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談蔗錄

 

清朝豐城袁守定論著並釋

 

卷八

雜說二

惟幹龍山壟牽連。不必盡拘星體。惟怪穴頭面詭秘。不必概合曜形。

行龍必成星體。此常理也。卻有等幹龍。崇山大壟牽連而行。不可盡以星體拘。穴山必合九曜。此常理也。卻有一等怪穴。奇奇變變。頭面詭秘。不可概以曜形論。前輩如吳仲祥、董德彰。多下此等怪穴。然。惟地理到達化處。乃能及此。非淺學所可藉口。

穴下斜鋪。多是大噓餘氣。穴中隈聚。何妨不見外陽。

有等穴結山腰。穴下或田或畬。由高漸下。斜鋪澗遠。不免傾跌。多是大龍。吐出餘氣。未可以水不界。氣不止。而棄之也。有等穴結高山。穴前一臂過官關攔。以聚內氣。外陽朝山朝水。一切不見。俗眼但貪遠秀。必不於此裁穴。不知既有砂。以固內氣。自然不見外陽。無妨。其為貴穴也。術家所謂閉局。所謂關門窺壁。皆此類也。按:外陽或作陽。或作洋者。平地為陽。大水為洋。外堂是平地。故曰陽。外堂是大水。故日洋。

穴後退落則氣和。穴後連且則殺熾。

撥砂經。穴後。當背一節龍。關係極大。必須退落。漸次平伏。結穴為貴。倘牽連直至。全無婉轉之狀。屈曲之倩。是龍氣方剛。一脈貫頂。冬有剛暴之凶。又。地理小卷。以層迭。直來氣脈不動者。為串脈。大凶。

穴後陡壁謂之拒屍。穴後空槽謂之仰瓦。

凡穴後。自主山漸漸而下。如卻受人之葬。結穴處澆水不流。置坐可安。謂之元武垂頭。倒杖訣所謂。斷續續斷氣受於坦。起伏伏起氣受於平。地理小卷所謂。來不來坦中裁。住不住平中取。搜山記所謂。來來來。堆堆堆。慢中取。坦中裁。皆垂頭之義也。若穴後之山陟峻如壁。謂之拒屍。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蓋壁立則無降下之勢。而真脈難落。安有融結。雪心賦。後山不宜壁立。葬書。元武不垂者拒屍。撥砂經。來山低垂音。生氣融聚也。壁立不垂。生氣少聚。葬者慎之。凡橫結、向結、側穴、閃穴。須後有鬼撐結。無鬼而後有漏槽。謂之仰瓦。雪心賦。穴後須防仰瓦。撼龍經。問君河者為空亡。穴後卷空仰瓦勢。

穴前亦嫌陡峻。惟上聚、開口者無嫌。穴後固忌空亡。帷天財、凹腦者不忌。

上聚之穴。安得不陡。況又開口。故不嫌也。經云。上聚星辰若開口。穴下不畏陡。放棺定有坦平坡。微乳或微窩。穴後空亡即上所謂仰瓦。惟天財之凹腦者。氣蹙於前反以仰瓦為真。若仰瓦內又出一乳。則非真結。凡凹腦之穴。必要後有樂山。若垂乳結穴。而乳頭長者。則氣鍾於乳。雖無樂亦不妨。但要後官包固。不可空曠。若有孝順鬼。則無樂亦貴。

低穴不問對案。只看兜唇。高穴不拘明堂。但要轉腳。

凡龍落平田。一節低一節。如水上浮簲。到結穴處。兩邊生翼回環。中間隱然開口。此處安得有案山。只前面田埂兜轉。如牛唇。又有如初生月。穴對前面唇口之中點之。取其微高。即同案論。凡高穴不可拘泥明堂。但要砂腳關攔。穴上不見水出。亦不妨。為真穴。楊氏曰。高山不論水。入式歌。若是穴高明堂遠。只要有城轉。莫因此樣便疑心。龍往乃為真。張紫瓊穴法詩。上停之穴家豪強。賓主特達龍虎昂。高山不必問流水。時師休要泥明堂。

穴前之山貴拜伏。露彼真情。穴後之山貴尊嚴。資我多福。

案山之下。又有小山向穴。謂之拜山。有此愈見有情於我。其穴愈真。天機素書。勢如徑拜為特。穴後坐山日蓋山。蓋山高音曰天柱峰。亦曰福儲峰。雪心賦。天柱高而壽彭祖。趙緣督曰。坐後重重高照。百福攸集。洩天機。蓋星須要大而麗。尖員卻不拘。

財山乃進神之別號。總是逆流。債山即退神之易名。無非順水。

左水倒右。左砂必逆水。右水倒左。左砂必逆水。逆水之砂謂之進神砂。即財山也。若順流而去。謂之退神砂。即債山也。逆水為財。順水為債。何也?如人飲食。必以手按之。砂不逆水。不能食水。自不免於饑餓。宜其貧矣。又凡有財山者。若被流水反牽而去。雖穴吉。發財。亦不免耗散。或為人所奪。而不能自用。雪心賦。財山被流水之。反牽花蜂釀蜜。按:地理貴逆砂者。以其能收水。旺財也。殊不知是大地必有順砂。蓋上砂順水蓋穴。則能間隔客水不使上堂。而內氣自固。若無順砂蓋下。則主星不能關局。客水扣腳牽洩內氣。主星露面向水。反為他人鎖水之賤物矣。故。結地之概。惟順水局。穴向去水。必須逆砂。逆案關攔。若斜局、橫局、逆局。穴既與水逆。最怕氣受水之沖。劫不能融聚。故皆以順砂為生死之命。世人但言逆砂。而不言順砂。豈足以語斯道之精微乎。按:此所謂順砂、逆砂乃龍虎外之上下砂也。

子高父下謂之逆胎。子下父高謂之順育。

穴後一節之山。為父母。若父母低。巒頭高。謂之逆胎。若父母高。巒頭低。謂之順育。穴星後有父母山。固是美地。卻有等純陽行龍。一路平坦。到頭頓起一星。即結穴。在此星之上不特。無父母山。即祖宗亦了不可見。蓋山川之變化。初無定體。不可以常格拘也。又有一種。前低後低。中節高聳。性情面左。則於左邊尋穴。性情面右。則於右邊尋穴。此亦不可以父母山論。

形如聚蟻。見砂之無情。勢若遊龜。知龍之未住。

四神口訣。市井之地。山如聚蟻。青烏經。貧賤之地。亂如散蟻。雪心賦。遊龜不顧而參差。是息肩於傳舍。

如瓜蔓滋是田舍之規模。如筍遍生是山谷之氣象。

平岡。仙帶脈可貴也。卻有一種蔓生如瓜藤者。或數枝。或數十枝。從幹上分出。枝複生枝。蔓延屈曲。不可勝數。其性柔。略無骨氣。過細太多。經人行斷。我為爾纏。爾為我護。莫適為主。到處作穴。此田舍小人。衣食差足之。所謂之瓜藤龍。不可以仙帶論也。木星連生。謂之出陣貪狼。可貴也。卻有等深山之中。尖峰簇簇。千百環遶。此山谷小民。所止略無文秀。未可以為文峰。而生羨也。撼龍經。山來隴右尖如削。盡起貪狼更高車。此地如何不出文。只為峰多反成濁。地學。我行雅州見雅山。簇簇文峰有百千。喚作雅州名甚好。卻少雅土生其間。無中僅有便難得。一個文峰勝十百。山埵h峰是等閒。氣促峰立非奇特。

蘆鞭入首。為水木之貴形。文曲到頭。乃掃蕩之下格。

蘆鞭者。木直水曲相輔而行。所以謂之水木蘆鞭。若帶節泡。更有金意。最貴之品也。文曲者。平面掃蕩。止有屈曲之水。略無直硬之水。又無節泡之金。渾身到頭是水。流蕩忘返。所以為四凶之一。最下格也。按:文曲所以為凶者。謂全是蕩體。直到穴場不起金頂。謂之寡水。悮葬主出人流蕩、好淫。漸至消滅。蓋指到頭一節而言也。其實。凡龍行度非文曲不能成龍成胎。若文曲行龍。有金木間之。金能鎮水。水得水生。又至貴之格。不可以凶論也。若如唐完庚作堪輿一貫。遇後龍有曲脈。即指為文曲。斷為大凶。將幾活動貴脈。一齊抹倒。豈地理必以直為貴乎。若如所云。豈敦恭軍所謂螣蛇委蛇。李淳風所謂仙帶脈。小學士所謂活龍活蛇。張子微所謂九大飛帛。蔡文節所謂之元屈折。廖金精所謂生蛇。董德彰所謂曲屈如生蛇。下嶺為皆非乎?況文曲之說本楊氏撼龍經。經曰。此星柔順最高情。形神怡似生鱔樣。又曰。九星皆挾文曲行。若無文曲星變。又曰。平地蛇行最為吉。又曰。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為長雄。是皆言行度之間。必須文曲。有峰巒間之。其格最貴。今概以為凶。何哉?經又曰。若是無峰加鱔樣。死龍散漫空縱橫。縱饒住處有穴情。社廟神壇血食腥。若是作墳井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男人破家因酒色。令人冷退絕人丁。又曰。文曲一水何孤單。生枝生足如蜒岫。亂花坵壟不接續。三三五五飛翩翩。也似驚蛇初出草。也如鵝頸枕流泉。此地葬之王遊蕩。男不忠兮女不腎。是皆言作穴之間。一水到頭不起峰巒。故主大凶。非言行席處不可有文曲體也。經文甚明。河瞀瞀不察。而哆日談地乎?

形雖醜拙。龍貴則無疑。穴雖模糊。脈真則不假。

凡證得穴場所在。而其形醜拙。了無可喜。只看後龍節節貴格。而他處又不可作穴。則舍此焉往。不可因其醜拙而生疑也。凡穴間此全彼缺。左有右無。加半開之英。方成之孕。或微有窟突。模糊不明。只看節節出脈處。有蘆鞭、串珠、蜂腰、鶴膝等脈。及凡細巧曲動者皆是。二點真水成胎則穴必不假。不可因其模糊而見棄也。道法雙譚。大抵辨疑穴者。不辨其穴。只辨其脈。地之有無結作。其精神不在成穴處。而在出脈處。故奇怪隱拙之形不可信。而脈為可信。論脈不止入首一節。凡出身降勢拙動處皆是。其狀如啄木之飛空。如生蛇之渡水。如梭中之抽絲。此皆自然行度。名受脈真水無此則不融結。陶公有言。但認蜂腰、鶴膝。一恁模糊不清。大凡穴模糊。要脈不模糊。故日有怪穴無怪脈。有脈無形雖隱亦真。有形無脈雖明亦假。此毫釐之辨。楊、曾授受之心法也。

§先觀穴信。次悟穴場。更審穴情。終規穴的。

凡行龍。有真水一點。便已受胎。前途必定育穴。是謂穴信。既得穴信。便看龍落何處。是為穴場。必言者之場。智者悟而得之。既得穴場。即當審是在何處。是謂穴清。既得穴情。便當詳親、倚、饒、減、淺、深之法。如射者命中。不差毫釐。是謂穴的。以數十百里之龍。而悟此尋丈之穴場。以尋丈之穴場。而審此方丈之穴暈。以方丈之穴暈。而規此。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不深、不淺。咫尺之穴的。由粗入細。至精至微。嗚呼!何其難也?穴場何言悟也。小地一齆一齁。雖不學可知。大地隱拙。非俗眼所能察識。惟天姿超學力到。人所不見者。彼獨有會心。故曰悟也。然。尤以天姿為主。世有畢生地理。坐談瞭瞭。登山茫然。凡所經營。令人齒冷。此無他。天資不高。悟性不捷。故也。劉舍人論作文之道。謂姜桂同地。辛在本性。文章由學。能在天資。業地術者。亦由是矣。穴何以言情。穴情何以言審。也斯道。惟點穴最難。古僊師每三托始得。況後學乎?必盡刪草木。 於曰斜時。側面俯視。審來脈於何處。滴斷脈盡處。球簷微砂微水必具。然後。於陰陽交媾中。據而穴之。斯得其情矣。但曆世久。先天琢喪。外暈無有。惟以打開內暈為據。一鑿不中。必至再三。再三不中。則滿山皆土。而方寸亂矣。複築塞前井。一二年後。山光如舊。再行探之。得而後止。古人一年尋龍。十年定穴。彼謂一點即得者。贗也。

眾證悉備。鑿鑿可憑。諸理齊來。條條是道。

凡穴既定。則穴星證穴。應星證穴。氈唇證穴。龍虎證穴。朝案山證穴。夾耳砂證穴。以及三陽、四靈。十道水城、水口。無一非證穴者。山穴之所以確鑿可憑。自智者觀之。如指諸掌。非遊移不可捉摸之物也。凡穴既定。則地理畢會。前哲所著之書。所言之理。若為我今日而設。任舉一條。無不脗合一地也。有前言數十百條以證之。幾於悉數之不能終其物。結作愈大。舉理愈多。若小地。則一望之間。數端便了。無多。地理之足言矣。

光華韜斂者最貴。定是奇形。精神顯露者不祥。多為偽宅。

雪心賦。何精神顯露者反不祥?何形勢隱拙者反為吉?蓋隱拙者定有奇蹤異跡。顯露者多是假穴花形。

為乳為突贗結者常多。有虎有龍誤扡者不少。

巧拙賦。若還只看好頭面。假穴常常真乳現。點穴篇。整整齊齊分龍分虎者。常假。渾渾噩噩葬情葬意者。常真。

何以辨彼假穴。必無真朝。何以決為花形。必無正案。

疑龍經。若是虛花無朝應。又曰。識得真龍穴始真。真形定是有真案。又曰。凡辨真假易分判。若是假穴無真案。又曰。秦山必然向堿O。花穴無容有面勢。朝山只有頂尖員。定有腳手醜形隨。囊金。若有龍穴。而一特秀之案。乃是鬼龍虛結。縱有真穴。亦減福力。

前拱雖秀。再看後纏。後纏無情。勿貪前拱。

前無真朝。正案固為花假。如朝案既拱且秀。又須再看背後纏山。若背後纏龍反背而不抱。則仍是花假。毋貪前山有情。而悮以為穴也。疑龍經。面前山水似可愛。背後纏龍皆反背。君如就此問疑龍。此是歇龍迎送隊。再凡看纏山。必重重回抱有情。結作始確。若只一重回抱。其外即反背而去。此一重回抱。非為結穴而設。乃枝葉之交互耳。此又證花假之一法也。

 

疑龍經。

護纏尚要觀迭數。一迭回來龍身顧。莫便將為真實看。此是護龍葉交互。三重五重抱回來。此就更有大龍毫無護。獨露一脊去當風。又會見諸大結地。竟有空缺無障蔽。如何此龍與此穴。反無凶災多發達。此個疑關不易破。請將經旨為我別。能散生氣是陰風。凹射直急故為凶。安闊無蔽是陽氣。陽風吹蕩不為忌。江海之濱諸太空。長風蕩穴何曾避。龍過長峽通陽風。陽風最能舒煞氣。龍不通風則太鬱。加室盡將門窗閉。門窗一開風透來。此人豈即受風災。故此凡龍大過處。一邊緊閉一邊開。或有客山斷一凹。此凹之中風射入。陰風射入最為害。群砂退縮不能敵。看風第一辨陰陽。陰則為凶陽不妨。若執風來散生氣。空勞白首誦經文。

 

按:大龍高厚行於空曠之中。而跌斷處又露石骨則不畏風吹。若平洋過細處。兩邊曠然無護。風吹氣散必不成地。地理之所以不可執一論也。

嫩枝不宜帶石。其在幹上也何傷。大石不宜出頭。其伏土中也何損。

黑囊經。龍怕後頭帶石。洩天機。受煞脈帶石來。撼龍經。廉貞惡石眾所畏。不曉真陽火裹精。吳氏曰。石為山骨欲其藏。切忌粗雄與惡昂。

焦壇煙黑為石之凶。溫潤鮮明為石之吉。土山無力有石則強。石山可扡得土為上。

撼龍經。凡是星峰皆有石。若是土田全無力。

求土於石之盡。雖土奚為。獲土於石之中。其土斯貴。

凡石山土穴。不可於石盡處求土。蓋石盡為氣絕之所。其土非穴土也。必於石中獲土。為真枝龍身上做。

腳如扯拽雖尊而非穴山。星如蠢蠻雖貼而非穴體。個中騰漏是必有風。坐下軟低是必無氣。

左空右缺。前曠後跌。地中生氣。為風所蕩。散攏之沉氣升騰於上。支之浮氣漏淺於下。故曰騰漏。青烏經。騰漏之穴翻棺敗槨。O按:風水口義一書。大概言水去則風來。水來則風去。如水左去。龍低短。而虎高長過宮。左邊風吹。右脅陣風。吹棺翻左。先敗幼房。是水左去。風從左來也。水右去。虎低短。而龍高長過官。右邊風吹。左脅障風。吹棺翻右。先敗長房。是水右去。風從右來也。水當面傾播而去。必主側屍。先敗中房。是水前去。風從前來也。又曰。置燭穴中試之。去水地。火必動。而易滅。來水地。火不動。而難盡。大抵皆言地風。地風之說。他書未及。附此以備一說。

山谷則風激而有力。故透乎地中。平洋則風散而不收。故行於土上。

山谷風。為山激。其風有力。故射入地中。所謂若居山谷。最怕凹風。是也。平洋曠蕩。不收風。雖大而不激。只行於地上。所謂平洋不論風。是也。如人行曠野。風不為害。處一室。而為隙風所射。則病矣。

所以陽風無畏。煞氣遇之轉舒。陰風可憂。龍神當之即死。

葉九升辨龍歌經言。乘風氣則散。詎知此言多不驗。余前步過諸大龍。嘗見峽上多受風。氣所聚。斯無價矣。此扡石山之最要訣也。按:石山士穴。其土乃精氣結成。非石縫中無氣之土也。此又不可不知。

山腳亦有結作。以跌斷為真。水口亦有幸藏。以翻身為貴。龍生數子。其貌略同。龍朝他人。其福斯薄。

疑龍經。或如人形必數穴。禽獸之形必同列。凡為穴形必兩三。蓋緣氣類總如一。又曰。問君如河分貴賤。真龍不肯為朝見。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龍骨媞祤蝞齱C譬如吏兵與臣仆。終朝跪起庭前伏。那有精神自立身。時師只說同關局。朝迎護送豈無穴。輕重多與貴龍別。

龍行初落其枝也為初結而生。龍行再成其腳也為再結而設。觀枝腳端必有。故識造物。初非無心。

凡真龍氣旺。一龍必有數穴。如初結一穴。其上下枝腳俱衛初結之穴。於中結之穴無情。如再結一穴。其上下枝腳俱衛再結之穴。於盡結之穴無情。下手枝腳必彎環抱土。未可概以為逆而棄中結盡結之穴也。餘足之所到。目之所覩。莫不皆然。愈知造物之非無心矣。

兩水夾龍而來。龍氣斯固。四山繞堂而立。堂氣斯完。

尋龍經。第一看龍法。全憑兩水夾。太華經。送龍之水左右夾。真氣不散出英雄。夾到龍頭盡處是。龍盡水儘是真龍。然其穴必不在當中。又當與風水口義之說恭觀。斯得之矣。

單提何以皆真為有聚氣先弓何以皆貴為有掬砂

緣督瓊訣。十個單提九中真。十個先弓九個貴。蓋單提如人之以手提物。氣必中聚。故真先弓或龍或虎繞抱過宮作案。一砂掬攔在前收斂內氣。故貴。先弓一作仙官。

上聚則生氣在山。故收山而不收水。下聚則生氣在水。故收水而不收山。

上聚之地。以峰巒之秀麗為生氣。所謂收山而不收水。下聚之地。以水神之積聚為生氣。所謂收水而不收山。大地無形觀其氣概。小地無勢覽其精神。 葬書云。千尺為勢。百尺為形。勢以言其遠也。形以言其近也。大地規模巨集遠。氣象潤大。惟於大處檢點。始知穴之所在。非一山一水。有情精神顯露。一望可知者。故鐵彈子曰。大地無形。看氣概。小地生於纏護、朝迎、枝腳之間來龍。大局皆無足取。惟結穴處。一砂一水彎抱有情。有情便有精神。有精神便有生氣。亦可取用。故鐵彈子曰。小地無勢看精神。

天真尚完則相其脈暈。本形既失則審其性情。

凡山之橫結者。多無穴暈。其餘必有。天生之暈。邊高邊低。邊明邊暗。太顯露者亦無取也。凡山之失本形者。或為匕羊踐踏。或開墾田地。或為佳基。或為前人悮扡。其旁圍牆拜壇。不無晦蝕。則惟有審其性情所止而扡之。葬書所謂。審其所廢。是也。一說。失本形者。當鋤而開之。驗土色之吉。以定穴之所在。薙草木以發天光。封土石以盡人事。青烏經。葬不斷草。是為盜葬。撥砂經。土封當厚。石砌當重。土當削者削。當培者培。偕複天以補先天。池當關者開。當築者築。藉外氣以助內氣。 雪心賦。土有餘當辟則辟。山不足當培則培。範氏曰。地有缺陷可真則填之。有養疣可去則去之。如人之有疾可醫則醫之。謂之報恩之地。子孫獲福。撥砂經。穴前兜金池。不可緩聚。元辰之水。使之不洩。不洩則反本矣。以我養我之道外。足以助內。則山氣不衰。生氣自全。又曰。高山穴前橫客土為池。以收元辰之水。及天澤之注。平洋穴前。鑿本土為池。以收外來之水。及天澤之流導之。徐徐襲入。亦培養之一助。又曰。開堂不若築堂。收水不若蓄水。折溝不若開溝。

純陽無聚。堆成乳凸之形。純陰不開。鑿作窩鉗之狀。一水可畏。有開溝改導之方。一砂可嫌。有喝形控制之法。 龍真穴的。偶有一砂可。嫌。則喝形可以制之。如旗山本忌。當前若作將軍大坐。或真武作法則為我所用。不足忌矣。如卜氏所謂。尖槍本兇器。遇武士以為奇。浮屍固不詳。逢群鴉而反吉。亦是道也。又。廖金精下明溪許氏祖地。在樂平陳家源者。穴前有斷頭山。有牢獄山。廖知不為害既下。有蠻師者往觀之。蠻師曰:斷頭山現。金精曰:我斬他人頭。蠻師日:牢獄山現。金精曰.赦文水朝。後許氏出貴位。藩臬王刑戮。而有我斬他人頭之應。此暍形控制之善者也。

於其欠缺知夭事之奇。於其裁或見人功之巧。

惟有欠缺。乃見造物之隱真機。以待人事。蔡西山所謂。欠缺不齊。天地之奇。是也。惟可裁成。乃見人功之巧恭乎造化。郭恭軍所謂。奪天命改神工。是也。

龍如已死。雖培補其何神。地尚可醫。必傷鑿之未甚。

凡山為人鑿掘。土石深入數尺。或長丈餘。而正當穴脈。則其龍已死。雖加培補。亦屬無益。若小可掘傷。不當穴脈。未至已甚。則急以客土補之。如發揮所謂。以醫地。去救之。是也。

向金者富兆。向水者貴征。金歲罡形富而不吉。木似煉體貴而多災。

金日儲錢。又為倉山。故主富。木為筆砂。又為貴人。故主貴。

南向為上。而東次之。取風暖風和之別。西向可裁而北下矣。權氣肅氣冷之分。

凡穴向南。刻受南風。其風暖。故為上。向東則受東風。其風和。故次之。向西則受百風。其氣肅。猶可用也。向北則受北風。其氣寒。吹散生氣。斯為下矣。捉脈賦所謂。南枝向暖北枝寒是也。然。向北而有高案遮攔者。不忌。在平洋風行地上。雖向北亦不忌。*附。達僧問答。坎為廣莫風。艮為條風。震為明庶風。巽為清明風。離為景風。坤為涼風。兌為閶闔風。幹為不周風。惟東南風不散生氣。方向值此考。不畏高巔空曠。西北最要周遮。艮近於坎。緊閉尤佳。所謂三門永開。五戶常閉。是也。按:此所謂三門五戶。與水曰所謂三門五戶。不同。

龍從左來長先興。龍從右來。幼先發。

胎複經。脈從右落而倚乎右。庶子起家。脈從左落而倚乎左。嫡長起家。若從中落。多發中子。

一節美則一代受蔭。兩節美則兩世發祥。

陰契陽符。穴後一節。管亡人之子。二節管孫。每一節一代。純則為福。駁則為禍。山推退運。水察流行。入式歌。高大星辰管一代。余福猶未艾。若還龍格小而低。一代便衰微。要識吉凶何代發。逐節從頭踏。凶龍在後一同推。世代總能知。地理源本。自穴而言。一節星辰管一代。倘後龍五六節。星辰異樣尊重。則知五六代必出顯達之人。又如穴坐亥山。本山屬水。其後龍五六節俱是庚酉辛。則金能生水。其家五六代必發福。若七八節龍轉丙丁火地。則水遇火鄉。金亦受剋。難保無虞。到頭第二節為龍格。

雙腦成胎有雙舉之應。三台出脈為三公之征。

兩金夾水合以成形。而真氣從凹中垂下。結成乳突之穴。謂之陰陽相配。真吉穴也。兩腦相等。主兄弟同科。並師妻。雙牛雙喜之應。若頭高、頭低。為扳鞍天財格。曰父子或叔侄同科。蓋腦有高低。故也。三台出脈者。乃三星相連並列。中一星微高。從中星出脈而結穴也。主一舉三公。若節節後龍又砂水皆合貴格。主三元位至三公。金函賦。三台應金馬玉堂之宿。玉髓經。三台出龍三公位。華蓋出龍並高貴。搜山記。三台紫氣後生來。鼎鼎住京台。按:三台有數體。三金相連並列者。日寶蓋。三士並列日冠蓋。三木並列日華蓋。如三星中有一星不勻。謂之折角三台。不相連並列而列。若品字形者。謂之品字三台。如三星一樣。以次直來。謂之孟、仲、季三台。亦曰直三台。按華蓋三台。與前開帳之華蓋不同。開帳之華蓋乃金水也。

天穴挹山之光。故以貴斷。地穴食水之氣。故曰富推穴高挹。諸山之清光。故主貴。地穴下食眾水之旺氣。故主富。至寶經。天穴出貴。地穴出富。又尋龍記云。人穴卻居天穴下。富貴為官也。地穴更低人些些。只出富豪家。地穴號為泥水穴。為官亦卑劣。

小枝短而局完。起塚最速。大幹強而殺重。受福不終。

人子須知。有等小技龍。即枝中之枝也。其大龍行走尚遠。而於行龍身上。或大龍峽邊分落一枝。遠者三五堙C近者十數節。或星體合龍格。有起伏。有夾送。龍虎庶案。堂氣水城。下關門戶。皆合法度。穴情真確。雖來龍甚短。富貴不大。然。發越極快。所謂寅蔡卯發。惟此為然矣。又曰。有等幹龍稟氣兇惡而不清。本身帶煞而可畏。雖經脫卸不改粗頑。雖有剝換愈見雄悍。卻亦開帳穿心。分牙布爪。諸般貴格備具。亦有融結。但大福大禍往往相半。或貴如准陰而卒夷其族。或富如季倫而不善其後其最凶者或如王莽之纂位。或如趙高之擅權。或為割據偏方之偽主。或為草寇大奸之頭目。雖富貴烜赫而不得其正。不令其終遺臭無窮。君子不取也。

活龍活蛇雖貴而蕩。蠻金蠻土雖富而村。土慈而少威。雖誤扡不致害。火烈而帶焰。苟誤穴則俱焚。

萬物生於土。土為大母。凡葬土者。雖不得穴。亦無大凶。但恐似土非土。火性烈而焰動。非大開水窩。及得水濟之。斷不可穴。苟誤穴。則闔家俱焚矣。可畏也。

龍獨穴寒則緇流守寂。龍孤格貴則異術邀榮。

坤鑒歌。隴脈低孤只一峰。若無開帳號孤龍。此龍只合為僧寺。學道恭禪一老翁。吳氏曰。龍無展帳只孤單。秀人雲霄也是閑。若更去為孤露穴。恭禪訪道坐寒山。入式歌。若還格好只孤寒。僧道做高官。O按龍格貴而孤行。亦必有穴有局。始主異術。受主知邀榮寵。

龍體弱而砂精則外家獲福。龍格高而砂踐則仕路無名。

入式歌。龍如上格砂如下。雖貴無聲價。後龍如弱好前砂。只蔭外甥家。

石骨之山生人沉厚。沙骨之地生人庸愚。

玉峰寶傳。山有石骨。有沙骨。石骨之山。氣脈完固。不肯發洩。渾渾沌沌。不生草木。非童也。此龍若帶星辰。結為土穴。出人必渾厚。沉密。沙骨之山。氣脈枯渴。堅不為石。疏不為土。故散為沙梁。或黑。或白。如人無血無內。所以不生草木。此龍不帶星辰。出人庸愚難馴。

山體清奇生人質秀。山體粗蠢生人形姥。

附。錦囊經。濕下之地。人多重濁。高亢之地。人多狂燥。散亂之地。人多遊蕩。尖惡之地。人多殺傷。頑濁之地。人多執抅。平夷之地。人多忠信。

苟其鄉而揖讓好文。必四山之娥媚。苟其鄉而兇險好鬥。必四山之惡頑。水口若逢赦文。知

 

一方之免凶禍。穴前如見誥軸。知奕世之沐褒封。

 

赦文星者。頗帶土體。而角垂微員。與禦屏方角骨立者有別。以平正清秀。不破碎為吉。水口見此主一方永無凶禍。誥軸注詳前。龍穴既貴。又見此砂。主膚帝命。褒封榮寵。更有土星離大山。而下有若飛之勢。謂之飛詔。主特召。

秀砂起於何方。命合則貢。劫水落於何位。年應則災。

如子上有尖峰。主子主人貴。午上有倉庫山。主午生人富。他仿此。洩天機。砂形看在何方位。命合人富貴。假若子午卯酉方。此命最難當。太歲同年為福應。發達斷然定。更將龍格共推詳。靈驗果非常。劫水者凶水也。年應者或合或沖也。申子辰、寅午戌、亥卯未、巳酉丑。謂之三合。子午卯酉四正。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四隅。謂之四沖。如午上有凶水。主寅午戌年及子午年沖。有凶。餘以類推。或前有凶砂。亦同此斷。雪心賦。劫害出於何方。則取三合四沖之年應。前有凶砂。凶水在何方位。命合者。亦凶。

局勢寬者其發遲。局勢緊者其發速。

凡局勢寬者。氣象宏大。其發稍遲。局勢緊者。風藏氣聚。其發最速。然。究以寬展者為貴。寬展必是大龍大局。發雖稍遲。最是長遠。雪心賦。緊拱者富。不旋腫。寬平者。福必悠深。

水為禍福其效速。山有吉凶其效遲。

雪心賦。水之禍福立見。山之應驗稍遲。蓋水動物。故應速。山靜物。故應遲也。然。賦又云。山有惡形。當面來朝者。禍速。水如急勢。登穴不見者。禍遲。又當恭看。

蔭枯骨於秋冬二季之間。福生人於窀穸一紀之後。氣因時化。人以地靈。

六經注。陽氣之升。始於子。而極於巳。根於水。而發見於火。為地上之生氣。陰氣之降。始於午。而極於亥。根於火。而盛大於水。為地內之生氣。故萬物之生長在春夏。而枯骨之得蔭在秋冬。陽氣盛於已。陰氣盛於亥也。撥砂經。地之獲福。亦必在於十二年之後。謂寅葬卯發。亦只旺財耳。地學。十二年後運氣。人骨化氣。合山則氣滿。而土幹。棺香而骨紫。生氣如霧。

由是而推斷然不爽。大抵五素之地猶可消詳。三劫之傷尚堪取用。

五棄者。童斷石過獨也。童山陽氣未足。不能成生物之功。故不可葬。若皮浮而堸瞴C則陽氣漸潤。去皮而循堙C可也。斷山脈斷。故不可葬。若高山皮肉厚。氣藏於內。斷未過甚。猶可裁取。或系石山斷。則煞淨。反以斷為貴也。石山煞重。且隔斷生氣。故不可葬。若石質溫潤。而有土穴。吉莫大焉。過山去龍無穴。若橫龍腰落。及斬關之類。又為吉葬也。獨山孤露。不可葬。然有一等支龍。不生手足。一起一伏。金水行度。跌落平洋。兩邊俱借外衛。及其止。也雌雄交度。大江拱朝。或橫攔外陽。遠接在乎縹緲之間。縱有陰砂。僅高尺許。又不可以孤露而棄之也。三劫者。天劫、地劫、人劫也。天劫者。本龍又去結穴也。地劫者。穴下元武吐長嘴也。

者。穴前明堂曠蕩也。地劫日漏胎。天劫則洩穴之陰氣,人劫則洩穴之陽氣。以其皆能劫洩穴中之生氣。故曰三劫。若天劫回頭顧穴。地劫前有水攔。人劫朝山有情。則反不為凶。而為吉矣。疑龍經。問君天幼如何說天劫又去作他穴。巳去又複分腳轉。攔住面前看優劣。水去五六埵璁^。悠悠揚揚去轉來。水要行回山要轉。便知天劫不為災。地劫穴下原有嘴。元武扛屍正謂此。退田筆動上牛走。其實元武長而已。雖長山水若橫欄。地劫翻然增福祉。人劫當從向上求。面前空澗要遠朝。只只朝來或橫抱。信知人劫不為妖。

§惟三帶者勿犯。惟四順者勿扡。

三帶者。龍帶煞。砂帶煞。水帶煞也。曰順者。龍順。星順。脈順。砂順也。按:道法雙譚云。凡地不逆則不結。逆則山回水轉。陰陽交而穴始成。逆愈遠則力愈重。龍逆為上星逆次之。脈逆砂逆又次之。龍逆者。非來龍逆水而上也。乃大勢回顧。大麯大轉。是也。星逆者。來勢雄勇。不能遽回。腰落一峰。橫來逆水。猶子午來龍。而為卯酉之穴。是也。脈逆者。龍星俱順。脈與來勢相逆。如直來橫受。橫來直受。是也。砂逆者。如左來右轉。右來左轉。是也。若四者俱順。則陰陽不交。斷不成穴。

§察所當求。審所當棄。必水深而土厚。須草沃而木喬。

青烏經。草木鬱茂。吉氣相隨。

§人其境而四山紅崩。地已敗而奚戀。登其場而百木黃落。氣已退而何求。是古殺人之場。無複吉理。是慣溺人之水。總屬凶機。

凡古戰場。不可求穴。斬刈生靈。無複吉理也。凡水慣沒人者。亦不可於此求穴。積冤流怨。都是凶機也。

§地鹵泉枯慎母妄作。水污泥沃切勿輊裁。

管氏指蒙。泉脈枯竭兮。非立身之所。沙鹵淋瀝兮。非鍾氣之場。錦囊經。泥沃水積。氣之所離。雪心賦。所惡者。泥水地邊尋穴。蓋穴貴爽塏。泥水之鄉必無氣。不可妄於此下穴。所謂天沉穴、影穴、沒泥龜。必龍真穴的。方可。少誤。則速敗矣。

§墓宅休囚之鄉。斷然吉少。風水悲愁之處。自是凶多。

墓宅休囚。氣運衰敗。縱有真穴。亦不發福。蓋地之氣運。有盛有衰。當其盛時。雖小穴。亦能致福。當其衰敗。雖吉地。亦不發越。故有昔為富貴繁華之地。今為草莽荊棘之場。非陵穀變遷氣運為之耳。相地者。亦所當知也。風水悲愁者。山粗雄而不媚。木峻急而有聲。風交吹如號如泣。或湖泊之間。渺茫之阪。風水悲愁。多為戰門之場。不可相也。

§大水近邊。多是荒涼洲渚。大龍盡處。每為冷落鄉村。

撥砂經。龍盡之地。力終氣盡。每為冷落鄉村。蓋天地開闢。蕩漾成形。欲盡之處。皆泥水相將。土雖繼山。尾而成形。實皆虛渀。而無脈。故堅凝者為尚。

§眾水散而斜飛。何煩駐足。四山粗而壁立。不須凝眸。

黃囊經。一水去。二水去。眾水奔流一齊去。山山隨水不回頭。失井離鄉無救助。

§或為古怪仙宮。或為幽奇岩洞。或為廢窖毀井。或為社宇神壇。

尋龍經。社廟莫尋龍。葬後必然凶。黑囊經。神壇廟後莫安墳。久後少兒孫。雪心賦。所戒者神前佛後。按神前佛後不可葬者。以幽陰相觸。鐘鼓相驚。故不可犯。然。果龍氣大旺。各有結作。則不可太泥。而棄真穴。指南所謂。寺觀靈壇山秀異。別生形穴在裁量。是也。

§死硬者謂之荒岡。撩亂者謂之雜壟。太低者謂之滅沒。無脈者謂之空亡。

地太低薄。全無耴氣。謂之滅沒。龍地無來。脈被水流斷。又不可以何星名之。謂之空亡龍

§全石則骨枯。純沙則氣死。

有等全石無土。如骨生強。乃童涸無氣之龍。張子微謂之枯骨龍。主貧乏。絕嗣。若前後有土山。星辰合格。而中間偶有此脈。雖全石。亦吉。不可以枯骨論也。有等山體皆浮沙。一望黃白。踏之不勝步。種之不生物。此無氣之龍。張子微謂之流沙龍。不可複用。若土山成蜈蚣節。或芍藥技等龍。而山有之。中積成沙堤。張子微謂之沙堤龍。主大拜。又不可以流沙論也。

§孤辰寡宿香火有林。獨阜單墩入煙不續。朱砂礦石發洩山靈。醴井湯泉迸露地氣。凡如此類。抑又何成。他如茜藤繞棺。必至林之地。木根入穴。必無氣之場。

胎腹經。紫茜繞棺。子孫富貴。泥水滿棺。子孫陵替。地理小卷。若脫了氣脈。穴內有木根。主蟻。王敗絕。

§山大水小而非龍。必有蟻患。山小水大而非穴。必有泉憂。穴砂石者來生。穴頑硬者蟻集。乘然氣者蟻集。乘虛窠者泉生。四圍有草而塚獨無。則蟻必盈時。四圍無苔而塚獨有。則泉必滿棺。凡是震撼之聲。畏聞於穴上。凡是蔽障之物。忌見於墳前。

雪心賦。危樓寺觀。忌聞鐘鼓之聲。古水壇場。驚見雷霆之擊。蓋恐其驚動龍神。家招橫禍也。然。不但此也。凡油榨水碓聲之震撼者。皆所忌聞。所謂蔽障之物者。如屋宇牆垣。牌坊次大之類。皆是。有此則窒塞胸襟。遮蔽朝應。主凶。

§固說之當許。亦義所必備。

 

聞談

§天地之郛皆氣。龍穴乃二氣之為。祖父之骸。乘生子孫。有相生之理。蓋枯骨受陰陽之媾。斯遺體鍾山川之靈。

盈天地間皆氣也。龍穴乃陰陽二氣之所為也。祖父與子孫本一氣也。祖父之體得乘陰陽之生氣。則一氣相生而子孫受其蔭矣。葬經所謂。氣感而應。鬼幅及人。銅山西崩。靈鍾東應。木華於春。粟芽於室。是也。

§帷一脈之貫通。故越國者亦熾。惟一心之感召。故過房者亦昌。

惟祖父與子孫一脈貫通。所以雖遷流至他所。亦大發福。如明之中山王、黔甯王。祖墳在江西。而發於江北。是也。又如過房之子。其所繼之父母亦蔭之。及前母亦蔭後母子。後母亦蔭前母兒。僧道亦蔭其徒弟。總由為子、為徒者。一心卷戀孝思不匱。故感召如此。若如疑龍經所謂。隨香火降福之說。則誕矣。

§地方大者公候之鄉。故將相成於西北。水勢旺者金錢之窟。故財賦優。 於東南正體。每生忠良。而稟氣獨厚。變體多出奸猾。而發社亦同。盛極而衰。則奸雄之穴。出亂極而治。則明良之地呈。大地多在平洋。蓋緣水秀。人村少出。山谷總由氣粗。或一埵蚗羆づ獢C謂之地傑。或數程不待一穴。謂之天荒。或得地而葬法不工。善緣未湊。或多墳而正穴。猶在福果常留。

疑龍經。凡入鄉村看山住。龍勢回環非虛做。中有林木是人墳。莫便休心懶回顧。往往正穴常在中。前人心眼未曾覩。此或留與後人傳。緣分未周猶隔絕。此處名為活地神。鼠抱金錢不能智。

§非其地則人不興。非其人則地不出。非有儒術能心棲於微。非具慧根不能目會其妙。非有窮源之學勿自用其愚。非有觀大之明勿自神其術。臆度者召禍。妄營者生災。

錦匕經。道眼為上。法眼次之。揣摩暗度。災禍必隨.世間萬事。皆有確據。有公評。惟地理。渺茫既無確據。人亦是非莫辨。絕無公評。當其私意所造。人人自以為握靈蛇之珠。家家自以為剖荊山之璞。不知山靈竊笑。早已門外置之矣。及至妄作災生。猶云先凶後吉。一何愚哉

§粗識者不真。淺嘗者不入。

沈六圃云。他事知一分算一分。知五六分即能中智。以上。獨此事。知之必真。不容半上落下。此當附錄於此。以為粗識。妄營者戒。

§用術無說。但說有傳。俗子何知。惟知看土。

庸師無格物致知之學。遇知者則嘿索低頭。不敢吐一語。惟曰:吾有秘傳。非故紙中所有。究竟非真有秘之。不過以此。誰人取利而巳。葉九升云。天下之道。除妖術之外。無一事有秘傳者。作聖作賢。成仙成佛。皆無秘訣。何獨於地理而有秘訣乎。夫多讀精思。尚不能得。何有於一訣。吾不信矣。俗人之識地理為何物。只看土色。土有色。則曰有地。土無色。則曰無地。豈知古仙多不論土。前言相土。亦是為俗人言也。廖氏曰。嘗見地吉。而土色不美者。葬之發福。土色好。而地不結者。葬之凶。俗人見土。則反復視之。審其色也。以掌顛之。試其重也。以指撚之。驗其膩也。以舌舐之。嘗其甘也。甚至大嚼之。口流紅沬。曰甜。大呼曰。有地。作如此舉動。便見其胸中毫無墨水。

§井雖但取生臂。見鯖爪者。則心疑壅難。惟看起頭。遇平面者。則目瞀。

疑龍經。君如識穴不失怪。只愛左在抱者匕。此與俗人無以異。多是葬在虛花堙C撼龍經。如此之人豈可言。有穴在坪原自失。只來山上覓龍虎。又要員頭始云吉。

§止其上而鄉人曰有。雖有亦微。止其上而時師曰無。其無勿信。蓋小穴則顯而易見。雖五尺之智可知。大地則隱而難窺。豈一隙之光能照。吉地乃天地所秘。貴穴為鬼神所司。

入式歌。吉地從來待吉人。護持有鬼神。

§苟言人人知。則天地無主。如求地。地得。則鬼神無權。

溫監簿巧拙穴賦。天機好處從來秘。不教俗眼識其奇。

§故植德為獲地之根。而窮經為相地之本。父母軀殼。豈可付之蚩蚩之人。山川性情。切勿或於悠悠之口。多觀已效之成格。獨證有旨之陳言。

雪心賦。但觀富貴之祖墳。必得山川之正氣。又曰。追尋仙跡。看格猶勝看書。疑龍經。勸君且去覆舊墳。勝讀千卷撼龍文。又曰。看格多時心易曉。見多勝耳千回聞。

§必了然幾座之間。斯洞然山水之際。

地學。固貴多觀成格。然。必格物窮理。工夫先做到十分。使幾座之上格。然。若見。然後山川之性情。自不能掩。而成格之。高下醇疵。如指諸掌矣。若未嘗學問。或略識其義。而不能徹底貫通。徒使腳力多走。山觀格。此與俗人之旅。而掛掃者何異。便張口說夢。曰:吾識地理也。噫可哂哉!

§上智尋龍於脊上。先觀出脈何如。粗工緝穴於腳間。只看落首奚似。

尋龍記。要識尋龍至妙法。最高峰頂踏。

§循龍脊以求止。則大物可窺。循山腳以察蹤。而小康亦得。

凡尋穴。必娷傍廒i。問祖尋宗。節節步龍。看其何者是帳。何者是纏山。何處分水。何處合。何者是穴場。何者是餘氣。則真龍正穴可得。若但於山腳上尋之。則所得者亦小康之穴而已。非大物也。疑龍經。誰人行盡大龍脊。山正好時無腳力。媔O不惜力不窮。其家世代腰金紫。按:黃妙應云。得穴步龍。得者十八。步龍得穴。得者十一。又廖氏云。人言有龍必有穴。我言有穴定有龍。故上土得穴而剿。龍神明於法之外也。中土步龍以尋穴。持循於法之中也。大抵步龍跡穴。固足以獲大地而得穴。尋龍尤為快捷方式。沈六圃云。正法尋龍乃求穴。因局求穴法亦捷。凡有局必有穴。得局。跡穴亦一道也。

§大地或百里。或數十堙C費造物安排之功。小地僅一鉤。僅二二鉤。乏真宰結構之妙。結怪穴者。十之八九。結常穴者。十之二三。固造化之隱真機。葬怪穴者十之二三。葬常穴者十之八九。亦今古之少高術。所以常穴之留者琱痋C恠穴之留者琣h。窩鉗之留者猶多。乳突之留者最少。

窩鉗之穴。俗眼皆以為折水。故多留者。

§怪穴僥險可畏。擇為必精。常穴安穩無虞。扡之稍易。

陳靈泉曰。地出生成穴易捉。不須師。管、郭。地逢怪異穴難扡。還要遇神仙。

§絕墳可憫。有救墳則無虞。小穴易求。合眾穴則亦大。

四神口訣。貴顯大地在天。不可求。小地處處有之。無求不得。疑龍經。是真不必問大小。積小成大最為妙。是者一墳。非者多縱。有大地。力分了。又曰。大地難得小易求。積累不已成山邱。眾墳合力卻成大。人說小地生公侯。

§吉葬不吉。由古凶地之巳多。凶葬不凶。必乘吉氣之特勝。

吉葬不獲福者。非吉地之不驗也。必其家古凶地多。兇氣勝。故吉不能敵也。凶葬不見禍者。非凶地之不驗也。必其家古吉地多。吉氣勝。故凶不能敵也。

§穴凶龍吉。後世其昌。穴吉龍凶。初年亦利。

金鋼鑽。龍凶穴吉。無情而有情也。雖福不久。龍吉穴凶。有情而無情也。雖凶必福。

§財多人少。當求藏風之場。財少人多。宜扡得水之地。

撥砂經。藏風得氣則人蕃。特水入懷則財旺。四神口訣。有人無財須尋倉庫之龍。有財無人莫下孤寒之穴。曾氏秘訣。凡結穴低藏。兩砂收水緊固。是穴得局內真水。得水旺財。必然發福甚速。若結穴太高。內堂不聚。多貴少富。凡穴前氈唇厚者。由余氣大盛。亦主旺人丁。若無餘氣。系龍氣薄弱。決少人丁。若氈唇鑿傷。主損人丁。

§後亂前治。必始發而終裒。左足右虧。必長興而幼敗。

凡龍行。山勢撩亂。南技北枝。斜飛反竄。與龍身無情。不相顧護。臨到穴後。幾節行度卻好。砂水亦隹。初年亦能發達。行到後龍。分敬劈脈處。必主退敗。若又獲救地。則可保矣。

§故龍左不足。再求左勝之龍。穴右有虧。另卜右優之穴。

凡龍穴左不足。則損長房。必再求左勝。以補之。右不足則損幼房。必另尋右優者。以救之。則房分不致偏枯。而公位之說。可勿拘矣。疑龍經。豈可一穴分公位。必取眾墳恭互議。

§認地不恕。則地蔽於人。察地不詳。則人蔽於地。地理每多變格。而一途之說勿拘。造物初無全功。而小節之疵可略。錦囊經。執而不通乃術之窮。通而不變乃術之誕。變而不法乃術之雜。玉髓經。若還執一去尋龍。行遍江湖無一地。雪心賦。山川有小節之疵。不減真龍之厚福。

§千態萬狀不可端倪。活法員機惟在渾化。

雪心賦。貴通活法。莫泥陳言。

§真落必帶假穴。所以使人疑。真結必出醜形。所以使人惡。

疑龍經。大抵真龍臨落穴。先為虛穴貼身隨。又曰。大抵諸山來此聚。諸水流來住此處。定有真龍此間作。只恐不知龍住處。住處多為醜惡形。世俗有師心媊腄CO凡真落穴帶假穴。必出惡形者。何也?天地瞞人。總在穴際苟。不如此則。人皆物色之矣。故龍大奇則穴大醜。龍小奇則穴小丑。雖古仙師哲匠。不能遍察而盡識。豈村師俗子所能窺其崖際乎。宣其疑惡竊笑。見之輒走也。

§用之者不竭。雖百劫猶存。學之者無窮。雖畢生莫殫。

凡穴乃天地所秘。留為不盡之藏。以待有德。雖累百劫。用之不竭。凡地理之學。無有窮期。愈學愈知不足。雖殫畢生之智不能盡其術。董德彰曰。且做且學。愈學愈難。做到老。學到老。非個中人不能作此語。凡學問之道。大抵以所學為所見。學到恁地便見到恁地。深者見深。淺者見淺也。俗士粗能識字。纔讀雪心賦、洩天機諸書。數過便自信曰:吾既得之。遇人則將幾句頭巾語。東支西吾。哆口無忌。此特蟲吟甕堙C蛙鳴井中。自以為天下之觀止。此矣。不復知有天之高。地之廣也。獨不思地理乃乾坤窺會。川岳靈光。天地秘藏。鬼神呵護。豈容如是之易知乎。沈六圃有言。神仙眼力聖賢心。自揣身中有幾分。彼輕言地理者妄也。

§記誦須博。不博則無以應其來。經歷須多。不多則無以老其識。

地之理無窮。著書者此具彼遣。各憑所見。必博覽諸書。多蓄義理。始足以應目之所接。若略觀數種。不能遍讀而盡識之。則所學者不遇。所遇者又未嘗學。其所不知。精神不動。目悠忽棄之矣。然。讀書雖多。義理雖熟。必多走山。多觀格。多臨窀穸。乃足以證其所知。而識見愈加堅老。不然雖聰明多識。終是屋堨生。恐不能略無差移也。

§有法者可及。但肆人工。無法者難幾。須憑道術。

但有文字法度可學。有成格可擬者。苟明悟之士。煆歲煉年。孜孜求之。猶可幾及。若奇奇變變。無文字可稽。非成法可擬。必神仙方能辨此。非學力之所能就也。

§道能造極。必受嗤於當時。人可證仙。祇見推 於後代。

凡地術果高。所扡必刺俗眼。當時每非笑之。古仙師所為。多招謗毀。直至後代發福。始知其為仙耳。高術間生。世不常有。有之而人不知。此地之所以不出也。江西通志載。托長老扡梓溪劉長者墓。鄉人易而笑之。而劉氏實於此發跡。是一鄉之人皆不知也。野史載。吳白云獻泅州楊家墩之地。 於宋室。不惟不用。且禁錮之。其後乃為明室龍興之基。是舉朝之人皆不知也。何有於一鄉乎?斯道精微。無可與語。有道之士。卷而懷之。可耳。

§達入悉山川之奧。而足力維艱。村師耐登涉之勞。而目力不具。所以陰陽之間常閉。乾坤之橐不開。

疑龍經。只恐尋龍易厭斁。雖有眼力無腳力。地學。諺云仙眼樵夫足。一步不到莫輕評。

§非五不詳勿遷。非五可患勿改。

五不祥者一、塚無故自陷。二、塚上草木枯死。三、家有淫亂風聲少亡孤寡。四、男女忤逆顛狂劫害刑傷瘟火。五、人口死絕家財耗散官訟不息。語本青烏經。五可患者。他日恐為道路。恐為城郭。恐為溝池???窇麾。恐為貴勢所奪。恐為耕犁所及。語本程子。

§占古墳者不發。破祖塚者不昌。枯木無再華之時。冷友無複燃之理。

入式歌。圖埋舊穴最為凶。造物豈相容。

§穴有三吉。葬有六凶。必無纖芥之嫌。乃獲美備之報。

葬書。藏神合朔。神迎鬼避。一吉也。陰陽沖合。五土四備。二吉也。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趨金避缺。增高益下。三吉也。陰陽差錯為一凶。歲時之乖為二凶。力小圖大為三凶。?憑福恃勢為四凶。僣上偪下為五凶。變應怪見為六凶。

§然雖地理莫匪人謀。人事至而福生。則明師作合。人道乖而禍至。則瞽師為緣。

鄭氏曰。王者福壽。良師輻輳。主者當衰。盲師投懷。

§因當趨吉避凶。必先為善去惡。非其人而投以大地。懼有冥誅。非其人而授以真傳。恐致陰譴。

賴氏曰。世降風移人少淳。相逢大地勿輕許。入式歌。若是惡人與善地。禍福皆反戾。葬法拾遺。積善成慶。積惡成殃。人實成之。天實因之。故善葬者。必因其人。如或逆之。必當其刑。白鶴仙十戒曰。不僅發洩秘藏。輕指大地。有犯戒者。輕則減壽。重則滅門。

是地堯山作祖來能遠不能詳述。至東宅廟分三大枝。中一枝磊落奔騰約十餘堙C至穴後第七節起七腦芙蓉帳。是為少祖節節金水行龍。對節開椏中有細脈直長是為仙橋。至父母山開睜展翅。兩邊曜氣迸出謂之橫飛曜。父母山下又起折山。再起太陽金星開鉗。吐徽乳結穴。穴前龍虎排衙。虎砂斷處頓起立曜。其右邊纏龍一枝過宮橫攔。穴前分三層作案。案山餘氣合右邊纏龍收水。而右邊纏龍皆樓臺、鼓角。至盡處起水口山。水口萬山叢立中不客舟。雖枝龍小結。法主子孫綿遐。故取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