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六

水法

夫龍者。水之君。有龍。則水可論。氣者。水之母。有水。則氣可征。

地理。以龍為主。必有真龍。乃論水之貴賤。故日龍者水之君也。洩天機。辨水須把龍為主。貴賤龍中取。貴水若還遇貴龍。下後出三公。龍賤水貴反不吉。決定破家室。水賤龍貴不為全。禍福兩相兼。水賤龍賤不足取。絕人荒基址。氣者水之母。水者氣之子。必有水。而後氣之聚散。乃可征也。狐首經。土為氣體。氣為水母。玉彈子。水者氣之子。有氣斯有水。水聚氣聚。水散氣散。

其來也。以送龍行。其合也。以界龍止。其來也。有短長之異。其合也。有大小之分。觀水源之短長。而龍之遠近可曉。觀水勢之大小。而龍之枝幹可明。大抵水走而飛。則生氣已散。水融而聚。而內氣斯完。故得水為先。藏風為次。

葬書。風水之法。得水為上。藏風次之。

去水為死。來水為生。來宜之元。去宜屈曲。

經云。若問大地。須求織女玉梭。雪心賦。一歲九遷。定是水流九曲。又曰。九曲來明堂。當朝宰相。又曰。曲水來朝。不論大澗小澗。黑囊經。水要有彎曲。彎曲大發福。

直來即是殺氣。直去即是敗祥。

秘要。直入如槍。立見災殃。挺出如箭。災殃立見。黃囊經。去水直。最堪傷。堂水傾瀉。響琅琅。真氣盡從流水去。主人喪禍似驅羊。更有少亡並產死。退官失職賣田座。來水直。亦非祥。刺脅傷心。不可當。東西折斷風來往。斬頭徒配起刑傷。更有離鄉並死絕。投河自縊暗身亡。尋龍經。來去水如槍。即便見災殃。雪心賦。蕩然直去無關攔。必主逃移並敗絕。

貴雖來而不來。喜欲去而不去。

葬書法。每一折。瀦而後洩。洋徉悠悠。顧我欲留。其來無源。其去無流。

無來則有涸患。無去則有濫憂。

水汙積無流處。金函賦。八路水法謂之。潛主淫欲。

逆水之龍固奇尤貴。巒頭之高大。順水之穴無取。卻喜砂腳之交纏。

雪心賦。求吾所大欲。無非逆水之龍。逆水之龍固貴矣。然。逆水來朝。必穴星高大。有餘氣。或有砂遮攔。始不為水所欺。入式歌。第一莫下去水地。立見退家計。順水之穴固無取矣。然。順水而有砂腳交固。或山勢關截者。亦吉。疑龍經所謂。也有幹龍夾兩水。更不回身直為地。只為兩護必不同。定有纏關交結秘。雪心賦所謂。元辰水當心直出。未可言凶。外面山轉首。橫攔得之。反吉。皆是也。

朝水旺而本身微。夭折可畏。小水去而大勢順。敗絕何疑。

捉脈賦。當面朝人子息孤寒。洩天機。欺是洋潮勢太雄。穴小最為凶。是皆言朝水旺而身微也。若去水局。小水雖去。大勢則逆。猶可取裁。若小水既去。大勢又順。決無融結。斷主敗絕

朝水之地。穴必高。高則不嫌水通。去水之地。穴必下。下則不見水流。

凡朝水局。必作仰高。憑高之穴。方能勝水。去水局。必作地穴。若穴高。則見水流。斷主退敗。

外水來朝。切忌內水之牽去。內水既出。尤喜外水之橫攔。

凡水特朝。必有蓋砂遮攔。若直入堂。牽引內水而去。則內氣已洩。反為不吉。雪心賦。特水來朝。不許內堂之洩氣。凡配龍之水出口。又得外水攔截。則其氣愈聚。雪心賦。水外水橫攔。弓員弩滿。斷法。內城流水外城攔。此地名為進寶山。又。囊金云。穴前流去者。謂之內水有出無入。所貴屈曲轉折出。與外水相逆。

後發初凶。必是順流之宅。朝貧暮富。必是洋潮之鄉。

去水之地古人多不取。穴雖美亦主初年退敗。必行至山腳交關之處始發。惟穴前緊夾不見水去。或平坦不見水流。初年亦利。若潮水則發福最速。訣云。逆砂一尺可致富。潮水一勺能救貧。又曰。大水洋洋對面潮。當代出官僚。撥砂經。潮水福快是已生之人。致財而受福也。元辰元氣止於前。滀而不耗。外水之潤氣又長大而凝聚。則山氣常潤。力量自裕。枯骨乘之。靈異立效

吉地畏潮。下地喜潮。更有區別。大潮斜受。小潮高受。尢宜消詳。

撥砂經。吉地畏潮。如人之飲食過度。而反傷也。下地喜潮。如人之饑渴。切身而欲飲也。潮在有情。不在遠大。水貴停滀。不貴傾來。又曰。當面來潮之水有殺。當避。若直至穴前。更無支持。立見退敗。所以潮小高受。潮大斜受。古謂之讓潮。

所以田潮勝於海潮。順水不如逆水。

董氏曰。不仲。不割。無穿、射。惟有田潮。勝海潮。

逆結者。水合於後。順結者。水合於前。左來者。水合右隅。右來者。水合左畔。前合不如旁合為貴。旁合不如後合更優。

前合者。乃順水局。多不得水。旁合者。水橫過穴前。亦未必汪洋入口。至於後合。則翻身張潮。而隨龍之水。無不入口矣。故日前合襟易得。後合襟難求。

倉板水臨致富有術。祿儲水見巨富已征。

倉板水者。穴前之田逐層低向穴。如倉之板也。亦同禦街水。主貴。有貲財。富冠鄉郡。祿儲水者。水之融注。如祿之儲積也。或穴前。或穴後。或穴之左右。或水口間。但有深瀦融聚之潭湖、池塘。皆是。以深大不竭為美。主食厚祿。儲積巨萬。

入口則發不需時。漩堂則久而勿替。

龍虎兩掬之內。謂之內堂。只有去水。無來水。此定理也。人口水者。乃水上中堂。而有攔收逆砂也。若水遠來。將到中明堂。卻又跳撇而去。謂不到堂。水到堂。而無下關收水。謂不入口。總為無益。故水以到堂入口為貴。其水大小不必拘也。游堂水者。即回流水也。必有深潭。又有石攔砥。始漩轉回環。有去而複回之意。此水極吉。然。亦只在蓋砂之外。中堂之中。內堂不能有此也。按水貴入口。固也。而又忌灌口。灌口者。逆水作穴。無近砂抵攔。潮水口灌入口間。則氣逆難消。主出人瘖瘂。

衛身。則受福也厚。拱背。則發祥也長。

衛身水者。龍脈奇異。忽於湖水之中。突起墩阜結穴。穴之前後左右。皆汪洋巨浸。既澄靜不流。又無沖刑之勢。悲切之聲。故為最吉。訣云。孤月沉江。江豚拜浪。蓮花出水。得水為上。富冠川郡。貴為卿相。拱背水者。乃水繞穴後。即水纏元武也。主富貴綿遠。蓋水能聚龍之氣。故爾。雪心賦。發福久長。定是水纏元武。

水破天心則凶。水聚天心則吉。

穴前明堂中正處。謂之天心。宜平坦潔淨。若有水穿堂徑過。或橫。或直。或斜。或亂。皆破局。謂之水破天心。水既穿破。氣必不聚。主財散人微。若有水深瀦融聚。謂之水聚天心。主巨富顯貴。雪心賦。為人無嗣。只因水破天心。又曰。水聚天心。孰不知其富貴。吳氏曰。一潭深水注穴前。不見來源與去源。巨萬貲財無足羨。貴人朝堂代有傳。二徐人子須知。又有聚面水。乃四水聚於穴前也。又有融瀦水。乃深水注聚不流。莫知其去來也。皆同水聚天心論。故不重贅。按:來水直破天心。即同沖心水。去水直破天心。即同牽鼻水。橫水破天心。即同木星水城。斜水破天心。即同斜撇水。亂水破天心。即同刑殺水。圖俱詳後。

平緩悠揚者吉。陡跌湍急者凶。

水法最喜平緩。切忌急流。急而直。則立見退敗。急而曲。亦驟發驟衰。楊氏曰。山水不論吉凶方。吉在凶方也富強。急流斜側山尖射。雖居吉地也消亡。雪心賦。流神峻急雖屈曲。而驟發驟衰。又曰。水急山粗者。多是神壇。又曰。水加急勢。登穴不見者。禍遲。又曰。山峻石粗流水急。豈有真龍。

星流雷奔者凶。弓抱帶繞者吉。

錦囊經。水狂則怒。至寶經。水如掣雷。盜賊立見。黑囊經。水好形如眠弓。至寶經。水如眠弓。富貴豐隆。水加玉帶。登科發解。

澄清恬馥者吉。黃濁臭穢者凶。

披肝露膽經。澄清出人多聰俊。污濁生子皆愚鈍。明堂經。流膿出泉腐臭成漿。牛泅豬涔汙!穢溷黃。主瘟。召疫。家道不昌、癰疽、痔漏、子孫少亡。

聲如人泣者凶。聲如樂奏者吉。

葬書。朱雀忌夫湍急。謂之悲泣。雪心賦。嘗聞水泣者。喪禍頻見。又曰。其或聲響如環佩。進祿進財。若然滴漏注銅壺。守州守郡。冬冬洞洞。響而亮者。為貴。淒淒切切。悲而泣者。為災。玉髓經。別有一般名磜鼓。冬冬洞洞如擂鼓。又有水入田窟。或入石竅。滴瀝有聲。謂之鳴坷水。亦吉。

然有聲不如無聲之勢靜。明拱不如暗拱之氣完。

水有聲。其勢必流。不加無聲者之平靜為美。水明拱。猶恐帶煞。或到堂引洩內氣。不如有砂。並低案遮攔。於外暗拱更為完固。雪心賦。有聲不如無聲。明拱不如暗拱。又曰。山秀水響者。終是絕穴。玉髓經。水有險。故灘瀨響。或似雷霆。敲鼓樣。此水入穴多不寧。安居須要去來平。*00000O龍無朝水。只看朝山。為近侍。朝水案外暗迴圈。此穴亦非中下地。

若夫劫背淋頭俱是水忌。蕩胸穿臂總為穴憂。

橫結之穴。後無樂山。而水劫背後。謂之劫背水。穴上無脈界。水流入穴內。謂之淋頭水。俱主人丁不旺。馴致絕嗣。撥砂經。背後水淋頭。黃腫絕根苗。水勢浩蕩洶湧。穴不能勝。謂之蕩胸水。龍虎上。被水穿斷。謂之穿臂水。主痼疾、長痢、孤寡、自縊。有以蕩胸水為吉水者。水無遮攔。直來蕩胸。則穴不能受。安得吉也。按:道法雙譚云。水以聚為貴。若聚而太大。則蕩胸。而內氣不收。必至敗絕。故汪洋巨浸。宜處外堂。以穴中不見為美。則蕩胸之不為吉。水可知矣。

直撞謂之沖心。斜刺謂之射脅。

急流當面。直撞入懷。謂之沖心水。或橫。或斜。射左右兩脅。謂之射脅水。皆凶。披肝露膽經。急舄急流財不聚。直來直射損人丁。左射。長房必遭殃。右射。三子受恓惶。若然水從中心射。中子之房禍莫當。

照穴謂之瀑面。包穴謂之裹頭。

本穴地勢低。水高於穴。水光照穴。謂之瀑面水。主人丁不旺。落水身亡。若後有高山托樂。則不忌。穴無餘氣。水周回媕Y。謂之媕Y水。主瘟疫、貧寒、孤弱、不振。訣云。媕Y城堬鹺瞍X。劫卻東西便動瘟。按:無手腳。謂之媕Y。水劫氣無餘。砂堮薴ㄔX固宜悶絕。若有手腳。則謂之纏身水。主人興財旺。非媕Y之謂也。

穴旁泉發為漏腮。穴前水泊為割腳。

穴之兩旁。或一邊。開發泉竇。清冷長流。謂之漏腮水。此乃漏氣之龍。全無融結。誤葬。主家業退落。男女痔漏。此與真應水不同。蓋真應水澄潔不流。甘美而不冷冽。為異耳。穴無餘氣。水來扣腳。謂之割腳水。主貧寒、孤苦。立腳不住。久而絕滅。雪心賦。有子出家。定是水沖城腳。玉髓經。水城橫來直割腳。人壽不長家易削。訣云。兩邊水割腳。家敗人消索。若上聚仰高之穴。則不忌。

 

方到穴前而折去。謂之反身。若從穴下而直流。謂之牽鼻。

水到穴前即反去。謂之反身水。亦曰。反跳水。主傾敗如洗。流離乞丐。漸至絕滅。雪心賦。水纔過穴而反跳。一文不值。至寶經。水若一反。賣盡田產。元辰水直出。或斜出。一往無攔。謂之牽鼻水。主退田敗產。少亡孤寡不振。訣云。穴前水流。牽動土牛。至寶經。土牛一動。其地無用。

兩水合流為交劍。逐層低去為捲簾。

交劍水者。穴前二水相交也。凡龍大盡。必有交劍之水以界絕之。此處脈盡氣絕。不可求地。疑龍經所謂。穴前二水來交會。二水相交穴受風。是也。若對面二水來交。亦凶。捲簾水者。穴前水一步低。一步傾跌而去也。向前低去者。謂之堂卷。向左低去者。謂之左捲簾。向右低去者。謂之石捲簾。主孤寡。招人入舍。漸至絕滅。雪心賦。捲簾水現。入舍填房。

斜撇則與穴無情。分流則其龍未止。

水不到堂。斜撇而去。謂之斜撇水。或逆來斜去。或順來斜去。皆與穴無情。故凶。雪心賦。登山見一水之斜流。退官失職。穴前八字分流。謂之分流水。水既分流。龍必未住。其無結作可知。雪心賦。所謂兒孫忤逆。面前八字水流。是也。惟騎龍穴不同此論。

一水陷而槽直。則傾敗堪憂。亂流合而砂尖。則刑殺可畏。

凡穴前。手足回合之水。總是幹流。若是真龍。合處自然肥滿。水必平漫而去。謂之陽流。若流成溝道。是為陰流。謂之漏槽水。必是褶水。斷非真穴。不拘有水無水。主傾敗。少亡。撥砂經。所謂明堂加車槽。殺人不用刀。金函賦。所謂明堂似茶槽。退盡沒分毫。明堂如竹梘。家貧沒雞犬。是也。然。亦有真龍結釵鉗穴。與漏槽相似。其下卻有氈唇可證。不可以漏槽論。穴前亂水交流。有一水必有一砂。水送砂尖。或當面直射。或順水斜飛。皆謂之刑殺水。輕則敗產。離鄉。重則殺戮。軍配陣亡。惡死。

伏流之城未可言龍。漏水之區未可作穴。

有等水流地下。或穿入洞洪謂之伏流。若大收大聚。水流歸壑。必無龍行。其上之理。其土特連。砂未斷。未可以為龍也。有等明堂。並不貯水。但見傾入洞壑中。不知焉往。或不見洞壑。但見幹塘、幹池。謂之滲池。亦曰漏塘。切不可於此作穴。誤穴。能令富者速貧。貧者永不發。蓋暗耗明消。無所蓄積。故也。一說漏塘之底。如可施人力築之。合可積水。亦吉。惟沙底者。水為沙食。人力莫施。真無用之地也。

供絡多則減福。清濁合則生淫。

地學。大地主。千養人。故水供人食。水給人蔭。其大用也。然。既向之作穴。取之蔭龍。則此泉。此池。秀種於穴。若不喧不竭。供給何傷。第恐以區區一泉。萬家取供。區區一池。千頃取蔭。其不耗竭者。幾希水竭。則福力亦竭矣。故當前池水。歲一耗竭。是墓、是宅。事業平常。又曰。有兩水大會於前。一清一濁。此最不宜。生淫。生亂。雖有結作。棄之可也。

水毒必系惡龍。天陷斷非吉壤。

地學。啞水飲之啞。瘴水飲之脹。蠱泉飲之蠱。狂泉飲之妄。水有此毒。山必毒。龍不須卜葬。又曰。穴前一池。渾是爛泥。葑蘋所積。穢惡所為。對此無景。令人心悲。安墳立宅。無福有虧。大堂天陷。低不為池。高不為田。淺不容涉。深不容船。斷是水尾。穴何取焉。又曰。高山旱池。亦名天陷。謂龍氣陷沒。與天池旺氣異也。田中深坑沒牛、陷人。亦名天陷。當穴有此。非蔭泉。又非秀氣。不吉也。若木系泉池。為人所湮。濾而清之。即發福矣。

山大水小。則山勝水。山小水大。則水勝山。水勝則曠而不收。山勝則逼而不僅。必山水之!相稱。斯陰陽之交孚。

山為陰。水為陽。必相稱。陰陽乃交孚。而無偏勝之虞。雪心賦。所謂山稱水。水稱山。不宜偏勝。是也。然。賦又云。山大水小者。要堂局之寬平。水大山小者。貴祖宗之高厚。蓋堂局寬平。則水雖小。而氣自舒展。祖宗高厚。則山雖小。而子弱母強。不畏人欺也。

穴下水高。其水明壓。穴高水下。其水暗耗。

穴低水高。即上所謂瀑面水也。穴高水低。流從腳下而去。並不入口。謂之暗耗水。經云。水從腳下低低去。無錢。空自逞風流。

來短去長。則力量已薄。來長去短。則關鎖無多。

雪心賦。更嫌來短去長。吳公口訣。來短去長。無大力量。

然水口猶有幸藏。而源頭不須蹤跡。

凡水發源之處。山桓氣短。必無融結。雪心賦。苦是窮源僻塢。豈有真龍。吳氏曰。源頭地水尾山。時師到此不須談。然。大水口之間。多有真龍翻身逆轉。當眾水洋潮而結大地。黃囊經所謂。顧祖回龍居水尾。山水一齊至。趨捐來朝氣象尊。富貴保千春。是也。不可概以水尾而秉之。術家謂之幸藏者。言真龍詭秘。僥倖而藏蹤也。

嘉泉為旺氣之應。必有奇靈。冷泉為陰氣之征。斷無融結。

嘉泉者。龍氣旺盛。既結穴。後秀氣不盡。溢發為泉。應我真穴。謂之真應水。亦曰靈泉。張子微所謂。龍氣之旺。迸裂不禁。是也。亦謂之龍漏穴。不拘大小。但要澄清。甘美。春夏不溢。秋冬不竭。瀦而不流。靜而無聲者。為是。有此。則大貴之地也。冷泉者。清流冷冽。乃受極陰之氣。斷無融結。

紅泉則氣鍾於礦。沸泉則氣鍾於磺。

有金銀礦。則有紅泉。有硫磺。則有湯泉。氣有所鍾。不結地也。

黃泉為氣之虛耗。漿來為氣之萎弱。龍湫者。鬼魅之宅。布瀑者。仙釋之鄉。

漿泉者。冷漿泉也。其味淡。其色渾。其氣腥。亦曰泥水泉。不可灌溉。清不能澄。濁不能混。得兩則盈。雨霽則涸。是乃龍氣委弱。地脈疏漏。最為不吉。龍湫者。孕育蛟龍之窟也。此泉多在大山亢陰之處。為鬼魅之窟。不可求穴。瀑布者。山岩流泉飛奔。石壁之下。如擲布帛之狀也。穴前見之。或如孝簾。或如垂淚。或如白刃。或有聲如轟雷、槌鼓。如哭泣、悲訴。皆為不吉。其有幽奇。岩洞飛瀑。如珍珠簾者。亦只主仙釋清高。不可以求穴也。

泉欲止而不流。流則氣散。泉欲盈而不竭。竭則精枯。

雪心賦。源泉混混。出明堂。氣隨飄散。

雖多來名。總屬水法。他如去水之處為地戶。戶欲其關。來水之處為天門。門欲其啟。

不論穴之左右。只水來一邊。謂之天門。水去一邊。謂之地戶。天門要開暢、寬闊。山明水秀。地戶要高嶂。緊密。閉塞。重迭。若天門閉塞。地戶寬闊。是山水不交會。決無結作。錦囊經。天門必開山水其來。地戶必閉。山水其回。雪心賦。所喜者五戶閉藏。所愛者三門開闊。垣局雖貴。三門逼窄。不須觀形。穴雖奇。五戶不關。何足取。

水城必彎。而抱反背者。凶。水口必固。而收直蕩者。敗。

水城者。穴前。或江。或河。或溪。或溝。所以界內水不出外。水不入者也。貴彎環抱。穴忌反背無情。入式歌。明堂本與水城異。浪說原非是。水城雖在明堂中。形狀不相同。溪港坑溝是城水。喝形須用此。平徉須看落壟田。無則不須言。雪心賦。撞城者。破家蕩業。背城者。掬性強心。水口即上所謂地戶也。須緊固收氣。若蕩然直止。如人身洩瀉。元氣必傷。如人家門戶不關。又安能成家道哉。捉脈賦。水口無關。漫說當年富貴。天外有鑰。乃知積代豪雄。

 

水城亦依星而論。水口以成形為優。

水城之形不一。古人以五星配之。最為精當。金城彎環。水城屈曲。皆吉。土城平正。吉凶相半。火城尖射。木城直急。皆凶。玉髓經。抱墳宛轉是金城。木似牽牛鼻上繩。火類倒書人字樣。水星屈曲之元形。土星平正多澄注。更分清濁論聲音。人子須知。抱身彎曲號金城。員轉渾如繞帶形。不但顯榮及富盛。滿門和氣世康寧。峻急直流號木城。勢加沖射最無倩。軍賊流離及少死。貧窮困頓受伶有。屈曲之元號水城。盤桓顧穴似多情。貴人朝堂官極品。更誇奕世有聲名。破碎尖斜號火城。或如交劍急流爭。更聞湍激聲澎湃。不須此處覓隹城。方正橫平號土城。有凶有吉最詳明。悠揚深瀦斯為美。爭流響峻禍非輕。又曰。五星城水背皆凶。乃為反抅捲簾同。縱饒龍穴砂皆美。終主兒孫徹骨窮。水口之砂以成形為貴。或兩邊相結如犬牙交錯。如群鵝相鑽。或水中異石。如印、笏、禽、獸。如魚、筍、龜、蛇。或左右高山對峙。如獅、象、旗、鼓。如倉、困、日、月。皆成形也。更有異石帶頭、帶尾。逆水入朝。其中必有大貴之地。

大水口則兼程非遙。小水口則貼身不遠。

水口有小大之分。大水口或數十堙C或百餘堙C雖兼程不為遠。若小水口。則近在貼身之間。如龍虎指頭。羅城角下。皆是也。

固人山之先著實。卜宅之要機。觀口間之收與不收。如腹內之結與不結。如釜之口則其中無奇。如葫之喉則其中有物。

雪心賦。入山尋水口。疑龍經。要尋大地。尋關局。關局大小。水口山。又曰。到此先看水口山。水口交牙內局寬。便就寬容平處覓。左右周圍無空閒。斷然有穴在此處。更看朝水與朝山。入式歌。入鄉先須觀水口。留心莫亂走兩山相對似葫喉。真龍在媕Y。

奇異則蘊非常之火。尋常亦潛小結之龍。

水口形狀古怪。奇峰高聳。則中有大穴。若但交截。平伏無奇。則小穴而已。

橫土為小局之關攔。塞州乃盛氣之發越。

局雖小。水口有橫土攔截。亦能致貴。若有州橫截。謂之塞州。力量愈兀。撥砂經。塞州之力最重。由其局內局外佈設縝密。無少遺憾。而氣之盛。大發。子持滿之餘。方有此州也。主體尊重。則州形遠大。主體柔弱。則州形卑小。高起而穎異者。曰天柱。橫截而箕踞者。曰地梁。砂石攘形曰逆鱗。泥汙雜體曰臭銅。

捍門。華表。皆至貴之砂。佈陣。屯兵。俱八式之格。

一峰獨聳為華表。兩山夾持為捍門。眾峰排列如佈陣、屯兵。皆水口之貴砂也。撥砂經。要識人塚風水牢。水口捍門高。

羅星突兀中停奧區。北辰嵯峨內藏禁地。

羅星者。水口有墩阜特起。當於門戶之間。四面水繞。或臨田枕水者。是也。石者為上。土者次之。要居羅城之外。撼龍經。羅星生在城門間。時師喚作水口山。欲識羅星真妙訣。一邊枕水一邊田。田中有骨脈相連。或為頑石焦土間。貪巨羅星方與尖。輔弼武曲員扁眠。祿存廉貞多破碎。破軍尖破最為害。只有尖員方偏星。此是羅星得正形。又曰。羅星要在羅城外。若是羅星不居內。居內名為抱養保。又為患眼墮胎山。羅星若生羅城口。城口皆為玉筍班。北辰者。水口間。巉岩石山。聳身數仞。形狀怪異。于中流挺然朝入者。是也。亦謂之尊星。太華經。百丈石山高聳起。此名大獸北辰星。獸星北辰關水口。必生皇王鎮國人。楊氏禁星論。筠松禁星。禁何星。餘星不禁。禁北辰。至尊之星所當禁。恐君洩漏損君身。蓋水曰北辰極貴。上者為禁穴之應。不許過問。中者主王侯、宰輔。為國柱。石斬砍自由。非尋常小貴之地也。O附。道法雙譚。兩山對峙如旗、鼓。加日月、捍門、華表。北辰為都會禁地。如獅、象、臥虎。出王侯公卿之尊。如金印、羅星。出翰苑。清高魁元之地。如龜、鶴、龍、蛇者。為神仙、佛道之宮。

真龍秀氣於此乎。關收造物真機於此乎。流露尤喜回顧。順奔則無情。更貴疊關。單鎖則少

水口之砂。須察其情意何如。若大情順水直奔。無回頭。內顧之意亦不足取。更須看其層次伺如。若只一層。主一發即衰。入式歌。水口一山如虎臥。回頭不許眾山過。高昂截斷水難流。此物名為神仙座。雪心賦。水口關攔不重迭。而易興易敗。坤鑒歌。水口不嫌關鎖密。千重萬疊總奇關。羅城鐵陣並華表。寶殿龍樓總是強。太華經。城門一重高一重。代代兒孫不解窮。又曰。水口一重低一重。不生奇石定貧窮。縱饒父好兒須敗。一代風光便見凶。

結作愈大。關截愈多。

撼龍經。尋龍千萬看纏山。一重纏是一重關。關門若有千重鎖。定有王侯居此間。

相之有方。識之有體。但見手足頭面。便非真形。如是醜陋凶頑。斯為上相。

水口之山。必不開。而不生手腳枝葉。嵯峨古怪。望之可畏。都是醜陋。成惡星辰。把截方為真。水口砂如大貴。人必是武夫。悍卒披堅。執銳把守關隘。撼龍經。莫道祿存無好處。大為將相公侯門。又曰。祿存無祿只為關。破軍不破只為攔。關閳之山作水口。必有羅星在水間。披肝露膽經。水口四凶。星出面。天戈砥柱。北辰同。合此乃為大會局。王侯卿相出其中。

有意收水者小局。如小家之規模。無意收水者大開。乃大方之氣概。

水口。四凶屹立。並無枝腳落河。此意在收局。不在收水。如大方家。氣象闊大。此是大關局。其中必結大地。如枝腳落河。其意全在收水。如小塚子。規模狹隘。此是小關局。其中必結小地。

下有蛟龍之窟。其瀦必深。上有鬼神之宮。其鎮愈中。

凡水口有深湖、蛟潭、鬼洞。及上有神廟、佛宇。尤佳。太華經。或湖或潭或交劍。砂州大石及貞墩。蛟潭龍窟居水口。精靈鬼洞蔭鄉村。又曰。水口深潭無五堙C定為相國萬民欽。雪心賦。神廟宜居水口。

如鐮鉤樣則人習穿窬。如柖杻形則地饒訟獄。對岸而鬥必多閱牆之人。順水而飛必多離鄉之子。舞袖則蘭芍為俗。掀裙則雲雨成風。

水口之山雖貴。醜陋凶頑。若如鎌鉤等形。則各有應驗。反為不吉。

翰墨之器出文。介胄之具出武。山崩橋圯曰敗之祥。石出洲生日福之兆。最關利害。切勿粗疏。

水口羅星。諸砂忽然崩裂。或塞洲被水沖刷。或橋木神廟沖損毀伐。則此方凶收立應。如有奇石高洲。忽然露出。則此方富貴驟至。入式歌。忽然水口洲灘出。土薦官遷秩。若然水打破羅星。官敗舉無名。

 

明堂

夫明堂者。王者之堂。向明而治。四方之國。來享所歸。惟真穴亦取向明。惟真龍亦多來享。形雖借譬。理有同符。大抵一物既真。三陽必具。

李淳風以小堂為內陽。中堂為中陽。外堂為外陽。蓋堂所以瀦水。水性動。故以陽言。凡是大穴。三陽必備。入式歌。凡是穴前坦夷處。便是明堂位。大抵明堂原有三。取用必相恭。小明堂在員暈下。立穴辨真假。龍虎內是中明堂。交會要消詳。大明堂在案山外。必要四水會。按:道法雙譚。以龍虎內為內堂。龍虎外至案山為中堂。案山外至朝山為外堂。與廖說小異。

內堂宜緊。外堂宜寬。

吳公秘訣。內外明堂分兩般。內宜團聚。外宜寬。二堂具備三陽足。此地當知代有官。

外堂緊則局不開明。內堂寬則氣不闒聚。宜緊者尢防氣促。宜寬者更須局完。

內堂宜緊。須防逼窄而氣促。外堂宜寬。更須包固而局完。

逼窄窒塞者凶。開暢舒展者吉。

明堂經。明堂方廣。可容萬馬。王侯陵寢。雄霸天下。千騎簇立。四環翕集。將相公輔。封侯傳襲。入式歌。明堂光明照萬方。寬闊始為良。好山好水常聚面。種種皆可見。若還逼窄。豈能容。坐井面牆同寬闊。生人亦軒豁。聰明更特達。逼窄生人必蠢頑。猥衰更貪慳。

員淨周正者吉。破碎倫側者凶。

諺云。明堂若破碎。少亡田地退。百事皆無成。過房人入贅。入式歌。側是斜來向一邊。妻子不團圓。斜是欹從穴前過。歲歲長生禍。

傾倒陡瀉者凶。平坦窩聚者吉。

斷訣。明堂傾倒休誇穴好。入式歌。第五生怕明堂跌。決是破家業。又曰。若是堂傾無落聚。有穴終須棄。董氏日。明堂第一嫌傾倒。傾倒有砂隨水走。賣盡田地走外鄉。更主兒孫多壽夭。明堂經。其平如紙。或如鍋底。容數百人。公相基扯。撼龍經。真氣聚處看明堂。明堂埵茩n平陽。明堂埵荌梧鶪禲C第一寬平始為貴。

交鎖周密者吉。直蕩曠野者凶。

撼龍經。明堂要如衣領。左紐右紐方為貴。或是山腳與田壟。如此關攔真可喜。疑龍經。眾水聚處是明堂左右交牙鎖真氣。又曰。明堂惜水如惜血。堂媮蚼椰p避賊。莫令空缺被風吹。莫使溜牙遭水劫。撼龍經。大抵明堂橫為貴。其次之元關鎖是。蕩蕩直去不回頭。雖似禦階非吉地。入式歌。古云堂寬容萬馬。亦忌曠而野。外攔若在渺茫間。雖闊也是閑。

反背外向者凶。繞抱內顧者吉。

尋龍經。明堂反向外。子息離鄉敗。楊氏曰。明堂繞曲如繞繩。繞向穴前彎內向。內向之水繞身曲。對面抱來如帶象。

眾水畢至是謂廣聚之場。群龍俱來是為大會之所。

眾山眾水團聚。謂之廣聚。明堂乃堂之至貴者。群龍來數十堙C或數百里。於此大盡。眾水亦迢迢而來。於此歸堂。謂之大會明堂。主貴至王侯。富堪敵國。又非廣聚之堂可比也。蓋廣聚只是山水團聚。非有眾龍大盡也。至寶經。四龍聚會。有地必大。

堂前瓶列。則金玉之積多。水上印浮。則筆墨之價重。

明堂之前。有小山上尖下員。謂之銀瓶。小而員平者。謂之盞注。主巨富。雪心賦。銀瓶盞注。富比石崇。有大石或小山。方員平淨。出於水而謂之印。主生文章之士。若浮於去水面者。更吉。雪心賦。印浮水面。煥乎其有文章。黃囊經。石印江湖水面浮。富貴出官僚。捉脈賦。即浮水面。定如世出魁元。王汲心經語錄云。明堂之間有散亂。小山皆為駁雜。蓋言明堂之內。有小山亂雜。故不吉也。若小山成形如銀瓶盞注。列於明堂之前。吉莫大焉。大抵總貴齊整。嫌亂雜也。

頑山生於火下。則有墮胎之憂。員峰出於懷中。則有過房之厄。

龍虎懷內有員峰秀異。其自外來者。主外姓入繼。其自本身生者。主出繼外姓。然。惟秀異者。始以此論。若呆頑而不員淨。只主墮胎而已。雪心賦。懷內有員峰之秀異。蜾嬴負螟。又。囊金云。內抱員峰在左。則主抱養。在右則主妻淫。

坑坎見則有夭年之子。堆阜見則有喪明之人。

穴前有深坑。名日陰泉。是無餘氣。主少亡。並飛橫之禍。百事無成。堂中有土堆。主有目疾。雪心賦。穴前忌見深坑。煙霞賦。坑深岸窄。多因卒死早亡。玉髓經。若見明堂有圳坑。兒孫險陷病相賡。明堂若有多泉窟。家財滲漉如泉出。雪心賦。玉印形如破碎。非瞽目則主傷胎。

橋、碓、亭.台均為不善。桑...棘總屬非宜。既忌流泉。尤嫌沖路。既忌亂石。尤嫌尖砂。

黃妙應博山篇。忌有凶山。忌有惡石。忌有土堆。忌長荊棘。忌作亭台。忌多種植。忌路沖射。忌水湍激。入式歌。堂局若吉要潔淨。有物皆為病。時人多自妄。安排於內起亭台、栽花、砌路供遊賞。禍生如反掌。時師放水要求妍。穿鑿損天然。玉髓經。堂中莫植肥皂樹。二水將來洗淨屋。

砂尖而來謂之劫殺。砂尖而去謂之離鄉。

堂中有尖砂射入穴中。謂之劫殺明堂。主刑殺。陣亡、惡死。吳氏曰。劫殺照破全無地。須水斜飛無躲避。若然尖射入穴來。忤逆刑戮切須忌。

田埂橫者為宜。水圳直者不吉。

尋龍經。田埂並水圳。橫者皆為進。

進田筆露。斯有連陌之疇。退田筆生。將無立錐之土。

凡穴前所見。頭低尖利之砂。逆水不向穴。而於穴有情者。為進田筆。主進田產。砂遠者。進遲。近者。進速。砂重迭者。進多。若順水斜飛。為退田筆。主賣田產。迭見者。主賣盡田產。

凡是堂中所見最為禍福之關。他如堂左則應長房。堂右則應幼位。水聚右則幼茂。水聚左則長榮。

入式歌。前賢以此分公位。左長。中居次。右邊原是第三房。此理最優。長水居左位長房起。聚中諸子富。若居右位小公興。經旨要分明。撼龍經。明堂要似蓮花水蕩。歸左位長公起。蕩歸右處小公興。若居中心諸位貴。

穴美堂凶初年速敗。穴凶堂美二紀粗安。

入式歌。龍穴若凶。堂氣好。二紀還溫飽。龍穴若好明堂凶。初下便貧窮。一紀之餘。堂氣邁。發福依還大。

堂勢傾斜。生人奸險可畏。堂局淺狹。生人度量不宏。龍之遠者堂宜寬。龍之近者堂宜緊。

道法雙譚。龍大則明堂宜大。龍小則明堂宜小。龍小而局大。則堂氣不收。龍大而局小。則規模狹隘。

平洋之久堂宜緊。山谷之穴堂宜寬。

入式歌。高山取寬為正法。平徉還要狹。高山若狹平徉寬。此格不須看。§內堂者龍虎鉗中。惟中正斯可取。外堂者龍虎關外。雖左右其何嫌。

內堂必須中正。不中正則謂之偏側。若外堂。則結於穴前者。固多。其或結於穴之左右。或穴後。皆所不嫌。蓋結於前者。必是順局。多不得水。不如結於穴後。#左右者。為橫結、斜結、回結等地。更得水。而有力也。大堂注左。則長房發。注右。則幼房發。注穴後。則三房俱發。

是當因地而裁。切勿執一以論官、鬼、禽、曜

夫砂形粗具。為小穴之規模。餘氣發揚。乃大龍之局段。

凡穴。只有龍虎、案山。而無餘氣發揚。則小穴而已。

官鬼禽曜者。吉龍之餘氣。妙穴之貴征。無此則力輕。有此則福厚。

楊氏曰。龍真穴真只無曜。空有星峰重迭照。縱饒積玉與堆金。兒孫終主登科少。傳文懿公四靈歌。禽星曜星與官鬼。都是好龍。生秀氣。穴前穴後龍虎旁。有此定為公相地。

在穴後者謂之鬼。在案後者謂之官。在口間者謂之禽。在肘外者謂之曜。

水口有石特出。謂之禽星。亦曰明曜。亦曰落河火星。在明堂左右者。亦曰禽星。龍虎兩臂後。有餘氣飛揚。謂之曜星。在龍虎肘內。穴前可見者。亦謂之明曜。在龍身技腳。及明堂下關水口間者。亦謂之曜星。官者案之餘。鬼者穴之餘。禽者城垣之餘。曜者龍虎之餘。按:禽即水口羅星。北辰之類。以官、鬼、禽、曜是一類事。另是地理塚一種名目。故再為揭出。

總是一氣。特分四靈。

官、鬼、禽、曜謂之四靈。

§

凡龍直來氣盛而不能止。故于龍虎過宮作案之外。再起官星。凡撞背來龍。則無鬼。若橫龍結穴。有鬼撐在穴後。愈證得穴之真實。若後宮有樂貼身。則無鬼亦吉。按:鬼與曜皆四靈之一。而古人每貴曜而略鬼。何也。鬼近穴。竊穴之氣。故可略。曜去穴遠。征龍之氣旺。故可貴。雖皆靈物。實有不同。

穴至貴則禽見。龍大盡則曜生。

素書。曜氣篇。龍盡方為有。得初中遇者公稀。

鬼宜死。而言宜生。曜宜揚。而禽宜異。官不生則氣薄。鬼不死如氣分。

鬼宜死而不走竄。太長則劫本身之氣。官宜生而發越。太短則見本身之氣衰。然。官雖宜生。亦不宜太長。太長則非官體。惟曜星愈長愈奇。愈行愈妙。人不易察識也。玉彈子。鬼宜死。官宜生。官死則氣微。鬼生則氣散。又曰。曜氣宜揚。禽星宜異。禽異則貴。曜揚則顯。撼龍經。鬼山若長奪我氣。鬼短貼身如抱攔。又曰。問君如何謂之鬼。主山背後撐者是。分枝劈脈不回頭。奪我正身少全氣。按:鬼不宜長者。以長則奪本身之氣也。若長而在後障風。或在下塞水。或轉為案。或轉為護。或轉為城去。雖長皆為我用。謂之還氣。又鬼之最奇者也。神寶經。鬼還氣以為奇。赤霆經。官供乃職。鬼還我氣。

禽不怪異不尊。曜不飛揚不旺。官之稱名也眾。總在回頭有情。鬼之為質也多。務宜貼身有力。

官之名類不一。惟天機素書中所謂:拜圭官、雲環官、鳳尾官、梅花官、倒筆官之類。為可據。然。官雖多。只取回頭顧穴有情而已。鬼之名類不一。楊氏謂鬼有三十六種。張子微則謂有百二十之多。俱不必拘。惟天機素書有孝順鬼、雉尾鬼、鼠尾鬼、魚頭鬼、蟹爪鬼、釵鉗鬼、眠犬鬼、遊龜鬼之類。為可據。然。鬼雖多。只宜就身撐持有力而已。撼龍經。官星在前。鬼在後。官要回頭。鬼要就。官不回頭。鬼不就。只是虛抱無落首。

禽形異種惟取內朝。曜體多端亦貴回顧。

天機素書有伏蝦、半月、星月、遊蟹、驚蛇、飛鴉、遊龜、玉幾、頓笏、拜舞、覆鍾、伏圭等名。皆禽形也。然。禽雖多。只取逆水內朝而已。又有插笏、鳳翼、半月、鳳星、飛帶、鼓角、雁翅、拱袖、金魚、展衣、回龜等名。皆曜形也。然。曜體雖多。亦取回頭有情而已。

謂之為鬼。有吉有凶。名之曰官。無凶有吉。

謂之鬼者。以其分漏本身之氣。取義於竊也。故有吉有凶。謂之官者。取官貴之義。故有吉無凶也。

鬼何以吉。帷龍之醇。鬼何以凶。惟龍之弊。

鬼從木身發出。為本氣之驗。龍氣醇。則鬼吉。龍氣弊。則鬼凶。非鬼能為吉凶。因龍之氣耳。赤霆阡經。鬼之形。我之氣。應我心。為我衛。作我吉。因我勢。作我凶。因我弊。鬼不吉。能不美。厝其中。人不利。

故大地不必須鬼。可有可無。而真剋決不多生。或三或二。

鬼雖為四靈之一。然大地每無鬼。不必概有鬼。而後為大地也。紫薇堂訣。無鬼不是地。而是地無鬼。金鎖秘訣。大地無鬼。氣脈正也。小地出鬼。氣脈偏也。飛天眼。鬼偷本身作贅龐。可有可無非所急。鬼不可多。多則耗散地氣。其多者。亦只可或二或三而止。如所謂孝順鬼、雉尾鬼是也。按:王峰寶傳云。地之有氣。與人無異。耗少則捷。耗多則斃。洩為一鬼。則地氣生。洩為二鬼。則地氣死。洩為三鬼。則地氣絕。非謂鬼之果不可有二有三也。極言鬼之透漏地氣。不可多有耳。

豐員光彩為鬼之良。散漫醜頑為鬼之劣。

鬼必豐滿光員。乃征氣旺。若散漫則氣衰。醜頑則相劣。非真鬼也。更有破碎撩亂。或有流泉。或成洞壑。皆凶。若被發掘。傷殘。可醫者。醫之。

貪狼入首。鬼肖貪狼之形。巨門到頭。鬼如巨門之狀。

撼龍經。九星皆有鬼形樣。不類本身不入相。貪狼鬼星必尖小。武曲鬼星枝葉少。多作員峰覆杓形。撐住在後為最妙。巨門墜珠玉枕形。貪作天梯背後生。一層一級便低小。雖然有腳無橫行。巨門多為小橫嶺。托後如屏玉幾正。弼星作鬼如圍屏。或從龍虎後橫生。橫生爪匏抱穴後。金鬥玉印盤龍形。輔星多為獨節鬼。三對平如寫王字。三對兩對相並行。曲轉護身皆有意。廉文破祿本是鬼。不必問他穴後星。

木星結穴。遇金鬼則木賤。金星成胎。遇火鬼則金爍。

鬼星亦論生剋。如木星作穴。不宜金鬼。金星作穴。不宜火鬼。惟土星作鬼。則無所不利。

惟鬼不可太薄。薄則氣衰。惟鬼不可太高。高則勢壓。

鬼不可太低。太低則龍力衰薄。餘氣不旺。鬼不可太高。太高則正氣不專。而未免欺主。二水記。鬼插天地不元。鬼貼地脈不至。凡穴後總不宜有山。若窺探之狀。若鬼山高起窺穴。謂之窺穴鬼。必出家賊有等尻高脊隆。傾氣入穴。謂之高尻鬼。又主大貴。地學。所謂鬼勢傾回。福自天來。是也。

官之起者曰現世。官之伏者曰暗朝。

官星在案山外多不見。亦有頓起可見者。謂之現世官。亦曰現面官。太華經。官星在前多不見。見老各為現世官。然。胎複經又云。官鬼宜隱不宜見。官見訟生。鬼見盜興。並附於此。以備一說。

禽無根者為假禽。曜順水者亦真曜。

幾是真禽。必昂起。如物有根。盤結水中。若小石依山。傍水浮而無根。謂之稱官不見祿。終是假官人。凡是真曜。必頭內掬。足斜飛。上所謂。回顧。是也。然。一轉之外。其餘不妨。順水斜飛。蓋曜氣。飛揚多不免順水。故不忌也。太華經。或如刀。或如劍。順水隨飛俱冉冉。庸師只斷是離鄉。不如內有真龍占。

曜石體者難遇。曜土質者可求。曜清者貴之征。曜濁者富之兆。

天機素書。曜氣生來類不同。但看清濁。院清者貴。而濁老富。須是回頭顧。

曜短則受職也末。曜長則得位也尊。

楊氏曰。曜星短小只些微。簿尉丞參品位卑。科第縱饒僥倖得。終歸夭折少年時。

曜遠則收效也遲。曜近則發祥也速。

曜遠則見效遲。曜近則可以催官速貴。楊氏曰。曜星若現石尖生。貼身橫過面前平。伸手若還拈得著。少年一紀狀元名。

木火之曜易識。概是直形。金上之曜難知。另成巨體。

有火之曜其體直。頭員者為木。頭尖老為土。此易知老也。金土之曜。另成巨大星體。世人多不識此為何物。更有水星之曜。恍如一枝龍去。亦能開帳。出脈起伏頓跌。與行龍無異。轉折活動更妙。于龍最為難至。辨之之法。龍則有陰有陽。曜則精緊純陰。龍則愈行愈張。曜則愈行愈促。到頭飄散。無穴無局。俗師到此。多指為有龍無穴。孰知其為曜耶。

然。曜疑似而難辨。龍的確而可憑。苟龍貴而穴真。則為插笏飛帶之曜。若龍賤而穴假。則為退田離鄉之砂。毫釐之分。禍福之判。他如虎生曜則穴倚虎。龍生曜則穴倚龍。官星見則穴迎官。剋星見則穴背鬼。

鬼者。詭也。天然正穴。何須用此。必穴有偏斜。曰缺。或空闊。詭秘不可捉摸。方用鬼證之。而背鬼作穴。瓊休玉函經所謂。無鬼不詭。二水記所謂。無不如有救形之醜。皆是也。

水口石奇而立。則中有潛龍。龍身石尖而飛。則前有墊穴。

凡入鄉村。但見有奇石立于水口。即是禽星。其中必有大穴。凡龍行度之間。但見有尖利之石。飛揚射出。亦是真龍。曜氣前途必有大穴。便可跟尋也。

以此證穴其穴無差。以此卜藏其藏可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