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宅天元賦》

蔣大鴻

天元垂,九霄開氣之中。大地靈,九野兆坤維之紀。 馬以河圖啟瑞,神龜以洛書效珍混沌之先機,昭乾坤之大法。自然妙化,至人因之。

建都以禦萬邦,授室廬以綏兆姓 明堂九室見於月令之文,乃井八家考之徹田之制。粵黃帝始創宮室,我祖文公爰營洛邑當時著為憲令,後世為遺 士民日用而不知,聖人先知而不講。秦火之後,典籍蕩然。千聖不傳之心,一線寄諸哲士 石授之圻上,乃出青蕭相功成末央,大開北闕。 ,微言莫。比及楊曾,正術始顯。嗣後偽書雜出,異軌爭馳家造滅蠻之經,入排掌中之卦詞能害志,偽且亂真。 固世道之衰微,抑亦天機之隱秘, 不得無極之誤,豈知目講之傳。萬世洪荒,一朝剖破坐山定宅,宅既不真。東西分宮,宮亦全 五鬼六豈皆絕命之方。生氣天不盡延年之路。貪狠巨門高聳,未是吉星。 廉貞破軍昂頭,詎真凶曜。欲執遊年訣法,斷無取驗機關。要明八宅之真,先識九宮之數。

年分甲子,運轉三元。 上元一白為君,坤震為輔。中元四綠居首,五六相承。七赤下元,艮離襄旺。春榮秋落,莫尋出運之龍。陽往陰來,須遇本官之水。 正偏曲直,惟貴格清。廣狹淺深,只求位的形局之糢糊猶可,方隅之雜亂難言。 曠野平原,耑取流神結體。關廂村鎮,多將衢路分蹤。城隅依城為憑,山谷旁山立局。 高樓峻宇,礄星借插於鄰家。堰堤橋樑,動氣交沖乎轍跡。 牆籬皆能障蔽,竹木亦可攔當。 總之,水為引氣之神,察其來,又看兜抱。風多動氣之力,性主散,須用遮攔。噓吸須辨陰陽,化機總歸一局。 風之所送,即是水之所交。陽之所噓,亦即陰之所吸。 交類牡牡,如影隨形 。應若宮商,似響斯答。水氣在土膚之上,當以光交,風氣來空虛之中,但隨質取。 光交親憑目睹,質取變有多端。若逢空缺即為來,一有遮攔旋作止。辨明止來二氣,方知噓吸真機。 更有宅神,尤多妙用。

權衡內外,變化吉凶。蓋內氣是宅內之方隅,外氣是宅外之風水。 內外俱凶成廢宅,內外俱吉是仙宮。外凶內吉,僅許小康。 外古內凶,難除瑕玷。此言曠野一家之宅,非言城市比屋之居。 若夫接宇連甍,尤重升堂入室。略陳規矩,以備推求。大體先論宅形,機括更看門路。四方正直,備有八宮。 匾闊直長,偏居二卦。一曲須論首尾,三灣亦取兩頭。長短消除,廣狹轉變。 均齊方正,有左衰右旺之時。缺曲偏斜,辨此濁彼清之界。 掛有定理,格不一方。假如震兌橫若幾樣,二卦適均。艮坤折若罄形,兩宮並至。 試問門開何地,乃知氣入之源。細分內室何方,始定歸根之路。若門通前後,則卦不一家。更室居中,則氣收兩舍。向兼寅甲,坐雜亥壬。 東房富則西房必貧,南枝榮則北枝定萎。 察重輕於門路,測深淺于卦文。析乃彰,合居不判。 欲較門之力量,亦辨宅之形模。方宅四周,門通八國。 如其曲折,難以推移。坤向深沈,兌離二門皆不應。 正南重疊,巽坤兩戶總無憑。門若居中,左右截然分氣。 門若旁啟,一邊獨領真情。全憑內路之曲折直長,引神入室。 並審旁門之有無純雜,漏氣奪胎。 總之多門不如一門之專精,遠路豈同近路之親切。 總門統一家之隆替,房門辨夫婦之安危。別有男女弟昆,驗分居之房門。 下至奴婢妾妻,據所授之一氣。萬花穀堙A豈無一樹先零。 數池中,亦有鯨魚漏網。

宅大則所招之勢必遠,宅小則所受之氣亦微。 總求領氣為樞機,細審真方分順逆。改一門,頓分枯榮。移一巷,立判災祥。折屋添房,若取東宮西舍。整新換舊,須知旺位衰方。 或彼家吉而此家凶,或昨日興而今日替。 其機可畏,其理難明。歎肉食之終迷,遇真詮而罔覺。 有宅於此,吾所共疑。

何祖父顯而未祚衰微,何舊主傾而更姓驟起。 亦有弟肥兄瘦,豈無主弱奴強。愚人不識氣機,輒議全無宅法。 不見芳春綠草,履秋霜而自凋。譬諸大早赤苗,沛甘霖而立起。 舌人趨其景運,薄祚遇其衰時。實有天心,適符地脈。此理捷於影響,至人秘而不傳。 世重葬經,每輕宅相。夫反氣入骨,固人道報本之常經。立命安身,亦孝子守身之本務。祖先實以後昆為血脈,邱墓反以住宅為安危。其理甚微,不可不察。

且死者已枯之骨,非曆久而不榮。生人食息之場,隨呼吸而立應。欲求朝瘁暮榮之術,須識移宮換宿之奇。 曆試不渝,吾言若契。將此重任,慎簡其人。

苟非同天地之心,何以通造化之妙。按圖索驥,難悉端倪。 觸類引伸,粗陳大概。省察之機寓日,變化之巧因乎心。 書不盡言,言不盡意。果精其術,真堪羽翼斯民。克守遺規,庶以延長世澤。 至理不易,上士何由傳之下愚。天道無私,祖父豈敢胎其孫子。我茲懼矣,肖慎姌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