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肝露膽經》

原著全解

明·劉基

 

龍訣歌

 

地理之文繁巨多,請君吾龍訣歌。雖然微妙不能盡,大綱大目皆包羅。龍法先觀太祖宗,龍樓寶殿弧角同。聚聳星辰合五九,辭樓下殿多巍峰。水火金為起伏脈,伏如蛇渡起天沖。木金水土星相間,配化方為上格龍。龍若無水不能生,無土貴不至三公。水口四凶星出面,交戈砥柱北辰同。合此乃為大會局,王侯卿相出其中。中間貴龍之態度,列屏列帳好行蹤。或若飛鴉並舞鳳,水金相間是真龍。

獅象列捍門,龜蛇見潭洞。此為中會局,九卿堂省鍾。州縣人才小貴地,交牙水口落河生。

入山尋龍體,穿落傳變機。穿者平過並開帳,自高而下落者是。傳者子不離其母,出脈過峽尤相類。變者三五變化生,大山變小粗生細。哪枝虛花哪枝實?只在陰陽化氣覓。心腰中出為陽脈,前去定結真奇穴。貫頂飽面陰死脈,只作應樂羅城列。

先認五星行度妙,次看陰陽化氣竅。金木火屬陽,土水二陰曜。陽龍行度又化陰,陰化陽兮為真兆。陰陽不變不融結,純陽純陰定滅絕。

又有山頭看九星,巨祿天財土屬陰。貪狼紫氣是陽木,金水交蕩陰水真。燥火廉貞陽火是,罡孤武太屬陽金。三五共合一,太極陰陽名。水土星間金木火,高山龍法此為真。臨江湖海山將盡,行龍多是水星形。中或金木火一間,卸落結穴在低平。如無化氣定不結,這般蕩體不須尋。

又有平岡訣,陰陽法則真。覆手飽面劍脊陰,平面仰掌陽龍脈。肥厚生來亦是陽,這個陰陽好玩熟。更有陰陽名六府,陰是太陰孛計土。太陽紫氣羅屬陽,莫差訛。

木火行龍聳卓立,時師皆言為上格。若是孤陽無水土,剛木燥火多不結。有等金星磊磊落,若無水間不開陽。時人盡道大剝小,那曉頑金不結作。莫道凶龍不可裁,也有凶龍起家國。

蓋緣未識間星龍,貪中有廉文有弼。武有破軍間斷生,祿存或有巨門力。十堣坐尹穭@峰,小者成大弱成雄。此是龍行間星法,到處鄉村可尋覓。變星只看斷處多,斷處多時星必變。貪狼不變生乳突,巨門不變窩中求。武曲不變釵鉗覓,祿存不變犁劈頭。文曲不變落平地,破軍不變戈與矛。輔弼不變燕窩仰,變與不變宜精求。

木火星多穴不遠,定結窩聚回龍穴。但見水多落平地,必結波心變陽局。金土多是橫過結,化氣二字總不脫。火水雖生無化氣,為官無祿人丁替。木土雖克配陰陽,丁財大旺富貴地。

若見金星變木星,一發絕宗祀。木星變火星,拜相總虛名。水星變金星,清貴旺人丁。土星變水星,逃亡少余丁。土星變金星,巨富出賢能。水星變木星,翰苑多文名。土星變木星,一甲輔朝廷。火星變金星,孤寒痼疾盲。火星變土星,將相鎮邊聲。此訣不論生和死,只觀化氣泄天真。

五星之中水極秀,只宜化動木火金。土星宜化金火木,火土不變卻純陰。木星非一樣,漲天平地形。文曲若掃蕩,過峽曲動真。動浪於三級,橫闊擺折睜。幾般水星體,細認要分明。龍既有化氣,穴定有陰陽。陰龍行度陽龍結,陽龍行度陰龍藏。

先賢以山名為龍,以龍變化此相當。龍神得水方生變,乾坤造化在陰陽。又看大小出脈形,只喜陽生不喜陰。陰脈龍節行到此,子孫退敗見伶仃。又有胎息並孕育,如同父母之血精。天一生水地六成,二五精華由此續。

橫闊三擺並兩擺,水珠鶴膝蜂腰屬。走馬拋梭並串珠,之玄人字見動曲。三節腰間一點水,此是真龍成胎定。胎成結穴自分明,弦校並窟突。證佐詳,左右天機不虛生。陰陽唇臍分葬口,穴上星辰龍上尋。若能窮得望龍理,仙師妙用心法傳。

 

註:亦有書籍載,此《龍訣歌》以上部分,為宋吳景鸞所撰,其名為《望龍經》。

尋龍難識生死訣,不識生死無足誰。屈曲活動龍之生,蠢粗硬直龍死絕。

東扯西龍翻花,分枝劈脈龍鬼劫。尖利破碎龍帶殺,歪斜尖仄龍醜拙。

無夾無從龍孤單,坦蕩平夷龍散脈。分牙露爪龍尚行,藏牙縮爪龍已仃。

天弧天角龍欲度,蜂腰鶴腰龍已成。峽脈短縮龍束氣,陰陽分受龍結地。

斷而複斷龍脫殺,穿田度水龍過峽。中心出脈龍穿帳,尖圓方正龍入相。

直來直去無曲折,死鰍死鱔不結穴。起不能伏伏不起,此龍怯弱無力氣。

起而即伏伏即起,此龍氣旺力無比。貴龍重重穿帳出,賤龍無帳空雄強。

貴龍多自中心出,富龍只從旁上生。帳幕多時貴亦多,一重只是富家樣。

龍有雄雌號成龍,大小粗細自不同。水有雄雌號成穴,左右交界有分合。

世間萬物有雌雄,單雌單雄無配合。高大為雄低為雌,雌雄交會互融結。

大山忽小粗中細,先雄後雌當熟視。小山忽大細中粗,先雌後雄必結地。

龍若結地起星辰,尖圓方正自分明。三吉即是尖圓方,結地自然分陰陽。

陰陽不分不結地,貪用誇談砂秀麗。龍有變化人莫測,或顯或隱認不得。

勢有徉詐之多端,虛花奇怪真難識。龍有機關之巧妙,藏蹤閃跡難尋覓。

或有喜怒變非常,奇怪令人無主張。時師不識喜怒體,聞予大言皆笑取。

崎嶇險峻龍之怒,踴躍翔舞龍之喜。怒龍多是結假穴,假穴人見多歡悅.

龍虎左右齊環抱,前實後主不相照。穴中甚好盡不成,外山外水盡無情。

應樂不真官鬼假,夾從無情不相惹。左右或高又或低,背內而外誰得知。

時人愛此花假穴,葬後錢財湯潑雪。不知龍身龍帶殺,堪笑時師眼如瞎。

喜龍專是結怪穴,怪穴人見嫌醜拙。穴拙界合自分明,定有陰陽分窟凸。

龍虎左右或不全,時人便言房分偏。外山外水齊來抱,救得房分俱一般。

龍真穴拙人不識,葬後富貴無休息。不知龍身多帶貴,穴中醜拙有何害。

凡是真龍正面來,身雖屈曲頂不歪。擺棹卻是蜈蚣腳,兩兩成雙相對著。

一心一意去結穴,並不歪斜顧瞻別。真龍定然有迎送,夾從纏護無空缺。

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纏護愈多愈有力,眾山眾水來會聚。

渾如大將坐中軍,羅列隊伍俱整備。若是纏龍側面走,一邊無棹一邊有。

頂而有顧真龍身,不敢拋離閑處行。擺棹向後龍尚去,擺棹向前龍已往。

向前為順向後逆,逆則凶兮順則吉。邊順邊逆分房偏,邊有邊無是護纏。

帶倉帶庫是富龍,帶旗帶鼓是貴龍。倉庫旗鼓兩邊帶,富貴雙全真可愛。

看龍專看龍過峽,峽與穴情一般法。過峽有扛並有護,免被風吹脈脊露。

過峽無扛又無護,風吹氣散龍虛度。過峽宜短不宜長,長則力弱氣已傷。

過峽宜細不宜粗,粗則氣濁穴則無。過峽宜狹不宜闊,闊則氣散龍力弱。

過峽灰線短又細,蜂腰鶴膝龍束氣。束得氣聚穴方真,氣束不聚亦枉費。

硬腰過與軟腰過,或者結地猶堪作。軟腰過者不堪裁,氣弱無力束不來。

要識束氣不束氣,萬物結果先結蒂。不信但看吹響器,入器孔小氣則聚。

聚則能樂散處響,方知結地不結地。左右有扛龍虎全,左右無扛龍虎偏。

倉庫拱峽則主富,旗鼓拱峽登雲路。倉庫旗鼓兩般拱,富貴雙全端不誤。

金冠霞帔主女貴,鎮器鼓笛僧道類。若是真龍定登堂,天生奇怪占中央。

眾山面面皆回顧,唱喏排班列兩行。卻有朝山在面前,端然正立若朝恭。

天心十道無偏倚,當中正對面朝堂。流神屈曲抱尖圓,應樂枕對出天然。

纏護從托辨假真,朝山無從托龍身。朝山直來身少面,真龍屈曲不朝入。

貪巨武龍富貴局,旗鼓倉庫相隨逐。金箱玉印面前排,蜂屯蟻聚堆金穀。

免旗龍定出侯王,四神八將盡歸降。二十八宿皆全備,千山萬水盡回環。

此歌尤勝疑龍經,熟讀其中意趣深。更加眼力精盡妙,便是曾楊再後生。

 

【解說】風水地理的文章內容紛繁雜亂多樣,請君還是仔細聽聽我的“龍訣歌”。此歌雖然不能詳細微妙,但主要的綱目還是都包羅進去了。觀看龍法首先要看祖山、宗山,然後再看龍樓、寶殿、弧角是否相同。聚溝之處的星辰如果合於五行九星之數,那麼龍脈辭樓下殿的地方就多巍峨的山峰。木、火、金星是起伏的龍脈,蟄伏之處仿佛又在空中。如果木、金、水、土四星互相間隔的話,配合周到才是上等品格的龍。龍如果缺水就不能生存,沒有土也不能富貴達到三公。水口之處如有四凶星當面,而天戈抵柱由於北辰星相同,以上星辰相合才能成為大會局,王侯卿相的大貴之運盡出期間。中間貴龍的態度,如果有屏障重重相列就是最好的行蹤。有時象飛鴨和舞鳳,如果又有水星和金星相同就是真龍。龍脈之上可以看到獅子和大象捍衛在門前,烏龜和蛇出現在潭洞口。這是一種中會局,貴達九卿的穴位就聚集在這樣的穴位中。州縣一級的人才處在較小的貴地上,如果水口犬牙交錯就是生地。進山觀看龍體,主要從穿、落、轉、變的機運,所謂的穿就是那種平行而過平行而過並且重重穿帳的情形;所謂落就是那種從高處落下的情形;所謂傳是子不離母的情形;特別是出脈過峽的事侯尤其相似;所謂的變就是在三五之中出現的變化,大山變成了小山,粗處變成了細處。哪一枝是虛花而哪一枝是實穴,只要在陰陽化氣當中尋找就行了。

如果是從心、腰之處出現的陽脈,往前行去一定會結成真正的奇穴。如果灌頂抱面而陰出就是死脈,而要通過羅盤來仔細推斷。先認辯清楚五星行度的巧妙。其次在看陰陽之氣化生之竅。五星中的金、木、火屬陽,土、水屬二陽曜。陽龍的行度之中又可能化為陰,陰再化為陽,這種陰、陽變化是真龍出現的兆頭。如果陰陽沒有變化就不會融結。純陰、純陽的龍脈就一定會滅絕。另外還有在山頭看九星的方法。巨門、祿存是屬於陰性的天才土星,貪狼、紫氣是屬於陽性的火星,罡孤武太是屬陽性的金星。三五共成一個太極,用陰陽來稱名水土,星辰中又加以金、木、火星,高山龍法以此為最真。如果龍脈臨近江、海、湖水而完結的地方,那麼這條龍的行度大多是水星的形象,中間可能有金、木、火星相同,龍脈卸落結穴,象這樣的浪蕩龍體就不要去尋找脈落。

另外還有平岡歌訣。其中的陰陽法則相當正確。如果龍脈呈覆手抱面而劍脊呈陰性,如果龍脈呈理面仰掌那麼龍脈就呈陽性。如果龍脈生來肥厚就呈陽性,這種陰陽之道比較好熟悉,更有一種陰陽之法叫六府,陰是太陰孛計土,太陽、紫氣包羅,這種屬於陽性絲毫也不要有差錯。火星是本的話,龍脈的運行就卓然聳立,如今的風水師都說是龍脈的上等品格。如果是孤陽而沒有水土的話,那麼剛木、燥火大多結不成穴。也有金星磊磊落落而來,但在沒有水的地方是不能出現陽氣。如今的人都說是大剝小,哪里知道頑金是不會結穴的。也有兇惡的龍從中出現的。這是因為沒有識別清楚星辰相間的龍脈,貪狼星有廉貞星,文曲星中有右禰星,武曲星中有破軍星,這些都可以斷得生死。祿存行中有巨門星,這些都是所謂的行龍兼星之法。在任何一個村莊都可以尋得到,星辰交換只要看斷處多就行了。短處多時,星辰一定會有所變換。貪狼星如果不變就會生土突,巨門星如果不變就向窩中求取,武曲星如果不變就從釵、鉗上尋到,祿存星如果不變就犁壁頭,文曲星如果不變就落在了平地,破軍星如果不變就會有幹、戈、矛出現,左輔星、右彌星不變就會有燕窩仰朝上方。變從不變中來應該仔細推求。如果木星較多那麼穴位應該在較遠的地方出現。一定能夠結窩而聚成回龍之穴。如果水多的話,穴位就結在平地之上。結穴在波心就可以改變成陽局。金星、土星的穴位大多是橫向結穴。

化氣這兩個字在風水中是不可脫去的,火星與木星生成但都不是化氣,不僅僅沒有官祿而且也人丁不旺。木星與土星雖然相克,但只要配的陰陽之氣,那麼就可以形成一個大才大旺而大富大貴的穴位。如果看到金星、木星相變,這完全斷了宗嗣,如果木星、火星相變,就可以拜為丞相杜絕虛名。如果水星、金星相變,就可以清貴而是人丁旺盛。如果是土星、水星相變,就會使人逃亡而敗絕。如果是土星、金星相變,就會出現巨富賢能之人,如果是水星,就會出現很多可以進入翰林而獲取功名之人。土星與水星相變,就會出現科舉考試甲級人才來輔助朝廷。如果火星與金星相變,就會使人孤寡、痼疾、目盲。如果火星與土星相變,就會出現守衛邊疆有功績的將相。這些秘密不論是相生還是相克,只要觀看化氣所洩露的天機就清楚了。五星之中水星最為秀麗,它適宜於化木、火、金三星,土星適宜于化金、火、木三星,水星和土星不能互變,但卻斷絕了陰氣。

水星不僅僅只有一種樣子,它可以泓天、平地形。文曲星就象掃蕩一樣,過峽之際若曲折,活動就容易形成真穴。如果動盪波浪三級以上,就會橫擺折乾淨。這幾種水星的形體,必須細細辨認清楚。

龍脈既然有所謂化氣,訣定穴位也就有陰陽之分。陰龍的行度都有陽龍來結穴,陽龍的行度都有陰龍來收藏。古時候的聖賢們稱作為龍是甚麼道理呢?是因為龍的變化於山的變化很類似。魚龍只有得到了水才能夠升變。乾坤的造化也全在於陰陽的變更,再看太少的出脈,只適於陽氣之生而不喜陰氣。如果是陰脈的龍一直行到結穴之處的話,會使的子孫退敗而孤苦伶仃。再看胎息和孕育,就好像父母的血精一樣,天一生水而地六成之,二五的精華就由此而續補出來。橫寬之處三擺有兩擺,就會形成水珠,鶴膝,蜂腰的地形。走馬和拋鎖及串珠,之、玄、人字及動曲等等形狀。都會因此而出現。在兩節的腰間有一點水,那就是真龍胎成的徵兆。胎成之後結成穴位自然非常的分明。分合,弲校和窟凸之處都一一清晰可見。這些證據都詳細分明而天機不是徒然生出。陰處、辱處肚、臍都分出兩列葬口,穴位上的星辰要在龍脈上尋找。

尋找龍脈最難的是生死訣,但如果不識生死就不足以去尋龍脈。如果山形曲曲活動,龍脈就活。如果山形蠢粗直硬,龍脈就死絕。如山形東撤西拽,那就是龍翻花,如山脈分支劈脈,那就是龍鬼劫,如尖利破碎,那是龍帶煞。如歪斜尖仄那就是龍醜掘。如山形無夾無從,那就是龍孤單。如山形坦蕩平夷,那就是龍散脈。如山形分牙露爪,那是龍在行進。如是藏牙縮爪,那是龍已停止。如果山形有天弧,無角那就是龍欲度。如是蜂腰鶴膝,那麼龍已成形。如果峽脈短縮,那是龍在束氣。如果陰陽分受,那是龍已結地成穴。如果龍脈斷而又斷,那是龍脫殺。如是穿田渡水,那是龍過峽。如果龍是中心出脈,那是龍穿帳。如山形尖圓方正,那是龍入相。如果山形直來直去沒有任何曲折,那就象死魚、死鱔不能結成穴位。如實起而不能伏,伏而又不能起,那末這條龍就怯弱而沒有力氣。如果山脈起而又伏,伏而即起,那末這條龍就精氣旺盛而力大無比。高貴的龍大都是重重穿帳而出。貧賤的龍卻沒有帳幕,而空自雄強。高貴的龍一般都從中心出脈,富足的龍都從旁枝上生出。帳幕越多帶來的榮華富貴也越多。如是只有一重帳幕,那也只是富家的樣式而已。龍有雌雄之分,就叫成龍。他們的大小、粗細、自有不同。誰也有雌雄之分,就叫成穴。左右交界有分有合,世間的萬物都有雌雄,單雌單雄,陰陽不交。一般高大的叫雄,而低小的為雌。如果雌雄交配的就能結穴。大山突然變小是粗中有細,先雌後雄的現象應當熟悉清楚。小山突然變大是細中有粗,先雌後雄的形狀一定會結地成穴,龍如要結地就會起生辰,尖圓方正自然清晰分明。所謂的三吉就是尖、圓、方,結地就自然分出陰陽來,如果是陰陽不分,就不能結地成穴。誇誇其談地稱砂峰秀麗就毫無意義,龍有變化有時人也難以測量出來,或顯或隱讓人也難以分辨清楚,龍脈之勢也有雜變多端虛化奇怪實在難以識別,龍有妙竅的機關,它藏蹤閃跡令人難以尋找。有喜有怒變化無常,稀奇古怪令人毫無主張,如今的風水師們不知道龍脈還有喜怒的體態差別,聽到我說的法還取笑我。其實,崎嶇險峻,就是龍在發怒,踴躍翔舞,就是龍喜歡,發怒的龍結的都是假穴。假穴被人見了都感到喜悅。那種假穴也有龍山,虎山彎環相抱。前賓後主,互不相照,穴內的光景很好而描繪不出來。但內外的山水都沒有情。不僅應樂不真而且官、鬼都是假的。夾、從無情互不相惹。左右兩側或高或低,背內背外又有誰能知悉。如今的人們都喜愛這樣的花假之穴。埋在這堳寣A家堛漱H錢財就像開水潑在雪地上一樣消融不見。不知道這種龍身上有龍帶殺,可笑那些當今的風水師們眼睛象瞎子一樣。

那種歡喜龍專愛結怪穴,古怪的穴位是人人見了都已此為醜拙而嫌棄他。雖然穴位醜拙但只要界合分明,就一定有陰陽分出窟凸來。穴內可能龍砂虎砂也不齊全,如今的人會說是分房不均。他們不知道只要外山來水都來環抱,救得房分也就一樣,龍脈真實而穴醜拙使很多人不能識得。但落葬之後,給子孫帶來的富貴就會永無休止。可惜人們不知道龍神都帶有富貴之氣,穴中有醜拙之處又有什麼妨礙呢?

大凡真龍從正面而來,身體雖然曲折但頭頂不歪,撓爪卻是蜈蚣腳,兩兩成雙有相對。一心一意去結穴,並不歪斜而向別處顧瞻。如果是真龍,就一定會有迎有送,夾、從、護、纏毫無空缺,龍如果沒有纏也沒有護送,即是真龍也不能用,纏護越多就越有力。眾多的山和眾多的水都會來會合,聚集。就好像大將坐在中軍帳中,帳前羅列的隊伍都整齊而有備一樣。如果是纏龍從側面走來,就會一邊有棹一邊無,。頂上常常回顧真龍的脈身,不敢隨意離開而向空閒的地方走去。如果撓爪向後,那麼龍身還在向前走。如果撓爪向前,那麼龍身已住。向前是順,向後是逆。逆就會帶來兇惡,而順就會帶來吉祥,如果是一邊逆,一邊順房分就有偏,如果一邊有而一邊無護纏,帶倉帶庫就是富龍。帶旗帶鼓就是高貴的龍。如果倉庫旗鼓都帶上了,那末富貴雙全的脈運就更令人喜愛了。

看龍也有專看龍過峽的,峽情和穴情都是一樣的道理。過峽時有扛也有護,以免風吹,而是龍的脊脈裸露出來,如果龍脈過峽之際沒有扛也沒有護,那麼風吹氣散這龍過峽也就虛度了。過峽的距離宜短而不宜長,如果長了就會是力弱而氣傷,過峽的龍脈是適宜於細,而不宜太粗,太粗真氣就濁而不能成穴。過峽還適宜狹窄而不適宜太寬。如果寬了就會氣散而龍力減弱,過峽時的灰線一般是又細又短,蜂腰鶴膝是龍在束氣,如果束的真氣聚合,形成的穴位才是真正的穴位。如果氣束的不聚,那也是枉費氣力。過峽也分硬腰過和軟腰過,或者結地才能造作。如果是軟腰過峽就不能斷,力弱氣就難以收束住。要想識得束氣不束氣的分別,就可以看看萬物想要結果必須先結一帶,如果不信,就可以看看那些吹響器的人,響器的入氣孔小,氣就容易聚集,因為能夠聚攏所以能夠在擴散的地方發出響聲,由此可知結地與不結地的區別。

過峽時如果左右有扛、龍山,虎山就全,如果左右沒有扛,龍虎山就偏,如果有倉庫拱峽那就富裕,有旗鼓拱峽就可以走仕途。如果倉庫旗鼓一起拱峽,那就是富貴雙全一點也不會有誤。

 如果山形如金冠,霞帔就主女子貴運,如山形如鐃器,鼓、笛就主僧,道的貴運。如果是真龍就一定會登堂。天生奇怪之形站在中央,所有四面之山都回顧,象排班列成兩行,又有朝山在面前,斷然站立面前正朝參拜一樣,天心十道在正中無偏無猗,當中正對面朝堂,水流之神屈曲抱著尖圓之處,應樂枕對完全出於自然,纏、護、從、托辨真假。朝山沒有辦法拖住龍身,朝山太直就少面,真龍屈曲轉折不朝拜他人,貪狼、巨門、武曲相合的龍是富貴之局,如果旗鼓倉庫相隨,而金箱玉印在面前排列。蜂屯蟻聚堆滿金穀,冕旗龍定出王后,四神八將全都歸降在龍前。二十八個星宿也都齊全,千山萬山都在這埵^顧,這首歌還要超過《疑龍經》,如果能夠熟讀就越加感到意味深長。再加上眼力和精靈之妙,那麼識得風水的能力就好像是著名的風水大師曾求已和楊均松再生。

 

穴情賦

 

識龍固難當識穴,穴中玄妙難備說。二五精英真造化,天命神功可改奪。

來龍不論短與長,但看到頭之一節。五星唯取土木金,名曰三吉為吉穴。

巒頭明淨體豐肥,頂圓身正始為奇。開睜展翅便結穴,自與眾山多各別。

上開八字以遮風,下開八字以蓋穴。大八字分龍虎合,界定陰陽無扯拽。

小八字分穴下合,界定真氣勿漏泄。名曰大口出小口,定然穴從小口出。

上無分兮來不真,內無生氣可融結。下無合兮止不明,外無堂氣可受接。

上有分兮下有合,雌雄交度方成穴。真穴天生自奇異,定有陰陽分窟凸。

陽來陰受窟中突,陰來陽受突中窟。突中複突是純陰,窟中複窟純陽出。

孤陰不生理自然,孤陽不成豈虛說。孤陰子女無夫婿,孤陽男子無妻妾。

女子無夫何有孕,男兒無婦終孤絕。陽必配陰陰配陽,陰陽配合始為良。

上陽下陰陰中扡,上陰下陽陽內藏。陰多陽少莫湊球,陽多陰少湊球間。

陰陽平半中間取,片陰片陽挨過陽。陰盛陽衰則就弱,陽盛陰衰則就強。

動處是生靜是死,棄死挨生生處裝。點穴既已識真的,須辨龍脈之緩急。

龍急脈急氣尤急,葬急鬥殺人絕跡。放棺避球而湊簷,拖出球外四五尺。

氣死臨頭不合腳,眠幹就濕真法則。氣急理合作虛簷,壘土為塋接來脈。

古鼎煙消氣上浮,虛簷雨過聲猶滴。龍緩脈緩氣亦緩,葬緩脫脈退財產。

放棺避簷而湊球,進入七寸急其緩。氣使合腳不臨頭,仙傳穴法不虛擲。

撲面水底真奇特,洩漏天機免疑惑。舌尖堪下莫傷唇,齒隙可扡休動骨。

龍急脈緩氣亦急,湊急當風葬不得。未免鬥殺與沖刑,有禍來時救不及。

亦須湊簷而避球,拖出三尺緩其急。氣便臨頭又合腳,架折逆受氣耳入。

斜枕案山不對頂,避風走殺回天力。龍緩脈急氣亦緩,葬後冷退如反掌。

且於稍急去扡穴,急緩相停方得訣。亦須避簷而湊球,進入五寸氣方接。

此亦合腳不臨頭,順來順受非架折。又有陽多無窟突,只有微痕分界合。

石從水底生紋痕,全憑眼力方能訣。坦然些子微微凸,草蛇灰線難辨別。

兩片蟬翼渺茫砂,界股蝦須微抱穴。此水有影卻無形,凸上分開凸下合。

點穴只點水界間,上不可脫下莫脫。亦有陰多些些凹,如酥入湯認不切。

兩片牛角隱隱砂,夾滴蟹眼穴中出。此水有名無證佐,隱約盡處穴迎接。

點穴既識挨窟突,須知扯拽氣漏泄。龍虎兩臂要護衛,勿使漏胎並吐舌。

中乳若高龍虎低,露胎吐舌當檢點。莫言截擊便無妨,須知厚跡沒包藏。

截乳必定傷來脈,鬥殺沖刑災逼拍。扯拽亦須要知訣,看它氣脈如何出。

氣已入袋若扯拽,難扯袋內氣不泄。氣未入袋若扯拽,扯去袋內無些脈。

中乳若重龍虎輕,雖然扯拽氣猶存。本身若輕龍虎重,扯去氣少無些用。

龍穴須要有界合,設一不界氣即泄。界穴設或不界龍,還因去住未曾分。

界龍設或不界穴,總然一片兩無分。界龍界穴兩無疑,融融生氣穴中居。

有人葬乘生氣者,富貴榮華定可期。

 

【解說】識龍脈固然很難,而識別穴位也不容易,穴位中的妙更難一份說清楚。但如果瞭解了陰陽二極和五行學說這種巧奪天工的學問,穴位的天命神功也就可以輕鬆地掌握了。

走來的龍脈不論其長與短,關鍵是看他到頭的一節。在這一節中如果與土星或木星、金星相配,這叫“三吉”,就能形成吉利的穴位。如果巒頭明淨而體態豐滿肥潤,並且尖圓方正,這樣形成的穴位才是真正的奇絕。如果在開睜、展翅的時候便結成穴位,就自然與群山有很多的不同。上面張開的八字形狀是用來蓋穴的。如果八字分的小,穴位下就相合,界定的真氣就不會洩漏。

所謂“大口出小口”是指的穴位有小口兒泄出。如果上面不分八字的話,真氣就來得不真。局勢之內也沒有生氣可融結;如果下面沒有聚合的話,就終結不明白,外面就沒有堂氣可受、按。如果上有分下有合,那麼雌雄交配就能夠形成穴位。

真正的穴位天生就有一種奇異之處,他一定就有陰陽之氣分出窟與凸來。如果是陽來陰受的話,就是窟中有凸。如果是陰來陽受的話,那一定是凸中有窟。凸中有凸,是純陽;窟中還有窟,是純陰。只有陰而無陽就不能生息是自然之理。只有陽而無陰就不能成穴也不是虛化的胡說。如果只有陰的話,就好像女子沒有丈夫,她從何而懷孕呢?如果男子沒有妻妾,他就只有終身絕後。所以只有陰與陽配,或陽與陰配,陰陽相互配合才是最佳的辦法。如果是上陽與下陰相配那麼就是陰滿,如果是上陰與下陽相配,那麼就是陽滿。如果是陰多而陽少,就不要靠近毯位;如果是陽多而陰少,那就要湊近毯位。那如果陰陽對半均勻,就處於中間。如果是一片陰來一片陽就取陽。如果是陰盛陽衰,就靠近弱者;如果是陰盛陽衰,就靠近強者。動的地方是生處,靜的地方是死處 。穴位的設立必須棄絕死處,而挨近生處。

 當點穴的方法,已經掌握而能夠識別真假時。還要辨別龍脈的緩急。如果龍脈急那麼氣就更急。在這樣的地方埋葬就會使後人絕跡。安放棺材就應避開毯位而接近簷下,必須將棺材拖出毯位四、五尺遠才行。如果真氣臨頭而不合於腳,那麼採用眠幹就濕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遇到氣急之處就應該用虛粘之法,要磊土成墳塋而接通來脈,這就好像古鼎的煙火消歇之後才有氣燃燃而蒸騰上來。虛簷底下也是大雨過後依舊有雨聲滴答。如果龍緩脈緩,那麼氣就更緩,如果在這樣的地方安放棺材就會脫脈而是後人財產減少。這是安放棺材必須避開屋簷而接近毯位。是棺材進入七寸來讓這種緩慢有所加急。如果使氣合腳就不會臨頭,神仙傳授的穴法不可輕易的拋扔。樸面水底是個奇特的水法,將天機洩露出來免得引出疑惑。在舌尖的地方下穴一定不可損傷了嘴唇,在牙齒的縫隙堭揖牏]切莫傷動了筋骨。如果龍急而脈緩,氣也急,遇到急處也不可當風埋葬棺材。這樣的情形會帶來開殺與沖刑的結果,即使有福運到來也無法相救。也必須接近簷下而避開毯,將棺木脫出三尺外以使急躁有所緩慢。

如果真氣臨頭又合腳,架折逆受使真氣從耳中進入。要使穴位斜向枕臥著案山而不使對頂,避開風而走殺回天之力。如果龍緩而脈急而氣也緩慢,那麼埋葬在此地就會陰冷退卻象反掌一樣容易。應該在稍急的地方去插穴,當急與緩相生相合才符合法訣。也需要避開簷下而接近毯位,使棺木進入五寸才能將氣脈連接。這也是合腳而不臨頭的情形,順來順受而不是架折。

又有陽氣多而窟凸不明顯的穴位,只有微弱的浪跡可以分出界合來。有的石頭從水底生出紋浪來,這主要憑眼力才能訣定。也有些地方比較平坦而僅有一點微微的凸起,草堻D,灰中線的痕跡讓人難以辨認。兩邊的兩片蟬翼形成渺茫的沙峰,分界兩股的蝦須略有一點抱著穴位的姿態。這種水流雖有影兒卻沒有形,凸起的上部分開、而凸起的下部卻合攏。點穴的時候只點水界的相合與否,上不可脫、而下也不可脫。

也有陽氣多而凹不明顯的地方,就好象酥粉入湯一樣令人認不真切。兩邊凸起隱隱的牛角形,成癮隱的砂峰,只有一滴蟹眼從穴中出現。這種水流雖然有名稱卻找不到證明,在隱隱約約的盡頭處可以看到有穴位的迎候。

點穴即以明白是挨近了窟凸,應該知道扯泄與氣泄。龍虎砂兩臂應該護衛住穴位,不要造成漏胎和吐舌的情況。如果中間的乳突較高而龍虎砂較低,出現漏胎,吐舌的情況就一定要仔細檢點清楚。不要認為截去就沒有妨礙,要知道原來蹤跡就無所保藏。如果截去乳突就一定會傷害了龍脈,造成鬥、殺、沖、刑的災難逼迫著後人。扯泄的情況也要懂得法訣,看其氣脈從何而出。如果氣脈已進入袋中再作扯泄,雖然扯了但袋中的真氣也不會洩露。如果真氣尚未入袋就不會有任何氣脈存在。中間的乳,如果重而兩邊龍虎砂較輕,即使做了車拽,真氣依然存在。乳本身如果很輕而兩邊的龍虎砂很重,即使無扯拽,其中的氣本就很少而毫無用處。

龍穴需要有界合,如果一不設界就會使真氣漏泄。界穴假如不界龍脈,那麼去處依舊未曾分開。為龍脈設界而不給穴位設界,那依舊是混然一團而沒有區分,如果分界既能界龍脈又可界穴位而毫無疑問,那就會有融融的生氣在穴中居住。如果有人能“葬乘生氣”,那末富貴榮華就一定可以期待得到。

第一,此口訣先說明[結穴]的特徵,如何認明[真穴]。例如,巒頭明淨體豐肥,頂圓身正始為奇。這是明白指出結穴之首要也。
  第二,此口訣再說明[穴形]的特徵,如何認[穴形]。例如,遮風、蓋穴、龍虎合、無扯泄、大八字、小八字、大口出小豆等等。
  第三,此口訣接著說明[穴理],穴由陰陽氣合和而成,陰陽是穴的真理,所以是[陽必配陰陰配陽,陰陽配合始為良]。這陰陽氣之配合,也要恰當適宜,才是天造地設的良配。
  第四,此口訣更重要的說明[葬法],龍急龍緩,其葬法皆有不同,龍急理合作虛粘,龍緩稍急去扡穴。在這方面,須要有經驗的大地理師,才能理得清,認得明,急緩平均,是大學問。
  第五,此口訣最後說明點穴之法,所謂[界龍][界穴]之要訣也,亦所謂[龍穴但要有界合]。
  第六,是尋龍點穴大口訣,非常珍貴,千金難買,唯須大地理師一一講解,才能明白其中要義。

 

 

砂訣歌

 

論砂容易不為難,總在明人眼界間。古怪巍峨猶未善,崎嶇險峻未為良。

倒反歪斜非吉兆,粗雄突兀總凶頑。破碎碐嶒為劫煞,斜飛走竄盡凶殃。

劫山照破全無地,凶煞加臨禍難當。尖圓方正名三吉,秀麗清奇曰好山。

明淨自然招福德,端圓的定降楨祥。圓者不宜粗壅腫,尖者最忌瘦巉岩。

破在吉方多不吉,秀居凶位福亨昌。生砂柔插如弓角,死砂硬直似刀槍。

貴砂尖秀主笏筆,富砂圓正廚庫倉。聚米辦錢富而貴,衙刀球杖富難量。

富則銀瓶並盞註,貴兼玉印與金箱。蟻聚蜂屯財殺地,旌旗踏節姓名香。

石壁棱棱為劫盜,槍旗簇簇出強梁。順水順砂名退筆,宅墓逢之皆不吉。

縱有良田過萬頃,房倒房興終不一。逆水逆砂曰進神,向剪財頭財便興。

若有數重兼逆砂,房房家業曰光榮。一砂走竄一砂飛,蕩劫家財鬻聚居。

更有外山背走去,路死他鄉不見歸。砂若直來如射箭,家遭凶禍年年見。

左長右三中次房,次第推來無不驗。龍虎須教曲抱身,昂頭踞足恐傷人。

邊直邊彎竅分房,邊有邊無有房興。外砂來抱無空缺,千孫百子一般均。

妒主擎拳人忤逆,拭淚搥胸損少丁。莫教齊到兼尖射,同胞兄弟亦相爭。

青龍若竄過西宮,長房財產盡皆空。白虎竄弓幼少敗,兩宮禍福一般全。

過宮頭轉無妨礙,此房人產反豐隆。玄武吐舌名敗筆,必主中房破敗凶。

龍虎堶惜p明堂,須令潔淨平寬蕩。若有砂墩並石塊,瞎盲難產見形傷。

外堂亦要地平寬,勿使凶砂礙眼睛。最怕離披並散亂,偏嫌混雜不分明。

形似蝦蟆人企氣,樣如屍臥婦人淫。豬肚須防少括事,羊蹄忤逆亂人倫。

馬腿牛臂人不識,鵝頭鴨頸暗私情。提籃乞食洽家唱,灰袋煙包沒火星。

倒杵東爪招腫腳,百結鶉衣徹骨貧。朝山遠近要相當,不宜主弱對賓強。

近宜低小尤為美,遠則高大最為良。惟是有情無別意,方為真案可取技。

若是無情不相惹,秀如圭璧也虛閑。露體獻花真是醜,蛾眉粉黛賣朱顏。

探頭側面男為盜,開腳掀裙女犯奸。富貴雖然系龍穴,秀氣須應在朝山。

筆架科名應有分,滿床牙笏世為官。金簽玉檢翰林院,玉幾金爐學士班。

三台縣令知州職,玉屏駟馬執笏朝。席帽模糊皆歲真,彩袍堆積坐黃堂。

文筆聯珠並展誥,舉人進士定聯芳。五鳳樓臺真罕有,狀元榜眼探花郎。

 

【解說】關於砂峰,論辯起來並不很難,它總在明眼人的眼界中。那種古怪巍峨的砂帳不能稱謂好,崎嶇險峻的砂峰也不能算的精良。側反歪斜的沙峰也不是吉利的兆頭,粗雄凸兀也總是帶來凶頑的後果,破碎楞層的景象也只會形成劫殺,斜飛走竄都是凶殃的結局。如果劫山照破就不會有好地,凶、殺臨頭令人大禍難當。

砂蜂之有尖、圓、方、正才被稱為三吉,秀麗清奇的面貌上稱的上是好山。只有明淨自然的形態才能招致福德,端正圓潤就一定會有吉祥降臨。圓潤的砂峰不應該粗笨臃腫,尖銳的砂峰最忌愄廋削岩形象。如果破在吉利之處就不吉利。如果秀麗而居於凶位就會有福運亨通。充滿生氣的沙峰就像柔軟的弓一樣聽任使用,一盤死砂就會硬直好使刀槍。秀麗的沙峰尖秀而易生出笏筆之形,富足的砂峰圓潤端正如倉庫的形狀。但富足的沙峰也會給人帶來糧食和錢財。如果有牙刀、毯杖的形狀出現,就高貴而難以比喻。如果有富足之相,就會有銀瓶和盞註形狀的沙峰;如有大貴之象,就會有玉印金箱形狀的沙峰。那種蟻聚峰屯的沙峰是財谷豐盈的寶地,而有旗鼓砂峰的定會帶來高貴的身份而萬世留名。

如果沙峰的形狀石劈棱棱,就會出現劫掠的盜賊;如果沙峰的形狀如搶、旗族立,就會出現強梁之人。如果水流和沙峰都是順向,就叫做退筆,陰、陽宅遇此都不利。就是家堶鴞雩U畝良田,但房屋倒圯和興起就沒有一定的規則。逆水的砂叫進神砂,只要呈現出剪財頭的趨向就會財源旺盛。如果有好幾層的沙峰都逆水而插入,那麼家業就會無限的榮光。如有一座沙峰走竄或飛去,那麼就會使人傾家蕩產、最後也只有連房屋也要賣盡。。還有一種是在週邊的沙峰都向外而走去,那就會是家人客死他鄉而不見歸還。如果沙峰就像直面而來的箭一樣,那麼那就會是家人中遭遇禍患兇惡而年年都有。左長右三中二房,依次推驗沒有不應驗的。龍、虎之砂必須屈曲環抱穴位,如果昂頭、距足就容易損傷人命。如果一邊直一邊彎就會是分房虧缺,如一邊有一邊無,有的就會是房屋興隆。如週邊的沙峰環保而沒有任何空缺,那麼後來的子孫就會一般均勻。如果妒忌主人呈握拳之勢,就會有人忤逆,就會使人拭淚錘胸而損傷年少之人。不要讓沙峰齊到,或尖直而射,這樣會是親兄弟也互相爭鬥。青龍山如果竄到東宮的方位上來,就會使長房的人、財兩空,一無所有。如果白虎砂亂竄就會是小房的人破敗,兩宮的禍福都是一樣的。如果青龍、白虎過了宮,但又轉頭,就不會對宅主有甚麼妨礙。而且還會給這房人帶來豐盛富貴。

如果玄武吐舌就成為“退筆”,他會給家中的中男帶來破敗兇惡的命運。在龍、虎砂內的小明堂,必須使之潔淨而平和寬闊。如有砂墩和石塊,就會是主人的瞎目、難產、或受刑、受傷。在外的名堂也要地面寬闊和平坦,不要讓兇惡的沙峰擋住人的視線。最可怕的是名堂前的砂峰離披散亂,而且偏嫌混雜不分明。

如果沙峰的形狀象下蝦蟆就會是主人得氣脈的疾病,如砂峰象臥著的屍體就預示著婦人的淫蕩。如果沙峰象豬肚家人就必須謹防抄家、收刮之類的災難。如沙峰如羊蹄並且開口逆向,就預示著有亂倫之象。如果出現了馬腿、牛肫一類的沙峰就要有辨認的羞恥。出現的鵝頭、鴨頸一類的沙峰就預示著有晦暗的私情出現。這些沙峰的出現就會是主人落得個提籃討飯。沿街賣唱的結局。在那灰袋煙包奡N連火星也不會有。如果出現倒杵冬瓜的形狀,就會導致腫腳的毛病,並且令人穿著百結的鶉衣而貧窮之極。

朝山的遠近距離也要相當,不應該主人軟弱而又強硬的賓客相對。如果挨的很近就應該低小就比較美好,如離得很遠就應該高大,這就最優良。只要朝山有情而無別意,才是真正的案山可以朝拜;如果朝山無情而沒有留巒之意。即使秀麗如圭壁一樣也是枉然。如果漏體獻花,實在是太醜陋了,這就像漂亮的女子在大街上賣笑一樣,如果沙峰探頭側面,就主男子為賊盜。如果沙峰開腳掀裙,就是女子作奸犯科。所以雖然富貴與否全在龍穴的好壞。但秀氣還取訣於朝山的好壞。朝山如筆架一樣,就會出科甲及第。如朝山如牙笏滿床,那就會世世代代做官。如朝山是金簽、玉檢的形狀,就會有主人進翰林學院。如朝山是玉幾、金爐形狀,就會是主人進入學士的行列,朝山成三台的形狀,主人就會上任縣令和州官。朝山呈玉屏,就會有駙馬之職而掌管國家大權。朝山呈席帽但比較模糊,就會進入歲貢的舉人行列。如朝山呈曬袍堆扔的形狀,就會是主人坐黃堂。朝山呈現出文筆聯合展誥軸相並的形狀,那麼主人由舉人、進士會連中。朝山呈五鳳樓臺的形狀,這是比較罕見的景觀,主人就一定會成狀元、榜眼、探花郎。

 

水訣歌

 

水法最多難具述,略舉大綱釋迷惑。世傳卦例千數家,彼吉此凶用不得。

一行禪師術數精,欲與中國去膻腥。乃為唐朝畫久計,故意偽造滅蠻經。

宗廟五行從此沒,顛倒顛來假混真。亥水艮土反為木,坤土震木反為金。

辛金巳火以作水,乙木兌金作火星。當初主意滅蠻國,而今反誤中國人。

以訛傳訛不能辨,因此五行俱錯亂。常覆人家舊祖墳,據此水法斷不驗。

合者人家財產退,不合之家反富貴。所以真龍與真穴,至今尚在不能滅。

自然水法君須記,無非屈曲有情意。來不欲沖去不直,橫不欲返斜不急。

橫須逆抱及灣環,來則之玄去屈曲。澄清停蓄甚為佳,傾瀉急流有何益。

八字分開男女淫,川流三派峰欹傾。急瀉急流財不聚,直來直射損人丁。

左射長男必遭殃,右射幼子受災傷。若然水從中心射,中房之子命難長。

掃腳蕩城子息少,沖心射脅孤寡夭。反跳人離及退財,捲簾填房與入贅。

澄清出人多俊秀,污濁生子多愚鈍。大江朝來田萬頃,暗拱爵祿食五鼎。

池湖凝聚卿相職,汪洋水朝貴無故。飄飄斜出是桃花,男女荒淫破敗家。

又主出人好遊蕩,終朝吹唱逞奢華。屈曲流來秀水朝,定然金榜有名標。

之玄流去無妨礙,亦出聰明俊偉郎。雖然不得狀元第,也出清奇翰苑香。

水法不拘去與來,但要屈曲去複回。三回五轉來顧穴,悠悠眷戀不忍別。

何用九星並八卦,生旺死絕皆虛話。稍可禍福砂水斷,貴賤還須龍上看。

龍若貴時砂水貴,龍若賤時砂水賤。砂是閨中之美女,貴賤必然從夫主。

水如陣上之精兵,要訣勝負在將軍。惟有六秀合正經,兌丁艮丙及巽辛。

墓宅逢之皆吉利。自然富貴旺人丁。述此一篇真口訣,讀者胸中皆透徹。

莫惑時師卦例言,福禍有無當自別。

 

怪穴辨惑歌

 

穴有奇怪人不識,造化原可測。體格何曾亂九星,乍見得人驚。

騎龍須要居龍脊,龍住應無敵。斬關已見前人下,暫發久嫌假。

藏龜閃跡下田中,水繞是真龍。漱石莫要安石罅,土穴端無價。

捉月雖雲在水中,還要土來封。坐空仰面去漲潮,不怕八風搖。

走珠墩阜出平地,三個五個是。仰高山頂見星辰,平地最為真。

變態無窮聊舉例,作用皆如是。乘生得氣任君裁,奇怪不須猜。

真龍藏幸穴奇怪,俗眼何曾愛。天珍地秘鬼神司,指點待明師。

明師勘破玄機訣,秘密不敢說。恐君緣福成輕微,指出反驚疑。

地有奇巧有醜拙,總名為怪穴。巧是穴形美且奇,地勢使人疑。

拙是穴形婢且醜,狐疑難下手。高人造化蘊胸中,巧拙盡玄通。

大凡怪穴有蹺蹊,龍要十分奇。認得龍神的的真,怪穴始堪扡。

巧穴巧穴何巧穴,仔細與君說。或然高在萬山巔,天巧穴堪扡。

或然低在深田堙A沒泥穴可取。或然孤露八風吹,登穴自隈聚。

或然直出兩水射,臨穴有憑藉。或然結在水中央,四畔水汪洋。

或然結在頑石堙A鑿縫土脈取。或然有穴瞰泉竅,葬後泉乾燥。

或然有穴逼水邊,葬後水城遷。或然有穴居龍脊,騎龍貴無敵。

或然有穴截龍脈,斬關古有格。或然有穴傍湖濱,秋冬始見真。

或然有穴落田疇,春夏水交流。或然穴在土皮上,名曰培土葬。

或然穴在石罅中,有土氣斯通。也曾見穴水直流,下後出公侯。

也曾見穴砂斜飛,下後著緋衣。也曾見穴無包藏,一突在平洋。

也曾見穴多餘氣,山去數十堙C也曾見穴坐後空,得水不嫌風。

也曾見穴面前欺,顧祖不嫌低。也有巧穴名合氣,來脈雙龍至。

也有巧穴名龍脫,來脈水中過。此皆奇巧令人疑,造化隱真機。

更有醜拙尤難識,福應無差忒。醜拙醜拙何醜拙,真有隱微訣。

君子盛德貌如愚,良賈藏若虛。又如女子德淑賢,貌醜不須嫌。

為君泄破天機秘,醜拙莫輕棄。也曾有穴乳直長,左右莫攔當。

也有見穴腦偏側,時俗難辨識。也有穴前生尖嘴,楓葉三叉體。

也有穴前嘴直長,鑿作臂回還。也有穴後是空槽,玉筋夾饅頭。

也有穴前是深溝,金梘與銀槽。也有醜穴如鶴爪,突露無人曉。

也有醜穴似牛皮,懶坦使人疑。也有醜穴少一臂,時師容易棄。

也有怪穴體粗頑,細認太極安。也有怪穴是擔凹,樂起貼身高。

也有怪穴是仰瓦,氣蹙前頭下。也有怪穴似拖槍,只要纏護長。

也有怪穴如鬥斧,須要鬼樂守。也有怪穴無龍虎,何人將眼睹。

也有怪穴無案山,諸水聚其間。也有怪穴如反掌,窩靨形微坦。

也有怪穴要鍬皮,苞節認玄微。有如壁上撲飛蛾,細看突無多。

有如壁上掛燈盞,但見突微仰。急山忽然一坦平,穴向此間停。

緩龍到頭突忽起,穴向此中取。精神顯露反非祥,隱拙乃為良。

真龍藏幸韜神機,奇怪使人疑。奇怪奇怪何奇怪,千形並萬態。

能乘生氣任君扡,奇怪莫疑心。大抵奇形並怪穴,只把龍神別。

認得龍真穴便真,此訣值千金。假龍無穴不堪安,莫作怪穴看。

若將藉口亂安墳,誤盡世間人。用怪不能當守拙,緘口休談說。

要知怪穴有真玄,須遇智人傳。

 

【解說】亦有書籍載,此《怪穴辨惑歌》為宋廖金精所撰。

真龍珍藏的地方,穴位一定會非常奇怪,世俗的眼埵釵饃q喜愛他們。天地珍藏的這些秘密都有鬼神來掌管,要想瞭解這其中的奧秘,還要待高明的老師來指點。高明的老師能夠堪破玄機的訣竅,但又常常秘而不宣。它主要是害怕你的緣分和福分太輕微,指出來以後反而令你驚奇、疑惑。

地面上有奇功也有醜拙,總名叫怪穴。穴型巧妙就美麗而稀奇,這種地勢會使人疑惑;穴型拙醜而難看,這種地會使地師狐疑而難以下手。只有高人能造化蘊在胸中,就會使巧、拙都顯得通明。一般來說只要怪穴有些蹊蹺之處,那末龍脈也有十分的奇特之處,只要將龍脈認得非常準確,那麼怪穴才可以探勘。

所謂的怪穴為什麼叫怪穴呢?且讓我給你們仔細的分析,有時候穴位會結在萬山之頂,這種天竅之穴就值得插扡;有時候穴位會低臥在很深的田地中,沒入泥中才會取得穴位;有時候穴位會裸露在八方風吹的地方,但只要你登臨學位又感到他自相聚合;有時候又會出現兩條水流直射而出,只有臨穴才會看到它自有憑籍;有時候穴位又會結作在水的中央,四周都是汪洋大水;有時候穴位又會結在頑石之中,鑿開頑石你才發現有土脈可取;有時候穴位會俯瞰在泉眼之上,待到落葬之後泉水又很乾燥;有時候穴位會臨近在水邊,待到落葬之後,水城卻遷走了;有時候穴位結在龍脊上,騎龍之象可稱富貴無比;有時穴位會在截斷龍脈的地方,這種斬關的穴位自古以來就有;有時穴位瀕臨湖邊,要到秋冬季節才能見到她的真面目;有時穴位處在田疇之中,到了春夏之時有水流交彙其中;有時穴位在土坡之上,又叫做“培土葬”;有時穴位結在石堆中,只要有土就有真氣相通;也有的穴位水流直通,可使主人成為公侯;也有穴位沙峰斜飛,可使主人富貴穿上緋衣;有的穴位四面沒有包藏,突起在平洋之中;也有的穴位餘氣很多,離山幾十婺穭揭陳u氣相貫;也有的穴位坐落在空地中,得到了水流也不避風吹;也有的穴位當面被壓,回頭顧祖也不嫌地勢低下;也有的巧穴名叫“合氣”,來脈是二龍並至;也有的巧穴名叫“龍脫”,遠來的龍脈是從水中過來。

以上的這些穴位多奇怪而巧妙,令人生疑,這是大自然在其中隱藏了天機。更有些醜陋拙笨的穴位尤其不能讓人識別。但富貴的報應卻沒有一點差錯。所謂的醜拙表現在甚麼地方呢?這堶惜]有玄妙隱微的秘訣。這就像具有道德高尚的君子一樣,外貌大智若愚;又好像商人深藏若虛一樣,也想那些品德賢淑的女子一樣,即使相貌醜陋也不需嫌棄。我為你們泄破了這個天機,以後遇到醜拙的穴位就不要輕易的拋棄。

所謂醜拙的穴位有的是穴中的乳突直而長,左右沒有遮攔,有的穴位使頭腦偏斜,而是世人很難辨認,有的學位頭上生出尖嘴來,類使楓葉的形態,有的穴位嘴直而長,鑿成穴後作雙臂回環的狀態,也有的穴位後邊呈空槽狀。猶如白玉的筷子前面結成一個像饅頭一樣的學位。也有的穴位前面有深溝,好像是金梘和銀鉤;有的穴位醜的象仙鶴的穴子,突露的形狀使人不能知曉有穴位,也有的居穴象牛皮一樣,懶坦平躺使人生疑,也有的醜穴缺了一隻臂膊,是當今的風水師們容易放棄,也有的怪穴體型粗頑可鄙,但仔細辨認陰陽太極有很安妥,也有的怪穴形成擔凹之型,樂起之時與人貼身高大,也有的怪穴形成仰瓦之型,真氣逼蹙而前頭低下,也有的怪穴象拖槍一樣,只要護纏長。也有怪穴象鬥斧的形狀,必須有鬼相守。也有的怪穴沒有龍砂,虎砂,不知還有甚麼人願意用眼睛去看他。也有的怪穴沒有案山,只有眾多的水流相聚在其中。也有的怪穴象鐵鍁皮一樣,只能通過苞節認出其中的細微變化。有的穴位就像牆壁上撲打的飛蛾一樣,仔細的看來又好象沒有多少穴位。有的穴位就好像牆上掛的燈籠一樣,只見到有微微的凸起。有的像匆匆忙忙奔向前方的山脈突然出現平坦的地面一樣,穴位就在這堨X現。有的龍脈和緩,但到頭的時候又突然高起,穴位就在這堨X現。

穴位的精神顯露在外面,反而不吉祥,倒是能夠隱拙才好。真正的龍脈總是藏真而韜晦天機,所以出現許多稀奇古怪令人疑惑之處。所謂的奇怪為什麼要稱作奇怪呢?只是因為它的外貌千型萬象。如果能乘生氣就任你插扡探求,不用因奇怪而有所疑心。一般來說:所謂的奇形怪狀穴只是分別龍神而已。只要能夠認識真正的龍脈那麼穴位也一定是真的。這一秘訣可謂價值千金。虛假的龍沒有穴位安置。所以不能當作怪穴來看待。如果只憑著一些籍口而胡亂的安置墳墓,就當誤了世間不知多少人。如果不能正確的認清怪穴之中有著真正的玄機,只有遇到至高的天才才能留傳後人。

 

附:                     平陽地理總論

 

龍落平洋,蹤跡去來全憑乎水。水若東流,則龍東行;水若西流,則龍西行。隨水轉折,以體認去來。水行龍行,水止龍止。此其大略也。

然水鄉之地,一方自有一方祖宗。先審祖宗起于何地,水發源何所,何處分支,何處入路。水自何處合,砂自何處變,則知水分處自起祖,水合處自止息矣。既審起止,次看隨龍水趨向何處,蓋龍砂灣抱何處,則知砂水有情處是龍,無情處非龍矣。

既識龍身,然後步步詳察,節節推究。龍行中路,最喜蜂腰,若見兩濱形如八字,全無扯拽返逆之勢,此即龍之過峽處也。其峽愈多,龍神愈貴,到頭凝結,左右必有兩股兜濱,養頷氣脈作穴,隨龍水局互護龍砂,回頭駐,又有入懷之案,橫欄之水,灣環向穴,面面有情,明堂平正,水儲蓄而更要澄清,城門緊窄,砂交方而水環,還喜麗秀,前看兜收,後有拱送,龍砂右顧,虎砂左向,穴在天心,此天然結局也。

平洋以得水為先,而得水亦自有法。以遠水為得水者,固非;而以近水為得水者,亦非。以逆水為得水者,固非;而以順水為得水者,尤非。以近大水為得水者,固非;而以近小水為得水者,又非。此皆未得水者也。

然竟何者乃為得水?蓋天地之氣,勿使太過,勿使不及,惟貴于中和。故遠水者,明堂要低,否則曠散矣;近水者,局氣要餘,否則太促矣。近水者,貴有近案,否則直沖矣;順水者,貴有下臂,否則傾瀉矣。近大水者,穴宜坐近,否則蕩胸矣;近小水者,穴宜點出,否則不顧矣。前水持朝,欲其曲折,而來射如射箭者,非也;橫水過堂,欲其環抱,而往直如弦者,非也。來水雖大,不會聚者,非也;去水雖小,不纏繞者,非也。故曰:“地寬厚而水不顧者,有它屈之優;水大盛而砂不足者,有覆宗之禍。小水要緊,大水要寬。大水近邊莫尋穴,下後人丁絕;小水亂灣細察蹤,扡著出三公。”此水不離龍,龍不離水之謂也。

至於十字交劍反弓、拗逆、斜飛、捲簾,來小去大,分流折脈,眾深獨淺,內聚外散,色渴味臭,穿胸射脅,蕩骨割戾,蛟潭龍淵,泉鳴急湍,諸般凶格,皆宜檢點。一有差錯,如墮陷中。又須細辯水神出入,黃泉八煞,切忌流通。若屬山塚生旺,禍福難憑;三吉六秀,最宜朝凝;或犯龍身死絕,災殃易准。重在來於生旺,去于囚謝耳,龍水合格,間配一家,是然螽斯千古,食祿萬鍾。若龍水異局,一向消納,惟收來水於生旺之方,撥去水於休囚之位,乃為得法。

凡登穴場定穴道,須審龍從何方入首,水從何方出口。格准方位,合金局以合局收之,合水局以水局收之,合火局以火局收之,合木局以木局收之。所謂認水立向者,此也。務要從養、生、冠帶、臨官、帝旺方而來,從死、墓、絕、胎而去。若養、生朝堂,人丁繁織;冠帶、臨官聚局,財祿攸宜。故曰:“生與旺而同歸,人共財而咸吉。”若流破養、生、冠帶、臨官、帝旺方,主墮胎、夭折,財祿消耗。墓庫水來絕丁,沐浴水來淫亂,其應如響,詳載《玉尺》。總之,平洋宜認水立向,以向上消砂納水。

蓋水之方位,原無吉凶;而向之轉移,實關禍福。假如一路水自巽已上來,一路水自庚酉上來,出醜艮,此金局水城也。若立巽已則丁旺,立庚酉向則財旺。若朝去水立艮醜向,須左右兜抱,不至流神直牽連,亦能發福旺丁,蓋生旺必出穴前過也,此以金局收金局水也。

若立火局向,則養生水走,而人丁零落矣;立木局向,則官旺水出,而錢財不發矣;立水局向,則絕水到堂,生旺背局矣。餘局仿此。佐襟仙師曰:“認水立朝,有彼吉此凶之應;三合連珠,實召瑞迎祥之宰。”複驗舊墳,萬無一失,諸般卦例,一切宜置之度外。此雖平洋口訣,未始不可類而變通也。

平洋之結地,雖無高山大嶺作捍門、華表,鎮居水口,亦須去水之玄,有顧我欲留之意,而美砂輻輳不蕩然直走為佳。若水中有玉印、金箱、一字台、文筆進神之類者,龍為貴重。然地雖結於局內,而禍福實露於局前。故見翰墨之器,而知為文秀之結;見旗鼓之具,而知為武師之結;見倉庫之象,而積壓為粟陳貫朽;見龜鶴盂杖,而知為僧道淡空。以寬而知散聚,以纖直而知雅俗;以重權之多寡,而知享福攸長;以眾砂之斜正,而知其人情厚薄。故順水長飛者,離鄉逃亡也;尖斜鬥兢者,戰爭殺傷者,虎牙枷枉者,詞訟刑獄也;掀裙舞袖者,雲雨私情也;鐮鉤刀戰者,穿石滴成也。

雖山川之變幻,千態萬狀,要非言語所能盡,觸類而推,必過半矣。明堂水口之法,以三合用其生旺,放其囚謝,又當審其地勢遠近。平洋之地,去山未遠,骨脊相連。積氣可乘者,乘之;水法可取者,取之。去山遠者,全在收水矣。若常表沿江之派上與三楚多類,北地平洋與南方平洋又不相同。南地氣稍厚,多連周斷伏而行,分枝別派與山龍不異,所以論氣,而水次之。是其異者,地之勢;而其同者,地之理。若嘉松猶江南沿海之地,水有餘而山不足,曰:“平洋正在水中也” 。故葬法當淺而培土為得,昔《雪心賦》曰:“平洋穴須斟酌,不宜掘地及泉。”謂其高則傷龍,淺則氣在下,深則氣上也。每見培葬者發福長,而陰禍多。今人不察地理之宜,一概深掘,不擠於害者多矣。南北平洋,可同日語乎!

至於通湖近海之地,水勢不時潮入,不時潮去。故東南之地漲望潮水,亦出公卿,趨而迎之可也。大水管世代,小水管初年。山之應驗較遲,水之休咎立見。于水性清而可支,水性濁而難犯。故尋龍必察水。尋察者,生旺欲其朝堂,官養欲其顧留,衰病欲其去死,死絕來則瘁。所謂“派于未盛,朝於大旺;澤于將衰,流于囚謝”也。

又有水未交、氣未住之地,看其水寬蕩凝聚,得其生入克出。去水合宜者扡之。此斬關穴法也。或龍穴從前左首來,水來從左朝拱;或龍從前右首來,水亦從右朝拱。穴後交合蓄聚,便可認局立向。假如水歸醜艮,宜立巽已庚酉生旺向,收右來官祿水歸庫;如水歸戌乾,宜立艮寅丙午生旺向,收左來官祿水歸庫,即倒騎穴法。又倒騎退穴之法,必宜穴後低,不宜過高。蓋龍脈從前來向後去,低則去而氣聚,高則塞而氣阻。若怕穴後低,或作土山,或起房屋,塞住龍口,定主孤寡妖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