璚林國寶經


總歌
先看來龍後論穴,只審到頭第一節。五星切要體性真,入穴相生須辨別。
帶劫帶煞併刑剋,此是敗龍何勞說。生死硬軟觀性意,真假虛實防漏泄。
梗乳窟息與突脈,無脈節氣請須折。翼比合氣兩難下,倚撞蓋粘并斬截。
浮沉吞吐轉架毬,字字須憑師口訣。第一切要識陰陽,陽龍陰穴陰龍陽。
覆仰乳鉗仔細辨,四字其中奧義長。地氣元來有元牝,脈麤兩畔細消詳。
脈小不離方寸位,順逆時師難度量。急來須就緩處取,緩來須憑急處藏。
左來右下右關水,右來左下左邊長。相生須向逆水向,相剋順水最為良。
淺深尺寸有定法,四獸仍須看四方。雌雄十道誰會得,龍穴砂水有隈藏。
上看脈來下看口,此法毫釐不可走。出口入尾有元微,不得師傳卻似迷。
請君細看穴中煞,少則失粘多不發。上有三義下兩片,尖圓平直隨所見。
移花接木有順逆,乘接之方存緩急。雖然明得此真經,不熟山頭眼如漆。


定穴證應口訣

大凡看地,先認穴情何若,次觀正應分明,詳化生腦大八字。大八字下,須有四應,正宮左右,認明肩暗翊,肩高為陰,肩低為陽。有兩邊小繩路水如草蛇灰線,分股明股暗,交護水痕,送氣脈從小八字下,亦分股明股暗。蓋一邊水來急股暗為陰,一邊水來緩股明為陽。左右證應,當水纏遶氣脈而下,至三義字下水抱尖圓處即的。對認是何名字,或尖或圓,或順生,或逆生,或閃左或閃右,或上陰下陽。先強而後弱,或上陽下陰,先緩而後急,認毬簷上陰陽,就左右手看,何邊為陰何邊為陽。必有一定葬口。或氣脈送名字,至毬簷上止,其氣急謂之陰。或氣脈送名字來緩,離毬簷上一二尺不來,其氣弱謂之陽。或合饒減或不須饒減,熟認尖圓的對以定急緩取。放棺吹枕之法須和陰沖陽,亦有曰陽就陰。或脈來急露而不隱是陰,可枕歸陽邊。饒二分陰來定深淺,以水抱葬口下合,即貼身第一合,交腮水合處為度。脈正來緩者隱而不露是陽,可枕歸於陰邊,倚其急陽來定深淺以第二合蝦鬚水合處為度。蓋以涸燥宜坦夷宜深故也。順逆之法不過如此。卻立標竿於葬口上,用小繩一條貼地縛在標竿之下牽至明堂前,下面送三義合水處認。或陰或陽,以定一合水尖處為準的葬口。準對明堂之準登搭其繩,橫過兩平,卻用杖於下竿,約量高低,得幾多尺寸則淺深可知矣。然其妙又當開井驗土紋以證之,必得五色兼備之土,或紅黃鮮明脆嫩之石,暈文的確,與亡者腦之正湊,無使有失高失低,乃善。經曰:淺深得乘,風水自成。良有以也。定向坐之法亦就葬口上立標竿,對明堂前將小繩牽至下面三義合水處為準。認陰陽以定遠近分合。如陰來以第二合交腮水合處為向坐。陽來以第三合金魚水合處為向坐。乃天造地設一定不易之法。雖有奇蹤怪穴,萬狀千形亦不能出此規矩之外也。

 

奇形怪穴法

高窠 
高窠高窠不厭高,燕窠凹堬ㄜ^豪。嘯天龍兮安鼻耳,金龜背兮并巨鼇。
天盆天湖蓮花心,仙掌峰露雲可侵。

低窠 
低窠低窠近平地,伏龍伏虎穴居鼻。螺螄螃蟹腌中扦,下後兒孫真富貴。

長窠 
長窠長窠不厭長,何妨龍虎直茫茫。蓋天旗心脈不走,綵幡跨下氣潛藏。仰船稍兮金釵股,羅帶同心結為主。雄龍衝兮戶安,功名富貴無居左。

短窠 
短窠短窠短不妨,獅子鼻根名印堂。馬鼻壽星虎鼻孔,臥牛目堬ㄚJ王。

反窠 
反窠反窠皆背結,金勾曲處來安穴。象形鼻曲龍虎回,顧印真龜蓄肩下。巨蟹蟹鉗鉗埵w,下後天然之富貴。蟠龍曲兮龍尾扦,宛轉回環曲處安。蟠龍頷下眠犬頸,曲鳳回環來顧鸞。

側窠 
側窠形勢不安平,偏頗高低穴似傾。擫船側掌行蛇曲,或如牛耳披須積。有時作穴如牛耳,扦角有峰牛角起。雖然欹側葬牛耳,白屋能生卿相子。

雙窠 
雙窠自是有奇山,莫將龍虎穴頭安。天雄蜈蚣兩鼻孔,龍鼻虎鼻細詳看。翔龍鼻兮螃蟹眼,兩畔一般死背反。此形若突頸安扦,利益真誠無有損。


單窠 
單窠單窠不可雙,天雄蜈蚣鉗娷獺C魚腦弩圓并彈眼,馬面壽星居中央。象形有鼻一邊轉,若作雙窠順一反。兩邊鼻眼一邊雄,只處雄邊為氣本。

大突 
大突之穴大突形,懸囊垂腹鳳凰膺。龍顙鼇頭騎虎額,直須龍虎抱分明。突穴若無龍虎抱,騰翻不蓄如風掃。或成宛轉左右兜,逆水上來為至寶。

小突 
小突之穴氣不微,藏頭王字舌頭兒。狗眠龍臥求其乳,金雞抱卵出窩龜。兩畔護身須揖拱,後龍不許見斜欹。若是橫欹災最重,時師得處討真機。大凡小突氣無全,不必留心向此源。拋蹤閃跡更前去,大成大受有天然。將軍旂峰并鼓角,小突山前最磊落。大龍畢竟自潛蹤,山突之中徒結作。

蟠曲 
蟠曲蟠曲穴偏奇,顧尾龍穴轉頭龜。蟠龍交龍穴在腹,蟠龍臥龍亦如之。回鳳膺頭行蛇曲,躍魚尾上犀牛腹。形如捲象耳耽耽,宛轉之中多作福。

坡垂 
坡垂之穴大龍來,飛龍吐氣漸低隈。龍吐雲兮雲上穴,虎嘯風兮氣似雷。駱駝囊兮囊上落,天虹貫水虹頭作。有時山似斂旗形,向首直須求轉腳。

龍虎 
龍虎之穴不孤單,須教虎伏與龍蟠。獅子拱毬兩腳抱,弄珠龍鼻腳回還。負扆心媄髐井洁A兩邊灣環勢可倚。螃蟹雙螯兩距生,口中一穴符天理。臥龍穴須額下求,尾蟠足轉顧其頭。鳳凰頭兮羽翼就,仍須有案水灣兜。龍虎須全無山案,水不之元真氣散。山無秀氣產頑愚,四獸并如相拄貫。


騎跨 
騎跨之穴最難別,點穴還須腹內截。龜扦頸上自天然,鳳頭龍頂細詳訣。駱駝鞍上穴須高,龍麟山根龍虎歇。群蛇出洞一蛇抱,曲處穴居七寸結。金鞭裊堨岋醮`,總要前峰抱羅列。若無龍虎水無纏,前案無峰天獄穴。奇形勢亂影無蹤,除是真龍形穎脫。棺材橫向龍虎腰,向穴之水須特達。有時形穴無不周,又恐當頭八字流。應案城門無吉勢,假令富貴亦難悠。或有案高峰不起,正穴不曾安穴堙C高高天外望前峰,破敗亡家皆為此。

平地 
平地之穴易中難,來龍有氣穴斯安。欹流破射皆凶氣,勿恃平洋勝似山。浮海心為正穴,繫定之尾上穴。著岸兮穴在頭,應案水城須合訣。錦氈心穴豹皮心,如意飛仙座處尋。新月流星求影焰,南北斗口值千金。黃龍吐氣求和氣,氣未和時失經序。牛皮形穴穴難安,十二穴中生富貴。

山巔 
山巔之穴不尋常,形如覆釜底中藏。金雞卵上微微竅,出水金龜背上長。嘯天龍顙突中窟,金蓮心媯L空缺。四畔波濤傍巨鼇,靈龜背上生人傑。

依山 
依山之穴在山根,飛天蜈蚣氣上尊。臥牛腹穴眠兮弛,新月初生角上弦。鬥牛鬥龍兩山氣,依靠一山為主帥。伏龍伏虎伏獅龜,魚腹靈蛇氣潛至。或在天虹貫日形,兩頭穴上不分明。或成臥象鼻生石,依靠山巔氣自生。

傍水 
傍水之穴山形促,臥牛膀胱江豚腹。飲水龍兮飲水蛟,穴在鼻中前水曲。弄水靈龜穴在肩,甘泉湧出臥龍灣。猿猴飲水或喬泉,水邊螃蟹子宮前。寶硯之形真是石,洶湧墨池須要識。石中得土是天然,金馬玉堂清要職。


水中 
水中之穴誠清奇,陸地神仙方識之。金龍口兮金鼇口,金獅金魚口最宜。海鱒海馬俱求口,魚腹龍藏真不朽。若將親骨口中藏,富貴榮華世稀有。
倒掛 
倒掛之穴卻如何,龍行正面應嵯峨。回宗顧主峰巒好,倒掛安墳福更多。子龍顧母回頭聳,尾轉勾橫山揖拱。穴安腮頰後風拗,百福千祥應接踵。生龍出洞來委蛇,回龍顧祖合天機。或然形象成金帶,屈曲盤還如反背。帶頭曲處顧金魚,朝水朝山來應對。或有山如騎跨形,面前麤惡不分明。翻身顧後朝宗祖,反手勾刀宛內尋。下著頓教旋踵發,青細百世振家聲。

石中 
石中之穴少人知,如龍如虎或如獅。靈龜形如犍牛樣,口中安穴福之基。螺肉蚌蛤蟹鰲堙A但得土穴貴無比。巖岸石畔不須疑,只恐水砂不全耳。

騎牛 
騎牛之形三十六,左右來兜皆吉穴。水城接案寂無聲,列宿貴人要羅列。一名文筆二元珪,三四躬珪與纛旗。五名擁璧雙珪六,雙璧三台四轉奇。十道五侯相并合,七星八國正周匝。十五玉笏旌旗生,雙旗三旗生雜沓。十九前逢列戟形,樓臺鼓角紅旗
迎。攢攢簇簇相照應,捍門華表插天生。帷幄貂蟬皆主貴,地靈孕秀產豪英。

奪氣 
奪氣之穴皆有餘,須從過脈辨盈虛。山如過去穴須在,要令隱馬與藏車。流星趕月脈過月,七星之間藏妙穴。背星面月奪來氣,莫遣真元虛漏洩。橫馬打毬捧對毬,百步穿楊穴箭頭。生蛇過水勿令過,趕雄龍氣腹中求。又有一般奪氣地,山腹之間求過氣。三枝五枝一樣回,亦解於中生富貴。

借氣 
借氣之法來不來,剝龍換骨作元胎。勢來形止脈未止,隱隱隆隆妙矣哉。犀牛解角非無角,螺螄脫殼非無殼。神龍換骨論故新,蛟龍吐氣論純駁。睡龍睡虎并睡龜,無突無窩穴莫為。先看主山有奇處,次驗八干并四維。新月垂光光熟辨,不近不遠隱而現。有時新月魄中安,明缺清奇天理現。或安鳳翼與龍珠,溫燠怡和氣有餘。非窩非突人難識,只將來脈辨盈虛。

奇怪 
奇形怪穴人難信,神龍入水口中認。黃龍嘯天鼻堥D,孤雁回風風勢迅。風鵬擺翼四邊風,金龜下海四邊空。狂魚作浪波濤起,巨鰲湧水水泉中。鼎湖一片蓮花葉,月蚌開銜水天接。海藏浮珠海嶼中,藏蛇吐舌形尢怯。神丹鼀出四方空,五龍聚水水晶宮。蛟龍飲水水入口,荷葉跳珠湖澤中。古人立法治風水,多求聚散與行止。若能於此悟天機,造化元來在一指。

水砂 
水砂之穴最多形,坐下無山可討論。只將水勢求天理,立塚安墳福子孫。水勢成龍三十二,只認去來看水勢。進龍十六看來朝,翔龍十六看其勢。大進龍兮小進龍,左進右進氣潛通。單成單舞并雙鴈,三台四輔吉還同。五星六合并七寶,八國九星出師保。十洲有水出神仙,百會進祥大人造。

過海 
過海之龍穴海中,大海之中有所容。或居龍口或龍鼻,或耳或頭或龍衝。或在項兮或在尾,有時龍爪擎天起。四面波濤日夜生,藏風聚氣長兒孫。

拋閃 
拋蹤閃跡號真龍,惟有真龍不易逢。不比常龍徒顯耀,退藏於密晦真蹤。老龍睡穩其氣足,不在乳兮不在腹。首尾交加若接連,耳鼻之前或藏蓄。有時結作戲龍形,目鼻臍腹氣皆傾。捲鼻委蛇應頭額,誰知尾穴產豪英。戲獅臥虎皆求尾,乳虎舌兮飲龍耳。走獅毬帶有同心,趕鶻蟲形求鶴嘴。或如蟢子墜絲形,天然有穴網心成。坐看網心朝蟢子,樞密將相此中生。寶馬遺鞭何處穴,四旁車馬旌旗列。須求遺鞭順生形,順鞭一穴生貴哲。驪龍頷下有明珠,珠與龍身穴自殊。珠燄前頭形宛宛,攀龍附鳳佩金魚。真形三百六十五,分明上應周天度。人身命度總如斯,消息盈虛有真數。

掛燈 
掛燈穴在高山上,萬水千山皆入望。八風不動儘教高,下看公卿并將相。高山自結龍虎窩,十道承漿水不蹉。點得真龍天巧穴,判花視草與披荷。

花頭 
花頭穴法人難識,或在山間或在磧。枝間軟弱葉不多,惟見花頭乃堆積。不問土山不問石,石中有穴尢奇特。蜂飛蝶舞葉徘徊,穴向花心貴無敵。

漩渦 
漩渦一穴最堪佳,雲葉團團水漩花。穴在渦心最深穩,千年富貴孟嘗家。

流星 
流星一穴最宜扦,或在平湖或野田。四畔茫然無倚托,細看骨脈卻連山。過水蜘蛛同一體,落地梅花皆此意。神仙漏洩這真機,滿砌芝蘭均富貴。泛水梅花 真星脫體蘸清波,泛水梅花出水荷。煮繭跳魚并泛藕,滿朝朱紫壽仍多。

蹄涔 
蹄涔一穴落平洋,或在高山頂上藏。俗士怕嫌泥水濕,不知葬了出朝郎。

金櫃 
隴頭結穴方如櫃,下著人家主富貴。坐山左右一般齊,鎖鑰中間有滋味。莫嫌穴險不堪安,怪處從來人厭觀。認取真龍真住處,解令白屋出高官。

仙人出簾 
端正尖峰秀且清,真如仙女出簾形。但高百丈臍心穴,立見公卿佐聖明。
覆鐘 覆鐘便只是懸鐘,穴險難教俗眼通。但向臍中扦一穴,子孫富貴永無窮。若是有風須低下,不比尖頭脣嘴者。如鐘只是點臍沿,除此餘無他說話。

金字 
貪狼入穴身何似,端正真如寫金字。當心一穴若能扦,子子孫孫皆貴士。

太字 
第一怪是太字火,便有人字穴尢拙。太字兩邊分得均,人字股短一股掣。

人字 
要知點穴法一般,兩股合處好安扦。不教兩股氣分著,定主其家富貴全。

垂珮 
山中出穴如垂珮,三角中間為事最。不惟廟食與神仙,子孫齊赴功名會。

 

 

三十六座騎龍穴法

三十六座騎龍穴,不是神仙不敢別。水分八字兩邊流,且在穴前傾又跌。
無龍無虎無明堂,水去迢迢數里長。元武端雄氣連過,庸師豈敢妄評章。
真龍氣湧難歇住,結著穴了氣還去。就身作起案端嚴,四正八方皆會聚。
外陽不問有和無,只看藩垣與夾扶。左右護龍并護水,回還交鎖正龍居。
或在龜肩或牛背,或作鶴嘴蜘蛛肚。鳳凰銜印龍吐珠,天馬昂頭蛇過路。
本案不拘尖與圓,或橫或直正無偏。但尋真氣歸何地,看取天心十道全。
或在高峰半山上,或在平洋或溪傍。或然水去萬千尋,或然水遶千萬丈。
神仙略與說規模,自可一湖通百湖。巧目神機扦正穴,何須逐一看沙圖。
若人了得騎龍穴,世代榮昌產英傑。三元科甲未堪誇,將相公侯朝帝闕。

騎龍截法

真龍頭上說騎龍,千變萬化有何窮。豈可三十六言盡,高人心巧自能通。
坐山或峻或平漫,案山偏正或尖圓。元武雖行必不遠,前逢纏護轉關闌。
水分八字下前溪,相交咫尺是真機。縱使留神三五里,之元屈曲亦相宜。
更有十二直流穴,相合騎龍四十八。四十八穴若能扦,下著子孫皆顯達。
更有十二倒騎龍,前篇砂水略形容。千變萬化理歸一,盡在聰明解悟中。
要砂無非捉脈氣,吉凶禍福毫釐耳。乾旋坤轉妙無窮,心孔開時不難事。

倒影

喬松倒影臥斜陽,紅藕開時聞水香。窗外月明窗內白,天邊歸鴈戀瀟湘。
嘶馬聞風於彼處,冉冉風帆歸別浦。全神全氣落何方,未許時師輕漫語。
棄卻青驄駕夜航,月明雙槳去忙忙。青山低處見天闊,紅藕開時聞水香。
陰陽造化在元微,巧目神機自合宜。多見時師只碌碌,捕風捉影太無知。

直穴

鉗穴釵穴兩臂直,元神水直亦消得。須是真龍頭上尋,不是龍頭休費力。
前面山橫水又橫,本身何慮直如傾。古有十二直流穴,請看神仙斗口經。

平地窠

平地有尖尖有窩,此則是名抱雞窠。若把蹄涔一般看,時師無識奈之何。
金鍋煮繭波尋月,落地梅花泛水荷。大海浮漚絲釣餌,平川躍鯉鴈交鵝。
高低圓匾凸平凹,浸泛尖方少獨多。穴法浮沉分聚散,氣明互換莫差訛。
妙參造化情投眼,休學時師妄揣摩。

奇怪總訣

大抵怪形并異穴,真龍頭上方堪說。若是真龍真住時,何論端嚴與欹拙。
只看氣脈在何山,參合朝迎與護纏。一任高山與平地,神仙真眼但標扦。

 

 

接木洩天機口訣

陰陽之理微妙難通。天實因之神其司之。《葬書》曰:道眼為上法眼次之。又曰:變而不法迺術之雜。術抵於雜豈足以言地理也哉。此極言其不可無法度也。凡擇地之法,先看大勢在何處結聚,次看落頭星辰入手氣脈,又其次看前面合腳及堂氣皆要合法。然後察入路之順逆陰陽緩急到頭轉跌合如何迎接。要知生死去來,山從何來水從何合,名字又證分曉,上開下合分明方可,倒杖亦須用小明堂為證,其結穴之處不可無一錐之地,此即小明堂也。若無此則不能知其脈之止處,須要上面分得個字,端正入路真的。更認兩邊蝦鬚二水送脈明白,直至下面界合處住前。謂下合者即蝦鬚金魚也。仔細審認水合處即是脈盡處。脈盡處即是小明堂。有小明堂方是的確之所。若上面無分下面有合,乃孤陽不生,糢糊不來即不可。若上面有分下面無合,乃獨陰不成氣散不真,亦不可葬。大凡真龍結穴,全憑三分三合應驗。三合者入路名字住處,隱隱然分開流下,為第一合。貼身二水交流為第二合。左右龍虎大會處為第三合。此即上分下合也。外大合,諸人可見,或內合可見而不分曉者,法用茅草燒灰,佈於作穴之所,待微雨之後灰流成路,三合自然明顯。其孤陽獨陰者不可以分合言也。或無三合止有二合者,乃枝龍之結氣非不以其平坦故也。開井定深淺之法非此合水不可知。陰龍氣脈浮露故用內一。陽龍氣脈沉隱故用第二合也。其所量尺度之法立一標竿於交毬滴斷處,立一標竿於合尖水中,用線一條縛於兩竿之上,下登搭兩平則深淺可知矣。故曰:淺深得風水自成。開井放棺亦以牽線為的,此為倒杖定向之法。明暗二字亦以二水別之。水明為陽水暗為陰。陽者挨陰陰者挨陽。反此則成翻鬥斧頭矣。然三合之又自有明毬暗毬之辨焉。若來脈直急則脫毬而湊簷。來脈擺緩則入簷而鬥毬。若高了些子則傷龍。低了些子則傷穴。先賢曰:龍穴從來怕二傷,切忌傷龍與傷。又云:傷脈腐爛,離脈蟻入。切忌傷浮,又怕傷濕。此極言高低深淺不可分寸之違。故《葬書》曰:穴吉葬凶,與棄屍同,此之謂也。善葬者取陰陽二氣交會之處,以放棺內接生氣,外接堂氣。生氣者山也。堂氣者水也。所謂脈不離棺,棺不離脈,棺脈相親,剝花接木。此接木洩天機之所以得名也歟。世俗贓術,多因針盤以定向坐,指卦例以言吉凶。此大謬也。學者其慎之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