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砂玉尺辨偽》

(明清)蔣平階大鴻

 

辨偽總論

 

地理多偽書平尺者偽之尤者也或曰是書也以目視之儼然經也子獨辨其偽何居曰惟世皆以為經也余用是不能無辨今之術家守之為金科玉律如蕭何之定趺法苟出乎此不得為地理之正道術士非此不克行主家非此不敢信父以教其子師以傳其弟果能識此即可以自號於人曰堪輿家延之上座操人身家禍福之柄而不讓拜人酒食金帛之賜而無漸是以當世江湖之客寶此書為衣食之利器譬農之來耜工之斧斤其於謀生之策可操券而得也有朝開卷而成誦暮挾南車以行術者矣豈知其足以禍世如是之酷哉知其禍世而不辨余其無人心者哉或曰是書之來也遠矣千又安知其為偽也乃從而辨之曰我亦辨之以理而已矣或曰亦一理也彼亦一理也安知子之理是而彼之理非與曰余敵惠於先之賢哲而授余以黃石青鳥楊公幕講之秘要竊自謂於地理之道得之真而見之確矣故於古今以來所謂地理之書無所不畢覽凡書之合於秘要者為真不合秘要者為偽而此書不合之尤者也既得先賢之秘要又嘗近自三吳兩浙遠之齊魯豫章八閩之墟縱觀近代名家墓宅以及先世帝王聖賢陵墓古跡考其離合正其是非凡理之取驗者為真無所取驗者為偽而此書不驗之尤者也故敢斷其偽也益以黃石青鳥楊公幕講斷之以名家墓宅先世古跡斷之非余敢以私見臆斷之也或曰然則秉忠之譔伯溫之注盅與曰此其所以為偽也夫地理者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經邦定國禍福斯民者也三代以上明君哲相無不知之世道下衰其說隱秘而寄之乎山澤之幫k名避世之士智者得之嘗以輔翼興王扶持景運而其說之至者不敢顯然以告世也文成公之事太祖其最著者矣及其沒也盡舉生平所用天文地理數學之書進之內府從無片言隻字存於家而教其子孫況肯著書立說以傳當世耶故凡世本之稱青田者皆偽也均之佐命之英知青田則知秉忠矣或曰何是書之文辭井井乎若有可觀者也曰其辭近是其理則非(疏是先生不得不辨處)葐亦世之通人而不知地理者以意為之而傳會其說托之乎二公者也余特指其謬而一一辨之將以救天下之溺於其說者 

 

辨順水行龍

 

山龍之脈與平洋龍脈,皆因水而驗其脈之動靜,而皆不以水而限其脈之去來。今先言山龍。夫,山剛質也,水柔質也,山之孔竅而水出焉。故兩山之間,必有一水,山窪下之處,即水流行之道。水隨山而行,非山隨水而行也。山之高者,脈所從起;山之卑者,脈所從止。山自高而卑,故水亦從之自高而卑,此一定之理也。往往大溪大澗之旁,小干龍所憩焉;大江大河之側,大干龍所休焉。蓋來山之眾支聚乎此,故來水之眾泒亦聚乎此也。然據水之順逆而論脈之行止,但可就其大概而言爾,若必謂水於此界,脈必於此斷;水向左流,脈必不向右行,則不可也。夫龍脈之起伏轉折,千變而不窮。有從小江小湖崩洪而過者矣;有從大江大河,越數百十里不知其蹤跡端倪而過者矣;有收本身元辰小水,逆行收數里而結者矣;有向大干水逆奔數百里而結者矣。龍之真者,水愈斷而其過脈愈奇,勢愈逆而其骨力愈壯,豈一水之橫流,可遏之使斷,牽之使前乎?今《玉尺》云:順水直衝而逆回結穴,方知體段之真,若逆水直衝而合襟在後,斷是虛花之地。眾水趨歸東北,而坤申之氣施生;群流來向巽(震)辰,而干亥之龍毓秀。甲卯成胎,不含酉辛之氣;午丁生意,豈乘坎癸之靈。據此而言,是天下必無逆水之龍也。豈其然哉。

 

或曰:子所言,山龍也;《玉尺》所言,平壤也。故其言曰:干源曠野,鋪氈細認交襟;極隴平坡,月角詳看住結。山龍有脈可據,故有逆水之穴,平壤無脈可尋,只就流神之來去,認氣之行止,豈與山之過峽起伏,同年而語乎。子生平專分山水二龍以正告天下,何又執此論也?

 

解之曰:「平壤固純以流神辨氣,與山之脈峽不同,至以水之來去為氣之行止,則我不取。我以為酉辛水到,則甲卯之脈愈真;癸坎流來,則午丁之靈益顯。坤申生氣,眾水必無東北之趨;干亥成龍,群流必無巽辰之向。由此而言,《玉尺》不但於山龍特行特結之妙茫然未知,且於平壤雌雄交媾之機大相背謬。至其統論三大干龍,而以為北干乃崑崙之丑艮出脈,而龍皆坤申;南干乃崑崙之巽辰出脈,而龍皆干亥;中條乃崑崙之寅甲、卯乙出脈,而龍皆庚酉辛。注者遂實其解曰:北干無離巽艮震穴,中干無震巽艮穴;建康只有南離、臨安只有坤兌、八閩只有坤申,固哉,《玉尺》之言也。夫,舉天下之大勢,大抵自兌之震、自干之巽、自坤之艮者,地勢之從高而下然也。至於龍之剝換轉變,豈拘一方。真脈性喜逆行,大地每多朝祖,若執此書順水直衝之說,遇上格大地,反以為不合理氣而棄之,而專取傾瀉奔流,蕩然無氣之地,誤以為真結而葬之,其詒害於人,烏有限量,余故不得已,而叮嚀反覆以辨之也。

 

辨貴陰賤陽

 

易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惟此二氣,體無不具,用無不包,是二者不可偏廢,故曰孤陽不生,獨陰不長,是二者未嘗相離。故曰陽根於陰,陰根於陽。捨陽而言陰,非陰也、捨陰而言陽,非陽也。聖人作易,必扶陽抑陰者,何也?曰,道一而已,故曰干分而為二,而名之曰坤。以兩儀之對待者言,曰陰陽;以一元之渾然者言,惟陽而已。言陽,而陰在其中矣。就人事言,則陽為君子、陰為小人。內君子外小人為泰、內小人外君子為否。由此言之,陽與陰不可分也。苟其分之,則貴陽陰,如聖人之作易。何也,若貴陰賤陽,是背乎聖人作易之旨,而亂天地之正道也。《玉尺》乃以艮巽震兌四卦為陰之旺相而貴之,以乾坤坎離為陽之孤虛而賤之。即以納甲,八干十二支。丙納於艮、辛納於巽。庚納於震而亥卯未從之,丁納於兌而己酉丑從之,十者皆謂之陰而貴。以甲納干,以乙納坤,以癸納坎而子申辰從之,以壬納離而午寅戌從之,十者皆謂之陽而賤。於是當世之言地理者,不論地之真偽若何,凡見陰龍陰水陰向,則概謂之吉,而見陽龍陽水陽向,則概謂之凶,此乖謬之甚者也。夫,吉凶之理莫著於易,易六十四卦各有其吉,各有其凶,八卦,六十四卦之父母也,豈有四卦純吉、四卦純凶之理。八干十二支亦然,吾謂論地,只論其是地非地,不當論其屬何卦體,屬何干支。若果龍真穴的,水神環抱,坐向得宜,雖陽亦吉也。若龍非真來,穴非真結,砂飛水背,坐向偏斜,雖陰亦凶也。又拘所謂三吉六秀,而以為出於天星,考之天官家言,紫微垣在中國之壬亥方,而太微垣在丙午方,天市垣在寅艮方。且周天二十八宿分佈十二宮,皆能為福,皆為災。地之二十四干支上應列宿,亦猶是也。何以在此為吉,在彼為凶,此與天星之理全乎不合?至謂乾坤老亢、辰戌為魁罡、丑未為暗金煞,然種種悖理。夫乾坤為諸卦之父母,六子皆其所產,何得為凶。老嫩之辨在於龍,龍之出身嫩也,即乾坤亦嫩也;龍之出身老,即巽辛兌丁亦老也。斗之戴匡為天魁,斗柄所指為天罡,此樞干四時,斟酌元氣,造化之大柄也。理數家以為天罡所指,眾煞潛形,何吉如之,而反以為凶耶。五行皆天地之經緯,何獨忌四金?庚酉辛,金之最堅剛者也,既不害其為吉,而獨忌四隅之暗金,甚無謂矣。諸如此類,管郭楊賴從無明文,不知妄作,流毒天下,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不禁臨文而三歎也。

 

辨龍五行所屬

 

盈天地間只有八卦。先天之位,曰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風雷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總之陰而已,山陽澤陰、雷陽風陰、火陽水陰,皆兩儀對待之象。對待之中,化機出焉。所謂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一陰一陽之謂道。八卦者,天地之體;五行者,天地之用。當其為體之時,未可以用言也。故坎雖為水,此先天之水,不可以有形之水言也;離雖為火,此先天之火,不可以有形之火言也。故艮為山而不可以土言也、兌為澤而不可以金言也、震巽為風雷而可以木言也。若論後天方位八卦,而以坎位北而為水、以離位南而為火、以震位東而為木、以兌位西而為金,似矣。四隅皆土也,又何以巽木干金不隨四季,而隨春秋耶?此八卦五行之一謬也。及論二十四龍則又造為三合之說。復附會之以雙山,更屬支離牽強而全無憑據。夫,既以東南西北為四正五行,則巳丙丁皆從離以為火、亥壬癸皆從坎而為水、寅甲乙皆從震而為木、申庚辛皆從兌而為金,辰戌丑未皆從四隅以為土,猶之可也。今又以子合申辰而為水、並其鄰之坤壬乙亦化為水;以午合寅戌而為火,並其鄰之艮丙辛亦化為火;以卯合亥未而為木,並其鄰之干甲丁亦化為木;以酉合已丑而為金,並其鄰之巽庚癸亦化為金。論八卦則卦爻錯亂,論四令則方位顛倒,此三合雙山之再謬也。所謂多岐亡羊,朝令夕改,自相矛盾,不持悖於理義,亦不通於辭說者矣。又以龍脈之左旋右旋,而分五行之陰陽,曰亥龍自甲卯乙、丑艮寅、壬子癸方來者為陽木龍;亥龍自未坤申、庚酉辛、戌干方來者為陰木龍。其餘無不皆然,謬之謬者也。又以龍之所屬而起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又以龍順逆之陰陽分起長生,曰陽木在甲,長生在亥,旺於卯、墓於未;陰木屬乙,長生在午、旺於寅、墓於戌。其餘無不皆然。舉世若狂以為定理,真可哀痛矣。夫五行者,陰陽二氣之精華,散於萬象,周流六虛,盈天地之內,無處不有五行之氣,無物不具五行之體。今以龍而言,則直者為木、圓者為金、曲者為水、銳者為火、方者為土。又窮五行之變體,而曰貪狼木、巨門土、祿存土、文曲水、廉貞火、武曲金、破軍金、左輔土、右弼金。五行之變盡矣。此楊曾諸先覺,明目張膽以告後人者也。夫此九星五行者,或為起祖之星、或為傳變之星、或為結穴之星、或為夾從輔佐之星,或兼二、或兼三、或兼四,甚而五星傳變,則地大不可名言,以此見五行者變化之物,未有單取一行不變以為用者也。今不於龍體求五行之變化,而但執方位論五行之名字,是使天地之生機不變不化,取其一,盡廢其四矣。又從方位之左右旋分五行之陰陽,是使一氣之流行左支右絀,得其半而未能全其一矣。試以物產言之。若曰南方火地無大水;北方水地不火食;西方金地不產各材;東方木地不產良金,有是理乎?試以品性言之。盡人皆具五德,若曰東方之人皆無義;西方之人皆無仁;北方之人皆無禮;南方之人皆無智,有是理乎?且不獨觀四時之流行乎,春氣一噓而萬物皆生,不特東南生,而西北無不盡生;秋氣一肅而萬物皆落,不特西北落,而東南無不盡落。是生殺之氣不可以方隅限也。又不觀乎五材之利用乎,棟樑之木遇斧斤以成材;入冶之金,須鍛煉而成器;大塊非耒耜不能耕耘;清泉非爨燎不能飲食。道家者流,神而明之,故有水火交媾、金木合併之義,以為大丹作用,即大易既濟、歸妹之象也。故曰識得五行顛倒顛,便是大羅仙。相生者何嘗生,相剋者何嘗克乎,今《玉尺》曰:癸壬來自兌庚,乃作體全之象;坎水迎歸寅卯,名為領氣之神。金臨火位,自焚厥屍;木入金鄉,依稀絕命。火龍畏見兌庚,遇北辰而自廢;東震愁逢火劫,見西兌而傷魂。是山川有至美之精英,而以方位廢之也。且五行之論生旺墓,而亦限之以方位,其說起於何人?若以天運言,則陽升而萬物皆生、陰升則萬物皆死,無此生彼死、此死彼生之分也。若以地脈言,有氣則萬物皆生、無氣則在在皆死,無此生彼墓,此旺彼衰之界也。今龍必欲自生趨旺,自旺朝生;水必來於生旺,去於囚謝;砂之高下亦如之,皆因誤認來龍之五行所屬,於是紛紛不根之論,鹹從此而起也。更有謂龍之生旺墓若不合,別有立向消納之法。或以坐山起五行,或以向上論五行。不知山龍平壤皆有一定之穴、生成之向,豈容拘牽字義,以意推移。朝向論五行固為乖謬、坐山論五行亦未為得也。《玉尺》又兩可其說曰:可合雙山,作用法聯珠之妙;宜從卦例,推求導納甲之宗。又何其鼠首兩端,從無定見耶。我願世之學地理者,山龍只看結體之五星、平壤只看水城之五星,此乃五行之真者。苟精其義,雖以步武楊賴亦自不難。至於方位五行,不特小玄空生剋出入、宗廟洪範、雙山三合斷不可信,即正五行八卦五行亦不可拘。此關一破,則正見漸開,邪說盡息,地理之道始有入門。嗟乎,我安得盡洗世人之肺腸,而曉然告之以玄空大卦天元九氣之真訣,使黃石、《青囊》之秘,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哉。

 

辨四大水口

 

夫四大水口有至理存焉,楊公書中未嘗發露,惟希夷先生闢闔水法,倡明八卦之理,而四大水口之義寓於其中。此乃黃石公《三字青囊》所固有,楊公特秘而不宣,即希夷引而不發也。今人不知天元八卦之妙用,妄以凡庸淺見測之,遂以為辰戌丑未為五行墓庫之方,輒以三合雙山附會曰:乙丙交而趨戌、辛壬會而聚辰、鬥牛納丁庚之氣、金羊收甲癸之靈。鳴呼,謬矣。以三合五行起長生墓庫之非,即龍上五行左旋為陽,右旋為陰而同歸一庫,穿鑿不通之論,前篇皆已辨之。獨此四大水口原屬卦氣之妙用,《青囊》之正訣,而亦為此輩牽合舛錯而亂真,余每開捲至此,不勝握腕,故又特舉而言之。夫圖南先生八大局皆從《洛書》八卦中來,一卦有一卦之水口。舉四隅之卦而言,則有四;若舉四正之卦而言,其實有八。然括其要旨,即一水口而諸卦之理已具。學者苟明乎此,山河大地,佈滿黃金矣。特以天心所秘,非人勿傳,故不敢筆之於書,聊因俗本,微露一端,任有夙慧者私心自悟。若以為陽艮龍丙火,交於乙,墓於戌;陰亥龍乙木,交於丙,亦墓於戌,以為天根明窟,雌雄交媾,玄竅相通,種種癡人說夢,總因誤認諸家五行,不知卦氣之理,以訛傳訛,盲修瞎煉。吾遍觀古來帝王陵寢,以及公卿名墓,何曾有合此四語者。若用此四語擇得合格之地,總與地理真機無涉,其為敗絕,亦猶是也。所謂勞而無功,聞余言者,不識能惕然有動於中否。

 

辨陰陽交媾

 

天地之道,不過一陰陽交媾而已。天地有一大交媾,萬物各有一交媾,變變化化,施之無窮,論其微妙,莫可端倪而實有其端倪。故曰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地理之道,若確見雌雄交媾之處,則千卷《青囊》皆可付之祖龍。斯理甚秘,而實在眼前,若一指明,觸目可睹。然斷不在五行生旺墓上討消息也。《玉尺》乃曰:有乙辛丁癸之婦,配甲庚丙壬之夫。又曰:陰遇陽而非其類,號曰陽差;陽見陰而非其偶,名曰陰錯。乃取必於乙丙之墓戌;辛壬之墓辰;丁庚之墓丑;癸甲之墓未,此真三家村學究之見也。夫陰陽交媾自然而然,不由勉強,亦活潑地不拘一方,豈可以方位板格死煞排算乎。即以天地之交媾者言,天氣一降,地氣一升,而雨澤斯沛矣,子能預定天地之交於何方,合於何日乎?更以男女之交媾者言,陽精外施,陰血內抱而胎元斯孕矣,子能預擬胎孕之何法而成,何時而結乎。知天地男女之不可以矯楺造作,則知地理之所謂天根月窟,亦猶是矣。此唯楊公《都天寶照》言之鑿鑿,不啻金針暗度,而因辨《玉尺》之謬而偶洩於此,具神識者,精思而冥悟之,或有鬼神之告也。

 

辨砂水吉凶

 

今之地理家,分龍穴砂水為四事。或雲龍雖好、穴不好;或雲龍穴雖好,砂水不好。何異癡人說夢。古之真知地理者,只有尋龍定穴之法,無尋砂尋水之法。正以雖有四者之名,而其實一而已矣。穴者,龍之所結;水者,龍之所源;砂者,龍之所衛;故有是龍則有是穴,有是穴則有是砂水。未有龍穴不真而砂水合格者也。亦未有龍真穴的,而砂水不稱者也。《玉尺》反曰:龍穴之善惡從水,猶女人之貴賤從夫。穴雖凶而水吉,尚集吉祥。是以本為末,以末為本,顛倒甚矣。且其所謂吉凶者,只取四生三合,雙山五行,論去來之吉凶,而以來從生旺、去從墓絕者為吉,反此者為凶。既屬可笑。又以砂水在淨陰方位者為吉,在淨陽方位者為凶,尤為拘泥。夫,水之吉凶只辨天元衰旺之氣,砂者,借賓伴主,只要朝拱環抱,其形尖圓平正秀麗端莊,皆為吉曜。若斜飛反去,破碎丑拙則為兇殺。或題之曰文筆、曰誥軸、曰御屏、曰玉幾、曰龍樓、曰鳳閣、曰仙橋、曰旗幟、曰堆甲屯兵、曰煙花粉黛,諸般名色皆以象取之,以類應之,而不可拘執。亦須所穴者果是真龍胎息,精靈翕聚,而後一望臚列皆其珍膳兩假。如一山數家,同見貢砂,而一塚獨發,其餘皆否,非貴之與賤在龍穴而關於砂乎。況四神八國並起星峰,皆堪獻秀,何必淨陰之位則吉、淨陽之位則凶。龍穴無貴陰賤陽之分,砂水又豈有貴陰賤陽之分耶。其雲文筆在坤申為詞訟、旌旗見子午為劫賊;高峰出南離,恐驚回祿、印星當日馬,必遭瞽疾;干戌為鼓盆之煞、坤流為寡宿之星;寅甲水、瘋疾纏身、乙辰水,投河自縊;又云:未離胎而夭折,多因衝破胎神、纔出世而身亡,蓋為擊傷生氣。四敗傷生,雖有子而母明父暗、望神投浴,居官而淫亂可羞。諸如此類,不可枚舉,立辭愈巧其理愈虛。一謬百謬,難以悉辨。總其大旨曰:廢五行衰旺之說,破陰陽貴賤之名,可以論龍穴,即可以論砂水矣。我於是書,取其四語,曰:本主興隆,殺曜變為文曜;龍身微賤,牙刀化作屠刀。此則沙中之金,石中之玉也。採葑採菲,無以下體。故特舉而存之。

 

辨八煞黃泉祿馬水法

 

水法中有「祿上御街」、「馬上御街」,其說鄙俚不經,而最能使俗人艷慕。又有八煞、黃泉二種禁忌,使人望而畏之若探湯焉。我以為其說皆妄也。夫,祿馬貴人,起例見於六壬,在易課中已屬借用,與地理祿命皆無干涉。世人學術無本,一見干支便加祿馬,推命家用之,地理家亦用之,東挪西借,以張之子孫繼李之宗祖,血脈不通,鬼神不享。此在楊曾以前,從不見於經傳,後之俗子妄加添設,不辨自明。夫,地理之正傳,只以星體為巒頭,卦爻為理氣,捨此二者,一切說玄說妙,且無所用之,況其鄙俗之甚者耶。其所稱馬貴者,亦有之矣,曰貴人、曰天馬,此皆取星峰以為名,不在方位也。水之御街亦以形言,不在方位。至於八煞、黃泉,尤無根據,全屬捏造。更與借用不同。夫,天地一元之氣,周流六虛。八卦方位,先天後天互為根源,環相交合,相濟為用。得其氣運則皆生,違其氣運則皆死,但當推求卦氣之興衰而為趨避者,從無此卦忌見彼卦,此爻忌見彼爻之理。若失氣運,則巽見辛、艮見丙、兌見丁、坤見乙、坎見癸、離見壬、震見庚、干見甲,本宮納甲正配尚足以興妖發禍。若得氣運,雖坎龍,坤兔、震猴、巽雞、干馬、兌蛇、艮虎、離豬,而卦氣無傷,諸祥自致。我謂推求理氣者,須知有氣運隨時之真煞,實無卦爻配合之煞。今真煞之刻期刻應,剝膚切骨者不知避,而拘拘忌八曜之假煞,亦可悲矣。黃泉即四大水口,而強增名色者也。故又曰四個黃泉能殺人,辰戌丑未為破軍;四個黃泉能救人,辰戌丑未巨門。故又文飾其名為「救貧黃泉」。夫,既重九星大玄空水法,則不當又論黃泉矣。何其自相矛盾一至於此。或亦高人心知其誣,而患無以解世人之惑,故別立名色,巧為寬譬耶,未可知也。其實則單論三吉水可矣,不必論黃泉也。且黃泉忌,於彼所言淨陰淨陽、三合生旺墓水法皆不相合。若論陰陽,則乙忌巽是矣,而丙則同為純陰;庚丁忌坤、申癸忌艮、辛忌干是矣,丙壬則同為純陽,何以亦忌此?於淨陰淨陽,自相矛盾也。若論三合五行,則乙水向見巽、丁木向見坤、辛火向見干、癸金向見艮,同為墓絕方,忌之是矣,丙火向見巽,庚金向見坤、壬水向見干、甲木向見艮,皆臨官方也,何以亦忌此。於三合雙山,自相矛盾也。我即彼之謬者,而證其謬中之謬,雖有蘇張之舌,亦無亂以復我矣。《玉尺》遂飾其說曰:八煞黃泉雖為惡曜,若在生方,例難同斷,此真掩耳盜鈴之術。既雲惡曜矣,又焉得雲生方;既雲生方矣,又焉得稱惡曜。孰知惡固不真,而生方亦皆假也。又或者為之辭曰:黃泉忌水去而不忌來。或又曰:忌水來而不忌去。總屬支離,茫無一實。我謂運氣乘旺,雖黃泉亦見其福;運氣當衰,雖非黃泉而立見其禍。苟知其要,不辨自明。而我之偲偲然論之不置者,以世人迷惑已久,如墮深坑,無力自脫,多方曉譬,庶以雲救也。嗚呼,當世亦有見余心者耶。

 

辨分房公位

 

夫葬者所以安親魄也,親魄安則眾子皆安,親魄不安則眾子皆不安。今之世家巨族,往往累年不葬,甚之遲之久久終無葬期,一則誤於以擇地為難,再則誤於以分房之說。一子之家猶可,子孫愈多,爭執愈甚,遂有挾私見以堤防,用權謀以自使者矣。有時得一吉地,惑於旁人之言,以為不利於己而阻之者,阻之不已,竟葬凶地,同歸於盡,亦可衰哉。原其故,皆地理書公位之說為之禍根。使人減倫理、喪良心,無所不極其至也。豈知葬地如樹木,根莖得氣則眾枝皆榮,根莖先撥則眾枝皆萎。亦有一枝榮一枝枯者,外物傷殘之耳。葬親者但論其地之凶吉,斷不可執房分之私見。吾觀歷來名臣宗室,往往共一祖地,各房均發者甚多。亦有獨發一房或獨絕一房者,此有天焉,不可以人之智巧爭也。或問曰:然則公位之說全謬歟?又何以有獨發獨絕者耶?曰:是固有之,而非世人之所知也。其說在易曰,震為長男、坎為中男、艮為少男;巽為長女、離為中女、兌為少女。孟仲季之分房由此而起也。然其中有通變之機,非屬此卦即應此子、應此女之謂也。《玉尺》乃云:胎、養、生、沐屬長子;冠、臨、旺、衰屬仲子;病、死、墓、絕屬季子。即就彼之言以析之,生則諸子皆生矣,旺則諸子皆旺矣,死絕則諸子皆死絕矣,何以以此屬長、以此屬仲、以此屬季?曰:亦以其漸耳。析之曰:以為始於胎養,繼而之旺,既而死絕,似矣,若有四子以往,則又當如何耶,其轉而歸生旺耶、抑另設名以應之耶?此不足據之甚者也。世人慎勿惑於其說也。

 

總論後

 

余作《玉尺辨偽》既成,或問曰:子於是書訛謬,辨之則既詳矣,子謂吉凶之理在乎地,而非方位之所得而限也,然則八干、四維、十二支,寧無有吉凶之當論乎?曰:何為其然也!我正謂八干、四維、十二支皆分屬於卦氣,夫,卦氣吉凶之有辨,蓋灼灼矣,特非淨陰淨陽、雙山三合生旺墓之謂也。乃若《青囊》正理,方位之辨實有之,其秘者不敢宣洩,姑就《玉尺》之文以概舉之。《玉尺》所畏者曰乙辰、曰寅甲,而以《青囊》言之,乙之與辰、寅之與甲,相去何啻千萬里也。有時此凶而彼吉,有時此吉而彼凶者矣。所最羨者,曰巽巳丙,而以《青囊》言之,巽巳之與丙,相去亦不啻千萬里也。有時此吉而彼凶,有時此凶而彼吉者矣。所最欲分別而不使之混者,曰丙午丁、曰干亥、曰甲卯乙、曰辰巽、曰丑艮寅。而以《青囊》言之,午之與丙丁、亥之與干、卯之與甲乙、巽之與辰、丑寅之與艮,所爭不過尺寸之間而已,有時而吉則必與之俱吉、有時而凶則必與之俱凶矣。今乃於其當辨而不可不辨者,如黃精之與勾吻、附子之與烏頭,一誤用之而足以入口傷生者反置之不辨;於其易辨而可以不辨者,如白梁與黑秬,異色而皆可以養人,堇之與鴆,異類而皆可以殺人者,屑屑然悉舉而辨之,彼自以為智,而乃天下之大愚也。且生旺死絕之說,《青囊》未嘗不重之,故《葬書》曰:葬者,乘生氣也。卦氣之所謂生,非三合五行之所謂旺;卦氣之所謂死絕,非三合五行之所謂死絕。且地氣之大,生旺不知趨,而區區誤認一干一支之假生旺而求迎之;地氣之大,死絕不知避,而區區誤認一干一支之假死絕而思避之,悲夫,所謂雀以一葉障目,而謂彈者不我見也。以此為已,適以害己;以此為人,適以害人而已。故乎《玉尺》之於地理,猶鄭聲之於雅樂、楊墨之於仁義,一是一非,勢不兩立,實有關乎世道之盛衰,天地之氣數。竊聞嘉靖以前,其書尚未大顯,至萬歷時,有徐之鏌者為之增釋圖局而梓行之,於是江湖行術之徒,莫不手握一編以求食於世,至今日而惑於其說者,且遍天下也。悖陰陽之正,干天地之和,與俶擾五行,怠棄三正者同其患,有聖人者出,而誅非聖之書,於陰陽一家,必以此書為之首。嗚呼,此書不破,世運何由而息水火,生民何由而儕仁壽哉。我拭目望之矣。

 

 

平砂玉尺經

-劉秉忠(附劉基註解)

 

 

平砂玉尺經   

劉伯溫註解

審勢篇

原文: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觀牛斗之墟乃見眾星之拱運俯察岡阜之來方識平原之起跡。

劉釋:五行之氣在天成象而日月星辰見焉紫微太極起於亥子之中天市東垣起於寅卯之區少微酉液在刊兌之間,太微南極在巽已丙之首中有一星尊居於內而二十八宿環遠於外故牛斗之墟左為帝星所居之處其列宿則隨斗柄所指而拱向之附天而行是謂天經五行之氣在地成形峙而為山岡□阜散而為平原都濕流而為江淮河漢故山川之流峙莫非是氣之凝布然平原曠野皆根於岡瓏分佈丁維而成形故察岡阜之所來則知平原之發跡矣。

 

原文:萬山一貫起自崑崙

劉釋:山龍之散見於地雖有千萬之多而其龍脈之來皆出於崑崙按搜導祿及地誌鄙言崑崙山高一萬八千九百四十七里中峰齊天在中國計之崑崙則在西北乾兌之間實天下山川之祖而五頂之人中國又眾山之大宗也。

  

原文:乾坤坎離總歸絕域,而西通瀚海艮震與巽三條入中國而五嶽分居

劉釋:乾坤坎離兌五條分歸西北及正南入無夷蠻種之地龍脈出析俱不可考惟艮震巽三條獨入中國分居五方為五嶽之山又中國山川之大各處分勢施生東南已巽行龍出身行十一萬九千六百五十里入海結帝之都三起蛟龍之地一百四十七水穴三十六其間產忠貞育英才出聖君賢相者七百二十穴聚精拔秀為卿士大夫之地不計其數寅艮行龍出身八萬四千一百里入海結帝王之都一起蛟龍之地七十二頂穴一十有八其產大聖人之地五出賢人良相五百有七穴為卿大夫之地不計其數申卯行龍行八萬一千五百六十里止於伊洛裡澗之交結帝王之都三起蛟龍之穴十十有四產聖君賢相侯伯五百五穴其間鍾氣發秀為卿士大夫賢士之類北艮巽之穴尤多。

  

原文:是故黃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龍。

劉釋:黃河之水派自崑崙艮寅之左甲卯之右界艮丑於東北之首限甲卯於是正東向東曲折百流入中國至河套之北出陝之左而山西等路右臂至汴東南左紆徐州之東北入海故河之西地乃丑艮行龍寶為坤艮之氣入首故燕冀至青兗之地多坤艮結穴自右轉為坎局。

  

原文:長江限而江南巽辰起祖。

劉釋:崑崙東南孤角分條自康姑九萬八千七百五十里出西無天竺西番南界曰六國山之北一萬二千里通巴西之慶鵬山分枝三派左股出陝之南為雍之右衛中股歷憑旗發派為荊襄之南行渡祁山起南嶽行山為離宮之火星憑旗右股作成都之左。

 

原文:惟寅甲卯乙之落脈,為河江中柱之根基。

劉釋:河源之左自寅卯憶當震之首落脈起帳出一萬四千里為蘭花媾至三萬三千七百一十六里為喬黎山至一萬九千里入榆莢山過西域無胡南幕西首山行一萬二千二百五十里入中國至幽谷漣奇為秦漢又一條分至南楚之北界一條分至同原之北界入河中條之洛長江東限黃河西流餘氣及淮楊通秦入海是知震脈之落為江湖之中柱其龍獨尊,其氣獨正,出震入離大都區中年悠久民安物阜文士萃出風氣正直民無佞奸上下從化皆其應也 .

  

原文:岡□平原之分別猶體骨肌肉之相附肌肉兩於骨外,血脈行於肉中,知血脈流動之情,見肌肉榮枯

之理。

劉釋: 幾山脈起自崑崙為山之首而氣脈之行因山而見猶人體有骼骨之格氣絡流行分佈而散漫為土皮猶人之肌肉土不離山猶肉不離骨也乃知平土元氣皆根山。

  

原文:是故眾水趨歸東北,而坤申之氣始生。

劉釋:大凡坤申行龍水必起流東北其氣脈之使然也故水神倒東北而行者,其地多坤申之氣。

  

原文:群流來向震辰,乾亥之龍秀育。

劉釋:假如眾水流向震辰之方交會合流而去則上脈元來必自乾亥行龍故求龍於東南之交者始真轉關則壬子龍亦結地坤申之氣左關者亦可取惟離巽震艮氣之不入故尋龍者不當於乾亥之砂頭立穴也。仙曰東南水聚之處界水倒右有震穴界水倒左向北流兌穴離艮巽三龍決不宜下龍從西北方來水自東南合者氣脈水交媾情意已在震巽元逆至之理。

  

原文: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氣

劉釋:震龍入首向西則西為震氣之至而東為氣出之門故向砂之西首立穴是氣止水交之年乃為真穴若自東首立標則收辛酉兌氣入穴原水交於西豈有兌氣返東之理所謂不食酉辛之氣言兌氣不入於東而震龍不食兌氣也時師不知龍脈之起止不向水神之來去不明地氣之所從只看坐對指東書西盡而謬立標穴其擠人於害不可勝言矣。

  

原文:午丁生息,豈乘坎癸之靈。

劉釋:午丁行龍者水神必自南而向北合流而去凡見此水步龍立穴須向水流交合之處求之則午丁生息之氣始聚而成地若不於水城出合之所而反向南之土水處立穴是乘坎癸之靈非穴也下之必絕。

   

原文:觀眾水之交衿,而雌雄乃見。

劉釋:山為雌而水為雄猶人之見男女也龍盡水合雌雄交會猶男女合而媾精也此玄妙之處萬物化生之大關也然男女之玄門任督二脈之盡故男女媾則兩尾相對猶山盡水會之處正牝牡交媾之妙含英育秀於此可見。仙曰龍至水交之處方止脈盡氣聚乃為真穴也不合衿則龍脈未止龍脈不止則氣行未住故尋龍定穴必於水交之處求之方是。

  

原文:察萬里之平□而首尾當知

劉釋:平原曠野雖萬里之遠而求真脈之所自必有山龍以為之根猶四肢分職而元首在上起處為首止處為尾其理一致故尋平洋之地必求首尾之所自然後察其水神之去來以觀其交會止聚之情則真穴自見矣。敬仙曰崑崙山天地之首也五嶽四瀆者心腹也支流分肢散於八極者四肢也以中國而言五嶽者萬山之首也如山之首可以循脈之分知脈之分可以見龍之止矣。

 

原文:縱是回頭顧祖之龍,豈脫父母本生之氣。

劉釋:雖雲甲卯行龍不食酉辛之氣然亦有回頭顧祖者如甲卯行龍而氣脈返向甲卯結穴有名顧祖之地雖逆回成穴而砂頭起腳須從震宮發來關轉逆水向震乃真轉關處若被水流斷則父母本生之氣已為水神隔絕矣非真地也右關水左倒兌氣入首從兌局作用左關右水倒乾氣入首從乾局作用又不當以震氣立法取之舉一龍而七龍之法同例。仙曰兩砂並出股長股短邊粗邊細其短而細者必縮粗而長者必伸粗大雄急勢必曲折向砂之短處挨歸故多結回龍之地及盤龍之地或為下砂所壓而曲折轉關者亦有回龍盤龍之穴然必得父母本生之氣不脫始行之砂隨水轉關而成方為大地。

  

原文:故順水直衝而逆回結穴,方知體段之真。若還逆水直衝而合衿,在後斷是虛花之地。

劉釋:回龍之地其砂頭不從本生之方而來但只逆水直衝而上其水流向背後交合者皆非真地時師指曰上水魚飛天龍者甚謬雖其體勢宛轉坐應整齊亦是虛化蓋合流在後則其砂之行氣終趨向於交衿之處也。

 

原文:平原曠野鋪氈,細認交衿。

劉釋:有數百里平洋之地前後左右又無溝壑溪澗如鋪氈設席一望無際此等形體既無水神可考其出入又無

岡阜可辨其來去何以察其龍脈之行止穴情之定否如見此等平地必有微茫之水可觀蓋溝壑之水必有所歸而

微茫之水去流亦足以察其龍脈之行止凡水必歸趨於卑下而低瀉之處為眾水之所歸雖微茫之水亦可以見其

會合交會於東則尋兌氣之入首交會於西則尋震氣之入首細心詳察必得真情。古雲高一尺為山低一尺為水

正為平洋平原曠野之地立法。

 

原文:極□平坡月角,詳看佳結。

劉釋:山□窮盡截頭掛角鋪出平坡左右無水夾隨行送前無溝壑溪澗界合如此落頭雖無水法可辨然其龍脈之出若有真龍結穴則其氣止融聚之處必有正脈垂落或微茫以界於左右分砂翼上首如月角之出兩肩兜轉護衛周匝或一重二重或四五重雙向前兜堂收氣或左右肩肘抱出砂頭宛轉曲折到堂橫過做微茫案應者其地方真或從別支分脈曲折到堂直拜堂局分兩翼復宜於本砂之左右者亦佳故看平地落頭無處尋其佳結只於月角兜收與不兜收砂頭轉匝與不轉匝而龍之住穴之結與不結方見又有四五山頭出腳平坡龍辨其何山落頭長何山落頭短旁角從何方兜轉則知其五山和所交合成穴其法尤微得此穴者富貴雙全萬子萬孫一二百紀福。

 

第二節 審氣篇 

 

原文:龍分三八,氣屬五行,定陰陽消長之理,明孤虛旺相之因。 劉釋:地支一十二位以四維八午配隸於交中並而為二十四位以甲庚壬丙隸於四正之宮乙辛丁癸隸於四庫之地乾坤艮巽隸於四維之方三合以亥卯未屬木而乾甲丁從之已酉丑屬金而巽庚癸從之寅午戌屬火而艮丙辛從之申子辰屬水而坤壬乙從之。   

原文:是故壬癸來自兌庚,乃作體全之象。坎水迎歸寅卯,名為領氣之神。

劉釋:壬癸為北方之水水龍自庚兌而來出自印綬之鄉從生趨旺秀氣乃全。甲卯為東方之木,水神領氣,入東方生甲卯木是坎龍行體木龍入局水木相生秀氣乃出此言旺龍乘生氣而結局體制也。仙雲坎龍自西兌出身震龍自北方出身皆不犯氣克洩而鍾靈萃秀周密完固若入首一節更不混關殺如坎龍單行卯龍單行不與寅甲壬亥相間,則水木之氣清純而穴貴雙全矣。

 

原文:三陽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蝕氣。

劉釋:丙午丁為陽之地氣屬南離從震坎二方起祖則廉貞貪狼之氣趨至南離而火神愈明且秀此是長生發足旺方入首之意也然火炎而性烈又自東方行龍則猛威之性恐為回祿之災須得坎方有山水相制方妙或生坐穴亦可辰戌丑未為四伏蓋四金之地五龍所畏天罡所臨

之地為貴人不立之鄉故曰天罡蝕氣凡龍入首若犯辰戌丑未曰四伏生嗔立見災害楊公雲先看金龍動不動即此忌也。 敬仙曰若午龍從雙山三合作戌向或艮向者多不發福乃助火反禍之故也。更坐火穴則殺到局必主回祿從納甲作壬向者極妙若巽辛二龍入首切忌辰戌決難立穴即出少亡孤寡子孫絕嗣間有丑未二龍從丁癸行者略通亦宜避其正落也。

 

原文:金臨火地,**** 厥辰,木入金鄉,依稀絕命。

劉釋:兌金行龍趨晌午丙立宅是金臨火地向上火來克金為**** 厥屍矣若轉至丁龍入首則為陰陽趨至已宮入首為旺龍趨生雖已丁屬火亦不忌也。甲卯水行龍至坎宮雖曰得生若轉至兌申庚西方上到頭則木入金鄉而受制絕命。如見乾兌則當從金氣取用而宜以木論

也。氣短其入首逢金克而絕命不成穴矣。

 

原文:火龍畏見兌庚遇北辰而自廢,東震愁逢火劫,見西兌而傷魂。

劉釋:丙午行龍向西兌則火為金氣洩剝而展至亥寅之地則火氣廢絕無餘矣,甲卯行龍向丙午則木生火氣脫復入金鄉申酉入首則木絕於寅而魂氣俱傷矣。仙曰此言火龍不當從兌坎結局木龍不當從離兌結局如震木在八將之列丙丁在秀花之宮行龍出身木秀麗然入首受制亦不是局坎兌入首本是清貴不宜木火行龍也。楊公曰行得好不如立得好此言有理。

 

原文:是故,陽龍左旋,從生趨旺,陰龍右歸,自旺朝生。

劉釋:然皆要得生旺之木氣莫犯鬼劫克洩其本生之龍為美若克劫則不成體制矣。仙曰陽龍左旋從木生上起長生順行如水長生居申沐浴酉兌冠帶戌臨官亥之類陰龍右歸從死位上起長生逆行如水土生於卯沐浴寅冠帶丑臨官子帝旺亥之類其排山起運陽龍從左陰龍從右如坎為水坎戌寅戌辰戌午順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屬巽為木辛丑辛亥辛酉逆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屬各從所在方位砂木吉凶而斷之萬無一失。

  

原文:故喜來乘於進氣,切忌陷於休囚。

劉釋:此格上言龍脈自生方入旺方或旺方入生方皆為進氣若生

旺二方歹行至死絕之地入首結局者陽入休矣龍體雖秀亦無用也。

 

原文:到頭囚謝,旺水聚而財祿尤宜。入首衰微,生神會而入丁可救。

劉釋:來龍入首之休囚而或得官旺水聚明堂則龍穴雖凶而外氣清吉亦能獲財或得長生之水氣流至局前則內氣雖廢而外氣不絕亦能興旺,人丁終不致於絕嗣。

 

原文:所貴雙興並至,那堪兩敗重逢。

劉釋:得生旺之龍而又見生旺水神到局此謂雙興並至則富貴綿遠

發福悠長。人丁財祿兩無所欠若不能用向收制龍穴休囚而水神朝局又見囚謝是謂兩敗重逢必致敗絕無疑。楊公為人救貧只用向上五行論水法出入之吉凶衰方水來向胎養。則衰水已在生旺方矣以向就水因水立向此收山出煞,玄機救貧續嗣之妙用也。仙曰楊公立雙山五行之法以來龍入首用二方取生旺之位者立法之經制也砂水不合而以向合從向上取生旺之位者用法之權也,水不合局而以向上取之是取生氣之吉以為人造福耳益以內氣雖吉而外氣或凶從內氣立向而不顧砂水之美惡則外氣亦能損內氣故有吉地而多凶者,

此也。楊公深得於此法誠救貧之奇術也。

  

原文:生氣短而死氣長凶多吉少,死氣短而生氣長福重禍輕。

劉釋:幾來龍身生旺之氣長而入首死絕之氣短則始遷之時必致生禍及至龍步行運到生旺之處便能發福故吉多而凶少幾龍身死絕之氣而入首生旺之氣短則初葬,雖吉而龍運步至之時必生大禍故凶多而吉少仙曰入首休凶者有砂水可收則歸向上便初葬之後亦能發福不致受休囚之禍無砂可收則以入首從生氣立向亦可。

 

原文:顧祖回龍,逆勢重於舉鼎。遭傷歷劫,進氣輕似鴻毛。

劉釋:過頭祖盤顧雖曲可愛勢力若有舉鼎之重而來歷之地若遭鬼氣分劫至於入首之處英靈耗散似鴻毛之輕矣。言盤龍之地福力返輕示人不可以願而逐指為大地也顧祖回龍地最要水纏玄武則氣力乃鍾不然後氣脫去反為不美。仙曰水龍轉離既洩於火歸於兌復戰於金經歷多少克耗故經曰來龍之勢重而入首之氣輕縱發富貴其能久乎是故壬剝癸,癸剝壬水龍互用而自純。坎龍入首而本初之氣得壬癸互換不失本方體制則始不犯鬼煞孤空之耗。故雲水清寶瓶互用而自純益言龍不雜也然得癸方為一。

 

原文:是故壬剝癸,癸剝壬,水龍互用而自神。丁換丙,丙換丁,火氣相須而不疚。

劉釋:丙丁皆系火神丁龍換丙,丙龍換丁雖是陰陽相雜而不純然為一家之氣故丁龍不以丙陽為病丙龍不以丁陰為害所謂相須而或質者此也丙為陽火但理氣淨陰淨陽又系陰也故丙丁皆吉。仙曰壬癸雖屬陽龍而亦自有秀氣非若寅甲之北也故壬癸互用而亦純丙丁相須而不疚與寅甲與卯用行申與酉同行辛已與丙丁同行則氣雜而有病矣。

 

原文:亥龍忌雜乾壬,許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愛單行。直受無庇,曲來有玷。

劉釋:乾與亥同宮乾陽而亥陰壬與亥交界亥陰而壬陽二氣本不相通故亥氣犯乾壬者必絕止宜直受不宜曲折故許通一路如帶乾壬而來立穴犯之不可須避其所犯疾歸亥上,其巽龍與辰已同行亦然犯已氣未必盡絕侵辰氣則人無子遺唉。

 

原文:寅甲艮何堪並至,酉庚辛乃可雙行。乾坤二位到頭雖發福,而終歸敗絕。辰戌兩龍入首縱利達,而世受孤寒。

劉釋:艮龍為六秀之尊得之富貴極速然與寅甲同界出其身八首若有毫釐之差,則福咎頓異若犯丑龍同行雖為不吉然不失陰陽一體,尚可裁穴則寅甲之不可毫釐犯也酉與庚辛總為一家庚雖穴清亦

為同氣故三龍雙行換互入局亦成大地不比寅艮之多庇也。乾坤老亢退居西北南以其生氣竭也故龍自乾坤入首者砂明水秀外氣清靈亦能發者然老陰終無生息故必歸於敗絕敗亦其理之必然故後天之卦以乾坤處西北西南此之謂也。 作者按:寅甲木龍剝換艮土龍,則土龍受克制,是不可互為剝換的。若是酉庚辛同屬金龍,而剝換到入首,無疑是福重而無禍。若是乾金龍剝換坤土龍入首,雖然會發福而終歸要敗絕。辰戌二龍入首雖利達,因是金亢而世受孤寒。

 

原文: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興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龍之關煞。龍落空亡,須明避忌。向如克制,亦達推移。審陰陽相見之宜,察曜氣侵凌之咎。惟明覺不昧,領會通神。

劉釋:五行之氣土從水寄為四維東木西金南火北水各有方位而其生其旺,並從一十二支辰之中配以四維八干如水土生於申旺如

子之類於二十四位上究之知其興衰休廢以為穴審龍之法而為納水得氣之要也。 十二支辰各配以渾天甲子甲丙戊寅壬乙丁已辛癸所屬之納音如甲於乙丑金丙寅丁卯火之類及甲乙巽丙丁坤庚辛乾壬癸艮四維八干之圭甲空亡共七十二龍以審來龍立穴之關殺避其所侵趨其所喜更以六十龍均分於格盤以辯坐穴之關殺如癸龍當壬子已丑之間空亡宜避乙丑龍而坐於丁卯是以金龍而坐火穴矣火穴而受水同為何克穴鬼氣侵穴法。即當避他如三百六十五度穿山甲於透地渾之殺者亦宜勾求。 龍落空亡即七十二龍之說思圭甲空亡之法也至如向制向生之訣。楊公用玄空五行以消息之收二十四山八水四金五行之生剋以定避忌之方此一法也,又有用縫針取渾天六十龍五行以消息之此亦一法也又有穿山透地用三百六十五度五行以消息之此又一法也立法多端理難歸一兼行,並用多莫取決只從玄空五行。如楊公**** 亦無不驗。仙曰穿山渾天甲子園布三百六十五度按二十八宿分金過度配五克。行,所屬是名星度五行用之如穴配如穴坐火喜對面水火星度水見火則相剋火見火為比和故曰,若火見水為克,木見金為克出所謂相戰則凶也又如亥山。入首坐乾向巽要得透地龍水度為生氣主富貴雙全坐火度則犯關殺必傷人丁,而敗財祿矣城非細故而庸師可苟且誤人哉。 艮見丙巽見辛兌見丁震見庚坤見乙乾見甲離見壬坎癸為陰陽相見。如艮龍到頭別無山水可收可避而丙上有山水相應。則向首宜指丙方為陰陽相見蓋艮自與丙配意氣相悅猶夫婦之翕合也,自然發福。若指他向則與艮龍氣不相干矣,他放此至如曜氣之侵凌。歌曰坎龍坤兔震山猴巽雞乾馬兌蛇頭艮虎離豬為殺曜犯之墓宅一齊休。假如巽龍到頭酉為殺曜其方有砂來應或水歸堂,各為惡殺向首亦宜忌之若用雙山五行三合論之,則以生龍朝旺反受其禍又向巽龍見酉水到雖不向西水則三合難收,故特舉之耳余仿此亦且余仿此亦且有害而況可以向之耶獨巽龍。仙曰坎龍忌辰水坤龍忌卯水震龍忌申水巽龍忌酉水乾龍忌午水兌龍忌已水艮龍忌寅水離龍忌亥水向亦相同互相避忌者何也,殊不知坎水受辰土克坤土受卯木克震木受申金克巽木受酉金克乾金受午火克兌金受已火克艮土受寅木克離火受亥水克此名八曜殺縱真龍古地犯之召禍不輕故八卦之刑害有如此。 二十四山之興衰七十二龍之關殺甲之空亡曜氣之侵凌惟明覺者,為能察之而不昧或避或忌領會於心通其神妙然後能盡美盡善奪造化改天命救濟人貧。

 

第三節 審龍篇

  

原文:詳觀先聖之遺言,方識尋龍之要訣。砂行水輔唱隨聯,夫婦之情。水繞砂回拜舞聯,君臣之象。

劉釋:古先賢哲如楊筠松作尋龍賦有平地青龍之要訣。楊向答有浪花滾月蘆花三裊等語劉江東有鋪毯展席田角兜筌之說,考其理因得平地尋龍之訣始與山龍同術而水神出入尤緊於山也故下文先以砂行水輔發之。 經雲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外氣所以止內氣為水之母水為氣之子,水行則氣行水止則氣止水界乎處,則氣止於內故凡龍行則水自隨如夫婦之相隨情諧意協亦理之然也。 凡龍之所止則四方之砂自然回顧雙雙顧局砂回則水自然還繞局外交流到堂悠悠洋洋止而不動聚而不渙如拜如舞類臣之見君肅然欽伏也,仙曰砂回頭伏盤舒如舞拜之象而水之來去屈曲之玄亦若舞聚畜不流亦如拜又曰其靜如拜其動如舞。

 

原文:是故真龍發足之初,猶萬馬奔馳之勢。砂如浪湧,水如鱗交,簇擁向前,誰識方來之跡。

劉釋:大低真龍之行砂隨水輔如萬馬奔馳之勢不可遏也。 真龍出身其送從之砂夾輔推擁如浪之湧重重疊疊順水流蹌絕無回頭及反背之勢水從砂去如魚之鱗或分或合或合復分如鱗之交隨砂而行滔滔向外不蓄不聚此真龍出身之勢如此形體豈易得哉今之術師一見砂頭方正便指點曰某龍某穴豈知龍有真體出身發足有住不住有正龍傍龍有真氣偽氣望砂點穴亦誤人矣。

 

原文:水似橫弓,砂猶勒馬,軍屯戟列,孰知止扎之蹤。

劉釋:凡龍到頭則送從傍砂雙雙回頭相顧猶如勒馬四水交流過堂橫聚環抱如弓案應龍虎側列如戟屯伏如軍有此形勢方見真龍止扎不去乃結地也。今方術者一見砂頭水面方正不出向之合流交會而竟從點穴亦誤人矣。大凡真龍結穴,不在長流大水之傍,亦不出大水之門。多結於兩水夾流之中旁有獲送砂而來直至入首之處群砂顧局或展開作案或纏或繞或選外遮後擁必不出身露體獻頭露面以洩真氣。古人云好龍卻是閨中女帳幕藏身不露體正比謂也。

 

原文:龍未住時,其來如逐。龍既住時,其止如伏。左砂右歸,右砂左錯,眾水朝堂,群龍躡足,注氣凝神,雖招之而不來,前後關鎖,拒之而不去。

劉釋:龍未住時其來如逐龍既住時其時止如伏左砂右歸,右砂左歸,眾水朝堂群龍躡足,真龍未住其勢逐逐而行不容止也及其止也其勢即伏靜而不動左砂到堂向右或右砂過堂向左而四畔環扼明堂其送從之砂躡足而朝拱護衛如此方是真龍住歇之勢。

 

原文:故之水交砂會之方,乃見真龍入首之地。勢或涓涓,情猶赴海,鴉飛雁行,極目天涯。流神渙散則不歸,龍尚去而不住,微垣星散而不顧,氣尚行而未收,雖或開門立面,須知風翼游鱗。 總然蓄水為關,亦是斬腰截氣。長砂展席,取一節於支流。大塊鋪氈,求至純於配合。參透玄機,實可挽回造化。古先秘訣,豈容輕度非人。

劉釋:水交於局前砂會於左右此見龍勢歇泊之處而尋龍必須先看其局前後左右之勢何如然後詳其體制之美惡方可以得其情狀吉凶休咎之跡也。 涓涓赴海,言水去而不聚鴉飛雁行言砂去而不顧此四句將以言龍行未住之勢,如下文所云龍之由去觀水之行止。水行,則龍行。水聚,則龍住。故水神渙散不收,則知龍尚行去而未見其止泊也。 龍氣凝住在旁砂揖伏歸關而後可見。若微垣旁列群砂向外而不顧堂局則知氣尚行而未見其收拾也。 龍行而不住氣去,而未收中有砂頭分佈門面似有穴場可指點者此不過行龍上分支結穴耳非氣鍾大地如風林宿鳥焉有益翼急水游魚豈有縱鱗雖有發福非久長也。 真龍出身中間或得水聚之處分頭立面或支水揮肩破腹立頭而此等場穴亦是斬截龍腰取氣,立穴之法耳終非正龍自此氣蓄之地也如此形勢必得目力之巧心思之深者善能作用不失其法而獲福也。 長砂直出隨水而出去如席之展無有兜界收拾不可立穴中間有支水插破其腹勾取其氣人局者亦斬腰截脈之法也。 融結真穴否則一片巒皮何所驗氣。 此亦斬氣立穴之法機巧玄微能挽回天地自然之勢凶者可轉為吉非深於術者不能參透其奧也得其奧者足以參替造化以與人生人立命而便朝貧暮富也,東海聞歸至南陽見臥龍古人恐洩天機秘而不言也。

 

第四節 審穴篇

 

原文:龍從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來,惟清惟濁。

劉釋:凡龍出身須在十二支辰之方蓋龍屬陰氣十二支辰象地從陰故也然地支上行龍出身入首亦有吉凶之異如辰戌丑未藏四時金殺此龍入首並不結穴凡水神來去宜在八干四維之上蓋水屬陽氣天干象天從陽故也。然天干水亦有清濁之殊乾坤坎癸水神來去。總非

吉曜之類。楊氏語萬水盡從天上去群龍鬚向地中行以砂水分之而不言吉凶蓋秘之也。 仙曰氣行地中取地氣也水流地外取天氣也故龍從陰而水從陽,楊氏為人轉禍為福立法示人,經曰萬水盡從天上去群龍鬚向地中行者就局中裁因外氣以立向拔龍入天干移龍入地支以分天清地濁之家召攝外氣納就局中移禍為福之權法也。故尋龍賦終篇秘旨無一言及來龍貴賤吉凶之別且曰二節三節不須拘又曰前後八尺須無雜又曰不問坐向及來山死氣卻虛閒觀於此則知楊公取用於外氣之來去立向收山以生旺休囚之氣何如耳此蓋避禍轉福之微權而其尋龍貴賤之法默受於大仙江東諸人而立言著書班班可考也稽諸古聖龍穴砂水止避孤虛趨生旺而未嘗曰龍宜地支水以天干也左衿仙人獨見於楊公之意秘於書而發之曰龍從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來惟清惟濁以見龍從地支而未盡吉水自天干而未盡顯然示人以尋龍之法不當專取於地支而水亦不宜盡從乎天干也。

 

原文:精靈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誕於天門之上。

劉釋:艮丙巽辛兌丁為六秀之位以天市垣在艮太微垣天貴星在丙主天下之祿天乙在辛太乙在巽主天下之福少微在兌壽星在丁主天下之壽福祿壽三者洪範為五

福之最洪範之數上應天星故其方之氣清貴純美而龍體秀麗若震則為雷門主天下之威柄庚如威斗主四方之

權行以肅令萬物故其方名為將星亦貴龍也但巽辛艮為文章之府兌丙丁為司籍之地故六秀龍多出文章之士

而艮丙則富貴雙全也又不如巽辛為清貴樞要卯庚則出人有謀略威權耳至於亥為紫微之垣天皇之帝座其貴

尤尊故曰粹誕於天門。若巳龍亦有發貴特不顯大不如六秀人將亥龍之美醜未龍鬼牛之氣雖有微秀終亦敗

絕十二陰龍棄丑未巳而不取蓋以此耳至於陽龍為穴如寅申亦發福辰戌且能發財而左衿仙人不取之者非直

以孤虛棄之寅田為風磨之殺風能拆物況氣得風而散雖發福其如孤寡瘋疾向辰戌發財減門絕嗣亦使不忍也

若坎離二山雖為陽龍乃陰陽之正位乾於西北而坎繼之坤退於西北而離繼之雖曰交極氣不盡廢故二龍亦能

發貴但驟發驟廢如可畏耳至如坤亦有下後大發者久亦大廢故地理家貴陰而賤陽且陽龍性氣緩弱力微而輕

陰龍性急力厚而清此陰陽之別禍福應驗乃如此也。仙曰陽山行龍若體勢秀翼特違入首洞厚方正左右周密

三吉六秀方有砂水朝應尊嚴亦可若點一則收外氣之利一則收本山之吉亦能發富貴而旺人丁三四十年後必

須另求吉地以代之否則力退福衰人丁必絕至如辰戌二龍決不宜下。

 

原文:震庚會而耀武,亦有輕重。坎離交而已極,焉無厚薄。 劉釋:震庚二龍主武說見前篇然震為雷

門天定卦以為廉貞星在焉故有威主出大將有鎮邊壓境之權若庚方亦不失神將之職此重輕之別則若庚龍坐

乾朝巽則主出武文雙全震龍坐乙朝辛或庚辛二方山水相應亦主少年科甲掌兵權之職。

 

原文:癸龍乘坎氣而有用,坤母西掖而未純。蓋以陰陽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風魔之列,巳申當二四

之偏,乘生止積聚,雖有成胎之象,而窮陽剝本,終蹈孤虛之咎。 劉釋:癸本陽山而得坎於之正氣故有

用更生坎穴向離亦利坤亦陽山而為太微垣所屬故不以陽而以陰坤龍亢陰在申未之間少有曲折則不純矣故

曰未純。 如乾為亢陽坤為亢陰老陰老陽不能生物故退處而不用辰戌丑未有亢婁午鬼四金暗殺藏焉寅甲雷

神風水震威散氣況火生在寅風生於木五行惟火性酷烈木性而易焚風能散氣拆物也巳申當二四之偏不識其

意皆明陽龍之穴。 上言四墓乾坤寅申巳甲諸山雖來乘生氣之方而入首之處又得四獸攢聚砂水會堂止而有

情者亦能興發富貴然終是陽龍氣散犯孤虛之咎不惟易興而易衰其不利於人丁刑禍穴疾必所不免其

巳龍木屬陰而止於陽山之內者以巳龍之禍與陽山同也。 又曰六秀之內惟巳亥為最則己亦吉龍也左衿仙人

更不取巳者以其興廢之不吉耳非棄其才與德也與丑未二山同故下文云云。

  原文:故地理家貴陽龍而取旺相,醜雖未巳龍為所棄。賤陽龍而避孤虛,縱寅甲申亦見難容。 劉釋:

結上文地理之家貴陰龍者取旺相之氣也然氣雖旺相而德有不足亦不為美故丑未巳雖陰山而尤為所棄雖貴

龍而不盡取於陰賤陽龍者以孤虛之氣也龍氣雖犯孤虛而德有可用未嘗不取如坎離二龍之發貴是也若既以

陽龍而秀氣又不能純厚易興易衰且啟禍絕人是寅甲申三龍下之發則極速宜若可取而刑禍絕丁故不敢用。 

原文:用坎離而求一節之長,避丑未而廢四金之氣。雖云:

龍無吉凶之異,亦惟氣有清濁之殊,清主貴而濁主賤,理之常也。陰必吉而陽必凶,氣使然焉。是故三

吉六秀主富貴之樞機,而陰陽品配為作用之玄奧。 劉釋:坎離二陽龍也而取用之者以坎離為太陽太陰之

地火南水北有既濟之美下之發富貴顯達人財兩旺故亦可取若丑未雖陰山終為暗金所傷而不用。二十四龍

吉凶之異無處考驗氣有陰陽清濁之別故貴賤吉凶應矣。 三吉古雲以貪巨武為是然九星貪巨武有雲定卦取

用者長生帝旺取配者有三匝取用者有坐方取用者取用無一定之見故此言三吉者非九星貪巨武之謂也。

玉尺經中無一言及九星而此三吉者斷然不在九星上取也此蓋言亥與震艮三龍為三吉矣三吉三秀等龍實鍾

秀氣為富貴之樞機而作用向指要得陰陽相配乃為可貴如艮見丙兌見丁巽見辛之類如陰陽相見。 經雲陰陽

相見福祿永禎陰陽相辛禍咎踵門蓋以此了。仙曰艮丙兌丁巽辛此卦氣五行用之以收來山之吉淨陰淨陽以

收納氣之秀如巽龍而辛上有砂水秀麗則以辛收之之謂也然龍形有斜側之異水神有來去之差則納甲亦有不

可盡合者要不宜拘執於此也又有三合五行如寅午戌艮丙辛之類取一氣相見之義以明砂水生旺休廢之情收

謂之向上五行山音五行三合之常。 楊公取用以定龍穴之貴賤向上五行楊公取用以避砂水吉凶三合之法在

人宜活動用而不當偏執死法今之術家用卦氣取用者執納甲而不知變雖兇殺而有所不顧用三合取向者執三

合而不變雖水神反逆而不知避其有隨山行地勢立向則曰有真龍必有真案真水之處但取案應門面方正面不

究砂水龍向合法與否此庸師識見意何愚哉。

 

第五節 審向篇

 

原文:離趨壬癸,癸向南離。坎得丁坤而發貴,丙逢辛艮以鍾靈。庚宜艮震,坤宜癸交。艮辛亥乃丁龍

之樂許,丙巽癸為亥氣之必從。 劉釋:離納壬用壬向而坐丙穴此卦氣也然坐丁向癸亦不失為坎離相見而

離山本音之氣,亦癸向收之矣癸山用午向癸配於坎坎癸向方而上納於離亦不失為坎離水火相射之意以離

向收癸氣而取貴也。借配於坤以坎水長生於坤申方耳丙艮本同一氣生旺相關正配也辛在戌宮三合類配亦

足。 庚喜震而穴坐酉一氣也而配於艮則富貴並至坤本納乙而不作乙向者以近卯也借配於癸而坐丁亦發大

貴。 丁山行龍正配在酉然酉與丁相隔四宮雖卦氣得合而勢不可藉故棄兌而趨艮者以艮亦兌之喜也,亥龍

本與未配而辰戌丑未四金之殺皆非可交故棄未而取丙為正巽癸為借此三合皆能以貴致用癸非可向坐癸向

丁亦是。

 

原文:兌丁本為正配,見亥艮而富貴尤奇。震庚猶如夫婦,見辛亥而文武雙全。巽見辛,辛見巽,兩承

妙用。艮生壬,壬生丙,誠為上吉。 劉釋:兌丁相見兌宜向丁然酉與丁相間四宮體勢欹斜而氣貫不順亦

不吉借配於亥艮則富貴殊亦可但巽非兌之所喜故左衿仙人不取巽已於兌龍犯曜氣侵害之故也。震與庚卦

氣相見而配合向指所必發大貴若辛亥則文武相承而並顯震庚主武辛亥主文章之應亥則光文而後武辛則言

語武全才也。巽辛相見互用作向主大貴少年科第文翰清奇何其妙也然辛龍尤配於卯主亦先文而後武亥亦

主文翰官爵若惡龍見辛則大貴而借配於艮亥二方則福力便輕中雖貴不顯。然用辛庚而尤貴取丁兌而亦宜

艮山納卦於丙作壬山丙向者大吉之環極富極貴之向也。然用辛向則名馳天下用庚向則才異過人用丁向則

祿與壽齊用兌向則文與福齊是皆亦為全美而艮山又不當執丙向為定也。

 

原文:天市見庚,才堪文武,少男遇巽,福壽雙全。此實卦氣之攸宜,為陰陽相見。龍或神煞之交橫不

一,砂水之隱見不齊,例難執乎納甲,法莫妙於變通。 劉釋:天市艮山作庚向艮本生氣貪狠之地主生而

不主殺以庚

向則庚為威膽主有武異故出文武之才而富貴也艮為少男而巽為艮之所忌者蓋艮土陷於東南也若用巽向雖

主發富而出人無壽獨發中房夫人賢美以少女在巽矣。已上取穴立向並從卦氣作用然有不合於法而不客執

一取裁故於各山之下復取借配之意亦皆與龍家本音相合情性一氣而用之也。如砂水吉凶異宜則棄正配而

用借配方向上消息之務使龍向與砂水品定得旺相休囚之宜而不失於偏廢榮枯乃為妙用卦氣不全則用雙山

三合五行收本山之音本山之音不合則用雙山收向上之音三合之法互相斟酌不換人若曰某山必得某卦氣納

甲作向者固不是理某山龍必得某三合作向者亦不通變必須旁觀龍氣及堂氣砂水相應而後議立向指某山之

吉出某水之凶方善其法並見前卷。黃泉曜氣皆為神殺交橫於前後左右甚至不一砂水之法來於前後左右隱

見難齊故尋龍容易立向極難向指一差如隔萬山所貴智者在於浩法如執已私拘於卦氣而不知神煞之在側執

於雙山而不知砂水之去來犯煞如此議向鮮不換人古雲益與人家尋千龍不與人間立一向蓋以向之禍人甚大

世衛用雙山卦氣之法少有不誤則使移山塞水以強就之不知以立向就砂水而欲改砂水就立向至愚亦甚矣。

先聖曰愚而好自用災必逮夫身,仙曰有吉龍必有吉水相輔然而世遠年湮或為人開鑿填塞有不合法者。若

龍體真正則又不得不開鑿剪裁以就向也亦不過是大純而小疵者方可如此若大勢不合亦當棄之矣若其龍來

真正而入首體制或欠齊整或欠收拾則又不可不裁剪經曰龍不足當培,則培龍有餘宜裁則裁是亦成輔相之

宜也易曰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此之謂也。又曰龍家入首有一定之方而穴因龍形亦有或勢或前或後

或左或右不過因緩急曲直之間及雙來單來之異以為之異以為之移就耳若立向生穴全在避堂氣之神煞與水

神之去來八方之秀氣以為趨避耳無殺可避就卦氣而無害用三合而不傷則以三合卦氣卦氣行字收八方之秀

若有所益則益背秀氣則求福未得而反致大禍況禍應神煞而貪秀氣而避神煞也禍去則福自生如犯速而福應

遲未獲將來之福而先失已成之福破財絕人眼前之福且不可安用將來之福哉世之術者戒之戒之。

 

第六節 審砂篇

  

原文:砂明生死,脈辨陰陽。 劉釋:亥龍氣脈趙東南巽已入首而取穴西南東北角者亦是生龍發足而下死

穴蓋亥歸。東南而西南東北房租氣不冠為死絕之地此法精妙時師不知多有向死絕點指者貧絕之禍。 立星

龍派之來有陰陽從左轉陰從右轉避其死絕趙其旺生則龍氣清和結穴秀麗故自各而左將入首者為陽龍自左

而右轉入首為陰龍陰陽二氣俱得生旺不犯死絕者吉如甲。卯入首者木氣也自午巽而至為陰木自乾亥壬子

癸丑而至為陽木陰木生於陽木生於亥俱得生氣出身若犯兌坤二方出身則龍發源巳先絕矣從雖砂水得局讓

托完固終不發福。

 

原文:水發城門,流詳出入。 劉釋:龍行水隨故水發源之地即龍神出身之地或趨東或趨西必須詳觀其所

出之方若流神從寅艮而出則知龍自坤兌而來則知水神必從寅艮而出以艮寅為水口者必兌龍成胎於正西巽

龍生息於東南故郭氏雲入山觀水口登穴看明堂即此意也。

 

原文:即行審來歷之因。 劉釋:凡龍體到頭歸收入口之處必考其本龍之來要知從何發足經歷何方如東北

到頭向艮寅之方其龍必自兌宮出身乃為真龍自坤申而兌者亦吉若從壬子癸丑而來必得坎上有左水佐輔夾

流會合於坤申水左側更得乙辰水佐輔夾流會合於坤申水向寅艮而去方的若是離宮落頭則水必不自坤申上

來矣故龍行來歷之因須自流神上消息之始可以得其情也,賴氏曰平坡之地千里無盡龍無一定之穴而人無

一定之見假如一片方砂四方八面無有收拾似難取穴若能審龍形來歷之因真知灼見的系坤申行龍出體則知

穴情龍脈趨東北乘坤兌之氣而融結矣巽巳行龍發源則知穴情龍脈歸西北矣。

 

原文:迎神定分合之自。 劉釋:迎神者朝會於堂局之水也水來到堂必有發源之處從何方分流而來又從何

方會流而去知流神分合之情而龍脈結穴之真偽自見若水來到堂左畔分流交行前後而右畔不見其合兩派夾

流或橫去或直來前無兜收後無迴繞者其龍尚未住紮雖砂頭有情方正端正未結穴也直至水砂交會之穴龍脈

始聚而融結真穴。

 

原文:是故五行品配於八方,萬象盡歸於四勢。

劉釋:乾坤坎離艮震巽兌八方各分隸於五行金木水火土正五行則乾金坎水離火兌金巽震木艮坤土萬世不

易之定氣也然以生旺死絕之氣定之則木生在亥而配乾金生在巳而配巽水土生在申而配坤火生在寅而配艮

甲庚丙壬歷子午卯酉為五行帝旺之鄉是五行品配於八方者盡天地自然之氣運行而不息以化生萬物非人為

可得而品配牽合之義者也若寅申巳亥乃五氣發生之始為龍家之四始萬物之根基五行之旺氣必自寅申巳亥

發生充盛而至於旺猶兌金之氣其始生在巳也青直經雲地有四勢氣行八方四勢行八方施生正謂此也。

 

原文:隨形察體,觀象審龍。 劉釋:隨地之形難察其龍之體觀砂之象而審其龍之氣象以氣形以理變者也

如木之形必直而聳火之形必尖而側金之形必頂圓而腳闊土之形必方正。而尊水之形必曲折而動故觀其直

而聳者知其為木尖而側者知其為火頭圓而腳闊者知其為金也水土亦然如金之形圓而闊者又當審其龍之自

何方來如兌方發足則金形乘於旺氣而出真金龍也若自離方來其出身巳被火制矣縱雖結穴亦不久遠餘龍皆

仿,賴氏曰天龍有形者氣之所有鍾聚而成者也有象者形之所成類而取者也如土形方如玉幾屏金櫃天馬之

類金形圓而覆鍾復釜半月娥眉之類木形真行而玉尺橫琴展軸之像水形曲而生龍舞鳳群帶旗之象也如獅象

之類金魚之屈莫非五氣之流行而各有當然之則如取火形於焰動取木形於包節取金形於開口取水形於曲折

取土形於觚角如此審詳以取中則有以得其穴情之真也。

原文:氣藏於左右,忌分洩於鬼劫之交橫。 劉釋:龍體成形水神交合其地須已結穴然氣之充固興福力

之輕重則又在於左右這獲砂或球抱有情水城聚固更不東西直竄西重五重節節包裹者方佳或自本身分伎向

前環抱顧堂尤妙若左右砂頭東西飛竄或有本體抽出從肋下從腰內肩肘之間左牽右挈東西亂竄者乃名鬼劫

能分洩龍氣之英靈如有此等則須水交砂會亦不成穴矣。

 

原文:脈承於前後,怕透漏於坐應之下渙。 劉釋:龍行入首結穴必前有案砂後有坐托則氣脈鎮重方有收

蓄,若坐托無砂或有砂而瑣屑前有應而斜欹反跳不拜堂不平正或水來斜射者其氣透漏而不聚也。

 

原文:蕩為魚背,出似** 散漫而難收。圓若金般,平如仰掌,認高低而定取。 劉釋:平坡之龍砂

寬大中高而四圍必低如鱉之背砂圓而四圍尖露如龜之頭者氣散而不聚也此不可扦扦之福絕圓若金盤幅高

而中低平如仰掌前低而後高成此形象若龍氣分明的知來歷方可下賴氏曰有鱉背者砂不出角氣散難收**

者砂頭微細而氣不藏蓄二者皆不結穴金般荷葉傍高中卑水在中亦必有出處點穴當如仰月形看角兜收而中

取之仰掌平坡必有掌窩認取窩穴而定之揚公曰認掌窩正比法也。

 

原文:因四正四維之去來,究枝分枝合之聚向。 劉釋:水交流於子午卯酉四正之方則寅申巳亥為寶地又

觀其水之出入以審何龍之結穴凡四至之地寶者多自生。 龍建乘旺穴水交流於寅申巳亥四維之方其子午卯

酉為寶地凡四正之地寶者多自旺龍送行生成穴又須以水神辨之看其水分水合枝水之出入見若水不分枝作

小分小合則氣寬而不清者,亦不結也。

 

原文:縱橫似織,方知眷戀之情。漚澤為湖,仍辨朝宗之勢。 劉釋:入首結穴之處前後左右若見水三橫

四直屈曲交流猶如織帛然此砂變水戀砂猶夫妻相見而不忍違也眾水到堂或左或右聚匯如湖則知水交砂會

矣然又要辨水神之出向何方而朝會或出於大江或出於大湖辨方定位以明龍穴之美惡也賴氏曰水來到堂有

聚必有洩觀水之聚處可以見龍脈之行止水之去處可以見結穴之倚著凡龍結穴必倚向水神流去一邊蓋水神

合流而去之地雌雄交媾之處也故穴必倚焉。

  

原文:九曲入明堂,石崇富貴。 劉釋:水曲則財祿聚屈折朝入明堂者富貴雙全水直如箭射至明堂不惟貧

賤而且孤絕夭亡。

 

原文:是故流神合法者,龍體方真。 劉釋:此總結上文言水之去來合法則龍脈結穴方見真正而無虛假若

砂頭端正應托尊嚴左右朝從周匝雖雲龍脈可觀而水神去來一或不合其法則此等總為虛假所謂菩薩面者此

也。

 

原文:戴九履一,而天地之中數居尊。鳳舞龍飛,而乾巽之陰陽交泰。 劉釋:一者陽之始九者陽之極長

者陽之中五屬土而龍體方正居中坐下長砂為托面通橫水四道直水四道列砂九方得天地之正氣陽剛中上為

帝王建極之地產明王育賢相非尋常可比之地此蓋坎離交媾震兌合氣而成者也若亥上行龍自天門而出踴躍

如飛巽上行龍自地戶而迎揚砂如舞亥巳交合朝對有情左右送從合法則乾陽而巽陰二氣交泰翕受數旋為明

王聖帝臨民之地聚賢才會文武此地原不易得戴九履一謂子午也。

 

原文:雖有三關三峽之落,萬防左牽右摯之非。 劉釋:龍脈出身前無關鎖則行而不住氣隨土行砂不轉峽

則氣散而不收故真龍真地又首到頭左右必有從送砂頭向前拱來其中龍穿田渡水之處不使其出體露風到頭

之左右東環西抱如拜如舞則氣藏完固無有漏洩誠大地也中龍入首或為長砂曲折三里四里而來固自有關峽

而氣恐陰礙曲角恐傷分洩於折處而入首之氣反輕則結穴亦薄故曲折之間有支水界送使氣從脈行兜收到頭

方真又有真砂行龍三四里五六里隨水而出者有方砂居中三五百畝七

八百畝成地者龍脈之來歷固在水神之出入可考而英氣這聚處何從而辨別必得體賤而下有微水穿破關氣節

脈使渡峽在左在右曲折活動而來入首之處或在左右肩膊水插界明白其氣方聚否則龍脈雖來氣渙而不收難

以指點三里四里來龍或成曲折長砂或為直木長砂到頭其中腰與肩肘之下若有餘砂分臂而出須要向前作本

身之送從拜舞朝堂方可若東牽西摯各自分逃於本砂界無情意者卻來分洩我氣所謂飛散英靈者此也。

  

原文:生在發足,莫犯天罡。旺處出身,休逢死絕。 劉釋:寅申巳亥為長生丑辰戌未為天罡蓋天罡所臨

之地祿馬不到貴人不臨故生龍出身帶辰戌丑未天罡而來者皆不結地如寅艮龍出脈轉過丑上未而行是犯天

罡矣子午卯酉為帝旺寅申巳亥為死絕旺龍出身轉寅申巳亥者亦不結地如卯木龍轉至午未方入首是水死在

午絕在申而卯龍受死絕此天地陰陽之妙理五行之真秘地理家不明此道則龍穴之生旺休囚且不知何以驗吉

凶休咎之兆。徐氏補釋曰凡寅艮龍轉過醜行巽巳龍轉過辰行坤申龍轉過未行乾亥龍轉過戌此皆為生龍犯

天罡也凡甲卯行龍轉午未甲方結局丙午龍轉酉戌亥方結局庚西酉龍轉子午寅方結局壬子龍轉卯辰巳方結

局此皆為旺逢死絕也。

 

原文:用大從小,而祥雲捧月。以小輔大,而群雁實鴻。 劉釋:群砂俱大小者為尊龍來到頭結成三四畝

地面或圓或方

生傍有大砂重重交繞節節包承如祥雲捧月之狀群砂俱小特取其大龍來入首結成一二百畝地面或圓或方而

旁列小砂如星如月臂肩開翅如飛如舞雙雙砂頭向內朝堂顧局出犀雁實鴻之勢也賴氏曰結穴之龍特大而眾

砂特小者必得小砂之外又有大砂或長或方關攔於左右前後之外包承群砂在內則局內之砂水方有歸束不致

散亂分流漏洩否則砂雖整齊而水神渙散能洩堂局之氣其結穴亦不美也若中砂細小而讓砂大者其不自有兜

收雖本身輕微而其力反重。

 

原文:粗出細而細出粗,形奇鶴膝。橫取曲而曲取橫,裊若蘆花。 劉釋:粗中出細細出粗形如鶴膝三關

四鎖入路而來者其氣清奇橫來曲展曲來橫展三折四曲裊形似蘆花入路而到者其脈活動則龍脈真而穴情善

福之大而富貴還矣賴氏曰三關四鎖似斷不斷如鶴膝也三折四裊似來不來蘆花也此言來情之善龍脈之活氣

行之清皆於此可見左衿先師獨取之妙發楊曾之所未到處。

  

原文:木沖天而包節,生處方成體制。火焰上而焰起,動處乃見精微。面方正大,掛腳留情,言土。

釋:木星形長直而瘦若無包節乃為死水無用處也必得水合襟左右有界水插入肩膊之內界出門面方成體制

火星成形頭尖腳潤若火焰不協名照天火無用處也必得尖斜所向之處界水插過一邊使尖頭歸堂方可立穴

土星方正其情在角界水斂氣故曰留情掛角若吐出金唇則生氣更完廖公言上角流金正此謂也。賴氏曰土

為五氣之尊中立不倚其正性也傍分界水立穴在中通受子午卯酉四正之氣為坎離震兌

之局尤妙但不宜當局正心取穴俗雲中宮地者謬甚矣惟帝皇之都有如此取用者取宅中以御天下坐坎面離之

義開日月卯酉之門而四海文明矣。

 

原文:腳闊頭圓,開金取穴。 劉釋:金星形體腳闊頭圓須得開口取穴然要坐實若坐下不實名為懸鍾金

其氣在邊如鍾之聲應在邊也。

 

原文:雖四通八達之區,必有伏元歸氣之所。 劉釋:此總言上文砂水雖四通八達分枝散佈而去然其到頭

必有收拾之處為伏元歸氣之根也賴氏曰龍體到頭東西前後傍分枝腳四通八達而去似難收拾至於入首之處

其眾砂分出者皆要雙雙回頭顧拱或為龍虎抱歸左右或為案砂俯伏在前或為攔砂回塞水口其始雖四通八達

若與本方無情及至到頭結穴之處雙雙不虛收作用神乃為伏降之氣而歸東堂局矣眾水會流到堂在前在後或

在左或右東穿西渡南來北去一似四通八達無所收拾然其總括去處眾水群聚合流於城門之口重砂開塞於下

者見其合不見其去此亦伏元歸氣之根地有神氣而融結穴情始大。

 

原文:來氣短,須防腰截。進氣長,尤怕直衝。 劉釋:砂頭短折者坐後不得有橫水截往來脈使氣此蓋脈

短而曲則氣反急疾不和故砂短折者怕腰截曲折也砂頭來若有三四里或五六里長者中間須得曲折轉關駁換

過峽或三重四重如亥氣入艮艮氣還亥龍入震震氣還亥則非直衝矣然亥氣趨艮艮上又得支水兜激回亥則艮

宮不到散流各立門面以分洩其英靈使復還亥而

去乃妙苦若艮宮無水兜激在其自去各立堂局是亥入艮就火局結穴矣亥入卯卯宮無水兜激任其自去卯上立

成堂局是亥龍入卯就旺方木局結穴矣若得艮入亥亥入艮艮又入亥三關三出仍作本龍出身結地是以亥龍入

亥穴則發福綿遠富貴雙全百子千孫無有極也經雲龍來不脫龍來氣三峽三開元復元正比理也。

 

原文:是故博換轉關,實龍行體勢之真。而左關右界,為入首成胎之要。 劉釋:賴氏曰上二句結上文龍

行體勢須要博換之意下二句發明入首結穴之體段大凡砂頭到局將結穴之處若頭平額闊或左薄而右厚或左

厚而右薄脈氣衝至到頭在東在西或左或右而倚於一邊何以兜收其氣而取穴故龍脈入首必得枝水關界使氣

聚而不散方成穴體關者關其氣使不走也界者界其氣使就局也開水長而曲界水短而真。

 

原文:一片蠻比,將奚取證。雲翔霧起,何處兜收? 劉釋:此言到頭立穴之處左右無關界水只是一片蠻

皮無以證其氣之聚不聚難止而又無以辨其歸向之定局也賴氏曰平洋之地與山龍之局取氣驗穴最難山龍落

頭有大小分水可辨其入首之真偽有大小合水可考其氣止之精玄固字定出脈之由觀諸祥住結之根蟬翼界子

其傍德水陰於其側龍蹲虎踞案棄面堂有此取證昭然可指若其平砂一片不仰不俯若無關界何以取證至如龍

行處勢雲

飛霧走難有開峽而前無砂頭回抱又不得水來交合干左右則龍脈未見收拾之氣必不聚矣。

 

第七節 造微賦

 

原文:太極分而兩儀奠,二氣佈局順逆行。左陽右陰,龍行兩路,而陽順陰逆,氣本一源。 劉釋:混沌

之初太極之氣未分及輕清之氣開於子而上浮者為天重濁之氣開於丑而下凝者為地其日月星辰懸象於天者

即其清氣精而明者也山川江河列於地者即其濁氣凝而通者也天象屬陽地象屬陰陰陽既分五行兆布陽氣左

旋春行於東夏行於南秋行於西冬行於北五氣順流四時序而萬化生者皆是氣也陰氣右旋夏行於南春行於東

冬行於北秋行於西五氣逆流時序正而品彙高皆是物也然陽氣長故進而左陰氣消故退而右陽長則陰消陰長

則陽消進退消長化育之機也而一順一逆本自然之運馬耳故陽生於冬至甲於時之半而左行陰生於夏至甲子

時之半而右行陰陽相禪左右相湯此之謂化機知化機之理,則知山川列形安非瑰然示人以象矣故法象莫大

乎天地。 形雲列於地者非瑰然之物要亦陰陽二氣為之也故土因氣形陽氣左旋則脈從而左轉陰氣右旋則脈

從而右轉故其地勢自右轉左入局者為陽龍從左轉右入局者為陰龍分陰陽而兩路而順行逆

行其地氣自然之運也。

 

原文:陰用陽朝,陽用陰應,相見協室家之義。陽以蓄陰,

陰以含陽,雌雄廢交媾之情。故陰交於陽,陽下濟而施生。陽交於陰,陰仰承而翕受。天根呈眾妙之門

,月窟啟玄機之戶。 劉釋:氣者水之母氣行則水隨水止則氣止與母同情水氣交逐猶影之隨形也蓋氣一也

溢於地外而有跡為水行於地中而無形者為氣水其表也氣其裡也表裡同運內外同流此造化必然之妙運故欲

知地中之氣趨東趨西即水之來去亦可以既知矣。 訣曰是性命非神氣水鄉船隻一味故曰善觀氣機之運者觀

諸水川上之歎亦可以觀宣尼見道之深焉然龍行必有水輔止氣必在水界輔龍氣者則在於水故察其水之所來

足以知龍氣發源之始止龍氣者亦卒於水故察其水之所交足以知龍氣融聚之處。經曰界水則止又曰外氣運

行內氣止生誠哉言欲然天地之氣陰與陽而已而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又曰陰陽互氣其宅動靜互為其根陰陽相

禪萬物化醇郭子有雲獨陽不生獨陰不長由是觀之則知沖陰和陽而後可以成化機也,故陰龍必得陽水來含

陽龍必得陰水來交外氣與內氣相會二氣感化而成物猶夫婦媾而生育也陽為龍陰為雌陽龍左行而陰水右來

到堂合襟為陰以合陽陰龍右行而陽水左來到堂合襟為陽以蓄陰即雌雄龍相會牝牡交媾之情也陰陽相見福

祿永禎沖陽和陰萬物化生此天地自然之化機合而言之即統體一太極之妙用分而言之隨物付物又各具一太

極之玄奧也,知太極之理可與語化機之妙知化機之妙可與語彙形法之學矣。 以龍脈之來土隨氣形氣雖流

行而不可微言其龍脈之來止一定而難移故龍形則轉而守位若夫水則動而無常或東或西無一定之性雖氣行

水來固有自然之勢然氣不能自止必得水交而後止故陽龍入首而陰水來會陰龍入乎而陽水來會是之謂陰陽

交媾言陰交於陽,陽交於陰者皆以水言也。經有云形止氣蓄氣之流行無往不到何從言蓄蓋以局前之水能

止龍氣如界水三叉是也故楊公所以曰水到三叉細認宗也經義雲外氣橫行內氣止生內水隨土,土因氣形而

脈止氣聚也者蓋以橫行於前足以止內氣也,至於山龍得龍虎應接橫行於前亦為形止氣蓄而內氣所由以止

生者此也。由是觀之則楊公所謂陰交陽交以從水神立意向也氣隨上形形靜而有常水則動而能運轉則守位

動則流通故能賴於龍而龍不能進交於水

勢也。故龍不可裁而水可裁。 陰交於陽,陽下濟而施生者陽在下而陰在上陽氣下濟而乘陰以施生也陽交

於陰陰仰承而翕受者陽在上而陰在下陽氣下降而乘陰以翕受也。陰施陽受胎息始成蓋化育之妙氣機必然

之理也。 天根者陽氣所從出之門即施生之竇猶男於牡月窟者陰氣所發育之施即翕受之戶猶女於之牝相對

玄竅相通男女交媾而生息自盛矣。

 

原文:乙丙交而趨戌,辛壬會而聚辰,鬥牛納丁庚之氣,金羊收癸甲之靈。故有乙辛丁癸之婦,宜配甲

庚丙壬之夫,夫夫婦婦,雌雄牝牡。 劉釋:乙用丙交者丙火生於寅沐浴卯冠帶辰臨官巳帝旺午衰於未病

於申死於酉墓於戌者丙之暮即陽艮龍之天根陰亥水之月窟也丙用乙交者乙木生於午沐浴巳冠帶辰帝旺卯

臨官寅衰於丑病於子死於亥墓於戌是戌得乙之墓陰亥龍之月窟也陽艮水之天根也丙乙相見玄竅相通為雌

雄交媾者此也震離二龍同局至於辛配壬者巽兌之陰局也壬配辛者甲子之陽局也丁配庚者寅午之陰局也以

四龍水法皆在於辰土出路故耳癸配甲申子之陰局也甲配癸亥卯之陽局也以酉龍水法皆在於未上出路故耳

行龍布氣並做甲乙交配法例其圖式並見後。 乙辛丁癸陰也甲庚丙壬陽也陽用陰應陰用陽朝故乙得丙丁得

庚辛得壬癸得甲為陰用陽朝丙得乙庚得丁壬得辛甲得癸為陽用陰應陰陽相見猶夫婦之獲雌雄牝牡。

 

原文:若陰遇陽而非其類,號曰陽差。陽見陰而失其偶,名為陰錯。 劉釋:如乙亥龍用丙氣相合乃為陰

陽正配而戌上出水得相見之義若辰與丑上出水是見庚壬水口而非其偶謂之陽差陽差則傷男丙寅龍用乙氣

來合為陰陽正配而戌上出水為陰陽相見之義若辰與丑上出水是見丁壬水而失其類為之陰錯陰錯則傷婦。

 

原文:夫妻猶路遇,終強合而不諧。眷屬一家,縱輕微而有用。二女同居,孤陰不長。兩男並處,獨陽

不生。

劉釋:如丙乙相見為夫妻同情眷屬一家雖去來輕微猶為有用富貴福澤亦能及其所生若丙不逢乙而遇丁癸

辛未水口出路者是夫遇妻於路乙不逢丙而逢甲庚壬水口出路者是妻遇夫於路雖砂明水秀終為強合無情其

發福亦不甚厚蓋以玄戶不通也銅山西崩靈鍾東應又雲鶴鳴在陰其子和子以其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耳先賢曰

氣和則形和形和則氣和形氣俱和物乃化生故陰陽和則萬物生夫婦和則男女育又若丙配乙於中途乙配丙丁

半道如丙生於寅而水卻不自寅來卻於辰巳方來至於水口卻在戌上出水是育竇相通而來水只在中途中見也

此本為正配而發福遲緩更主老年科第凡百俱遲主老夫少婦生子之應不旺人丁長房不利特發中小房財祿又

有水從他處橫伏過堂而出亦為路遇此尤不合局不發福祉雖發亦輕可以水立向有於向上消息則客水登堂亦

能致吉。

 

原文:化育本於龍家,盛衰繫於形應。 劉釋:夫天地一男女也男女一天地也觀男女可以知天地矣乾陽宰

生物之機而坤陰成生物之能猶男女合而二氣感而孕育故上龍雖能生萬物富貴利達於茲焉出然不得形應以

觸則化機不幾乎息矣故陽用陰應陰用陽朝形以氣融則固以生氣感而應鬼福以及由是論之則生富貴旺人丁

皆在於水神交會合法而後應也主貧賤受孤窮亦惟水神來去失度使然也故氣化之聚不聚或盛或衰繫於水而

巳龍陽而水陰或龍陰而水陽陰交媾則氣感而應鬼福始生舊本劉伯溫先生注雲化育雖本於陰陽龍氣而所以

發富貴貧賤則又

繫於形應形應感觸物隨而始蓋言龍多凝結而不得穴則形與氣不應而衰穴乘生氣則形與氣應而盛此以乘生

氣則形與氣應而盛此以乘氣穴立法也陰陽交媾而不得向則向與氣不應而衰向乘堂氣則向與氣應而盛此又

以乘氣立向也而言。

 

原文:此故左行從亥子而進,右行從子亥而旋。生旺互用,玄竅相通。 劉釋:此言布氣以察盛衰立向以

求生旺之法向指一明則水神之生旺死絕暸然在目故陽從左旋自亥子丑而陰從右旋自子亥戌而進各因陰陽

朝應以為順逆之法正所謂二十四山分順逆認取陰陽祖與宗陽從左邊團團轉陰從右路轉相通。 如乙丙相見

乙木生午旺丙寅火生寅旺午乙木所生之地即丙火帝旺之方乙木帝旺之方即丙火所生之地乙與丙故曰生旺

互用丙墓在戌乙墓同之故為玄竅相通蓋以丙乙皆以戌上為水口也楊公葬白龍潭乙亥龍主穴乙生氣在午乙

用丙向生氣在寅戌上出水此正生旺互用玄竅相通故發大富貴作丙向收寅甲水歸戌也。

 

原文:惟偶成於契合,勿樂交於兄妹。 劉釋:乙丙丁庚癸甲辛壬皆契合而偶成者右乙亥見甲水辛酉

水癸龍見壬水丁龍見丙水則乙甲辛庚壬癸丁丙皆為兄妹同氣豈其所宜交乎雖乙見甲為陰遇陽而總為不樂。

 

原文:是故周公制禮,明家室所以別男女,聚異姓所以別夫婦。此蓋天經地義之常要,亦理氣自然之運。

劉釋:此言周公制禮男女相配俾有家室異姓相合俾明嫌疑禮不娶同姓者所以辨族也聖人心通乎天道德明

乎地紀法天之經則地之紀以立人極要亦理氣自然之運也。 此言聖人別男女定夫婦者法天經地懿之常要道

以立人紀合理氣自然之運要非強人情違天地之道而為之制也即聖人制禮以合男女陰陽不外乎無經地懿之

常則知地理取陰陽相見牝牡交媾各有正配而不可亂也乃天地自然六氣化育萬物之真機也。

 

原文:乃若天開財源之門,地軸浚化生之竇。法顯玄空,神功莫測。 劉釋:水神發源之處名天關水神流

出之處為地軸天關主財祿地軸管人丁來水深長則才德悠遠出水合法則人丁繁息以玄空為化生之牝戶故也

法顯玄空神功莫測。以水龍相交得陰陽相見之義

而生旺到堂則生水發人旺水發祿亦所必然者或有陰陽背馳而向指難收財祿人丁若有所虧則又立玄空五行

之法取八水四金四火四木四土布列二十四山之中用以消乎水路取生我克我為吉生出克出為凶來水合法必

發財祿去水合度必旺人丁吉以應凶以凶應神功莫測者也。

  

原文:五行實繫於龍家,禍福須取明於水路。顧我復我,為官為父。生之奪之,彼無心而曷濟。生入克

入,情既去而復留。 劉釋:玄空五行與龍家本音之義實無干係且本山五行以甲乙巽寅卯屬木丙丁巳午屬

火庚辛申酉屬金壬癸亥子屬水坤艮辰戌丑未屬土之類而玄空之氣則又以乙木酉金為火巽木申金為水訣曰

丙丁乙酉原屬火乾坤卯午金同坐亥癸甲艮是木神戌庚丑未還屬壬子寅辰水為名辛巳壬申同水府取用坐穴

坐向與水口來去之地是何字得何五行以求生剋也。 克我為官生我為父凡五行之氣取相生忌相剋此反取克

入者蓋以水神之來彼來交我情自趨之故生我克我者情自彼入也水神出去情不欲絕故生我克我亦情自彼入

若土龍體靜而專雅靜故常守位生剋出則動矣水龍動而真惟動而直故常運化克入生入而化工自成矣穴依龍

君道也無為恭巳南面而出令者也向依水臣道也行君之令而施仁者也君則逸而有成臣則勞而成功此亦天地

自然之運耳如此則生入克入之義明矣。 水神流出勢不可回我雖生之不以為德我雖克之不以為怨所謂彼無

心而曷濟然水神流出勢雖不可回而其情則不可失我固不

可失我固不能為彼若何而彼之情則不忘乎我勢欲擊而生我克我亦能為我作福矣來既施恩去猶貢福豈不為

吉。

 

原文:相天地,贊化育,無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術何妙焉。吉地每留於積德,善地豈授於邪淫。

劉釋:形法之術沖陽和陰觀形審氣辨方察音故天經以立人紀明尊卑定上下隨天時順人事建邦治國百姓輔

相天地宜參贊化育不及使天地位於上下而萬物育於兩間者亦不過此道焉巳矣況於葬者乘氣立穴收生氣蔭

死骨召鬼福以及其所生使鬼神不得以司吉凶之柄造化不得以宰物之義回天命而改造化其術亦妙矣哉。

道精微惟聖人然後能及此非睿智孰能之地理之學本於太極之理河圖以呈其源洛書以發其微乘陰陽五行之

氣而順天地自然之運反氣以入骨其道至精至妙惟聖人其孰能知此道之妙哉道且不能知沉又能穴之以乘氣

召鬼福以及其所生乎。 異之仙人天神共怒葬法有回天改命之功能召鬼神以及人如此故吉地常留於積德之

家而善地不可授於為惡之徒蓋福善禍淫是乃天道順天之道以造福則天必應之若授之於邪淫之輩則天固禍

之而人固福之是違天道而諱福矣天地鬼神其肯容耶天不罪為惡之人而罪法蒙羞矣。 某雖不敏幸淑師傅戒

言在通焉敢忽諸論天真戌嚴總為天更立玄機耳彼購大利操大錢者何君與嗟乎贖大作先鋒於為善惡兩家呈

功過纖籍母寧為混善惡於千雷河海而願為一網打盡之桃花漁也。

 

第八節 天機賦 

 

原文:嘗考尋龍之法,首看龍之盛衰,次觀向水之吉凶,審召瑞邀祥之妙,察陰陽朝應之情。 劉釋:龍

運以五行揆配於二十四山之上如亥卯方到頭是木龍之氣用木生於亥起倒然有陰陽之分陽本起亥陰本起午

順布各從陰陽行運以審生旺休廢生旺為吉休廢為凶而吉凶禍福可得而察矣具召瑞邀祥之法並以向上消之

如生方水來吉則以向趨之旺方水來吉則以向邀之楊公雲向依水立正邀祥之法也。

 

原文:生旺墓吊合於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宮配屬於五行,而貪武破之天星始定。 劉釋:寅

甲巳亥四孟也而權刊艮與焉子午卯酉四仲也,甲庚丙壬 焉辰戊丑未四季也而乙辛丁癸 焉,如長生在四

孟則吉凶應於長於帝旺在四仲則吉凶應於仲於墓庫在四季則吉凶應於幼子長生則為貪狼官旺為武曲墓庫

為破軍並以孟仲季分配以公位。

 

原文:人丁實繫於長生,財祿必根於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旺神聚局,食祿萬鐘。 劉釋:長

生帶人丁帝旺主官祿故長生水到堂則子孫繁盛帝旺水朝堂則財帛豐盈。

 

原文:貪富貴則棄生朝旺。圖嗣續則背旺迎生。 劉釋:立向之法先以水口為主然後細察來水方位屬何生

旺如生水到堂而向乘生氣則先發人丁旺水到堂而向乘旺氣則先發財祿此楊公救貧之術不必得吉地以為之

處即於水神之來去而向乘之便龍發福如此然則得吉地而向水合水則亦不發福況於無吉氣可乘者乎。

 

原文:破軍侵帝旺之鄉,身無一命之寄。天罡犯貪狼之位,難招半子之榮。 劉釋:墓方水逆流到堂衝破

官旺則貧賤必矣身無一命言不貴也不言貧者互見也墓水也衝破長生則損人丁主少亡孤寡女且不可招況於

子乎甚言絕嗣之禍如此。

 

原文:生來會旺,聰明之子方生。而旺去沖生,縱有富貴徒然。旺去迎生,富貴之期驟至。而生來破旺

,雖有子何為。 劉釋:長生水先到堂局會旺水合流在庫主葬後先發人丁生貴子登科第旺水先到堂局會長

生水合流聚庫主葬後先發官貴而後發人丁若旺水逆流衝破長生雖發官祿卻損人丁生水逆流衝破帝旺雖發

人丁卻傷財祿二者不定取也如見此等水法須以向上消息之將去水撥在衰絕之方則來水必在旺方矣。

 

原文:未離胎而夭折,多因衝破胎神。才出世而亡身,蓋為擊傷生氣。 劉釋:胎水流出明堂主有墮胎

之應及血崩淋瀝之災蓋胎為生氣發萌之初流出主女人不受胎流入則墮胎長生氣克而水來擊散其氣則主有

週期亡身之禍蓋生氣為孩兒煞俗為百日關者非也。

 

原文:冠帶失齠齡之男,臨官喪成材之子。 劉釋:氣至冠帶則氣而長矣擊散其生長之氣則主損齬齡及將

出幼之人氣至臨官則長而盛矣喪其充盛之氣則主損弱及三十上下之人蓋氣血方剛則中主而損其氣則夭亦

必然之應也且人至二三十之時則成材矣以形應乃造化之本然故也聖人順時為政保養天和使無乖戾故雞豚

狗氣之蓄無失其時斧斤以時入山林樽節愛養者矣同不欲損折其方長之氣而使之充長條達也故早輔相之方

地理家忌傷生旺之氣而保全之以為造福正所以運氣而發造化耳。

 

原文:貪狼直步天罡,百年頤壽。破煞倒沖生氣,丁眷奚堪。 劉釋:長生水向堂曲流直至本音庫墓方聚

蓄洋而去別無他方分流破碎則主子孫多壽有此等水法則堂局周密內氣完固故有此應天罡水從坐後反衝生

氣亦主人丁夭亡。

 

原文:四敗傷生,雖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縱居官而淫亂可羞。 劉釋:子午卯酉為咸池水又名

桃花水若水從子午卯酉土朝來流至生方而去不惟無子且主雖得子亦是奸生而母明父暗也若帝旺水朝入穴

何子午卯酉方是旺神投於沐浴之鄉雖發富貴亦是閨門淫亂而風聲可羞也。

 

原文:遇陽差而剋夫,見陰錯而傷妻。 劉釋:陽差如己氣見壬庚甲子順去者是也主婦人剋夫孤寡若陰錯

則丙氣入辛丁亥水迎去者是也主男子克婦鰥居無子氣以類應故也。

 

原文:雌雄路遇,而晚歲榮華。眷屬同情,而家門孝義。 劉釋:法見圖注詳觀圖式而可知矣。

 

原文:情過而亢,呂望八旬方際會。交而不及,顏回三十便身亡。 劉釋:交極則亢故主暮年發達如太公

之遇文王也不及則廢故主少

年夭折如顏回。

 

原文:秀水來而特朝破旺,應居官而卒任屍還。 劉釋:旺方主官祿秀水主榮貴若三吉六秀特朝到堂卻從

向前官旺方流出主子孫科甲而不善終死於官而扛屍回家也。從至究房分之榮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重輕須

明緩急災祥驗應必有先後房分公位及至生旺墓三方配孟仲季以斷吉凶法是前如孟為長子長生管長房主人

丁若生水先到堂主先發長房仲為中子帝旺管中房主財祿若旺水先到堂主先發中房生水先到先發人丁旺水

先到先發官祿此緩急先後之應也余可類推。

 

原文:是故孟兄寄位於貪狼,胎沐養生同斷。仲子取權於武曲,冠臨衰旺無殊。三子弟當叔季,病死墓

絕同途。 劉釋:此十二位分三札貪狼管長房而胎沐養三方系焉武曲管中房而冠帶臨官衰系焉天罡管三房

而病死墓絕去則吉應小房但水神來去審三吉六秀以斷之。

 

原文:是以迢迢生水貫天罡,不特長兄毓秀。屈曲旺神歸墓庫,也應仲叔均榮。 劉釋:長生主長房若生

水朝堂直貫墓方流長則長子與中小三房皆吉故曰不特長兄毓秀中間或有雜流破向宮則斷某房應凶官旺水

屈曲流業朝堂向墓方出去則主二房與三房應吉其長房則不干預矣若旺水與衰病水流來到堂卻從養生方去

則中房吉而小房凶。

 

原文:生與旺而同歸,人共財而鹹吉。更從六秀方來,定擬滿門朱紫。 劉釋:生旺方水同到堂朝合流

墓出則人丁財帛皆吉若生旺二水皆系三吉六秀方發流而到則秀氣更佳不特人財鹹利且主科第魁元富貴雙

全。

 

原文:如見曜方衝至,應知合室遭刑。

劉釋:生旺二水雖見朝堂若非吉秀等方來至而復從八曜關煞等方及子午卯酉咸池軍賊殆土流來則雖系向

上上旺必主有刑戳之慘若主休囚而龍身者猶驗蓋在體賤百煞旺則化官為鬼故也。乃若龍觀入首水看流頭

天干位上宜來須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歸。 凡龍只看入首一節屬何三吉六秀以斷貴賤水則觀發源之

處及經流到頭一節屬何吉秀以斷吉凶水屬陽從天故來朝則宜自天子乾坤艮巽甲庚丙壬乙辛丁癸方上則吉

若其去則要自地支位上去而不喜其來也。

 

原文:是故小赦文進,則貢福於小男。大赦文進,則福臨於仲子。 劉釋:乙辛丁癸為小赦文水其方水

朝則小房獲福甲庚壬丙大赦之文也,其方水朝則中子應吉其子午卯酉四仲地支皆祿二房來則凶禍辰戌丑

未四墓地支皆系三房來則凶禍此又不在生旺論也。

 

原文:四柱有情,長房應福。 劉釋:乾坤艮巽為維為天地之四柱也是水來朝福應長房而寅申巳亥水來則

孟子遭凶矣。

 

原文:是以庚甲朝堂,腰懸金印。而寅丙到局,身披朱衣。 劉釋:此言甲庚寅丙四水之吉甲水主風疾而

此則責者得庚金以洩制之故吉甲水獨流入堂則凶矣。

 

原文:年少蜚聲魁第,必是水來寅甲。官榮侍郎之尊,多因朝是申庚。 劉釋:寅甲水天市垣星照臨三吉

六秀龍得寅甲朝堂主少年登高科以木文章也申庚水紫徵垣照臨三吉六秀龍見之主官居極品為郎侍等職以

金主利而文籍在辛兌也震龍得之則主武職以秋金肅殺之氣。

 

原文:亥壬為外任之司,巳丙為內應之職。 劉釋:亥壬水本紫微垣所臨在天門理當為京職者以亥雜壬則

當在外若巽龍獨見亥水必主有翰林之美巳丙為太微垣所照地戶為后妃之

居乃天子之掖庭也故巳丙水朝主有掖庭近侍之榮三吉六秀見之更美。

 

原文:酉巽發聰明之女,震庚產威武之兒。艮巽丙辛應世世魁元之貴。亥卯寅甲巽庚代膺將相之權。

釋:巽為長女兌為少女二水來朝主出聰明女人然酉為沐浴恐犯淫行若得水清微則無患矣若巽水來則生女

極美而貴非酉水之不潔也震庚為威武之地三吉六秀龍得此來朝主出將相之材若離龍坤龍見之則為將軍矣

艮巽丙辛六秀之水也艮巽主文章故四水聚堂主出神童狀元為極品之貴亥與寅甲巽庚吉秀水也然庚主武甲

卯為雷庭巽亥主文五水到堂主出將入相文武全才。

 

原文: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劉釋:輔龍發源血脈大為元辰曲屈隨龍到堂交合

會內外朝流而去是元辰入局此水最難遇如得此水到堂合襟則富貴悠鄉壽考無疆為白頭功名言其久也垣星

四垣水也如寅巳丙申庚亥壬水入局朝堂此水亦不易得有此水法主立霸封侯之應大勇之象也。

 

原文:震庚朝而富堪敵國。巳丙至而武將英雄。 劉釋:震庚主成斷故其發則有斬砍自由之勢所以大富巳

丙水來出武將木盛火烈其性威烈故巳丙午三火水皆有是應三吉六秀方好若龍體弱則丙戌水反為軍賊之資。

 

原文:乾戌為鼓盆之殺,坤流為寡宿之星。 劉釋:乾老陰也戌天罡殺也乾戌水來必主克妻壯子妻死惠子

吊之壯子鼓盆而歌坤為寡母是水流入主剋夫天上有寡宿只此星獨明旁無別宿故以寡宿名之言孤而無夫也。

 

原文:卯酉本犯淫邪,悠洋清澈而女反賢貞。 劉釋:卯酉為咸池水來主淫若來水悠洋清澈不濁則生女

子賢淑貞潔。

 

原文:子午必招軍賊,源流浩大,而偏宜武職。 劉釋:子午水來本出軍賊大盜若源頭蕩漾湖渚不至直流

沖財則主子孫有威嚴出武將若直射細小惟武職人家葬之反吉如士官之家見此必出軍賊或大盜相干。

 

原文:乙辰至,而投河自縊。丙丁來,壽考無疆。 劉釋:辰為天罡而乙為盛索辰與乙並至主出投河自

縊死之人否則少亡扛屍之禍丙丁二方南極長庚辛所臨二水朝來主有壽考。

 

原文:赦文若帶桃花,難乘清白之風。 劉釋:甲庚丙壬乙辛丁癸為赦文水單來則吉水如混雜子午卯酉上

並至或向他方同朝皆帶桃花非淫亂則主軍賊而清白之風少矣。

 

原文:六秀如遇曜氣,必出強梁之輩。 劉釋:曜殺之氣最凶六秀龍若犯曜星非遭刑戮必出**之人橫死

扛屍應之。

 

原文:少亡橫死,為犯黃泉。 劉釋:辰戌丑未為黃泉四庫水穴前若見此水必主少亡橫死之應辰戌二方主

生背逆丑未二方主出孤寡唸經師尼。

 

原文:流通四庫,婦女撐家。 劉釋:辰戌丑未為四庫若水流來男子少亡女人寡居獨撐家業若水流來而

堂外聚蓄不至沖射其禍稍輕反主婦人起家。

 

原文: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則產難虛癆。戌乾辰兌來臨,非瘋疾則目盲音啞。 劉釋:寅申巳亥四路水

主有瘟疫火災及產虛癆之病蓋五氣初生而四水破地支宜有是也戌乾之氣凶烈辰兌之氣孤惡或有水來而應

者未知何義。

 

原文:寅甲水來,那堪瘋疾纏身。 劉釋:寅甲屬水而寅為火生之地而其宮分有實星陪之其星屬木況木盛

則生風而東方又木旺之鄉也故寅甲水來主出瘋疾。

 

原文:婁亢雙歸,應見持刀刎頸。 劉釋:辰戌二宮水至為天罡對射主自刎之禍。

 

原文:寅亥午戌水歸垣,會乙辰而火災立至。 劉釋:午天火也戌地火也寅人火也乙辰木中火也寅龍見

午戌水入堂而又遇乙辰則主有回祿之災。

 

原文:申地子壬辰會局逢亥水,而飄蕩無遺。 劉釋:申天河水也子大海水也辰池壙水也亥黃河水也申

龍見子壬辰水入堂而更遇亥水則主有水飄之患否則生蕩敗之子祖業廢而逃流也。

 

原文:是故方位之純雜,有此吉凶之異應。 劉釋:凡是皆因二十四方位之氣有清濁純雜不同故其吉凶

應於人有如此之異也此結上文之斷蓋以此而證之。

 

第九節逐吉賦

 

原文:賞聞英雄豪傑,實鍾岳瀆之靈。富貴榮華,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龍來入局,固有清濁之殊途,而

群砂翕聚,豈無吉凶之異應。或居於四維之地。或見於六秀之方,若見尖齊高聳,君子可以求官,低小

方圓,士庶亦應致富。 劉釋:郭子曰岳瀆鍾靈產豪育英山川毓秀聚富及貴青囊經曰氣感而應則生神靈萃

忠良乃知富貴豪傑之家必得山川之秀氣而致也然山川不能美有聚吉而吉聚凶而凶故龍體清貴而群魂聚堂

則亦有凶咎之應是以尋龍立葬又當視砂水之善惡何如也龍貴而砂賤者來葬艮以此也。

左右前後四應送從朝獲等山不拘四維六秀之位俱要尖齊聳拔不宜欹斜破碎故尖秀者多貴破碎者多凶或見

於三吉六秀之方而尖聳侵雲則主科第之吉若低小方圓則但主富而已。

 

原文:馬陷祿空,虛名虛利。 劉釋:氣騰而上為星辰氣凝而下為山用故山川在下上應天星辰而屬天市

之垣貨財所聚之處而地下應之為天祿之司也若乾之與離天既星臨照天帝行御之兵故艮丙缺則祿山陷乾午

缺則為天馬倒此三方缺陷破碎雖乘龍穴之吉亦虛名虛利而已或有職而無祿生出義官及壽官或科裡面不用

食祿或食祿而不得善終也。

 

原文:天太兩峰不起,須知無貴扶持。 劉釋:巽宮上應天乙貴人星煦辛宮上應天乙星所臨此二星主天下

民物之福扶貧拔賤以翼上帝專以芎賢為職者故也應之也若此二方缺陷不起則主不得貴人之力尖峰秀拔而

更見龍穴真正則必有大貴人攜挈玉堂寅緣於權勢之家而取貴也。

 

原文:薦元官貴,投空總是才高不第。 劉釋:乾坤艮巽四垣星辰這地官山特起能發二十四在之秀氣召催

官生氣之曜化龍結穴必得乾坤艮巽四田聳拔不致缺陷則發貴極速以至巽龍見辛艮龍見丙兌龍見丁震龍見

庚亦名薦元峰如巽龍得辛峰高應則巽得辛而發秀登科及第皆可必也若辛峰缺薦元已空矣雖巽龍明淨砂回

水遠亦未興發科甲餘皆然官謂甲鳧辛之類貴者言尊重端壓也如甲龍見辛峰丙龍見癸峰皆名官曜或雲案應

秀山為官曜亦是凡此等方缺陷空碎則雖才學過人終雖及第宜尼之老途劉貴之下第蓋以此也。

 

原文:是故乾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雞鳴關,天柱生四維之氣,而功名垂手。 劉釋:聖人作

易隸卦以乾為馬坤為生艮為狗巽為奚物以象卦而各屬共類是故曰乾馬天以乾為天門也坤牛望月以坤為大

陰也艮狗依市而以艮為天市也巽雞鳴關以惡為地關也乾坤艮巽為天地之四柱外四

勢以行二十四龍之氣所謂四勢行氣八龍施生齊北也故能發群龍之秀為催行之第一吉也凡龍三吉六秀之局

齊得此四方高聳則科甲立成而功名如垂手之易矣。

 

原文:大微臨御,南極星輝。金階步武,玉殿傳書。薦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獨對。 劉釋:太徵垣在丙

南極星在丁庚為金皆辛為玉殿如艮龍為天市之垣見太徵峰起為太徵臨御兌龍過丁峰高聳為南極星輝震龍

見庚山齊雲為金皆步武謂之步武者蓋庚震主武庫之司故也巽龍見辛峰插天為玉殿傳書蓋辛為天帝文章之

府故也丙丁庚辛各以氣應故辛山發異龍之秀丙丁發庚龍之秀庚丁之於震兌皆然得此四山催動六秀之氣則

科甲立至而丹墀獨對也必矣若巽無辛應辛無巽應則秀氣不能奮發雖穴可乘而官貴不顯矣。

 

原文:巽見辛,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沖宵,富貴依誰可並。 劉釋:巽辛二方為天帝司文章典籍之地

故巽辛二龍得氣皆出文章冠古之士若乾艮二峰不起則或文齊而貴不大貴重富而不厚雖中高科止為清要翰

林之職未必止於極品也如欲位三公登台閣富貴雙全必復得乾艮兩峰高聳始應。

 

原文:丙巽艮,食萬鍾之祿。再逢乾巽,同朝聲名王謝為儔。 劉釋:艮丙為天市垣財貨所居之處地應

是氣必主食祿萬鍾饒財富足百貨具異再見乾巽同朝聳枚則魁元及第富貴雙全而有謝之聲名王謝得中是地

氣應之故也。

 

原文:雷動天橫,握重權於巽亥。 劉釋:雷震也天橫庚也庚震二方本為威武為天橫之兵器及庫之司以

為除殘戡亂之職也若得巽辛二龍主穴外有庚震二方起應之則巽亥二龍之穴主周文章之貴庚震秀峰卻應於

武是以文臣由科第之士而掌握重兵也若龍體局秀則貴至極品有出入將相之尊若壬子癸坤申寅甲等賤龍得

此二山聳秀而龍身氣聚則不由科甲而取武職矣或由他途而

幸致武貴者有之更見曜煞則武不保身。

 

原文:震庚奮武,正南面於坎離。丙午丁秀拔,擬獨佔魁元。 劉釋:震庚二峰起秀若得坎龍結局穴乘其

氣而又得南離高聳一峰乾坤艮巽各起旗山鼓閣軍屯戟列重重密佈者主出天下英豪橫行四方也凡見此地勿

得亂傳點作反生禍奇。 丙午丁三陽之地秀峰特起主有魁元之貴若艮亥之氣受之其福力尤火王龍得之亦奇

餘山見此雖能發科第未必得中魁元也當再得木山催官等砂助之方應。

 

原文:坤母峰高不起,幸題名於榜尾。 劉釋:坤為老母又名太陰星坤龍本為元極而其方高起作他山之

應亦催發秀氣而獲吉故坤峰高聳秀拔主科第低在榜之末耳。

 

原文:是故本主興隆,煞曜變為文臨。龍身微賤,牙刀化作屠刀。 劉釋:煞曜者黃泉八曜之煞也煞曜

犯之主出刑禍然坐下龍穴或得巽方甲丙丁兌庚辛等氣而送從。護應等砂聚秀可觀則黃泉八煞等方高峰反

能助我福力化煞生權而劫曜可以腹心矣有此砂應反主威權而斬斫自由使龍賤砂散則黃泉八煞為禍重則刑

戮輕則夭亡抄括也必然應之牙刀佩刀也屠刀殺鄶刀也龍身貴則刀為佩刀龍身賤則牙刀化作屠刀的反致傷

人刀無屠牙之別而龍有貴賤故吉以吉應凶以凶應矣。

 

  原文:庫櫃落於艮丙,富堪敵國。 劉釋:艮丙二方財貨之司故庫山櫃山方平肥滿形似庫櫃者見於其方

則上應天星之氣地氣得之必主大發財祿百貨具債而富主敵國言無比也。

 

  原文:娥眉見於巽宮,女色傾城。 劉釋:巽為長女太微所臨之地清而不雜其娥眉山形如半月低小長彎

巽山見之主女人美貌有傾城之資若得坐下山龍秀麗清貴則女為后妃之尊或男婚駙馬也離與兌為坤之少女

中女雖娥眉砂應然離酉為沐

浴之地女色美而多淫故只取其砂而已其巽砂雖似娥眉卯酉子午上砂來照應則美貌亦所不免。

 

原文:見文筆於巽辛,在坤申乃為詞訟之凶。 劉釋:文筆峰高拔如筍插於巽辛二方主文翰馳譽若在坤

申之地見之則雖插天如筍反主詞訟為筆之凶也得坐下乘亥艮巽丙等龍受之亦主出科第有刀筆之才按斷之

美也。

 

原文:顯旌旗於庚震,在子午則為劫賊之資。 劉釋:旌旗刀戟本為凶器如見於庚震之方坐下得三吉六

秀龍氣受之則出文武全才握兵權於困外若在子午二方見之則子午為劫煞之鄉主出軍賊而更有旗劍應之則

執凶器以殺物而不可騰言矣大則背父背君小則劫鄉劫財。

 

原文:劍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貴。四金八曜之方,反作殺身之害。 劉釋:刀劍銳戟兵器也六秀龍見

之必主武威兵形之職若在辰戌丑未四金之位及八曜之方反主殺身亡家八曜即坎龍坤兔震山猴巽雞乾馬兌

蛇頭艮虎離豬為煞曜之類卦氣克制之煞也。

 

原文:龜鶴琴劍,三吉得之而文雅。丑未坤申之地,多為仙聖之風。 劉釋:龜鶴琴劍玩戲之器而龜鶴

乃永年靈瑞之物三吉龍見之主出大臣清雅之職為翰林馳譽若在丑未坤申四方則丑未主出神仙而坤申又生

孤耿地氣應之其產神聖也必矣。

 

  原文:掀裙舞袖,不堪於沐浴之鄉。偃月臥屍,最忌於黃泉之地。 劉釋:掀裙砂一般長宜一肥反長東

西不相向者是也舞袖砂來長曲折東西繞繞如風之飄舞者是也此等砂法若見於午卯酉方位必主婦人淫亂無

恥若在他方其禍略輕。 偃月砂狀蛾眉而斜昃低長臥屍砂低小長直頭高頭低者是也此二

砂不拘何方見之皆不美若在辰戌丑未及八煞遇之立主害人不客扛死則主刑戮。

  

原文:八曜重遇刀砂,難逃憲法之誅。 劉釋:八曜八煞方也如坎龍而辰上有刀砂見則辰本坎之曜煞方也

而又見尖砂如刀其刑戮之禍豈能免耶曜煞方若有高山尖秀且不可向尖如刀而不至殺身者哉坐下龍體清秀

群砂皆吉而曜地逢乃武則陣亡文罪戮。

  

原文: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懸河之厄。 劉釋:乙辰宮軫木角木二星所佔且辰為水龍之庫若乙辰位上有流

入或有路道踏破崩橫碎滔不拘何龍並出投河自縊之災若坎龍見之立應。

 

  原文:水瓢孟缽落坤申,為僧尼乞丐。 劉釋:水瓢砂一山有柄長員欹側者是也盂缽低圓如覆盆盤而小

者也他方見之主出僧尼乞丐之徒若在坤申二方應之坤申之氣主出看經念佛之人又為孤神煞必有是驗也僧

尼念佛經於卷定有山形盂缽之應。

 

原文:鬼牛寅甲遇葫蘆,而瘋殘痼疾。 劉釋:葫蘆山頭高低中凹而圓者是也丑未寅申乙辰方應瘋疾更

葫蘆。砂見於其方則樂不利口矣。

 

原文:高峰獨出南離,恐驚回祿之禍。 劉釋:離南方火位也火性炎烈易發威氣若南方獨峰迴秀而亥乾之

砂不聳必有火燒之變若離山高寅龍戌水來其禍立至已辰砂會寅午戌局全者亦然否則目盲之禍。

 

原文:星印如當日馬,必遭瞽目之殃。三吉凌雲,雖十數里,何嫌於遠。六秀插漢,縱數百步亦不為疑。

劉釋:印者砂平方圓如印也星者散亂細小如星也二砂見於正午應

主眼目之殃蓋離者日月當空之麗明之地故萬物至離為明暈如人之兩目明燭事物也若有星印遮掩兩目光萬

緣離翥矣故有是應。 以故辛峰雲雖十餘里何嫌於遠六秀插漢從數百步亦不為近,巽辛位有秀峰矣天高卓

不嫌於十里二十里之遠只尖圓端聳嶙峋見之便呈秀氣來秀方有峰凌漢數千百步亦不疑其近勿違也只要不

至於壓眉遮掩堂局寬平穴明朝迎便生秀氣。

 

原文:只喜愛幸於昭昭,大忌藏奸於隱隱。 劉釋:凡三吉六秀等方如有秀砂皆要送情拜舞拱向局前或

在局後挺身俯伏謂之愛幸於昭昭若藏身露爪探頭隱體謂之出奸於隱隱皆不吉也。

 

原文:露忠獻赤,賓主識心。面面送情,方為奇貴。 劉釋:秀砂挺出拜舞局前者名露忠獻赤其心事彼

識此見無有隱匿也。

 

原文:若或抱頭側面,既非忠厚之風。閃跡拋蹤,必是險邪之輩。 劉釋:蓋君子之風立正坐必端抱頭

側面容貌無有河象之儀者皆人之態也喻砂抱頭斜面欹側而不正者也閃跡拋蹤半藏半露也如小人之險邪無

可矣之威儀側不可法之德行矣。

 

原文:輕微瑣碎,似山非山。或羅列於四旁,或星散於左右,瞻之在前,視之而不見,顧之在後,逐之

而不去。 劉釋:輕微渺小似山非山或上埠或砂堆不長不方無形無像欹斜尖曲或羅列於四方或如星之散見

於左右望之似有而閃中跡在帝不向堂局顧之在後近身涉足撥之而不去如此砂法皆不吉如上險邪不足取也。

 

原文:隨形步影,非穿窬則鬼崇為妖。摸背推肩,非私淫則奸奴謀主。 劉釋:如上文土堆星,近身步

影視之而不見撥之而不去此等砂法為穿窬鬼崇之應閃跡在旁摸背推肩無形無像此等砂法為私淫陰謀之

應凡正人君子堂堂可見彼此識心若此藏頭閃跡等輩心地暗昧陰邪害物故砂頭像之必主出穿窬之盜否則遭

穿窬盜賊或鬼崇如妖及妻謀夫奴謀主以至婦人淫亂業中之期上宮之要無所不至也。

 

原文:是故砂如圓淨,定產忠貞。勢若欹斜,必生淫佞。地與人符,氣通物應。 劉釋:由是觀之則砂如

圓淨高超清潔者必出人方正秀雅欹細碎者必出陰人生魂惡此蓋地氣自然之符而一定不易之理也。

 

原文:見地可以知人,而察來驗於已往。 劉釋:觀地之形象以及其龍氣之吉否便可以知其家之子孫如

砂圓端正則子孫之主大端厚欹斜側向則子孫陰佞魂惡不必見子孫而後知之也則知將來之事即於其祖墓之

龍砂驗其已往之事則將來可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