洩而流金則可穴。

火不結穴。其性至燥。金入之則鎔。木人之則焚。水入之則涸。土入之則焦。惟剝換多而成眠體穿田。至水邊乃有結作。斷法所謂。五七火星連節起。列土侯王地。脫落平洋近大江。結穴始相當。是也。然。廖氏九星穴法中。立體火星轉水者亦結。蓋既大開水窩。則水火既濟。 於火下覓平土立穴。穴依其子。亦是吉葬。地理之所以不可以一端論也。土必葬金。金者突也。土厚氣粗必生金。以洩其氣乃可穴。在腹者。謂土腹流金。微有金意者。謂土腹藏金。在角者。謂士角流金。微有金意者。謂土角藏金。突在窩中。固隹。突在平中。亦穴所也。地學。士星作穴亦依子。必是窩中有突體。土腹藏金中正穴。土角流金亦可喜。土不穴窩窩是水。上剋下兮母刑子。若果龍真窩氣好。大作金堆當窩底。肩窩、角窩與邊窩。生金作金法同擬。作金又覺無憑據。便規上弦取旺氣。不然吐下合提盆。水出盆曰是生氣。按。土垂手吐木乳。為子剋母。破胎而出亦可穴。

厚上不見金意。法當破角見金。頑金略有水情。法當開孤取水。

土必葬金。無金則破土成金。亦可穴。在腹曰破腹見金。在角曰破角見金。頑金即孤罡也。必有生成。微窩乃可大開。謂之開金取水。

頭員腳直為金戰木。須登高而擇水窩。頭員腳尖為火戰金。必騎刑而剪火嘴。

頭員腳直為金木戰而不受。穴取金頂下水窩以葬。謂之挨金取水法。蓋金本剋木。得水間之。則有相生之理而不剋也。頭肩腳尖為火金戰而不受。穴取金頂下水窩以葬。謂之騎刑剪火法。蓋火本剋金。得水間之。則水火相濟而不為害。訣所謂。金頭大腳。葬火消鑠。火腳金頭。葬水封侯。是也。二者即立錐賦所謂。元武嘴長高處點。蓋高則群凶降伏。亦壓煞穴之類也。一說。金頭木腳。葬金犯剛。葬木受殺。 於金木相交處。審有微微窩靨。用工打開。見暈見土乃葬。前開小塘照水他作法。坐穴但見池塘彎護。不見木乳奔去。謂之開金取水。又曰。斬官若坐穴乳化為唇。則不須開池。若土色惡。或愈開愈見石。則仍棄而不用也。挨金剪火作池之法。亦與此同。

陰龍陽穴為妙。故水土則取金扡。陽龍陰穴為宜。故木金則取之葬。

水土巒頭。陰龍也。不宜開口成水窩。重見陰穴。謂之重陰無化氣。主黃腫敗絕。故取泡、突以陽濟陰也。金木行龍。陽龍也。不宜生乳、生突。重見陽穴。謂之純陽無化氣。主孤寡敗絕。故取開窩、開口。以陰濟陽也。此又總釋土文之意。五星葬法陽龍下了陽龍絕。陰龍下了陰龍滅。陽龍陰頂好安墳。陰龍陽穴堪裁折。按。地理以高起者為陰。凹平者為陽。此何以以乳、突為陽。窩、鉗為陰也。蓋以形體言。則凸者為陰。凹者為陽。以星體言。則金本為陽。水士為陰。乳、突乃金木之穴。故為陽。窩、鉗乃水穴。故為陰也。

水由陰盛。火由陽極。盛極者殺氣之蒸。木稟陽沖。金稟陰和。沖和者。生氣之萃。

木榮於東。故性稟陽沖。金本陽星。以輝於西。故性稟陰和。

避煞。故水火之穴少。迎生。故金木之穴多。

披肝露膽經五星惟取土木金。名曰三吉。為吉穴。

然五星究不相離。而一體則必兼備。木芽木節。即火即金。金窩金鉗即水即木。

芽、即火也。節、即金也。開窩處即水。開鉗處即木。

穴間界合亦是水情。穴復員平便為上體。木之擺動處即水。水之堅實處即金。金未交而成大材。水火濟而調至味。斯以成兩間之大局。亦可見五氣之妙機。取所相需。略所相剋。

金木交、水火濟為天地間兩大局。所謂相剋者。有相成之理也。

若夫杖法有十二之異。作法有十六之殊。

順杖、逆杖、縮杖、離杖、沒杖、穿杖、門杖、截杖、對杖、綴杖、頓杖、犯杖。楊氏之十二杖法也。蓋粘、倚,撞、斬、截、吊、墜、正、求、架、折、挨、並、斜、插。楊氏之十六作法也。入式歌。星中太極最元微。於焉生兩儀。若是動時分四象。胍息窟突狀。胍是有脊暈中生。息是再成形。窟是有窩在平面。突是泡形見陽龍。息突忌相逢。陰龍胍窟凶胍象。開井分四樣。蓋粘井倚撞。胍緩用。蓋急用粘直倚橫撞。尖息象。開井有四類。斬截並吊墜。息短用。斬長截。當高吊。低墜。藏窟象。開井有四訣。正求與架折。窟狹用正。闊用求。深架。淺折。收突象。開並有四法。挨並與斜插。突單用扶。雙並。中正、斜、偏插同。

足以剖乾坤之緘。鑿混沌之竅。然杖法雖有十二等。總不出窩鉗乳突之中。作法雖有十六端。總不外蓋、粘、倚、撞之理。來勢徐緩以蓋論。來勢雄急以粘觀。

 

長乳者。兩掬中垂乳長也。不宜太長。太長則脈不活。短乳者。兩掬中垂乳短也。不可太短。太短則力微。須短得其宜。界水明白。方為合格。大乳者。兩掬中垂乳大也。不宜太大。大而粗峻則非真穴。小乳者。兩掬中出乳小也。不宜太小。小而微薄則真氣不到。長鉗者。兩腳皆長也。不可太長。太長則元辰直瀉。須長得其宜婉媚為隹。若近有低案橫抱。雖長不忌。短鉗者。左右兩腳皆短也。不宜太短。太短則護穴不過。開腳不真。須短得其中。或外有抱衛。方為合格。若短而外無包堙C穴必孤寒。非真結也。直者。兩腳皆直也。切忌長硬。須婉媚短小方隹。曲者。兩腳彎曲也。如牛角樣。弓抱穴場。左右交牙尤妙。以上皆乳鉗正格。

蓋者。取覆蓋之義。脈來平緩。勢成上聚。揭高放棺。土牛歌所謂。緩來不妨安絕頂是也。然亦要留頂。腦後要有靠。樂不可露風。粘者。取粘綴之義。脈來雄急。勢成下聚。就低放棺。土牛歌所謂。急時何妨。葬深泥是也。然亦要留腳。忌水淋穴背。

來勢直硬以倚觀。來勢中和以撞論。

倚者。取倚靠之義脈來急而勢成中聚。挨旁放棺。然亦須靠來脈。不可就虛脫氣。撞者。取衝撞之義。脈來不急不緩。勢成中聚就中放棺。然亦有輕撞重撞之分。惟祖氣脈之厚薄以為准。

火木不可蓋。水土豈能粘。土星不作倚扡。五星皆有撞法。

火葬其焰則焚。木葬其末則危。土葬其飽豈可脫而粘。水葬其湧豈可緩而粘。土星葬倚則崩。

頂薄忌蓋。褥薄忌粘。詳加斟酌。斜鋪難倚。潤鋪難撞。細為消詳。他如窩突之流。形莫非五行之精氣。直者為木。員者為金。彎曲者水之情。尖利者火之象。

撥砂經。窩突之形體非止員而已。員乃金之一體。五行之範物未嘗少離。故二象之見於規格者。亦有長直而為木者。彎曲而為水者。尖利而為火者。亦有合體而為兼氣者。

乳有長短大小之異。鉗有長短曲直之殊。

§窩有淺深潤狹之不齊。突有大小明暗之不類。

淺窩者。開口中平淺也。須窩中員淨兩掬弓抱。懶坦無倩則非。深窩者。開口中深藏也。須深得其宜。若太深坑陷則非穴也。闊窩者。口中寬闊也。不宜太闊。太闊是空亡虛冷之地。氣不凝聚。決不可下。狹窩者。口中狹小也。須如燕巢雞窠之類。大突者。其突高大。雖大不宜粗腫。小突者。其突低小。雖小不宜微弱。明突者。大突小突之明白可見者也。不宜太明。太明則非真結。暗突者。突之模糊不明者也。又謂之骼突。穴星闊大微有異水。粗看則無。細看則有。亦!太極暈之類。以上皆窩突正格。按。窩之太深太闊者中有微乳微突則可穴。其說詳後。

乳有側乳閃乳為乳之幻形。鉗有分鉗合鉗為鉗之變格。

側乳者。乳從側落。偏於一畔。本身龍虎。邊有邊無。要外山湊集方為合格。閃乳者。乳從偏落。閃在一邊。龍勢到此起頂。偏下作穴。而中出之。乳粗硬斜曲無穴可下。正氣閃在一旁。乃以中乳為龍虎護衛之砂。龍從左來閃。乳在右。龍從右來閃。乳在左。亦有龍脈中起均勻兩穴皆可下者。最宜乳頭光淨。兩拘有情。不粗不峻。方為合格。若粗飽峻急。瘦弱微小。則非真結

邊窩足貴法扡其中。並突為奇法扡其介。

邊窩者。窩之弦棱欠缺一邊。星面峻急不能融結。卻於其中吐出平坡。如鋪氈吐唇而一邊微起彎抱。是為邊窩。切忌窩中太闊。及坑陷太闊。則生氣不聚。坑陷則造化不融。皆不可下。並突者。爾突相粘連也。法當扡交界之間。兩突合氣融聚在中。故曰並。惟大龍旺盛者。方能有此。凡此皆窩、突之變格也。更有並窩、三窩、雙突、三突。皆變體。詳扡法中。

分鉗者。星辰開口結穴。而兩鉗分向左右。須鉗中藏聚。登穴不見分飛之勢。下有氈唇。外有包堙C真氣融結。方為合格。合鉗者。即所謂玉筋夾饅頭也。氣從兩鉗而合。故曰合鉗須氈唇。員整曜氣應證星辰。仰面方為合格。凡此皆乳、鉗之變體也。更有雙乳三乳亦乳之變。詳扡法中!

 

凡窩鉗之穴。須員淨宛曲。嫌偏歪陡陷。疑龍經窩形須要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偏陂不可名窩。穴倒仄傾摧奈禍何。凡乳穴須員潤端正。嫌枯瘦斜曲。疑龍經。凡是穴乳。曲即非曲。是抱堳D正穴。九星穴法。正者為乳。斜者為腳。

乳欲下墜而有蓄。突欲漸隆而有餘。

乳必上小下大。墜而有蓄乃為真。乳突必漸漸隆起。其足闊鋪則餘氣多。而界水不削乃為真。突若凸然而起。及界水逼近者。多是贅疣之氣。非真突也。三寶經所謂。窩窩燕子巢。休卯處成凸。是也。按。道法雙譚云。窩之腦薄者。水槽。乳之光突者。陰殺。亦言乳不生靨。生窩非真穴也。又窩中有突則葬突。即古人所謂甯水中坐。毋水底眠之意。蓋葬突則為水中坐。無突而葬則竟水底眠矣。奚可哉。

突不葬頂而葬褥。棄金從水之方。窩不葬心而葬弦。棄水從金之義。

撥砂經。突頂為老陰之止。窩心為老陽之止。止極而無生意。葬頂者。犯燥。主強梁絕。葬心者。犯濕。主衰弱絕。葬褥則褥轉處便是水。故為棄金從水。是穴上急來緩受之義也。葬肱則弦彎處便是金。故為棄水從金。是穴上緩來急受之義也。

窩中有突。突中有窩。有處堪裁。窩弦生窩。突弦生突。生處可穴。

窩中複起小突。日土宿。突上複生小窩。曰羅紋。索總結穴。星辰似覆鍋。覆鍋開口或生窩。莫非陰極陽生處。所以紋如指面羅。又曰。結穴星辰有口開。口開唇下略生堆。亦惟陽極陰生處。土宿中生若覆杯。

或有乳而不葬。乳落於乳旁。或有窩而不葬。窩閃於窩側。

乳直硬不受穴。須作掛角穴。以聚氣。如正面平夷。似窩非窩。穴閃在一邊。或落低平作下聚穴。或有突而不葬突。就下作粘。或有鉗而不葬。鉗登高作蓋。

鉗欲後豐而有頭。窩欲中平而有肉。

鉗必後有隆員之體乃為真。鉗窩必內無棱坎。隱然漸低中有肉。地乃為真。窩若陡而為坎。及窩水深中無內。地乃假窩也。蓋深而陡則肘臂重。其氣不發。於窩而或流行於左右矣。按。鉗必後豐。窩穴亦須後豐。若腦薄則是水槽。非真窩也。

見謂有乳須防地空。見謂有窩須防夭敗。

凡左右無大砂遮護。謂之天空。雖有龍虎。而穴之左右無貼身。陰砂不能攔水上堂。謂之地空。訣云。天空掃人貧。地空掃人絕。凡崩陷之所。氣敗處也。謂之天敗。若誤認為窩。而下之主絕。

乳突之浮土略少。其盈必流。窩鉗之浮土自多。其謙必益。

乳突物踐雨侵故浮土少。若大窩、大鉗在深山茂林之中。草枯木攔水推積。多歷年所。故浮土多。亦地道流盈。益謙之意也。凡窩鉗之穴。須用工開之。乃見真土。

乳突不可大飽。飽而有窩則可扡。窩鉗不可太深。深而有乳則可穴。

凡乳突之穴。不可太高。太大而高者。為老陰。不能生化。須大乳大突中。微有陽窩。謂之老陰媾少陽。扡微窩處。三寶經所謂。螺螄開醃路。不怕金剛肚。是也。凡窩鉗之穴。不可太深。太大而深者。為老陽。不能生化。須大窩大鉗中出微乳、微突。謂之老陽媾少陰。扡乳突上。

突大氣旺不止。宜在突下平坡中取穴。以脫暴氣。或大突下.又有小突。員淨可穴。鉗中陡峻。不能融結。則就脈棄鉗而點。蓋穴亦緩來急受之意。

高山不可葬突。大顯而無涵蓄之清。平地不可葬窩。大隱而無特立之。

撥砂經。高山宜作窩穴。蓋體既高出。穴又突起。則生氣不融。發洩太過。謂之忌突。平洋宜下突穴。蓋穴既低落。勢又窩藏。則保合未固。胎結未完。謂之忌窩。附。金鋼鑽。高山葬窟。定形也。而有空窟之天狗。平地葬突。定形也。而有暴突之孤曜。葬之家破人亡。

惟金忌突。有救則無虞。惟土忌窩。有救則反吉。

金星又結突泡。謂之金穴。純陽無化氣。主敗絕。若大開兩腳彎抱。則褥而為水中垂乳。突又為金穴。陽金生陰水。陰水又生陽金之穴。則右陰救陽。二氣相配。有生生化化之妙。亦吉穴也。土星開微口。謂之水穴。土本剋水。又純陰無化氣。主敗絕。若口之內生出微茫金突泡以救之。則土生金。金生水。是陰生陽。陽又生陰。二氣相配。有生生化化之妙。亦吉穴也。按:金星忌突者。金既剛。突又帶剛。謂之硬撞。硬撞不成穴。若金星垂兩手。下複起突。突上開口。謂之大金剝小金。大金是龍格。小金是穴星。其相接處必有氣化水。開口處又化水。化化無窮。有吉無凶。*按:士星忌窩者。窩是水。土剋水為母刑子。斷不成穴。若果龍真穴的。穿山脈到窩中肥厚員好。又不可棄。法憑四應所到。打開墓頭。大作員堆。為土腹藏金之象。占堂為偃!月之形。蓋頑土受氣。飽而不得出。則中藏其毒。廣鑿而深取。則氣行而毒化矣。土者。金之母。土盛必生金。故作金堆。金必生水。故作水池。金堆者。從土氣也。浮金無根。水安從生。複為偃月以聚之。使金水相映。所以助浮陽之氣也。突無脈謂之遊胲。窩無脈謂之冷窠。突土無厭。則無真氣。其突也遊胲而已。窩上無脈。則非真來。其窩也冷窠而已。亦曰。空巢。亦日。幹巢。*按:穴上審脈。此常理也。然。暈之上亦分氣、脈兩種。陰日脈。陽曰氣。脈則起瘠分明而易見。氣則平坦隱微而難明。必龍真穴的。證佐分明。方可扡穴。

穴上之脈宜微。顯則生意大露。暈間之脈宜短。長則暴性未闌。

至寶經。脈來隱隱始為生。脈小微微是正形。隱隱微微方是穴。麗麗蠢蠢死無情。

遊脈之來。其來不屬。孤息之止。其止不真。

撥砂經。脈為穴之主。穴為豚之輔。有穴無脈。謂之孤息。穴星之體。宏而且大。必有遊脈。另聚左右。不知脈者。據而穴之。則情不專。而氣不聚。不能致福。

所以審穴。必以審脈為先。而葬脈。不如葬氣為上。

拿穴法。有生成之龍。必有生成之穴。法當從後龍過峽處。脈脊上。一步步隨脊脈曲折轉動。逐寸跟緝前來。脈行亦行。脈止亦止。其脈之止處。即脈之生氣滴斷處也。滴斷處自有陰陽交媾。牝牡相乘。結成球簷。鐵彈子。認氣難於認脈。葬脈不如葬氣。

脈者。球落間一線微見。有隱躍之形。氣者。脈盡處一點微平。有精光之致。

凡脈之行。必斂而有脊。如草蛇灰線。雖不甚著。未嘗無形。惟有脊。故屬陰。氣者。脈盡處平坦員滿。有一種精光融聚之致。惟平坦。故屬陽。按:此所謂氣。乃脈盡處。一點微平。可葬之處。即穴暈是也。與上所謂穴上之脈不同。

葬脈。恐犯陰煞。葬氣。斯得陽沖。

接木法。大凡接脈不可將棺頭直闕。只就一邊下穴。左邊接氣。代代發長。右邊接氣。代代!發小。穿左右。則氣從耳入。氣入耳吉。氣入腦凶。

然鬥脈固非吉。扡而失脈。更為凶。葬棺不可以脫脈。脈不可以離棺。惟不即而不離。乃盡美而盡善。愚者昧於恍惚之際。知者辨之咫尺之間。既審脈情。載分煞氣。

洩天機。點穴必先分四煞。留心莫亂挖。惡煞無過直與尖。真個得人嫌。兩邊員淨名全吉。藏煞為第一。無饒無減穴居中。妙用奪神功。穴下如生尖直胴。壓煞穴宜作騎龍。高下自無凶。法與擬今同。氣脈直來形勢急。脫煞穴宜立。須知氣脈落平夷。休嫌穴水泥。一邊尖直來相從。閃煞穴宜用。從來倚穴亦如然。莫道穴居偏。

脫煞與粘無異。藏煞與撞略同。壓煞似蓋而實非。閃煞似倚而稍遠。知避煞乏理。則不召凶。識乘氣之機。則可致福。

葬書。葬者。乘生氣也。

大抵生氣之萃。不外二氣之精。陰來必借陽一噓。非窩靨不下。陽來必借陰一吸。非珠泡不扡。

來如覆掌。陰龍也。必有窩靨。始可葬。借陽以一噓也。無窩靨。則純陰。無化氣矣。來如仰掌。陽龍也。必有珠泡。始可葬。借陰以一吸也。無珠泡。則純陽。無化氣矣。四語乃穴法之總括。地理不易之則也。前言陰龍、陽龍。以星言。此言陰龍、陽龍以形言也。總索。星如覆掌。是陰龍。陰極陽生。理在中。到穴略開窩。有口。其形馬跡正相同。又曰。龍如仰掌是陽來。自是陽來陰受胎。凸起節包為正穴。覆杯相似不須猜。至寶經。有陰無陽。葬了不昌。有陽無陰。此處休針。沖陽和陰。積玉堆金。陰來陽受。陽來陰就。道法雙譚。乳、坡、節、芽、梳、齒、犁、鐴、戈、盾之類屬陰。穴撐、棱靨、唇口而取其陽。窩鉗、印堂、燕窠、雞窠、鋪氈、動浪之類屬陽。穴扡珠泡、弦突而取其陰。陽來陰受。陰來陽受。此一定之法。附。空石長老捉脈圖。暈間凹陷者為陽穴。暈間凸起者為陰穴。就身作穴者。為陽龍。宜陰穴。另起星峰作穴者。為陰龍。宜陽穴。反此皆有凶咎。或上截凸起。下截凹陷。或下截凸起。上截凹陷。或左右凹凸相兼。皆為二氣交感。不問陰陽龍。皆可用。凡陰陽之穴。皆當饒減。惟二氣交感之穴。則取陰陽之中。乃升降聚會之所。不用饒減。深者為窩。淺老為靨。真靨漸次敗來。假靨乃人所為。上對山觀之。自明。

陰來陰裁。為禍也速。陽來陽受。為禍也遲。所以陽必升而與陰交。陰必降而與陽合。陰噓陽魄乃孕陽吸陰精始胎。然而萬物生於陽而死於陰。雖陰穴必取平處。地理棄其老而用其少。而老胎必扡嫩中。

萬物生於陽而死於陰。穴雖有陽受陰受之分。然終是喜陽。故乳粗陰重穴取微窩。突硬陰重穴取微靨。與突不葬頂而葬簷。皆取陽之義。古人謂撒糠地上。雨後糠聚處即穴。亦言陽也。又道法雙譚云。陽受固要開面。陰受亦要開面。倘突而無面。斷為虛假。所謂開面亦是陽也。凡穴分而言之。突為老陰。乳為少陰。窩為老陽。鉗為少陽。合面言之。乳突之粗者為老陰。小者為少陰。窩鉗之深者為老陽。淺者為少陽。二少可用。二老不可用。間有用二老者。亦必粗。突之中有微。窩為老陰媾少陽。深窩之中有微泡為老陽媾少陰。是所謂:老胎必扡嫩中也。玉彈子。陽少陰少謂之生。陽老陰老謂之殺。棄老用少是乘生氣。

雖陽變陰合而穴始成。必陰少陽多而氣始善。

鐵彈子。辨穴生死須識陽多陰少。立錐賦。陰少陽多得。葬法。陽少陰多莫令強。

斯固。地理之極。致以觀造化之真機。若夫後天未鑿之山。必有先天巳生之暈。一圈徽明為太極。半月迭見為天輪。

太極者。太極暈也。凡結穴之處。必有真暈。或天心湧突。或天心落靨。皆暈也。謂之太極者。如太極圖。然一圈周員。而中含陰陽。謂之暈者。如曰月在天。其旁有暈。無形而有影也。穴星既得。必審穴暈。必有此穴。方真的。若極暈之上。又有如半月狀者。二三迭見。謂之天輪影。此大貴之征。不常有也。葉九升六經注。生氣藏蓄於內。其上必有動氣。動氣者。何?即凹突之穴暈是也。生氣潛於下。暈形見於上。如魚在水中。一動其水。上自成一暈。見暈可以知魚也。沈六圃地學。問。暈既一個影子。畢竟是略高些子。還是略低些子。曰。須看陰陽。如在陽中求陰。則是略高些一個圈子。如在陰中求陽。則是略低些一個圈子。問。太極暈即是窩、鉗、乳、突否。曰。不是。此須有辦。窩大則窩中又求暈。窩小即窩。即暈。突大。突中又求暈。突小即突。即暈。鉗、乳皆長不問大。小必求其暈。又曰。有外暈。有內暈。外暈憑以開壙。內暈憑以納棺。又曰。凡臨暈必作旺氣。開暈必涵生氣。又曰。內暈或一、二重。或多至八、九重。有暈心。多是碗大。白土適當。金井正中。乃為得穴。又曰。暈中看穿山。有如粗暈是石。嫩暈是土。其粗暈上必有一條嫩土穿山而來。這便是真穿山。穿過粗暈發開為穴。乃真氣透地而出。這便是真透地。又曰。真穴有範圍。有蓋、有底。範圍即太極一圈也。蓋則真土之粗者。或是石蓋底亦真土之粗者。或是石底範圍。蓋底之中精粹之土。恰好容棺。此天造地設。福德藏身之穴也。又曰。有蓋底而無範圍。空山野土。亦有層數。不須稱快。有範圍而無蓋底。淺深無度。暈氣恐複不真。

 

蟹眼。蝦須。相暗水於涓滴。蟬翼。牛角。察陰砂。於微芒。

是真穴。必有真砂。真水。何謂真砂?兩旁夾穴之微砂是也。以其甚細。故曰牛角。以其甚薄。故曰蟬翼。若無牛角蟬翼。為無真砂。伺謂真水?砂內界穴之微水。曰蝦須水。兩旁分水處曰蟹眼水。兩水合處曰金魚水。穴無蟹眼則無上分。無金魚則無下合為無真水。凡魚吸水口進而腮出。惟金魚腮進而口出。故藉以喻前合之水也。狐首經。金魚不界雌雄失。經局雖藏風。亦不可下。寸金賦。金魚蔭腮兮。切忌溜牙。

再審十字之罡應對。無差則穴的。更觀八字之水分合。有據則穴真。

凡真穴。必後有蓋山。前有照山。左右有夾耳山。謂之天心十道。四山如十字登對。謂之十道。應不對。為十道不應。琢玉集。髮露天機真脈處。十字峰為據。凡真氣融結無有太極員暈。暈之上弦必有分水。弦棱突起如球之員。故曰球。下弦必有合水。如簷水滴斷。故曰簷。此分合之水。即上所謂蟹眼、金魚是也。惟上有分。下有合。謂之陰陽交度。亦曰。雌雄相食。若上有分。下無合。上無分。下有合。謂之陰陽不合度。亦曰。雌雄失經。球上分水為第一分。又曰。一龍分水。詹下合水為第一合。又曰。一龍水合。氣脈之聚散融結之真假全系乎此。為地理之元竅也。又巒頭後過脈處。分水為小八字。水為第二分。又曰。二龍水分界。送氣脈前至龍虎關內交會。為第二合。又曰。二龍水合。亦謂之陰陽交度。雌雄相食。又第二節龍格後過脈。分水處為大八字水為第三分。又曰。三龍水分界。送氣脈至穴前。龍虎關外纏龍。內交會為第三合。亦曰。三龍水合。但此三龍之水交會不常。或合 於中堂之前為順水局。或合於青龍之左。或合於白虎之右。為橫水局。或合於巒頭二三節之後。為逆水局。此三分三合之水。亦不可太拘。上地有三分合。中地有二分合。下地有一分合。若無第一分合之水。不可言地矣。葬法。後倚三龍山前親三龍水。神寶經。三合三分見穴土乘金之理。兩片兩翼察相浮水印木之情。金函賦。坐下若無三合水。面前空有萬重山。

 

上有臨頭始免淋頭之患。下有合腳乃無割腳之虞。

有員球在穴暈之上。謂之臨頭。有此。則水不淋頭。有合襟在穴暈之下。謂之合腳。有此。則水不割腳。乃為真穴。一不備。則假矣。總索。臨頭合腳地方真。上下由來真氣凝。上枕球簷端且正。合襟下對自分明。又曰。無球披水是淋頭。無合名為割腳流。或有上來無下合.這般假地不須求。按:球簷之簷有兩說。有以穴暈之下合襟之上為簷者。有以員球之下穴暈之上為簷者。今兩仍之。

暈必若有若無。造化始具。水必邊明邊暗。陰陽乃和。

凡真暈。只在有無彷佛之間。太顯露者。非真造化也。撥砂經。暈形亦貼之意味。精之所露。穴之所止。不論正變。皆有之。必須近看則有。遠視則無。人人所共見而可指者。此生意洩盡。無涵蓄之氣。為福不久也。必邊明邊暗者為尚。吳白云曰。陰陽之氣聚處。小而不大。精而不粗。微而不顯。藏蹤隱跡。而不可見。畫莢圖。其精愈藏。其神愈隱。而其穴愈真。訣云。隱隱微微。彷彷佛佛。粗看有形。細看無物。凡真穴。必二氣沖和。方為生氣。故夾穴之水。必股明股暗。其明者。深也。屬陰。其暗者。淺也。屬陽。為二氣之交感。若兩股俱暗。乃純陽無陰。為冷氣也。兩股俱明。則凸露。乃純陰無陽。為煞氣也。冷氣退敗。煞氣凶禍。俱非真穴。家寶內旨。有明有暗盡堪圖。無暗無明不可居。最是陰陽枯淡處。勸君不可陷良夫。

上有蓋帳可憑。下有氈唇可證。

穴後之山為蓋山。穴後張兩翅。謂之帳蓋山。惟大地方有之。尋常小地不能有也。蓋山以土星禦屏為上。主出侍從貴臣。大金星次之。尖聳之山又次之。尖聳則勢單也。穴下餘氣吐露。大者曰氈。小者曰唇。氈在北鋪。穴在此住。唇於此吐。穴於此扡。天造地設自然之應。造地設自然之應。無此即非真結。橫龍之穴尤須認此。不可忽也。疑龍經。真龍到穴裀褥。便是枝龍也富足。撥砂經。龍無峽者山腳穴。無唇者虛花。附。地學。凡穴不拘窩、鉗、乳、突。其下必有唇。唇下仍有氈。唇所以合穴氣也。氈所以合龍虎之氣也。乳突無唇即是孤乳、孤突。窩鉗無唇即是空窩、空鉗。又曰。唇以員兜為正。亦有五行。員為金。唇曲為水。唇方為土。唇皆吉。直為木。唇尖為火。唇皆帶煞。須用裁剪。

如土階者最貴。合奇數者更優。

氈唇如土階。乃至貴之格。主生人文秀。然。取奇數。不取偶數。

 

暗水欲流而不流。明堂欲現而不現。

暗水即上所謂蝦須、蟹眼水也。明堂乃穴前蝦須、蟹眼水。注聚之處謂之小明堂。即上所謂簷水。所謂合襟也。二者皆依稀彷佛。似有似無。必有此穴方的。雪心賦。登穴看明堂。至寶經。凡認脈情看住絕。水若行頻率不歇。歇時須有小明堂。氣止水交方是穴。

一物中藏而欲動。四獸外拱而欲來。

鐵彈子。點穴須求三靜一動。

真氣盎。而將浮。靈光掬。而可得。止其中。則萬有。出其外。則一無。

止立穴上。則眾山眾水有情。精神門聚。若無所不有。纔移步。則四應無情。精神渙散。若一無所有。所謂移步。換形是也。

斯固。真久必露之情。而為裁穴可據之跡。然而。有形猶可認。不如葬氣之難。有氣猶可憑。不如葬影之幻。

穴間有窩、鉗、乳、突、蝦須、蟹眼可擄為有形。穴間無窩、鉗、乳、突、蝦須、蟹眼可證。只微有突塊、弦棱。謂之氣塊。以其有氣而無形也。

星飽立而無面相。豈知其撒落平洋.龍真來而無穴情。熟意其脫在洲渚。既隱隆絲莫測。複浩蕩而難稽。惟影光之欲浮。斯生氣之可竊。

。只相其精神會聚。靈光欲露處。據而穴之。謂之葬影。所謂孤月沉江。其光在影。牕外月明。牕內白水、邊花、發水、中紅皆是也。

非至幻不出乎此。非至精孰與於斯。且夫天地之精何所不變。二五之幻。何所不開。龍之大者。結愈怪藏。穴之奇者。精愈隱拙。故楊氏有怪穴之賦。非常理可求。廖氏有奇形之圖。豈成格可擬。

楊固有怪穴賦。徐善繼兄弟廣之為怪穴辨惑歌其言曰。真龍藏幸穴奇怪。俗眼何曾愛。天珍地秘鬼神司。指點待明師。明師勘破元機訣。秘密不敢說。恐君福緣或輕微。指出反驚疑。地有奇巧有醜拙。總名為怪穴。巧是穴形美且奇。地位使人疑。拙是穴形婢且醜。狐疑難下手。高人!造化蘊胸中。巧拙盡元通。大凡怪穴有蹺蹊。龍要十分奇。認得龍神的的真。怪穴始可針。或然高在萬山巔。天巧穴堪扡。或然低在深田堙C沒泥穴可取。或然孤露也風吹。登穴自隈聚。或然直出雨水射。臨穴有憑藉。或然結在水中央。四畔水汪洋。或然結在頑石堙C鑿縫土脈取。或然有穴瞰泉竅。葬後泉乾燥。或然有穴逼水邊。葬後水城遷。或然有穴居龍脊。騎龍貴無敵。或然有穴截龍脈。斬關古有格。或然有穴傍湖濱。秋冬始見真。或然有穴落田疇。春夏水交流。或然穴在土皮上。名曰培土葬。或然穴在石鏬中。有土氣斯通。也曾見穴水直流。下後出公侯。也曾見穴砂斜飛。下後著緋衣。也曾見穴沒包藏。一突在平洋。也曾見穴多餘氣。山去數十堙C也曾見穴坐落空。得水不嫌風。也曾見穴面前欺。顧祖不嫌低。也有巧穴名合氣。來脈雙龍至。也有真龍既到。頑飽而不開面。了無穴情。卻撒落平徉。或在田疇、洲渚。隱隱隆隆。不可捉摸巧穴名龍脫。來脈水中過。也曾見穴乳直長。左右沒攔當。也曾見穴腦偏側。時俗難辨識。也有穴下生尖嘴。楓葉三叉體。也有穴前嘴直長。鑿作臂回還。也有穴後是空槽。玉筋夾饅頭。也有穴前是深溝。金梘與銀槽。也有醜穴如鶴爪。突露無人曉。也有醜穴似牛皮。懶怚使人疑。也有醜穴少一臂。時師容易棄。也有醜穴體粗頑。細認太極安。也有怪穴是擔凹。樂起貼身高。也有怪穴是仰瓦。氣蹙前頭下。也有怪穴似拖槍。只要纏護長。也有怪穴如鬥斧。何人將眼覩。也有怪穴無案山。諸水聚其間。也有怪穴加反掌。窩靨形微坦。也有怪穴要鍬皮。苞節認元微。有如壁上撲飛蛾。細看突無多。有如壁上掛燈盞。但見突微仰。緩龍到頭突忽起。穴向此中取。精神顯露反非神隱。拙乃為良大。凡奇形等怪穴。只把龍神別。認得龍真。穴便真。此訣值千金。假龍無穴不堪安。莫作怪穴看。若將籍口亂安墳。娛盡世間人。用怪不能當。守拙緘口休談說。要知!怪穴有真元。須周至人傳。廖金精有奇形六十四圖。見撥砂經。

苟恭觀而並覽。足盡變而窮神。六十四奇既知。三十六絕複避。

靈文。穴後仰瓦又無落。為空凹絕。脈息長而忽突起。為騖頭絕。身腳若還隨水去。為鴨頸!絕。羅星上作穴。為水口絕。左右無界。合堂水不停留。為幹突絕。俊山若壁立。前又無應峰。為覆鍾絕。形勢斜而平。無脈又無受穴處。為犁尖絕。流砂腳盡去。穴受八風吹。為脾尾絕。聚構而無形與局。為初龍絕。平中無聚。又無證佐。為草扳絕。穴傍脊而斜穿。為馬眼絕。脈似行。而形勢不行。為過堂絕。口中饑無乳泡。又無微茫界。又無壁可倚。為開口絕。穴畔落深坑。為落槽絕。穴一刖水落槽。為茶槽絕。穴前水斜落。為竹梘絕。若脊龍無被褥、球簷不分明。為金剛肚絕。穴兩旁受凹風。為剪燭絕。若孤峰獨瓏。而無護衛。為孤神絕。楓葉腳不回。為三叉絕。有星無化氣。為孤寡絕。田?作龍虎。田傍無氣脈。為流砂絕。龍橫過。挨傍扡。為山坡絕。伏如仙帶。一平無脈。為無氣絕。元武山長。頂頭下穴。為漏胎絕。水媕Y。而無砂包堙C為裹頭絕。龍脈正行。微平騎斬。為斬龍絕。不明去就之勢。妄自開孤截蕩。為失度絕。穿山透地。相剋制。亡命分金。相刑害。為渾天絕。本主微弱。而四山高壓。為壓穴絕。本主卑賤。而堂局過大。為忌形絕。本主卑污。而朝應尊大。為?越絕。形勢局面。雖隹麗。而造作。或不如法。為失矩絕。降勢不真。正尾腳隨擺動。為碎形絕。順流關不住。本弱前山凹。為敗形絕。

則正變之體具。而是非之辨明美。穴法補義

雖然。認地之難。以火為最。說久之理。其言必煩。載剖真機。用作補義。大抵局有大聚、中聚、小聚之別。穴有正受、分受、旁受之殊。發越雖同。力量則異。

龍之結局有三:曰。大聚、中聚、小聚也。入式歌。帝都山水必大聚。中聚為城市。墳宅宜居小聚中。消息奪神功。凡龍之受穴。初落、中落、未落之外。又有三等。曰。正受、分受、旁受也。正受者。正龍中出。其行甚遠。雖分牙布爪。而 於山萬嶺皆為我用。而結正受之穴。其力最大。其發最久。至寶經。正龍專受。富貴長久。分受老。正龍身上分出一枝。亦起星辰。亦有枝腳過峽。傳變到頭。自開堂局。以結形穴。不為他人作用。神隨其力量。長短亦能發福。但不如正受之長遠耳。至寶經。掛龍分受。富貴難久。旁受者。多是正龍。旺盛。或於過峽處。或於枝腳橈棹間。或於纏送護托從龍之上。或龍虎餘氣官鬼之所。自立門戶。結有小穴。發福極速。但力量愈輕。玉髓經。手腳橈棹。皆有穴。此是大龍。多餘氣。蔡西山云。大凡一龍不專一穴。本身隨帶。必有小穴。如大官宦。必有從官。大衙府。必有曹屬。第輕重、大小不同耳。

觀應星之所起。則穴似應求。審變星之巳多。則穴從變論。

應星者。祖山出身分落第一節之星巒也。與前面結穴相應。故曰應星。是為行龍之主。中間行度。雖不能不間他星。而間星之後。必再變出主龍之應星。所謂本龍不脫本龍氣。古人以應星定穴。如應星是貪狼。謂之貪狼行龍。前頭必結乳穴。如應星是巨門。謂之巨門行龍。前頭必結窩穴之類是也。撼龍經。貪狼作穴是乳頭。巨門作穴窩中求。武曲作穴釵鉗覓。祿廉梳鹵犂鐴頭。文曲穴來坪塈@。高處亦是掌心落。破軍作穴似戈矛。兩傍左右手皆收。定有兩山皆護衛。不然一水橫過流。輔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掛燈樣。落在低平是雞巢。縱有員頭亦凹象。又。疑龍經云。貪狼不變生乳頭。巨門不變窩中求。武曲不變釵頭覓。祿存不變犂僻頭。文曲不變掌心作。破軍不變戈與矛。輔弼不變燕窩仰。變與不變宜精求。所謂不變者。言應星。苟不為間星。所變。則當如前法。求穴猶是。撼龍之意也變星者。從應星剝換他星。行度中間此星獨多。竟不復出。本星。則非間星之謂。為真變星也。則前頭成局結穴。不從初節應星。而從變星。如貪變巨。祿則從祿存。結穴為鶴爪形。貪變文曲。則從文曲。結穴為撒網形之類是也。撼龍經。貪狼一變巨門星。星方磊落如屏形。頓笏頓鍾如頓鼓。輔弼隨行變祿存。祿存帶祿為異穴。異穴生成鶴爪形。鶴爪之形兩邊短。一距天然撐正身。此是祿存帶祿處。長股之穴為正形。又曰。有如貪狼變文曲。撒網之形非碌碌。撒網之形似牛皮。不著緋衣多食祿。有如貪變破軍相。天梯隱隱如旗樣。旗山若作蓋天旗。旗下能生君與相。有如破軍變貪狼。貪狼入穴如拖槍。拖槍之穴人嫌醜。只緣纏護兩邊長。貪變廉貞梳齒樣。長枝有穴無人葬。人言龍虎不歸隨。那知葬了出公相。變作輔星燕窠仰。落在高山掛燈樣。變作破軍如戈矛。兩傍左右手皆收。定有諸山作纏護。不然秀水之元流。此流星定穴之法。古人觀龍知穴。所可憑者在此。不然。穴幾為遊移。不可捉摸之物矣。

大龍長而氣盛。穴貴中間。小龍短而力徽。穴取盡處。

凡幹龍結作。不在大窮盡處。於腰間落穴。必有餘氣之山。或去數堙C或去數十堙C其去山雖遠。而氣脈皆收轉穴內。受用謂之牽前扯後。經所謂大地多從腰婺芋C回轉餘枝作城郭。吳氏所謂餘氣不去數十堙C決然不是王侯地。是也。若小龍則力小。無餘氣不能遠去。須於盡處求穴。與大龍異。然。亦不在太盡處。太盡處多是本身生出護砂。非穴所也。地學云。真龍開局中間臥。去山還有幾十座。展開手腳為十堙C枝枝回轉為城郭也。肩翅稍徑飛去。此是遠曜大頓。掛隨身之水出兩關。惟有橫水在前過。隔江峰巒都應付。大盡大結真無破。然而大盡在中間。窮盡非盡盡還錯。人說盡龍我說窮。窮盡如何又不同。龍盡盡鍾山水氣。龍窮水劫又風沖。要保子孫望長久。教君慎勿葬窮龍。此最善言。盡龍。附錄於此。

一臂掬轉而有力。其上可尋。四山環遶而多情。其中可覓。

地理集解。凡過鄉村。見有一山。遠遠彎曲。逆兜上水者。便宜尋訪其鄉。好地若未造屋。葬墳不可放過。而逆水之山決不虛生。吳公口訣。有地無地先看下臂。又曰。看地有何難。先看下手山。又曰。未看後龍來不來。且看下關回不回。未看結穴穩不穩。且看下關緊不緊。疑龍經。上山不來下山上。中有吉穴隨形向。廖氏曰。問君如何富。下山來相輳。問君如何貧。下山順水奔。董氏曰。下山收盡源頭水。兒孫買盡世間田。地斈。凡尋龍。見群山濟濟密密。不堪容足。忽開平田廣野。局必在焉。尋龍記。四畔峰巒似列槍。龍在媕Y藏。

諸脈亂出擇跌斷者。而探奇。三山齊來就退藏者。而卜吉。

撼龍經。十條九條亂了亂。若是真時斷了斷。吳公口訣。三山並出。縮者為尊。

重巒峻嶺之上。平面堪裁。深山窮穀之中。小泡可久。

崇山峻嶺之上。而有平面星辰。乃仰高穴也。必四圍無缺。朝對有情。水不陡瀉。勢成上聚。山下並無融結。方為真。穴中有突者。名天祿。有窟者。名仰天湖。洩天機。仰高山頂現星辰。

 

平面始為真。

全體柔弱。乍起即成。大勢牽連。一斷即結。

全身平弱。其特在高。故頓峰即結。大勢連續。未經退卻。其特在斷。故跌斷即結。

相其峽後。審其峽前。勢雄猛者。不胎氣。純粹者。必孕。

凡大龍臨峽。則勢必停息。過峽則龍必剝換。其前後左右。必有結作。所謂。峽前峽後好尋龍。是也。然高山大峽。則旺氣分於左右。而峽多雄猛之勢。鮮有結作。惟出陽。則剝換純粹。而峽中之結。常多也。

結於峽後有聚氣之稱。結於峽前有奮勢之目。

道法雙譚。聚氣者。峽後之結也。龍勢牽連。臨峽頓起吉星。真氣先聚。粗雄之氣未盡。過峽再行而為纏護。城郭以餘氣還抱為真。不顧為假。經曰。只有真龍坐峽堙C亂山在外卻為纏。是也。奮勢者。峽前之結也。龍勢牽連。未經退卸。跌斷而起。剝換吉星。即結正穴。若鷙之擊。先斂而後奮也。以過峽一節為真。長則恐是分枝。而非正結。經所謂。峽前一節住真龍。是也。

曲木倒地穴。居一掬之中。銳大破天穴。落百里之外。

曲木則穴其曲動之處。故曰一掬之中。火星高起。其穴尚遠。故曰百里之外。撼龍經。火星若起廉貞位。落處須尋一百里。又曰。廉貞獨火氣沖天。石骨棱崢平處覓。又曰。凡見廉貞高聳石。便上頂頭看遠跡。披肝露膽經。木火星多穴尚遠。定結上聚回龍穴。按:前篇引經云。凡是穴乳曲即非此。伺以言一掬也。須知木有曲木。前言其常。此言其變也。

千頃之注穴隱高山。一勺之流穴跧平地。

風水口義。小澗水來穴在平地。大江水潮穴在高山。

穴居南則北望。穴居北則南望。亦是良方。山眾大則小扡。山眾小則大扡。蓋有妙理。

疑龍經。正穴當朝必有將。有將便宜為對向。穴在南時北上尋。穴在北時南上望。雪心賦。大向小扡。小向大扡。不宜亂雜。尋龍記。小山須去大處尋。教君此訣值千金。大山須去小處覓。高欲齊眉低應心。又凡認星體。亦必對面觀之始確。入式歌。凡認星辰須對面。九星容易辨。若還草木亂紛紛。莫便喝星辰。

左右皆結總由地靈。主客俱優但憑水抱。

有等貴龍氣旺不分。背面兩邊皆有結作。惟力量有大小之不同耳。吳公秘訣。也有真龍似瓜藤。一回起伏一彎轉。彎轉之中皆有穴。此處未容分背面。兩邊皆有穴星明。穴穴皆有真應現。豈無假穴使君疑。到此尤宜詳細辨。疑龍經。假如雨水夾龍來。屈曲翻身時大轉。一回頓伏一翻身。一回轉換一回斷。兩邊皆有山來朝。兩邊皆有水打岸。兩邊皆有穴形真。兩邊皆有山水案。兩邊朝迎皆可觀。兩邊明堂皆入選。兩邊纏護一般來。兩邊下手皆回轉。此山背面末易分。心下狐疑又難判。不應兩邊皆立穴。大小豈容無貴賤。又有等貴龍。兩岸秀異主賓莫分。只看水抱何邊。便是穴星。疑龍經。問君主客皆端正。兩岸尖員兩相映。主是三山品字安。客亦三山形一般。客山上見主山好。主山上見客山端。此處如何辦賓主。只憑水抱便為真。水城反處便為客。多少時師悮殺人。明堂經。水曲朝南水北穴明。水曲歸北水南穴情。水灣所掬。此穴堪營。

二水夾出勿當中而扡。一枝逆翻。雖坐空不懼。

凡龍皆二水夾出。一邊大江一邊小溪。一邊溪澗一邊田壟。亦名股明股暗。但二水相合最忌當面扡穴。謂之。牽動土牛引風為害。風水口義。二水夾出莫當前。宜在左邊或右邊。神仙倒杖須橫作。下手雖空也進田。又曰。二水夾出莫當中。當中水去十分凶。翻身轉向朝來脈。發福綿綿為坐空。凡穴須後有山屏托庶。不陷於空亡。惟翻身逆勢當朝水者。不畏坐室。洩天機。坐空轉向去當朝。不怕八風搖。凡坐空之穴。若後有深潭融注。或水纏繞合襟者。其氣愈專。更不以坐空為嫌。

結有借局。多依大城之旁。穴有隨龍。每靠老幹之下。

有等依近省郡。山水大聚處。結穴者。謂之借局。如近臣侍從。至尊。凡九重之尊嚴。千官之擁護。與夫百辟來朝。萬邦納貢。平已何有。然。接天顏於咫尺。近日月之光華。宗廟之美得而瞻。百官之富得而與。北三家村中守。財主人逈不侔矣。此借局之地雖小亦大。然須自立門戶。不然亦虛花而已。又有等美地。既非幹。亦非枝。只行數節即結大地。謂之隨龍穴。蓋與大幹龍共祖同宗。來歷固已貴秀。局面亦自繁華。猶之近帝貴人。自有貴氣。故靠老幹即結。不可以長短論也。更有正龍長行其氣大旺。或從峽邊。或從帳後。漏出一枝。謂之漏氣。但成星體者。亦貴。

寄穴貼穴生山弦壟麗之間。奇形怪形在天藏地閉之處。

撥砂經。世人惟知求地於金、於土、於木。不知貼穴、寄穴多生於山彎、山麓、山弦之間。人自不察耳。又曰。奇形怪穴多落轉合。幽蔽隱晦退藏之地。蓋天地厚其藏。不欲習見而常遇。如騎龍仰高是也。按:廖氏所謂。寄穴、貼穴。即吳白雲所謂。劈脈結、掛結之類。蓋長者為分枝。短者為劈脈。分枝自二、三節至數十、百里皆為分枝。結劈脈以一節半節為真。如人身之有乳也。若附幹龍之身。而不得局勢。是為掛結。力量愈小。

正行妨閃。其閃也有脈可蹤。直去妨偷。其偷也無脈可跡。

龍有閃結。閃結者。龍正行而閃落一脈結穴也。既曰閃猶有脈可以察識。龍有偷結。偷結者。龍直去不見有脈落。而山麓卻自成一局。蓋有穴、有堂曰偷結。即閃結之陽落無跡者。

龍身細膩則穴必隈藏。山體宏高則穴多躲縮。叢山峻立有結必高。眠體直奔有落必詭。

叢巒迭嶂之中山麓。則有欺壓之患。無結則已。有則必高也。倒地星辰勢如急直。無結則巳。有則必閃落於一旁也。

星如凹側。取樂為憑。穴有偏斜。借鬼作證。

凡凹腦、側腦、沒骨諸穴。必以樂山為憑。樂者。喜好也。言喜。有是山也。如樂山在左。則穴居左。樂山在右。則穴居右。樂山居中。則穴居中。左右俱枕樂山。則必結雙穴。或結一穴居中。或如屏、如帳、如華蓋、三台、玉枕、簾幕、覆鍾、頓鼓等形。乃樂之至貴者也。但不可太高雄聳峙。有淩轢欺壓之勢。有嵯峨可畏之狀。有則又當回避。左山壓穴。則穴居右。右山壓穴。則穴居左也。凡穴有偏斜處。必借鬼為證。如鬼出於左。則穴居左。鬼出於右。則穴居右。鬼高則穴高。鬼低則穴低。所謂對鬼坐穴是也。大要使穴場截得鬼住。以收回鬼氣。若立穴稍偏。則鬼奪氣。去穴不能受。是為失穴。禍敗隨之。

俗師不知穴法。只扡當中。庸人不諳龍機。惟取大盡。豈知大盡須防氣絕。當中每犯煞沖。

穴有宜當中者。有不宜當中者。俗師何知惟當中安葬。龍有宜取盡處者。有不宜取盡處者。庸人何知惟於盡處求穴。豈知大盡之處須防氣絕。當中而扡須防門煞也。吳氏曰。只泥穿心直串去。不識真龍轉身處。真龍閃巧轉身多。豈惟直申為可據。俗師不識元微訣。只向直穿尋正穴。尋到山窮水盡時。不論有穴並無穴。惟以撞脈頂來龍。下了誤人貧與絕。O厲伯韶曰。談山談水世俗多。用拙不能將奈何。誤葬每因求正面。不扡渾是棄偏頗。豈識真元奇妙處。仙人多是下偏坡。今俗人所扡。大約非硬面。則直煞。不則。則盡頭。反閘煞絕。則無氣絕也。觸目皆然。可嗟。可歎。總由以意為之。未作地理之夢。故瞀瞀至此。

大抵龍易跟尋。穴最怪幻。或掛千仞之壁。或乘萬山之巔。

掛千仞之壁。乃憑高穴也。加掛壁燈盞、貼壁飛蛾皆是。乘萬山之巔。乃天巧穴也。凡天巧之穴。雖在萬山及登其所。豁然開闊。局勢寬平。如在平地。不知為萬仞山巔。但見四面八方獻奇列秀。如三千粉黛。八百煙花。次第羅列。城郭完固。朝案重迭。明堂團聚。左右環抱。三陽具足。諸吉拱護。水不傾瀉。穴不孤寒。乃為真結。極大之地也。玉髓經。第一天巧最高穴。常人懼怕輕棄撇。只言高處穴難安。不知巧穴有真訣。天巧山頂分龍虎。峻地平夷有門戶。入到穴中如半天。四望百里堪摘取。此地神童及狀元。子子孫孫皆過府。

或水秘。以潛其蹤。或石秘。以迷其跡。

穴結水中謂之水秘。亦曰捉月穴。蓋由龍勢勇猛。脫落大澤。巨浸之中。突起山阜。四畔皆水。非穴在水底之謂也。洩天機。捉月雖云在水中。還要土來封。穴在石中謂之石秘。亦日漱石穴。蓋大龍降勢鋪下。小石磷殉中。有瑞石員淨。異群乃真氣所鍾。尋微窩處開鑿。見土安棺其!上。蓋陰極陽生。石下自有土也。是謂石山土穴。若滿山皆土。穴上是石。而石之中又是土。僅可容棺。謂之士山石穴。其石總以溫潤平伏為妙。洩天機。漱石莫宜安石罅。土穴端無價。雪心賦。土山石穴。溫潤為奇。土穴石山。嗟峨不聲。更有穴在石板之下者。開石取之。謂之開山取寶。玉髓經。也有石山石片漫。皆無寸土穴難安。不合龍真難舍去。尋趂十日無足觀。此名天完混沌氣。龍皮粗厚頭面幹。時人莫道無草木。不知童山是兩般。童山土色細雜碎。可裁木植生長難。天完之地無縫路。蕩蕩光滑如削刪。卻須回環四獸地。自有土潤草木山。只有相當作穴處。頭面漫漫皆石盤。石必有縫可鐫鑿。石板之下有土山。若得土時穴須淺。不必深鑿入其問。更有石盤、石龜頑硬無縫。四環皆土。釗士結砌。不必開鑿。謂之石巧穴。玉髓經。第五。石巧、石盤。生如琢、如鐫、如砌成。俗人看道是頑石。不生草木凡不類。仙人一見為歎嗟。檢點來龍皆奇異。元來四環皆是土。獨有此石呈祥瑞。此石依山不可鑿。結砌安棺平處是。若在湖池是金龜。大龜或廣一二堙C只須安厝在其上。能使湖池作平地。

或石占而使人惡。或泉占而使人嫌。

或有巨石當穴。或在穴之前後左右。人望而畏之。皆謂之石占。果龍真穴的。鑿去巨石。大開金井。取客土填實。再開小井以土和氣。若穴後有根之石。則不可鑿。恐傷殘龍脈也。按:道法雙譚云。凡石有陰有陽。陽仰而聳。陰俯而伏。聳者無根。石下皆土。俯老相連。土下皆石。則陽者可鑿。陰者不可鑿也。更有一種真龍。氣盛發洩而為秀石。磷磷清奇可愛。或有一石立於穴上。而為蓋者。或有三、四石立於穴之前、後、左、右為四印者。或七、八石立於穴之前、後、左、右。為蓋照、為四印、為曜氣者。俱要毓成星體為吉。不成星體而巉岩嵯峨者。為凶。有十二格。亦謂之十二落頭。大要不離乎方、正、尖、員。如五星之體。此石最吉。不須鑿去。要有滿山無水。穴中有泉。乃真龍。氣盛溢發為泉。人望而嫌之。謂之泉占。亦曰龍泉穴。須瞰泉竅。上弦治穴。納相此泉。必縮為生氣。不復流注。所謂有穴瞰泉竅。葬後泉乾燥。是也。然。亦有不幹而吉者。詳後水法中。

或沙占。而見之生疑。或泥占。而得之轉棄。

沙占者。滿山不沙穴中獨沙。謂之氣眼穴。泥占者。滿山不泥穴中獨泥。謂之龍髓穴。O更有本占、水占者。當暈心獨生大樹。雖有樹亦無深根。發其浮根。暈必淨土。此皆造物瞞人。以待有德。

或封草。以迷人之目。或沒泥。以隱穴之情。

或穴結田中。謂之沒泥龜。其來處須間露毛脊為石骨。為墩阜。結時須以水勢為憑。水繞即是穴場。洩天機。藏龜閃跡在田中。水繞是真龍。

或為兄弟並榮。或為夫婦相配。

兩枝同出。脈落處相對並結。謂之兄弟並榮。兩枝同出。脈落處相對。一作穴山。一作朝山。謂之夫婦相配。

或為主仆偕落。或為父子串生。

主仆同落老。正穴左右。隨帶小穴。桑藥不一。皆能發貴。由龍氣太旺。故一穴鍾毓。不盡而溢發。於兩旁也。父子串生老。結穴一大一小。相串而來。玉髓經。所謂。又有名為父子穴。一大一小聯串生。父為正穴。子為附。附氣相倚。看縮盈。是也。

或為群龍聚窩。或為兩龍合氣。

地學。卻有群龍會一窩。三條五條或更多。大會各自開頭面。各成營局無差訛。尊卑亦不爭幾許。及至登壇必有主。爰執牛耳令群公。求取尊星向此中。疑龍經。更有兩龍合一氣。兩水三山共一場。地學。兩龍合氣本是一龍。開口為二。複合為一三龍合氣本是一龍。開口吐舌複合為一。四龍五龍以及九龍合氣本是一龍。張牙舞爪複合為一。蓋形分而氈合。氈合則氣合矣。最為奇蹤。地理源本。有等合氣龍。三五個山頭。出腳變成田地。不分高低合成一片。為五龍合氣。為兩山合氣。為兩水三山合氣。乃平中忽而起脊。有高有低。有分有合。其龍奇。其結穴必奇。

走珠之格三五方真。落梅之形千百為上。

大龍巍峨。金水氣盛。卸下平地。珠泡三五連起。謂之走珠。以多為隹。至七九老愈貴。一個老非也。擇其中成星辰。有堂氣。穿應樂。立穴。若金水體者。謂之梅花。開口者。謂之馬跡。金士串列。謂之辨錢。七個相屬。如北斗老。謂之北斗七星。皆走珠之別名也。洩天機。走珠墩阜出平地。三個五個是。有等平岡珠泡滿山。千百為群。謂之梅花。龍高山遍。生珠泡。謂之立體梅花。或作龍。或作穴。或作用神。或作餘氣。皆貴氣也。

串珠以委曲為貴。若急直終有滅頂之凶。垂珠以員活為真。若頑子必遭剝狀之患。

穴後一節小金連起。謂之串珠。必屈曲乃可穴。若徑直。則脈死垂珠。頑呆即為贅疣、遊賅。娛打致凶。附。堪與一貫。串珠龍與算盤珠相似。而有別。串珠龍。珠開陽面。有陽救陰。所申之脈。曲而軟。算盤珠。四面俱員。純陰無陽。所申之脈。直而硬。即所謂肫估龍。最凶。地學。遠龍贅疣、遊胲。附綴垂餘。聽之無妨。但不司娛認作穴耳。若穴星已成。附有贅疣。蘊有遊賅。此穴病也。主患瘦、患癰。*貝人不免。古仙有載贅去瘤法有緘癰去毒法剜去惡壞。填以精土。必仙眼認真。方可為之。如依稀猜度。不如聽之自然。

沒骨畏剛故就軟。而太柔則有濕憂。懸乳畏柔故扡珠。而太剛則有燥患。

撥砂經。沒骨就軟。畏剛故也。恐犯冷濕之侵。理直貼弦。法當兼撞。懸乳就珠。畏柔故也。恐犯剛燥之殺。理宜就窩。法當兼綴。

張膽吐舌固是難發之藏。迭指搖拳亦非易捉之物。

四者皆沒骨體也。有腦下生乳。長峻大直。不可立穴者。謂之吐舌。肩下兩邊。取前應後樂。分左右立穴。有其乳粗大。抱左抱右。不可立穴者。謂之張膽。肩下兩旁皆可立穴。有一邊單腳。一邊雙腳。謂之迭指。有一邊彎巧。一邊粗蠻。謂之搖拳。皆就口上軟硬相夾處。斬截氣脈立穴。四者。九星皆有之。最為難識。非尋常耳目所及也。

 

似槍之直得侍衛則不畏尖。如鉤之彎顧祖宗則不嫌壓。

疑龍經。尖槍之山要外堙C外堣ㄗc反生禍。外山抱堨犌p槍。左右抱來尖不妨。山來雄勇勢難竭。就是尖形也作穴。只因前山曲抱轉。針著正形官不絕。又曰。宛轉回龍似掛鈎。未作穴時先作朝。朝山皆是宗與祖。不拘千里遠迢迢。葬法。龍勢過關或過峽。回脈轉跌生齁齆。元!微未甚太分明。顧祖回龍挨右插。雪心賦。勢有回龍顧祖。祖不厭高。黃囊經。顧祖脈。實多情。去去回頭。若弟兄。公祖端嚴如卓笏。山山水水盡朝迎。時人不識回龍脈。能令白屋出公卿。地學。龍有回龍龍力遠。及到作穴回身轉。轉身面祖或朝宗。須知回轉要從容。急遽倒插非回龍。勉強食水還成凶。堪與管見。顧祖之地有數等。有顧太祖。有顧少祖。有顧父母。但顧近。不若顧遠者。力量尤重。規模尤廣。凡顧祖之穴。祖不厭高者。猶子孫見其祖父母。祖不嫌倨孫。不嫌伏也。若系客山。則壓穴矣。凡回龍之穴。不須樂山者。蓋翻身逆勢。龍力本大。不怕坐空。所謂止於不關之地。回 於無樂之場是也。若橫山無靠。則為空亡矣。回龍之穴前。不須應山者。以前系祖山。何應之有。

情高脈急尋小口而銜柴。體四勢橫貼高脊而鬥斧。

凡情高脈急。於略有小口處立穴。橫放棺。如鳥之銜柴。謂之銜柴葬。凡橫龍立穴。須貼脊稍下。則脫氣天財多是。橫山穴亦貼脊。謂之門斧者。如以斧柄鬥入斧頭之中也。然湊脊而要避脊。大門則有煞氣。穴情賦。橫擔橫落無龍。直葬有龍。直來直奔有氣。須安無氣。橫山湊脊處。曰鬥斧。直山溫柔處。曰入簷。寸金賦。直避其銳兮。橫貼其脊。

前途不結而脊落。謂之騎龍。正面無情而側扡。謂之咬虱。

騎龍者。行龍前去不結穴。於過峽之處。融成星暈。如珠。如宕。當脊而生。後山枝腳向前。前山枝腳轉後。四圍周密。局勢完聚。於此珠宕上作穴。前山雖遠去。只屬餘氣。所謂去。非真去。是也。因其形止氣蓄。與他處結穴相同。故可作穴。非謂陟然。山脊亦可裁鑿也。以其穴不居於盡處。故曰騎龍。有三格。如坐來山作穴。以去山為案。此順騎也。以來山作案。反於去山作穴者。此倒騎也。以中一山橫作穴。扯左右來去之山作龍虎。此橫騎也。順騎以盡處為官星。倒騎以盡處為鬼星。橫騎以盡處為纏護。為水口。關攔。至於斬關。因龍來長遠。於峽中略少停息。暫可斬截其脈以作穴。前去迢迢又結盡穴。所謂止非真止。是也。總之。到頭不結穴者。曰騎龍。到頭又結穴者。曰斬關。即停驛穴也。

洩天機。

騎龍須要騎龍脊。龍佐應無敵。斬關已見前人下。暫發久嫌假餘祜。騎龍斬關歌。三十六座騎龍穴。不是神仙難辨別。水分八字兩邊流。且是穴前傾又跌。無龍無虎無明堂。水去迢迢數堛齱C元武雖端氣還過。庸師安敢妄平章。真龍湧勢難頓住。結穴定了氣還去。就身作照案端嚴。四正八方皆會聚。外陽休問有和無。只看藩垣與夾扶。左右護龍並護水。回還交鎖正龍居。或作龜背或牛背。或作鶴嘴蜘蛛壯。鳳凰銜印龍吐珠。天馬昂頭蛇過路。前案不抱尖與員。或橫或直正無偏。但尋真氣居何地。有取天心十道全。或在平洋或溪彎。或在高峰半山上。更有異穴倒騎龍。前後妙在看形容。千變萬化理歸一。盡在高人心目中。要妙無過捉氣脈。吉凶禍福分黑白。君如下得騎龍穴。百子千孫非浪說。騎龍之穴福非輕。世代富貴無休歇。狀元及第總堪誇。將相公侯盈帝闕。撥砂經。順騎。則鍾靈於後。取秀於砂。而頂耳受氣。倒騎。則取精取秀。子龍取樂於去山。而湧泉受氣。二者多無局。惟高底要夾耳。最重秀局在前。鬼樂在後。而腰腧受氣。是三格也。不論平地。高山。皆有之。道法雙譚云。龍盡處亦有騎龍之結。如牛項、鶴頂之類。緣督瑣訣云。十個騎龍九個假。蓋恐人誤扡過龍。致招凶禍。不可不慎也。正面無情。於反側有微窩處點肩穴。謂之咬虱葬。

 

肩受謂之擔傘。耳受謂之穿針。有脫龍就局之方。蓋由雄急。有脫脈就氣之法。只緣平鋪。

有等龍來粗雄。脫落平地就面前堂局結穴。謂之脫龍就局。雪心賦。脫龍就局者。受制於朝迎言。就朝迎有情之處作穴。若受其所制。而不得不親迎之也。又有等真龍入首無豚。不作窩、鉗、乳、突。由陽氣太盛。或平鋪於巔。或平鋪於麓。或脫落主星。如浪花滾月。雪媊き鬗妒活C皆氣穴也。高者認頂扡粘。低者認勢扡撞。如滾月、瓢梅者。在有無相際之處。臨弦熊水。所!謂脫脈就氣也。此氣穴與前篇所謂氣穴不同。前篇所謂氣穴。乃無極暈而微有氣塊者。此則平鋪無豚之氣穴也。大約與前篇所謂影穴略同。更有抅龍就向之法。蓋龍勢直來。到頭無面無局。須看明堂開於何處。抅龍以向之。鐵彈子所謂。就向抅龍消息乎。明堂是也。

惟急斯粘。或稍遠而為綴。更急則接。或再遠而為拋。

粘、綴、接、拋四穴最是微妙難識。多見於山腳、山尾、水盡、水會之地。總由龍勢雄急。故有此穴。而拋遠於接。接遠於綴。綴遠於粘也。撥砂經。粘法。在本體之欲盡。氣來急而徐乘之。綴法。在本體之已盡。氣硬急而脫乘之。接法。星體已成。而又另起微形。氣既盡而又來之。謂牽連若重之氣象也。拋法。星體已成。而又另成具形。老氣盡而又起之。謂界限實分之規模也。*按。綴、接、拋三穴。皆穴結。穴星之下。裀褥之中。術家謂之離結。以其離。卻主星結穴也。大抵即脫龍就局之類。接、拋雖只具微。體猶有形也。若影光。則並無形之可察矣。此其所以異也。

但得截蕩之宜。不畏穴前柔走。如明奪總之妙。何嫌腳下斜飛。

有等穴星。成形開面而下垂。掃蕩水星斜蕩而去。須於山蕩處點穴。截去蕩星以作餘氣。謂之截蕩法。有等穴下餘氣。四出飛揚。登高作穴。高處別成一局。不見餘枝飛揚之狀。謂之奪總法。即形取者。所謂風吹羅帶。是也。 有形勢懶坦。兩頭潤而中狹小。則截狹小處立穴。亦謂之奪總。道法雙譚。脈大懶坦者。病於無收。當奪其總。

突亂生則舍同取異。脈雙出則就短棄長。

凡穴間之突。點點亂生。似難捉摸。須於同中求異。奇中取特。凡穴之上。有兩道脈線。必有一長一短。須枕短者作穴。五星葬法。雙脈齊到。小者為先。邊短邊長。短者是穴。至寶經。雙及教君枕短邊。兩邊齊到那邊扡。看他一脈微微小。枕歸小處是牛眠。若逢單脈如何葬。放棺挨實便為先。三寶經。凡雙豚者。從大八字。下有兩條氣脈。直送到簷球上。向間一條水路直流。到尖員處雖有兩脈亦必到穴。有三叉者為真。無三叉則為假穴。單提。則截脈於將擺未擺之間。平面。則受氣於不偏不倚之處。

 

單提動處。平面至中。皆生氣之所聚也。 廖金精曰。看單提。要直如椽物。看平面。要有弦。無弦穴不真。張山食水妙合自然。接祿迎財略無勉強。地理指南。凡立穴。若見面前山水從左畔來。即於右畔立穴場。若山水從右畔來。即 於左畔立穴場。若當面正來。即就中心立穴場。此為張山食水定穴。反此。則容納山水不著。主凶。琢玉集。有財有祿須迎接。迎接來歸穴。迎接不得不相干。空有萬重山。是皆言穴前好山好水。須用意消詳。立穴去收拾。消受之不可錯過。使受用不著。迎接得山水者。必易發福。此為迎清挹秀之法。即迎官就祿以定穴也。然真龍正穴自然默合。不待勉強。若勉強上向立穴。於空虛無氣之地。所謂坐下無龍。朝對成空。所謂坐下若無真氣脈。面臆空有萬重山。究何益也。葬太低則傷穴。有泥水之稱。葬太高則傷龍。有天罡之說。穴不可太低。太低謂之泥水。穴則傷穴。其禍遲。穴不可太高。太高謂之天罡。穴則傷龍。其禍速。尋龍經。葬破天罡頭。不死也傷愁。胎腹經。寧傷其穴。莫傷其龍。傷穴致敗。傷龍致凶。

乘氣偏左則長敗。而少子受其吹噓。乘氣偏右則少枯。而長子沾其津潤。

葬者。乘生氣也。如葬棺偏過於生氣之左。主長房敗絕。幼房屬棺之右。猶沾生脈之餘氣。初年亦稍發福。但不如專氣之耐久。至二三代必漸退敗。如葬棺偏過生氣之右。主少房敗絕。長房屬棺之左。猶沾生脈之餘氣。初年亦稍發福。但不耐久。其後亦必退敗。O按:囊金云。放棺偏歸左邊。左邊黑爛。偏歸右邊。右邊白爛。穴內既爛。生人安得不受其禍乎。

直來直向犯鬥熱之凶。橫擔橫扡防過氣之患。

直來直向者。如西龍直來作卯向。在巒頭謂之不脫煞。如楊氏所謂。直來直受為鬥煞。覆槨翻屍福不來。是也。在理氣謂之氣仲腦散姓。賴氏所謂。金雞啼向扶桑東。氣沖腦散虧神功。是也。橫落橫扡者。即上所謂鬥斧穴也。防是。過龍其氣未住。必有微乳。或穴下吐唇。其穴始確。管號詩括。橫山無乳不堪安。降勢須將住勢看。直山直向。以人之頂正對。來山之脈。二金相對。名雙金殺。亦曰。鬥腦煞。

真穴有分有合謂之夜叉頭。假穴無合無分謂之菩薩面。

上右分。下有合。有個字。有三叉。有唇氈。如夜叉頭乃真穴也。上無分。下無合。無雞跡個字。無燕尾三叉。無唇氈證穴。移左亦可。移右亦可。移上亦可。移下亦可。如菩薩面。面面皆好。非真穴也。按管號詩括云。邋遢山頭一片皮。胸前無孔腹無臍。東邊掘了西邊挖。那是黃庭拱紫微。又三寶經云。覆杓山頭砂不抱。筲箕背上水無歸。皆菩薩面之意也。

 

陰情急者。小人之象。陽情緩者。君子之容。

凡來如蔥管、節苞、劍脊、硬塊、覆掌、肥坡之類。皆陰急情也。凡來如仰掌、平坡、低乳、凹彎、偃箕之類。皆陽緩情也。金函賦注。急脈陰也。緩脈陽也。陽為君子可近。陰為小人不可近。

陽脈如斂收。亦以急論。陰脈若散潤。亦作緩觀。葬急則湊髯而避球。謂之乘息。葬緩則避髯而湊腦。謂之乘胎。

金函賦注。入穴處略起節泡。曰球。如人之鼻頭。一名球。二名上員。三名土分。四名臨頭。五名孩兒頭。六名化生腦。七名上陰球。簷下即葬口。葬口下即髯也。如人口下須髯。一名合襟。二名下尖。三名下合。四名合腳。五名從肚舌。六名小明堂。七名下陽。凡地無此者。為模!糊花假。孝慈補。乳突是男子之象。主於精。施其氣。洩在外。當避煞脈。避球湊簷。就乳突之下簷針之。乘息脈也。至寶經所謂。實乘其息也。窩鉗似女人之狀。主於精。受其氣。收在內。宜入簷門球湊。窩鉗之上球針之。乘胎氣也。至寶經所謂虛乘其胎也。O按胎息者。在腹曰胎。如婦人懷胎在內之狀。以喻穴之當上也。離腹曰息。取生下子息之義。以喻穴之當下也。

所以。緩脈則必眠幹。急脈則必就濕。

金函賦注。棺須輳定化生腦。上無水淋來。故曰眠幹。下對合襟以就合水。故曰就濕。

陰來則挨水暗。亦是借陽之情。陽來則按水明。無非借陰之意。

凡陰脈落穴。看何邊水暗放棺。或饒一二分挨過。水暗一邊亦是借陽氣以一噓也。凡陽脈落穴。看何邊水明放棺。或饒一二分挨過。水明一邊亦是借陰氣以一吸也。所謂陽一噓。而萬物生陰一吸而萬物成也。

孤陽無分有合。土培土以界其流。寡陰無合有分。下鑿池以會其氣。

孤陽之地。下有合水。上無分水。如穴正不可棄。於來脈處培土。接之以界其水。使兩邊分流而下。寡陰之地。上有分水。下無合水。如龍真不可棄。於脈止處鑿池。以會其氣。蓋地理或然。不可一途而取也。神寶經。孤陽無分。或穴正可接脈。而界流。寡陰無合。倘龍真。但鑿池。而會氣。

然。穴雖可移補。而定。而扡。究以脈暈為憑。暈之為形。僅如徽風之扇浪。脈之有象。略似細線之拖友。

 

神寶經。灰中線之微茫。氈婸鴗壯洬堙C

右減。左饒。總在三叉之內。前親。後倚。不出兩片之中。

右減者。減虎也。左饒者。饒龍也。虎山先到則減虎而饒龍。穴必居右。龍山先到則減龍而饒虎。穴必居左。穴右則取右山為關。須左邊水過宮鎖斷。穴左則取左山為關。須右邊水過宮鎖斷。大約饒必上水。減必下水。只減下手。不減上手。此不易之則也。三叉者。穴上之微茫小個字也。前親者。下就合水。後倚者。士枕球簷。兩片者。從化生腦下分兩片蟬翼、牛角是也。兩片之中。一脈垂下。所以成三叉之形。其中一脈即穴也。凡此皆所謂扡必以脈暈為憑也。

暈雖不全。必有宛苑之狀。脈雖不露。必有隱隱之形。光員之山。慎無蠻鑿肥滿之處。切勿強扡。若夫因肖物之形。為裁穴之法。

 

雪心賦。穴由形取。

其說似乎可托其理。斷有可稽。蓋緣生地生天。無非二五之理。而為人為物巳具。混沌之初。故品物流形。而形寓於地。猶萬彙負氣。而氣屬乎天。物類悉秉星精。地理亦成星體。

 

萬物皆秉星之精。地理亦成星之體。所以山之成形。每肖物也。

氣以一而相貫。理以一而相通。金星多結獸形。穴在頭腹。木星多成人體穴在臍。陰水結蛇龍鼻顙之間。可取。火結禽鳥翼呵之下。堪藏。

葬書。鼻顙吉昌。角目滅亡。耳致侯王。唇死兵傷。宛而中蓄。謂之龍腹。其臍深曲。必厚世福。傷其胸脅。朝穴暮哭。雪心賦。禽形妙在翼阿。不拘左右。楊氏曰。更有暖穴。斷禽翼。此穴要君識。左翼轉達右翼彎。左轉右邊安。

螃蟹則取眼中。蜈蚣則扡鉗堙C

玉彈子。蟹行眼中有力。雪心賦。蜈蚣鉗堙C

如龜之止氣在肩間。如犬之眠氣在懷內。

雪心賦。點龜背者。恐傷於殼。玉彈子。犬眠脅內無凶。

如雞心則心結。如魚泡則泡安。蟠龍則扡首而藏精。伏虎則扡額而壓煞。有貓有鼠不葬鼠而葬貓。有虎有羊不葬羊而葬虎。

 

凡貓形。只可葬貓。不可葬鼠。虎形。只可葬虎。不可葬羊。豕與肉堆。蛇形只可葬蛇。不可葬蛤。若葬鼠蛤。羊豕肉堆。為彼所食。謂之噬屍地。發塚視之屍必不全。或僅存骨。殖一 二人丁漸至消滅。蓋凡堆必孤。本是絕穴。況又有惡物。瞰之不絕何侍。

餓虎飽虎取決於前山。驚蛇行蛇消詳於後脈。

虎形必要有案。有案則為肉堆。為飽虎。無則為餓虎矣。蛇形必委蛇。舒暢如行蛇。自由葬之乃吉。葬書所謂。勝蛇委蛇是也。若橫竄直翻。行度畏縮而不條暢。死硬而不委婉。謂之驚蛇。悮扡致凶。葬書所謂。勢如驚蛇。屈曲徐斜。滅國亡家。是也。肉堆之說。本疑龍經。後人多辨其非。然世間萬物本有相制之理。其說亦胡。可廢也。特不必太泥耳。

 

尋蛇千山溜之處。多非真蛇。相虎於巒湧之間。多非真虎。疑龍經。大山夾堬鶼M蛇。恐是高山腳溜斜。又曰。大山猛勇莫言虎。恐是朝迎為主住。虎忌剛而帶煞。蛇忌柔而犯淫。虎有制則不威。蛇有制則不蕩。虎有獅子案。則有制蛇。水體本柔星。古人多不取。故葬書曰。勝蛇凶危。遇蛙蛤則貪婪。

 

 

而為小人。遇蜈蚣、金龜、鶴鳥則畏饉。而為君子。故貴有制也。

禽必有條為系。龍必與水相依。

疑龍經。禽形必有條為系。龍形云雷象近水。

浪裹成形以鱗為正。雲中現象以月為奇。

水星面上皺折湧動。是波浪也。其中成形如金鱗躍浪。或為魚水相得。或為江豚拜風。或為浪堿D花。皆貴格也。若大而為舟筏。則另成體矣。水星面上。巒影層迭。即云也。其中成月形。謂之雲破月來。最為奇特。或為雲媔迭B雲中鶴、雲中仙子、雲中北斗、五雲三台。皆貴格也。俱主奇貴。篤生異人。地學。大水漫天即是雲。祥雲無穴穴月星。太陽常怕雲遮掩。日華雲爛要開明。

似手之弓曲。池彎中可插。如掌之仰。數指倒處堪扡。

凡剜藍之形。大剜藍扡鼠肉。小剜藍扡曲池。凡小坡鉗之類。以掌訣定之。陽掌似鉗穴。不可中扡。須尋大指根。點鹽指倒處扡之。中指倒處即掌心。穴就窩弦上突處安之。無名指倒處為天宮穴。小指倒處少薄為少富穴。若陰掌作仙官。宜扡虎口。卻怕犯軟。就高此。實處下之。凡掌穴越厚不趨薄。安實不安軟。

船形妙在河邊。脾形貴處岸下。

地理指南。游魚上水方為貴。乾澀之舟不可行。雪心賦。平沙落雁偏宜水。泊岸浮脾豈畏風

形固難以枚舉。餘則可以類推。雖曰物形。無非星體。

本是星體不過再借形以喻之。使人益明點穴之法耳。

 

 

扡法

 

穴法既備。扡法可詳。欲風水之相遭。須淺深之得乘。

葬書。淺深得乘。風水自成。

宜深而淺。則氣從下過。宜淺而深。則氣從上散。

至寶經。立穴淺時氣下過。徒自放棺上頭取。下穴深時氣上浮。徒自放棺在下求。不淺不深有定法。要知聚散有由來。時師至此如差悮。變福為災起禍愁。

大抵葬支。葬岡。葬壟。理有不同。扡葬。扡厝。扡基。法亦不一。

平地日支。高山日壟。平岡日岡。葬者深葬也。厝者浮葬也。基者如陽基之在地上也。陰山用葬法。陽山用厝法。止深尺許。若高山撒落平徉。浮現且大。宜扡陽基。堆土成墳。玉彈子。氣隱扡葬。氣浮扡厝。浮大扡基。問。扡基之法。置棺地面。堆土成墳。所以防陽水之患。是也。若是平田。土有浮泥。將置之泥上乎?曰。非也。是平田。先剗去土面污泥。見吉土而止。取龍峽上好土。望高然後安棺。仍用龍峽上好土大封之。此古人借馬腹以養麒麟之秘法也。

高山陰氣下降。穴當深求。平地陽氣上升。穴宜淺作。

葬書。藏於個燥者。宜深。藏於坦夷者。宜淺。涸燥即高山也。坦夷即平地也。至寶經。陽若葬深。陰葬淺。縱饒吉地也無成。雪心賦。平徉穴須斟酌。不宜掘地及泉。

立勢之山。氣隱於深為宜。仰勢之山。氣浮於淺為得。脈緩者宜淺。脈急者宜深。脈粗者宜深。脈微者宜淺。山體肥者穴宜淺。山體瘦者穴宜深。

 

入式歌。肥宜浮上。瘦沉下。反此皆凶也。

泡突屬陰穴。宜深。窩坦屬陽穴。宜淺。

泡突屬陰氣。隱於堙C宜深。窩坦屬陽氣。浮於表。宜淺。

粘穴脈浮。穴宜淺。蓋穴脈沉。穴宜深。

一粒粟。蓋出雞心。開井宜深。仰天湖。樣如在桶上。

眾低一高。穴宜深。眾高一低。穴宜淺。

四山低則畏風。穴宜深。四山高則畏壓。穴宜淺。

過峽脈高穴宜淺。過峽脈低穴宜深。堂水深者宜深。堂水淺者宜淺。界水淺者宜淺。界水深者宜深。然淺深雖以審勢為憑。而上下不如辨土為要。如及土而見其光膩。便是夭氣之輕清。若過鑿而變為惡頑。即為地氣之重濁。

 

天氣行於地中。然天氣清而上浮。故在上者為天氣。地氣濁而下凝。故在下者為地氣。

乘清氣者出人俊偉。乘濁氣者出人庸愚。故與其失之於深無寧。失之於淺萬年之板。慎無穿皮。造化之爐。切勿破底。

 

乘棺之上謂之萬年板。晝莢圖謂之金銀爐底。如持土而及其堅硬者。即爐底也。切勿鑿破。定穴淺深以爐底為憑。最為的當。

穿皮則恐石出。破底則致水侵。

鑿破則及地骨與蔭棺之水矣。洩天機。若還鋤破太極圈。水蟻便侵棺。

酌之不可不誠。量之不可不慎。

如酌酒。然少忽則淺深不宜。如量物。然少差則尺度不合。

他如穴高朝遠有極深之權。星高樂低有量深之理。

有等穴星甚高。立穴處界合深蝦須。不明朝對遠拱捐不密。須深取至一丈許。或一丈五六尺許。惟取前朝遠照。雌雄交度處為淺深。此乘除假借全以外照為主也。以其墜下而案遠、砂遠、水遠。謂之墜官法。鐵彈子。穴有變格則為墜宮、纂官。又有一等後樂低小者。亦可深至丈許。撥砂經。穴上靈光露於面上。徐而乘之。三尺為上。五尺次之。七尺又次之。檀而止。必!深至丈許者。必其暴氣上行。後樂低小。故也。

脈急氣浮者穴當吐。脈緩氣沉者穴當吞。臂短而直者穴當吞。臂長而彎者穴當吐。高山作塋則薄其壘以避八門之吹。平地作塋則壯其封以收一方之勢。形勢大者墳大。作小則不雄。形勢小者墳小。營大則不稱。朝水之地鬥口宜寬。去水之鄉鬥口宜狹。

 

朝水之地鬥口當寬者。所以張山食水也。去水之地鬥口當狹者。所以收砂蓄水也。

氣不足者。穴宜小鑿。以保元神。氣有餘者。穴宜大開。以殺兇焰。孤罡穴當廣挖。金土穴忌高培。

撥砂經。孤罡雖小。穴喜深大。金土雖小。穴忌高培。

作堆取星宿之相生。作向取陰陽之相配。

天財穴宜作金堆。體員凡三式。高者覆磬式。低者聚穀式。平面者蒸餅式。金水掃蕩穴。宜作木堆。只有一式。眠體腦員身長。本是金本合。形如臥蠶樣。於九星皆無所忌。太陽、太陰、孤曜、天罡宜作水堆。體曲凡二式。低而曲者席帽式。高而曲者寶塔式。紫氣穴宜作火堆。只一式。上尖下闊如馬鬣樣。燥火穴宜作土堆。凡二式。腦平身方而高者玉臺式。低平而六角者龜背式。又有偃月堆者。身正腦員。後高前低。貼塋一半不開。水溝本是金土合形。於九星皆無所忌

 

陰山取陽為對。陽山取陰為賓。

發微論。單雌單雄不相登對。雖或結地。必非真造化也。坤鑒歌。尋龍先須尋祖宗。更於山水認雌雄。雌雄若也無人會。何必區區覓後龍。

一峰秀則直對其尖。叢巒秀則平分其坳。兩山則向空際。三山則向中間。

吳公口訣。三峰對中。兩峰對空。

案眠而彎則對彎立穴。案橫而凹則向凹安墳。母貪向而失龍。勿舍近而從遠。

朝案證穴之法。必以近案有倩為主。其外徉遠應之峰。雖不甚登對。亦不為礙。蔡氏曰。秀峰當面。固是嘉美。必不得已。當以近案為據。不可取外洋而棄近案也。雪心賦。多是愛遠大。而嫌近小。誰知迎近是。而貪遠非。

合度斯吉。失法則凶。

青烏經。穴吉葬凶。與棄屍同。

若夫循龍之來。定穴之止。其來也。雖千里之遠。其止也。只一穴之微。

疑龍經。千里來龍只一穴。正者為優。旁者劣。天機素書。行龍雖有千里。入穴無過五尺。

惟三台則可三扡。惟雙星則可雙穴。

穴星並起三突。謂之三台。可三穴。並起兩突。謂之雙星。兩畔生撩牙。岐老謂之麒麟。俱可兩穴。要突形光肥穎異。大小高低均勻。相等方為合格。若參差不齊。擇特異者下之。若狐疑難辨。美惡不分。皆非真結。不可下也。 穴星元三乳者。可三穴。垂兩乳者。可兩穴。要左右兩掬回環其乳。大小長短均勻。龍勢旺方大方結。此穴扡之福力相等。若長短大小。肥瘦邪正不均。則非雙結。三結兩乳則審其特異者下之。三乳則審中乳合格者下之。一說。大龍垂雙乳。俱可下者。以兩穴同下為宜。詩曰。大龍雙乳穴同垂。兩穴同扡福力齊。單下一穴難見發。教君此理有元微。

 

窩如並見有兩扡之宜。乳如長垂有三停之理。

凡一星有兩窩者。謂之並窩。可下兩穴。若有三窩可下三穴。龍最貴者方結此等形。穴須窩中。弦棱明白。大小相等。方為合格。凡木星垂長乳。前輩多分三停立穴。謂之天地人三才之穴。然必有宛然平坦處。審前後左右四勢扡點。不可於峻急直硬處勉強鑿穴。又要兩掬弓抱一乳。中正不欹不側。不峻不粗方為合格。有等木星垂乳處。不當頭下穴。虛其中於左右可下兩穴。張子微謂之。天鼻穴。如承天曾尚書祖地。是也。

 

穿壙多則氣渙。附墳眾則精耗。

凡山葬多則氣渙精耗。雖吉地亦不發越。張子微。以掘鑿亂埋者。謂之死元武。不可複用。又。沈六圃云。真穴不能多藏。一棺而已。棺大兩角常破外暈。破暈則外邪侵內。氣走地吉葬凶。龍長力大可葬雙棺。若要附多棺。必非真穴而可。

一墳盛則十枯。一指差則百廢。

青烏經。一墳榮盛。十墳孤貧。董德彰曰。一個山頭下十墳。一墳富貴九墳貧。共山共向共流水。只看穴情真不真。疑龍經。譬如銅人針炙穴。穴的宛然方始當。忽然針炙夫真機。一指隔差連命喪。

惟墳塋攬山川之勝。惟棺槨受氣脈之蒸。

經云。地豚貫棺不貫塚。山川朝塚不朝屍。

必得一合之陽精。斯保千年之骨殖。

真穴所在。必有真火。二合以養骨氣。洞林秘訣。欲求千年靈骨之不朽。須審一點真陽之在茲。青烏經。穴吉而溫。富貴綿延。尋龍記。打穴之法最難論。須是暖焞焞。又曰。作六但看隈暖處。

若夫星大龍遠。土厚水深。或一穴而十數塋。或一龍而十數穴。非河北寬平之地。即河南廣衍之鄉。固非山國所同。亦豈澤國可擬。

玉髓經。也有一龍十數穴。也有一穴十數塋。蓋指中原千里平洋。水深土厚之地而言。非東南水駛上薄。所可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