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七

平洋

高山田壟。平地曰支。支龍伏於地中。壟龍行於地上。壟龍一脈聯絡。易於追尋。支龍千里平夷。難以綜跡。或為似支之壟。或為似壟之支。或壟止而支來。或壟來而支止。或壟變為支而複為壟。或支變為壟而複為支。

葬書。支壟之辨。眩目惑心。

壟體高行穴結於麓。支體平走穴結於巔。

葬書。支葬其巔。壟葬其麓。

南方多是壟形。中原多是支體。

以上以支壟並言。以下則專言支矣。

如席之展。如氈之鋪。如草上蛇蹤。如友間線跡。如雁飛雲堙C如酥浮盞中。如折藕之形。如貫珠之狀。隆隆隱隱。脈理難詳。曲曲彎彎。棲閃靡定。

隱隱。有中之無也。隆隆。黑中之有也。葬書。觀支之法。隱隱隆隆。微妙元通。吉在其中。

就背面之不辨。複主從之奠稽。足將何憑。要亦有法。觀祖之所起。則知其來。察水之所趨。則知其去。

凡一方。必有一方之祖宗。觀祖宗起于何地。則知其來。察水勢趨於何所。則知其去。

水東流。則龍東走。水西流。則龍西行。水行到龍行。水止則龍止。所以高山以成風為上。平洋以得水為先。謂之水龍。蓋有深義。

晝莢圖。平坡之脈。如掌窩。水聚交而不流。鎖斷真氣。便是關門。明山寶鑒。平洋大地認水為龍。水勢若回。龍亦隨住。一丈之山。勝彼十丈。一尺之山。勝彼十尺。入式歌。茫茫四伴無龍虎。君欲尋龍向何處。地師只把水為憑。交流便是龍歸路。玉髓經。中原平地及湖鄉。行龍入地至難詳。尋得龍來無穴下。茫茫闊遠何相當。此名天平只看水。水達彎環是穴中。若還舍水去尋穴。望望皆平無定蹤。龍穴逢水穴方止。無水攔斷去不窮。諸公記此水龍訣。不與岡山一例同。撼龍經。凡到平洋莫問蹤。只觀水繞是真龍。

大抵支龍乏體。亦作壟龍而觀。高低雖殊。性情則一。

吳公口訣。眠倒星辰豎起看。卻與高峰同一樣。

略高略下定山水之情。相牽相連察脈絡之跡。

金函賦注。平洋之間。高一寸為山。低一寸為水。捉脈賦。山谷一頓一伏。平地相牽相連。

亦生枝腳。亦帶護纏。亦開帳成形。亦過峽束氣。

平地之龍。亦開帳穿心。亦有華蓋、三台、禦屏、玉枕等格。其過峽處。必有銀錠。束氣。水過者。水中必有微高之脊。水底之士必硬。冬間。其水必溫。但過峽處。要兩邊夾從。無夾從。則風水劫。斷不成形。

細審隨龍之水。水交即是穴場。更看從龍之砂。砂纏即是氣海。或平中起突。或面前開鉗。

穴法。平地有突。氣湧而生。絕勝萬仞。仙眼難明。只觀水勢。便見真情。水如不達。穴法無憑。梁箬溪云。龍勢徉徉落大坪。連天接野不分明。隆隆隱隱尋蹤跡。曲曲彎彎斷複生。忽然有突連三五。認取開鉗是穴情。定要水來環抱穴。砂如牛角兩邊迎。

或吐徽唇。或生徽靨。侍衛亦具。僅咫尺之間。朝迎亦全。在微茫之際。穴複必須跌斷。否則散漫無憑。穴前必須兜攔。否則精神不聚。散中求聚。則貼頂者常經。急中取柔。則粘簷者變道。

平洋之地。形如仰掌。陽氣舒散。必有突泡隆起。於散中求聚。所謂支葬。其巔乃常道也。惟有一等。以支為體。而得壟之性倩者。其直如擲槍。其急如饑線。術中謂之倒火硬木。此陽中含陰法。當急中取柔。避煞粘簷。劉氏所謂。直急則避球。而湊簷。是也。

蠻皮之上勿下穴。裁動中硬板之處。勿扡穴坐空際。

凡平洋之穴。固難測識。然。真氣所在。其地必不板死。決有動形。有動則有穴可裁也。若概是蠻皮。其氣不聚。何以知穴之所在。決不可下。玉尺經。一片蠻皮將奚取證。凡山谷宜坐實向空。平洋宜坐空向實。蓋實為陰。空為陽。山為陰氣。喜斂。故宜靠實。徉為陽氣。喜舒。故實處為死。不宜靠實。夫平洋大地。一片平鋪。若無空界。則陽不交。陰為死士矣。所以平洋必以空界為活。而又謂之空龍也。遍地鉗。天下州城住向空。何曾撐住後頭龍。今人不合古人法。不下空龍下死龍。死龍爭似室龍活。龍動之時天地闊。不信但看州縣場。儘是空龍活潑潑。附。地學。過水跳起。星頭前開堂局。反是平田。名曰坐虛向實。非坐虛也。束氣結咽。在水中耳。亦有橫體凹腦、側腦、沒骨。真似坐虛。然。用鬼。用樂。一與山龍同法。地理源本。明初有目講師者。有坐自朝滿之說。蓋謂龍落高田結掛鈎。穴背則坐。轉身空處。面則朝來田滿處也。按:坐空向滿之說。本于楊公。目講扡平徉穴。無不發者。持善用之。非自渠創也。開口可據。而薄如筐筐者。無成。起突為奇。而員如覆鍾者。勿犯。

平洋以開口為真。所謂平洋不開口。神仙難下手也。然。必分而有唇者。始可裁穴。若薄如筐篋。乃掃蕩之散氣。無所成矣。平洋。陽來貴于陰受。所謂平中得一突。為奇也。然。必隆起而有足老。始可裁穴。若員如覆鍾。乃孤曜之的。煞。不可犯矣。

水近須有餘地。不然則腳殘。水遠須有低堂。不然則氣散。近大水者穴宜退後。不然則有蕩胸之嫌。近小水者穴宜居前。不然則有暗耗之患。

平洋雖以得水為先。然。天地之理無太過。無不及。惟貴中和。故近水者要有餘氣。否則割腳矣。遠水者明堂要低。否則氣散矣。近大水者穴宜退後。否則蕩胸矣。近小水者穴宜點出。否則水不見矣。所以大水近邊勿跡。小水彎中可尋。 經云。大水近邊莫尋穴。下了人了絕。小水亂彎細察蹤。扡著出三公。他如。逆水翻騰。則結顧祖之穴。隨水旋轉。則成蟠龍之形。

直來取橫。橫來取直。偏中取正。正中取偏。眾短取長。眾長取短。眾大小者老為貴。眾小大者為尊。亦有順騎之方必水交案後複。亦有倒騎之法必水旺陽中。 如結穴之後。餘氣不止。滔滔向前者老。但審兩邊砂水夾輔有情。而生氣融蓄之處。以順騎龍法扡之。此則要餘氣不飛揚走竄。挽轉為我作案者佳。又要案外隨龍水交會。如去龍不為我作案。外水不交。乃過龍也。扡之必絕。如龍自前來。而局面反在前者。此當以倒龍法扡之。但要外陽有大水注蓄。否則財祿耗散。

所當權其百端。切勿膠於一格。

 

相土、望氣、嘗水

夫穴之有土。猶人之有髒。既稟五行之精。亦隨八卦之氣。

五氣行乎地中。故土有五色。金氣凝則白。木氣凝則青。火氣凝則赤。土氣凝則黃。水氣凝則黑。又五土成形。各隨八卦之氣。坤凝色黃柔而不粉。幹凝色白剛而不燥。艮凝色青細而不輕。巽凝色黑實而不散。離凝色赤膩而不糝。兌凝色白緊而不幹。震凝色青硬而不松。坎凝色白軟而不濡。

貴鮮嫩而重實。嫌粗頑而輕鬆。

土必堅實。固也。亦有滿山土堅。穴土獨弱。謂之天脆穴。土必鮮嫩。固也。然。嫩小技龍。山色潤者。土必嫩。大龍大幹皮色老者。土多粗。此又不可一概而論。按:土貴重實。必無堅路者。始發真氣所結。若重而有叟。即是水拆。無氣之所也。

紅黃為先。惟黑者則不可見。紫白為次。而青者亦不宜多。五色之中四備為吉。

黑者為水。故不可見。青者近黑。故不宜多。葬書。陰陽沖和。五土四備。亦言黑之不可有也。一說。色黑如漆。而有光。得數點在內。亦足以備一方之氣。又。沈六圃云。滿山不黑。獨暈中土黑。乃造物作色迷人。留待有德。凡欲知穴中士色。可於峽中驗之。峽中土何色。則穴中亦是此土。此色。所謂:來龍不脫來龍氣也。

色青白者有水洳之患。色焦燥者有氣暴之憂。欲爽而不枯而幹。若聚栗者無取。欲潤而不澤而濕。若刲肉者可嫌。

葬書。幹如聚粟。濕如刲肉。水泉砂礫。皆為凶宅。赤霆經。濕如牛鼻。法即不葬。所謂天汗穴。*按:六八經注云。水火者。生氣之根也。土中之暖氣。火也。土中之潤氣。水也。精神交融。暖潤相蒸。而生氣出焉。故暖而不潤。有火無水。則燥烈。者。煞氣也。乘之。則發凶禍。潤而不暖。有水無火。則早濕。早濕者。死氣也。乘之。則主退敗。觀此。知土之所取者。在幹濕得宜。水火既濟。術家所謂。九之即合。散之若粉者。是也。

土穴精強似土非土最貴。石穴脆嫩似石非石為佳。

石山土穴。有所謂:龍肝、鳳髓、猩血、蟹膏、散玉、滴金、絲紅、縷翠、柳金、黃秋、茶褐之類。及有異文。層遝如花樣者。或異色鮮明。如錦繡者。皆堅實光潤。似土而非土也。土山石穴。有所謂:如金、如玉、如象牙、龍腦、珊瑚、琥珀、瑪瑙、陣碟、朱砂、紫粉、花鈿、石膏、水晶、雲母、禹餘糧、石中黃、紫石英之類。及石中有瑣子文、檳榔文。或點點雜出。而具五色者。皆脆嫩溫潤。似石而非石也。如此等類。皆生氣融結而成。至貴之穴也。沈六圃云。雖曰石穴。鑿下自然有土。亦不必純土。凡石中精黃土反是蟻窟、水坑。但要似于非石之土。掘之。一層嫩一層。則真穴也。故曰掘得動。築得碎。得水成泥。入口有味。如此石穴。葬之定貴。若看之是石。鑿之是石。手撚之是石。口嘗之是石。槌之不碎。碎之不細。如此石穴。即是殺氣。況鋤不可施鑿。不能入而曰石。巧云乎哉。又葉九升云。石中土穴俗師每道天成。抑知天地結穴乃靈氣所凝。原不為葬骨而設。葬法。乃盜竊天地靈氣之法也。焉有生成。如壙之石穴。若四圍斬斷。如牆壁者。大凶。附。玉彈子云。亦有穴結石中。鑿出無土。旺方取土。謂之並葬。其土大同則萬塚藏骨。其色特異則一元孕靈。 穴土與本山土同則。萬家藏骨之所。非真穴也。穴土與本山土異則。一元孕靈之區。乃真暈也。統一全書。滿山皆惡土。穴中得異色之土者。甚佳。若滿山土與穴中之土一樣。而不變色。亦平平耳。地學。滿山黃士。暈中以五色土為異。滿山五色土。暈中以純黃純白為異。

開土而聞其清芳。斯為福宅。入井而覺其腥穢。自是凶藏。 山皮之上。經曰爆雨淋其氣。不可辨。惟開井之土。其氣自然襲人。如有一種清香。若芝蘭之與人調和。真貴穴也。若如牛泓、豬涔。臭穢難當。葬之必凶。若夫望氣之方。古有其說。當夏秋之月際。丑寅之時。必帶月而升高。乃凝神而望遠。 春冬地氣不升。必在夏未秋初。夜靜月亮登高四望。凡結大地之龍。其幹脊龍樓寶殿之上。及祖宗聚購峽中。停驛之處。有氣自土中吐出。明曰跡之。必有大地。必於丑寅時者。天開於子。地辟於丑。正山川精氣吐露之時也。或曰。雨後。及日出未出。曰落未落之際。其氣皆可驗。假氣橫抹。出山之腰。真氣直生。在山之頂。 假氣乃嵐霧之氣。出山之腰。其氣橫鋪。或雜亂不一。真氣出山之巔。上大下小。其勢如傘。其色光明。如焰出。一時即沒。

 

紅黃帶赤。穴結山間。黑白兼青。穴居水際。龍短者氣短。龍長者氣長。龍來十堙C氣高一丈。龍來百里。氣高十丈。餘以此推。氣正出者穴中藏氣。側出者穴旁落。氣正出則穴在正枝正幹。其上微偏左則穴在左。枝微偏右則穴在右枝。

富穴氣必肥濁。貴穴氣必清奇。

氣之成色。成形。知地之為大。為小。

初吐一線上結華蓋。如旃冕垂旒。五色備具。似龍蟠。似雲騰者。日旺氣。帝王之地。毫光明燦。如虹。如月。如鳳舞者。曰喜氣。英俊、後妃之地。或內白外黃。前青後紫。青如牛首。赤如虎尾者。猛將之氣。王侯之地。初若雲煙。終如鼎沸。中青外紅。如流星燭。地如蛟騰。鳳翥者。福喜之氣。宰相之地。赤白兼備。中吐微紅。勢若幢幡者。文明之氣。翰林之地。赤白一絲。直沖貫曰者。忠幹之氣。諫臣之地。赤色一絲。如紅而微帶彩者。文章之氣。狀元之地。純白、純黃者。民牧之地。初吐一線。終盤寶蓋。五色備具。輕清上浮。有紋不雜。如踏節。如寶塔。如搖旗。如幢幡。耀日燭星者。為異氣。神仙之地。

類獸者出武。類禽者出文。山川之精。于此莫掩。氣機之應。於此可憑。若夫嘗水之方。古有其說。當天和之候。際水旺之時。

凡陰雨、水雪。水無真味。必天氣晴和。夜半之時。嘗之方確。蓋水旺於子。故也。

嗽口中之夙津。吸四方之清氣。神志既定。滋味可分。

將嘗水。先以別水淨口。隨四時吸四方氣。先吹入水。再嘗入口試之。久矣滋味能辨。須是自己精神爽快。方可。若有病。及口舌酸苦。不准。

初飲香而再飲甜。自是萃精之地。初吸甜而再吸淡。已經發福之區。

如初飲香。再飲甜者。必有大地。如初飲甜。再飲淡者。大地已經人葬了。氣已發洩。故征于水也。

似苦豈有賢豪。似辣必生武貴。腥臭者銅場鐵礦。鹹酸者社宇神壇。

開口似苦。豈有賢豪。含唇似辣。主出武貴。腥氣在牙是為銅山鐵礦。吐出鹹酸及澀。是為社廟神壇。

他如水面衣浮。氣敗所兆。水上薸集。氣至斯開。

凡地氣敗則水面生衣。紅者為紅衣水。紫者為紫衣水。線者為綠衣水。障蔽水面。有穴不發。凡。凡水上生薸 亦有紅、紫、綠之異。其甚者。亦同水衣。氣退則蔽。氣至目開。或以人事。廓清之。與自開同。亦能發福。

澗映黑光則頑梗不化。山流紅沫則勞瘵難廖。

凡黑水龍之惡氣。西北邊多有之。中原山澗亦往往而有。此方必頑惡。不可馴誨。對之作穴。永不發福。凡前砂流紅沫。或本身腳下滲出紅沫。名為流血水。主吐血、崩漏。長病難醫。若當龍項紅水迸流。必主殺傷、橫死。若素無紅泉。偶被鑿傷。于傷痕流出紅繡水。是斬龍斷脈。必主橫禍。急醫之。猶恐弗及也。

高山碧流神仙之圃。平洋碧水王侯之鄉。溪流白則寺觀有靈。白而兼青則為生文武之佐。井水紫則公鄉斯起。紫而且白則誕毓聖賢之徒。

溪流青白。以水色言。井水紫白。以井上之浮氣言。非言水色也。

黃氣見則生蓋臣。白氣見則生孝子。帷井上者可據。是為祥光。在溪間者難憑。多屬霧氣

 

雜說一

夫地理者。兩大之煙縕。二氣之威孚。龍之陰陽看間星。峽之陰陽看胎伏。星之陰陽看成體。穴之陰陽看構精。砂之陰陽看平陂。水之陰陽看動靜。

地理無他。陰陽而已。龍有陰陽。所謂必二陰、三陽相間。是也。峽有陰陽。所謂前胎、後伏。是也。穴星有陰陽。所謂金、木、火為陽星。水、土為陰星。是也。成穴有陰陽。所謂陽來陰受。陰來陽受。是也。前砂有陰陽。開面生凹漸平向穴者為陽。頑飽陡岸無面者為陰也。水有陰陽。急流而動者為陰。平緩而靜者為陽也。凡砂之陰向。水之陰流者。皆不結穴。司馬陀頭水法。水分陰陽。動水為陰。靜水為陽。水有雌雄。大溪為雌。小溪為雄。大溪屬陰。小溪屬陽。

既明梗概。便可追尋。先觀有龍無龍。次審有穴無穴。有陰陽遞代之妙。是謂有龍。有陰陽老少之情。是謂有穴。

陰陽遞代者。即上所謂間星。是也。陰、陽、老、少者。窩、鉗、乳、突。是也。鉗為少陽。窩為老陽。乳為少陰。突為老陰。凡穴只此四者而已。有此四者。便為有穴。

有龍無穴。勿葬。有穴無龍。勿扡。無穴者謂之偽龍。無龍者謂之假穴。所以假則成假。真則成真。

辨穴固在觀龍。而有龍無穴。法亦不葬。故楊氏三不葬。首言有龍無穴。不葬。厲伯韶四不下。亦首言無穴不下。未既有龍矣。何以無穴。蓋其龍雖起伏而來。只是纏龍。為他人而設。或行度太長。脫洩太過。到頭氣散無力。不能融結。謂之空亡龍。有龍無穴。大約有此二種也。若死硬、粗蠢、懶緩、斜靡之山。而前頭卻有窩、鉗、乳、突之形。是為假穴。不可悮扡。必祖宗父母之分明。須胎息孕育之的確。 凡龍發脈處。必有高山大巒。謂之太祖。自此。辭樓下殿。迢遞而行。又起高峰。謂之宗山。複奔騰磊落。逶迤而行。其聞小可星峰則不必論。直至將及結作。再起秀峰。超異眾山。謂之少祖。自此。又行三四節即結。但以元武頂後一節之山。名曰父母。父母山要合得一吉星。張得兩翅。方能結作。若無此。便不能穴矣。父母之下。落脈處。為胎。如稟受父母之血脈為胎也。其下束氣處。為息。如母之懷胎。養息也。再起星面。元武頂為孕。如胎之成男女。有頭而形體也。融結穴處。為育如子之成。出胎而育也。錦囊經所謂。萬里之山。各起祖宗。而見父母。胎自孕育。然後成形。是以認形取穴。明其父之所生。母之所養。是也。

 

既內氣外氣之必辨。複主氣客氣之當詳。

內氣者。氣行地中。水之母也。外氣者。水行地上。氣之子也。氣藏土中。謂之內氣。水流土外。謂之外氣。山行則水隨。水界則山止。水不合襟。則龍脈不止。龍脈不止。則氣行未住。故必得外氣之攔。而內之生氣始止。尋龍點穴。必于水交之處求之。乃要旨也。瓊林經所謂。得水則氣止。葬書所謂。外氣橫形。內氣止生。又曰。外氣所以聚內氣。過水所以止來龍。是也。又。撥砂經云。水止來氣。貴其聚也。 則宏深則山無餘去。深則悠揚則氣不分散。山無餘去則力盡之。氣運反復回顧。鍾於一局。氣不分散。則渟蓄之餘。潤次序回潤反於一。本主氣客氣者。以方位生剋而言也。凡東方行龍。皆風木之氣主之。南方行龍。皆君火相火之氣主之。四隅行龍。皆濕土之氣主之。西方行龍。皆燥金之氣主之。北方行龍。皆寒水之氣主之。自主氣之外。皆為客氣。如主星氣旺。則客氣生我者凶。剋我者吉。如主星氣弱。則客氣生我者吉。剋我者凶

察山水交媾之情以知其概。觀陰陽顛倒之妙以把其機。

凡入一鄉。但見山水俱順。則無交媾之情。而不結地。但見山水俱逆。則有交媾之情。而結地。知者觀其外。而知其內之有穴。正以此也。凡臨結穴。必定陰陽顛倒。如眾大取小。眾小取大。眾高取低。眾低取高。眾長取短。眾短取長。陰來陽受。陽來陰受。橫來直受。直來橫受。硬來扡軟。軟來扡硬。直來扡曲。曲來扡直。雄則取雌。雌則取雄。饑則取飽。飽則取饑。坦中取突。突中取窩。員取其尖。尖取其員。緩取急處。急取緩處。強來弱捉。弱來強捉。老處求嫩。嫩處求老。山多處取水。水多處須山。石山要土穴。土山要石穴。舒曠處要緊夾。緊夾處要舒曠。牽連多取跌斷。跌斷多取牽連。有氣要扡無氣。無龍須下有龍。來者不宜太逼。去者須要回頭。山本靜勢求動處。水本動妙在靜中。龍從左來穴居右。龍從右來穴居左。皆顛倒之謂。前人謂特之一字。足以盡地理之奧。而地理之有可把握者。此也。堪與管見。山得水。水得山。是夫婦配合。水逆山。山逆水。是夫婦交感。若山水俱順。則雖配合。而無交感。非成龍之地。

天地儲精都非無意。山川作態惟在有情。苟非個中。斷然精神不聚。但是局內便覺氣象不凡。望勢尋龍。觀龍知穴。砂之貴賤。從穴穴之。貴賤視龍。龍質下則穴。凡龍格高則穴貴。

簫吉葬經。砂形有似美女。貴賤從夫。水法如陣上之兵。進退由將。洩天機。唱砂須要龍為主。高下龍中取真龍。若又遇貴砂。錦上更添花。龍賤若遇貴砂。貴砂變為凶。砂若還遇貴龍。砂亦不為凶。雪心賦。若坐山秀麗。殺刀化作衙刀。或本主賤微。文筆變為畫筆。又曰。須看後龍而分貴賤。疑龍經。恐君疑穴難取裁。好向後龍身上別。龍上生峰是根荄前面結穴是花開。根荄若真穴不假。蓋從種類生出來。俗喜起伏。豈知平走為奇。俗善直長。豈知橫闊為貴。 葉九升云。世人論龍。多喜起伏。不知多起伏。非龍之美也。起伏是枝龍之體度。若大幹龍。不論高山。平岡。挺腰直行。並無起伏。若能平行數堙C貴不可言。堻\亦大貴。半媦すb。亦結貴穴。世人論龍。多喜直長。不知直長非龍之貴也。直長是賤龍之體度。若貞龍。不論高山。平岡。張翅。橫闊。惟橫闊。始能大迎人送。成許多美格。無論枝幹。俱出大貴。按:大龍平行。則有陽配陰。且凡龍穿田。則脫盡煞氣。故結福德大地。

龍質忌重。重則呆滯不靈。龍體欲輕。輕則軒拳特異。呆滯者稟地之濁。軒拳者受天之工。地濁則生凡夫。天工則生傑士。大抵幹龍琱痋C支龍怛多。

有域中之幹龍。有一省之幹龍。有一郡之幹龍。有一邑之幹龍。大抵幹龍少。而枝龍多。故枝結可求。而幹結難求也。凡目前所見。多是砂體。砂結者十之九。龍結老十之一。雖枝龍正結。亦不易得。此又不可不知。

幹龍氣雄。雖分枝而未艾。枝龍力薄。有劈脈則愈微。以??喻龍。得龍之妙。以伏發古穴得穴之情。

龍之枝腳如?? 然。必有此方成龍。故古人以字之??喻龍。而龍之妙已得矣。將成龍必伏而發。將結穴必發而伏。不發不伏。結穴尚遠。古人以伏發二字。古穴之遠近。而穴不能遁矣。統一全書。京都之龍萬餘堙C以藩省之龍為??藩省之龍千餘堙C以府郡之龍為??。府郡之龍二三百里。以州縣之龍為??。州縣之龍百餘堙C以鄉村市鎮之龍為??。

五星皆行龍。而金水之龍最吉。九曜皆結穴。而金木之穴最多。

行龍須水土相開。前固言之矣。而金水行龍。起伏頓跌。相生而不相剋。又行度之最吉者也。玉髓經。惟有金水最相能。木能相生亦雜行。

行龍低伏。若力衰忽過水而驟。雄峙外山橫攔則氣止。若包穴則愈精專。

雪心賦。葉甲曳。兵過水。重與營寨。

背員為龍。不員則龍假。頂員為穴。不員則穴虛。

凡主龍。其背未有不員平者。若行度之間。其背偏側。是纏龍。非真龍也。龍背露石。亦必中正。稍偏則為砂矣。地理小卷。無背而來者。曰真顧他。有背而來者。曰假。道法雙譚。孰為護砂。孰為正脈。平面為脈。仄脊為砂。地學。但是主龍身必員。旁龍側面向一邊。非惟岡背有如此。石頭背面亦皆然。凡真穴。其頂未有不員者。所謂員球。亦日乘金。是也。若不員。則是虛穴。無生氣矣。地學。凡穴頂坐穴。觀之必員。何也?員是旺氣。亦是吉氣。或隆隆而員。或渾渾而員。總之。暈上必員。不員固不成暈。

條條者非龍。是龍亦未昭。昭者非穴。是火亦庸。

龍法最嫌條條子。條條子多系荒問。或山腳。非龍也。或是纏龍。起伏嫋動。有帶結。亦微。末耳。穴法忌太顯露。古人謂穴為元微。言不顯也。大顯露則無渾噩。秘惜之意。非穴矣。或技腳砂。垣帶結。穴情明顯。究竟平庸。非貴物也。

是真龍必不孤行。是真穴必不獨止。蓋照應集。若云之從龍。纏托送迎。若鳥之擁鳳。

在前正朝曰照。在後正聳曰蓋。在前側峙曰應。在後惻峙曰樂。天機素書。應與樂之相接。中有好龍。蓋與照之相停。內生貴地。又在後者曰送、曰托。在前者曰朝、曰對。遶抱過前者曰纏。奔走相捐者曰迎。列于左右者曰侍衛夾輔。入式歌。迎龍先在穴前捐。送龍穴後立。纏龍纏過龍虎前。托龍居後邊。又曰。當面推來名曰朝。不怕遠迢迢。送是隨龍來百里。見穴卻停止。迎是隨龍先出來。見穴卻回頭。或隨朝迎來聚集。遠望低如揖。衛是護龍左右隨。莫令四風吹。侍在穴前分兩邊。端拱默無言。撥砂經。好砂卻似羊見犬。個個回頭轉。又如將米去呼雞。個個盡相隨。

輔弼夾立。既登對而均勻。城坦環圍。複周密而磊落。

左為輔。右為弼。即上所謂侍。十字峰之左右立者也然。不獨穴間有之。朝案山亦有之。在龍虎之外者為肘外侍。在案山左右者為夾案侍。在案山一邊者為案頭侍。朝山案山兩邊皆有者為擯介持。只朝山有而案山無者為賓侍。大抵侍山必脫離明白。不敢倚牆靠壁左右。要登對不差。高低大小遠近相等。方合格。惟大地乃有之。尋常富貴墓宅不能有也。地學。侍衛皆人形。清文、濁武。金木居多。火水間有土。則癡肥遲重。不堪使令。置散投閑。或分童男童女者。山有陰陽。在人意會也。大約近身者宜秀嫩純美。不可山惡相窺。穴如惡相見。即為劫山。非侍衛矣。又曰。肘外侍立。中堂必開。崇高富貴。潤達襟懷。夾案侍周召是。案頭侍伊呂是。主設擯。賓設介。儀從相當。主候之貴。有介無擯。尊不抗禮。擁從自多。其貴無比。人子須知。或員聳如太陰、太陽。謂之日月夾照。或卓立如頓筆、展旗。謂之文武侍衛。在後龍之左右者。謂之天乙、太乙。在過峽之左右者。謂之天用、天弧。在前朝之左右者。謂之金吾、執法。在明堂之左右者。謂之天關、地軸。在水口之左右者。謂之華表、捍門。皆輔、弼之推類易名者也。城垣老羅城垣局。即前朝後托相連于周圍者也。要重迭周密。高聳員繞。如城之有女牆垜者。故曰羅城。又如天文。三垣有圍垣之星。以衛帝座。故又謂之垣局。即羅城也。地學。垣之真者。真如築牆。城之真者。真如築城。然。不能無高低起伏。若凹缺處正當穴場。名為敗垣破城。遠風射心。此穴必廢。撼龍經。羅城恰似城牆勢。龍在城中聚真氣a雪心賦。華表、捍門居水口。樓臺、鼓角列羅城。若非立郡扡都。定主為官近帝。附。地理集解。龍樓、寶殿者。即前後起峰迭迭。所謂前遮後擁。是也。天乙、太乙右。即出身處。左右起峰。是也。左輔、右弼者。即過龍處。左右起峰。是也。金烏、玉免者。即明堂之左右起峰。是也。皆要對峙。謂之四神八將。曰是太陽金星。月是太陰金星。天乙、太乙是木星。龍樓、鳳閣是火星。天弧、天用亦天星。藉以名峽左右之山也。天弧為陰。為雄。頭高插入天半。如勒馬之發足。如飛旛舞旗。飄飄而動。天用為陽。為雌。頭員而身厚。如犀牛之發足。如競渡蕩船。上尊而下動。過峽得此二星為扛夾。陰陽配合。至貴之格也。

樂有特樂、借樂。惟虛樂則略無樂情。朝有特朝、橫朝。惟偽朝則了無朝意。

遠山特來。挺然貼穴。謂之特樂。此格為上。雖非特樂。而橫障貼穴。不令空缺。謂之借樂。此格次之。既非特來。又不橫繞。而低小躲閃。散亂遠曠。枕穴不著。謂之虛樂。此不入格。穴必不真。前山迢迢。遠來兩水夾送。當穴特立。謂之特朝。此格為上。前山橫開。帳幙有情。面穴或兩邊。如排衙唱喏之狀。謂之橫朝。此格次之。前山雖尖秀。卻大勢直去。兩不相應。無意向穴。謂之偽朝。此不入格。穴必不真。

勢止到水必來會。不會則其止非真。龍住則砂必有情。無情則其住未確。

入式歌。尋龍點穴須仔細。先要觀水勢。若是龍住水聚堂。不住亂茫茫。穴若止時水便聚。不止迢迢去。又曰。大凡尋龍與點穴。細把前砂別。龍若住時砂有情。不住亂縱橫。穴若正時砂效用。不正自飛動。真龍藏幸穴難尋。惟砂識幸心。尋龍記。龍若住時。山水回。龍未成時。山水去。

外水雖旺。不如內水之真。外砂雖奇。不如內砂之切。

外水者。江河溪澗之水。丙水者。左右送龍之水。及穴上之蝦須、蟹眼水也。外砂者。前朝擺列之砂。內砂者。穴之龍虎。及穴上之蟬翼、牛角砂也。有內砂丙水。穴方真的。若外砂外水。乃眾山公共之山水。與一龍一穴不甚貼切也。經云。外水千潮。不如內水一交。外砂千重。不如內砂一抱。外砂千仞。不如內砂一寸。

無水不可作穴。非局不可言龍。大抵地有要機。法有先務。真假生死之分勿爽。順逆老嫩之辨毋訛。真則山朝水朝。假則山去水去。生則風藏穴暖。死則風蕩穴寒。逆則下山腳回。順則下山腳直。嫩則子幹光潤。老則母山粗頑。嫩者如樹之柯榮。而且實。老者如木之本枯。而不華。凡此數端。已得大概。

入式歌。第一要分真與假。多有昏迷者。若是真兮山水朝。假則去迢迢。第二要分生與死。時師多昧此。藏風得水是為生。死則氣飄零。第三宜逆不宜順。莫把尋常論。逆是下山腳先收。順是逐水流。第四要嫩不要老。細看非草草。老是大山毛骨粗。嫩是換皮膚。風水口義。風來則生氣散而穴寒。風去則生氣凝而穴暖。寒主肅殺而人物消。暖主發生而人財盛。

龍祖若是火曜。位可三公。龍身如帶吉星。與可數世。

撼龍經。貪狼若非廉作祖。為官也不到三公。雪心賦。吉星若坐後龍。豈無厚福。吉星者。尖、員、方三星。是也。

華山湊合概是水星。一山尊嚴乃為他曜。

葉九升云。今人走入山鄉。見群山亂雜。不土不金。非本非火。不特不見。一正體五星。即以九星湊之。亦湊不出。竟不知此一片山是何星也。殊不知地星有法。一方群山湊合。六像是一水星。幹中有特起。尊嚴高峻星體則成七星。秀麗巧妙星體則成五星。又曰。凡一方之山遠望。如波如浪。皆成水星。蓋兩間惟水為大。其氣最盛。故山皆成水體。天一生水。水為五行之始氣。萬物皆生於水。水者山之本氣也。

太陰飽則為孤曜。太陽飽則為天罡。太陰有土頭方真。太陽有水腰始確。

土歪斜則不端重。金破碎則不純和。金星連生即是水意。水星迭繞即是云情。火不嫌分故作祖為貴。木不嫌聚故出陣為奇。 金分則輕。木分則小。水分則淺。土分則微。惟火則愈分愈盛。故宜作祖也。五嶽名山多是火體。天地自然之妙也。木性叢生。故不嫌聚。數本連起。謂之出陣貪狼。亦曰出陣旗。乃龍祖。龍格之奇者也。平腦若不脫胎。可朝而不可穴。凹腦已有化氣。可穴而又可朝。水體無源則脈理已稿。木形無腳則生意不華。

金白水清必資火照。水盛金弱必籍土防。

凡穴後來龍。全是金水兩星相間而行。金能生水。水亦生金。金水相得。謂之金白水清。固是潔清貴秀。但恐金寒水冷。葬不發福必後障。或外陽。或左纏。右護。望見火峰。即陽回氣轉。生賢發貴矣。然。此指穴在山陰而言。若在山陽。即純金水。亦自和暖。不藉客火作照也。凡水星來龍。必金星作穴。藉金以鎮水也。若後龍數節。皆大水。穴山僅微金一點。水盛金沉。雖葬不發。雖發不久。必前案或水口得橫土截攔。以成堤防之功。謂之止水土穴。自貴秀悠久。若金星高大者。不同此論。

木必生芽。無芽者謂之死梗。金須坐實。不實者謂之懸鍾。

木形直長而瘦。必生包節乃有穴意無包節謂之枯株。死梗無用之木也。金雖開曰作穴。必要坐實。若坐下不實。謂之懸鍾金。其氣在邊。如鍾之聲應在邊也。

秀木順流則漂泊無所。礦金穿火則煆煉有成。

凡龍皆惡順水。而木星尤甚。若順江河流水。則木為水漂。雖極文秀。終主流落。凡粗頑之金。上帶亂石者。謂之礦金。本無結作。若穿火以煉之。而剝出精金。亦貴穴也。

金曰流出總無化氣。火曰悶地究有烈情。

術家有流山金之說。流山金者。如鎔金撥地。觸處成員。前後左右。目之所接。無非金也。中無木火相間。嫌無化氣。雖有小小結作。人丁衣食而已。術家有悶地火之說。悶地火者。猶炭在爐。不甚出焰。而間出小焰。謂之奴火。多作帳角羅星。亦有為龍者。終嫌其有烈性。必有傳變。乃可作穴。地學。亦有火堆人不見。紅炭悶地頂無焰。時時小焰竊竊出。余奴本號羅喉面。多發外水出身人。亦是龍神貴中賤。

弼星初無正形。琣b過峽之處。輔星雖具徽體。每附諸曜之間。

左輔屬金。員而低小。右弼屬水。不起巒頭。二星雖在九星五吉之列。不能行龍。不能作穴。隨龍之左右。或峽之左右。為侍衛星。左為輔。右為弼。也所以謂之隱曜。凡峽之左。帶有員泡。即輔星。峽之右漸漸落平。或如鋪氈展席。即弼星。撼龍經。弼星本來無正形。形隨人曜高低生。要識弼星正形處。八星斷處隱藏行。隱藏是名為隱曜。此是弼星最要妙。鐵彈子。九曜皆要輔弼隨。

太陰懸針則婦有宿疾。太陰流水則女多習淫。

太陰有後妃之象。喜清秀員淨。若太陰中單起木梗。直硬垂下。謂之懸針殺。乘此安扡。主婦女殘疾、少亡。若正面中有水路流破。或一條。或二、三條。謂之水破太陰。不論穴山、朝山。俱主婦女淫蕩。雪心賦。水破太陰。雲雨巫山之輩。

廉貞如不變形則才而作賊。紅旗若能換骨則文而掌兵。

撼龍經。廉貞不作變換星。孑身亂倫弒君父。又曰。有人曉得紅旗星。逍有威權近凶怪。權星斬砍得自由。不統兵權不肯休。又曰。權星威福得自專。縱入文階亦武威。紅旗即廉貞之別名也。

凶星亦有高情。取裁必審。吉龍亦有暴氣。作法當詳。

撼龍經。莫道凶龍不可裁。也有凶龍起家國。蓋緣未識間星龍。貪中有廉文有弼。武有破軍間斷生。祿存或有巨武力。十堣坐尹穭@峰。小者成大弱成雄。此是龍家間星法。大頓小伏為真蹤。九星穴法。九個天罡人道惡。六中吉神落。若穿金水土星辰。最好救人貧。九個孤曜名不好。四個藏金寶。元來生水與開金。穴向此中尋。九個燥火有吉凶。七個是仙蹤。能效前人剪火法。立定登科甲。九個掃蕩未為奇。七個蘊天機。法宜截蕩奪神功。奕世產英雄。撥砂經。天罡、孤曜。二體最雄。其性極銳。吉葬之所忌。見而畏聞也。如後龍溫遜。前砂和純。穴情明白。龍虎變環。不可棄也。加以浮沉法。安之富貴非常。亦無災害。若後龍生劍戟。前砂列槍旗。雖主威鎮邊疆。終遭刑戮。能和以浮沉之法。庶幾可遲緩耳。又曰。龍自起祖。奔騰湧躍。軒昂起伏。其勢必雄。雖吉龍。亦有暴氣。穴必退落。于盡於尾。于旁於枝。如人之有激而行。必至盡而後止。或至半而後止也。若即續作穴。必主初年不利。間或有穴。亦必深鑿。金井大開。水窩一二年後下棺。禍可免。福可凝矣。經曰。忌暴。是也。又曰。初葬即見禍者。犯暴氣也。吉地亦有暴氣。當竅之於未葬之先。又日。竅之功。不止於穴星也。後龍有病。亦當竅之。又曰。山體有偏駁之病。發之於外。竅之者去其病。而援其根。積水以藥之漬.灌之。久反其偏駁。而全其純粹之性矣。又曰。穴星本體有病。發而為外擭。因其外而孔之。以求中和。漸漸涵養。消其祲氣。此權宜之用也。竅太多。本體愈不竅。法外有病。形內有變土。去其變土即止。

山體雖多。無非五氣。穴名雖夥。不過三才。

山之體格雖多。皆因五行以定名。如金之高者則有獻天金。低者則有臥蠶金、水泡金、粉餅金。木之高者則有通天木。低者則有倒地木、浮牌本、曲尺木。水之高者則有浪天水。低者則有梅花水、平波水。火之高者則有焰天火。亦日照天火。低者則有入池火、落河火。土之高者則有湊夭土。低者則有鋪氈土、棋枰土、磚角土之類。是也。穴之名號多端。不過天、地、人三者。如蓋穴、壓煞穴、天巧、仰高、憑高、上聚、騎龍、斬關之類。皆天穴也。如撞穴、倚穴、藏煞穴、中聚之類。皆入穴也。如粘穴、綴穴、接穴、拋穴、繼尾穴、捉月、藏龜、下聚之類。皆地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