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極經世

                                                邵康節原著

 

觀物篇二十五  以運經世一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巳六

 

經運之癸一百八十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四十九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五十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五十一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五十二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五十三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五十四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五十五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五十六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唐帝堯肇位於平陽,號陶唐氏。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期三百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曰載,建寅月為始。允厘百工,庶績鹹熙。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五十七

甲子  唐帝堯二十一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五十八

甲午  唐帝堯五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鯀治水,績用不成。

癸丑  帝堯求禪,明明揚側陋,始征舜登庸,曆試諸難,厘降二女於溈汭,作嬪於虞,以觀法焉。

甲寅

乙卯  舜言底可績,帝以德薦於天,而命之位。

丙辰  正月上日,舜受命於文祖。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類於上帝,禋於六宗,望於山川,遍於群神,輯五瑞五玉,班於群後。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四時行巡狩,協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象以典刑。流共工於幽州,放驩兜於崇山,竄三苗於三危,殛鯀於羽山。四罪正而天下鹹服。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五十九

甲子  虞帝舜九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帝堯殂落

甲申

乙酉

丙戌  月正元日,舜格於文祖,號有虞氏,都蒲阪。詢四嶽,辟四門,明四目,達四聰,咨十有二牧。命九官,以伯禹為司空、稷司農、契司徒、皋陶司士、垂司工、益司虞、夷司禮、夔典樂、龍司言。此九人使宅百揆,三載考績,黜陟幽明,庻績其凝。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六十

甲午  虞舜帝三十九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帝舜求代,以功薦禹於天,而命之位。

丁巳  正月朔旦,禹受命於神宗。正天下水土,分九州、九山,九川、九澤,會於四海。修其六府,鹹則三壤,成賦中邦。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觀物篇二十六  以運經世二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甲一百八十一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六十一

甲子  夏王禹八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帝舜陟方乃死

甲戌  禹都安邑,徙居陽翟,大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防風氏後至,戮焉。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夏王禹東巡狩,至於會稽崩,元子啟踐位。

甲申  啟與有扈戰於甘之野。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夏王啟崩,元子太康踐位。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六十二

甲午 夏王太康二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夏王太康失邦,盤遊無度,畋於有洛之表,十旬不返。有窮後羿因民不忍,距於河而死,子仲康立。

壬戌  命胤侯征羲氏、和氏。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六十三

甲子  夏王仲康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夏王仲康崩,子相繼立,依同姓諸侯斟灌、斟鄩氏。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六十四

甲午  夏王相二十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寒浞殺有窮後羿,使子澆及殪伐斟灌、斟鄩氏以滅相。相之臣靡逃於有鬲氏,相之後還於有仍氏,遂生少康。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六十五

甲子  夏王少康生二十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夏之遺臣靡自有鬲氏收斟灌、鄩二國之燼,以滅寒浞,而立少康。少康立,滅澆於過,滅殪於戈,以絕有窮氏之族。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六十六

甲午  夏王少康五十三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夏王少康崩,子杼踐位。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夏王杼崩,子槐踐位。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六十七

甲子  夏王槐四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夏王槐崩,子芒踐位。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六十八

甲午  夏王芒八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夏王芒崩,子洩踐位。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夏王洩崩,子不降踐位。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六十九

甲子  夏王不降四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七十

甲午  夏王不降三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夏王不降崩,弟扃立。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七十一

甲子  夏王扃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夏王扃崩,子廑踐位。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七十二

甲午  夏王廑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夏王廑崩,不降子孔甲立。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觀物篇二十七  以運經世三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乙一百八十二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七十三

甲子  夏王孔甲二十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夏王孔甲崩,子皐踐位。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夏王臯崩,子發踐位。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七十四

甲午  夏王發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夏王發崩,子癸踐位,是謂之桀。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七十五

甲子  夏王癸二十二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始嬖妹喜。

丙子

丁丑  成湯即諸侯位,自商丘徙至亳,始用伊尹。

戊寅  成湯薦伊尹於夏王。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伊尹丑夏,複歸於亳。

癸未

甲申  桀囚成湯於夏台。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七十六

甲午  夏王癸五十二年。

乙未  伊尹相成湯,伐桀,升至陑遂於桀戰於鳴條之野,桀敗走三朡,遂伐三朡,俘厥寶玉,放桀於南巢。還至大坰,仲虺作《誥》。歸至亳,乃大誥萬方,南面朝諸侯,建國曰商。以丑月為歲,始曰祀,與民更始。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商王成湯崩,元子太甲踐位,不明,伊尹放之桐宮。

戊申

己酉

庚戌  商王太甲思庸,伊尹冕服奉嗣王於亳,返政。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七十七

甲子  商王太甲十七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商王太甲崩,子沃丁踐位。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七十八

甲午  商王沃丁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商王沃丁崩,弟太庚立。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七十九

甲子  商王太庚十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商王太庚崩,子小甲踐位。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商王小甲崩,弟雍己立。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八十

甲午  商王雍己三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商王雍己崩,弟太戊立,是謂中宗。伊陟臣扈,格於上帝,巫咸乂王家,大修成湯之政。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八十一

甲子  商王太戊二十一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八十二

甲午  商王太戊五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商王中宗崩,子仲丁踐位,遷於囂。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八十三

甲子  商王仲丁六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商王仲丁崩,國亂,弟外壬立。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商王外壬崩,國複亂,弟河亶甲立,徙居相。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八十四

甲午  商王河亶甲八年。

乙未  商王河亶甲崩,子祖乙踐位,圯於耿,徙居邢。巫賢為相。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商王祖乙崩,子祖辛踐位。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觀物篇二十八  以運經世四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丙一百八十三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八十五

甲子  商王祖辛十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商王祖辛崩,弟沃甲立。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八十六

甲午  商王沃甲二十四年。

乙未  商王沃甲崩,國亂,兄祖丁立。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八十七

甲子  商王祖丁二十九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商王祖丁崩,國亂,沃甲之子南庚立。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商王南庚崩,國亂,祖丁之子陽甲立。諸侯不朝。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八十八

甲午  商王陽甲二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商王陽甲崩,弟盤庚立,複歸於亳,改號曰殷。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八十九

甲子  商王盤庚二十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商王盤庚崩,弟小辛立。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商王小辛崩,弟小乙立。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九十

甲午  商王小乙六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商王小乙崩,子武丁踐位,是謂高宗。甘盤為相。以夢求傅說,得之於傅岩。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九十一

甲子  商王武丁八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九十二

甲午  商王武丁三十八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商王高宗崩,弟祖庚立。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商王祖庚崩,弟祖甲立。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九十三

甲子  商王祖甲二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周文王生。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九十四

甲午  商王祖甲三十二年。

乙未  商王祖甲崩,子廩辛踐位。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商王廩辛崩,弟庚丁立。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商王庚丁崩,子武乙踐位,徙居河北。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九十五

甲子  商王武乙二年。

乙丑

丙寅  商王武乙震死,子太丁立。

丁卯

戊辰

己巳  商王太丁崩,子帝乙踐位。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周文王始即諸侯位。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九十六

甲午  商王帝乙二十五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商王帝乙崩,次子受辛立,是謂之紂。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始嬖妲己。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商囚文王於羑堙C

壬戌

癸亥  商王紂放文王歸於國,錫命為西方諸侯伯。

 

皇極經世書卷五下

觀物篇二十九  以運經世五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丁一百八十四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九十七

甲子  商王受辛十八年。西伯伐崇,自歧徙居豐。

乙丑  周西伯伐密須。

丙寅  周西伯伐戡黎。

丁卯  周西伯伐邘。

戊辰

己巳  周文王沒,元子發踐位,是謂武王。葬文王於畢。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周武王東觀兵於孟津。

戊寅  商王紂殺太師比干,囚箕子,微子以祭器奔周。

己卯  呂尚相武王,伐商,師逾孟津,大陳兵於商郊,敗之於牧野,殺紂,立其子武庚為後。還師,在豐踐天子位,南面朝諸侯,大誥天下,以子月為歲,始曰年,與民更始。

庚辰  命管叔、蔡叔、霍叔守邶、墉、衛之三邑,謂之三監。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周武王崩,元子誦踐位,是謂成王。周公為太師,召公為太保。二公分治陝、洛,受顧命,率天下諸侯,夾輔王室。葬武王於畢。

丙戌  三監及淮夷叛,周公東征,大誥天下。

丁亥

戊子  三監平,治黜商命,殺武庚,命微子啟於宋,代商侯。封康叔於衛,以保商民。命箕子於高麗。辟管叔於商,囚蔡叔於郭鄰,降霍叔為庶人,不齒。東征淮夷,魯侯伯禽誓師於費,淮夷平,遂踐奄。肅慎來賀。

己丑

庚寅  往營成周,命召公相宅。

辛卯

壬辰  成周既成,周公分正成周東郊,以王命誥多士。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九十八

甲午  周成王九年。

乙未  周公沒,命君陳分正成周東郊。葬周公於畢。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周成王崩,召公、畢公受顧命,輔元子釗踐位,是謂康王。

癸亥  周康王元年,命畢公代君陳分正成周東郊。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九十九

甲子  周康王二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周康王崩,子瑕踐位,是謂昭王。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

甲午  周昭王六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一

甲子  周昭王三十六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周昭王南巡,不返,子滿立,是謂穆王。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二

甲午  周穆王十五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三

甲子  周穆王四十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周穆王崩,子繄扈踐位,是謂共王。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周共王崩,子囏踐位,是謂懿王。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四

甲午  周懿王八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周懿王崩,穆王子辟方立,是謂孝王。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五

甲子  周孝王十三年。

乙丑

丙寅  周孝王崩,懿王子燮立,是謂夷王。國自此衰矣。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周夷王崩,子胡踐位,是謂曆王。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六

甲午  周曆王十二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曆王好利,以榮公為卿。

甲寅

乙卯

丙辰  殺諫臣以為謗己者。

丁巳 

戊午

己未  周曆王為國人所逐,出奔彘。周、昭二伯行政,謂之共和。太子靖匿於昭公家。文武之德自此盡矣。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七

甲子  周曆王四十二年,在彘。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周曆王死於彘。周、昭二伯立太子靖,是謂宣王。有仲山甫、尹吉甫、方叔、申伯為輔,大修文武之功。

甲戌  宣王北伐獫狁,至於太原,吉甫為將。

乙亥  宣王南征荊蠻,方叔為將。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八

甲午  周宣王二十一年。

乙未  宣王封弟友於鄭。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伐魯,立孝公。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伐薑戎,師敗於千畝,遂失南國。

癸丑  料民於太原。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周宣王崩,太子涅踐位,是謂幽王。

庚申

辛酉

壬戌  始嬖褒姒。

癸亥

 

觀物篇三十  以運經世六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戌一百八十五

        經世之子二千二百九

甲子  周幽王五年。廢申後及太子宜臼,以褒姒為後,伯服為太子,虢石父為卿。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申侯以犬戎伐周,敗幽王於驪山,殺之。晉、秦率鄭、衛之君逐犬戎,立太子宜臼,是謂平王。東徙居洛邑。是謂東周。

辛未  周平王錫晉文侯襄公命。秦分歧西、晉分河內。

壬申  秦立西畤,祠白帝。魯惠公即位。

癸酉

甲戌

乙亥  秦文公即位。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秦東徙居汧渭之間。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衛莊公即位。

甲申

乙酉  秦作鄜畤。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二百十

甲午  周平王二十四年。

乙未  晉昭侯即位。

丙申  晉昭侯封弟成師於曲沃。

丁酉  鄭莊公即位。

戊戌  鄭莊公封弟段於京城。

己亥

庚子  衛公子州籲阻兵。

辛丑  楚亂,熊通弑其君,代立。

壬寅  晉亂,大夫潘父弑其君昭侯,入曲沃桓叔,不剋。國人殺潘父而立君之弟平,是謂孝侯。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衛州籲出奔。

己酉

庚戌  晉曲沃桓叔卒,子莊伯繼。齊莊公卒,子厘公立。

辛亥

壬子  宋桓公疾,讓其弟穆公。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晉曲沃莊伯入翼,殺其君孝侯,國人逐莊伯,立孝侯子,是謂鄂侯。

戊午

己未  魯隱公立。

庚申

辛酉  周平王崩,其孫林立,是謂桓王,與鄭交惡。宋穆公病,讓其兄之子殤公,世子馮奔鄭。

壬戌  衛公子州籲作難,弑其君桓公,代立。宋會陳、蔡、衛三國之師伐鄭,殺州籲於濮。國人迎公之弟晉,於邢而立之,是謂宣公。

癸亥  晉曲沃莊伯以鄭、邢之師攻翼,王使尹氏、武氏為之助,翼侯出奔隨。莊伯叛王,王使虢伐莊伯,莊伯複奔曲沃。晉人及虢侯立翼侯子光,是謂哀侯。鄭伐宋。

        經世之寅二千二百一十一

甲子  周桓王三年。晉翼侯自隨入於鄂,是謂鄂侯。

乙丑  晉曲沃莊伯卒,子稱繼,是謂武公。

丙寅  宋、齊、衛之君盟於瓦屋。

丁卯  秦自汧渭之間徙居郿。

戊辰  齊會魯、鄭之師伐宋。

己巳  魯亂,公子翬殺其君隱公,立惠公之子,是謂桓公,翬為之輔。

庚午

辛未  宋亂,太宰華督殺司馬孔父及弑其君殤公,迎穆公子馮於鄭而立之,是謂莊公。

壬申  晉曲沃武公敗晉師於汾旁,獲哀侯。晉人立其子,是謂小子侯。

癸酉  晉曲沃武公弑其君哀侯於曲沃。

甲戌  周桓王以蔡、衛、陳之師伐鄭,不利,矢中王肩。

乙亥  蔡人殺陳佗。北戎伐齊,鄭使公子忽救之,有功。楚伐隨,俾請王之號於周。

丙子  晉曲沃武公入翼,殺小子侯。王使虢仲伐稱,稱複歸曲沃。虢仲立哀侯弟緡。

丁丑  秦亂,寧公卒,三父廢世子而庚立出子。是年,楚熊通伐隨,東開地至濮上,遂稱王,是謂武王。

戊寅

己卯

庚辰  鄭莊公卒,世子忽繼。宋執鄭祭仲,立突,是謂曆公,忽奔衛,祭仲專政。衛宣公殺其二子伋、壽。

辛巳  衛宣公卒,子朔立,是謂惠公。

壬午  齊會宋、衛、燕伐魯,不利。

癸未  秦三父殺出子,而立世子,是謂武公。齊厘公卒,世子諸兒繼,是謂襄公。宋會齊、蔡、衛、陳伐鄭。

注:癸未為西元前698年。出子,《道藏》本作它子,從《四庫全書》本改。宋會齊、蔡、衛、陳伐鄭,《四庫全書》本缺。《史記·秦本紀》:出子六年,三父等複共令人賊殺出子。出子生五歲立,立六年卒。三父等乃複立故太子武公。《春秋》桓公十四年:冬十有二月丁巳,齊侯祿父卒。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於甲申(西元前697年)記齊襄公諸兒元年。《春秋》於桓公十五年(甲申)記葬齊僖公

甲申  周桓王崩,太子佗嗣立,是謂莊王。鄭祭仲殺雍糾而逐曆公,迎忽反政,是謂昭公。秦伐彭戲氏於華山。齊襄公削公子無知祿。宋會魯、衛、陳伐鄭。

注:甲申為西元前697年。《春秋》桓公十五年,記三月乙未,天王崩五月,鄭伯突出奔蔡。鄭世子忽複歸於鄭冬十有一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於袲,伐鄭。《左傳》桓公十五年:祭仲專,鄭伯患之,使其婿雍糾殺之。將享諸郊,雍姬知之……祭仲殺雍糾……夏,厲公出奔蔡。六月乙亥,昭公入。《竹書紀年》記二十三年三月乙未,王陟莊王,名佗。《史記·周本紀》:二十三年,桓王崩,子莊王佗立。《史記·秦本紀》:武西元年,伐彭戲氏,至於華山下,居平陽封宮。《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周桓王二十三年,記秦武西元年,伐彭,至華山,記齊襄公貶毋知秩服,毋知怨。壬戌至甲申(西元前719—697年),周桓王在位23年。

乙酉  衛公子伋、壽傅逐惠公,立伋之弟黔牟,公出奔齊。宋會魯、衛、陳、蔡伐鄭。

注:乙酉為西元前696年。《春秋》桓公十六年:春正月,公會宋公、蔡侯、衛侯於曹。夏四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十有一月,衛侯朔出奔齊。《左傳》桓公十六年:十一月,左公子洩、右公子職立公子黔牟。惠公奔齊。《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莊王元年,記衛黔牟元年

丙戌  秦夷三父族。鄭高渠彌弑其君昭公,立其弟子亹,渠彌專政。

注:丙戌為西元前695年。渠彌專政,《四庫全書》本無字。《史記·秦本紀》:武公三年,誅三父等而夷三族,以其殺出子也。鄭高渠眯殺其君昭公。《左傳》桓公十七年:初,鄭伯將以高渠彌為卿,昭公惡之,固諫不聽。昭公立,懼其殺己也。辛卯,弑昭公而立公子亹。

丁亥  周有黑肩之難。齊襄公殺魯桓公於濼,立其子同,是謂莊公,又會諸侯於首止,殺鄭子亹。高渠彌逃歸,與祭仲迎公子嬰於陳,立之。

注:丁亥為西元前694年。《春秋》桓公十八年:王正月,公會齊侯於濼。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夏四月丙子,公薨於齊。《左傳》桓公十八年:公會齊侯於濼,遂及文薑如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丙子,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於車。秋,齊侯師於首止,子亹會之,高渠彌相。七月齊人殺子亹而轘高渠彌。祭仲逆鄭子於陳而立之……周公欲弑莊王而立王子剋。辛伯告王,遂與王殺周公黑肩。王子剋奔燕。《史記·周本紀》:莊王四年,周公黑肩欲殺莊王而立王子剋,辛伯告王,王殺周公,王子剋奔燕。《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記王誅周公事,亦在周莊王四年。

戊子  周王姬下降於齊。

注:戊子為西元前693年。下降,《四庫全書》本作下嫁。《春秋》莊西元年:夏,單伯送王姬。秋,築王姬之館於外。

己丑  周葬桓王。

注:己丑為西元前692年,為周莊王五年。《春秋》記五月,葬桓王事在魯莊公三年(庚寅),《竹書紀年》亦記周莊王六年五月,葬桓王

庚寅

辛卯  周伐隨,責尊楚也。齊伐紀,紀侯大去其國。楚王帥師伐隨,子繼,是謂文王,始都郢。

壬辰  齊會宋、魯、陳、蔡伐衛,入惠公。

癸巳  衛惠公複入,殺二公子傅,黔牟奔周。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一十二

甲午  周莊王十年。秦滅小虢。

乙未  齊公子無知以葵丘之戍卒入弑襄公,代立。公子糾奔魯,小白奔莒。

丙申  齊人殺無知,公子小白入,是謂桓公。糾後入,不剋。齊伐魯,殺糾,其傅召忽死之,管仲請囚,又相桓公。

丁酉  魯敗齊師於長勺,敗宋師於乘丘。楚敗蔡師於莘,以蔡侯獻舞歸。自是江漢之國皆服於楚。

戊戌 

己亥  周莊王崩,太子胡齊嗣位,是謂厘王。宋亂,南宮萬弑其君閔公及其大夫仇牧、太宰華督,立公子游。群公子奔蕭,複以蕭(闕)及殺遊,立公弟禦說,是謂桓公。

庚子  齊會宋、陳、蔡、邾之師伐魯,三敗之,取遂。又會魯於柯,遂複其侵地,曹沫劫盟故也。

辛丑  齊會陳、曹及王人伐宋。楚師入蔡。

壬寅  齊桓公會宋、陳、衛、鄭之君盟於鄄。晉曲沃武公滅翼,以重寶入周,得請為諸侯。

癸卯  齊桓公會宋、陳、魯、衛、鄭、許、滑、滕之君盟於幽。秦武公卒,弟德公立。楚滅鄧。

甲辰  周厘王崩,太子閬踐位,是謂惠王。晉武公卒,子獻公詭諸繼。秦徙居雍。楚文王卒,世子囏繼,是謂杜敖。

乙巳  秦德公卒,子宣公繼。

丙午

丁未  周有五大夫之難,邊伯、石速、蒍國以蔡、衛之師攻王,立弟頹,王出居鄭之櫟。

戊申  鄭曆公及虢叔入王於成周,殺頹而執仲父及五大夫,難遂平。

己酉  秦作密畤,敗晉師於河。晉伐驪,獲女以為姬。陳公子完奔齊。楚亂,弟惲殺其君囏,代立,是謂成王。

庚戌  楚修好於周及諸侯。

辛亥  衛惠公卒,子懿公繼。

壬子  晉有驪姬之難,殺群公子,自翼徙居絳。

癸丑  晉伐虢,責納群公子也。

甲寅  周惠王錫齊桓公,命為伯。

乙卯  晉城曲沃及浦。楚伐鄭。

丙辰 

丁巳  齊伐山戎,至於孤竹,以救燕,俾修貢天子。秦宣公卒,弟成公立。楚殺令尹子元,以鬥穀於菟為令尹。

戊午

己未  魯難,叔牙弑其君莊公,開立,是謂湣公。季友立世子班,不剋,奔陳。

庚申  晉滅霍、魏、耿,以耿封趙夙,以魏封畢萬。

辛酉  魯亂,慶父以莊姜弑湣公,代立,季友逐慶父而立公子申,是謂僖公。狄滅衛,殺懿公。齊桓公攘戎狄,而立戴公,東徙渡河,野處漕邑。戴公卒,弟燬立,是謂文公,自漕邑徙居楚丘。晉伐東山臯落氏。秦成公卒,弟任好立,是謂穆公。

壬戌  秦伐茅津。齊會宋、鄭、魯、曹、邾之君於檉。

癸亥  齊城楚丘以居衛,又會江、黃之君於貫。晉滅虢。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一十三

甲子  周惠王二十年。齊會江、黃之君於陽穀。

乙丑  齊會宋、魯、衛、鄭、許、曹之師伐蔡,遂入楚,盟於召陵,執陳轅濤塗。晉殺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走浦,夷吾奔屈。秦娶晉女為夫人。

丙寅  齊桓公會陳、宋、魯、衛、鄭、許、曹之君及王世子,盟於首止。晉伐浦,重耳奔翟,又伐虞及虢,虢君奔周。是年,秦始得志於諸侯,百里奚、蹇叔為之輔。楚滅弦。

丁卯  齊伐鄭。晉伐屈,夷吾奔梁。

戊辰

己巳  周惠王崩,太子鄭嗣位,是謂襄王。太叔作難。齊師宋、衛、許、曹、陳會王人於洮。晉伐翟,不利於齧桑。

庚午  齊桓公會宰孔周公及宋、衛、鄭、許、曹之君於葵丘。宋襄公立。晉獻公卒,公子奚齊立,大夫堳g及丕鄭殺之,大夫荀息立其弟卓子。

辛未  晉堳g殺其君卓子及大夫荀息而納夷吾,夷吾入,是謂惠公。惠公既立,殺堳g而絕秦。

壬申  周亂,叔帶以戍伐周,秦、晉來救。

癸酉  齊使管仲平周難。楚滅黃。

甲戌  齊桓公會宋、陳、魯、衛、鄭、許、曹之君,盟於鹵。晉饑,秦輸之粟。

      公卒,五公子爭國,公子無詭立,易牙專政。世子昭出奔宋。

己卯  宋會曹、衛、邾伐齊無詭子,敗四公子,立世子昭,是謂孝侯。狄伐衛。

庚辰  秦滅梁。

辛巳

壬午  宋襄公會楚、陳、蔡、鄭、許、曹六國之君於盂,楚成王執宋襄公於會以伐宋,盟而釋之。

癸未  齊入王叔帶於周。秦、晉徙陸渾之戎於伊川。宋會衛、許、滕伐鄭,不利。晉公子圉自秦逃歸。楚救鄭,大敗宋師於泓。

甲申  周頹叔、桃子以狄師伐鄭,遂以狄女隗氏為後。宋襄公卒,子成公壬臣繼。齊伐宋。楚伐陳。

乙酉  周襄王廢狄後,頹叔、桃子以狄師攻周,王出居鄭之汜,叔帶代立,與狄後居於溫。晉有郤芮之難,惠公卒,世子圉繼,是謂懷公。秦穆公使人殺之,而入公子重耳,是謂文公。趙衰為原大夫,專政。

丙戌  秦、晉之師滅王叔帶於溫,而納王於成周。王享晉文公於郟,而命益之河內地。衛文公卒,世子成公鄭繼。楚圍陳,以入頓子。

丁亥  宋背楚親晉。楚滅夔,伐宋又伐齊。

戊子  齊孝公卒,弟潘父殺世子,代立,是謂昭公。晉救宋,作三軍,楚使子玉伐宋。

己丑  周襄王狩於河陽。晉會齊、宋、蔡、秦之師伐衛,大敗楚師於城濮,遂會齊、宋、蔡、鄭、魯、衛之君,盟於踐土。楚救鄭,不利,殺令尹子玉得臣。

庚寅  晉會王人及諸侯於翟泉。

辛卯  衛成公自陳如周,周請晉納成公子於衛,而誅大夫元咺及公子瑕。秦、晉圍鄭。

壬辰  魯取濟西田。衛徙居帝丘。

癸巳  晉文公卒,世子歡繼,是謂襄公。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一十四

甲午  周襄王二十五年。秦穆公伐鄭,晉敗秦師於殽,獲其帥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魯僖公卒,世子興繼,是謂文公。

乙未  晉歸秦三帥。楚亂,世子商臣殺其君惲,代立,是謂穆王。

丙申  秦伐晉,不利於彭衙。

丁酉  秦伐晉,取王官。楚伐江,晉師來救。

戊戌  秦伐西戎,破國十二。楚滅江。

己亥  晉趙成子衰卒,子盾繼事。楚滅六。

庚子  秦穆公卒,世子罃繼,是謂康公,葬穆公三良為殉。晉襄公卒。

辛丑  晉世子夷臯繼,是謂靈公。宋成公卒,國亂,弟禦殺世子,代立,國人殺禦,立子杵臼,是謂昭公。齊率宋、衛、陳、鄭、許、曹之君會趙盾於扈。

壬寅  周襄王崩,太子壬臣嗣位,是謂頃王。

癸卯  周葬襄王。晉會諸侯人救鄭。秦伐晉,取武遂。

甲辰  晉伐秦,取少梁。秦伐晉,取比徵。

乙巳  魯敗狄於鹵,獲其帥喬如。

丙午  秦伐晉,取羈馬。

丁未  楚穆王卒,世子莒繼,是謂莊王。

戊申  周頃王崩,國亂,公卿爭權,晉趙盾平周亂,而立王子班,是謂匡王。宋及諸侯盟於新城。齊昭公卒,國亂,公子商人殺世子舍,代立,是謂懿公。

己酉  秦伐蔡。齊伐魯。

庚戌  齊修郪丘之盟。宋人弑其君昭公,弟鮑立,是謂文公。楚滅庸。

辛亥  晉會衛、陳、鄭伐宋。

壬子  魯文公卒於台下,襄仲殺世子惡而立公子倭,是謂宣公,三桓專政。秦康公卒,世子稻繼,是謂共公。齊亂,大夫丙歜弑其君懿公,立公子元,是謂惠公。宋亂,群公子作難。

癸丑  齊取魯濟西田。晉伐鄭。楚侵陳及宋。

甲寅  周匡王崩,弟瑜立,是謂定王。鄭敗宋師於大棘,獲其太宰華元。晉伐鄭。秦伐晉。晉趙盾弑其君靈公,迎襄公弟黑臀於周,立之,是謂成公。

乙卯  周葬匡王。楚伐陸渾之戎,遂觀兵於周郊。

丙辰  鄭亂,公子作難。

丁巳  晉伐陳,以救鄭。秦共公卒,世子稻繼,是謂桓公。

戊午  晉趙盾、衛孫免侵陳。

己未  晉會諸侯於黑壤。

庚申  晉伐秦。楚滅舒、蓼。

辛酉  晉侯會宋、衛、陳、鄭於扈,陳不至,遂伐陳。晉成公卒於扈,公子據立,是謂景公。趙盾卒,子朔繼事。

壬戌  齊歸魯濟西田。齊惠公卒,公子無野立,是謂頃公,大夫崔杼奔衛。陳亂,夏徵舒弑其君靈公。晉伐鄭,楚師來救。楚伐鄭,晉師來救。

癸亥  楚伐陳,誅夏徵舒,納公孫寧、儀行父於陳。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一十五

甲子  周定王十年。楚伐鄭,大敗晉師於河上。晉屠岸賈作難於下宮,殺趙朔及其族,朔妻匿於公宮,生武。

乙丑  楚伐宋。

丙寅  楚圍宋。

丁卯  周定王殺二伯。晉滅赤狄及潞氏。

戊辰  成周宣榭火。晉滅甲氏,又平王室之亂。 

己巳  晉會諸侯之君於斷道。

庚午  魯宣公卒,世子黑肱繼,是謂成公。晉伐齊。楚莊王卒,世子審繼,是謂共王。

辛未  周伐茅戎,不利。

壬申  齊伐衛,敗魯、衛之師於新築。晉會諸侯之師救衛,大敗齊師於鞌。宋文公卒,子瑕繼,是謂共公,華元專國,兩盟於晉。楚會十國之人於蜀。

癸酉  晉會宋、衛、魯、曹伐鄭。鄭兩伐許。

甲戌  晉伐楚,救鄭。

乙亥  周定王崩,太子夷嗣位,是謂簡王。晉會齊、宋、衛、魯、鄭、曹、邾、杞八國之君,盟於蟲牢。楚伐鄭。

丙子  楚伐鄭,晉救鄭。是年壽夢稱王於吳。

丁丑  晉會齊、宋、魯、衛、曹、邾、莒、杞八國之君於馬陵以救鄭。吳王壽夢始通好中國。

戊寅  晉殺大夫趙同、趙括。

己卯  晉會齊、宋、魯、衛、鄭、曹、邾、杞八國之君,盟於浦。齊頃公卒,子環繼,是謂靈公。晉伐鄭。秦伐晉。楚伐莒,入鄆。

庚辰  晉景公有疾,授世子州浦位,是謂曆公。景公卒,程嬰攻屠岸賈於公宮,滅其族,複趙武、趙朔之封邑。程嬰請死。

辛巳  秦、晉修夾河之盟。

壬午  晉、楚同盟於宋。晉敗狄於交剛。

癸未  魯成公朝於周。晉會齊、宋、魯、衛、鄭、曹、邾、滕八國之師,伐秦,敗之麻隧。

甲申  秦桓公卒,子景公繼。

乙酉  晉會諸侯之君於戚。宋共公卒,國亂,大司馬唐山殺世子肥,右師華元、左師魚石誅唐山,而立公子成,是謂平公。楚遷許於葉。吳大會諸侯之君於鍾離。

丙戌  晉伐鄭,大敗楚師於鄢陵。楚救鄭,不剋,矢中王目,誅令尹側。

丁亥  晉會諸侯,盟於柯陵。是年,晉殺三郤。

戊子  晉亂,欒書弑其君曆公,迎公子周於周,立之,是謂悼公。魯成公卒,子午繼,是謂襄公。楚會鄭伐宋入彭城。晉侯會宋公、魯仲孫蔑、衛侯、邾子、齊崔杼同盟於虛朾。

己丑  周簡王崩,太子洩心嗣位,是謂靈王。晉會諸侯之師伐宋,圍彭城。

庚寅  周葬簡王。晉伐鄭,會諸侯之師於戚,以成虎牢。

辛卯  晉會八國之君,盟於雞澤。楚伐吳,至於衡山。

壬辰  晉用魏絳。楚伐陳。

癸巳  晉會諸侯之師於戚城,又救陳。吳會魯、衛之君於善道。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一十六

甲午  周靈王五年。

乙未  晉會七國之君於鄬。

丙申  晉會諸國之君於邢丘。鄭子駟殺群公子。

丁酉  秦伐晉。晉會十一國之君伐鄭,楚亦伐鄭。兩盟晉、楚。

戊戌  晉率十一國之君會吳壽夢於柤,以滅逼陽。又會十一國之師伐鄭,又伐秦。楚伐宋,又救鄭。

己亥  晉兩會十一國之師伐鄭。賜魏絳食采安邑。秦伐晉,救鄭。魯三桓分軍。楚伐鄭,又伐宋。

庚子  楚會秦伐宋。吳壽夢卒,長子諸樊繼。

辛丑  楚共王卒,子昭廢世子,代立,是謂康王。吳伐楚,不利。

壬寅  晉率齊、宋、魯、衛、鄭、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十二國之君會吳諸樊於向,又會諸侯之師伐秦。衛亂,孫林父、甯殖作難,衛侯出奔齊。楚伐吳,有功。

癸卯  晉悼公卒,子彪繼,是謂平公。

甲辰  晉侯會宋、魯、衛、鄭、曹、莒、邾、薛、杞、小邾十國之君,盟於湨梁。執莒子、邾子以歸。又伐楚,至於方城。

乙巳 

丙午  晉用範、中行。會宋、衛、魯、鄭、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十一國之師伐齊,敗之於靡下,進圍臨淄,齊靈公奔莒。

丁未  齊廢世子光,以公子牙為世子,崔杼複廢牙,立光為世子。靈公卒,光繼,是謂莊公,崔杼當國。鄭簡公誅大夫子孔,以子產當國。

戊申  晉侯會十二國之君,盟於澶淵。

己酉  晉侯會八國諸侯,盟於商壬。欒盈奔楚。

庚戌  晉會十一國之君,盟於沙隨。楚殺令尹子南。晉欒盈自楚適齊。

辛亥  欒盈自齊複入於晉,不可,死。範、中行滅欒氏之族。齊伐晉,取朝歌。

壬子  晉會十一國之君於夷儀。楚伐吳,又會諸侯伐鄭。

癸丑  齊亂,崔杼弑其君莊公,立異母弟杵臼,是謂景公。崔杼為右相,慶封為左相。晉敗齊師於高堂。楚會陳伐鄭及滅舒鳩。吳伐楚,不利,諸樊死,弟余祭立,封季劄於延陵。

甲寅  衛亂,甯喜、孫林父爭權,林父不勝,奔晉,寧喜弑其君剽。晉執甯喜,求衛獻公於齊而納之,封林父於宿。齊慶封夷崔杼族而專國。鄭封子產六邑。楚會陳、蔡伐鄭。

乙卯  晉用趙武為正卿,是為文子,與韓宣子起、魏武子絳同執國命,會諸侯之大夫於宋。衛誅寧喜。晉、楚、齊、秦同會於宋,從向戌之請,將弭兵也。

丙辰  周靈王崩,太子貴嗣位,是謂景王。齊慶封弛政,其子舍及陳、鮑、高、欒之徒逐之,慶封奔魯,又適吳。楚康王卒,世子麋繼,是謂郟敖。

丁巳  晉智伯會十國諸侯人城杞。楚用叔圍為令尹。吳亂,餘祭遇弑,弟余昧立,季劄使魯、齊、鄭、晉。

戊午  蔡亂,世子弑其君,代立。鄭亂,群公子爭寵。宋災。晉會諸侯人於澶淵。

己未  魯襄公卒,世子又卒,國人立齊歸之子裯,是謂昭公,季武子專政。

庚申  晉趙武會諸侯之大夫於虢。楚亂,令尹圍弑其君麋,代立,是謂靈王,公子比奔晉,薳罷為令尹。

辛酉  晉韓宣子起使魯。

壬戌  魯昭公朝晉。齊晏嬰使晉。鄭伯朝晉,又朝楚。

癸亥  楚會十一國之君於申,執徐子於會,又會七國諸侯師伐吳之朱方,以誅齊慶封。吳拔楚三邑。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一十七

甲子  周景王八年。楚會諸侯伐吳。秦景公卒,世子繼,是謂哀公。

乙丑  齊北伐燕。楚東伐吳,吳敗楚師於乾谿。

丙寅  楚起章華台。

丁卯  楚滅陳,執其公子招,放之於越。

戊辰 

己巳  晉平公卒,世子夷繼,是謂昭公。齊陳、鮑逐欒、高氏於魯,分其室。

庚午  晉韓起會齊、宋、魯、衛、鄭、曹、杞之大夫於厥憖。楚誘蔡侯於申,殺之,公子棄疾滅蔡,守之,執其世子有歸,用之。

辛未  魯朝晉。楚伐徐。

壬申  晉昭公會齊、衛、鄭、魯、曹、莒、邾、滕、薛、杞、小邾之君,盟於平丘,魯不得與,執季孫意如以歸。楚公子比自晉歸,弑其君於乾谿。公子棄疾自蔡入,殺比代立,是謂平王。釋陳、蔡二君歸國。吳滅州來。

癸酉  楚複諸侯侵地,觀從用政。

甲戌  晉伐鮮虞。楚費無忌為太子建逆婦於秦。吳余眛卒,季劄逃,國人立餘眛子僚。

乙亥  晉昭公卒,子去疾立,是謂頃公。楚誘戎蠻子,殺之。

丙子  晉滅陸渾之戎。吳伐楚。

丁丑  周鑄大錢。宋、衛、陳、鄭災。楚遷許於白羽。

戊寅  楚用費無忌專政,放太子建於城父。

己卯  齊景公與大夫晏嬰入魯,問禮。宋有華氏之難,大夫華亥、華定、向甯奔陳。楚世子建自城父奔宋,又適鄭,又適晉,楚殺其傅伍奢及其子尚,伍員奔吳。

庚辰  宋華亥、華定、向甯入宋,南堳q。

辛巳  周景王崩,葬景王,王室亂,三王子爭國,國人立猛,是謂悼王,王子朝殺猛,代立,晉逐朝而入丐,是謂敬王。宋華亥、華定、向甯奔楚。楚世子建及晉師襲鄭,不剋,死,其子勝奔吳。

壬午  召氏、尹氏入王子朝於成周,單子、劉子以王出奔狄泉。楚徙都鄂,囊瓦子常為令尹。吳伐楚,敗陳、蔡、頓、胡、沈之師於雞父,滅胡、沈,獲陳夏齧。楚建之子勝啟之也。

癸未  楚城郢。吳公子光伐楚,拔巢及鍾離,二女爭桑故也。

甲申  魯有三桓之難,昭公奔齊,齊景公唁之於野井。晉趙鞅會宋、魯、衛、曹、邾、滕、薛、小邾之人於黃父。

乙酉  晉趙鞅會諸侯之師,入王於成周,召、尹二氏之族以王子朝奔楚。楚平王卒,世子珍繼,是謂昭王。

丙戌  晉韓、趙、魏三家大滅公族祁氏、羊舌氏,分其地。楚令尹子常殺費無忌。吳季劄使晉,公子光弑其君僚,代立,是謂闔廬,專諸、伍員為相。

丁亥  魯昭公自鄆如晉,次於乾侯。楚大夫伯嚭奔吳。

戊子

己丑  晉頃公卒,世子午繼,是謂定公。吳滅徐以侵楚。

庚寅  晉定公使大夫荀躒納魯昭公,不剋。吳伐楚,拔舒。

辛卯  晉韓不信會齊、宋、魯、鄭、莒、薛、杞、小邾之師,城成周。魯昭公卒於乾侯,三桓立其弟宋,是謂定公。吳伐越。

壬辰  晉人執宋仲幾於京師。楚令尹子常敗吳師於豫章。

癸巳  吳敗楚師於豫章。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一十八

甲午  周敬王十三年。

乙未  晉定公會劉子、宋、蔡、魯、衛、陳、鄭、許、曹、莒、邾、頓、胡、滕、薛、杞、小邾之君及齊大夫於召陵,以伐楚。楚昭王北伐蔡。吳師入郢,令尹子常奔鄭,昭王奔鄖,又奔隨,使申包胥求救於秦。許徙居容城。吳子闔廬敗楚師於柏舉,五戰及郢,遂入其國,燒其宮,平其墓,伍子胥啟之也。

丙申  魯陽貨囚季桓子。秦救楚,敗吳師於稷。楚昭王自鄖複歸於郢,封吳夫概於堂谿。越乘虛破吳,入其國。吳王弟夫概自堂谿亡歸,代立,闔廬逐夫概,概奔楚。

丁酉  周有儋翩之難,王出居姑蕕。楚去郢複都鄀。鄭滅許。

戊戌  晉師入周敬王於成周。齊歸鄆為陽虎邑。

己亥  魯有陽虎之難,攻三桓,不剋,竊寶玉、大弓走陽關。

庚子  秦哀公卒,子惠公繼。

辛丑  魯以孔丘為司寇,從定公會齊景公於夾穀。齊複魯侵地,晏嬰在會。

壬寅  宋公之弟辰及大夫仲陀、石彄、公子地自陳入於蕭以叛。鄭子產卒。

癸卯  孔子去魯適衛。

甲辰  魯孔子在衛。晉六卿相攻。

乙巳  衛世子蒯聵奔宋。魯孔子自衛之宋,又如陳。楚會吳伐陳,滅頓。吳王闔廬伐越,不利,死,子夫差立,以伯嚭為太宰。是年於越勾踐敗吳師於檇李,稱王於會稽。

丙午  魯定公卒,子蔣繼,是謂哀公。楚滅胡。

丁未  晉趙鞅圍範、中行氏於朝歌,中行走邯鄲。楚會陳、隨、許圍蔡。吳敗越於夫椒,伏而釋之。越王勾踐伐吳不利,使大夫文種行成,委質以臣妾,遂棲於會稽。

戊申  衛靈公卒,其孫輒立。晉趙鞅會陽虎,以師入衛世子蒯聵,不剋,居之於戚城。魯孔子複過宋。楚伐蔡。吳徙蔡於州來。放越範蠡歸國。

己酉  秦惠公卒,子悼公繼。魯孔子在陳。

庚戌  魯孔子之蔡。

辛亥  齊伐宋。晉伐衛。齊景公卒,子荼繼,是謂孺子。晉韓、趙、魏敗範、中行氏於邯鄲。

壬子  齊亂,田乞弑其君孺子,迎公子陽生於魯,而立之,是謂悼公。高昭子死,國惠子奔莒。孔子複至陳。楚昭王救陳,軍於城父,卒於師,世子章繼,是謂惠王。吳伐陳。魯伐邾。宋伐曹。

癸丑  吳會魯於鄫,以伐齊,征百牢於魯。

甲寅  宋滅曹。楚令尹子西召平王世子建之子勝於吳,以為巢大夫,號白公。吳伐魯,盟於城下而還。

乙卯  宋伐鄭。楚伐陳。吳伐齊。

丙辰  齊田乞卒,子常繼事,是謂成子。齊亂,鮑子弑其君悼公,立其子壬,是謂簡公,田常專國。魯孔子自陳複至於衛。楚伐陳。吳會魯伐齊,以救陳,殺大夫伍員。

丁巳  孔子自衛返魯,子貢使齊及吳、越、晉。齊伐魯,吳救魯,敗齊師於艾陵。越伐吳。

戊午  楚白公勝複奔吳,子西複召之。吳會魯、衛之君於橐皐,移兵攻晉。

己未  晉定公及諸侯會吳夫差於黃池。越伐吳,入其郛,執其世子友而還。

庚申  魯西狩獲麟。齊田常殺相闞止及弑其君簡公於舒州,立其弟驁,是謂平公,割安平以東自為封邑。孔子於魯請討,不剋。秦悼公卒,子曆公繼。晉伐鄭,宋桓魋出奔衛,又奔齊。楚巢大夫白公勝殺令尹子西,逐其君,代立。

公十四年春,狩大野。叔孫氏車子鉏商獲獸,以為不祥。仲尼視之,曰:麟也。取之。《史記·楚世家》:八年,晉伐鄭,鄭告急楚,楚使子西救鄭,受賂而去。白公勝怒,乃遂與勇力死士石乞等襲殺令尹子西、子綦於朝,因劫惠王,置之高府,欲弑之。惠王從者屈固負王走昭王夫人宮。白公自立為王。月餘,會葉公來救楚,楚惠王之徒與共攻白公,殺之。惠王乃復位。是歲也,滅陳而縣之。《春秋經傳集解》春秋二十國年表起西元前722—481年。共242年。《史記》則迄西元前469年。

辛酉  魯使子服景伯使齊,子貢為介,齊歸魯侵地。衛士子蒯聵自戚入,是謂莊公。輒出奔魯。楚葉公以兵入誅白公,而迎章復位,滅陳而縣之。

壬戌  魯孔子卒。

癸亥  晉伐衛,莊公出奔,國人立公子班師。齊伐衛,執班師而立公子起。越敗吳師於笠澤。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一十九

甲子  周敬王四十三年。衛石圃逐其君起,而迎輒復位,起奔齊。       

乙丑  周敬王崩,太子嗣位,是謂元王。齊田常卒,子盤繼事,是謂襄子。吳會齊、晉之師伐楚。越伐吳。

丙寅  晉定公卒,子鑿繼之。知伯伐鄭,取九邑。越人伐吳。

丁卯  越伐吳,圍其國。

戊辰  越滅吳,破姑蘇,殺其王並其大夫,北會諸侯於徐州,致貢於周,太宰範蠡辭祿遊五湖,殺大夫文種,遂兼有吳地。

己巳 

庚午

辛未  周元王崩,太子介嗣位,是謂貞定王。

壬申

癸酉  魯季康子卒,三桓作難,弑其君哀公,立其子寧,是謂悼公。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晉伐鄭。

戊寅

己卯

庚辰  秦伐大荔。

辛巳

壬午

癸未  晉趙簡子鞅卒,子毋恤繼,是謂襄子,同智伯、韓康子、魏桓子滅範、中行氏,分其地及逐其君,立公孫驕,是謂哀公。秦取晉武城。

甲申  晉伐秦,複武城。

乙酉  齊平公卒,子積繼,是謂靈公。晉智伯及韓、魏二家兵攻趙襄子於晉陽。

丙戌  晉三家兵圍晉陽。

丁亥  晉韓康子、魏桓子複合趙襄子兵攻智伯,滅之於晉陽,三分其地。齊田盤卒,子白繼事,是謂莊子。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二十

甲午  周貞定王二十三年。楚滅蔡。

乙未  秦曆公卒,子躁公繼。

丙申  秦伐義渠,獲其王以歸。楚滅杞,東開地至泗上。

丁酉

戊戌

己亥  周貞定王崩,太子去疾嗣位,是謂哀王,王叔襲殺哀王,代立,是謂思王。

庚子  周亂,少弟嵬殺其王叔,代立,是謂考王。

辛丑  晉哀公疾,子柳繼,是謂幽公,室止有絳及曲沃。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秦躁公卒,弟懷王立。楚惠王卒,子中繼,是謂簡王。

庚戌  魯悼公卒,子元繼。楚滅莒。

辛亥

壬子

癸丑  秦庶長鼂弑其君懷公,立躁公孫,是謂靈公。

甲寅 

乙卯  周考王崩,太子午嗣位,是謂威烈王。河南惠公封其少子於鞏,稱東周君。

丙辰  晉趙襄子卒,兄之子浣繼事,是謂獻子,治中牟。襄子弟桓子逐獻子,代立。韓康子卒,子武子繼事。魏桓子卒,子斯繼事,是謂文侯。

丁巳  趙桓子卒,國人殺其子而迎獻子復位。

戊午  秦攻魏少梁。

己未  秦作上下畤。

庚申

辛酉  魏文侯殺晉幽公,立其弟止,是謂烈公。

壬戌

癸亥

 

皇極經世書卷六上

觀物篇三十一  以運經世七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己一百八十六

        經世之子二千二百二十一

甲子  周威烈王九年。魏城少梁。

乙丑  秦靈公卒,季父立,是謂簡公。

丙寅 

丁卯  魏伐秦。韓伐鄭。

戊辰  齊伐晉。魏伐中山。

己巳

庚午  齊田莊子卒,子太公和繼。趙城平邑。

辛未  魯元公卒,子顯繼,是謂穆公。

壬申  晉韓武子卒,子景侯虔繼。趙獻子卒,子烈侯籍繼。魏伐秦。

癸酉  韓伐鄭,取雍丘。魏滅中山。楚簡王卒,子當繼,是謂聲王。

甲戌  鄭伐韓,取負黍。

乙亥  宋昭公卒,子悼公購繼。趙以田公仲為相。

丙子  齊宣公卒,子康公貸繼,田惠以廩丘叛。

丁丑

戊寅  晉韓、趙、魏求為諸侯於周。

己卯  周威烈王崩,太子驕嗣位,是謂安王。楚聲王遇盜卒,子類立,是謂悼王。

庚辰  秦攻魏陽狐。

辛巳  秦簡公卒,子惠公繼。韓景侯卒,子烈侯繼。趙烈侯卒,弟武侯立。魏文侯以卜子夏、叚干木為師,西門豹為將守鄴,吳起為將守西河,田成子為相、樂羊為將,同韓、趙伐楚,至於乘丘。

壬午 

癸未

甲申  韓,盜殺相俠累。

乙酉

丙戌  晉烈公卒,子孝公繼。

丁亥

戊子  魏伐鄭,取酸棗,又敗秦軍於注。楚伐韓,取負黍。

己丑

庚寅  齊田和徙其君康公於海上,食一城。秦伐韓宜陽,拔六城。韓、趙大敗楚師於大樑。

辛卯  魯敗齊於平陸。齊伐魏,取襄陵。

壬辰  秦伐魏陰晉。

癸巳  齊田和會魏文侯於濁澤,求為諸侯,魏請於周及諸侯,皆許之。

 

經世之丑二千二百二十二

甲午  周安王十五年。秦惠公卒,子出公繼。韓烈侯卒,子文侯繼。魏文侯卒,子武侯繼。趙武侯卒,烈侯子敬繼。

乙未  田和稱諸侯於齊,列於周紀。魏攻趙邯鄲。

丙申  韓伐鄭,取陽城,伐宋,執宋公於彭城。魏城安邑及王垣。趙師破齊於靈丘。齊太公和卒,子桓公午繼。秦庶長改殺出公及其母,迎靈公之子於河西,立之,是謂獻公。

丁酉  趙破齊師於廩丘。

戊戌  魏敗趙師於兔台。

己亥  齊、魏以衛伐趙,取剛平。

庚子  趙會楚伐魏,取棘浦。楚悼王卒,宗室作亂,殺吳起。王子繼,是謂肅王,誅害吳起者七十餘家。

辛丑  齊伐燕,取桑丘。

壬寅  齊康公死於海上,齊桓侯卒,子因齊立,是謂威王。

癸卯  晉孝公卒,子靜公俱酒繼。韓、趙、魏伐齊,至於靈丘。

甲辰  韓文侯卒,子哀侯繼。趙攻中山,戰於房子。魯穆公卒,子共公繼。

乙巳  周安王崩,太子喜嗣位,是謂烈王。魏武侯、韓哀侯、趙敬侯同滅晉而三分其地,以靜公為家人,食端氏一城。

丙午  韓滅鄭,徙都之。趙敬侯卒,子成侯繼。宋休公卒,子辟公繼。

丁未

戊申  魯伐齊,入陽關。趙伐齊,至博陵。

己酉  衛拔齊薛陵。攻趙北藺。趙拔衛郷邑七十三。宋辟公卒,子剔成繼。

庚戌  韓嚴弑其君哀侯,立其子懿侯。魏武侯卒,公子爭國,趙伐魏,立公子罃,是謂惠王。趙敗秦軍於鄗安。

辛亥  趙伐齊至鄄,魏敗趙師於覃懷。齊威王烹阿大夫,封即墨大夫萬家。楚肅王卒,弟良夫繼,是謂宣王。

壬子  周烈王崩,弟扁嗣位,是謂顯王。齊西敗趙、魏之師於濁澤,趙輸長城,魏入觀齊。魏敗韓於馬陵。

癸丑  韓、魏及周

甲寅  趙、韓分周為二。

乙卯  魏會韓攻秦,不利於洛陰。

丙辰  齊攻秦,不利於石門。魏伐宋,取儀台。

丁巳  周顯王西賀秦獻公。魏與秦會於杜平。

戊午

己未  秦獻公卒,子孝公繼,敗魏師於少梁。魏敗韓師、趙師於澮。

庚申  魏拔趙皮牢。

辛酉  致文武胙於秦孝公。東周君惠公卒,子傑繼。韓、趙、魏伐齊。

壬戌  秦用衛鞅。韓懿侯卒,子昭侯繼。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二百二十三

甲子  周顯王十二年。宋取韓黃池。齊封鄒忌為成侯。

乙丑  趙會燕於河上,會齊於平陸。魯、衛、宋、鄭朝魏。

丙寅  魯共公卒,子康公繼。齊會趙於郊,會魏於平陸,會秦於杜平。

丁卯  秦攻魏師於元堙A取少梁。魏圍趙邯鄲。

戊辰  韓攻東周君,取陵觀及邢丘。齊田忌、孫臏救趙,敗魏師於桂陵。是年,齊始稱王。

己巳  秦大良造衛鞅會韓、趙之師圍魏襄陵。

庚午  韓用申不害為相。秦、趙伐魏,魏歸趙邯鄲,盟於漳水之上。

辛未  趙成侯卒,世子繼,是謂肅侯。秦開阡陌,大築冀闕於鹹陽,自雍徙都之。

壬申

癸酉  趙奪晉君端氏,徙之屯留。秦初為賦。

甲戌

乙亥魯康公卒,子景公繼。

丙子

丁丑

戊寅  周顯王錫秦孝公,命為伯。齊威王卒,子宣王辟強繼。

己卯  諸侯西賀秦。

庚辰  齊救韓,田忌、田嬰、孫臏大敗魏師於馬陵,獲將龐涓及世子申。

辛巳  楚宣王卒,子威王繼。秦奪魏河西七百里。魏去安邑,徙都大樑。

壬午

癸未  秦孝公卒,子惠文君繼,是謂惠文王,商鞅奔魏,魏不受,複入於秦。

甲申  秦惠文王夷商鞅族。蘇秦入秦,不受。

乙酉  周顯王西賀秦。孟軻為魏卿。

丙戌  秦拔韓宜陽。魏惠王卒,子襄王繼。齊宣王會魏襄王於鄄。

丁亥  蘇秦會趙、燕、韓、魏、齊、楚六國之師於洹水之上,以攻秦至於函穀。韓作高門。

是年,楚滅越,獲王無彊,盡取其地,東開地至浙江。魏始稱王。齊田嬰為相。

戊子  燕文公卒,子易王立。韓昭侯卒,子宣惠王立。楚敗齊師於徐州,齊田嬰詐楚,故不利。

己丑  齊會魏伐趙,又伐燕,取十城。

庚寅  秦伐魏。

辛卯  宋亂,公弟偃弑其君,代立,是謂元王。

壬辰  楚威王卒,子懷王槐繼。魏伐楚,取陘山。秦伐魏,取汾陰。

癸巳  秦用張儀為相。陳軫適楚。楚滅蜀。魏輸秦上郡。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二十四

甲午  周顯王四十二年。齊會魏攻韓之桑丘。

乙未  趙肅侯卒,子定繼,是謂武靈王。齊用孟軻為上卿。

丙申  孟軻去齊。

丁酉  秦始稱王。齊宣王卒,子湣王地繼。秦築上郡塞。

戊戌  韓、燕稱王。楚破魏襄陵,入城,移兵攻齊。秦張儀會齊、楚,執政於齧桑。

己亥  秦張儀出相魏,趙會韓、魏二君於區鼠。

庚子  周顯王崩,子定嗣位,是謂慎靚王。是年,趙始稱王。齊封田嬰於薛。盜殺蘇秦於齊,蘇代複相燕。燕王卒,子噲繼,子之專國,蘇代使齊。

辛丑  宋伐楚,取地三百里,始稱王。秦齊交婚。

壬寅  魏襄王卒,子哀王繼。張儀複相秦。

癸卯  楚會齊、趙、韓、魏、燕攻秦,不利,齊獨後,秦樗堹e大敗六國之師,獲將申差及韓、魏二公子。

甲辰  齊敗魏師於觀津,與秦爭雄雌。魯景公卒,子平公繼。秦敗韓師於濁澤,韓請割名都一,以助伐楚,既而背之,秦又伐韓,敗韓師於岸門,楚救不至。燕王噲以國屬子之。

乙巳  齊伐燕。秦伐趙,拔中都及西陽。

丙午  周慎靚王崩,子延繼,是謂赧王,稱西周。秦拔義渠二十五城,又取韓之石章。

丁未  楚、齊和親。燕亂,將市被攻子之不剋,返攻世子,又不剋,死。

戊申  楚攻秦,不利。秦伐齊,楚救不至。秦張儀紿楚。樗堹e攻趙。

己酉  楚懷王大伐秦,不利,又伐,又不利。秦庶長魏章會齊、韓之師大敗楚師於藍田,又敗之於丹水之陽,獲其將屈丐,遂取漢中地,置黔中郡。韓宣王卒,世子蒼繼,是謂襄王。齊以五都兵攻燕,燕亂,國人立太`子平,是謂昭王。

庚戌  楚屈原使齊。秦張儀使楚,會楚、齊、韓、趙、魏、燕六國西事秦,至咸陽而秦惠王卒,子武繼。燕起金台,以禮郭槐,樂毅自魏至,鄒衍自齊至,劇辛自趙至。

辛亥  秦會魏於臨晉,張儀、魏章適魏,樗堹e、甘茂為相。

壬子  楚合齊以善韓。

癸丑  秦武王會魏哀王於應,會韓襄王於臨晉。

甲寅  東、西二周君相攻。楚圍韓之雍氏。秦甘茂拔韓之宜陽,武王舉周鼎,絕臏而死,國人迎母弟稷於趙而立之,是謂昭襄王,太后臨朝稱制,魏冉專政。趙武靈王改用胡服。

乙卯  秦複韓武遂,嚴君疾、向壽為相,甘茂適魏。

丙辰  楚絕齊以善秦。

丁巳  秦昭王與楚懷王會於黃棘,複之上庸。

戊午  齊、韓、魏攻楚,楚求救於秦。魯平公卒,子文公賈繼。秦取韓武遂,拔魏蒲阪。

己未  秦複魏蒲阪,會韓於武遂。

庚申  楚伐秦,不利。秦昭襄王會齊、韓、魏伐楚,敗之於重丘。

辛酉  齊孟嘗君入秦為質。

壬戌  楚懷王放大夫屈原於江濱,與秦昭襄王會於武關,不復,國人迎太子橫於齊而立之,是謂頃襄王,其弟子蘭為令尹。齊歸秦涇陽君,孟嘗君自秦逃歸。秦會齊、魏伐楚,取八城。趙拔燕中山,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九源。

癸亥  齊會韓、魏伐秦,至於函穀。秦伐楚,取十六城。趙武靈王稱主父,會群臣於東宮,廢太子章而授庶子何位,是謂惠文王,以肥義為之相。北略地,南入秦,稱使者。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二十五

甲子  周赧王十八年。楚懷王於秦逃歸,不剋。

乙丑  楚懷王死於秦,楚遂絕秦。魏哀王卒,子昭王繼。齊會韓、魏、趙、宋五國之兵攻秦,至鹽氏而還。秦與韓、魏河北及封陵以和。韓襄王卒,子厘王繼。趙主父滅中山,徙其王於膚施,封廢太子章於代,號安陽君,使田不禮為之相。

丙寅  秦免樓緩相,穰侯魏冉複相,率師攻魏。趙安陽君及田不禮作難,公子成及大夫李兌平之,主父死於沙丘宮。

丁卯  秦向壽伐韓,拔武始。

戊辰  楚與秦複和。韓伐秦,不利。秦左庶長白起大敗韓及諸侯之師於伊闕,取城五,坑軍二十四萬,獲將公孫喜。

己巳  楚逆婦於秦。秦魏冉免相,大良造白起伐魏取垣,攻楚拔宛。

庚午  秦魏冉複相,封陶邑,司馬錯伐韓軹及鄧。

辛未  齊有田甲之難,免孟嘗君相。魏獻河東地方四百里入秦。韓獻武遂二百里入秦。趙會齊伐韓。

壬申  齊複孟嘗君相。秦伐韓,拔六十一城。

癸酉  齊、秦約稱東、西帝,複罷。

甲戌  齊孟嘗君謝病。秦昭襄王巡漢中及上郡、河北,拔魏新垣及曲陽。

乙亥  齊滅宋,至於泗上,十二諸侯鄒魯之君皆稱臣,南取楚之淮北,西侵韓、趙、   魏。        獻秦安邑,秦伐魏之河內,攻韓之夏山。

丙子  齊孟嘗君以薛屬魏。秦昭襄王會楚頃襄王於宛,會趙惠文王於中陽,伐齊拔九城。

丁丑  燕樂毅會秦、楚、韓、趙、魏五國之師伐齊,大敗齊師於濟西,遂入臨葘,拔城七十,拜樂毅為上卿,封昌國君,留圍齊即墨及莒。齊湣王保莒。楚使淖齒救齊,殺齊湣王於莒,莒人立其子法章,是謂襄王。荀卿行祭酒。

戊寅  楚頃襄王會秦昭襄王於鄢。秦穰侯伐魏至於國。

己卯  秦昭襄王會韓厘王於新城,會魏昭王於新名,伐趙拔二城,伐韓取六邑。

庚辰  楚會魏、趙伐秦,秦伐楚。魏冉複相。趙使藺相如入秦獻寶。

辛巳  楚割上庸及漢中,請和於秦。秦白起拔趙二城,司馬錯拔楚上庸。燕昭王卒,子惠王繼,以騎劫代樂毅將,樂毅奔趙。趙惠文王與秦昭襄王會於澠池,藺相如相。

壬午  齊田單大敗燕軍於即墨,獲將騎劫,複城七十,迎襄王自莒入臨菑,封田單安平君。秦白起拔楚西陵。

癸未  楚頃襄王出奔陳,郢陷於秦。大良造白起破楚入郢,燒夷陵,以郢為南郡,封起武安君。

甲申  秦拔楚巫及黔中,作黔中郡。魏昭王卒,子安厘王繼。

乙酉  楚東取江旁十五邑以扞秦。秦拔魏二城,封無忌信陵君。

丙戌  秦兵圍大樑,魏入溫請和。秦以穰侯為相國。韓暴鳶救魏,不利。趙廉頗拔魏房子、安陽。

丁亥  魏芒卯攻韓不利,秦師救韓,敗趙、魏之師十五萬於華陽,魏入南陽請和,以其地為南陽郡。

戊子  韓厘王卒,子桓惠王繼。趙取東胡地。

己丑  楚黃歇奉太子完入秦為質求平,又助韓、魏伐燕。齊田單拔燕中陽。秦會楚、韓、趙、魏伐燕。燕惠王卒,子武成王繼。趙藺相如伐齊。

庚寅  秦穰侯伐齊,取剛、壽,以廣陶邑。范雎自魏入秦。

辛卯  秦師伐韓,以逼周。

壬辰  秦中更胡傷攻趙閼與,趙奢擊之,有功封馬服君,與廉頗同位,秦人為之少懼。

癸巳  秦拔魏懷城。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二十六

甲午  周赧王四十八年。秦太子卒於魏。

乙未  秦拔魏郪丘,罷穰侯相國及宣太后權,以客卿範雎為相,封應侯,魏冉就國。趙惠文王卒,子丹繼,是謂孝成王,太后專政。,

丙申  齊襄王卒,子建繼。田單救趙。秦以安國君為太子,宣太后卒,拔趙三城,進圍邯鄲。趙出長安君為質於齊,求救。趙勝為相,封平原君。

丁酉  齊用田單為相。秦白起伐韓,拔九城。

戊戌  楚頃襄王卒,太子完自秦亡歸,繼,是謂考烈王,以左徒黃歇為令尹,號春申君,封於吳,食淮北地。秦白起拔韓南郡。

己亥  楚獻地於秦乞和。秦五大夫賁伐韓,拔十城,以絕太行路。韓馮亭以上党入於趙,趙受韓上党,廉頗軍長平。

庚子  楚伐魯,取徐州。秦白起攻趙長平。

辛丑  秦武安君大敗趙軍於長平,進圍邯鄲。趙以趙括代廉頗將,長平遂陷,兵四十萬為秦所坑。

壬寅  秦分軍為三,罷武安君白起將,以王齕代攻趙,拔趙武安及皮牢,司馬梗北定上黨。趙使蘇代使秦。

癸卯  秦加範雎相國,王齕圍邯鄲,張唐攻魏。燕武成王卒,子孝王繼。趙平原君求救於楚、魏。

甲辰  楚春申君、魏信陵君救趙。秦武安君白起不剋,殺之於杜郵。

乙巳  周赧王會齊、韓、趙、魏兵出伊闕,攻秦不利,西奔秦,秦昭襄王滅周,盡入其地三十六城,徙其王於憚狐。楚滅魯,以齊荀卿為蘭陵令。

丙午  秦徙周民及九鼎於鹹陽。蔡澤自燕入秦,代範雎相。燕孝王卒,子喜繼。

丁未  楚、齊、韓、燕、趙皆服命於秦,魏獨後,秦使將軍樛伐之,取吳城。

戊申  秦郊上帝於雍丘。趙徙都钜鹿。

己酉  趙平原君卒。

庚戌  秦昭襄王卒,太子安國繼,是謂孝文王,立三日又卒,子楚立,是謂莊襄王,以華陽夫人為後,子政為太子,呂不韋為丞相,封文信侯,食河南十萬戶。楚春申君入吊於秦。燕將栗腹攻趙不利,趙廉頗破燕軍於鄗,封頗信平侯。

辛亥  東周君會諸侯攻秦不利,沒於秦。秦丞相呂不韋平東周,盡入其地,置三川郡,徙其君於陽人。趙廉頗伐燕,圍其國。

壬子  秦蒙驁拔趙太原,拔韓滎陽及成皐。

癸丑  秦蒙驁拔魏高都,又舉趙三十七城。楚、齊、魏、韓、燕、趙攻秦,不利。

甲寅  秦莊襄王卒,太子政繼,是謂始皇帝,以呂不韋為相國,號仲父,同太后專政,李斯為舍人。齊田單屠聊城。魏無忌自趙歸國,率楚、齊、韓、趙、燕五國之師,敗秦軍於河外,走蒙驁,追至函穀。

乙卯  秦蒙驁平晉陽。

丙辰  趙孝成王卒,子偃繼,是謂悼襄王,以樂乘代廉頗將,頗奔魏。。

丁巳  秦蒙驁攻魏拔二城,攻韓拔十二城。

戊午  魏厘王卒,子景湣王繼,信陵君亦卒。趙將李牧拔燕二城。

己未  秦拔魏二十城,置東郡。趙伐燕,獲將劇辛。

庚申  楚考烈王會齊、韓、趙、魏、燕五國之兵伐秦,至於函穀,不利,東徙都壽春,春申君就國於吳。

辛酉  秦拔魏之汲,趙拔魏之鄴。

壬戌  秦封嫪毐長信侯,關政於內。韓桓惠王卒,子安繼。

癸亥  長信侯嫪毐作難,攻鄿年宮,不剋伏誅,徙太后於雍,流蜀者四千家。楚考烈王卒,子幽王悍繼。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二十七

甲子  秦始皇帝十年。呂不韋坐嫪毐事免相,李斯為相。齊、趙來,置酒。複華陽太后於甘泉宮。

乙丑  秦王翦、桓齮拔趙九城。趙悼襄王卒,子遷繼。秦兵攻鄴。

丙寅  秦會魏伐楚及韓,文信侯呂不韋自殺。

丁卯  秦桓齮大敗趙軍十萬於平陽。韓公子非使秦,不還。

戊辰  秦桓齮破趙宜安及赤麗。韓王安朝秦。

己巳  秦伐趙,一軍攻鄴,一軍攻狼孟。燕太子丹自秦逃歸。李牧扞秦有功。

庚午  魏獻秦麗邑。

辛未  秦內史騰滅韓,獲其王,以其地為潁川郡。

壬申  秦王翦下井陘,大破趙軍,進圍钜鹿。趙以趙蔥代李牧,顏聚代司馬尚將。

癸酉  秦王翦滅趙,獲其王,以其地為趙郡。楚幽王卒,母弟猶立,庶兄負芻殺猶,代立。魏景湣王卒,子假繼。趙亡太子嘉稱王於代,會燕軍於上穀。

甲戌  秦王翦破燕軍於易水。燕荊軻使秦,不還。

乙亥  秦王翦、王賁滅燕,獲其太子丹,翦謝病還。拔楚十城。

丙子  秦王賁滅魏,決河灌大樑,獲其王。

丁丑  秦王翦破楚,殺其將項燕。楚喪師於蘄,走壽春。

戊寅  秦王翦、蒙武滅楚,獲其王,以其地為楚郡。

己卯  秦王賁平遼東,獲燕王,平代,獲趙太子。王翦定越,以其地為會稽郡。

庚辰  秦王翦滅齊,獲其王,以其地為齊郡。東至海及朝鮮,西至臨洮、羌中,南至北嚮戶,北至陰山、遼東。分天下地為三十六郡,罷侯置守。鑄天下兵為十二金人。徙天下豪富十二萬戶於鹹陽。大建宮室,作阿房。為萬世業,稱始皇帝,更以建亥月為歲首。

辛巳  西巡狩至於隴右、北地,及回中乃複。

壬午  東巡狩至於鄒嶧,封泰山,禪梁甫,登琅邪。丞相隗林、王綰、卿士李斯、王戊、五大夫趙嬰、將軍楊樛及九侯,勒帝功於金石,表於海上,遂南至於衡山,浮江,自南郡由武關乃複。

癸未  東巡狩,至博浪沙中遇盜。遂登之罘,刻石紀功。北由上當乃複。

甲申

乙酉

丙戌  北巡狩至於碣石,由上郡乃複。使蒙恬擊胡,取河南地。

丁亥  南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又北斥匈奴,自榆中並河以東屬之陰山,為三十四縣。   城河上為塞。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闕、陶山、北假中,以築亭障。

戊子  置酒鹹陽宮,聚天下書,焚之。

己丑  聚天下學士於驪山,坑之。廣阿房宮,自咸陽達於渭南。

庚寅 

辛卯  南巡狩至於雲夢,左丞相馮去疾留守,右丞相李斯從行,少子胡亥請行,至九疑浮江,東至於會稽,又北至於琅邪,由平原達沙丘,崩。左丞相李斯、宦氏趙高矯帝書,更立少子胡亥,賜上郡太子、將軍蒙恬死。遂還咸陽,胡亥立,是謂二世皇帝。葬始皇帝驪山。

壬辰  宦氏趙高為中郎令,專政。東巡狩至於會稽北,又至於遼東乃複。大殺王族及群臣。複廣阿房,征天下材士。以五萬人為屯衛,鹹陽三百里不得食其穀。戍卒陳勝稱王於楚。關東郡邑皆殺其令長,以應陳勝而西攻秦。陳勝將武臣稱王於趙,魏咎稱王於魏,狄人田儋稱王於齊。楚人項梁舉兵會稽,徐人劉季稱兵豐沛。陳勝兵西攻秦,至於戲。

癸巳  秦殺右丞相馮去疾、將軍馮劫及囚左丞相李斯,諫罷阿房故也。將軍章邯滅陳勝於城父,破項梁於定陶,平田儋於臨濟,渡河北攻趙。田儋死,其弟榮立儋子市為王。陳勝將秦嘉立勝子景駒為王,項梁殺景駒,求楚懷王孫心,立之,保盱台項梁死,其子羽軍彭城,其將劉季軍碭山,楚王心收項梁軍,自盱台徙彭城,以劉季為碭郡長,封武安侯,俾南略地而西攻秦,以項羽為魯國公,封長安侯,俾北救趙而西攻秦,約先入關者王。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二十八

甲午  秦二世三年。中郎令趙高稱丞相,殺李斯及弑其君胡亥於望夷宮,代立不可,立二世兄之子嬰為王。嬰立,夷趙高三族。沛公兵十萬由武關入,至咸陽,秦子嬰降於軹道,收圖籍,封宮室府庫,示眾人以約法三章,還軍灞上,以待東諸侯。項羽北救趙,殺大將軍宋義,至钜鹿大敗章邯於洹水,秦軍降者二十萬,悉坑之於新安,合齊、趙、魏、韓、燕五國之兵四十萬,由函穀而入,會沛公於戲,而屠鹹陽,殺子嬰,收子女玉帛,焚宮室府庫。

乙未  項羽渝約自封建。立楚王心為義帝,徙之江南,都郴。封沛公季為漢王,遷之漢中,都南鄭。分秦關中為三,一封降將章邯為雍王,都廢丘;一封降將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一封降將董翳為翟王,都高奴。分齊為三,一封齊將田都為臨菑王,都臨菑;一封齊將田安為濟北王,都博陽;一封齊王田市為膠東王,徙即墨。分楚為三,一封楚將英布為九江王,都六;一封楚將共敖為臨江王,都江陵;一封番君吳芮為衡山王,徙邾。分趙為二,一封楚將張耳為常山王,都襄國;一封趙王歇為代王,徙雁門。分韓為二,一封楚將申陽為河南王,都洛陽;一封韓成為韓王,都陽翟。分魏為二,一封趙將司馬卯為殷王,都朝歌;一封魏王豹為魏王,徙平陽。分燕為二,一封燕將臧荼為燕王,都薊;一封燕王韓廣為遼東王,徙無終。封吳芮將梅鋗十萬戶侯,趙歇將陳餘環三縣,田市將田榮不及封。羽自稱西楚霸王,王梁地九郡,都彭城。諸王之在戲下者,鹹遣罷兵就國。羽亦東出,使人殺義帝於江上,殺韓王成,以鄭昌代之。臧荼殺韓廣於燕,並有其地,田榮殺田都、田安、田市於齊,並有其地,稱齊王。彭越受榮符,以覆梁地,陳餘受榮兵,以破常山。趙王歇自代遷都钜鹿,張耳走漢。項羽北破田榮於齊。榮死,弟橫立榮子廣,複保城陽。

丙申  漢王自南鄭東收三秦、二韓五侯兵,合三河士五十六萬東伐楚。入彭城,取重寶美女,為置酒高會。項羽至自伐齊,大敗漢軍於雎水,殺十餘萬,並獲漢王父母妻子。漢王退保滎陽,築甬道以通敖倉粟。使將韓信、張耳攻魏、趙。丞相蕭何兵至自關中。自此日戰於京、索間。

丁酉  楚圍漢於滎陽,拔之。紀信、周苛、樅公死之。漢退師保成皐。九江王英布降於漢。彭越破楚軍於下邳。韓信、張耳平魏、趙,還軍修武。漢王自成皐北渡河至修武。使張耳收兵趙地。韓信伐齊。盧綰、劉賈南渡白馬津,會彭越攻楚。楚又拔漢成皐。

戊戌  漢複取成皐,與楚對兵廣武。韓信平齊,乞封假王。項羽請和,約分天下於鴻溝。歸漢王父母妻子。還軍至陽夏,漢軍複至,楚複敗漢軍。漢又大會韓信、彭越、英布及諸侯兵於垓下。

己亥  漢滅楚。項羽死於東城,漢王以魯國公禮葬羽於穀城。楚之諸侯而王者並降封侯。封齊王韓信楚王,治下邳。建成侯彭越為梁王,治定陶。九江王英布為淮南王,治廣陵。韓王信為韓王,治陽翟。衡山王吳芮為長沙王,治臨湘。肇帝位於汜水之陽,西都長安。大建宮室。燕王臧荼不恭命,攻下代郡,往平之,獲臧荼。以太尉盧綰為燕王。齊王田廣卒,叔橫立,入於海。

庚子  帝遊雲夢,會諸侯於陳。執楚王韓信歸,降為淮陰侯。分其地為二,一封劉賈為荊王,治淮東;一封弟交為楚王,治淮西。別封子肥為齊王。徙韓王信為太原王。匈奴寇馬邑,韓王信以眾叛。帝尊父太公為太上皇。

辛丑  帝北征韓王信於銅鞮,信走匈奴,遂及匈奴,至於平城。匈奴圍帝於平城七日。樊噲北定代。以兄仲為代王。

壬寅  建未央宮。代王劉仲自雁門逃歸,廢為合陽侯,以陳豨為代王。

癸卯  大朝諸侯於未央宮。趙相貫高事覺。

甲辰  太上皇及太上後崩。陳豨以雁門叛,帝北征。誅淮陰侯韓信並夷三族。以蕭何為相國。

乙巳  梁王彭越以定陶叛。平之,夷三族。淮南王英布以廣陵叛,兼有淮東西地。

丙午  帝征淮南,平之,夷英補三族。周勃平代,獲陳豨於當城。帝崩,太子盈踐位,是謂惠帝,太后呂氏臨朝稱制,蕭何、曹參、陳平、周勃輔政,葬高祖於長陵。盧綰以燕叛。

丁未  太后殺趙王如意及其母夫人戚氏。齊王肥獻陽城,為魯元公主湯沐邑。

戊申  相國蕭何卒,曹參為相國。

己酉  城長安。

庚戌  除挾書律。

辛亥  相國曹參卒,王陵為右丞相,陳平為左丞相。

壬子  太尉樊噲卒,周勃為太尉。

癸丑  惠帝崩,立無名子為帝,葬惠帝於安陵,封呂氏四人為王,六人為侯,罷王陵相,進陳平右丞相,以審食其為左丞相,關政於內,太后專制,名雉。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幽無名子於永巷,殺之,立琱s王義為帝。

戊午  尉佗稱帝南越。

己未  匈奴寇狄道。

庚申  太后殺趙王友,以梁王呂產為相國,趙王呂祿為上將軍,分統南北軍。

辛酉  太后呂氏崩,丞相陳平、太尉周勃、朱虛侯劉章、曲周侯酈商及子寄誅呂祿、呂產,獲南北軍,夷呂氏三族,廢琱s王義,迎高祖中子代王琠騥酊龤A立之,是謂文帝,以宋昌為衛將軍,專南北軍,丞相陳平讓周勃右丞相,而為左丞相,灌嬰為太尉,張武為中郎。

壬戌  以皇子啟為皇太子,周勃免相,陳平兼左右丞相。

癸亥  丞相陳平卒,周勃複相,始作銅虎符。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二十九

甲子  漢孝文皇帝三年。免周勃相,以灌嬰為相,王興居以濟北叛,平之,匈奴寇北地。

乙丑  絳侯周勃下廷尉。

丙寅

丁卯  王長以淮南叛,徙之蜀,放賈宜於長沙。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除肉刑。

乙亥

丙子  祀上帝。

丁丑

戊寅  改稱元年,是謂後元。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匈奴寇雲中上郡,命六將屯備,周亞夫軍細柳。

甲申  文帝崩,太子啟踐位,是謂孝景皇帝,葬太宗於灞陵。

乙酉  與匈奴約和親。

丙戌

丁亥  吳王濞、膠西王卯、楚王戊、趙王遂、濟南王辟光、菑川王賢、膠東王雄渠七國連叛,誅御史大夫晁錯,七國平,梁孝王霸有東土。

戊子  以皇子榮為皇太子。

己丑  以公主嬪於匈奴。

庚寅

辛卯  廢皇太子榮,以膠東王徹為皇太子,太尉周亞夫為丞相。

壬辰  改稱元年,是謂中元。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三十

甲午 漢孝景皇帝十年。周亞夫免相。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再改元,是謂後元。周亞夫下獄,死。

己亥

庚子  景帝崩,太子徹踐位,是謂孝武皇帝,葬景帝於陽陵。

辛丑  改建元元年。

壬寅  竇嬰免相,田蚡免太尉。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改元元光,始令郡國貢,孝廉董仲舒起焉。

戊申  命將兵三十萬大伐匈奴,不利。

己酉

庚戌  竇嬰棄市,田蚡卒。

辛亥  廢皇后陳氏,以衛夫人為皇后,弟青為將軍。

壬子  命將四大伐匈奴,無功。

癸丑  改元元朔。

甲寅  衛青伐匈奴,有功,收河南,置朔方、五原郡。

乙卯

丙辰  匈奴寇上郡。

丁巳  匈奴寇雁門,衛青伐之,有功拜大將軍。公孫弘為丞相,封平津侯。

戊午  衛青征匈奴,大有功,霍去病為驃姚校尉。張騫通西域,有功封博望侯。

己未  改元元狩,獲白麟故也。淮南王安、衡山王賜二國叛,平之,冊據為皇太子。

庚申  霍去病徵匈奴至於居延,拜驃騎將軍。李廣征匈奴,無功,謫為庶人。

辛酉 

壬戌  衛青、霍去病、李廣大伐匈奴,李廣自殺。

癸亥  丞相李蔡自殺。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三十一

甲子  漢孝武皇帝二十四年。大司馬霍去病卒。

乙丑  改元元鼎。

丙寅  丞相翟青下獄,死。

丁卯  徙函穀關於新安。

戊辰  封方士欒大為樂通侯。

己巳  南越王相呂嘉叛,諸侯坐酎金輕,奪爵者一百六十人,丞相趙周下獄死。樂通侯欒大坐誣罔棄市。西羌及匈奴寇五原。

庚午  南寇平,東越王餘善叛,卜式為御史大夫。

辛未  改元元封,帝征匈奴至於北海,東越殺餘善降。有事於東、西、中三岳及禪梁甫,東巡狩至於碣石,西曆九原,歸於甘泉。

壬申  複巡狩泰山,作瓠子堤。朝鮮寇遼東。

癸酉  朝鮮殺其王右渠以降。祀汾陰後土。

甲戌

乙亥  南巡狩至於盛唐。大司馬衛青卒。

丙子  西幸回中及祀汾陰後土。

丁丑  改元太初,東巡狩泰山。以建寅月為歲首,西伐大宛,起建章。

戊寅  北幸河東,祀後土。騎二萬征匈奴,不復。

己卯  東巡狩海上。匈奴寇張掖、酒泉。

庚辰  李廣利平大宛,獲其王及汗血馬。

辛巳  改元天漢。中郎將蘇武使匈奴。北幸河東。

壬午  東巡狩至於海上,又西幸回中。將軍李陵征匈奴,不還。

癸未  東巡泰山,又北幸常山。匈奴寇雁門。

甲申  大伐匈奴,不利。朝諸侯於甘泉宮。

乙酉  改元太始。

丙戌  西幸回中。

丁亥  東巡海上。

戊子  東巡泰山。

己丑  改元征和,巫蠱事起。

庚寅  太子殺江充,丞相劉屈氂攻太子,戰於長安,太子敗死,皇后自殺,諸邑公主皆坐巫蠱死。

辛卯  大伐匈奴。巫蠱事覺,誅丞相劉屈氂。

壬辰  東巡海上。天下疲於兵革。

癸巳  改元後元,重合侯馬通叛。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三十二

甲午  漢孝武皇帝五十四年。冊皇子弗陵為皇太子。帝幸盩厔五柞宮,崩,大司馬霍光受顧命,太子弗陵嗣皇帝位,是謂昭帝。葬世宗於茂陵,大將軍霍光專政。

乙未  改元始元。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改元元鳳,誅鄂邑長公主及燕王旦,左將軍上官桀謀害霍光,事覺故也。

壬寅

癸卯

甲辰  丞相田千秋卒。

乙巳  丞相王訢卒。

丙午

丁未  改元元平,帝崩,昌邑王賀立。葬昭帝於平陵。賀立不明,大將軍霍光廢之,迎戾太子孫詢,立之,是謂孝宣皇帝,丙吉為相。

戊申  改元本始。

己酉  命將五兵十五萬大伐匈奴。

庚戌

辛亥  皇后許氏遇毒崩,霍光以女上皇后。

壬子  改元地節。

癸丑  大司馬、大將軍霍光卒,子禹繼事。

甲寅  冊皇子奭為皇太子。

乙卯  大司馬霍禹謀逆事覺,夷三族,廢皇后霍氏。

丙辰  改元元康。

丁巳  冊王氏為皇后。

戊午  太子太傅疏廣、太子少傅疏受謝病歸東海。

己未 

庚申  改元神雀,趙充國伐西羌。

辛酉

壬戌  蕭望之為御史大夫。

癸亥  潁川太守黃霸賜爵關內侯,河南太守嚴延年棄市。

 

觀物篇三十二  以運經世八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庚一百八十七

        經世之子二千二百三十三

甲子  漢孝宣皇帝十七年。改元五鳳。左馮翊太守韓延壽棄市,蕭望之為太子太傅,坐慢丞相丙吉也。平通侯楊惲棄市,坐怨望也。

乙丑

丙寅  丞相丙吉卒,黃霸為相。

丁卯

戊辰  改元甘露。

己巳 

庚午  匈奴呼韓邪單於來朝。於定國為相。

辛未

壬申  改元黃龍。宣帝崩於未央宮,皇太子奭踐位,是謂孝元皇帝。

癸酉  改元初元,葬中宗於杜陵。

甲戌  冊皇子驁為皇太子。盜殺蕭望之。

乙亥

丙子  幸河東。

丁丑

戊寅  改元永光。

己卯

庚辰  西羌平。

辛巳

壬午

癸未  改元建昭。

甲申

乙酉  匡衡為相。

丙戌

丁亥

戊子  改元竟寧。帝崩,皇太子驁即位,是謂孝成皇帝。葬高宗於渭陵。王鳳為大司馬大將軍,專政。

己丑  改元建始。

庚寅

辛卯  王商以誣免相匡衡為庶人。

壬辰  河大決。王商為相。

癸巳  改元河平。

 

經世之丑二千二百三十四

甲午   漢孝成皇帝六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改元陽朔。京兆尹王章下獄死。張禹為相。

戊戌  王音為御史大夫。

己亥  大司馬王鳳卒,弟音繼事。

庚子 

辛丑  改元鴻嘉。

壬寅  幸雲陽。

癸卯  廢皇后許氏。

甲辰

乙巳  改元永始。封王莽新都侯。冊趙飛燕為皇后。

丙午  大司馬王音卒,王商為大司馬,翟方進為相,孔黃為御史大夫。

丁未

戊申  大司馬王商免,王根為大司馬。

己酉  改元元延。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改元綏和。

甲寅  成帝崩,皇太子欣踐位,是謂孝哀皇帝。太后王氏臨朝稱制。大司馬王根專政。葬成帝於延陵。王根罪免,丁明為司馬,孔光為丞相。

乙卯  改元建平。冊傅氏為皇后,傅喜為大司馬,朱博為大司空。

丙辰  傅喜免,丁明複為大司馬。孔光免,朱博自殺。

丁巳  相平党薨,王嘉為相

戊午  息夫躬下獄死。

己未  改元元壽。王嘉以下獄死,大司馬丁明免。

庚申  哀帝崩,元帝孫中山王子衍即位,是謂孝平皇帝,年方九歲,太後衛姬臨朝,以王莽為太傅輔政王室。元始五年立莽女為皇后。

辛酉  改元元始。封大司馬王莽安漢公。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二百三十五

甲子  漢孝平皇帝四年。王莽以女上皇后。

乙丑  王莽弑帝於未央宮,立元帝孫孺子嬰,莽加九錫。

丙寅  王莽改元居攝。

丁卯  王莽稱假皇帝。翟義立嚴鄉侯信於東都,莽將王邑滅之。

戊辰  王莽改元初始。

己巳  王莽竊國命,改國為新室,元曰建國,降孺子嬰為安定公。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王莽改元天鳳。四夷交侵中國。

乙亥

丙子

丁丑  群盜起。

戊寅

己卯  校書郎揚雄卒。

庚辰  王莽改元地皇。兵起綠林。

辛巳

壬午  劉玄稱兵宛業,劉秀及兄伯升稱兵舂陵。

癸未  劉玄稱帝,元曰更始,以劉伯升為司徒,劉秀為太常偏將軍。是年大破莽將王尋、王邑軍於昆陽三輔,遂滅莽於漸台。劉玄拜劉秀破虜大將軍,行大司馬事,使持節巡撫河北。王郎子林稱帝邯鄲。

甲申  劉玄西入長安,殺漢孺子嬰。大將軍劉秀北徇薊,還拔邯鄲,誅王郎,受劉玄蕭王,又號為銅馬帝,破赤眉大彤於射犬。赤眉西入函關攻更始。李憲自立稱王。淮南秦豐自號楚黎王。董憲起東海。延岑稱兵漢中。

乙酉  蕭王肇位於河朔之鄗,國曰漢,元曰建武。南次洛陽都之赤眉陷長安,稱帝,殺劉玄。公孫述稱帝成都,元曰龍興。劉永稱帝睢陽。隗囂稱兵壟右。盧芳稱兵安定。彭寵稱王薊門。

丙戌  赤眉焚長安宮室陵寢,銅馬、青犢、尤來立孫登為帝於上郡,其將樂方殺之。

丁亥  赤眉降漢於宜陽,長安平。蓋延平劉永於睢陽,隗囂以西州格命。李憲稱帝淮南。

戊子

己丑  彭寵為家奴所殺,來安撫,封不義侯,薊門平。朱佑平秦豐於黎丘,滅張步於臨淄。

      盧芳稱帝五原。帝征嚴光,不起。

庚寅  馬成平李憲於淮南。吳漢平董憲於東海。隗囂以西州入於蜀。

辛卯

壬辰  西征。馮異、竇融破隗囂於壟右。

癸巳  隗囂死,子純立。來歙、馮異伐蜀,入天水。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三十六

甲午   漢光武皇帝十年。西征,滅隗純於壟右。

乙未  西征蜀至於南陽。吳漢、岑彭大破蜀軍於荊門。

丙申  吳漢拔成都,誅公孫述及將田戎、岑延。

丁酉  盧芳自五原亡入匈奴。

戊戌  天下平。

己亥  大司徒歐陽歙下獄死。

庚子  交阯女徵側叛。青、徐、幽、冀盜起。

辛丑  南巡。廢皇后郭氏為中山太后,冊貴人陰氏為皇后。

壬寅  西巡。史歆以成都叛,吳漢複平之。馬援伐交阯。幸長安。

癸卯  南巡。馬援平交阯,封新息侯。廢皇太子強為東海王,以東海王莊為皇太子。

甲辰  大司徒戴涉下獄死。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馬援破武陵蠻。

庚戌  作壽陵。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東巡狩。

乙卯 

丙辰   東封太山,禪梁甫。改元中元。西幸長安。馮房為司空。

丁巳  帝崩。皇太子莊踐位,是謂孝明皇帝。葬世祖於原陵。

戊午  改元永平。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北巡至於鄴。

癸亥  東巡至於岱。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三十七

甲子  漢孝明皇帝七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南巡狩。

戊辰

己巳  牟融為司空。

庚午  河大決。

辛未

壬申  東巡狩。

癸酉  司徒邢穆、駙馬都尉韓光下獄死。

甲戌

乙亥  帝崩。皇太子炟踐位,是謂孝章皇帝。葬顯宗於節陵。

丙子  改元建初。

丁丑

戊寅

己卯  鮑昱為太尉,桓虞為司徒。詔於白虎觀議五經異同。

庚辰

辛巳

壬午  廢皇太子慶為清河王,立皇子肇為皇太子。北幸鄴,西幸長安。

癸未  東巡狩。

甲申  改元元和。南巡狩。鄧彪為太尉。

乙酉  東巡狩。

丙戌  北巡狩。

丁亥  改元章和。南巡狩。

戊子  帝崩。皇太子肇踐位,是謂孝和皇帝。太后竇氏臨朝稱制。竇憲為車騎將軍,專政。葬肅宗於敬陵。以鄧彪為太尉錄尚書事。

己丑  改元永元。竇憲敗匈奴於稽落山,以竇憲為大將軍。

庚寅

辛卯  帝加元服。班超平西域。

壬辰  竇憲作逆,事覺,伏誅。帝始親萬機。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三十八

甲午  漢孝和皇帝六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司徒劉方有罪自殺。

戊戌

己亥

庚子  張酺罷太尉,張禹為太尉。

辛丑  魯恭為司徒。

壬寅  廢皇后陰氏,冊貴人鄧氏為皇后。徐防為司空。

癸卯  南巡。

甲辰  司徒魯恭罷免,徐防為司徒,陳寵為司空。

乙巳  改元元興。帝崩。皇子隆立,是謂殤帝。太后鄧氏臨朝稱制,車騎將軍鄧騭專政。

丙午  改元延平。葬穆宗於慎陵。帝又崩,鄧騭迎章帝孫祜立之,是謂孝安皇帝。葬殤帝於康陵。尹勤為司空。

丁未  改元永初。魯恭為司徒,張禹為太尉,張敏為司空。周章謀廢立不剋,自殺。

戊申  鄧騭為大將軍。

己酉  帝加元服。

庚戌  海寇亂。

辛亥  西羌入寇。張禹免太尉。

壬子  太后鄧氏有事於太廟。劉愷為司空。

癸丑   

甲寅  改元元初。司馬苞為太尉。

乙卯  冊閻氏為皇后。劉愷為司徒,袁敞為司空。

丙辰  李咸為司空。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改元永寧。楊震為司徒。

辛酉  改元建光。太后鄧氏崩,帝始親政事,特進鄧騭、渡遼將軍鄧遵下獄死。

壬戌  改元延光。

癸亥  司徒楊震為太尉。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三十九

甲子  漢孝安皇帝十八年。東巡。廢皇太子保為濟陰王。楊震罷太尉,馮石為太尉。

乙丑  帝南巡,崩於葉。太后閻氏臨朝稱制,閻顯為車騎將軍,專政。立章帝玄孫北鄉侯懿。誅大將軍耿寶。葬恭宗於恭陵。懿又卒,車騎將軍閻顯及大長秋江京閉宮門,擇立他子,中黃門孫程十九人殺江京,迎濟陰侯立之,是謂孝順皇帝。顯兵入北宮,不勝,孫程取閻顯及江京之黨,殺之,亂乃定。以王禮葬北鄉侯。馮石為太傅,劉喜為太尉,李郃為司徒。

丙寅  改元永建。皇太后閻氏崩。桓焉為太傅,朱寵為太尉,朱倀為司徒。

丁卯

戊辰

己巳  帝加元服。龐參為太尉,王龔為司空,劉崎為司徒。

庚午  班始棄市。

辛未

壬申  改元陽嘉。冊梁氏為皇后。

癸酉  施延為太尉。

甲戌  黃尚為司徒,王卓為司空。

乙亥

丙子  改元永和。王龔為太尉。

丁丑  郭虔為司空。

戊寅  劉壽為司徒。

己卯  誅中常侍張逵。

庚辰

辛巳  趙戒為司空,梁冀為大將軍。

壬午  改元漢安。遣張綱等八使持節巡天下。廣陵寇亂。趙峻為太尉,胡廣為司徒。

癸未  彭門寇亂。

甲申  改元建康。帝崩。皇太子炳踐位,是謂沖帝。太後樑氏臨朝稱制,大將軍梁冀專政。

      葬敬宗於憲陵。寇發憲陵。免尚書欒巴為庶人。

乙酉  改元永嘉。帝崩。太後樑氏、大將軍梁冀迎肅宗玄孫纘立之,是為質帝。葬沖帝於

      懷陵。江淮寇亂,九江賊稱黃帝,曆陽賊稱黑帝。

丙戌  改元本初。梁冀弑帝,迎肅宗曾孫志立之,是謂桓帝。李固罷免。梁冀專政。

丁亥  改元建和。梁冀以女上皇后。杜喬為太尉,胡廣罷免。李固、杜喬下獄死。

戊子  帝加元服。趙戒為太尉,袁湯為司徒。

己丑

庚寅  改元和平。太後樑氏崩。

辛卯  改元元嘉。黃瓊為司空,尋罷免。

壬辰

癸巳  改元永興。袁成、逢隗為三公。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四十

甲午  漢孝桓皇帝八年。黃瓊為太尉,尹頌為司徒。      

乙未  改元永壽。韓縯為司空。

丙申

丁酉

戊戌  改元延熹。

己亥  皇太后梁氏崩。大將軍梁翼謀逆事覺,夷三族。黃門單超擅令,胡廣、韓縯減死。

庚子  白馬令李雲直諫死於獄。太山及長沙寇亂。

辛丑  武庫火。

壬寅

癸卯

甲辰  南巡。楊秉為太尉。

乙巳  廢皇后鄧氏,冊貴人竇氏為皇后。陳蕃為太尉,竇武為大將軍。

丙午  黨錮事起,司隸李膺等三百人下獄。

丁未  改元永康。帝崩。太后竇氏臨朝稱制。

戊申  竇武迎肅宗玄孫解瀆亭侯宏立之,是謂靈帝。竇武隸尚書事,專政。改元建寧。葬威宗於宣陵。中常侍曹節、王甫殺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及尚書尹勳、侍中劉瑜、屯騎校尉馮述,夷其族,徙太后竇氏於南宮,謀誅宦氏不剋故也。胡廣為太尉,劉寵為司徒。

己酉  朋黨事複起,殺李膺等百人。

庚戌

辛亥  帝加元服,冊宋氏為皇后。

壬子  改元熹平。太后竇氏崩。誣搆事大起。

癸丑  段熲為太尉,楊賜為司空。

甲寅  李咸為太尉。

乙卯  五經文皆刻石於太學。袁隗為司徒。

丙辰  劉寬為太尉,楊賜為司徒。

丁巳  大伐鮮卑。孟戫為太尉,陳耽為司空。

戊午  改元光和。合浦交阯內寇。廢皇后宋氏。大鬻爵至三公。袁滂為司徒。

己未  諸貴臣下獄,死者相繼,宦氏誣故也。劉郃為司徒,段熲為太尉,張濟為司空。

庚申  陳耽為司徒。冊何氏為皇后。

辛酉  作宮市,帝遊以驢為駕。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四十一

甲子  改元中平。漢孝靈皇帝十七年。黃巾寇起。鄧盛為太尉,張溫為司空。侍中向栩、

      張鈞下獄死。閹人大起誣搆。黃巾平。

乙丑  黑山賊起。崔烈為司空,張延為太尉,許相為司空。三輔寇亂。陳耽、劉陶坐直言死。

丙寅  張溫為太尉。江夏兵起。前太尉張延下獄死。

丁卯  賣官至關內侯。曹嵩為太尉。三輔盜起,漁陽賊稱帝。

戊辰  天下群盜起,黃巾賊複寇郡國稱帝。置八校尉,以捕天下群盜。馬日磾為太尉,曹操為典軍校尉,袁紹為中軍校尉,董重為驃騎將軍。

己巳  帝崩。皇太子辯踐位。皇太后何氏臨朝稱制,大將軍何進專政。改元光熹。封皇弟協為渤海王。殺上軍校尉蹇碩、驃騎將軍董重及太皇太后董氏,議立協故也。徙協為陳留王。中常侍張讓、段珪殺大將軍何進,中郎將袁術以兵攻東宮,張讓、段珪以帝及陳留王走北宮,何苗攻北宮,司隸校尉袁紹兵入,大殺閹豎。讓、珪以帝及陳留王出走小平津,尚書盧植兵追及之,讓、珪投於河死,盧植以帝及陳留王還宮。改元昭寧。董卓自太原入,廢帝為弘農王,立陳留王協,是謂獻帝。徙太后何氏於永安宮。改元永漢。卓殺太后何氏及弘農王辯於永安宮,稱相國,專制。黃琬為太尉,楊彪為司徒,荀爽為司空。袁紹入冀州。

庚午  改元初平。天下兵起,群校尉推袁紹為主,同攻董卓。卓大殺宗室及官屬,遷帝西都長安。孫堅起兵荊州。白波賊寇東郡。劉虞為太傅,種拂為司空。

辛未  董卓稱太師,大焚洛陽宮闕及徙居民於長安。孫堅敗董卓兵於陽人,入洛,修完諸帝陵寢,引軍還魯陽。黑山賊寇常山,黃巾賊擾太山。

壬申  董卓將王允、呂布誅卓於長安,夷三族。卓將李榷、郭汜陷長安,殺王允。呂布走袁紹。榷、汜擅政。以皇甫嵩為太尉,淳於嘉為司徒。曹操破黃巾於壽張。孫堅卒,子策代總其眾。

癸酉  李榷、郭汜屠三輔。朱儁為太尉,趙溫為司空。袁紹、袁術交兵東方。

甲戌  改元興平。帝加元服。楊彪為太尉。孫策據有江南。

乙亥  李榷、郭汜爭權,相攻於長安。楊定、楊奉、董丞以帝東還。曹操破呂布於定陶,遂有兗州。布走劉備。

丙子  帝還洛陽,改元建安。曹操徙帝都許昌。

丁丑  袁術稱帝九江,拜袁紹大將軍。曹操破袁術於揚州。呂布襲劉備於下邳。劉備走曹

      操。

戊寅  曹操平呂布於下邳,兼有徐州。

己卯  袁術死。曹操將公孫瓚屯於易水。孫策破劉勳於廬江。

庚辰  曹操大敗袁紹於官渡。劉備去曹操奔劉表於荊州。江南孫策卒,弟權繼事。

辛巳 

壬午  袁紹卒,子尚繼事,以弟譚為將軍。

癸未  袁尚、袁譚相攻,譚敗奔曹操。

甲申  曹操破袁尚於鄴,兼有冀州。尚走青州,譚複奔尚。

乙酉  曹操滅袁氏於青州,譚死,尚走烏丸。

丙戌  曹操破高干於太原,干走荊州。

丁亥  曹操破烏丸於柳城,袁尚走遼東,死。

戊子  曹操殺太中大夫孔融,遂領丞相。荊州劉表卒,子琮繼事。劉備起諸葛亮於南陽。亮以吳周瑜兵大破曹操於赤壁,遂有荊州,稱牧,治公安。

己丑  孫權會劉備於京口,劉備表孫權為徐州牧,孫權表劉備為荊州牧。

庚寅  曹操起銅爵台於鄴。孫權南牧交州。

辛卯  曹操平關中。益州劉璋會劉備於葭萌。孫權自京口徙治秣陵。

壬辰  曹操割河以北屬鄴。孫權城石頭,改秣陵為建業。

癸巳  曹操以冀之十郡稱魏國公,加九錫。劉備攻劉璋於成都。孫權捍曹操於濡須。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四十二

甲午  漢獻帝二十六年。曹操弑皇后伏氏及二皇子,又破張魯米賊於漢中。劉備剋成都,

      據有巴蜀。孫權取劉備三郡。

乙未  曹操以女上皇后,又平張魯於漢中。孫權、劉備連兵攻曹操。

丙申  曹操進爵為魏王,南伐吳。

丁酉  曹操用天子服器。孫權稱表曹操,報以婚禮。

戊戌  少府耿紀、司直韋晃殺曹操不剋,伏誅。操攻劉備,進攻漢中。

己亥  劉備取曹操漢中,稱王。孫權取劉備荊州,稱牧。關羽死之。

庚子  改元延康。曹操卒,子丕繼事。是年丕代漢命於鄴,是謂文帝,改國曰魏,元曰黃初,降帝為山陽公,葬太祖曹操於西陵,自鄴徙都洛陽。

辛丑  魏郊祀天地。是年劉備稱帝成都,建國曰蜀,元曰章武,諸葛亮為相。孫權自建業徙都鄂,改鄂為武昌。

壬寅  魏加兵於吳。蜀伐吳,不利,敗於虢亭。是年孫權稱王武昌,是謂文帝,建國曰吳,元曰黃武,通使於蜀,以修前好。

癸卯  蜀主備卒於白帝城,太子禪繼,是謂後主,改元建興。魏與蜀和親。

甲辰  魏伐吳。

乙巳  魏伐吳,始兵廣陵。蜀諸葛亮平四郡蠻。

丙午  魏帝丕終,太子叡嗣位,是謂明帝,司馬懿為驃騎大將軍。

丁未  魏改元太和,有事於南郊及明堂。蜀諸葛亮出師漢中。

戊申  諸葛亮圍魏陳倉。吳破魏石亭。

己酉  蜀剋魏武都。孫權稱帝,改元黃龍,自武昌徙都建業。

庚戌  魏伐蜀。假司馬懿黃鉞。諸葛亮攻魏天水。

辛亥  蜀圍魏祁山。

壬子  蜀息軍黃沙。吳改元嘉禾。

癸丑  魏改元青龍。蜀伐魏,師出褒斜。

甲寅  魏南伐吳至於壽春,西伐蜀至於渭南。諸葛亮卒於師。吳伐魏師出合肥。是年漢山陽公卒。

乙卯  魏大起洛陽宮室,司馬懿為太尉。蜀以蔣琬為大將軍,專國事。

丙辰 

丁巳  魏改元景初。公孫淵以遼東叛,稱王。

戊午  魏司馬懿平遼東。蜀改元延熙。吳改元赤烏。

己未  魏明帝叡終,齊王芳繼。司馬懿及曹爽輔政。

庚申  魏改元正始。

壬戌  蜀姜維伐魏,軍出漢中。

癸亥  魏帝加元服。司馬懿伐吳至於舒。蜀蔣琬伐魏,軍出漢中。吳伐魏,軍出六安。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四十三

甲子  魏主芳五年。蜀主禪二十一年。吳主權二十三年。魏曹爽伐蜀無功。     

乙丑  蜀伐魏,費禕師出漢中。吳將馬茂作難,夷三族。

丙寅

丁卯  魏曹爽專政,何晏秉機,司馬懿稱病。

戊辰  蜀伐魏,費禕師出漢中。

己巳  魏曹爽奉其君謁高平陵,太傅司馬宣王稱兵於內,夷大將軍曹爽及其支党曹義、曹訓、曹彥、何晏、丁謐、鄧彪、畢軌、李勝、桓範、張當三族,迎帝還宮,改元嘉平,複皇太后。懿加九錫,專國事。

庚午  魏伐吳南郡。

辛未  魏司馬懿宣王卒,子師繼事。吳改元太元。

壬申  魏伐吳,不利。吳改元神鳳,權卒,子亮繼,改元建興。

癸酉  吳、蜀伐魏。

甲戌  魏亂,司馬師廢其君芳,立高貴鄉公髦,改元正元,師假黃鉞,專制,稱景王。蜀伐魏,姜維拔魏三城。吳改元五鳳。

乙亥  魏司馬師伐吳,平淮南,還許昌卒,子昭繼事,為大將軍錄尚書事,專制。蜀姜維敗魏軍於臨洮。孫峻敗魏軍於壽春。

丙子  魏改元甘露,大敗蜀軍於上邽。司馬昭稱文王,假黃鉞。吳改元太平,大將軍孫峻卒,國亂。

丁丑  魏大將軍諸葛誕以揚州叛入於吳。蜀伐魏,薑維師出駱穀。吳王亮始親政事。

戊寅  魏司馬昭伐吳,拔壽春,誅諸葛誕。蜀改元景耀,宦氏黃皓專政。吳亂,大將軍孫綝廢其君亮,立亮弟休,改元永安。綝作逆伏誅。

己卯

庚辰  魏亂,司馬昭弑其君髦,立常道鄉公璜,改元景元。昭加九錫,稱進國公,專制。

辛巳

壬午  魏鄧艾、鍾會伐蜀。

癸未  魏滅蜀,徙其君於洛陽。蜀改元炎興,是年國亡。吳出軍壽春,救蜀不剋。

甲申  司馬昭進爵為晉王,增郡二十,用天子服器。改元鹹熙。以檻車征鄧艾,鍾會以蜀叛。吳孫休卒,濮陽王興、中軍張布廢休子靈,立權廢子和之子皓,改元元興。皓立,誅興及布。

乙酉  魏司馬昭卒,子炎繼事。是年炎代魏命,是謂武帝,改國為晉,元曰太始。降其君璜為陳留王,徙於鄴。吳徙都武昌,改元甘露。

丙戌  吳改元寶鼎,複還建業。

丁亥  晉立子衷為皇太子。

戊子  吳伐晉。

己丑  吳改元建衡,南伐交阯。

庚寅  吳孫秀奔晉。

辛卯  吳平交阯。蜀劉禪卒於晉。

壬辰  晉賈充以女上太子妃,遂為司空。吳改元鳳凰。

癸巳  晉何曾為司徒。吳師寇晉弋陽。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四十四

甲午  晉武帝十年。吳主皓十年。晉分幽州,城平州。     

乙未  晉改元鹹寧。吳改元天冊。

丙申  晉東西夷十七國內附。吳改元天璽。

丁酉  晉四夷內附。吳改元天紀,將邵凱、夏祥逃入於晉。

戊戌  吳劉翻、祖始逃入於晉。

己亥  晉命賈充督楊渾、瑯琊王伸、王渾、王戎、胡奮、杜預、唐彬、王浚七將兵二十萬

      伐吳。是年汲人發魏襄王塚,得書七十五卷。

庚子  晉平吳,徙孫皓於洛陽。改元太康。

辛丑 

壬寅  東西夷二十九國修貢。山濤為司徒,衛瓘為司空,賈充卒。

癸卯  孫皓卒。魏舒為司徒。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汝南王亮為司馬假黃鉞。

庚戌  改元太熙。武帝崩,太子衷踐位,是謂惠帝,冊妃賈氏為皇后,改元永熙,葬武帝

      於峻陵。王渾為司徒,何劭為太師,裴楷為少師,和嶠為少保,王戎為少傅,衛瓘

      為太保,石鑒為司空。

辛亥  改元永平。皇后賈氏專制,夷十二大臣族。太傅楊駿、太保衛瓘、汝南王亮皆被戮

      焉。廢太后楊氏為庶人,徙之金墉。遣諸王就國。改元元康。趙王倫為大將軍。

壬子  賈氏弑皇太后楊氏於金墉。

癸丑

甲寅

乙卯  武庫火。

丙辰  張華為司空。秦雍寇亂,齊萬年稱兵涇陽,楊茂搜稱兵百頃。

丁巳  王戎為司徒,何劭為仆射。

戊午

己未  賈後廢皇太子遹為庶人及其三子送之金墉。裴頠為仆射。

庚申  改元永康。皇后賈氏徙皇庶人遹於許昌,殺之。趙王倫、梁王彤廢皇后賈氏為庶人,送金墉,殺之,誅宰相張華及仆射裴頠、侍中賈謐,又誅嵇康、呂安、石崇、潘嶽於東市。倫假黃鉞,稱相國,專制。以彤為太宰,冊楊氏為皇后。賈氏党趙廞以成都叛。

辛酉  趙王倫竊命,徙帝於金墉,改元建始。齊王冏、成都王頴、河間王顒兵入,誅趙王倫及其黨,迎帝反正。冏大司馬專制。以頴為大將軍,顒為太尉。改元永寧。流人李特殺趙廞於成都。張軌以涼州叛。

壬戌  長沙王乂、河間王顒、成都王頴、新野王歆、范陽王猇兵入,誅齊王冏,送其族於金墉,殺之。乂稱太尉,專制。改元太安。流人李特以六郡稱牧廣漢。

癸亥  河間王顒、成都王頴、東海王越執長沙王乂,送之金墉,殺之。顒稱太宰,專制於長安。陸機、陸雲兵死,石冰以徐、揚亂。李特攻成都,不剋,死,子雄繼。

 

皇極經世書卷六中

觀物篇三十三  以運經世九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辛一百八十八

        經世之子二千二百四十五

甲子  晉惠帝十四年。河間王顒廢皇后羊氏及皇太子覃,徙之金墉。表成都王頴為太弟,加九錫,鎮鄴。改元永安。右衛將軍陳軫複羊氏皇后及覃太子,大會司徒王戎及東海王越、高密王簡、平昌公模、吳王晏、豫章王熾、襄陽王范、左仆射荀藩八部兵,奉帝北伐鄴,師敗於湯陰,嵇紹死之,帝如北軍。頴以帝歸鄴,改元建武。顒將張方入洛,複廢皇后羊氏及覃太子。安北將軍王浚、東瀛公騰以烏丸兵攻鄴,頴師敗,帝還洛陽。河間王使張方徙帝西都長安,亦複羊氏皇后及永安年號,廢頴太弟,以豫章王熾為太弟,改元永興,王戎豫朝政,始分東西台。是年李雄逐羅尚於成都,稱王。單於左賢王劉淵稱王離石,國曰漢,元曰元熙。

乙丑  東海王越嚴兵徐方,范陽王猇抗師許昌,成都王頴擁兵河間北,河間王顒又複廢羊氏皇后,以頴為大將軍,都督河北。猇、越將周權入洛,又複羊氏皇后。洛陽令何喬殺周權,又廢羊氏皇后。猇、越攻頴不已,頴敗,棄鄴走洛陽。猇、越攻洛陽,頴奔顒於長安。漢劉淵攻晉劉琨於板橋,不利。

丙寅  東海王越、范陽王猇兵攻長安,河間王顒、成都王頴走南山。猇、越將祁弘、宋胄以帝東還洛陽,複以羊氏為皇后,改元光熙。越稱太傅,錄尚書事,專制。猇為司空,卒,越遂弑帝,立太弟熾,是謂懷帝。引溫羨為司徒,王衍為司空。顒、頴野死。李雄稱帝成都,國曰蜀,元曰太武,謂之後蜀。

丁卯  晉改元永嘉。東海王越稱大丞相,鎮許昌,以後父梁芬為太尉。成都王党汲桑陷鄴,王彌稱兵青、徐。漢劉淵破晉河東諸郡,晉劉琨獨保晉陽。

戊辰  劉淵稱帝蒲子,改元永鳳,拔晉平陽居之,王彌、石勒附於漢。石勒攻常山,王彌攻洛陽,焚建春門。

己巳  東海王越入洛,殺大臣十余人,以左仆射山簡征東大將軍都荊州,南鎮襄陽。漢劉淵改元河瑞,石勒兵出钜鹿,王彌兵出上黨,劉聰兵出壺關,同攻晉洛陽。

庚午  東海王越徵兵天下,諸侯鹹無從者,自率兵出許昌。漢劉淵卒,子和繼,叔楚王聰殺和代立,改元光興,以北海王義為皇太弟,劉曜為相國,石勒為大將軍。

辛未  天下亂。晉詔兗州苟晞會諸侯兵伐許昌,會東海王越卒,乃止。是年洛陽陷,王衍為軍帥,王師十二敗,帝及傳國六璽皆沒於寇,長安亦陷,南陽王模亦沒於寇。漢劉曜、王彌、石勒拔晉洛陽,俘其帝於平陽,改元嘉平。劉曜拔晉長安,保之。石勒害王彌於巳吾而並其眾。蜀李權拔晉梓潼及涪城,改元玉衡。

壬申  晉懷帝在平陽,賈疋逐劉曜於長安三輔,與閻鼎、梁芬、梁綜、麴允、麴特奉秦王鄴為皇太子,以入長安。鎮東將軍瑯琊王睿帥亡眾大集壽春。苟晞保蒙城不利,降於石勒。劉琨保晉陽不利,奔常山。拓跋猗盧以兵六萬來救,大敗劉曜、劉粲於狼猛,劉琨複保陽曲。漢劉聰納劉殷女二人為皇后,孫四人為貴妃,拔晉太原,複失之。

癸酉  晉懷帝死於平陽,皇太子鄴稱帝長安,是謂湣帝,改元建興,以梁芬為司徒,麴允為使持節領軍錄尚書事,索琳為尚書左仆射,瑯琊王睿為左丞相,都督陝東諸軍事。南陽王保為右丞相,都督陝西諸軍事。山東郡縣悉陷於寇,漢石勒鎮襄國,曹嶷攻下三齊,據有廣固。

甲戌  晉以瑯琊王睿為大司馬,苟組為司空,劉琨為大將軍。封涼州張軌為太尉。西平郡王軌卒,子寔繼,稱西河王,國曰涼,元曰永興,城姑臧,是謂前涼。漢劉聰立三皇后,改元建元。劉曜圍晉長安,石勒圍晉幽州。

乙亥  晉進瑯琊王睿都督中外諸軍事,右丞相南陽王保為相國,司空苟組為太尉,大將軍劉琨為司空。陶侃平江表,獲杜弢。漢劉聰立七皇后,授石勒專命俾征伐晉,勒拔晉濮陽。

丙子  晉長安陷於寇,帝出降於豆田中。漢劉曜拔晉長安,俘其帝於平陽。改元麟嘉。石勒拔晉太原,劉琨走幽州,依段匹磾。

丁丑  晉帝在平陽。瑯琊王睿渡江,稱晉王於建康,元曰建武。以西陽王羕為太尉,王敦為大將軍,王導都督中外。帝死於平陽。

戊寅  晉王睿稱帝建康,改元大興,以子紹為太子,是謂東晉元帝。劉琨為段匹磾所害。王敦稱牧荊州,王導開府建康。漢劉聰卒,子粲繼,改元漢昌,將靳凖殺粲,代立。相國劉曜自長安入至赤壁稱帝,改元光初,加大將軍勒九錫,封趙國公。國人誅靳凖,以迎曜。

己卯  晉南陽王保保祁山,稱晉王。漢劉曜還長安,改國曰趙,是謂前趙,殺石勒使者王循,石勒稱王襄國,國曰趙,元曰趙,是謂後趙,以張賓為之相,號大執法,以弟虎為之將,號元輔。

庚辰  晉南陽王保走桑城,死。涼亂,張茂殺寔,代立,改元永和。

辛巳  晉王導為司空。幽州陷,段匹磾沒於石勒。鮮卑慕容廆受晉持節都督遼東、遼西。

壬午  晉改元永昌。大將軍王導以武昌叛,破石頭,稱丞相都督中外。太保西陽王羕進位太宰,加司空,王導進位尚書令。石虎寇太山。梁碩以淮陰叛。帝憂憤死,皇太子紹嗣位,是謂明帝。石勒拔劉曜河南。

癸未  晉改元太寧。王敦假黃鉞。劉曜、石勒皆入寇。趙劉曜拔晉陳安,收隴城、陝西城及上邽。趙石勒滅晉曹嶷於廣固。涼張茂稱藩於前趙。

甲申  晉王敦寇江寧,帝禦六軍敗敦於越城,敦死於蕪湖。王導為太保。蜀李雄以兄之子班 為太子。涼張茂卒,兄子駿立,改元太光。

乙酉  晉以子衍為皇太子。石勒入寇,以陶侃為征西大將軍,都督荊、湘、梁、雍。明帝終,太子衍嗣位,是謂成帝,太后庾氏稱制,司徒王導錄尚書事,同中書令庾亮輔政。遼西亂,段遼殺其主自立。趙石勒拔晉荊、兗、豫三州及劉曜新安、許昌。

丙戌  晉改元鹹和。進王導大司馬,假黃鉞,都督中外軍事。蜀李雄攻晉涪城,趙石勒攻晉汝南。

丁亥  晉豫州祖約、曆陽蘇峻、彭城王雄、章武王休連兵犯建業,司馬流距戰,不剋,死於慈湖。

戊子  晉蘇峻敗王師於西陵,入宮稱驃騎將軍,錄尚書事,徙帝於石頭。虞潭與庾冰、王舒稱義三吳,會征西將軍陶侃、平南將軍溫嶠、平北將軍魏該圍峻於白石,滅之。峻弟逸代總其眾。韓晃寇宣城,祖約奔石勒,勒大敗劉曜於洛陽,獲之,遂滅前趙,用徐光為中書令。

己丑  晉蘇逸據石頭,帝野次。滕含敗逸於石頭,逸退保吳興,王允之敗逸於溧陽,滅之。趙石生進收長安,石虎破上邽,殺劉熙、劉胤三千人,進平隴右。

庚寅  晉陸玩、孔愉為左右仆射,起新宮於苑,陶侃擒郭默於尋陽。蜀李雄攻晉巴東。涼張駿稱藩於石勒。趙石勒稱帝,自襄國徙都鄴,改元建平。

辛卯  晉以陸玩為尚書令。

壬辰  晉徙居新宮,進太尉陶侃大將軍。趙石勒卒,子弘繼,改元延熙,加石虎九錫,專政,稱丞相魏王,殺中書令徐光及右長史程遐。

癸巳  晉遼東公慕容廆卒,子皝繼。蜀李雄卒,子班繼,叔父壽專政。趙亂,石弘出奔譙城,石朗稱兵洛陽,石生抗軍長安,石虎鹹滅之。

 

經世之丑二千二百四十六

甲午  東晉成帝九年。蜀李班為庶兄越所殺,立雄子期,改元玉衡,越專政。涼張駿受晉大將軍命。

乙未  晉改元咸康。石虎入寇,假大司馬王導黃鉞,出兵戍慈湖、牛渚、蕪湖。趙亂,石虎殺弘代立,稱攝天王,改元建武。

丙申

丁酉  鮮卑慕容皝稱王遼東。趙石虎稱趙天王。

戊戌  單於冒頓拓跋什翼犍稱王定襄,國曰代,元曰建國。蜀亂,李壽自漢中入,殺期代立,改國為漢,元曰漢興。慕容皝攻後趙。

己亥  晉王導卒。伐蜀。

庚子  晉陸玩為司空,遼東慕容皝獻伐石虎之捷。漢李壽拔晉丹州。

辛丑  晉慕容皝求為假燕王,徙居和龍。

壬寅  晉成帝崩,母弟瑯琊王嶽立,是謂康帝。封成帝二子,丕為瑯琊王,弈為東海王。中書監庾冰、中書令何充、尚書令諸葛恢輔政。漢李壽卒,子勢繼,改元太和。

癸卯  晉改元建元。

甲辰  晉康帝崩,太子聃繼,是謂穆帝,太后專制。趙石虎伐涼不利,伐燕有功。

乙巳  晉改元永和。會稽王昱錄尚書六條事,專政。

丙午  晉桓溫伐蜀。漢李勢平李弈,改元嘉寧。涼張駿卒,子重華繼,改元永樂。趙石虎攻涼金城。

丁未  晉桓溫滅蜀,徙李勢於建康。蜀複亂,範賁稱帝成都。涼張重華敗石虎於枹罕。

戊申  晉桓溫為征西大將軍,入長安至於灞上。遼東慕容皝卒,子儁繼。趙石虎攻晉竟陵。

己酉  晉平蜀亂。鮮卑慕容儁稱王遼東,國曰燕,元曰燕元。是謂前燕。趙石虎稱帝,改元太寧。虎卒,子世繼,張豺為相,專制。內難作,石尊自關右入,殺世及張豺代立,石冰自薊門入,殺尊不剋。石閔殺尊,立石鑒,改元青龍,閔稱大將軍,專政。符洪稱兵廣川。

庚戌  趙石鑒殺大將軍閔及李農不剋,閔殺鑒代立,複姓冉氏,改國曰魏,元曰永興,大滅石氏宗室。鑒弟祗稱帝襄國,以將劉顯南攻冉氏,不剋,殺祗以降,閔破襄國,誅顯,滅其族。將符健自枋頭入關,逐杜洪於長安,據之。將魏統以兗州、冉遇以豫州、樂弘以荊州、鄭系以洛州入於晉。劉淮以幽州入於燕。燕南略地至幽、冀。

辛亥  趙將周成以廩丘、高昌以野王,樂立以許昌、李曆以衛州請附於晉。劉啟、姚弋仲亦奔於晉。魏冉閔攻燕不利,死,國亡。石虎將符健稱天王於長安,國曰秦,元曰皇始。是謂前秦。敗晉軍於五丈原。燕慕容儁南伐魏,滅冉閔於昌城。

壬子  晉武陵王晞為太宰,會稽王昱為司徒,大將軍桓溫為太尉。魏冉智以鄴降。燕慕容儁稱帝,自和龍徙居中山,改元天璽。秦符健稱帝長安。

癸丑  涼、秦相攻。涼張重華卒,子曜靈繼,伯父祚殺曜靈代立,改元和平。

甲寅  晉太尉桓溫伐秦至灞上,秦符健敗晉軍於白鹿原,又敗之於子午穀。

乙卯  晉將段龕敗燕軍於狼山。右軍王羲之辭官歸。涼宋混、張瓘殺張祚,立曜靈弟玄靚,改元太始。燕南攻晉,不利。秦符健卒,子生繼。

丙辰  晉桓溫敗姚襄軍於伊水,遂複洛陽。秦符生改元壽光。

丁巳   晉改元升平,帝加元服,王彪之為左仆射。燕改元光壽,自中山徙都鄴。秦符生虐用其人,雄子堅殺生代立,去帝稱天王,改元永興,以王猛、呂婆樓強、汪梁平老為之輔。

戊午  晉將馮鴦以眾入於燕。燕拔晉上黨。

己未  晉伐燕不利,燕敗晉於東阿。秦改元甘露,以王猛為中書令,尹京兆。

庚申  晉仇池公楊俊卒,子世繼。燕慕容儁卒,子暐繼,改元建熙,慕容恪為太宰,專政,慕容評為太傅,慕容根為太師,慕容垂為河南大都督。根作逆,伏誅。

辛酉  晉穆帝終,立成帝子瑯琊王丕,是謂哀帝。

壬戌  晉改元隆和。燕師攻晉洛陽。

癸亥  晉改元興寧。桓溫為大司馬,假黃鉞,都督中外軍事,北伐。涼張天錫殺玄靚代立,改元太清。燕將慕容評攻晉許昌。

 

        經世之寅二千二百四十七

甲子  東晉哀帝三年,餌丹有疾,太后稱制。燕、秦入寇洛陽。

乙丑  晉哀帝終於餌丹,母弟瑯琊王弈立。洛陽陷於燕。司馬勳以梁州叛,稱成都王。秦改元建元。匈奴左右賢王以朔方叛,平之。

丙寅  晉改元太和,會稽王昱為丞相。燕、秦入寇。涼張天錫受晉命大將軍,都督隴右。燕拔晉魯郡,秦拔晉南鄉。

丁卯  燕攻晉竟陵,秦攻晉涼州。

戊辰  秦符雙以上邽叛、符抑以蒲阪叛,王猛悉平之。

己巳  晉大司馬桓溫北伐燕不利,歸罪袁真,袁真以壽陽入於燕。燕大將慕容垂敗晉師於枋頭,以眾降秦,評害功故也。秦救燕有功,取燕之金墉,責無信也。

庚午  晉壽陽袁真卒,子瑾繼。桓溫敗瑾於壽陽。廣漢及成都寇亂。王猛滅燕於鄴,徙慕容暐於長安,收郡五十七,猛留鎮鄴。

辛未  晉桓溫平壽陽,獲袁瑾以歸,廢其君弈為海西王,立會稽王昱,改元咸安,是謂文帝,溫稱丞相,鎮姑熟,專制,殺太宰武陵王晞、新蔡王晃,仍降海西王為公及害其二子與母。

壬申  晉命百濟餘句為鎮東將軍,領樂浪守。庾希以海陵叛,入於京口。文帝昱終,子曜嗣,是謂武帝,桓溫還姑熟。秦王猛平慕容桓於遼東,滅仇池公楊纂於秦州。

癸酉  晉改元甯康。大司馬桓溫卒,太后稱制,王彪之為尚書令,謝安為尚書仆射,專政。張天錫貢方物。秦拔晉成都及梓潼。

甲戌  晉桓石破秦軍於墊江。張育稱王於蜀,秦複平之。

乙亥  秦大將王猛卒。

丙子  晉改元太元,帝加元服,皇太后委政桓沖,桓豁為將軍,謝安為尚書監錄尚書事。秦滅前涼,徙張天錫於姑臧,又平朔方,獲拓跋什翼犍,徙之長安。

丁丑  晉、秦二國抗衡天下。

戊寅  晉作新宮。

己卯  晉敗秦軍於淮南。秦拔晉襄陽。

庚辰  晉李遜以交阯叛。秦符洛以和龍叛。

辛巳  晉謝石為尚書仆射,桓石攻秦有功。四夷六十二國修貢於秦。

壬午

癸未  晉伐蜀,敗秦軍於武當。秦符堅舉國南伐,晉謝安帥謝琰、謝玄、桓沖、桓伊大敗秦師於肥水,進圍洛陽。秦符堅喪師壽春,符融沒於戰,諸將鹹叛。慕容垂稱王滎陽,北居中山,國曰燕,元曰燕元,是謂後燕,攻符丕於鄴。句町翟真以行唐叛。仇池公楊世入於晉。

甲申  晉假謝安黃鉞,都督軍事,鎮廣陵,領荊南十五州,複襄陽。秦符朗以青州降。秦符堅來乞師,遣劉牢之救鄴。秦將姚萇稱王萬年,國曰秦,元曰白雀,是謂後秦。慕容沖稱王阿房,慕容泓稱王華池,慕容永稱王長子,呂光稱王酒泉。萇、沖兵互逼長安。燕北伐高句麗,複遼東故也。

乙酉  晉謝安救秦至於長安,複洛陽而還,卒。秦符堅沒於姚萇,子丕自鄴攻晉陽,稱帝,改元太安。慕容沖屠長安。秦將乞伏國仁稱牧洮罕,國曰秦,元曰建義,是謂西秦。燕慕容垂南平鄴,徙都之。秦姚萇獲符堅於五將山,歸殺之於新市。是年冒頓拓跋什翼珪稱王定襄之成樂,國曰魏,元曰登國,是謂後魏道武皇帝。

丙戌  秦符丕為慕容永所敗,走晉東桓,為晉將馮該所殺,其眾奔杏城。符登稱帝隴東,改元太初。符堅將呂光稱牧姑臧,國曰涼,元曰太安,是謂後涼。燕慕容垂稱帝於鄴,改元建興。慕容沖為將段木延所害,其眾奔垂。慕容永稱帝長子。秦姚萇稱帝,徙居長安,改元建初。,

丁亥  晉以子德宗為太子,敗翟遼於洛口。秦符東登攻姚萇,封乞伏國仁為苑川王。

戊子  秦符登攻姚萇不利。秦乞伏國仁卒,弟乾歸立,稱河南王,改元太初,徙都金城。

己丑  晉陸納為尚書令。彭城妖賊亂。翟遼圍滎陽。秦姚萇西攻符登。涼呂光稱三河王,改元麟嘉。

庚寅  晉敗翟遼於滑台,永嘉寇亂。秦符登攻姚萇不利。

辛卯  晉王珣為左仆射,謝琰為右仆射。

壬辰  晉蔣喆以青州亂。慕容垂平句町翟釗於滑台。西秦乞伏乾歸開地至巴及隴。

癸巳  秦符登攻姚萇不利。秦姚萇卒,子興繼,去帝稱王。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四十八

甲午  東晉孝武帝二十二年。後魏道武皇帝十年。秦符登攻姚興不利,戰死,子崇立,奔湟中,稱帝,改元延初,為乞伏乾歸所滅。慕容垂平慕容永於長子。秦姚興複稱帝槐堙A改元皇初。涼呂光徙居樂都。

乙未  燕募容垂攻魏不利,魏破燕師於黍穀。

丙申  晉武帝泛舟於泉池,沒,太子德崇嗣位,是謂安帝,會稽王道子專政。燕慕容垂拔魏平城,垂卒於上穀,子寶繼,改元永康,太原陷於魏,魏拔燕並州,圍中山,稱帝,改元皇始。涼呂光稱天王,改元龍飛。

丁酉  晉改元隆安。兗州王恭、豫州庾楷、吳君王欽各以城叛。燕慕容寶北走龍城。慕容詳稱帝中山,慕容普鄰殺詳代立,慕容賀鄰自丁零入,又殺普鄰代立,徙居鄴。中山陷於魏。呂光寇西秦,自金城複徙居苑川。涼呂光將禿發烏孤稱王廉川,國曰涼,元曰太初,是謂南涼。涼呂光將沮渠蒙遜立段業為牧於張掖,國曰涼,元曰神璽,是謂北涼。

戊戌  晉北伐燕,師敗於管城。兗州王恭、豫州庾楷、荊州桓玄兵犯建業,敗內師於白石。假會稽王道子黃鉞,玄石敗走潯陽。杜炯以京口亂。燕慕容寶南伐,至於黎陽乃複,將蘭汗殺寶代立於龍城,稱昌黎王,改元青龍,寶子盛誅蘭汗,稱王,改元建平,稱帝,再改元長樂。鄴陷於魏,范陽王慕容德自鄴南走滑台,稱王,改元上元,是謂南燕。魏拔燕之鄴及信都,改元大興,自盛樂徙居平城。涼禿發烏孤剋金城,敗呂光於街亭,稱武威天王。

己亥  秦姚興拔晉洛陽。燕慕容德拔晉青州。仇池楊盛稱藩於晉。妖賊孫恩陷晉會稽,晉謝琰、劉牢之往伐,劉裕始參軍政。秦姚興去帝號稱王,改元弘始。魏南攻滑台。涼呂光傳子紹位,稱太上皇。光卒,兄篡殺紹代立。涼禿發烏孤徙居樂都,烏孤卒,弟利鹿孤立,又徙居西平,仍附於姚興。涼段業稱天王,改元天璽,大將沮渠蒙遜出守西安。燕慕容德逐辟閭渾於廣固,徙居之滑台,沒於魏。

庚子  晉司馬劉裕敗孫恩於臨海,以揚州元顯為十六州都督。燕慕容盛去帝號,稱庶人,大破高句麗。秦姚興破西秦,俘其王乞伏乾歸於長安。涼呂篡改元鹹甯,大司馬呂弘殺篡不剋。涼利鹿孤改元建和,涼將李暠稱牧秦州,國曰涼,元曰庚子,是謂西涼。燕慕容德稱帝廣固,改元建平。

辛丑  晉平孫恩,劉裕出守下邳。燕慕容盛將段璣行弑盛,叔父熙誅璣稱帝,改元光始。秦姚興放乞伏乾歸還苑川。涼呂超弑其君篡,立其兄隆,改元神鼎,稱藩於姚興。涼禿發利鹿孤稱西河王。涼大將沮渠蒙遜自西安入,殺段業代立,改元永安。

壬寅  晉改元元興,桓玄據荊州、建牙、夏口,假揚州元顯黃鉞,顯軍敗,玄入於建業,稱侍中丞相,錄尚書事,又稱太尉,總百揆,乃殺都督元顯及會稽王道子,以瑯琊王德文為太宰,改元大亨。劉軌以冀州叛。秦姚興伐呂光有功,拒魏不利,魏敗秦軍於蒙坑。涼禿發利鹿孤卒,弟傉檀立,改元弘昌,徙居樂都。涼沮渠蒙遜稱藩於姚興。

癸卯  晉加桓玄九錫,稱相國楚王,用天子器服。玄竊命徙其帝於永安宮,降為平固王,

      遷之潯陽,改國曰楚,元曰永始。

甲辰  晉帝在潯陽,劉裕倡義,帥沛國劉毅、東海何無忌二州兵大破桓玄兵於京口,又敗玄將桓弘於廣陵、吳甫之於江乘、皇甫敷於羅落,玄逼帝走江陵,裕又敗玄兵於湓口,玄複逼帝東下,裕又敗玄兵於崢嶸洲,又破之於覆舟山,迎帝入江陵,玄敗死於枚洄洲,其將桓振複陷江陵,幽帝。譙縱以成都叛,稱王。秦姚興入十二郡,修好貢於晉。魏改元天錫。涼呂隆奔姚興,國亡。涼傉檀去年號,求姑臧於姚興。燕慕容德卒,兄之子超立。

乙巳  晉平桓振,帝自江陵還建業,改元義熙,劉裕都督中外,錄尚書事,還鎮丹徒。傉檀受姚興命,徙姑臧。燕慕容超改元太上。涼李暠徙居酒泉,改元建初,稱藩於晉。

丙午  晉伐蜀,敗譙縱於白帝,孔安國為尚書左仆射,大將軍劉裕開府京口。仇池楊盛稱藩。燕慕容超三軍奔晉。燕慕容熙將馮跋殺熙,立慕容雲,複姓高氏,稱王,改元正始。秦姚興將赫連勃勃稱天王於朔方,國曰夏,元曰龍升。

丁未  晉劉裕入朝,殺東陽太守殷仲文、南蠻校尉殷叔文、晉陵太守殷道叔、永嘉太守駱球。姚興攻禿發傉檀及赫連勃勃。乞伏乾歸複稱王苑川,改元更始。涼禿發傉檀攻沮渠蒙遜及赫連勃勃。

戊申  晉劉裕入總朝政,北敗慕容超於臨朐,出大峴,進圍廣固。魏國亂,後萬人同子申弑其君珪,次子紹誅萬人及申,自立,是謂明帝。《魏史》雲賀夫人及子紹弑珪。秦乾歸南攻姚興。涼傉檀複稱王姑臧,改元嘉平。夏赫連勃勃南攻姚興。

己酉  晉劉裕滅南燕,徙慕容超於建業。後燕國亂,將馮跋用幸臣離班殺雲,代立,稱天王,改元太平,是謂北燕。魏改元永興。秦乾歸平抱罕。夏赫連攻姚興。

庚戌  晉始興。賊盧循兵寇建材業,劉裕大破之,循走潯陽,再破之於豫章。裕假黃鉞。蜀兵陷巴東。秦乞伏乾歸為兄之子公府所殺,子熾盤誅公府而自立,改元永康。涼沮渠蒙遜攻李暠有功。夏赫連勃勃攻姚興不利。

辛亥  晉劉裕南敗盧循,循走交州,死。劉毅以江陵叛。涼沮渠蒙遜攻禿發傉檀,有功。夏赫連勃勃攻姚興,不利。

壬子  晉劉裕殺劉藩及謝琨,遂平劉毅於江陵。涼傉檀徙居樂都,姑臧陷於沮渠蒙遜。涼蒙遜拔禿發傉檀姑臧,徙居之,稱河西王,改元弘始。 

癸丑  晉朱齡石平蜀。魏改元神端,與秦姚興和親。熾盤破土穀渾於澆河。涼傉檀攻蒙遜,不利。夏改元鳳翔,城統萬。

甲寅  秦乞伏熾盤滅南涼禿發傉檀。

乙卯  晉荊州刺史司馬休之、雍州刺史魯宗之叛,裕攻破之,逐之於江陵。劉穆之為尚書仆射。秦姚興卒,子泓繼,弟弼作難不剋。魏改元太常。

丙辰  晉劉裕北伐姚泓,拔洛陽,進逼潼關,加裕九錫,總百揆,封宋國公。秦姚泓改元永和,洛陽陷於晉,姚懿、姚恢內叛,兵逼長安,姚紹平之。秦乞伏熾盤拔沮渠蒙遜河湟。夏赫連勃勃拔姚泓陰密。

丁巳  晉劉裕平長安,滅後秦,執姚泓以歸,以子義真守長安,裕加宋王。魏南攻晉,兵敗於河曲。涼李暠卒,子歆立,改元嘉興。

戊午  晉劉裕弑其君德宗,立其弟瑯琊王昌明,是謂恭帝。長安陷於夏。涼李歆稱藩於晉。夏赫連勃勃拔晉之長安,稱帝,改元武昌。

己未  晉改元元熙。宋王劉裕自揚州入,用天子服器。秦乞伏熾盤改元建材弘。夏赫連勃勃還居統萬,改元真興。

庚申  劉裕代晉命於揚州,是謂武帝,改國曰宋,元曰永初,降其君德文為零陵王。

辛酉  宋零陵王德文卒。

壬戌  宋武帝劉裕終,子義符繼。魏攻宋滑台。

癸亥  宋改元景平。魏攻宋金墉,明帝紹終,太子燾繼,是謂太武皇帝。涼沮渠蒙遜滅西涼,執李歆歸於姑臧。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四十九

甲子  宋帝義符二年。臣徐羨之、傅亮行弑,立其弟義隆,是謂文帝。還都建業,改元元嘉。魏太武元年,改元始光。

乙丑  魏武帝以崔浩為相。夏赫連勃勃卒,子昌繼,改元承先。

丙寅  宋文帝誅執政徐羨之、傅亮,謝晦以荊州叛,平之。魏拔夏之長安。

丁卯  魏西破夏赫連昌。

戊辰  魏改元神麚。武帝破夏於統萬,俘赫連昌以歸,西北開地三千里。秦乞伏熾盤卒,子慕末繼,改元永嘉。涼蒙遜改元承玄。夏之統萬陷害於魏,弟定代立,徙居平涼,改元勝光。

己巳

庚午  宋之金墉陷於魏。燕馮跋卒,弟弘殺跋之子翼,代立,改元太興,拔宋洛陽。涼沮渠蒙遜改元義和。夏赫連定攻秦慕末。

辛未  宋之滑台陷於魏。夏滅西秦於苑川,俘其君乞伏慕末。魏滅夏於平涼,俘其君赫連

      定。

壬申  宋謝靈運棄市於廣州。魏改元延和,遼西內附。

癸酉  宋謝惠連卒。涼沮渠蒙遜卒,子牧犍繼,改元永和。

甲戌  魏南開地至漢中。

乙亥  魏改元太延。

丙子  宋誅檀道濟。魏滅北燕,虜馮弘於遼西。

丁丑 

戊寅

己卯  魏滅北涼於姑臧,獲沮渠牧犍以歸。

庚辰  魏改元太平真君,與宋稱南北朝。

辛巳 

壬午

癸未  魏剋仇池。

甲申

乙酉

丙戌  魏毀象教。

丁亥  魏攻長安。

戊子 

己丑

庚寅  魏南開地江淮,夷宰相崔浩三族。

辛卯  魏改元正平,伐宋至於瓜步。

壬辰  魏國亂,中常侍宗愛弑其君武帝,立南定王餘,改元承平,又殺之,群臣迎武帝孫濬立之,是謂文成皇帝,改元興安,夷宗愛三族,元壽樂為太宰,都督中外,錄尚書事。

癸巳  宋國亂,太子劭弑其君文帝,代立,改元太初,少子武陵王駿稱帝新亭,剋建康,

      誅二凶,改元建武,是謂孝武皇帝。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五十

甲午  宋孝武皇帝二年。魏文成皇帝三年,改元興光。

乙未  魏改元太安。

丙申 

丁酉  宋改元大明。

戊戌

己亥

庚子  魏改元和平。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宋孝武皇帝終,太子子業嗣位,改元永光

乙巳  宋改元景和,子業立不明,臣壽寂之殺之,迎湘東王彧立之,改元太始,是謂明帝。

      魏文成帝終,太子弘嗣位,是謂獻文皇帝。

丙午  宋晉安王子勳以潯陽叛,稱帝平之,冊子昱為太子。魏師入寇。魏改元天安,盡取宋江北地。大丞相乙渾謀逆,伏誅。

丁未  魏改元皇興。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魏獻文授太子宏位元元,是謂孝文皇帝,弘稱太上皇,改元延興。

壬子  宋改元太豫,明帝失道,死,太子昱立。

癸丑  宋改元元徽。

甲寅  宋桂陽王休范以江州叛,兵犯建業,右衛將軍蕭道成平之。

乙卯  魏改元承明。

丙辰  宋建平王景素謀殺蕭道成,不剋。道成為司空,錄尚書事。魏太后馮氏弑太上皇。

丁巳  宋國亂,蕭道成弑其君昱,廢為蒼梧王,立明帝子准,改元昇明,道成假黃鉞,稱齊國公,專制。魏改元太和。

戊午 

己未  宋相國蕭道成稱王,是年代宋命於建業,改國曰齊,元曰建元,是謂太祖,以子賾為皇太子,降其君准為汝陰王,殺之。

庚申 

辛酉

壬戌  齊高帝道成終,太子賾嗣位,是謂武帝,以子懋為太子,攻魏淮南。

癸亥  齊改元永明。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五十一

甲子  齊武帝二年。魏孝文帝十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魏伐蠕蠕。

癸酉  齊武帝終,太子懋亦卒,其孫昭業立。

甲戌  齊改元隆昌。五月西昌王蕭鸞行弑,廢其君為郁林王,立其弟昭文,改元延興,鸞假黃鉞,稱宣城王,專制。十月,宣城王蕭鸞廢昭文為海陵王,殺之,代立,是謂明帝,改元建武,以子寶卷為太子。魏大伐於齊。

乙亥  齊大殺宗室。是年,魏自平城徙都洛陽,用中國禮樂。

丙子  魏改姓元氏。

丁丑

戊寅  齊改元永泰,明帝鸞終,太子寶卷嗣位。魏伐齊,拔新野。

己卯  齊改元永元,以子誦為太子。魏孝文帝終,子恪繼嗣位,是魏宣武皇帝,彭城王勰受顧命輔政。

庚辰  齊崔惠景以廣陵叛,兵犯建業,蕭懿平之。寶卷殺懿,蕭衍稱兵襄陽,蕭穎胄稱兵荊州。魏改元景明,彭城王勰拔齊壽春。

辛巳  齊蕭衍立南康王寶融於江陵,以兵圍台城,國人殺寶卷而入寶融於建業,是謂和帝,改元中興,衍稱相國司空,假黃鉞錄尚書事,專制。廢寶卷為東昏侯,蕭寶夤奔魏。

壬午  齊蕭衍被九錫,封梁王。四月衍代齊命於建業,是謂武帝,改國為梁,元曰天監,以子統為皇太子,降其君寶融為巴陵王,殺之於姑熟。

癸未

甲申  魏改元正始。

乙酉

丙戌

丁亥  東西夷四十國修貢於魏。

戊子  魏改元永平,殺太師元勰。

己丑  戎夷二十四國修貢於魏。

庚寅

辛卯  東西夷二十九國修貢於魏。

壬辰  魏改元延昌。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五十二

甲午  梁武帝十三年。魏宣武帝十五年。

乙未  魏宣武帝終,太子詡嗣位,是謂孝明皇帝,太后胡氏稱制。劉騰、元義為輔相。

丙申  魏改元熙平。

丁酉

戊戌  魏改元神龜。

己亥

庚子  梁改元普通。魏改元正光,幽靈太后胡氏於北宮。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魏改元孝昌,相劉騰、元義罪免為庶人,迎太后胡氏於北宮,還政。中山、上谷、彭城寇亂。

丙午

丁未  梁帝衍沒身於同泰寺,改元大通。魏諸郡寇亂。

戊申  魏改元武泰,太后胡氏殺其帝詡,立無名子。大都督爾朱榮自太原入,殺無名子及太后胡氏、諸王、貴臣,於河陰立長樂王子攸,是謂莊帝,改元建材義,又改元永安,榮都督 中外諸軍事,稱太原王,還晉陽,專制。

己酉  梁改元中大通,衍複沒身於同泰寺,群臣以錢幣贖衍還政。元顥自梁入洛,稱帝,改元建武,徙子攸於河北,爾朱榮自晉陽入,逐元顥,迎子攸返政。

庚戌  魏帝子攸殺爾朱榮於洛陽宮,爾朱兆自晉陽入,徙子攸於河東,殺之,爾朱世隆立長廣王曄於長子,改元建明。

辛亥  梁昭明太子統卒,晉安王綱為太子。魏爾朱兆廢曄,立惠陵王子恭於洛陽,是謂節閔,改元普泰,還鎮晉陽。冀州刺史高歡稱兵信都,立章武王子渤海太守朗於信都,改元中興,歡稱丞相。

壬子  魏高歡襲據鄴,敗爾朱兆於韓陵、西平、並州,南入洛,廢恭,殺之,又廢朗於河陽,殺之,又立平陽王脩於洛陽,改元太昌,再改元永興,還鎮鄴,專制。爾朱兆走秀穀,死。脩立,是謂孝武帝。

癸丑  魏高歡平爾朱氏。

甲寅  魏高歡入洛,帝脩西走長安。歡立清河王子善見,是謂靜帝,改元天平,徙洛陽四十萬戶於鄴,都之,是謂東魏,歡鎮太原,都督中外,專制。宇文泰廢脩於長安,殺之,立南陽王寶炬,是謂文帝,改元大統,是謂西魏,泰都督中外,專制。

乙卯  梁改元大同。

丙辰  侯景為東魏右仆射、南行台。

丁巳  西魏宇文泰大破東魏高歡軍於沙苑。

戊午  東魏改元元象。高歡大破西魏宇文泰兵於洛陽。

己未  東魏改元興和。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東魏改元武定。高歡大破西魏宇文泰軍於芒山,遂拔洛陽。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五十三

甲子  梁武帝四十三年。西魏文帝十一年。東魏靜帝十一年。

乙丑

丙寅  梁武帝三失身於同泰寺,改元中大同,群臣及皇太子畢會於同泰寺。是夜,同泰大

      火。

丁卯  梁改元太清。東魏渤海王高歡卒於晉陽,子澄繼事。侯景以河南十三州叛,慕容紹宗敗侯景於長社,景南走壽春,附於梁,封為河南王。

戊辰  侯景兵犯梁建業,立蕭正德於南關。

己巳  侯景破梁台城,殺衍,立太子綱,是謂文帝,景稱大丞相,都督中外軍事,專制。湘東王繹開府江陵,將王僧辯、陳霸先率兵攻侯景。東魏盜殺高澄於晉陽,弟洋自鄴還晉陽,繼事。

庚午  梁改元大寶,侯景稱相國、漢王,逼綱走西州。西魏拔梁之安陸,取漢中地。東魏高洋入總百揆,進爵為齊王。五月,洋代東魏命,是謂宣帝,改國為齊,元曰天保。降其君善見為中山王。

辛未  侯景廢梁帝綱,又殺之,立豫章王棟,改元天正,又廢之,代立,改國為漢,元曰太始。西魏文帝寶炬卒,子欽繼。

壬申  梁湘東王繹平侯景,使將朱買臣殺棟,稱帝江陵,是謂元帝,改元承聖。以陳霸先為征北大將軍,王僧辯為揚州刺史。武陵王紀稱帝成都,年用天正。西魏稱元年。

癸酉  梁平武陵王於蜀。西魏宇文泰殺尚書元烈。

甲戌  梁蕭察引西魏兵陷江陵,殺繹及諸王。大將軍陳霸先、揚州刺史王僧辯立繹之子晉安王方智於潯陽,是謂恭帝,還都建業,王僧辯為太尉居內,陳霸先為司空鎮丹徒。西魏宇文泰弑其君欽,立齊王廓,改元元年,泰用蕭察南征,拔江陵,殺繹,徙其民於長安。

乙亥  梁貞陽侯蕭淵明自齊入至東關,太尉王僧辯拒之不勝,遂迎蕭淵明入建業立之,降方智為太子,改元天成。司空陳霸先自丹徒入,殺王僧辯,廢蕭淵明為司徒,封建安公,複立方智,改元紹泰,霸先為尚書,都督中外,專制。是年,蕭登稱帝江陵,改元大定,北附於宇文氏,是謂後南梁。

丙子  梁改元太平,陳霸先稱相國,敗齊軍於江上。西魏宇文泰卒,子覺繼事。是年,覺

      代西魏命於長安,是謂閔帝,改國為周,是謂後周,元稱元年。降其君廓為宋國公。

丁丑  梁相國陳霸先進爵為陳王。十月,陳霸先代梁命於建業,是謂武帝,改國曰陳,元曰永定。降其君方智為江陰王。周亂,宇文護弑其君覺,立宇文毓,是謂明帝,稱元年,護為太宰,專制。

戊寅  梁蕭莊以郢州稱帝,求援於齊。

己卯  陳武帝霸先終,兄臨川王蒨立,是謂文帝,以子伯宗為太子。周宇文毓稱天王,改元武成。齊宣帝洋卒,子殷繼於晉陽,以諸父演為太師,湛為司馬。元氏宗室無少長皆殺之,投於漳水。

庚辰  陳改元天嘉。周亂,宇文護弑其君毓,立其弟邕,是謂武帝。齊改元乾明,太師演弑其君,代立,是謂孝昭帝,改元皇建。

辛巳  周改元保定。齊帝演卒於晉陽,大司馬湛立,改元太寧,是謂武成帝。

壬午  齊改元河清,還都鄴。後南梁蕭察卒,子巋繼,改元天寶。

癸未

甲申  周、齊戰於洛陽。

乙酉  齊高湛傳子緯位,改元天統。

丙戌  陳改元天康。文帝蒨終,太子伯宗嗣立,庶兄頊錄尚書事,都督中外軍事,專制。周改元天和。

丁亥  陳改元光大。

戊子  陳亂,安成王陳頊弑其君伯宗,代立,是謂宣帝。

己丑  陳改元太建,以子叔寶為太子。

庚寅  齊改元武平。

辛卯

壬辰  陳將吳明徹伐齊有功。周襲封李淵為唐國公,誅太宰晉公護。改元建德。

癸巳  陳伐齊有功。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五十四

甲午  陳宣帝頊七年。周武帝邕十五年。齊武帝緯十年。後南梁蕭巋十二年。

乙未  周大伐齊,圍其晉州及洛陽。

丙申  周拔齊平陽及晉陽。齊拒周不利,晉州陷於周,緯走並州,周圍並州,緯走鄴,改元隆化。兄宗德王延宗稱帝並州,改元昌德。並州又陷於周。

丁酉  周軍圍齊之鄴,緯傳子琣魽A改元承光,緯走青州,琱S禪丞相任成王湝,湝稱守國天王,鄴又陷於周,國遂亡,緯亦就擒於青州。

戊戌  周改元宣政。帝邕卒於伐齊,子贇繼,是謂宣帝,以楊堅為上柱國大司馬,都督揚州,改元大成。

己亥  陳將吳明徹伐周不利於呂梁,淮南之地盡沒於周。周帝贇傳子衍位,是謂靜帝。贇稱天元大帝,改元大象。

庚子  周大帝贇終,大司馬楊堅自揚州入總朝政,假黃鉞,都督中外軍事,專制。堅召宇文宗室在藩者六王至長安,皆殺之。天下兵起,尉遲迥稱兵相州,宇文胄稱兵榮州,石遜稱兵建州,席毗稱兵沛郡,席人羅稱兵兗州,王謙稱兵益州,堅悉平之,進爵為隋王,用天子服器。鄖州司馬消難難以八州入於陳。

辛丑  周改元大定。是年,隋王楊堅代後周命於長安,是謂文帝,改國曰隋,元曰開皇。以高熲、虞慶則、李德林、韋世康、元暉、元岩、長孫毗、楊尚希、楊惠十人為之輔,冊妃獨孤氏為皇后,子勇為太子,廣為晉王。降其君衍為介國公,殺之。

壬寅  陳宣帝頊終,子叔寶繼,是謂後主。隋起新宮於龍首岡。

癸卯  陳改元至德。隋徙居新宮。

甲辰  後南梁蕭巋朝隋。

乙巳  後南梁蕭巋卒,子琮繼。

丙午  隋成國公梁士彥、杞國公宇文忻、舒國公劉昉謀興複,不剋,伏誅。梁蕭琮改元廣

      運。

丁未  陳改元禎明。梁蕭琮納國於隋。太傅安平王蕭岩、荊州刺史蕭獻降於陳。

戊申  隋命晉王廣、秦王浚、清河公楊素督總管九十兵五十一萬為八路,大伐陳,以壽春為行台府。

己酉  隋師滅陳,以陳後主叔寶歸於長安。

庚戌  蘇、越、饒、泉、婺、樂安、蔣山、永嘉、余杭、交阯未服,楊素悉平之。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東巡封泰山。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伐高麗無功。

己未

庚申  廢太子勇,立晉王廣為皇太子。

辛酉  改元仁壽。命十六使巡行天下。

壬戌  命七大臣定禮。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五十五

甲子  隋文帝二十四年。帝崩,晉王廣即位,是謂煬帝,改元大業。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西幸河右,征吐穀渾至於覆袁川。

庚午  南幸江都。

辛未  北幸涿郡。

壬申  以兵一百二十萬三千八百為二十四軍,分左右道大伐遼東,不利,全陷九軍。

癸酉  以代王侑留守長安,越王侗守東都,秦王浩從駕,征遼東,大集兵於涿郡。天下群盜起,楊玄感以本兵叛於黎陽。

甲戌  高麗請降,乃班師。扶風盜稱帝,延安寇稱王,離石賊稱天子。

乙亥  北巡至於雁門,為突厥所圍。

丙子  南幸江都。群盜李密稱兵河南、竇建德稱兵河北、林士弘稱兵江南、徐圓朗稱兵山東、劉武周稱兵代北、薛舉稱兵隴右。

丁丑  煬帝在江都。唐公李淵自晉陽入,立代王侑於長安,以江都帝為太上皇,改元義寧。淵稱唐王,專制。群盜竇建德稱王河北;李密進據鞏洛稱公,國曰魏,元曰永平;薛舉稱帝隴右,國曰秦,元曰秦興;梁師都稱兵夏州;李軌稱兵涼州;蕭銑稱兵巴陵;李子通稱兵海陵;朱粲稱兵寇軍;沈法興稱兵毗陵;杜伏威稱兵曆陽。

戊寅  五月,唐王李淵代隋命於長安,是謂神堯皇帝,改國曰唐,元曰武德,以裴寂、劉文靜為輔相,世子建成為皇太子,次子世民為秦王。降其君為酅國公。是年,宇文化及弑煬帝於江都,立秦王皓為主,化及稱王,專制,北轉至魏州,化及又殺皓代立,稱帝,國曰許,元曰天壽,又北走聊城。王世充立越王侗於東都,改元皇始,世充稱鄭王,專制。群盜,竇建德進有河北,都樂壽;隴右薛舉卒,子仁杲立;劉武周進有河東,稱帝,國曰漢,元曰天興;梁師都進有朔方,稱帝,國曰梁,元曰永隆;李軌進有河右,稱帝,國曰涼,元曰安樂;蕭銑進有江右及嶺表,稱帝,國曰梁,元曰鳳鳴;李子通進有江都,稱帝,國曰吳,元曰明政;朱粲進有山南,稱帝,國曰楚,元曰昌達;沈法興進有江東,稱王,國曰梁,元曰延康;林士弘稱帝虔州,國曰楚,元曰太平。杜伏威進有淮南,受唐封楚王。秦王平隴右,獲薛仁杲。

己卯  唐秦王平河右,獲李軌。李密與王世充相攻,不利,奔唐,複叛,死於邢公峴。徐世勳以河南十郡降。竇建德滅宇文化及於聊城,自立為帝,甫有黎陽之地,稱國曰夏,元曰五鳳。蕭銑滅林士弘於虔州。杜伏威南保江都。李子通西保江陵。王世充殺越王侗於東都,稱帝,國曰鄭,元曰開明。朱粲降於唐,複殺唐使者,奔王世充。

庚辰  唐秦王平河東,劉武周走突厥。李子通滅沈法興於江東,徙居余杭。工部尚書獨孤懷恩以謀逆伏誅。

辛巳  唐秦王平河南、河北,獲王世充及竇建德以歸。杜伏威滅子通於余杭。竇建德將劉黑闥複稱兵河北。

壬午  唐李靖滅蕭銑於金陵。江南及嶺表平。

癸未  唐秦王平河北,獲劉黑闥,又平徐圓朗於曹州。江淮杜伏威來朝,其將輔公佑稱王

      丹徒,國曰宋。

甲申  唐李靖平輔公佑於江淮。

乙酉  唐加秦王中書令。

丙戌  皇太子建成、齊王元吉作難,殺秦王不剋。秦王以長孫無忌、尉遲敬德、後君集、張公謹、王君廓、房玄齡、杜如晦、長孫順德、柴紹、羅藝、劉師玄、李世勳、劉弘基、王孝恭平之於玄武門。帝乃授秦王世民位,退居太安宮,城太上皇。高士廉為侍中,房玄齡為中書令,蕭瑀為尚書右仆射。

戊子  平梁師都於朔方。

己丑  相裴寂以罪免,房玄齡為尚書左仆射,杜如晦為尚書右仆射,李靖為兵部尚書,魏徵守秘書監,關議朝政。

庚寅  李靖平突厥,獲頡利可汗。戴胄、蕭琮參預朝政,溫彥博為中書令。

辛卯  春大蒐於昆明,冬幸溫湯。

壬辰  祀南郊。

癸巳  魏徵為侍中。頒新定五經於天下。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五十六

甲午  唐廣孝皇帝九年。

乙未  李靖平吐穀渾,獲其王,放還本國。太上皇崩於太安宮,葬高祖於獻陵。

丙申  魏徵遷特進,溫彥博遷右仆射。

丁酉  幸洛陽宮。

戊戌  高士廉為右仆射。

己亥  幸九成宮。荒服十國來修貢。 

庚子  侯君集平高昌,獲其王以歸。弘化公主嬪於吐穀渾。至日圓丘祀昊天上帝。 

辛丑  幸洛陽。文成公主嬪於吐蕃。  

壬寅  幸岐陽。

癸卯  圖二十四勳臣於淩煙閣。內難作,皇子齊王佑以齊叛,廢太子承乾為庶人,徙之黔,幽魏王泰於北苑徙之均,以晉王治為皇太子,誅侯君集。至日祀南郊。

甲辰  岑文本、馬周為中書令。幸洛陽及親征遼東。

乙巳  平高麗。

丙午  李勣破薛延陀。荒服十一國修貢。 

丁未  起翠微宮於終南山。

戊申  阿史那社爾平龜茲,獲其王以歸。征松外蠻。司空房玄齡、特進蕭瑀卒,褚遂良為中書令。

己酉  帝崩於翠微宮,皇太子治踐位。葬太宗於昭陵。長孫無忌、褚遂良輔政。複李勣官,仍加特進,於志甯、張行成進侍中知政事。

庚戌  改元永徽。褚遂良罷政。

辛亥  征賀魯至於金嶺。至日有事於南郊。

壬子  冊陳王忠為皇太子,韓瑗、來濟為相,宇文節為侍中,柳奭為中書令。

癸丑  駙馬都尉房遺愛、柴令武、薛萬徹、荊王元景及二公主以謀逆伏誅,遂殺吳王恪。

      褚遂良複為右仆射。睦州女寇亂。

甲寅  築長安羅城。親謁昭陵。

乙卯  廢皇后王氏、良娣蕭氏為庶人,冊昭儀武氏為皇后。罷長孫無忌、褚遂良政事,以許敬宗、李義府為相。武後殺庶人王氏及蕭氏。崔敦禮為中書令。

丙辰  廢皇太子忠為梁王,冊代王弘為皇太子。改元顯慶,杜正倫為相。

丁巳  幸許、洛,以洛陽為東都。李義府進中書令,許敬宗進侍中,貶相韓瑗、來濟為州刺史。

戊午  蘇定方平賀魯,獲其王。

己未  殺長孫無忌、褚遂良於流所。幸東都。

庚申  廢梁王忠為庶人。蘇定方平百濟,獲其王扶餘。

辛酉  改元龍朔。

壬戌  還長安。進門下、尚書、中書為東中西三台,分侍中、中書令為左右相。造蓬萊宮。許圉師為左相,尋下獄。

癸亥  起含元殿於蓬萊宮。李義府為右相,尋配流嶲州,死。改來年為麟德。

 

皇極經世書卷六下

觀物篇三十四  以運經世十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壬一百八十九

        經世之子二千二百五十七

甲子  唐弘孝皇帝十五年。殺西台侍中上官儀,又殺庶人忠於流所。竇德玄為左相,劉祥道為右相。

乙丑  同皇后巡東海,封泰山。陸敦信為右相。

丙寅  同皇后至自泰山。改元乾封。劉仁軌為右相。

丁卯  禁工商乘馬。戴至德、李安期、張文瓘並同東西台三品。

戊辰  李勣平高麗,執其王。祀明堂。改元總章。

己巳  帝同皇后幸九成宮。張文瓘同東西台三品。李勣卒。

庚午  改元鹹亨。

辛未  帝同皇后幸東都及許昌,皇太子監國。閻立本為中書令。

壬申  帝及皇后至自東都。

癸酉  帝及皇后幸九成宮。

甲戌  皇后稱天後,帝為天皇。改元上元。帝同皇后幸東都有疾。

乙亥  皇太子弘卒,以雍王賢為皇太子。

丙子  帝及皇后自東都還。改元儀鳳。來琚B薛元超、李義琰、高智周並同中書門下三品,李敬玄、劉仁軌為中書令。

丁丑

戊寅  改來年為通乾。

己卯  甘露降,改元調露。帝同皇后幸東都。裴行儉大伐突厥。

庚辰  廢皇太子賢為庶人,立英王哲為皇太子。帝同皇后幸汝州及嵩山。裴琰、崔知溫、王德真並同中書門下三品。改元永隆。帝及皇后至自東都。

辛巳  裴行儉平突厥,虜其王伏念。改元開耀。裴琰進侍中,崔知溫、薛元超進中書令。

壬午  改元永淳。帝同皇后幸東都。起奉天觀於嵩之陽。劉景先、郭侍舉、郭正一、岑長倩、魏玄同並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癸未  改元弘道。帝崩於東都,皇太子哲嗣位,是謂昭孝皇帝。天後稱制。劉仁軌進尚書左仆射,岑長倩進六部尚書、魏玄同進黃門侍郎、劉齊賢進侍中、裴琰進中書令。

甲申  改元嗣聖。皇后廢帝為廬陵王,遷之均,立豫王旦。改元文明。侍中裴琰進爵為侯,王德真進侍中,劉禕之、武承嗣進中書平章事。葬高宗於乾陵。再改元光宅。徐敬業以揚州舉兵,南攻潤州,平之。殺宰相裴琰。又改來年為垂拱。來俊臣、周興大行誣構,謂之羅織。

乙酉  武後徙帝居房陵。改中書為鳳閣鸞台。

丙戌  蘇良嗣為文昌左相,韋侍價為文昌右相,並同鳳閣鸞台三品。

丁亥  武後賜宰相劉禕之死,張光輔為鳳閣侍郎。

戊子  武後稱聖母。關東八王謀興複,博州瑯琊王沖及父蔡州越王貞先發,悉平之。大夷宗室。

己丑  武後改元永昌,稱聖皇,大殺王族,又殺納言魏玄同及內史張光輔,引王本立、範履冰、邢文偉為相。

庚寅  武後改元載初,以建子月為歲。首祀明堂,以瞾為名,以詔為制,大殺王族,改國為周,元曰天授,稱皇帝,降豫王旦為皇嗣,立武氏七廟,封武氏三人為王,引傅遊藝為相,改躍為龜。

辛卯  武後祀明堂。格輔元、樂思晦並同鳳閣鸞台平章事,歐陽通為納言,殺宰相岑長倩、格輔元及納言歐陽通,用狄仁傑為相。

壬辰  武後祀明堂。改元如意,再改元長壽。楊執柔、崔元琮、李昭德、姚璹、李元素為相,狄仁傑下獄。

癸巳  武後祀明堂。稱金輪皇帝。引豆盧欽望、韋巨源、陸元方為相,婁師德亦相。

 

經世之丑二千二百五十八

甲午  唐昭孝皇帝十一年,在房陵。武後祀明堂。改元延載。引蘇味道、王孝傑、楊再思、杜景儉、李元素、周元允相繼為相。

乙未  武後改元證聖。明堂火。稱天冊,再改元天冊萬歲。

丙申  武後封中嶽。改元萬歲登封。祀新明堂,再改元萬歲通天。契丹李盡忠以孫萬榮叛,陷營冀,命二十八將討之,不利。引王方慶、李道廣為相。

丁酉  武後祀明堂。河朔平。再用婁師德為相。魏王武承嗣、梁王武三思並同鳳閣鸞台三品。改元神功。狄仁傑、杜景儉複相。誅司業少卿來俊臣,遂及內史李昭德。

戊戌  武後祀明堂。改元聖曆。召帝於房陵返政。突厥執武延秀及行人閻知微,以破媯、檀,寇趙、定。姚元崇、李嶠為相。

己亥  武後幸嵩山,封皇嗣旦為相王。引魏元忠、吉頊為相,又引王及善、豆盧欽望為左右相。

庚子  武後幸汝陽,建三陽宮於嵩山之陽。改元久視,復舊正朔。張錫、韋安石為相。武三思為特進,相吉頊流嶺表。內史狄仁傑卒。

辛丑  改元大足。武後幸嵩之三陽宮,又改元長安。李懷遠、顧琮、李迥為相。

壬寅  武後祀南郊。

癸卯  武後幸東都。朱敬則為相。

甲辰  張柬之同平章事,韋安石納言,李嶠內史。

乙巳  武後改元神龍。張柬之、崔玄暉、桓彥範、敬暉、袁恕己平張易之及昌宗之亂,徙武後於上陽宮,除周國號,以相王旦為安國王,太平公主為鎮國公主,賞定亂功也。韋氏複正皇后位,武三思進位司空相。武後崩於東都之上陽宮。祝欽明、唐休璟為相。

丙午  帝還產安。附武後於乾陵。以宮人上官婉兒為昭容,武三思居中用事,張柬之、桓彥范、崔玄暉、袁恕己、敬暉五人為王,複貶之為州司馬,殺之於流所。進魏元忠、李嶠為中書令,李懷遠同中書平章事。冊衛王重俊為皇太子。開長寧、安樂二公主府。大行斜封墨制。於惟謙為相,蘇瓖為侍中。

丁未  李多祚以羽林兵討武三思,又討皇后韋氏,不剋,敗死。太子重俊出奔,野死。宗楚客、蕭至忠為相。改元景龍。

戊申  安樂公主假皇后車服出遊。張仁亶為相。

己酉  作宮市。韋嗣立、崔寔為相。

庚戌  殺諫臣燕欽融於殿庭。皇后韋氏及安樂公主行弑於內寢,立溫王重茂為嗣,改元唐隆。以裴談、張錫、張嘉福、岑羲為相。臨淄王隆基以劉幽求、薛崇簡、鍾紹京、麻嗣宗兵入誅韋溫、紀處訥、宗楚客、武延秀、馬秦客、葉靜能、趙履冰、楊均及皇后韋氏、安樂公主、上官昭容。葬中宗於定陵。臨淄王隆基稱平王,降重茂嗣,尊父旦為帝,是謂興孝皇帝。既踐位,以鍾紹京、劉幽求、薛崇簡、崔日用為相,立平王隆基為皇太子。改元景雲。追廢皇后韋氏、安樂公主為庶人。姚元之為相相。

辛亥  皇太子隆基監國,郭元振、張說、竇懷貞、陸象先、魏知古為相,劉幽求進侍中相。

壬子  祀南郊,改元太極。祀北郊,改元延和。帝傳位於皇太子隆基,是謂明孝皇帝。既踐位,改元先天。黜劉幽求、鍾紹京、張暉官。

癸丑  太平公主、竇懷貞、岑羲、蕭至忠、常元楷、薛稷、賈膺福、李慈、李欽、李猷、崔湜、盧藏用、傅孝忠、僧惠範作逆,伏誅。進姜皎、李令問、王毛仲、王守一官,複劉幽求、鍾紹京、張暉官,令知政事,講武於驪山。改元開元。用盧懷慎、姚崇為相。改中書為紫微。

甲寅

乙卯  冊郢王嗣謙為皇太子。

丙辰  太上皇崩,葬睿宗於喬陵。源乾耀、蘇頲為相,姚崇讓宋璟為相。

丁巳  幸洛陽。嬪永樂公主於契丹。

戊午  至自東都。

己未

庚申  張嘉貞為相。

辛酉  相姚崇卒。

壬戌  幸東都。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二百五十九

甲子  唐明孝皇帝十三年。廢皇后王氏為庶人。幸東都,宋璟守長安。

乙丑  封泰山。用源乾耀、張說為左右相。

丙寅  李元紘、杜暹為相。還東都。

丁卯  至自東都。

戊辰  蕭嵩為相。

己巳  張說、宋璟為左右相。謁喬、定、獻、昭、乾五陵。裴光庭為相。

庚午  北討契丹。

辛未  幸東都。

壬申  至自東都。宋璟免相。

癸酉  韓休、張九齡、裴耀卿為相。

甲戌  幸東都。李林甫為相。

乙亥

丙子  至自東都。牛仙客為相。是年,太真楊氏入宮,李林甫用事。

丁丑  廢皇太子瑛為庶人。罷張九齡相,仍黜之。相宋璟卒。監察禦史周子諒言牛仙客事,杖死於朝。

戊寅  冊忠王璵為皇太子。相李林甫領隴右河西節度使,牛仙客領河東節度使。

己卯  平突厥,獲其王。追封孔宣父為文宣王,顏回為兗國公,餘哲並為侯。

庚辰 

辛巳  命安祿山為平盧軍節度使。

壬午  改元天寶。李適之為相,開莊、文、列、庚桑子四學。裴耀卿進尚書右仆射。

癸未 

甲申  改元為載,命安祿山為範陽節度使,作太真妃楊氏養子。

乙酉  冊太真妃楊氏為貴妃。契丹殺公主叛。

丙戌  陳希烈為左相。右相李林甫大行誣搆,首陷韋堅。

丁亥  改溫泉為華清宮。

戊子  以宦人高力士為驃騎大將軍,關總中外。賜安祿山鐵券。幸華清宮。

己丑  幸華清宮。

庚寅  幸華清宮。權歸韓國、虢國、秦國三夫人及鴻臚卿楊銛、宰相楊國忠五家。安祿山進封東平郡王。

辛卯  幸華清宮。安祿山入朝,乞兼河東。討雲南不利。

壬辰  幸華清宮。李林甫卒,楊國忠為右相。

癸巳  幸華清宮。楊國忠大行誣搆。進封哥舒翰為西平郡王。

 

經世之卯二千二百六十

甲午  唐明孝皇帝四十三年。受朝於華清宮。韋見素為相。始以詩賦取士。楊國忠進位守司空。

乙未  安祿山以範陽叛,兵陷東都。皇太子璵為元帥監國,高仙芝封常清軍敗,以哥舒翰

兵二十萬守潼關。

丙申  潼關不守,帝西幸蜀,至馬嵬兵亂,殺宰相楊國忠及貴妃楊氏。安祿山陷長安,稱帝東都,國曰燕,元曰聖武。皇太子西至靈武,即皇帝位,是謂宣孝皇帝,改元至德。以廣平王俶為元帥,裴冕為相。尊蜀中帝為太上皇,移軍彭原。琱s陷。顏杲卿死於東都。

丁酉  朔方節度使郭子儀、太原節度使李光弼兵入逐安祿山將,大敗之於香積,遂複兩京。帝還長安,太上皇至自成都。封廣平王俶為成王。苗晉卿代韋見素為左相。安祿山為子慶緒所殺,代立,退保相州,改元天成。

戊戌  唐改元乾元。以成王俶為皇太子。李揆、王璵為相。九節度圍安慶緒於相州,軍潰,祿山將史思明殺安慶緒,稱帝魏州。

己亥  唐改元順天。李峴、呂諲、第五琦為相。史思明複陷東都。

庚子  唐改元上元。宦人李輔國逼太上皇入西宮。劉展以揚州叛。

辛丑  太上皇崩於西宮,帝亦不豫,皇太子俶監國。苗晉卿行塚宰。史思明為子朝義所殺,代立,保東都。

壬寅  改元寶應。皇后張氏謀立越王系,內臣李輔國、程元振幽皇后於別殿,殺之,帝崩,皇太子俶踐位,是謂孝武皇帝。以雍王適為元帥,元載為相,程元振為驃騎大將軍,居中用事。複東都及河朔。史朝義走幽州,幽人殺之以獻。

癸卯  吐蕃范長安,別立武王宏,帝出居陝。郭子儀收京城,帝還長安,放武王宏於華州,葬玄宗於泰陵,葬肅宗於建陵。改元廣德。仆固懷恩以汾州叛。罷苗晉卿、裴尊度相,以李峴為相。

甲辰  以雍王為皇太子。吐蕃寇邠及奉天。王縉、杜鴻漸代劉晏、李峴為相。

乙巳  改元永泰。吐蕃大掠畿甸。帝禦六軍屯於範,命九節度使以本軍討賊。吐蕃會回紇寇奉天,仆固懷恩啟之也。郭子儀複以回紇隨白元光破吐蕃於靈武。崔旰以西川亂。

丙午  改元大曆。周智光以華叛。

丁未  吐蕃大寇靈武。郭子儀鎮涇陽。

戊申  吐蕃再寇靈武。

己酉  裴冕為相。

庚戌  臧玠以潭州叛。

辛亥 

壬子  回紇掠京城。朱泚節度幽州。

癸丑  郭子儀大敗吐蕃於靈武。

甲寅

乙卯  魏博節度田承嗣擅取洺、衛、礠、相四州。河陽及陝州軍亂。

丙辰  淄青李正己擅取齊海、登、萊、沂、密、德、棣、曹、濮、兗、鄆,請命封隴西王,李寶臣封隴西王,李忠臣封西平王,段秀實封張掖王。崔寧破吐蕃。河陽軍亂。

丁巳  誅宰相元載並夷其族,貶相王縉括州刺史。楊綰、常兗為相。

戊午  回紇寇太原。吐蕃寇靈武。

己未  汴州軍亂。皇太子適監國。帝崩,皇太子適踐位,是謂文孝皇帝。葬代宗於元陵。

      貶相常兗,以崔佑甫為相,郭子儀為尚父。

庚申  改元建中。朱泚領四鎮節度使。劉文喜以涇州亂。冊宣王誦為皇太子。楊炎為相,

劉晏貶忠州,尋賜死。

辛酉  盧杞為相,貶相楊炎崖州司馬。尚父郭子儀卒。淄青李正己卒,其子納自立。梁崇義反淮西,帥李義烈討斬之。田悅圍邢州,馬燧救之,田悅敗走。

壬戌 

癸亥  李希烈陷汝州,執刺使李元平,東都行營節度使哥舒曜討李希烈,兵馬使劉德信及李希烈戰於扈澗,敗績。命涇州姚令言以本軍救東都,兵至作亂,入長安,立朱泚為帝於含元殿。渾瑊奉帝出居奉天。朱泚兵頓乾陵。朔方節度使李懷光救奉天,朱泚退保京城。李懷光以本軍叛。李希烈陷襄陽、許、鄭及汴州,哥舒曜走洛陽。貶宰相盧杞新州司馬。

 

        經世之辰二千二百六十一

甲子  唐文孝皇帝五年。在奉天,改元興元。王武俊格命,李懷光走河東。帝移軍梁州,渾瑊及吐蕃敗朱泚於武功。李晟收京師。涇原兵馬使田希鑒殺馮河清,以涇州叛。李抱真、王武俊敗朱滔於涇城。淄青李納亦歸款。田希鑒殺姚令言以涇州降。李晟平涇亂,殺朱泚。李希烈將李澄以滑州格命,劉洽、曲環敗李希烈於陳州。盧翰為相。

乙丑  改元貞元。李希烈陷南陽。渾瑊平李懷光於河中。

丁卯  張延賞、柳渾、李泌為相。渾瑊會吐蕃於平涼,吐蕃竊發於會,渾瑊逃歸。馬燧請之謬也。

戊辰  福建軍亂,邠寧亦軍亂。李晟、馬燧、李泌連相國。征夏縣處士陽城為諫議大夫。

己巳  董晉、竇參為相。韋皋破吐蕃於巂州。

庚午  吐蕃陷北庭。

辛未

壬申  襄州軍亂。趙憬、陸贄為相。貶相竇參郴州別駕。吐蕃入寇。

癸酉  賈眈、盧邁為相。宣武軍亂。

甲戌  南昭異牟尋破吐蕃於神川,韋皋破吐蕃於峨和。元誼以田緒叛於洺,黃少卿以邢叛。

乙亥 

丙子  崔損、趙宗儒為相。

丁丑  韋皋破吐蕃於巂州。

戊寅  鄭餘慶為相。栗鍠殺刺史以明州叛。

己卯  汴州軍亂。吳少誠以陳、蔡叛。伐淮西不利。

庚辰  伐蔡不利,又伐又不利。徐州軍亂。貶相鄭余慶郴州司馬。齊抗為相。蔡州吳少誠順命。

辛巳  韋皋大破吐蕃於雅州,封皋南康郡王。

壬午

癸未  高郢為相。吐蕃請和。

甲申  吐蕃、南昭、日本修貢。

乙酉  正月帝崩,皇太子誦踐位。王叔文、王伾用事,韋執誼、賈眈、鄭珣瑜 、高郢、杜佑為相。罷宮市物。貶京兆尹李實通州長史,削民故也。冊廣陵王純為皇太子。罷鄭珣瑜、高郢相,以杜黃裳、袁滋為相。帝不豫,八月授位於太子,徙居興慶宮。皇太子踐位,是謂彰武皇帝。葬德宗於崇陵。貶王伾開州司馬、王叔文渝州司馬、韋執誼崖州司戶。以鄭餘慶、鄭絪為相。

丙戌  改元元和。太上皇崩於興慶宮。杜佑行塚宰事。葬順宗於豐陵。王士貞為相。劉辟以西川叛,高崇文平之。誅王叔文於貶所。

丁亥  武元衡、李吉甫為相。李錡以潤州叛,平之。

戊子  裴垍為相。

己丑  冊鄧王甯為皇太子。王承宗以鎮叛。蔡州吳少誠卒,弟少陽繼事。

庚寅  用權德輿為相。

辛卯  罷李藩相,用李吉甫、李絳為相。皇太子甯卒。

壬辰  冊遂王甯鬲茪茪l。魏博軍亂。

癸巳  振武軍亂。

 

經世之巳二千二百六十二

甲午  唐彰武皇帝九年。蔡州吳少陽卒,子元濟繼事,以淮西逆命。

乙未  伐淮西。盜殺宰相武元衡,以裴度為相。會兵伐王承宗於鎮。淄青李師道以嵩僧叛,會兵伐淄青。

丙申  大伐淮西及鎮。李逢吉、王涯為相。黃洞蠻屠岩州。宥州軍亂。

丁酉  崔群、李鄘為相。裴度大伐淮西,將李愬入蔡州,獲吳元濟以獻,淮西平。裴度複

      相。

戊戌  鎮州王承宗、淄青李師道順命。李夷簡、皇甫鏄、程異為相。

己亥  劉悟殺李師道以淄青十二州降。令狐楚為相。沂及安南軍亂。以方士柳泌為台州刺

      使。帝餌金石有疾。

庚子  帝崩,皇太子踐位,是謂文恩皇帝。段文昌、崔植為相。貶皇甫鏄崖州司戶。安南平。葬憲宗於景陵。鎮王承宗卒,弟承元繼事。

辛丑  改元長慶。杜元穎、王播為相。劉總棄幽州,以張弘靖代之,幽州軍亂,逐張弘靖,立朱剋融為留後。鎮州軍亂,殺田弘正,立王廷湊為留後。瀛州軍亂,幽軍拔瀛州。鎮軍圍深州。相州軍亂。

壬寅  冊景王湛為皇太子。幽州朱剋融陷滄州,會鎮州王廷湊兵攻深州。王智興逐崔群以徐州亂。元稹、裴度、李逢吉為相。李岕逐李願以汴州亂。鎮軍救饒陽及博野。王國清以浙西叛。德州軍亂。

癸卯  牛僧孺為相。

甲辰  帝崩,皇太子湛踐位,是謂昭武皇帝。貶侍郎李紳端州司馬。李逢吉、牛僧孺為相,又以李程、竇易直為相。葬穆宗於光陵。

乙巳  改元寶曆。牛僧孺免相。

丙午  裴度複相。內命亂,中人弑帝於飲所,群臣誅賊,立江王昂,是謂昭獻皇帝。以韋處厚為相。幽州軍亂,殺其帥朱剋融。

丁未  改元大和。貶相李逢吉。葬敬宗於莊陵。

戊申  鎮州王廷湊逆命。安南軍亂。路隨為相。

己酉  魏博軍亂,殺節度使史憲誠,立何進滔為留後。李宗閔為相。南昭蠻陷成都。

庚戌  興元軍亂,殺節度使李絳,溫造平之。牛僧孺、宋申錫為相。

辛亥  幽州軍亂。貶相宋申錫開州司馬,內臣王守澄誣故也。

壬子 

癸丑  李德裕、王涯為相。罷李宗閔相。冊魯王永為皇太子。

甲寅  幽州軍亂。複李宗閔相。

乙卯  鄭注、李訓用事,貶李德裕袁州長史,罷李宗閔相,貶為潮州司戶。用李訓、賈餗、李固言、舒元輿為相。出鄭注為鳳翔尹。李訓誅宦氏不剋,走南山。中山尉仇士良屠宰相李訓、王涯、賈餗、舒元輿及王播、郭行余、羅立言、李孝本、韓約十餘家。監軍張仲清屠鄭注於鳳翔。李訓野死。引鄭覃、李石為相。中尉仇士良、魚志弘並為大將軍,遣內養馳四方,交殺州縣官吏。

丙辰  改元開成。李固言為相。

丁巳  陳夷行為相。河陽軍亂。

戊午  盜殺宰相李石於親仁堙C楊嗣複、李玨為相。易定軍亂。皇太子有罪,卒於少陽院。

己未  崔鄲為相。冊陳王成美為皇太子,監國。

庚申  帝有疾,中尉仇士良、魚志弘冊潁王瀍為皇太弟,廢皇太子成美複為陳王。帝崩,皇太弟瀍立,是謂昭肅皇帝。楊嗣複行塚宰,殺陳王成美、安王溶於邸,二中尉封國公,崔鄲、崔珙、陳夷行為相。葬文宗於竟陵。楊嗣複、李玨罷相,李德裕複相。

辛酉  改元會昌。用李紳為相。貶相楊嗣複、李玨為州司馬。幽州軍亂。

壬戌  李德裕專政。

癸亥  劉稹以澤、潞叛。

 

        經世之午二千二百六十三

甲子  唐昭肅皇帝四年。太原軍亂。邢、洺、礠三州叛。澤、潞二州平。杜悰、崔鉉為相。貶相崔珙為州司馬。      

乙丑  罷崔鉉、杜悰相。李回、崔元式、鄭肅為相。大除相教。

丙寅  帝餌金石有疾。命光王怡為皇太叔。帝崩,太叔怡立,是謂獻文皇帝。用白敏中、盧商、韋琮為相。葬武宗於端陵。

丁卯  改元大中。貶相李德裕潮州司馬。

戊辰  周墀、馬植、崔龜從為相。

己巳  罷周墀、馬植相,再貶李德裕崖州司戶。崔鉉、魏扶為相。幽州軍亂。

庚午  魏扶罷相,令狐綯為相。

辛未  魏謩為相。

壬申  裴休為相。

癸酉  鄭郎為相。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魏謩出尹成都。崔慎由、蕭鄴為相。

戊寅  劉瑑、夏侯孜為相。宣洪寇亂。

己卯  蔣伸為相。冊鄆王溫為皇太子。帝崩,皇太子溫踐位,是謂恭惠皇帝。令狐綯行塚宰。

庚辰  葬宣宗於貞陵。令狐綯出尹河中,杜審權、杜悰為相。改元鹹通。宣洪寇亂。

辛巳  相蕭鄴出尹太原,蔣伸罷相。林邑蠻入寇。

壬午  徐州軍亂。林邑蠻陷交阯及安南都護。

癸未  楊收、曹確、高璩為相。蠻陷安南州。

甲申  杜審權出刺潤州。蕭寘為相。蠻寇邕管。

乙酉  徐商為相。高駢平林邑蠻,複安南都護。

丙戌  夏侯孜出尹成都,路岩為相。

丁亥  楊收觀察浙西,於琮為相。

戊子  湘潭戍軍亂,立龐勳為帥,歸陷徐、宿、滁、和、濠五州。貶楊收端州司馬,移驩州賜死。

己丑  蔣伸罷相,劉瞻為相。徐商出尹江陵。命十八將伐徐,以康成訓為軍帥,徐寇平。蠻

複寇東西二川。

庚寅  相曹確病免,韋保衡為相。大黜官吏。王鐸為相。

辛卯  相路岩出尹成都。

壬辰  劉鄴出刺幽州,於琮出刺襄州。趙隱為相。大行黜陟。命沙陀李國昌移鎮雲中,國昌以大同阻命。

癸巳  征李國昌。蕭仿為相。冊普王儼為皇太子,魏保衡行塚宰。帝崩,皇太子儼踐位,是謂恭定皇帝。兩軍中尉居中用事。黜塚宰韋保衡,仍賜死。複前貶官吏。

 

經世之未二千二百六十四

甲午  唐恭定皇帝元年。葬懿宗於簡陵。崔彥昭、鄭畋、盧攜為相。改元乾符。蠻寇兩川。

乙未  浙西及曹濮寇亂。王鐸複相。

丙申  相蕭仿病免。浙西寇平。曹濮、王仙芝陷江淮南北十五州至江南,乞符節於朝,不聽。李蔚為相。

丁酉  冤朐寇黃巢陷害沂、鄆,南會王仙芝將尚讓於蔡之查牙山,破隋及江陵。沙陀李國昌

寇朔州。

戊戌  江陵寇平。黃巢擾淮北、淮南及江南、廣南。李國昌陷岢嵐。昭義軍亂。鄭從讜為相,李蔚出守東都。

己亥  黃巢據嶺表,乞符節於朝,不聽。罷盧攜、鄭畋相,以崔沆豆、盧瑑為相。盧攜複

      相。

庚子  改元廣明。鄭從讜出尹太原。沙陀軍敗北。黃巢軍北逾五嶺,破湖、湘及江淮、揚州。高駢距之不利,發徐、兗、許軍赴溵水以捍東都。溵水軍潰,黃巢陷東都,西攻陝、虢,潼關失守。罷盧攜相,王徽、裴徹為相。黃巢陷長安,稱帝,國曰齊,元曰金統。帝出南山。

辛丑  帝移軍興元。蕭遘為相。鄭畋為都統,楊複光為監軍,羽書飛天下。沙陀順命,請勤王。黃巢攻鳳翔,帝移幸成都,改元中和。以韋昭度為相。河中王重榮軍屯沙苑,涇原唐弘夫軍屯渭北,易定王處存軍屯渭橋,鄜延托跋思恭軍屯武功,鳳翔鄭畋軍屯盩庢,邠甯朱玫軍屯興平,荊襄王鐸軍至自行在,王徽都督潞州。

壬寅  帝在成都。黃巢保長安,其將朱溫以同州降,錫名全忠。沙陀李剋用自代北至,軍

      屯梁田。

癸卯   帝在成都。諸將合攻,大破巢軍於渭南,巢走藍關,遂收京城。以李剋用為河東節度使,使朱全忠為宣武軍節度使。黃巢東走,圖陳、蔡,蔡州秦宗權以城降賊,合巢兵攻陳州,以舂磨圍陳三百日,陳刺堅守,不陷。

甲辰  帝在成都。以鄭昌圖為相。汴州朱全忠及關東諸侯鎮帥兵會河東李剋用兵,大破軍巢於太康及西華,又北破之於中牟,又東滅之於冤朐,巢寇平。朱全忠圖李剋用於汴之上元驛,不剋,自此二師交惡。朝廷封李剋用隴西郡王以和解之。

乙巳  帝至自成都,改元光啟。秦宗權保逆陳蔡,王鎔專兵鎮陽,李昌符抗兵鳳翔,王重榮擅兵蒲郟,諸葛爽擁兵孟洛,孟方立控兵邢、洺,李剋用阻兵並、代,朱全忠凟兵汴、滑,時溥弄兵徐、泗,朱瑾窮兵齊、鄆,王敬武握兵淄青,高駢玩兵淮南,劉漢宏恃兵浙東,王處存結兵易、定,李可舉堅兵幽、薊。中尉田令孜取河中王重榮解州,鹽池不剋,引邠甯師伐河中,重榮會太原師攻令孜,京師軍亂,邠將朱玫敗歸邠州。神策軍大掠都市,令孜以帝幸鳳翔。封宣武節度使朱全忠為沛郡王,錢鏐始受封為杭州刺史。

丙午  帝在鳳翔。河中王重榮條罪攻田令孜,令孜以帝移幸興元。相蕭遘、裴徹、鄭昌圖召邠軍迎帝還都。朱玫軍至自鳳翔,令孜以帝移軍過散關,朱玫追帝不及,至遵途獲皇子襄王煴。興元節度使石君涉合朱玫軍破棧,以絕帝歸路。帝至興元,石君涉棄城走朱玫軍。帝以孔緯、杜讓能為相,出田令孜為劍南節度使。李鋌、楊守亮、楊守宗敗朱玫軍於鳳翔。朱玫逼蕭遘立襄王煴於鳳翔,玫稱大丞相,率百官還京,奉煴稱帝,改元建貞,罷蕭遘相,以鄭昌圖、裴徹為相,宣諭四方,加諸鎮官。常山、太原、宣武、河中不受命。王重榮、李剋用敗朱玫將王行瑜於鳳翔,行瑜退攻興元,以邠軍還長安,殺朱玫,大掠京城。裴徹、鄭昌圖以襄王煴奔河中,王重榮殺襄王煴以獻。蔡將孫儒陷鄭及許、洛、懷、孟、陝虢,榮將諸葛爽據河陽,李罕之據澤州,張宗奭據懷州,秦宗權稱帝陳蔡,王潮據福州。

丁未  帝自興元移軍鳳翔,以張浚為相。揚州軍亂,牙將畢師鐸囚帥高駢。召秦宗權之宣州觀察,秦彥為揚州節度使。蔡兵攻汴,兗鄆之師敗蔡軍於邊孝,蔡將孫儒棄鄭及許、洛、懷、孟、陝、虢。張宗奭取洛陽,李罕之取河陽,同附於全忠。張宗奭賜名全義。京師楊守立、李昌符爭道,戰於通衢,昌符敗走隴州。河中軍亂,牙將常行儒殺其帥王重榮,立其弟重盈為留後。楊行密與蔡將孫儒爭揚州,行密拔揚州。秦彥、畢師鐸奔孫儒於高郵,複攻行密,行密求救於汴,汴軍援行密於淮口。東川顧彥朗、壁州王建攻成都。

戊申  帝至自鳳翔,改元文德。觀軍容使楊複恭專命,李鋌為相,冊壽王傑為皇太弟。帝崩,皇太弟傑踐位,是謂景文皇帝。韋昭度行塚宰。魏州軍亂,殺帥樂彥貞,小校羅宗弁為留後。張全義拔河陽,李罕之走澤州,蔡將孫儒拔揚州,楊行密走宣城,朱全忠攻徐州,蔡將趙德諲以荊襄降於汴,全忠敗蔡人於龍阪,蔡將申叢執秦宗權降於汴,淮西平,全忠兼領蔡州節度使。王建大寇劍南。韋昭度出尹成都。葬僖宗於靖陵。

己酉  改元龍紀。以劉崇望為相,封朱全忠東平王。王建陷成都,稱留後。太原李剋用攻邢、洺。杭州錢鏐拔宣城,獲劉浩。

庚戌  改元大順。孟遷以邢入於太原。李剋用攻雲州,幽州援之,敗李剋用於蔚州。幽州李匡威、雲州赫連鐸會汴兵攻太原李剋用。潞州軍亂,殺李剋恭降於汴。剋用將安建以邢、洺、礠三州降於全忠。宰相張浚帥京兆尹孫揆、華州韓建出陰地關,會汴將葛從周兵入潞州。太原兵攻潞州,幽雲兵攻雁門。太原將康君立入潞州,剋用敗幽雲之兵於雁門,將李存信又敗張浚、韓建兵於陰地,遂收晉、絳,朝廷複剋用官,貶張浚連州刺史。崔昭緯、徐彥若為相。剋用將李存孝以邢入於汴。

辛亥  中尉楊複恭致政,複恭不受命,陳兵於昌化堙A命天威軍使李順節討之不利,兩軍中尉劉景宣、西門君遂殺天威兵,破李順節於銀台門,順節兵散,大掠京城。複恭奔興元。鄭延昌為相。太原李剋用攻邢州,責叛己也。宣武朱全忠攻魏州,責不助討也。鎮州援邢州,剋用攻鎮州,幽兵援鎮州,汴兵攻宿州,幽、鎮兵攻定州。處存求援於太原。宣州楊行密滅孫儒,據有揚州,封行密為淮南王。

壬子  改元景福。鳳翔李茂貞、邠州王行瑜、華州韓建、同州王行約、泰州李茂莊兵陷興元,殺守亮及楊複恭。在軍中尉西門君遂殺天威軍使賈德晟於京師,部下奔鳳翔。太原李剋用會易定兵,敗鎮兵於堯山。

癸丑  鳳翔李茂貞舉兵犯闕,敗覃王兵於盩庢。帝誅中軍西門重遂、李周僮,貶相杜讓能,歧兵乃止。進茂貞中書令,封秦王,以王行瑜為尚父,王博為相。成都王建與李茂貞爭東川。幽軍亂,逐其帥李匡威於鎮,以其弟匡籌為留後。汴兵滅徐,兼領其鎮。李剋用敗鎮州王鎔於平山,鎔乞盟,遂許盟而還。

甲寅  改元乾寧。崔胤為相。王博出鎮湖南。李茂貞擁山南十五州以抗王室。汴兵敗兗、鄆之師於東阿。朱瑄、朱瑾求救於太原。李剋用拔邢州獲李存孝,拔雲州獲赫連鐸,拔幽州獲李匡籌,其幽人請以匡籌將劉仁恭為留後。

乙卯  河中王重盈卒。太原李剋用請以王珂襲重盈,封於朝。邠州王行瑜、鳳翔李茂貞、華州韓建請以王珙襲重盈,封於朝。朝廷先許剋用,陝州王珙、絳州王瑤以兵攻珂於河中。王行瑜、李茂貞兵入長安行廢,不剋,殺宰相韋昭度及李蹊,各以兵二千留京師而去。李剋用渡河稱討,同州王行實棄郡奔京師,與兩軍中尉駱全珍、劉景宣逼帝西幸,以李筠、李君實兵出次南山,都官畢從命延王戒丕、丹王允從李剋用西討,封淮南楊行密鴻農王,亦從西討,剋用敗邠軍於梨園,帝還京,邠州平。行瑜野死,封剋用為晉王。剋用還太原。崔昭緯罷相,徐彥若為相。董昌以浙東叛,稱王,國曰羅平,元曰大聖。

丙辰  歧兵犯長安,韓建逼帝幸華州,建進封中書令兼兩京軍。陸扆、王博、崔胤、孫偓為相。魏州羅弘信敗太原之師於莘,以絕李剋用。兗、鄆之援剋用攻魏,下十城。湖南軍亂,立馬商為留後。錢鏐平浙東,獲董昌,授中書令。相王摶觀察浙東,陸扆出刺硤州。

丁巳  帝在華州。孫偓罷相,鄭綮為相。冊德王裕為皇太子。封韓建為昌黎王。鄭綮病免,朱樸為相。韓建殺禁衛李筠,以散衛兵,罷八王兵柄,仍殺之,貶相朱樸,殺帝侍衛馬道殷、許岩士。帝封兩浙錢鏐吳王,俾救難王室。汴將龐師古拔鄆州,朱瑄野死。汴將葛從周拔兗州,朱瑾奔淮南。兗、曹、濮、齊、棣、沂、密、徐、宿、陳、蔡、許、鄭、滑盡入於汴。全忠以八郡兵攻淮南,朱瑾以淮南兵敗汴兵於清口,獲將龐師古,又敗汴兵於淠河,走葛從周,楊行密遂據有江淮。幽州劉仁恭敗李剋用於安寒。福州王潮卒,弟審知繼事。

戊午  帝在華州。以崔遠為相,冊何氏為皇后。帝還長安,改元光化。以華州為興德府。韓建進封穎川王。汴將葛從周拔李剋用之邢、洺、礠,氏叔琮拔趙匡凝之隨、唐、鄧,澤州李罕之拔剋用之上黨,歸於汴,幽州劉守文拔汴之滄州。魏博羅弘信卒,子紹威稱留後。

己未  複陸扆相。蔡軍以崔珙奔淮南。幽兵寇趙、魏,魏引汴兵破之。汴將氏叔琮攻太原不利。陝州軍亂,牙將殺其帥王珙,立李璠為留後,又殺之,降於汴。青州王師範將牛從毅以海州入於淮南。

庚申  相崔胤誣殺宰相王摶、樞密使宋道弼、景務修。朱全忠會魏軍攻幽之蒼州。李剋用拔汴之邢州,又以三鎮兵攻鎮州,王鎔乞和乃還。汴將張存敬攻幽之滄、德州,又拔祁州,又敗定州王處直於沙河,進攻定州,處直以定州降於全忠。罷崔遠相,以裴贄、裴樞為相。徐彥若觀察青海。中尉兩軍劉季述、王仲先幽帝於東內,令皇太子裕監國。相崔胤、張浚告難於全忠,全忠自定還汴護駕。將孫德昭、周承誨、董彥誅劉季述、王仲先,帝自幽所還政。

辛酉  誅神策使李師度、徐彥回,窘帝故也。降皇太子裕為德王。改元天複。汴將張存敬由含山路拔剋用之河中及晉絳。朱全忠兼須河中節度使,進封梁王。梁軍大舉攻晉之太原,晉將孟遷以澤入於梁。梁將氏叔琮長驅出圍柏,屯軍洞渦,葛從周以趙、魏兵入土門,陷承天,會天大雨乃複。宰相崔胤受全忠命逼帝幸東都,未及行,中尉韓全誨以李茂貞兵勒帝幸鳳翔。罷崔胤相,崔胤至三原促全忠西攻,全忠以四鎮兵破華州,由京城西圍鳳翔,又破邠州,獲李繼徽,以絕其援。

壬戌  帝在鳳翔。封淮南楊行密吳王、兩浙錢鏐越王,俾救難王室,皆不至。李剋用南攻,朱全忠自鳳翔至河中,令將拔晉之汾州,進圍太原不利,全忠自河中複至鳳翔。鄜州節度使李周彝以兵援鳳翔,汴將孔勍乘虛陷鄜州,周彝以兵降全忠,邠寧、鄜坊又入於梁。鳳翔李茂貞乃誅宦氏韓全誨,以解全忠之圍。

癸亥  帝還長安。進朱全忠元帥,複崔胤相。全忠誅宦氏七百人,罷陸扆相,以裴樞、王溥為相。青州王師範拔梁之兗州,全忠東攻青州。成都王建寇李茂貞之秦隴,以修好於全忠。王師範會淮南兵敗梁軍於臨淄。梁將楊師厚敗青軍於臨朐,王師範以青州降。淮南楊行密攻鄂州,荊南成汭救鄂,澧朗軍乘虛陷江陵,趙匡凝乘虛陷荊州。成汭憤死。歧兵逼長安。梁軍屯河中,全忠逼帝都洛陽,殺宰相崔胤、六軍使鄭仁規、皇城使王建勳、飛龍使陳班、閣門使王建襲、客省使王建義、左仆射張浚,緩遷故也。柳璨、崔遠代相。

 

        經世之申二千二百六十五

甲子  唐景文皇帝十六年。東徙至谷水。梁王朱全忠坑帝侍從二百人。至洛陽改元天佑。以張漢瑜為相。楊崇本以邠兵寇關輔。全忠西攻行弑於別宮,立輝王祚,是謂哀帝。李剋用以本部兵據太原。       

乙丑  梁王全忠逼帝授禪,殺宰相裴樞、崔遠、陸扆及九王,用張文蔚、楊涉為相,盡黜朝廷官吏。太原李剋用、鳳翔李茂貞、成都王建、襄陽趙匡凝同謀興複。梁將楊師厚敗趙匡凝於江湄,進拔襄陽,匡凝將王建玄以荊南兵眾降,唐、鄧、複、郢、隨、襄、荊南又入於梁。匡凝奔淮南。朱全忠加九錫,總百揆、天下元帥,進封魏王,不受,再逼授禪,殺樞密使蔣玄暉、灃德庫使應頊、尚食使朱建武及宰相柳璨、太常卿張廷范、太常少卿裴磵、溫變、知制誥張茂昭及皇后何氏。淮南楊行密卒,子渥繼事。太原李剋用會契丹阿保機於雲州,進兵河北。

丙寅  魏州牙兵亂,朱全忠坑之,進圍幽之滄州,幽人求救於太原,李剋用會幽軍攻上党,梁將丁會以澤潞降。全忠自長蘆還大樑。

丁卯  朱全忠代唐命於汴,改國曰梁,元曰開平。薛貽矩、韓建為相。降帝為濟陰王,徙之曹河東。晉王李剋用、淮南吳王楊渥、劍南蜀王王建、山南秦王李茂貞、兩浙越王錢鏐、荊南渤海王高季昌、湖南楚王馬殷、泉南閩王王審知、廣南南海王劉隱並行唐年。

戊辰  梁攻河東,用於兢、張榮為相。殺濟陰王於曹州。荊南高季昌、湖南馬商、兩浙錢鏐附於梁。是年,劍南王建稱帝成都,國曰蜀,元曰武康。河東李剋用、淮南楊渥、山南李茂貞、泉南王審知、南海劉隱行唐年。河東李剋用卒,子存勗繼,誅亂命李剋甯、李存顥,敗梁軍於潞之三垂崗。淮南楊渥為部將張顥所殺,代立,大將軍徐溫自金陵入,誅顥,立渥弟渭,溫專制。

己巳  梁自汴徙都洛陽,郊祀天地。趙光逢、杜曉為相。張奉以沙州亂,劉知俊以同州叛。丹襄軍亂。泉南王審知、南海劉隱附於梁。劉隱卒,弟涉立。河東李存勗、淮南楊渭、山南李茂貞行唐年。

庚午  梁之鎮州王鎔、定州王處直請附於晉。河東李存勗東下河北。

辛未  梁改元乾佑。北攻鎮、定軍,敗於柏鄉。蜀改元永平。是年,李存勗將劉守光稱帝幽州。

壬申  梁北攻鎮、定,屠棗強乃複。六月,郢王友珪行弑,代立,改元鳳曆,殺博王友文於汴。冀王友謙以河中入於晉。許州軍亂。晉王李存勗敗燕軍於龍岡,進圍幽州。

癸酉  梁六軍殺友珪,立均王友貞於汴,複乾佑三年。晉李存勗平幽州,獲劉守光及父仁恭以歸。

甲戌  梁將王殷以徐叛附於吳。晉李存勗開霸府於太原。

乙亥  梁改元貞明。鄴王楊師厚卒,分其地六州為兩鎮,魏軍遂亂,囚其帥賀德倫,以六州入於晉。蜀拔山南之秦鳳。階成宮大火。晉李存勗東下,大會兵於魏郊。

丙子  梁之河北皆入於晉。趙光逢、鄭玨為相,攻晉不利。蜀改元通正,拔山南之隴州。晉李存勗敗梁軍於故元城。吳封相徐溫為齊國公,屬之以金陵、丹陽、毗陵、宣城、新安、池陽六郡,鎮金陵。

丁丑  梁冊兩浙錢鏐為天下兵馬元帥。是年,劉涉以南海稱帝,國曰漢,元曰乾亨。蜀改元天漢,誅降將劉之俊於炭市。晉李存勗拔梁之楊劉城。

戊寅  梁之鄆、濮陷於晉。蜀改元天光,建遇毒死,子衍立。李存勗擁太原、魏博、幽、滄、鎮定、邢洺、麟、勝、雲、朔十鎮之師,大閱於魏郊,敗梁軍於胡柳。

己卯  梁張守進以兗入於晉。蜀改元乾德。晉逼梁之河南。是年,楊渭稱帝淮南,國曰吳,元曰武義,徐溫為大丞相,都督中外,封東海王。

庚辰  梁李琪為相,陳州妖寇亂,晉兵入寇。吳楊渭卒,弟溥立。晉存勗拔梁之同州。

辛巳  梁改元龍德。惠王友能以陳叛。吳改元順義。晉鎮、定亂。契丹犯幽州。

壬午  晉李存勗平鎮、定,又敗契丹於易水。

癸未  河東晉王李存勗稱帝魏州,是謂莊宗,國曰唐,元曰同光,是謂後唐。以豆盧革為相、郭崇韜樞密使。自魏由鄆而南,敗梁將王彥章於中都,長驅入汴,殺友貞於建國樓,降之為庶人。潞州軍亂。淮南楊溥、兩浙錢鏐、山南李茂貞、湖南馬殷請附。吳楊溥去帝號稱王。荊南高季興、泉南王審知行梁年。

甲申  唐自汴徙都洛陽。平上黨。

乙酉  唐帝存勗北巡魏郊。以樞密使郭崇韜同魏王繼岌伐蜀,七旬平之,獲其主王衍以歸,至秦川驛族殺之,以孟知祥鎮成都。荊南高季興請附。蜀改元咸康,國亡。漢改元白龍。泉南王審知為子延翰所殺,代立。

丙戌  唐內命亂,皇后劉氏使人殺樞密使郭崇韜於蜀。魏軍變,以鎮帥李嗣源伐之,嗣源至,魏軍又變,二軍奉李嗣源入汴。唐帝存勗東征至萬勝乃複。內軍又變,殺存勗於絳霄殿,嗣源入洛稱帝,是謂明宗,改元天成。誅宰相豆蘆革、韋說,以鄭玨、任圜為相,安重誨為樞密使。魏王繼岌自成都入,至渭橋殺之。荊南逆命,泉南稱附。泉南王延翰為弟延鈞所殺,代立。

丁亥  唐以馮道、崔協為相。盧台及浚儀軍亂。淮南楊溥複稱帝,改元乾貞,宰相徐貞卒,養子知誥繼事,於金陵稱王。是年,北狄耶律德光稱帝潢水,國曰契丹,元曰天顯。

戊子  唐以王建立為相。王都以定叛。高季興以荊南入於吳。漢改元大有。

己丑  唐以趙鳳為相,安重誨專政。吳改元大和。

庚寅  唐改元長興。河中軍亂。西川孟知祥、東川董璋連叛。

辛卯  唐以李愚為相,罷安重誨樞密使,以趙延壽、範延光為樞密使。東西二川相攻。

壬辰  唐孟知祥平東川,獲董璋,稱表。封知祥為蜀王。吳王錢鏐卒,子元瓘繼。福州王延鈞稱帝,國曰閩,元曰光啟。

癸巳  唐以劉煦為相。潞王從珂出尹鳳翔。石敬唐移鎮太原。帝嗣源病。秦王從榮以河南府兵攻端門,不剋,敗死。明宗終,立宋王從厚,是謂閔帝。馮道、李愚為相,專政,朱宏昭、馮贇為樞密史。

 

經世之酉二千二百六十六

甲午  後唐閔帝元年,改元順應。以鳳翔潞王從珂移鎮太原,從珂自歧入逐從厚,代立於洛宮,改元清泰。從厚出奔衛州,就殺之。是年,孟知祥以兩川稱帝成都,國曰蜀,元曰明德。知祥卒,子昶繼。       

乙未  唐以韓昭裔為相。忻州戍軍亂。吳改元天祚。閩改元永和,臣李仿弑其君延鈞,立其子昶。

丙申  唐以馬裔孫為相。以太原石敬唐移鎮汶陽,石敬唐自太原入,以北狄耶律德光稱帝入洛,代唐命,改國為晉,元曰天福。以並州從事桑維翰、趙瑩為相,馮道依舊相。輸冀、代之北入於狄。從珂火死於玄武樓。荊南、兩浙稱附。閩王昶誅李仿,改元通文。

丁酉  晉以李崧為相。河陽張從賓、魏州範延光、滑州符彥饒、袁州盧文進不從命,悉平之。吳大將徐知誥代吳命於金陵,改國曰濟,易號為唐,元曰昇元,複姓李氏,易名為昇。以宋齊丘、徐玠為左右相。徙其君丹徒,殺之。

戊戌  晉徙都汴。魏州範延光順命,封高平王,移鎮汶陽。北狄耶律德光改元會同。

己亥  閩亂,連重遇殺其君昶,立其叔父延羲,改元永隆。

庚子  晉用和凝為相。李金全以安叛,命馬全節以十郡之師平之。

辛丑  晉帝石敬唐北巡鄴,安重進以襄叛,安重榮以鎮叛。兩浙錢元瓘卒,子宏佐繼。

壬寅  晉帝石敬唐終於鄴,從子齊王重貴立。侍衛將軍景延廣專政,始貳於狄。漢劉涉卒,子玢繼,改元光大。

癸卯  晉楊光遠以青叛。北狄入寇。漢亂,弟晟弑其君玢,代立,改元應乾,再改元乾和。江南李昇卒,子璟繼,改元保大,宋齊丘、周京為相。平白雲蠻於虔州。閩王延羲弟延政亦稱帝建州,國曰殷,元曰天德。

甲辰  晉改元開運。北狄入寇,至於魏博。封晉陽劉知遠為太原王,劉昫為相。閩亂,大將朱文進殺其君延羲,代立,以福州稱附於晉。

乙巳  北狄大入寇晉河朔至於礠、相。封劉知遠北平王,罷和凝、桑維翰相,以馮玉為相,李崧知樞密院事。

丙午  晉大將杜重威、李守貞及俾將張彥澤以軍降狄於中渡。彥澤以兵五百人入汴,為狄清路,幽其君重貴於開封府。南唐平閩之建州,滅王延政。

丁未  正月,契丹耶律德光入汴滅晉,改國為遼。誅張彥澤,徙其君重貴於北荒,致之龍城。二月,北平王劉知遠稱帝晉陽,年用天福,是謂高祖。五月,契丹潰於汴,耶律德光留相蕭翰守汴,翰求後唐明宗子從益立之而去。六月,劉知遠留子崇於太原,南入汴代命,建國曰漢,用蘇逢吉、蘇禹珪為相,又以竇貞固、李濤為相,楊邠、郭威為樞密使。相馮道、李崧自欒城至。杜重威以魏州拒命。閩國分為三。荊南、兩浙稱附於漢。吳越錢弘佐卒,弟弘倧立。狄契丹耶律德光還至欒城卒,兄之子兀欲代立,歸國,廢德光母,改元天祿。

戊申  漢改元乾佑。帝知遠終,子周王承佑繼,罷李濤相,以楊邠為相。平鄴,誅杜重威。李守貞以河中阻命,王景崇以鳳翔叛,趙思綰以永興抗命,郭威以樞密使西伐之。浙東亂,大將胡思進廢其君弘倧,立其弟俶。

己酉  漢之蒲、雍、歧三叛平。契丹寇河北。命郭威以樞密使北伐鎮、鄴。

庚戌  漢夷宰相楊贇、侍衛將軍史宏肇、三司使王章族,賜澶州王殷、魏州郭威、王峻死。十二月,樞密使郭威以魏兵入,渡河敗內軍於劉子陂,其王承佑野死。郭威至汴,請宰相馮道迎其君之弟承珪於徐州,還至澶淵,軍變複入汴,太后命威監國,降承珪為湘陰公,誅宰相蘇逢吉及劉銖。

辛亥  正月,監國郭威代漢命於汴,是謂太祖,改國曰周,元曰應順。王峻、範質、馮道為相。湘陰公死於宋州。兗州慕容彥超不受命。荊南、兩浙稱附。太原劉崇稱帝河東,國曰漢,年用乾佑。江南唐平湖南,南徙其屬於金陵。北狄亂,契丹兀欲為其族述乾所殺,德光子述律平其亂,代立,改元應曆,易名為璟。

壬子  周平兗州。

癸丑  周冊皇后姪柴榮為皇太子,封晉王,尹開封府。流王峻於商州、王殷於登州,皆殺之。李穀、馮道為相。

甲寅  周鄭仁誨、王溥為相。改元顯德。太祖威終,晉王榮紹位於汴宮。河東劉崇以契丹之師入寇,周主榮親征,大破劉崇於高平,誅不用命者將校七十人,進攻太原,不剋。澤、潞、汾、遼、忻、代、嵐、石迎降。馮道卒於汴州。

乙卯  周大伐江南及蜀。漢劉崇卒,子承鈞繼。

丙辰  周廣汴之外城。南伐取唐之滁和敗其君於渦口。漢劉承鈞改元天會。

丁巳  周李穀罷相,王樸為樞密使,伐江南有功。唐改元交泰,兵敗於紫金山,請以江北地求和於周。

戊午  周受唐江北地。南海劉晟卒,子鋹繼,改元大寶。唐請附於周,殺宰相宋齊丘及陳覺、李徵古。

己未  周征契丹,至於瓦橋,取瀛、莫、易,置雄、霸,遂趣幽州,寧、雄、瀛、莫迎,有疾乃還。複冊妃符氏為皇后,子崇訓為皇太子,封梁王。用魏仁溥、範質為相,趙匡胤進位檢校太尉、充殿前都點檢。世宗榮終,皇太子崇訓嗣位。周北征契丹,至於瓦橋,寧、雄、瀛、莫迎降。周帝榮有疾,乃複。榮妃符氏為皇后,子崇訓為皇太子,封梁王。周魏仁溥、範質為相(缺)趙匡胤進位檢校太傅、充殿前都檢使。世宗終,皇太子崇訓嗣位。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二百六十七

經世之亥二千二百六十八

觀物內篇

物之大者,無若天地,然而亦有所盡也。天之大,陰陽盡之矣;地之大,剛柔盡之矣。陰陽盡而四時成焉;剛柔盡而四維成焉。

夫四時四維者,天地至大之謂也。凡言大者,無得而過之也。亦未始以大為自得,故能成其大。豈不謂至偉至偉者歟?

天生於動者也;地生於靜者也。一動一靜交,而天地之道盡之矣。

動之始則陽生焉,動之極則陰生焉。一陰一陽交而天之用盡之矣。

靜之始則柔生焉,靜之極則剛生焉。一柔一剛交而地之用盡之矣。

動之大者謂之太陽,動之小者謂之少陽,靜之大者謂之太陰,靜之小者謂之少陰。

太陽為日,太陰為月,少陽為星,少陰為辰。日月星辰交而天之體盡之矣。

太柔為水,太剛為火,少柔為土,少剛為石。水火土石交而地之體盡之矣。

日為暑,月為寒,星為晝,辰為夜。暑寒晝夜交而天之變盡之矣。

水為雨,火為風,土為露,石為雷。雨風露雷交而地之化盡之矣。

暑變物之性,寒變物之情,晝變物之形,夜變物之體。性情形體交而動植之感盡之矣。雨化物之走,風化物之飛,露化物之草,雷化物之木。走飛草木交而動植之應盡之矣。

走,感暑而變者性之走也;感寒而變者情之走也;感晝而變者形之走也;感夜而變者體之走也。

飛,感暑而變者性之飛也;感寒而變者情之飛也;感晝而變者形之飛也;感夜而變者體之飛也。

草,感暑而變者性之草也;感寒而變者情之草也;感晝而變者形之草也;感夜而變者體之草也。

木,感暑而變者性之木也;感寒而變者情之木也;感晝而變者形之木也;感夜而變者體之木也。

性,應雨而化者走之性也;應風而化者飛之性也;應露而化者草之性也;應雷而化者木之性也。

情,應雨而化者走之情也;應風而化者飛之情也;應露而化者草之情也;應雷而化者木之情也。

形,應雨而化者走之形也;應風而化者飛之形也;應露而化者草之形也;應雷而化者木之形也。

體,應雨而化者走之體也;應風而化者飛之體也;應露而化者草之體也;應雷而化者木之體也。

性之走善色,情之走善聲,形之走善氣,體之走善味。性之飛善色,情之飛善聲,形之飛善氣,體之飛善味。性之草善色,情之草善聲,形之草善氣,體之草善味。性之木善色,情之木善聲,形之木善氣,體之木善味。

走之性善耳,飛之性善目,草之性善口,木之性善鼻。走之情善耳,飛之情善目,草之情善口,木之情善鼻。走之形善耳,飛之形善目,草之形善口,木之形善鼻。走之體善耳,飛之體善目,草之體善口,木之體善鼻。

夫人也者,暑寒晝夜無不變,雨風露雷無不化,性情形體無不感,走飛草木無不應。以目善萬物之色,耳善萬物之聲,鼻善萬物之氣,口善萬物之味。靈於萬物,不亦宜乎。

 

人之所以能靈於萬物者,謂其目能收萬物之色,耳能收萬物之聲,鼻能收萬物之氣,口能收萬物之味。聲色氣味者,萬物之體也。目耳口鼻者,萬人之用也。

體無定用,惟變是用。用無定體,惟化是體。體用交而人物之道於是乎備矣。然則天亦物也,聖亦人也。

有一物之物,有十物之物,有百物之物,有千物之物,有萬物之物,有億物之物,有兆物之物。為兆物之物,豈非人乎!

有一人之人,有十人之人,有百人之人,有千人之人,有萬人之人,有億人之人,有兆人之人。為兆人之人,豈非聖乎!

是知人也者,物之至者也。聖也者,人之至者也。物之至者始得謂之物之物也。人之至者始得謂之人之人也。夫物之物者,至物之謂也。人之人者,至人之謂也。以一至物而當一至人,則非聖人而何?人謂之不聖,則吾不信也。何哉?謂其能以一心觀萬心,一身觀萬身,一物觀萬物,一世觀萬世者焉。又謂其能以心代天意,口代天言,手代天功,身代天事者焉。又謂其能以上順天時,下應地理,中徇物情,通盡人事者焉。又謂其能以彌綸天地,出入造化,進退今古,表堮禸う戽j。

噫,聖人者,非世世而效聖焉。吾不得而目見之也。雖然吾不得而目見之,察其心,觀其跡,探其體,潛其用,雖億萬千年亦可以理知之也。

人或告我曰:“天地之外,別有天地萬物,異乎此天地萬物。”則吾不得而知之也。非唯吾不得而知之也,聖人亦不得而知之也。凡言知者,謂其心得而知之也。言言者,謂其口得而言之也。既心尚不得而知之,口又惡得而言之乎?以不可得知而知之,是謂妄知也。以不可得言而言之,是謂妄言也。吾又安能從妄人而行妄知妄言者乎!

 

《易》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所以謂之理者,物之理也。所以謂之性者,天之性也。所以謂之命者,處理性者也。所以能處理性者,非道而何?是知道為天地之本,天地為萬物之本。以天地觀萬物,則萬物為萬物,以道觀天地,則天地亦為萬物。

道之道盡之於天矣,天之道盡之於地矣,天地之道盡之於萬物矣,天地萬物之道盡之於人矣。人能知其天地萬物之道所以盡於人者,然後能盡民也。

天之能盡物,則謂之曰昊天。人之能盡民,則謂之曰聖人。謂昊天能異乎萬物,則非所以謂之昊天也。謂聖人能異乎萬民,則非所以謂之聖人也。萬民與萬物同,則聖人固不異乎昊天者矣。然則聖人與昊天為一道,聖人與昊天為一道,則萬民與萬物亦可以為一道。一世之萬民與一世之萬物亦可以為一道,則萬世之萬民與萬世之萬物亦可以為一道也。明矣。

夫昊天之盡物,聖人之盡民,皆有四府焉。昊天之四府者,春夏秋冬之謂也。陰陽升降於其間矣。聖人之四府者,《易》、《書》、《詩》、《春秋》之謂也。《禮》、《樂》汙隆於其間矣。春為生物之府,夏為長物之府,秋為收物之府,冬為藏物之府。號物之庶謂之萬,雖曰萬之又萬,其庶能出此昊天之四府者乎?《易》為生民之府,《書》長民之府,《詩》為收民之府,《春秋》為藏民之府。號民之庶謂之萬,雖曰萬之又萬,其庶能出此聖人之四府者乎?昊天之四府者,時也。聖人之四府者,經也。昊天以時授人,聖人以經法天。天人之事,當如何哉?

                           

觀春則知《易》之所存乎?觀夏則知《書》之所存乎?觀秋則知《詩》之所存乎?觀冬則知《春秋》之所存乎?

《易》之《易》者,生生之謂也。《易》之《書》者,生長之謂也。《易》之《詩》者,生收之謂也。《易》之《春秋》者,生藏之謂也。

《書》之《易》者,長生之謂也。《書》之《書》者,長長之謂也。《書》之《詩》者,長收之謂也。《書》之《春秋》者,長藏之謂也。

《詩》之《易》者,收生之謂也。《詩》之《書》者,收長之謂也。《詩》之《詩》者,收收之謂也。《詩》之《春秋》者,收藏之謂也。

《春秋》之《易》者,藏生之謂也。《春秋》之《書》者,藏長之謂也。《春秋》之《詩》者,藏收之謂也。《春秋》之《春秋》者,藏藏之謂也。

生生者修夫意者也,生長者修夫言者也,生收者修夫象者也,生藏者修夫數者也。

長生者修夫仁者也,長長者修夫禮者也,長收者修夫義者也,長藏者修夫智者也。

收生者修夫性者也,收長者修夫情者也,收收者修夫形者也,收藏者修夫體者也。

藏生者修夫聖者也,藏長者修夫賢者也,藏收者修夫才者也,藏藏者修夫術者也。

修夫意者三皇之謂也,修夫言者五帝之謂也,修夫象者三王之謂也,修夫數者五伯之謂也。

修夫仁者有虞之謂也,修夫禮者夏禹之謂也,修夫義者商湯之謂也,修夫智者周發之謂也。

修夫性者文王之謂也,修夫情者武王之謂也,修夫形者周公之謂也,修夫體者召公之謂也。

修夫聖者秦穆之謂也,修夫賢者晉文之謂也,修夫才者齊桓之謂也,修夫術者楚莊之謂也。

皇帝王伯者,《易》之體也。虞夏商周者,《書》之體也。文武周召者,《詩》之體也。秦晉齊楚者,《春秋》之體也。

意言象數者,《易》之用也。仁義禮智者,《書》之用也。性情形體者,《詩》之用也。聖賢才術者,《春秋》之用也。

用也者,心也。體也者,跡也。心跡之間有權存焉者,聖人之事也。

三皇同意而異化,五帝同言而異教,三王同象而異勸,五伯同數而異率。同意而異化者必以道。以道化民者,民亦以道歸之,故尚自然。夫自然者,無為無有之謂也。無為者,非不為也,不固為者也,故能廣。無有者,非不有也,不固有者也,固能大。廣大悉備,而不固為固有者,其唯三皇乎?是故知能以道化天下者,天下亦以道歸焉。所以聖人有言曰:“我無為,而民自化;我無事,而民自富;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欲,而民自樸。”其斯之謂歟?

三皇同仁而異教化,五帝同禮而異教,三王同義而異勸,五伯同智而異率。同禮而異皆者必以德。以德教民者,民亦以德歸之,故尚讓。夫尚讓也者,先人後己之謂也。以天下授人而不為輕,若素無之也。受人之天下而不為重,若素有之也。若素無素有者,謂不己無己有之也。若己無己有,則舉一毛以取與於人,猶有貪鄙之心生焉,而況天下者乎?能知其天下之天下非己之天下者,其唯五帝乎?是故能以德教天下者,天下亦以德歸焉。所以聖人有言曰:“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其斯之謂歟?

三皇同性而異化,五帝同情而異教,三王同形而異勸,五伯同體而異率。同形而異勸者必以功。以功勸民者,民亦以功歸之,故尚政。夫政也者,正也,以正正夫不正之謂也。天下之正莫如利民焉,天下之不正莫如害民焉。能利民者正,則謂之王矣。能害民者不正,則謂之賊矣。以利除害,安有去王耶?以王去賊,安有弑君耶?是故知王者,正也。能以功正天下之不正者,天下亦以功歸焉。所以聖人有言曰:“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其斯之謂歟?

三皇同聖而異化,五帝同賢而異教,三王同才而異勸,五伯同術而異率。同術而異率者必以力。以力率民者,民亦以力歸之,故尚爭。夫爭也者,爭夫利者也。取與利不以義,然後謂之爭。小爭交以言,大爭交以兵。爭夫強者也,猶借夫名也者,謂之曲直。名也者,命物正事之稱也。利也者,養人成務之具也。名不以仁,無以守業。利不以義,無以居功。名不以功居,利不以業守,則亂矣,民所以必爭之也。五伯者,借虛名以爭實利者也。帝不足則王,王不足則伯,伯又不足則夷狄矣。若然則五伯不謂無功於中國,語其王則未也。過夷狄則遠矣。周之東遷,文武之功德於是乎盡矣。猶能維持二十四君。王室不絕如線,夷狄不敢屠害中原者,由五伯借名之力也。是故知能以力率天下者,天下亦以力歸焉。所以聖人有言曰:“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於大君。”其斯之謂歟?

夫意也者盡物之性也,言也者盡物之情也,象也者盡物之形也,數也者盡物之體也。仁也者盡人之聖也,禮也者盡人之賢也,義也者盡人之才也,智也者盡人之術也。

盡物之性者謂之道,盡物之情者謂之德,盡物之形者謂之功,盡物之體者謂之力。盡人之聖者謂之化,盡人之賢者謂之教,盡人之才者謂之勸,盡人之術者謂之率。

道德功力者,存乎體者也。化教勸率者,存乎用者也。體用之間有變存焉者,聖人之業也。夫變也者,昊天生萬物之謂也。權也者,聖人生萬民之謂也。非生物生民,而得謂之權變乎?

                            

善化天下者,止於盡道而已。善教天下者,止於盡德而已。善勸天下者,止於盡功而已。

善率天下者,止於盡力而已。

以道德功力為化者,乃謂之皇矣。以道德功力為教者,乃謂之帝矣。以道德功力為勸者,乃謂之王矣。以道德功力為率者,乃謂之伯矣。

以化教勸率為道者,乃謂之《易》矣。以化教勸率為德者,乃謂之《書》矣。以化教勸率為功者,乃謂之《詩》矣。以化教勸率為力者,乃謂之《    春秋》矣。

此四者,天地始則始焉,天地終則終焉。始終隨乎天地者也。

夫古今者,在天地間猶旦暮也。以今觀今,則謂之今矣;以後觀今,則今亦謂之古矣。以今觀古,則謂之古矣;以古自觀,則古亦謂之今矣。是知古亦未必為古,今亦未必為今。皆自我而觀之也。安知千古之前萬古之後,其人不自我而觀之也。

若然,則皇帝王伯者,聖人之時也;《易》、《書》、《詩》、《春秋》者,聖人之經也。時有消長;經有因革。時有消長,否、泰盡之矣;經有因革,損、益盡之矣。否、泰盡而體、用分;損、益盡而心、跡判。體與用分,心與跡判,聖人之事業於是乎備矣。所以,自古當世之君天下者,其命有四焉。一曰正命;二曰受命;三曰改命;四曰攝命。正命者,因而因者也;受命者因而革者也;改命者革而因者也;攝命者革而革者也。因而因者長而長者也;因而革者長而消也;革而因者消而長也;革而革者消而消也。革而革者,一世之事業也;革而因者,十世之事業也;因而革者,百世之事業也;因而因者,千世之事業也。可以因則因,可以革則革者,萬世之事業也。一世之事業者,非五伯之道而何?十世之事業者,非三王之道而何?百世之事業者,非五帝之道而何?千世之事業者,非三皇之道而何?萬世之事業者,非仲尼之道而何?是知,皇帝王伯者命世之謂也;仲尼者不世之謂也。仲尼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如是則何止於百世而已哉!億千萬世皆可得而知之也。

人皆知仲尼之為仲尼,不知仲尼之所以為仲尼。不欲知仲尼之所以為仲尼則已,如欲必知仲尼之所以為仲尼,則舍天地將奚之焉?

人皆知天地之為天地,不知天地之所以為天地。不欲知天地之所以為天地則已,如其必欲知天地之所以為天地,則舍動靜將奚之焉?

夫一動一靜者,天地至妙者歟?夫一動一靜之間者,天地人至妙至妙者歟?是故知仲尼之所以能盡三才之道者,謂其行無轍跡也。

 

孔子贊《易》自羲、軒而下,序《書》自堯、舜而下,刪《詩》自文、武而下,修《春秋》自桓、文而下。自羲、軒而下,祖三皇也。自堯、舜而下,宗五帝也。自文、武而下,子三王也。自桓、文而下,孫五伯也。祖三皇,尚賢也。宗五帝,亦尚賢也。三皇尚賢以道,五帝尚賢以德。子三王,尚親也。孫五伯,亦尚親也。三王尚親以功,五伯尚親以力。嗚呼,時之既往億萬千年,時之未來亦億萬千年,何祖宗之寡而子孫之多耶?此所以重贊堯、舜,至禹曰:“禹,吾無間然矣。”仲尼後禹千五百餘年,今之後仲尼又千五百餘年,雖不敢比德仲尼,上贊堯、舜、禹,豈不敢如孟子上贊仲尼乎?

人謂仲尼惜乎無土,吾獨以為不然。匹夫以百畝為土,大夫以百里為土,諸侯以四境為土,天子以四海為土,仲尼以萬世為土。若然則孟子言自生民以來,未有有如夫子,斯亦不為之過矣。夫人不能自富,必待天與其富然後能富。人不能自貴,必待天與其貴然後能貴。若然則富貴在天也,不在人也。有求而得之者,有求而不得者矣。是系乎天者也。功德在人也,不在天也。可修而得之,不修則不得。是非系乎天也,系乎人者也。夫人之能求而得富貴者,求其可得者也。非其可得者,非所以能求之也。昧者不知,求而得之,則謂其己之能得也,故矜之;求而不得,則謂其人之不與也,故怨之。如知其己之所以能得,人之所以能與,則天下安有不知量之人邪!

天下至富也,天子至貴也,豈可妄意求而得之也。雖然,天命亦未始不由積功累行,聖君艱難以成之,庸君暴虐以壞之。是天歟?是人歟?是人歟?是知人作之咎,固難逃已。天降之災,禳之奚益?積功累行,君子常分,非有求而然也。有求而然者,所以謂利乎仁者也。君子安有餘事於其間哉!然而有幸與不幸者,始可語命也已。

夏禹以功有天下,夏桀以虐失天下;殷湯以功有天下,殷紂以虐失天下;周武以功有天下,周幽以虐失天下。三者雖時不同,其成敗之形一也。平王東遷,無功以複王業;赧王西走,無虐以喪王室。威令不逮一小國,諸侯仰存於五伯而已。此又奚足道哉!但時無真王者出焉。雖有虛名,與杞宋其誰曰少異?是時也。《春秋》之作不亦宜乎!

仲尼修經周平王之時,《書》終於晉文侯,《詩》列為王國風,《春秋》始於魯隱公,《易》盡於未濟卦。予非知仲尼者,學為仲尼者也。禮樂征伐自天子出,而出自諸侯,天子之重去矣。宗周之功德自文、武出,而出自幽、厲,文、武之基息矣。由是犬戎得以侮中國。周之諸侯非一,獨晉能攘去戎狄,徙王東都洛邑,用存王國,為天下伯者之唱,秬鬯圭瓚之所錫,其能免乎?《傳》稱子貢欲去魯告朔之餼羊,孔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是知名存實亡者,猶愈於名實俱亡者矣。禮雖廢而羊存,則後世安知無不復行禮者矣。晉文公尊王,雖用虛名,猶能力使天下諸侯知周有天子,而不敢以兵加之也。及晉之喪也,秦由是敢滅周。斯愛禮之言,信不誣矣。

齊景公嘗一日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是時也,諸侯僭天子,陪臣執國命,祿去公室,政出私門。景公自不能上奉周天子,欲其臣下奉己,不亦難乎?厥後齊祚卒為田氏所移。夫齊之有田氏者,亦猶晉之有三家也。晉之有三家,亦猶周之有五伯也。韓、趙、魏之於晉也,既立其功,又分其地,既卑其主,又奪其國。田氏之於齊也,既得其祿,又專其政,既殺其君,又移其祚。其如天下之事,豈無漸乎?履霜之戒,寧不思乎?《傳》稱王者往也。能往天下者可以王矣。周之衰也,諸侯不朝天子久矣。及楚預中國會盟,仲尼始進爵為之子,其於僭王也,不亦陋乎?

夫以力勝人者,人亦以力勝之。吳嘗破越而有輕楚之心,及其破楚又有驕齊之志,貪婪攻取,不顧德義,侵侮齊晉,專以夷狄為事,遂複為越所滅。越又不監之,其後複為楚所滅。楚又不監之,其後複為秦所滅。秦又不監之,其後複為漢所伐。恃強淩弱,與豺狼何以異乎?非所以謂中國義理之師也,宋之為國也,爵高而力卑者乎?盟不度德,會不量力,區區與諸侯並驅中原,恥居其後。其於伯也,不亦難乎?

周之同姓諸侯而剋永世者,獨有燕在焉。燕處北陸之地,去中原特遠,苟不隨韓、趙、魏、齊、楚較利刃,爭虛名,則足以養德待時,觀諸侯之變。秦雖虎狼,亦未易加害。延十五、六年後,天下事未可知也。

中原之地方九千里,古不加多而今不加少。然而有祚長祚短地大地小者,攻守異故也。自三代以降,漢、唐為盛,秦界於周、漢之間矣。秦始盛於穆公,中於孝公,終於始皇。起於西夷,遷於岐山,徙於鹹陽。兵瀆宇內,血流天下,併吞四海,庚革古今。雖不能比德三代,非晉、隋可同年而語也。其祚之不永,得非用法太酷,殺人之多乎?所以仲尼序《書》終於《秦誓》一事,其旨不亦遠乎?

夫好生者生之徒也,好殺者死之徒也。周之好生也以義,漢之好生也亦以義。秦之好殺也以利,楚之好殺也亦以利。周之好生也以義,而漢且不及。秦之好殺也以利,而楚又過之。天之道,人之情,又奚擇於周、秦、漢、楚哉?擇乎善惡而已。是知善也者無敵於天下,而天下共善之。惡也者亦無敵於天下,而天下亦共惡之。天之道,人之情,又奚擇於周、秦、漢、楚哉?擇乎善惡而已。

 

昔者孔子語堯舜,則曰“垂衣裳而天下治”;語湯武,則曰“順乎天而應乎人”。斯言可以該古今帝王受命之理也。堯禪舜以德,舜禪禹以功。以德帝也,以功亦帝也。然而德下一等,則入於功矣。湯伐桀以放,武伐紂以殺。以放王也,以殺亦王也。然而放下一等,則入於殺矣。是知時有消長,事有因革,前聖後聖非出於一途哉。

天與人相為表堙C天有陰陽,人有邪正。邪正之由,系乎上之所好也。上好德則民用正,上好佞則民用邪。邪正之由有自來矣。雖聖君在上,不能無小人,是難其為小人。雖庸君在上,不能無君子,是難其為君子。自古聖君之盛,未有如唐堯之世,君子何其多耶,時非無小人也,是難其為小人,故君子多也。所以雖有四凶,不能肆其惡。自古庸君之盛,未有如商紂之世,小人何其多耶,時非無君子也,是難其為君子,故小人多也。所以雖有三仁,不能遂其善。是知君擇臣臣擇君者,是系乎人也;君得臣臣得君者,是非系乎人也,系乎天者也。

賢愚人之本性,利害民之常情。虞舜陶於河濱,傅說築於岩下。天下皆知其賢,而百執事不為之舉者,利害使之然也。籲,利害叢於中而矛戟森於外,又安知有虞舜之聖而傅說之賢哉?河濱非禪讓之所,岩下非求相之方。昔也在億萬人之下,而今也在億萬人之上,相去一何遠之甚也!然而必此雲者,貴有名者也。

《易》曰:“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中正行險,往且有功,雖危無咎,能自信故也。伊尹以之,是知古之人患名過實者有之矣。其間有幸與不幸者,雖聖人力有不及者矣。伊尹行塚宰,居責成之地。借使避放君之名,豈曰不忠乎?則天下之事去矣,又安能正嗣君,成終始之大忠者乎?籲,若委寄於匪人,三年之間其於嗣君何?則天下之事亦去矣。又安有伊尹也?“坎,有孚維心,亨”,不亦近之乎?

《易》曰:“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剛健主豫,動而有應,群疑乃亡,能自強故也。周公以之,是知聖人不能使人無謗,能處謗者也。周公居總,已當任重之地。借使避滅親之名,豈曰不孝乎?則天下之事去矣,又安能保嗣君,成終始之大孝乎?籲,若委寄於匪人,七年之間其於嗣君何?則天下之事亦去矣。又安有周公也?“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不亦近之乎?

夫天下將治,則人必尚行也;天下將亂,則人必尚言也。尚行則篤實之風行焉;尚言則詭譎之風行焉。天下將治,則人必尚義也;天下將亂,則人必尚利也。尚義則謙讓之風行焉;尚利則攘奪之風行焉。三王尚行者也,五伯尚言者也。尚行者必入於義也,尚言者必入於利也。義利之相去一何遠之如是耶?是知言之於口不若行之於身,行之於身不若盡之於心。言之於口,人得而聞之;行之於身,人得而見之;盡之於心,神得而知之。人之聰明猶不可欺,況神之聰明乎?是知無愧於口不若無愧於身,無愧於身不若無愧於心。無口過易,無身過難。無身過易,無心過難。既無心過,何難之有?籲,安得無心過之人而與之語心哉!是故知聖人所以能立乎無過之地者,謂其善事於心者也。

                          

仲尼曰:“韶盡美矣,又盡善也。武盡美矣,未盡善也。”又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是知武王雖逮舜之盡善盡美,以其解天下之倒懸,則下於舜一等耳。桓公雖不逮武之應天順人,以其霸諸侯一匡天下,則高於狄亦遠矣。以武比舜,則不能無過,比桓則不能無功。以桓比狄則不能無功,比武則不能無過。漢氏宜立乎其武、桓之間矣。是時也,非會天下民厭秦之暴且甚,雖十劉季百子房,其於人心之未易何?且古今之時則異也,而民好生惡死之心非異也。自古殺人之多未有如秦之甚,天下安有不厭之乎?殺人之多不必以刃,謂天下之人無生路可趨,而又況以刃多殺天下之人乎?秦二世萬乘也,求為黔首而不能得。漢劉季匹夫也,免為元首而不能已。萬乘與匹夫相去有間矣,然而有時而代之者,謂其天下之利害有所懸之耳。天之道非禍萬乘而福匹夫也,謂其禍無道而福有道也。人之情非去萬乘而就匹夫也,謂其去無道而就有道也。萬乘與匹夫相去有間矣,然而有時而代之者,謂其直以天下之利害有所懸之耳。

日既沒矣,月既望矣,星不能不希矣。非星之希,是星難乎為其光矣,能為其光者不亦希乎?漢、唐既創業矣,呂、武既擅權矣,臣不能不希矣。非臣之希,是臣難乎為忠矣,能為其忠者不亦希乎?是知從天下事易,死天下事難。死天下事易,成天下事難。苟能成之,又何計乎死與生也?如其不成,雖死奚益?況其有正與不正者乎?是其死於不正,孰若生於正?與其生於不正,孰若死於正?在乎忠與智者之一擇焉。死固可惜,貴乎成天下事也。如其敗天下之事,一死奚以塞責?生固可愛,貴乎成天下之事也。如其敗天下之事,一生何以收功?噫,能成天下之事,又能不失其正而生者,非漢之留侯,唐之梁公而何?微斯二人,則漢唐之祚或幾乎移矣。豈若虛生虛死者譬之蕭艾,忠與智者不游乎其間矣。

                          

仲尼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也!”自極亂至於極治,必三變矣。三皇之法無殺,五伯之法無生。伯一變至於王矣,王一變至於帝矣,帝一變至於皇矣。其於生也,非百年而何?是知三皇之世如春,五帝之世如夏,三王之世如秋,五伯之世如冬。如春溫如也,如夏燠如也,如秋淒如如也,如冬冽如也。春夏秋冬者,昊天之時也。《易》、《書》、《詩》、《春秋》者,聖人之經也。天時不差則歲功成矣,聖經不忒則君德成矣。天有常時,聖有常經,行之正則正矣,行之邪則邪矣。邪正之間有道在焉。行之正則謂之正道,行之邪則謂之邪道。邪正由人乎?由天乎?

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則異也,其於由道一也。夫道也者,道也。道無形,行之則見於事矣。如道路之道,坦然,使千億萬年行之,人知其歸者也。或曰:“君子道長則小人道消,君子道消則小人道長。長者是,則消者非也;消者是,則長者非也。何以知正道邪道之然乎?”籲,賊夫人之論也!不曰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國行中國事,夷狄行夷狄事,謂之正道。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國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國事,謂之邪道。至於三代之世治,未有不治人倫之為道也;三代之世亂,亂未有不亂人倫之為道也。後世之慕三代之治世者,未有不正人倫者也;後世之慕三代之亂世者,未有不亂人倫者也。自三代而下,漢唐為盛,未始不由治而興,亂而亡。況其不盛於漢唐者乎?其興也,又未始不由君道盛,父道盛,夫道盛,君子之道盛,中國之道盛;其亡也,又未始不由臣道盛,子道盛,妻道盛,小人之道盛,夷狄之道盛。噫,二道對行,何故治世少而亂世多耶?君子少而小人多耶?曰:豈不知陽一而陰二乎?天地尚由是道而生,況其人與物乎?人者,物之至靈者也。物之靈未若人之靈,尚由是道而生,又況人靈於物者乎?是知人亦物也,以其至靈,故特謂之人也。

                          

日經天之元,月經天之會,星經天之運,辰經天之世。

以日經日則元之元可知之矣;以日經月則元之會可知之矣;以日經星則元之運可知之矣;以日經辰則元之世可知之矣。

以月經日則會之元可知之矣;以月經月則會之會可知之矣;以月經星則會之運可知之矣;以月經辰則會之世可知之矣。

以星經日則運之元可知之矣;以星經月則運之會可知之矣;以星經星則運之運可知之矣;以星經辰則運之世可知之矣。

以辰經日則世之元可知之矣;以辰經月則世之會可知之矣;以辰經星則世之運可知之矣;以辰經辰則世之世可知之矣。

元之元一,元之會十二,元之運三百六十,元之世四千三百二十。

會之元十二,會之會一百四十四,會之運四千三百二十,會之世五萬一千八百四十。

運之元三百六十,運之會四千三百二十,運之運一十二萬九千六百,運之世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

世之元四千三百二十,世之會五萬一千八百四十,世之運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世之世一千八百六十六萬二千四百。

元之元以春行春之時也;元之會以春行夏之時也;元之運以春行秋之時也;元之世以春行冬之時也。

會之元以夏行春之時也;會之會以夏行夏之時也;會之運以夏行秋之時也;會之世以夏行冬之時也。

運之元以秋行春之時也;運之會以秋行夏之時也;運之運以秋行秋之時也;運之以秋春行冬之時也。

世之元以冬行春之時也;世之會以冬行夏之時也;世之運以冬行秋之時也;世之世以冬行冬之時也。

皇之皇以道行道之事也;皇之帝以道行德之事也;皇之王以道行功之事也;皇之伯以道行力之事也。

帝之皇以德行道之事也;帝之帝以德行德之事也;帝之王以德行功之事也;帝之伯以德行力之事也。

王之皇以功行道之事也;王之帝以功行德之事也;王之王以功行功之事也;王之伯以功行力之事也。

伯之皇以力行道之事也;伯之帝以力行德之事也;伯之王以力行功之事也;伯之伯以力行力之事也。時有消長,事有因革。非聖人無以盡之。所以仲尼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是知千萬世之時,千萬世之經,豈可畫地而輕言也哉!三皇春也,五帝夏也,三王秋也,五伯冬也。七國,冬之餘冽也。漢王而不足,晉伯而有餘。三國,伯之雄者也。十六國,伯之叢者也。南五代,伯之借乘也。北五朝,伯之傳舍也。隋,晉之子也。唐,漢之弟也。隋季諸郡之伯,江漢之餘波也。唐季諸鎮之伯,日月之餘光也。後五代之伯,日未出之星也。

自堯舜至於今,上下三千餘年,前後百有餘世,書傳可明紀者,四海之內,九州之間,其間或合或離,或治或隳,或強或羸,或唱或隨,未始有兼世而能一其風俗者。籲,古者謂三十年為一世,豈徒然哉?俟化之必洽,教之必浹,民之情始可一變矣。苟有命世之人繼世而興焉,則雖民如夷狄,三變而帝道可舉。惜乎時無百年之世,世無百年之人,比其有代則賢之與不肖,何止於相半也?時之難不其然乎?人之難不其然乎?

                          

太陽之體數十,太陰之體數十二,少陽之體數十,少陰之體數十二。少剛之體數十,少柔之體數十二,太剛之體數十,太柔之體數十二。

進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體數,退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體數,是謂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用數。進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體數,退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體數,是謂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用數。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體數一百六十,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體數一百九十二。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用數一百一十二,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用數一百五十二。

乙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用數唱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用數,是謂日月星辰之變數。乙太陰、少陰、太柔、少柔之用數唱太陽、少陽、太剛、少剛之用數,是謂水火土石之化數。日月星辰之變數一萬七千二十四,謂之動數。水火土石之化數一萬七千二十四,謂之植數。再唱和日月星辰水火土石之變化通數二萬八千九百八十一萬六千五百七十六,謂之動植通數。

日月星辰者,變乎暑寒晝夜者也;水火土石者,化乎風雨露雷者也。暑寒晝夜者,變乎性情形體者也;風雨露雷者,化乎走飛草木者也。暑變走飛草木之性,寒變走飛草木之情,晝變走飛草木之形,夜變走飛草木之體。雨化性情形體之走,風化性情形體之飛,露化性情形體之草,雷化性情形體之木。性情形體者,本乎天者也;走飛草木者,本乎地者也。本乎天者,分陰分陽之謂也;本乎地者,分剛分柔之謂也。夫分陰分陽、分剛分柔者,天地萬物之謂也。備天地萬物者,人之謂也。

 

有日日之物者也,有日月之物者也,有日星之物者也,有日辰之物者也。

有月日之物者也,有月月之物者也,有月星之物者也,有月辰之物者也。

有星日之物者也,有星月之物者也,有星星之物者也,有星辰之物者也。

有辰日之物者也,有辰月之物者也,有辰星之物者也,有辰辰之物者也。

日日物者,飛飛也,日月物者,飛走也,日星物者,飛木也,日辰物者,飛草也。

月日物者,走飛也,月月物者,走走也,月星物者,走木也,月辰物者,走草也。

星日物者,木飛也,星月物者,木走也,星星物者,木木也,星辰物者,木草也。

辰日物者,草飛也,辰月物者,草走也,辰星物者,草木也,辰辰物者,草草也。

有皇皇之民者也,有皇帝之民者也,有皇王之民者也,有皇伯之民者也。

有帝皇之民者也,有帝帝之民者也,有帝王之民者也,有帝伯之民者也。

有王皇之民者也,有王帝之民者也,有王王之民者也,有王伯之民者也。

有伯皇之民者也,有伯帝之民者也,有伯王之民者也,有伯伯之民者也。

皇皇民者士士也,皇帝民者士農也,皇王民者士工也,皇伯民者士商也。

帝皇民者農士也,帝帝民者農農也,帝王民者農工也,帝伯民者農商也。

王皇民者工士也,王帝民者工農也,王王民者工工也,王伯民者工商也。

伯皇民者商士也,伯帝民者商農也,伯王民者商工也,伯伯民者商商也。

飛飛物者性性也,飛走物者性情也,飛木物者性形也,飛草物者性體也。

走飛物者情性也,走走物者情情也,走木物者情形也,走草物者情體也。

木飛物者形性也,木走物者形情也,木木物者形形也,木草物者形體也。

草飛物者體性也,草走物者體情也,草木物者體形也,草草物者體體也。

士士民者仁仁也,士農民者仁禮也,士工民者仁義也,士商民者仁智也。

農士民者禮仁也,農農民者禮禮也,農工民者禮義也,農商民者禮智也。

工士民者義仁也,工農民者義禮也,工工民者義義也,工商民者義智也。

商士民者智仁也,商農民者智禮也,商工民者智義也,商商民者智智也。

飛飛之物一之一,飛走之物一之十,飛木之物一之百,飛草之物一之千。

走飛之物十之一,走走之物十之十,走木之物十之百,走草之物十之千。

木飛之物百之一,木走之物百之十,木木之物百之百,木草之物百之千。

草飛之物千之一,草走之物千之十,草木之物千之百,草草之物千之千。

士士之民一之一,士農之民一之十,士工之民一之百,士商之民一之千。

農士之民十之一,農農之民十之十,農工之民十之百,農商之民十之千。

工士之民百之一,工農之民百之十,工工之民百之百,工商之民百之千。

商士之民千之一,商農之民千之十,商工之民千之百,商商之民千之千。

一一之飛當兆物,一十之飛當億物,一百之飛當萬物,一千之飛當千物。

十一之走當億物,十十之走當萬物,十百之走當千物,十千之走當百物。

百一之木當萬物,百十之木當千物,百百之走當百物,百千之木當十物。

千一之草當千物,千十之草當百物,千百之草當十物,千千之草當一物。

一一之士當兆民,一十之士當億民,一百之士當萬民,一千之士當千民。

十一之農當億民,十十之農當萬民,十百之農當千民,十千之農當百民。

百一之工當萬民,百十之工當千民,百百之工當百民,百千之工當十民。

千一之商當千民,千十之商當百民,千百之商當十民,千千之商當一民。

為一一之物能當兆物者,非巨物而何?為一一之民能當兆民者,非巨民而何?為千千之物能分一物者,非細物而何?為千千之民能分一民者,非細民而何?固知物有大小,民有賢愚。移昊天生兆物之德而生兆民,則豈不謂至神者乎?移昊天養兆物之功而養兆民,則豈不謂至聖者乎?吾而今而後知踐形為大,非大聖大神之人,豈有不負於天地者矣?夫所以謂之觀物者,非以目觀之也。非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也,非觀之以心而觀之以理也。天下之物莫不有理焉,莫不有性焉,莫不有命焉。所以謂之理者,窮之而後可知也。所以謂之性者,盡之而後而知之也。所以謂之命者,至之而後可知也。此三知者,天下之真知也。雖聖人無以過之也,而過之者非所以謂之聖人也。夫鑒之所以能為明者,謂其能不隱萬物之形也。雖然鑒之能不隱萬物之形,未若水之能一萬物之形也。雖然水之能一萬物之形,又未若聖人之能一萬物之情也。謂其聖人之能反觀也。所以謂之反觀者,不以我觀物也。不以我觀物者,以物觀物之謂也。既能以物觀物,又安有我於其間哉!是知我亦人也,人亦我也。我與人皆物也。此所以能用天下之目為己之目,其目無所不觀矣。用天下之耳為己之耳,其耳無所不聽矣。用天下之口為己之口,其口無所不言矣。用天下之心為己之心,其心無所不謀矣。夫天下之觀,其於見也不亦廣乎?天下之聽,其於聞也不亦遠乎?天下之言,其於論也不亦高乎?天下之謀,其於樂也不亦大乎?夫其見至廣,其聞至遠,其論至高,其樂至大,能為至廣至遠至高至大之事而中無一為焉,豈不謂至神至聖者乎?非唯吾謂之至神至聖者乎,而天下謂之至神至聖者乎。而千萬世之天下謂之至神至聖者乎。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已。

天數五,地數五,合而為十,數之全也。天以一而變四,地以一而變四。四者有體也,而其一者無體也,是謂有無之極也。天之體數四而用者三,不用者一也;地之體數四而用者三,不用者一也。是故無體之一以況自然也。不用之一以況道也。用之者三以況天地人也。

體者八變,用者六變。是以八卦之象,不易者四,反易者二,以六卦變而成八也。

重卦之象,不易者八,反易者二十八,以三十六變而成六十四也。

故爻止於六,卦盡於八。策窮於三十六,而重卦極於六十四也。卦成於八,重於六十四,爻成於六;策窮於三十六,而重於三百八十四也。

天有四時,一時四月,一月四十日,四四十六,各去其一,是以一時三月,一月三十日也。四時體數也,三月、三十日用數也。體雖具四,而其一常不用也,故用者止於三而極於九也。體數常偶,故有四,有十二;用數常奇,故有三,有九。

大數不足而小數常盈者,何也?以其大者不可見而小者可見也。故時止乎四,月止乎三,而日盈乎十也。是以人之肢體有四而指有十也。

天見乎南而潛乎北,極於六而餘於七。是以人知其前昧其後,而略其左右也。

天體數四而用三,地體數四而用三。天剋地,地剋天,而剋者在地,猶晝之餘分在夜也。是以天三而地四。天有三辰,地有四行也。然地之大,且見且隱,其餘分之謂耶?

乾七子,兌六子,離五子,震四子,巽三子,坎二子,艮一子,坤全陰,故無子。乾七子,坤六子,兌五子,艮四子,離三子,坎二子,震一子,巽剛,故無子。

天有二正,地有二正,而共用二變以成八卦也。天有四正,地有四正,共用二十八變以成六十四卦也。是以小成之卦,正者四,變者二,共六卦也。大成之卦,正者八,變者二十八,共三十六卦也。乾坤坎離為三十六卦之祖也,兌震巽艮為二十八卦之祖也。

乾坤七變,是以晝夜之極不過七分也。艮兌六變,是以月止於六,共為十二也。離坎五變,是以日止於五,共為十日也。震巽四變,是以體止於四,共為八也。

卦之正、變共三十六,而爻又有二百一十六,則用數之策也。三十六去四則三十二也,又去四則二十八也,又去四則二十四也。故卦數三十二位,去四而言之也;天數二十八位,去八而言之也;地數二十四位,去十二而言之也。四者乾坤坎離也,八者並頤、中孚、大、小過也。十二者,並兌、震、泰、既濟也。

日有八位而用止於七,去乾而言之也。月有八位而用止於六,去兌而言之也。星有八位而用止於五,去離而言之也。辰有八位而用止於四,去震而言之也。

日有八位,而數止於七,去泰而言之也。

月自兌起者,月不能及日之數也。故十二月常餘十二日也。

乾,陽中陽,不可變,故一年止舉十二月也。震,陰中陽,不可變,故一日之十二時不可見也。兌,陽中陰,離,陰中陽,皆可變,故日月之數可分也。是陰數以十二起,陽數以三十起,常存二六也。

舉年見月,舉月見日,舉日見時,陽統陰也。是天四變含地四變。日之變含月與星辰之變也。是以一卦含四卦也。

日一位,月一位,星一位,辰一位。日有四位,月有四位,星有四位,辰有四位。四四有十六位。此一變而日月之數窮矣。

天有四變,地有四變,變有長也,有消也。十六變而天地之數窮矣。

日起於一,月起於二,星起於三,辰起於四。引而伸之,陽數常六,陰數常二,而小大之運窮。

三百六十變為十二萬九千六百。

十二萬九千六百變為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變為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

以三百六十為時,以十二萬九千六百為日,以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為月,以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為年,則大小運之數立矣。

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分而為十二,前六限為長,後六限為消,以當一年十二月之數,而進退三百六十日矣。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分而為三十,以當一月三十日之數,隨大運消長而進退六十日矣。十二萬九千六百分而為十二,以當一日十二時之數,而進退六日矣。三百六十以當一時之數,隨小運之進退,以當晝夜之時也。

十六變之數,去其交數,取其用數,得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分為十二限,前六限為長,後六限為消,每限得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之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

每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年,開一分,進六十日也。六限開六分,進三百六十日也。猶有餘分之一,故開七分,進三百六十六日也。其退亦是矣。

十二萬九千六百,去其三者,交數也,取其七者,用數也。用數三而成於六,加餘分故有七也。七之得九萬七百二十年,半之得四萬五千三百六十年,以進六日也。

日有晝夜,數有朓朒,以成十有二日也。每三千六百年進一日,凡四萬三千二百年進十有二日也。餘二千一百六十年以進餘分之六,合交數之二千一百六十年,共進十有二分以為閏也。

故小運之變,凡六十而成三百六十有六日也。六者三天也,四者兩地也。天統乎體而托地以為體,地分乎用而承天以為用。天地相依,體用相附。

乾為一,乾之五爻分而為大有,以當三百六十之數也。乾之四爻分而為小畜,以當十二萬九千六百之數也。乾之三爻分而為履,以當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數也。乾之二爻分而為同人,以當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之數也。乾之初爻分而為姤,以當七稊九千五百八十六萬六千一百一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萬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萬一千九百三十六兆之數也。是謂分數也。分大為小,皆自上而下,故以陽數當之。

一生二為夬,當十二之數也。二生四為大壯,當四千三百二十之數也。四生八為泰,當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之數也。八生十六為臨,當九百四十兆三千六百九十九萬六千九百一十五億二千萬之數也。十六生三十二為複,當二千六百五十二萬八千八百七十垓三千六百六十四萬八千八百京二千九百四十七萬九千七百三十一兆二千萬億之數也。三十二生六十四,為坤,當無極之數也。是謂長數也。長大為小,皆自下而上,故以陰數當之。

天統乎體,故八變而終於十六;地分乎用,故六變而終於十二。天起於一而終於七稊九千五百八十六萬六千一百一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萬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萬一千九百三十六兆;地起於十二而終於二百四垓六千九百八十萬七千三百八十一京五千四百九十三萬八千四百九十九兆七百二十萬億也。

有地然後有二,有二然後有晝夜。二三以變,錯綜而成,故《易》以二而生數,以十二而變,而一非數也,非數而數以之成也。天行不息,未嘗有晝夜,人居地上以為晝夜,故以地上之數為人之用也。

天自臨以上,地自師以上,運數也。天自同人以下,地自遯以下,年數也。運數則在天者也;年數則在地者也。天自賁以上,地自艮以上,用數也。天自明夷以下,地自否以下,交數也。天自震以上,地自晉以上,有數也。天自益以下,地自豫以下,無數也。

天之有數起乾而止震,餘入於無者,天辰不見也。地去一而起十二者,地火常潛也。故天以體為基而常隱其基,地以用為本而常藏其用也。

一時止於三月,一月止於三十日,皆去其辰數也。是以八八之卦六十四,而不變者八,可變者七。七八五十六,其義亦由此矣。

陽爻晝數也,陰爻夜數也。天地相銜,陰陽相交,故晝夜相雜,剛柔相錯。春夏陽多也,故晝數多夜數少;秋冬陰多也,故晝數少夜數多。

體數之策三百八十四,去乾坤坎離之策為用數三百六十。

體數之用二百七十,去乾與坎離之策為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體數之用二百七十,其一百五十六為陽,一百一十四為陰。去離之策得一百五十二陽,一百一十二陰,為實用之數也。蓋陽去離而用乾,陰去坤而用坎也。是以天之陽策一百一十二,地之陰策一百一十二,陽策四十,去其南北之陽也。

極南大暑,極北大寒,物不能生,是以去之也。其四十為天之餘分耶?陽侵陰,晝侵夜,是以在地也。合之為一百五十二陽,一百一十二陰也。陽去乾之策,陰去坎之策,得一百四十六陽,一百八陰,為用數之用也。陽三十六,三之為一百八;陰三十六,三之為一百八。三陽三陰,陰陽各半也。陽有餘分之一為三十六,合之為一百四十六陽,一百八陰也。故體數之用二百七十,而實用者三百六十四,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

卦有六十四而用止乎三十六,爻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乎二百一十六也。六十四分而為二百五十六,是以一卦去其初、上之爻,亦二百五十六也,此生物之數也。故離坎為生物之主,以離四陽、坎四陰,故生物者必四也。陽一百一十二,陰一百一十二,去其離坎之爻則二百一十六也。陰陽之四十共為二百五十六也。

是以八卦用六爻,乾坤主之也。六爻用四位,離坎主之也。故天之昏曉不生物,而日中生物,地之南北不生物,而中央生物也。體數何為者也?生物者也。用數何為者也?運行者也。運行者天也,生物者地也。天以獨運,故以用數自相乘,而以用數之用為生物之時也。地偶而生,故以體數之用,陽乘陰為生物之數也。

天數三,故六六而又六之,是以乾之策二百一十六也。地數兩,故十二而十二之,是以坤之策百四十有四也。乾用九,故三其八為二十四,而九之亦二百一十有六,兩其八為十六,而九之亦百四十有四也。坤用六,故三其十二為三十六,而六之亦二百一十有六也,兩其十二為二十四,而六之亦百四十有四也。

坤以十二之三,十六之四,六之一與半,為乾之餘分,則乾得二百五十二,坤得一百八也。

陽四卦十二爻,八陽四陰,以三十六乘其陽,以二十四乘其陰,則三百八十四也。

體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於三百六十,何也?以乾、坤、坎、離之不用也。乾、坤、坎、離之不用,何也?乾、坤、坎、離之不用所以成三百六十之用也。故萬物變易而四者不變也,夫惟不變,是以能變也。用止於三百六十而有三百六十六,何也?數之盈也。數之盈則何用也?乾之全用也。乾、坤不用,則坎、離用半也。乾全用者,何也?陽主盈也。乾坤不用者,何也?獨陽不生,寡陰不成也。離、坎用半,何也?離東坎西,當陰陽之半,為春秋晝夜之門也。或用乾,或用離、坎,何也?主陽而言之,故用乾也,主贏分而言之,則陽侵陰,晝侵夜,故用離、坎也。陽主贏,故乾全用也。陰主虛,故坤全不用也。陽侵陰,陰侵陽,故離、坎用半也。是以天之南全見而北全不見,東西各半也。離、坎,陰陽之限也,故離當寅,坎當申,而數常逾之者,蓋陰陽之溢也。然用數不過乎寅,交數不過乎申。乾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為陰所剋,坤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為所剋之陽也。故乾得三十六,而坤得十二也。陽主進,是以進之為三百六十日;陰主消,是以十二月消十二日也。

順數之,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逆數之,震一,離兌二,乾三,巽四,坎艮五,坤六。

乾四十八,兌三十,離二十四,震十,坤十二,艮二十,坎三十六,巽四十。

乾三十六,坤十二,離兌巽二十八,坎艮震二十。對離上正更思之。

圓數有一,方數有二,奇偶之義也。六即一也,十二即二也。天圓而地方,圓者數之起一而積六;方者數之起一而積八。變之則起四而積十二也。六者常以六變,八者常以八變,而十二者亦以八變,自然之道也。

八者天地之體也,六者天地之用也,十二者地之用也。天變方為圓而常存其一,地分一為四而常執其方。天變其體而不變其用也,地變其用而不變其體也。六者並其一而為七,十二者並其四而為十六也。陽主進,故天並其一而為七;陰主退,故地去其四而止於十二也。是陽常存一而陰常晦一也,故天地之體止於八,而天之用極於七,地之用止於十二也。圓者刓方以為用,故一變四,四去其一則三也,三變九,九去其三則六也;方者引圓以為體,故一變三,並之四也。四變十二,並之十六也。故用數成於三而極於六,體數成於四而極於十六也。是以圓者徑一而圍三,起一而積六;方者分一而為四,分四而為十六,皆自然之道也。

一役二以生三,三去其一則二也。三生九,九去其一則八也,去其三則六也。故一役三,三複役二也。三役九,九複役八與六也。是以二生四,八生十六,六生十二也。三並一則為四,九並三則為十二也,十二又並四則為十六。故四以一為本,三為用;十二以三為本,九為用;十六以四為本,十二為用。

六變而三十六矣,八變而成六十四矣,十二變而成一百一十四矣。六六而變之,八八六十四變而成三百八十四矣。八八而變之,六八四十八變而成三百八十四矣。

圓者六變,六六而進之,故六十變而三百六十矣。方者八變,故八八而成六十四矣。陽主進,是以進之為六十也。

蓍數不以六而以七,何也?並其餘分也。去其餘分,則六,故策數三十六也。是以五十者,六十四卦閏歲之策也。其用四十有九者,六十卦一歲之策也。歸奇掛一,猶一歲之閏也。卦直去四者,何也?天變而地效之。是以蓍去一,則卦去四也。

圓者徑一圍三,重之則六;方者徑一圍四,重之則八也。《易》始三畫,圓者之用,徑一圍三也,重之則六,故有六爻。《易》始四象,方者之體,徑一圍四也,重之則八,故有八卦。天地萬物體皆有四,用皆有三。聖人作《易》以自然之理而示諸人爾。

裁方而為圓,天所有運行;分大而為小,地所有生化。故天用六變,地用四變也。

一八為九,裁為七,八裁為六,十六裁為十二,二十四裁為十八,三十二裁為二十四,四十裁為三十,四十八裁為三十六,五十六裁為四十二,六十四裁為四十八也。一分為四,八分為三十二,十六分為六十四,以至九十六分為三百八十四也。

一生六,六生十二,十二生十八,十八生二十四,二十四生三十,三十生三十六,引而伸之,六十變而生三百六十矣,此運行之數也。四生十二,十二生二十,二十生二十八,二十八生三十六,此生物之數也。故乾之陽策三十六,離、巽之陽策二十八,坎、艮之陽策二十,坤之陽策十二也。

圓者一變則生六,去一則五也。二變則生十二,去二則十也。三變則生十八,去三則十五也。四變則二十四,去四則二十也。五變則三十,去五則二十五也。六變則三十六,去六則三十也。是以存之則六六,去之則五五也。五則四而存一也,四則三而存一也,三則二而存一也,二則一而存一也。故一生二,去一則一也,二生三,去一則二也,三生四,去一則三也,四生五,去一則四也。是故二以一為本,三以二為本,四以三為本,五以四為本,六以五為本也。更思之。

方者一變而為四,四生八,並四而為十二;八生十二,並八而為二十;十二生十六,並十二而為二十八;十六生二十,並十六而為三十六也。一生三,並而為四也,十二生二十,並而為三十二也,二十八生三十六,並而為六十四也。

《易》之大衍何數也?聖人之倚數也。天數二十五,合之為五十;地數三十,合之為六十。故曰“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也。五十者,蓍數也;六十者,卦數也。五者,蓍之小衍也,故五十為大衍也;八卦者,卦之小成也,則六十四為大成也。

蓍德圓以況天之數,故七七四十九也。五十者,存一而言之也。卦德方以況地之數也,故八八六十四也。六十者,去四而言之也。蓍者,用數也;卦者,體數也。用以體為基,故存一也;體以用為本,故去四也。圓者本一;方者本四,故蓍存一而卦去四也。蓍之用數七,若其餘分亦存一之義也,掛其一亦存一之義也。

蓍之用數,掛一以象三,其餘四十八則一卦之策也。四其十二為四十八也。十二去三為用九,四三十二,所去之策也,四九三十六,所用之策也,以當乾之三十六陽爻也。十二去五而用七,四五二十,所去之策也,四七二十八,所用之策也,以當兌、離之二十八陽爻也。十二去六而用六,四六二十四,所去之策也,四六二十四,所用之策也,以當坤之二十四陰爻也。十二去四而用八,四四十六,所去之策也,四八三十二,所用之策也,以當坎、艮之二十四陰爻也,並上卦之八陰為三十二爻也。是故,七、九為陽,六、八為陰也。九者,陽之極數,六者,陰之極數。數極則反,故為卦之變也。震、巽無策者,以當不用之數。天以剛為德,故柔者不見,地以柔為體,故剛者不生,是以震、巽無策也。乾用九,故其策九也。四之者,以應四時,一時九十日也。坤用六,故其策亦六也。

奇數四:有一,有二,有三,有四;策數四:有六,有七,有八,有九,合為八數,以應方數之八變也。歸奇合卦之數有六:謂五與四四也;九與八八也;五與四八也;九與四八也;五與八八也;九與四四也。以應圓數之六變也。

奇數極於四而五不用,策數極於九而十不用。五則一也,十則二也,故去五、十而用四、九也。奇不用五,策不用十,有無之極也,以況自然之數也。

卦有六十四而用止於六十者,何也?六十卦者,三百六十爻也,故甲子止於六十也,六甲而天道窮矣。是以策數應之三十六與二十四,合之則六十也。三十二與二十八,合之亦六十也。

乾四十八,坤十二;震二十,巽四十;離兌三十二,坎艮二十八,合之為六十。

蓍數全,故陽策三十六與二十八合之為六十四也。卦數去其四,故陰策二十四與三十二合之為五十六也。

九進之為三十六,皆陽數也,故為陽中之陽;七進之為二十八,先陽而後陰也,故為陽中之陰;六進之為二十四,皆陰數也,故為陰中之陰;八進之為三十二,先陰而後陽也,故為陰中之陽。

蓍四進之則百,卦四進之則百二十。百則十也,百二十則十二也。

歸奇合卦之數,得五與四四,則策數四九也;得九與八八,則策數四六也;得五與八八、得九與四八,則策數皆四七也;得九與四四、得五與四八,則策數皆四八也。為九者一變以應乾也,為六者一變以應坤也,為七者二變以應兌與離也,為八者二變以應艮與坎也。五與四四,去掛一之數,則四三十二也,九與八八,去掛一之數,則四六二十四也,五與八八、九與四八,去掛一之數,則四五二十也,九與四四、五與四八,去掛一之數,則四四十六也。故去其三、四、五、六之數,以成九、八、七、六之策也。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參伍以變,錯綜其數也。如天地之相銜,晝夜之相交也。一者,數之始而非數也,故二二為四,三三為九,四四為十六,五五為二十五,六六為三十六,七七為四十九,八八為六十四,九九為八十一,而一不可變也。百則十也,十則一也,亦不可變也。是故,數去其一而極於九,皆用其變者也。五五二十五,天數也,六六三十六,乾之策也,七七四十九,大衍之用數也,八八六十四,卦數也,九九八十一,《玄》、《範》之數也。

大衍之數,其演算法之源乎?是以算數之起,不過乎方圓曲直也。乘數,生數也;除數,消數也。演算法雖多,不出乎此矣。

陰無一,陽無十。

陽得陰而生,陰得陽而成。故蓍數四而九,卦數六而十也。猶干支之相錯,干以六終而支以五終也。

三四十二也,二六亦十二也,二其十二二十四也,三八亦二十四也,四六亦二十四也,三其十二三十六也,四九亦三十六也,六六亦三十六也,四其十二四十八也,三其十六亦四十八也,六八亦四十八也,五其十二六十也,三其二十亦六十也,六其十亦六十也。皆自然之相符也。

四九三十六也,六六三十六也,陽六而兼陰六之半,是以九也,故以二卦言之,陰陽各三也,以六爻言之,天地人各二也。陰陽之中各有天地人,天地人之中各有陰陽,故參天兩地而倚數也。

陽數一,衍之而十,十干之類是也;陰數二,衍之為十二,十二支、十二月之類是也。

一變而二,二變而四,三變二而八卦成矣。四變而十有六,五變而三十有二,六變而六十四卦備矣。

《易》有真數,三而已矣。參天者,三三而九;兩地者,倍三而六。參天兩地而倚數,非天地之正數也。倚者擬也,擬天地正數而生也。

《易》之生數十二萬九千六百,總為四千三百二十世。此消長之大數,衍三十年之辰數,即其數也。歲三百六十日,得四千三百二十辰,以三十乘之,得其數矣。凡甲子、甲午為世首。此為《經世》之數,始於日甲月子星甲辰子。又雲:此《經世》日甲之數,月子、星甲、辰子從之也。

一、十、百、千、萬、億,為倚天之數也;十二、百二十、千二百、萬二千、億二萬,為偶地之數也。

五十分之則為十,若參天兩之則為六,兩地又兩之,則為四。此天地分太極之數也。

複至乾,凡百有十二陽,姤至坤,凡八十陽;姤至坤,凡百有十二陰,複至乾,凡八十陰。

陽數於三百六十上盈;陰數於三百六十上縮。

人為萬物之靈,寄類於走。走陰也,故百二十。

有一日之物,有一月之物,有一時之物,有一歲之物,有十歲之物,至於百千萬皆有之。天地亦物也,亦有數焉。

卦之反對皆六陰六陽也。在《易》則六陽六陰者,十有二對也,去四正,則八陽四陰、八陰四陽者,各六對也,十陽二陰、十陰二陽者,各三對也。

圓者星也,曆紀之數其肇於此乎?方者土也,畫州井地之法其仿於此乎?

蓋圓者河圖之數;方者洛書之文。故羲、文因之而造《易》;禹、箕敘之而作《範》也。

太極既分,兩儀立矣。陽下交於陰,陰上交於陽,四象生矣。陽交於陰、陰交於陽而生天之四象;剛交於柔、柔交於剛而生地之四象,於是八卦成矣。八卦相錯,然後萬物生焉。是故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八分為十六,十六分為三十二,三十二分為六十四。故曰“分陰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也。十分為百,百分為千,千分為萬,猶根之有干,干之有枝,枝之有葉,愈大則愈少,愈細則愈繁,合之斯為一,衍之斯為萬。是故,乾以分之,坤以翕之,震以長之,巽以消之,長則分,分則消,消則翕也。

乾坤定位也,震巽一交也,兌離坎艮再交也。故震陽少而陰尚多也,巽陰少而陽尚多也,兌離陽浸多也,坎艮陰浸多也,是以辰與火不見也。

一氣分而陰陽判,得陽之多者為天,得陰之多者為地。是故,陰陽半而形質具焉,陰陽偏而性情分焉,形質又分,則多陽者為剛也,多陰者為柔也,性情又分,則多陽者陽之極也,多陰者陰之極也。

兌離巽得陽之多者也,艮坎震得陰之多者也,是以為天地用也。乾陽極,坤陰極,是以不用也。

乾四分取一以與坤,坤四分取一以奉乾。乾坤各合而生六子,三男皆陽也,三女皆陰也。兌分一陽以與艮,坎分一陰以奉離,震巽以二相易。合而言之,陰陽各半,是以水火相生而相剋,然後既成萬物也。

乾坤之名位不可易也,坎離名可易而位不可易也,震巽位可易而名不可易也,兌艮名與位皆可易也。

離肖乾,坎肖坤,中孚肖乾,頤肖離,小過肖坤,大過肖坎,是以乾、坤、坎、離、中孚、頤、大小過,皆不可易者也。

離在天而當夜,故陽中有陰也,坎在地而當晝,故陰中有陽也。震始交陰而陽生,巽始消陽而陰生,兌陽長也,艮陰長也。震兌在天之陰也,巽艮在地之陽也,故震兌上陰而下陽,巽艮上陽而下陰。天以始生言之,故陰上而陽下,交泰之義也,地以既成言之,故陽上而陰下,尊卑之位也。

乾坤定上下之位,離坎列左右之門,天地之所闔辟,日月之所出入,是以春夏秋冬、晦朔弦望、晝夜長短、行度盈縮,莫不由乎此矣。

自下而上謂之升,自上而下謂之降。升者生也,降者消也。故陽生於下,陰生於上,是以萬物皆反生,陰生陽,陽生陰,陰複生陽,陽複生陰,是以迴圈而無窮也。

陰陽生而分兩儀,兩儀交而生四象,四象交而生八卦,八卦交而生萬物。故兩儀生天地之類,四象定天地之體;四象生日月之類,八卦定日月之體;八卦生萬物之類,重卦定萬物之體。類者,生之序也,體者,象之交也。推類者必本乎生,觀體者必由乎象。生則未來而逆推,象則既成而順觀。是故,日月一類也,同出而異處也,異處而同象也。推此以往,物奚逃哉!

天變時而地應物,時則陰變而陽應,物則陽變而陰應。故時可逆知,物必順成。是以陽迎而陰隨,陰逆而陽順。

語其體則天分而為地,地分而為萬物,而道不可分也。其終則萬物歸地,地歸天,天歸道。是以君子貴道也。

有變則必有應也。故變於內者應於外,變於外者應於內,變於下者應於上,變於上者應於下也。天變而日應之,故變者從天而應者法日也。是以日紀乎星,月會於辰,水生於土,火潛於石,飛者棲木,走者依草,心肺之相聯,肝膽之相屬,無他,變應之道也。

陽交於陰而生蹄角之類也,剛交於柔而生根荄之類也,陰交於陽而生羽翼之類也,柔交於剛而生支干之類也。天交於地,地交於天,故有羽而走者,足而騰者,草中有木,木中有草也。各以類而推之,則生物不過是矣。走者便於下,飛者利於上,從其類也。

陸中之物,水中必具者,猶影像也。陸多走水多飛者,交也。是故,巨於陸者必細於水,巨於水者必細於陸也。

虎豹之毛猶草也,鷹鸇之羽猶木也。

木者星之子,是以果實象之。

葉陰也,華實陽也,枝葉軟而根干堅也。

人之骨巨而體繁,木之干巨而枝繁,應天地之數也。

動者體橫,植者體縱,人宜橫而反縱也。

飛者有翅,走者有趾。人之兩手,翅也,兩足,趾也。

飛者食木,走者食草,人皆兼之而又食飛走也,故最貴於萬物也。

體必交而後生,故陽與剛交而生心肺,陽與柔交而生肝膽,柔與陰交而生腎與膀胱,剛與陰交而生脾胃。心生目,膽生耳,脾生口,肺生骨,肝生肉,胃生髓,膀胱生血。故乾為心,兌為脾,離為膽,震為腎,坤為血,艮為兒子,坎為髓,巽為骨,泰為目,中孚為鼻,既濟為耳,頤為口,大過為肺,未濟為胃,小過為肝,否為膀胱。

天地有八象,人有十六象,何也?合天地而生人,合父母而生子,故有十六象也。

心居肺,膽居肝,何也?言性者必歸之天,言體者必歸之地,地中有天,石中有火,是以心膽象之也。心膽之倒懸,何也?草木者,地之體也,人與草木皆反生,是以倒懸也。

口目橫而鼻耳縱,何也?體必交也。故動者宜縱而反橫,植者宜橫而反縱,皆交也。

天有四時,地有四方,人有四肢。是以指節可以觀天,掌文可以察地。天地之理具指掌矣,可不貴之哉!

神統於心,氣統於腎,形統於首。形氣交而神主乎其中,三才之道也。

人之四肢各有脈也。一脈三部,一部三候,以應天數也。

四肢各一脈,四時也。一脈三部,一時三月也,一部三候,一月三旬也。四九三十六,乾之策,天之極數也。《素問》曰:“十二節,皆通乎天氣。”十二節者,氣應人之十二經脈,謂手足各三陰三陽也。三候者,亦沉浮中也,陰陽有太過不及也。

心藏神,腎藏精,脾藏魂,膽藏魄。

胃受物而化之,傳氣於肺,傳血於肝,而傳水穀於脬腸矣。

天圓而地方,天南高而北下,是以望之如倚蓋焉。然地東南下西北高,是以東南多水西北多山也。天覆地,地載天,天地相函,故天上有地,地上有天。

天渾渾於上而不可測也,故觀鬥數以占天也。鬥之所建,天之所行也。魁建子,杓建寅,星以寅為晝也。鬥有七星,是以晝不過乎七分也。更詳之。

天行所以為晝夜,日行所以為寒暑。夏淺冬深,天地之交也。左旋右行,天日之交也。

日朝在東,夕在西,隨天之行也。夏在北,冬在南,隨天之交也。天一周而超一星,應日之行也。春酉正,夏午正,秋卯正,冬子正,應日之交也。

日以遲為進,月以疾為退,日月一會而加半日減半日,是以為閏日也。日一大運而進六日,月一大運而退六日,是以為閏差也。

日行陽度則盈,行陰度則縮,賓主之道也。月去日則明生而遲,近日則魄生而疾,君臣之義也。

陽消則陰生,故日下而月西出也。陰盛則敵陽,故月望而東出也。天為父,日為子,故天左旋,日右行。日為夫,月為婦,故日東出月西生也。

日月相食,數之交也。日望月則月食,月掩日則日食,猶水火之相剋也。是以君子用智,小人用力。

日隨天而轉,月隨日而行,星隨月而見,故星法月,月法日,日法天。天半明半晦,日半贏半縮,月半盈半虧,星半動半靜,陰陽之變化也。

天晝夜常見,日見於晝,月見於夜而半不見,星半見於夜,貴賤之等也。

月晝可見也,故為陽中之陰。星夜可見也,故為陰中之陽。

天奇而地偶,是以占天文者,觀星而已,察地理者,觀山水而已。觀星而天體見矣,觀山水而地體見矣。天體容物,地體負物。是故,體幾於道也。

極南大暑,極北大寒,故南融而北結,萬物之死地也。夏則日隨鬥而北,冬則日隨鬥而南,故天地交而寒暑和,寒暑和而物乃生焉。

天以剛為德,故柔者不見;地以柔為體,故剛者不生。是以震天之陰也,巽地之陽也。地陰也,有陽而陰效之,故至陰者辰也,至陽者日也,皆在乎天,而地則水火而已,是以地上皆有質之物。陰伏陽而形質生,陽伏陰而性情生,是以陽生陰,陰生陽,陽剋陰,陰剋陽。陽之不可伏者,不見於地,陰之不可剋者,不見於天。伏陽之少者,其體必柔,是以畏陽,而為陽所用;伏陽之多者,其體必剛,是以禦陽,而為陰所用。故水火動而隨陽,土石靜而隨陰也。

陽生陰,故水先成;陰生陽,故火後成。陰陽相生也,體性相須也。是以陽去則陰竭,陰盡則陽滅。

金火相守則流,水火相得則然。從其類也。

水過寒則結,遇火則竭,從其所勝也。

陽得陰而為雨,陰得陽而為風,剛得柔而為雲,柔得剛而為雷。無陰則不能為雨,無陽則不能為雷。雨柔也而屬陰,陰不能獨立,故待陽而後興;雷剛也而屬體,體不能自用,必待陽而後發也。

至哉!文王之作《易》也,其得天地之用乎?故乾坤交而為泰,坎離交而為既濟也。乾生於子,坤生於午,坎終於寅,離終於申,以應天之時也。置乾於西北,退坤於西南,長子用事而長女代母,坎離得位,兌震為偶,以應地之方也。王者之法,其盡於是矣。

乾坤,天地之本;離坎,天地之用。是以《易》始於乾坤,中於離坎,終於既未濟。而否泰為上經之中,鹹皕矰U經之首,皆言乎其用也。

坤統三女於西南,乾統三男於東北。上經起於三,下經終於四,皆交泰之義也。故易者用也:乾用九,坤用六,大衍用四十九,而潛龍勿用也。大哉!用乎。吾於此見聖人之心矣。

乾坤交而為泰,變而為雜卦也。

乾、坤、坎、離為上篇之用,兌、艮、震、巽為下篇之用也。頤、中孚、大小過為二篇之正也。

易者,一陰一陽之謂也。震兌始交也,故當朝夕之位;離坎交之極也,故當子午之位;巽艮雖不交而陰陽猶雜也,故當用中之偏位;乾坤純陰陽也,故當不用之位。

乾坤縱而六子橫,易之本也;震兌橫而六卦縱,易之用也。

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地之陰在南而陽在北。人之陽在上而陰在下,既交則陽下而陰上。

辰數十二,日月交會謂之辰,辰天之體也,天之體無物之氣也。

天之陽在南,故日處之;地之剛在北,故山處之。所以地高西北,天高東南也。

天之神棲乎日,人之神發乎目,人之神,寤則棲心,寐則棲腎,所以象天,此晝夜之道也。

雲行雨施,電發雷震,亦各從其類也。

吹噴籲呵呼,風雨雲霧雷,言相類也。

萬物各有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之次,亦有古今之象。

雲有水火土石之異,他類亦然。

二至相去東西之度凡一百八十,南北之度凡六十。

冬至之月所行如夏至之日,夏至之月所行如冬至之日。

四正者,乾坤坎離也。觀其象無反復之變,所以為正也。

陽在陰中陽逆行,陰在陽中陰逆行,陽在陽中、陰在陰中,則皆順行。此真至之理,按圖可見矣。

草類之細入於坤。

五行之木,萬物之類也,五行之金,出乎石也,故水火土石不及金木,金木生其間也。

得天氣者動,得地氣者靜。

陽之類圓,成形則方;陰之類方,成形則圓。

木之枝干,土石之灑成,所以不易,葉花,水火之所成,故變而易也。

東赤南白西黃北黑,此正色也。驗之於曉午暮夜之時,可見之矣。

冬至之子中,陰之極;春分之卯中,陽之中;夏至之午中,陽之極;秋分之酉中,陰之中。凡三百六十,中分之則一百八十。此二至二分相去之數也。

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天之道也。陽中之陽,日也,暑之道也。陽中之陰,月也,以其陽之類,故能見於晝。陰中之陽,星也,所以見於夜。陰中之陰,辰也,天壤也。

辰之於天,猶天地之體也。地有五行,天有五緯。地止有水火,天複有日月者,月為真水,日為真火,陰陽真精是生五行,所以天地之數各五。陽數獨盈於七也,是故五藏之外,又有心包絡命門而七者,真心離火,命門檻水,五藏生焉。精神之主,性命之根也。

干者干之義,陽也;支者枝之義,陰也。干十而支十二,是陽數中有陰,陰數中有陽也。

魚者水之族也,蟲者風之族也。

目口凸而耳鼻竅,竅者受聲嗅氣,物或不能閉之,凸者視色別味,物則能閉之也。四者雖象於一,而各備其四矣。

水者火之地,火者木之氣,黑者白之地,寒者暑之地。

草伏之獸,如草之莖,林棲之鳥,羽如林之葉。類使之然也。

石之花,鹽消之類也。

水之物無異乎陸之物,各有寒熟之性,大較則陸為陽中之陰,而水為陰中之陽。

日月星辰共為天,水火土石共為地。耳目鼻口共為首,髓血骨肉共為身。此乃五之數也。

火生於無,水生於有。

辰至日為生,日至辰為用。蓋順為生而逆為用也。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真天文也。

鷹鵬之類食生,而雞鳧之類不傳食生;虎豹之類食生,而貓犬之類食生又食穀。以類推之,從可知矣。

馬牛皆陰類,細分之,則馬為陽,牛為陰。

飛之類喜風而敏於飛上,走之類喜土而利於走下。陰陽之氣使然也。

禽蟲之卵,果穀之類也。穀之類多子,蟲之類亦然。

蠶之類,今歲蛾而子,來歲則子而蠶;蕪菁之類,今歲根而苗,來歲則苗而子。此皆一歲之物也。

天地之氣運,北而南則治,南而北則亂,亂久則複北而南矣。天道人事皆然,推之歷代,可見消長之理也。

在水者不暝;在風者瞑,走之類上睫接下;飛之類下睫接上。類使之然也。

在水而鱗鬣,飛之類也;龜獺之類,走之類也。

夫四象若錯綜而用之,日月,天之陰陽;水火,地之陰陽;星辰,天之剛柔;土石,地之剛柔。

飛之走,雞鳧之類是也;走之飛,龍馬之屬是也。

陽主舒長,陰主慘急。日入盈度,陰從於陽;日入縮度,陽從於陰。

神者,人之主。將寐在脾,熟寐在腎,將寤在肝,又言在膽,正寤在心。

天地之大寤在夏,人之神則存於心。

水之族以陰為主,陽次之;陸之類以陽為主,陰次之。故水類出水則死,風類入水則死。然有出入之類者,龜蟹鵝鳧之類是也。

天地之交十之三。

天火,無體之火也;地火,有體之火也。無體因物以為體。金石之火烈於草木之火者,因物而然也。

氣形盛則魂魄盛,氣形衰則魂魄亦從而衰矣。

魂隨氣而變,魄隨形而止。故形在則魄存,形化則魄散。

星為日餘,辰為月餘。

星之至微如塵沙者,隕而為堆阜。

藏者,天行也;府者,地行也。天地並行,則配為八卦。

八卦相錯者,相交錯而成六十四卦也。

夫《易》根於乾坤而生於複姤。蓋剛交柔而為複,柔交剛而為姤,自茲而無窮矣。

龍能大能小,然亦有制之者,受制於陰陽之氣,得時則能變化,變變則不能也。

一歲之閏,六陰六陽,三年三十六日,故三年一閏,五年六十日,故五歲再閏。

先天圖,環中也。

月體本黑,受日之光而白。

水在人之身為血,土在人之身為肉。

膽與腎同陰,心與脾同陽。心主目,脾主鼻。

陽中陽,日也;陽中陰,月也;陰中陽,星也;陰中陰,辰也;柔中柔,水也;柔中剛,火也;剛中柔,土也;剛中剛,石也。

鼻之氣,目見之,口之言,耳聞之。以類應也。

倚蓋之說崑崙四垂而為海,推之理則不然。夫地直方而靜,豈得如圓動之天乎?

動物自首生,植物自根生。自首生命在首,自根生命在根。

海潮者,地之喘息也。所以應月者,從其類也。

震為龍,一陽動於二陰之下,震也。重淵之下有動物者,豈非龍乎?

風類,水類,大小相反。

天之陽在東南,日月居之;地之陰在西北,火石處之。

起震終艮一節,明文王八卦也;天地定位一節,明伏羲八卦也。八卦相錯者,明交錯而成六十四也。數往者順,若順天而行,是左旋也,皆已生之卦也,故雲數往也;知來者逆,若逆天而行,是右旋也,皆未生之卦也,故雲知來也。夫《易》之數由逆而成矣。此一節直解圖意,逆若逆知四時之謂也。

《堯典》期三百六旬有六日,夫日之餘盈也,六則月之餘縮也,亦六,若去日月之餘十二,則有三百五十四,乃日行之數,以十二除之,則得二十九日。

《素問》,肺主皮毛,心脈,脾肉,肝筋,腎骨,上而下,外而內也。心血腎骨,交法也。交即用也。

“乾為天”之類,本象也,“為金”之類,別象也。

天地並行則藏府配四,藏天也,四府地也。

乾奇也,陽也,健也,故天下之健莫如天。坤偶也,陰也,順也,故天下之順莫如地,所以順天也。震起也,一陽起也,起,動也,故天下之動莫如雷。坎陷也,一陽陷於二陰,陷,下也,故天下之下莫如水。艮止也,一陽於是而止也,故天下之止莫如山。巽入也,一陰入二陽之下,故天下之入莫如風。離麗也,一陰離於二陽,其卦錯然成文而華麗也,故天下之麗莫如火,又如附麗之麗。兌說也,一陰出於外而說於物,故天下之說莫如澤。

火內暗而外明,故離陽在外,火之用,用外也;水外暗而內明,故坎陽在內,水之用,用內也。

人寓形於走類者,何也?走類者,地之長子也。

自泰至否,其間則有蠱矣,自否至泰,其間則有隨矣。

天有五辰,日月星辰與天為五;地有五行,金木水火與土為五。

有溫泉而無寒火,陰能從陽而陽不能從陰也。

有雷則有電,有電則有風。雨生於水,露生於土,雷生於石,電生於火。電與風同為陽之極,故有電必有風。

木之堅非雷不能震,草之柔非露不能潤。

陽尊而神,尊故役物,神故藏用,是以道生天地萬物而不自見也。天地萬物亦取法於道矣。

陽者道之用,陰者道之體。陽用陰,陰用陽,以陽為用則尊陰,以陰為用則尊陽也。

陰幾於道,故以況道也。六變而成三十六矣,八變而成六十四矣,十二變而成三百八十四矣。六六而變之,八八六十四變而成三百八十四矣。八八而變之,六八四十八變而成三百八十四矣。

無極之前陰含陽也,有象之後陽分陰也。陰為陽之母,陽為陰之父,故母孕長男而為複,父生長女而為姤。是以陽起於複而陰起於姤也。

性非體不成,體非性不生,陽以陰為體,陰以陽為體。動者性也,靜者體也。在天則陽動而陰靜,在地則陽靜而陰動。性得體而靜,體隨性而動,是以陽舒而陰疾也。

陽不能獨立,必得陰而後立,故陽以陰為基;陰不能自見,必待陽而後見,故陰以陽為唱。陽知其始而享其成,陰效其法而終其勞。

陽能知而陰不能知,陽能見而陰不能見也。能知能見者為有,故陽性有而陰性無也。陽有所不偏,而陰無所不偏也。陽有去,而陰常居也。無不偏而常居者為實,故陽體虛而陰體實也。

天地之本其起於中乎?是以乾坤屢變而不離乎中。

人居天地之中,心居人之中,日中則盛,月中則盈,故君子貴中也。

本一氣也,生則為陽,消則為陰,故二者一而已矣;四者,二而已矣;六者,三而已矣;八者,四而已矣,是以言天不言地,言君不言臣,言父不言子,言夫不言婦也。然天得地而萬物生,君得臣而萬化行,父得子、夫得婦而家道成,故有一則有二,有二則有四,有三則有六,有四則有八。

有意必有言,有言必有象,有象必有數。數立則象生,象生則言著彰,言著彰則意顯。象、數則筌蹄也,言、意則魚兔也。得魚兔而忘筌蹄,則可也,舍筌蹄而求魚兔,則未見其得也。

天變而人效之,故元亨利貞《易》之變也;人行而天應之,故吉凶悔吝《易》之應也。以元亨為變,則利貞為應;以吉凶為應,則悔吝為變。元則吉,吉則利,應之亨則凶,凶則應之以貞悔則吉,吝則凶,是以變中有應,應中有變也。變中之應天道也,故元為變則亨應之,利為變則應之以貞。應中之變人事也,故變則凶,應則吉,變則吝,應則悔也。悔者吉之先,吝者凶之本,是以君子從天不從人。

元者春也,仁也,春者時之始,仁者德之長,時則未盛而德足以長人,故言德不言時。亨者夏也,禮也,夏者時之盛,禮者德之文,盛則必衰,而文不足救之,故言時不言德,故曰“大哉,乾元”,而上九有悔也。利者秋也,義也,秋者時之成,義者德之方,萬物方成而獲利,義者不通於利,故言時不言德也。貞者冬也,智也,冬者時之末,智者德之衰,貞則吉,不貞則凶,故言德不言時也,故曰“利貞者,性情也”。

道生天,天生地。

及其功成而身退,故子繼父禪,是以乾退一位也。

象起於形,數起於質,名起於言,意起於用。天下之數出於理,違乎理則入於術。世人以數而入於術,故失於理也。

天下之事,皆以道致之,則休戚不能至矣。

天可以理盡而不可以形盡,渾天之術以形盡天,可乎?

精義入神以致用也,不精義則不能入神,則不能致用。

為治之道必通其變,不可以膠柱,猶春之時不可行冬之令也。

自然而然不得而更者,內象、內數也,他皆外象、外數也。

天道之變,王道之權也。

卦各有性有體,然皆不離乾坤之門,如萬物受性於天而各為其性也。其在人則為人之性,在禽獸則為禽獸之性,在草木則為草木之性。

天以氣為主,體為次;地以體為主,氣為次。在天在地者亦如之。

氣則養性,性則兼氣,故氣存則性存,性動則氣動也。

天之象數則可得而推,如其神用則不可得而測也。

自然而然者,天也,唯聖人能索之。效法者人也,若時行時止,雖人亦天也。

生者性,天也;成者形,地也。

日入地中,交精之象。

體四而變六,兼神與氣也。氣變必六,故三百六十也。

凡事為之極,幾十之七,則可止矣。蓋夏至之日止於六十,兼之以晨昏,分可辨色矣。庶幾乎十之七也。

圖雖無文,吾終日言未嘗離乎是,蓋天地萬物之理盡在其中矣。

氣一而已,主之者乾也。神亦一而已,乘氣而變化,出入於有無之間,無方而不測者也。

不知乾,無以知性命之理。

時然後言,乃應變而言,言不在我也。

仁配天地,謂之人,唯仁者,真可以謂之人矣。

生而成,成而生,《易》之道也。

氣者神之宅也,體者氣之宅也。

天六地四,天以氣為質而以神為神,地以質為質而以氣為神,唯人兼乎萬物而為萬物之靈。如禽獸之聲,以其類而各能其一,無所不能者人也,推之他事亦莫不然。唯人得天地日月交之用,他類則不能也。人之生真可謂之貴矣,天地與其貴而不自貴,是悖天地之理,不祥莫大焉。

燈之明暗之境,日月之象也。

月者日之影也,情者性之影也。心性而膽情,性神而情鬼。

心為太極,又曰道為太極。

形可分,神不可分。

陰事大半,蓋陽一而陰二也。

冬至之後為呼,夏至之後為吸,此天地一歲之呼吸也。

以物喜物,以物悲物,此發而中節者也。

不我物,則能物物。

任我則情,情則蔽,蔽則昏矣。因物則性,性則神,神則明矣。潛天潛地,不行而至,不為陰陽所攝者,神也。

天之孽十之一猶可違,人之孽十之九不可逭。

先天之學,心也;後天之學,跡也。出入有無死生者,道也。

神無所在無所不在。至人與他心通者,以其本乎一也。

道與一,神之強名也。以神為神者,至言也。

身,地也,本乎靜,所以能動者,血氣使之然也。

生生長類,天地成功,別生分類,聖人成能。

以物觀物,性也;以我觀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

陽主辟而出,陰主翕而入。

日在子水則生,離則死,交與不交之謂也。

陰對陽為二,然陽來則生,陽去則死,天地萬物生死主於陽,則歸於一也。

神無方而性有質。

發於性則見於情,發於情則見於色,以類而應也。

以天地生萬物,則以萬物為萬物,以道生天地,則天地亦萬物也。

人之貴兼乎萬物,自重而得其貴,所以能用萬類。

凡人之善惡形於言,發於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諸心,發於慮,鬼神已得而知之矣。此君子所以慎獨也。

氣變而形化。

人之類,備乎萬物之性。

人之神,則天地之神,人之自欺,所以欺天地,可不戒哉!

人之畏鬼猶鬼之畏人,人積善而陽多,鬼亦畏之矣;積惡而陰多,鬼不畏之矣。大人者與鬼神合其吉凶,夫何畏之有?

至理之學,非至誠則不至。物理之學或有所不通,不可以強通。強通則有我,有我則失理而入於術矣。

心一而不分,則能應萬物。此君子所以虛心而不動也。

聖人利物而無我。

明則有日月,幽則有鬼神。

夫聖人六經,渾然無跡,如天道焉。《春秋》錄實事,而善惡形於其中矣。

中庸之法,自中者天也,自外者人也。

韻法,辟翕者律天,清濁者呂地。先閉後開者,春也;純開者,夏也;先開後閉者,秋也;冬則閉而無聲。東為春聲,陽為夏聲,此見作韻者亦有所至也。銜凡冬聲也。

寂然不動,反本複靜,坤之時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陽動於中,間不容髮,複之義也。

不見動而動,妄也,動乎否之時是也;見動而動則為無妄。然所以有災者,陽微而無應也。有應而動則為益矣。

“精氣為物”,形也,“遊魂為變”,神也。又曰,“精氣為物”,體也,“遊魂為變”,用也。

君子之學,以潤身為本。其治人應物,皆餘事也。

剸割者,才力也;明辨者,智識也;寬洪者,德器也。三者不可缺一。

無德者責人,怨人,易滿,滿則止也。

能循天理動者,造化在我也。

學不際天人,不足謂之學。

問高天下,亦若無有也。

得天理者,不獨潤身,亦能潤心。不獨潤心,至於性命亦潤。

曆不能無差。今之學歷者,但知曆法,不知曆理。能布算者,落下閎也,能推步者,甘石公也。落下閎但知曆法,揚雄知曆法又知曆理。

顏子不遷怒,不貳過。遷怒、貳過皆情也,非性也。不至於性命,不足以謂之好學。

揚雄作《玄》,可謂見天地之心者。

《易》無體也,曰既有典常,則是有體也。恐遂以為有體,故曰“不可為典要”。既有典常,常也,不可為典要,變也。

莊周雄辯,數千年一人而已。如,庖丁解牛曰“踟躕”、“四顧”,孔子觀呂梁之水曰蹈水之道無私,皆至理之言也。

夫《易》者,聖人長君子消小人之具也。及其長也,辟之於未然;及其消也,闔之於未然。一消一長,一辟一闔,渾渾然無跡。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

大過,本末弱也。必有大德大位,然後可救。常分有可救者,有大德大位可過者也,尹、周其人也,不可懼也。有大德無大位不可過者也,孔、孟其人也,不可僭也。其位不勝德耶?

大哉,位乎!待時用之宅也。

複次剝明,治生於亂乎?姤次夬明,亂生於治乎?時哉!時哉!未有剝而不復,未有夬而不姤者。防乎其防,邦家其長,子孫其昌。是以聖人貴未然之防,是謂《易》之大綱。

先天學,心法也,故圖皆自中起,萬化萬事生乎心也。

所行之路不可不寬,寬則少礙。

知《易》者,不必引用講解,始為知《易》。孟子之言未嘗及《易》,其間《易》道存焉,但人見之者鮮耳。人能用《易》,是為知《易》,孟子可謂善用《易》者也。

所謂皇帝王伯者,非獨三皇五帝三王五伯而已,但用無為則皇也,用恩信則帝也,用公正則王也,用智力則伯也。

鬼神無形而有用,其情狀可得而知也,於用則可見之矣。若人之耳目鼻口手足,草木之枝葉華實顏色,皆鬼神之所為也。福善禍淫,主之者誰耶?聰明正直,有之者誰耶?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任之者誰耶?皆鬼神之情狀也。

《易》有意象,立意皆所以明象,統下三者,有言象,不擬物而直言以明事;有像象,擬一物以明意;有數象,七日、八月、三年、十年之類是也。

《易》之數窮天地始終,或曰天地亦有始終乎?既有消長,豈無終始?天地雖大,是亦形器,乃二物也。

《易》有內象,理致是也;有外象,指定一物而不變者是也。

在人則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在物則乾道成陽,則坤道成陰。

 “神無方而《易》無體”,滯於一方則不能變化,非神也。有定體則不能變通,非《易》也。《易》雖有體,體者象也,假像以見體,而本無體也。

事無大小,皆有道在其間。能安分則謂之道,不能安分謂之非道。

正音律數,行至於七而止者,以夏至之日出於寅而入於戌,亥子丑三時,則日入於地而目無所見,此三數不行者,所以比於三時也。故生物之數亦然,非數之不行也,有數而不見也。

六虛者,六位也。虛以待變動之事也。

有形則有體,有性則有情。

天主用,地主體。聖人主用,百姓主體,故“日用而不知”。

法始乎伏羲,成乎堯,革於三王,極於五伯,絕於秦。萬世治亂之跡,無以逃此矣。

神者,《易》之主也,所以無方。《易》者,神之用也,所以無體。

循理則為常,理之外則為異矣。

火以性為主,體次之;水以體為主,性次之。

陽性而陰情,性神而情鬼。

《易》之首於乾坤,中於坎離,終於水火之交不交,皆至理也。

 

太極一也,不動;生二,二則神也。神生數,數生象,象生器。

太極不動,性也,發則神,神則數,數則象,象則器。器之變複歸於神也。

諸卦不交於乾坤者,則生於泰否。否泰,乾坤之交也。乾坤起自奇偶,奇偶生自太極。

天使我有,是之謂命。命之在我之謂性,性之在物之謂理。

朔易之陽氣自北方而生,至北方而盡,謂之變易迴圈也。

春陽得權,故多旱;秋陰得權,故多雨。

元有,二有,生天地之始者,太極也。有萬物之中各有始者,生之本也。

天地之心者,生萬物之本也。天地之情者,情狀也,與鬼神之情狀同也。

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莊子曰:“儵魚出遊從容,是魚樂也。”此盡己之性,能盡物之性也。非魚則然,天下之物則然。若莊子者,可謂善通物矣。

老子,知《易》之體者也。

無思無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

太極,道之極也;太玄,道之元也;太素,色之本也;太一,數之始也;太初,事之初也。其成功則一也。

太羹可和,玄酒可漓,則是造化亦可和可漓也。

易地而處,則無我也。

誠者,主性之具,無端無方者也。

智栽!留侯善藏其用。

《素問》、《密語》之類,於術之理可謂至也。

瞽叟殺人,舜視棄天下猶棄敝屣也。竊負而逃,遵海濱而處終身,欣然樂而忘天下。聖人雖天下之大,不能易天性之愛。

或問“顯諸仁,藏諸用”,曰:若日月之照臨,四時之成歲,是顯仁也。其度數之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藏用也。

君子於《易》,玩象,玩數,玩辭,玩意。

兌,說也。其他皆有所害,惟朋友講習,無說於此,故言其極者也。

中庸,非天降地出,揆物之理,度人之情,行其所安,是為得矣。

元亨利貞之德,各包吉凶悔吝之事。雖行乎德,若違於時,亦或凶矣。

湯放桀,武王伐紂,而不以為弑者,若孟子言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則援之以手,權也。故孔子既尊夷齊,亦與湯、武、夷齊仁也,湯、武義也。然唯湯、武則可,非湯、武則是篡也。

陰者陽之影,鬼者人之影也。

秦繆公有功於周,能遷善改過,為伯者之最。晉文侯世世勤王,遷平王於洛,次之。齊威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又次之。楚莊強大,又次之。宋襄公雖伯而力微,會諸侯而為楚所執,不足論也。治《春秋》者,不先定四國功過,則事無統理,不得聖人之心矣。春秋之間,有功者未見大於四國,有過者亦未見大於四國也。故四者,功之首罪之魁也。人言《春秋》非性命書,非也。至於書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猶三望,此因魯事而貶之也。聖人何容心哉?無我故也,豈非由性命而發言也。又雲,《春秋》皆教因事而褒貶,豈容人特立私意哉!又曰,《春秋》聖人之筆削,為天下之至公。不知聖人之所以為公也,如因牛傷,則知魯之僭郊,因初獻六羽,則知舊僭八佾,因新作雉門,則知舊無雉門,皆非聖人有意於其間,故曰,《春秋》盡性之書也。

《易》之為書,將以順性命之理者,循自然也。孔子絕四從心,一以貫之,至命者也。顏子心齊履空,好學者也。子貢多積以為學,億度以求道,不能刳心滅見,委身於理,不受命者也。《春秋》循自然之理,而不立私意,故為盡性之書也。

初與上同,然上亢不及初之進也;二與五同,然二之陰中不及五之陽中也;三與四同,然三處下卦之上,不若四之近君也。

人之貴兼乎萬類,自重而得其貴,所以能用萬類。

《素問》、《陰符》,七國時書也。

“顯諸仁,藏諸用”,孔子善藏其用乎?

莊、荀之徒,失之辯。

伯夷義不食周粟,至餓且死,止得為仁而已。

三人行必有師焉,至於友一鄉之賢,天下之賢,以天下為未足,又至於尚論,古人無以加焉。

義重則內重,利重則外重。

能醫人能醫之疾,不得謂之良醫。醫人之所不能醫者,天下之良醫也。能處人所不能處之事,則能為人所不能為之事也。

人患乎自滿,滿則止也,故禹不自滿。假所以為賢,雖學亦當常若不足,不可臨深以為高也。

人苟用心,必有所得,獨有多寡之異,智識之有深淺也。

理窮而後知性,性盡而後知命,命知而後知至。

凡處失在得之先,則得亦不喜。若處得在失之先,則失難處矣,必至於隕獲。

人必內重,內重則外輕。苟內輕必外重,好利好名無所不至。

天下言讀書者不少,能讀書者少。若得天理真樂,何書不可讀?何堅不可破?何理不可精?

天時、地理、人事三者,知之不易。

資性得之天也,學問得之人也。資性由內出者也,學問由外入者也。自誠明,性也,自明誠,學也。

伯夷、柳下惠得聖人之一端,伯夷得聖人之清,柳下惠得聖人之和。孔子時清時和,時行時止,故得聖人之時。

《太玄》九日當兩卦,餘一卦當四日半。

用兵之道,必待人民富、倉廩實、府庫充,兵強名正,天時順地利得,然後可舉。

《老子》五千言,大抵皆明物理。

今有人登兩台,兩台皆等,則不見其高,一台高,然後知其卑下者也。一國、一家、一身皆同,能處一身則能處一家,能處一家則能處一國,能處一國則能處天下。心為身本,家為國本,國為天下本。心能運身,苟心所不欲,身能行乎?

人之精神貴藏而用之,苟衒於外則鮮有不敗者,如利刃,物來則剸之,若恃刃之利而求割乎物,則刃與物俱傷矣。

言發於真誠,則心不勞而逸,人久而信之。作偽任數,一時或可以欺人,持久必敗。

人貴有德,小人有才者有之矣,才不可恃,德不可無。

天地日月悠久而已,故人當存乎遠,不可見其邇。

君子處畎畝,則行畎畝之事,居廟堂則行廟堂之事,故無入不自得。

智數或能施於一朝,蓋有時而窮。惟至誠與天地同久。

天地無則至誠可息,苟天地不能無,則至誠亦不息也。

室中造車,天下可行,軌轍合故也。苟順義理合人情,日月所照皆可行也。

斂天下之善則廣矣,自用則小。

漢儒以反經合道為權,得一端者也。權所以平物之輕重,聖人行權,酌其輕重而行之,合其宜而已,故執中無權者,猶為偏也。王通言《春秋》王道之權,非王通莫能及此,故權在一身,則有一身之權,在一鄉,則有一鄉之權,以至於天下,則有天下之權。用雖不同,其權一也。

夫弓故有強弱,然一弓二人張之,則有力者以為弓弱,無力者以為弓強。故有力者不以己之力有餘,而以為弓弱,無力者不以己之力不足,而以為弓強。何不思之甚也?一弓非有強弱也,二人之力強弱不同也。今有食一杯在前,二人大餒而見之,若相遜則均得食也,相奪則爭,非徒爭之而已,或不得其食矣。此二者皆人之情也,知之者鮮,知此,則天下之事皆如是也。

先天學主乎誠,至誠可以通神明,不誠則不可以得道。

良藥不可以離手,善言不可以離口。

事必量力,量力故能久。

學以人事為大,今之經典,古之人事也。

《春秋》三傳之外,陸淳、啖助可以兼治。

季劄之才近伯夷,叔向、子產、晏子之才相等埒,管仲用智數,晚識物理,大抵才力過人也。

五霸者,功之首罪之魁也。《春秋》者,孔子之刑書也。功過不相掩,聖人先褒其功,後貶其罪,故罪人有功亦必錄之,不可不恕也。新作兩觀,新者貶之也,誅其舊無也;初獻六羽,初者褒之也,以其舊僭八佾也。

某人受《春秋》於尹師魯,師魯受於穆伯長,某人後複攻伯長曰:《春秋》無褒,皆是貶也。田述古曰:孫複亦雲《春秋》有貶而無褒。曰:《春秋》禮法廢,君臣亂,其間有能為小善者,安得不進之也?況五霸實有功於天下,且五霸固不及於王,不猶愈於僭竊乎,安得不與之也?治《春秋》者不辯名實,不定五霸之功過,則未可言治《春秋》。先定五霸之功過而治《春秋》,則大意立,若事事求之,則無緒矣。

凡人為學,失於自主張太過。

平王名雖王,實不及一國之諸侯,齊、晉雖侯,而實僭王。皆《春秋》之名實也。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羊,名也,禮,實也。名存而實亡,猶愈於名實俱亡,苟存其名,安知後世無王者作?是以有所待也。

《春秋》為君弱臣強而作,故謂之名分之書。

聖人之難在不失仁義忠信而成事業,何如,則可在於絕四。

有馬者借人乘之,舍己從人也。

或問:才難何謂也?曰:臨大事然後見才之難也。曰:何獨言才?曰:才者,天之良質也,學者所以成其才也。曰:古人有不由學問而能立功業者,何必曰學?曰:周勃、霍光能成大事,唯其無學,故未盡善也。人而無學,則不能燭理,不能燭理,則固執而不通。

人有出人之才必有剛,剋中剛則足以立事業處患難,若用於他反邪惡,故孔子以申棖為“焉得剛”,既有噁心,必無剛也。

君子喻於義,賢人也,小人喻於利而已。義利兼忘者,唯聖人能之。君子畏義而有所不為,小人直不畏耳。聖人則動不逾矩,何義之畏乎!

顏子不貳過,孔子曰:“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複行是也,是一而不再也。韓愈以為將發於心而使能絕去,是過與顏子也。過與是為私意焉,能至於道哉?或曰:與善不亦愈於與惡乎?曰:聖人則不如是,私心過與善惡同矣。

為學養心,患在不由直道。去利欲由直道任至誠,則無所不通。天地之道直而已,當以直求之。若用智數,由徑以求之,是屈天地而徇人欲也,不亦難乎?

事無巨細,皆有天人之理。修身,人也;遇不遇,天也。得失不動心,所以順天也;行險僥倖是逆天也。求之者,人也;得之與否,天也。得失不動心,所以順天也;強取必得,是逆天理也。逆天理者,患禍必至。

魯之兩觀,郊天大禘,皆非禮也。諸侯苟有四時之禘,以為常祭可也,至於五年大禘不可為也。

仲弓可使南面,可使從政也。

誰能出不由戶?戶,道也,未有不由道而能濟者也。不由戶者,鎖穴隙之類是也。

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雖多聞,必擇善而從之。多見而識之,識,別也,雖多見,必有以別之。

落下閎改顓帝曆為太初曆,子雲准太初而作《太玄》,凡八十一卦,九分共二卦,凡一五隔一四,細分之,則四分半當一卦,氣起於中心,故首中卦。

元亨利貞,變易不常,天道之變也;吉凶悔吝,變易不定,人道之應也。

“一陰一陽之謂道”,道無聲無形,不可得而見者也,故假道路之道而為名。人之有行必由道,一陰一陽,天地之道也,物由是而生,由是而成也。

“顯諸仁”者,天地生萬物之功,則人可得而見也;所以造萬物,則人不可得而見,是“藏諸用”也。

十干,天也;十二支,地也。支干配天地之用也。

《易》始於三皇,《書》始於二帝,《詩》始於三王,《春秋》始於五霸。

自乾坤至坎離,以天道也;自鹹琣頇J濟、未濟,以人事也。

人謀,人也;鬼謀,天也。天人同謀而皆可,則事成而吉也。

變從時而使天下之事,不失禮之大經;變從時而順天下之理,不失義之大權者,君子之道也。

五星之說,自甘石公始也。

人智強則物智弱。

莊子著《盜蹠》篇,所以明至惡,雖至聖亦莫能化。蓋上智與下遇不移故也。

魯國之儒一人者,謂孔子也。

天下之事始於過重猶卒於輕,始於過厚猶卒於薄。況始以輕、始以薄者乎?故鮮失之重多失之輕,鮮失之厚多失之薄。是以君子不患過乎重,常患過乎輕,不患過乎厚,常患過乎薄也。

莊子《齊物》,未免乎較量,較量則爭,爭則不平,不平則不和。無思無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所謂一以貫之。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

當仁不讓於師者,進仁之道也。

秦穆公伐鄭而有悔過,自誓之言此非止霸之事。幾於王道而能悔,則無失矣。此聖人所以錄於書末也。

劉絢問無為,對曰: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此所謂無為也。

文中子曰:易樂者必多哀;輕施者必好奪。或曰:天下皆爭利棄義,吾獨若之何?子曰:舍其所爭,取其所棄,不亦君子乎?若此之類,理義之言也。心跡之判久矣,若此之類,造化之言也。

莊子氣豪,若呂梁之事,言之至者也。盜蹠言事之無可奈何者,雖聖人亦莫如之何。漁父言事之不可強者,雖聖人亦不可強。此言有為無為之理,順理則無為,強則有為也。

金須百煉然後精,人亦如此。

佛氏棄君臣父子夫婦之道,豈自然之理哉?

志於道者,統而言之,志者潛心之謂也,德者得於己,有形故有據,德主於仁,故曰依。

莊子曰:庖人雖不治庖,屍祝不越樽俎而代之。此君子思不出其位,素位而行之意也。

晉狐射姑殺陽處父,《春秋》書晉殺其大夫陽處父,上漏言也。君不密,則失臣,故書國殺。

人得中和之氣則剛柔均,陽多則偏剛,陰多則偏柔。

作《易》者其知盜乎?聖人知天下萬物之理而一以貫之。

以尊臨卑曰臨,以上觀下曰觀。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合而言之則一,分而言之則二;合而言之則二,分而言之則四。始於有意,成於有我,有意然後有必,必生於意,有固然後有我,我生於固,意有心必先期,固不化我有已也。

記問之學,未足以為事業。

學在不止,故王通沒身而已。

 

上》

觀物篇二十五  以運經世一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巳六

    經運之癸一百八十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四十九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五十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五十一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五十二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五十三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五十四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五十五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五十六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唐帝堯肇位於平陽,號陶唐氏。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期三百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曰載,建寅月為始。允厘百工,庶績鹹熙。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五十七

甲子  唐帝堯二十一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五十八

甲午  唐帝堯五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鯀治水,績用不成。

癸丑  帝堯求禪,明明揚側陋,始征舜登庸,曆試諸難,厘降二女於溈汭,作嬪於虞,以觀法焉。

甲寅

乙卯  舜言底可績,帝以德薦於天,而命之位。

丙辰  正月上日,舜受命於文祖。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類於上帝,禋於六宗,望於山川,遍於群神,輯五瑞五玉,班於群後。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四時行巡狩,協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象以典刑。流共工於幽州,放驩兜於崇山,竄三苗於三危,殛鯀於羽山。四罪正而天下鹹服。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五十九

甲子  虞帝舜九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帝堯殂落

甲申

乙酉

丙戌  月正元日,舜格於文祖,號有虞氏,都蒲阪。詢四嶽,辟四門,明四目,達四聰,咨十有二牧。命九官,以伯禹為司空、稷司農、契司徒、皋陶司士、垂司工、益司虞、夷司禮、夔典樂、龍司言。此九人使宅百揆,三載考績,黜陟幽明,庻績其凝。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六十

甲午  虞舜帝三十九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帝舜求代,以功薦禹於天,而命之位。

丁巳  正月朔旦,禹受命於神宗。正天下水土,分九州、九山,九川、九澤,會於四海。修其六府,鹹則三壤,成賦中邦。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觀物篇二十六  以運經世二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甲一百八十一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六十一

甲子  夏王禹八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帝舜陟方乃死

甲戌  禹都安邑,徙居陽翟,大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防風氏後至,戮焉。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夏王禹東巡狩,至於會稽崩,元子啟踐位。

甲申  啟與有扈戰於甘之野。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夏王啟崩,元子太康踐位。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六十二

甲午 夏王太康二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夏王太康失邦,盤遊無度,畋於有洛之表,十旬不返。有窮後羿因民不忍,距於河而死,子仲康立。

壬戌  命胤侯征羲氏、和氏。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六十三

甲子  夏王仲康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夏王仲康崩,子相繼立,依同姓諸侯斟灌、斟鄩氏。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六十四

甲午  夏王相二十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寒浞殺有窮後羿,使子澆及殪伐斟灌、斟鄩氏以滅相。相之臣靡逃於有鬲氏,相之後還於有仍氏,遂生少康。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六十五

甲子  夏王少康生二十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夏之遺臣靡自有鬲氏收斟灌、鄩二國之燼,以滅寒浞,而立少康。少康立,滅澆於過,滅殪於戈,以絕有窮氏之族。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六十六

甲午  夏王少康五十三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夏王少康崩,子杼踐位。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夏王杼崩,子槐踐位。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六十七

甲子  夏王槐四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夏王槐崩,子芒踐位。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六十八

甲午  夏王芒八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夏王芒崩,子洩踐位。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夏王洩崩,子不降踐位。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六十九

甲子  夏王不降四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七十

甲午  夏王不降三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夏王不降崩,弟扃立。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戌二千一百七十一

甲子  夏王扃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夏王扃崩,子廑踐位。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亥二千一百七十二

甲午  夏王廑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夏王廑崩,不降子孔甲立。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觀物篇二十七  以運經世三

經元之甲一

經會之午七

    經運之乙一百八十二

        經世之子二千一百七十三

甲子  夏王孔甲二十三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夏王孔甲崩,子皐踐位。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夏王臯崩,子發踐位。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丑二千一百七十四

甲午  夏王發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夏王發崩,子癸踐位,是謂之桀。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寅二千一百七十五

甲子  夏王癸二十二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始嬖妹喜。

丙子

丁丑  成湯即諸侯位,自商丘徙至亳,始用伊尹。

戊寅  成湯薦伊尹於夏王。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伊尹丑夏,複歸於亳。

癸未

甲申  桀囚成湯於夏台。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卯二千一百七十六

甲午  夏王癸五十二年。

乙未  伊尹相成湯,伐桀,升至陑遂於桀戰於鳴條之野,桀敗走三朡,遂伐三朡,俘厥寶玉,放桀於南巢。還至大坰,仲虺作《誥》。歸至亳,乃大誥萬方,南面朝諸侯,建國曰商。以丑月為歲,始曰祀,與民更始。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商王成湯崩,元子太甲踐位,不明,伊尹放之桐宮。

戊申

己酉

庚戌  商王太甲思庸,伊尹冕服奉嗣王於亳,返政。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辰二千一百七十七

甲子  商王太甲十七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商王太甲崩,子沃丁踐位。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巳二千一百七十八

甲午  商王沃丁十四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商王沃丁崩,弟太庚立。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午二千一百七十九

甲子  商王太庚十五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商王太庚崩,子小甲踐位。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商王小甲崩,弟雍己立。

壬辰

癸巳

 

經世之未二千一百八十

甲午  商王雍己三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商王雍己崩,弟太戊立,是謂中宗。伊陟臣扈,格於上帝,巫咸乂王家,大修成湯之政。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經世之申二千一百八十一

甲子  商王太戊二十一年。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經世之酉二千一百八十二

甲午  商王太戊五十一年。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商王中宗崩,子仲丁踐位,遷於囂。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