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倫大統賦

張行簡

 

夫閱人之道,氣色難辯,骨法易明。骨法者,四體之幹,有形象列部分,一成而不可變,欲識貴賤、貧富、賢愚、壽夭,章章可驗矣。至於氣色通於五臟之分,心為身之君,志為氣之帥,心志有動氣必從,氣從則神知,神知則色見,如蜂排沫,蠶吐絲,隱現無常,欲別旺相、定休咎,於氣色則見矣,非老於是者不能。若精是術,必究是書,是書蔓延於世甚夥,苟不抉擇而欲遍覽,猶入海沄沙,成功幾日。善乎,金尚書張行簡

 

 

卷上

△貴賤定於骨法,憂喜見於形容。

凡人賢愚、貴賤、修短、吉凶、成敗、利鈍,皆定於骨法也。骨為君,肉為臣,骨肉欲其相輔為貴,若露骨肉薄者主於下賤。憂喜乃未來之事,人莫能知。憂喜未分,則氣色朝夕

發於面部,青憂疑,赤口舌,白哭泣,黑死墓,黃喜慶。

 

△悔吝生於動作作之始,成敗在乎決斷之中。

悔吝者,吉凶末見,人情雖知喜利而避害,莫知緣害而見利。《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動也。成敗者得失之本也。人之所謀當剛斷而不可狐疑,故舉動所謀能決則必成,少疑則

事亂。

 

△氣清體贏,雖才高而不久。神強骨壯,保遐穀以無窮。

氣清體羸者,謂之形神不足,常以不病似病,雖有文學高才,終無遠壽。人之壽夭皆在神氣骨法所主,若神強骨壯,必享遠年之壽。

 

△顏如冠玉,聲若撞鐘。

冠玉者,美玉也。人顏色要瑩然溫潤,若美玉無瑕乃貴。鐘聲良久不絕,人聲發於丹田,貴乎深遠。若淺短蹇澀破散,夭賤之相也。

 

△四瀆最宜深且闊,五獄必須穹與隆。

四瀆最宜深闊,崖岸有川流之形,不為漫散破缺。五嶽要有峻極之勢。

 

△五官欲其明而正,六府欲其實而充。

五官者,一口、二鼻、三耳、四目、五人中,欲其明而端正,不宜孤露偏邪。六府者,兩輔骨、兩顴骨,兩頤骨,欲其充實相輔,不欲支離孤露。

 

△一官成十年貴顯,一府就十載富豐。

此五官中但一官成就,則享祿十年。此六府中若一府就,則十載豐足。

 

△房玄齡龍目鳳晴三台位列,班仲升燕頷虎頸萬里侯封。

唐房玄齡龍目鳳睛,則三台顯貴。漢班超燕頷虎頸,封定遠侯,鎮撫萬里之外。

 

△英眸兮掣電,豪氣兮吐虹。

英眸者,瞻視儼然,目若掣電,眼如鷹視,轉瞬之餘謂,神彩射外也。豪傑者,言詞磊落,志氣崢嶸,若吐虹霓。

 

△若賦性兇惡禍必及,如修德惕厲祿永終。

凡人賦性兇惡,禍必及身,終當暴死。若人常能修身慎行,則祿位永保其終。

 

△上長下短兮萬里之雲霄騰翼,下長上短兮一生之蹤跡飄蓬。

人身腰長腳短,如躭雕飛翔霄漢,摩空萬里之資也。人若腳長腰短,則一生蹤跡飄零流落,老於他鄉。

 

△惟人稟陰陽之和,肖天地之狀。

人稟陰陽正氣而生,誠與天地參矣。

 

△足方兮象地於下,頭圓兮似天為上。

足欲軟而厚者,乃富貴之相。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故足方象地,頭圓象天。頭圓足方者富貴,頭小足薄者貧賤。

 

△音聲比雷霆之遠震,眼目如日月之相望。

音聲者,人之號令,可以及人,故曰如雷霆之震。  天之日月能照萬物,人之眼目能知萬情,故眼目猶天之日月也。

 

△鼻額若山嶽之聳,血脈如江河之漾。

鼻額必如山嶽之聳直高隆,可為入格之相。人周身血脈晝夜迴圈無窮,故如江河之漾。

 

△毛鬢兮草木之秀,骨節兮金石之壯。

毛髮若山川草木發生。圖南曰:陽氣舒而山川秀,日月出而天地明也。骨節宜若金石之堅固。

 

△欲察人倫,先從額上。

人稟三才,額為天,頦為地,鼻為人。天圓則可貴,當先視其額,額主君位,故為天也。

 

△偏狹兮賤夭足惡,聳闊兮富貴可尚。

額骨偏斜窄狹侵天部,當夭壽貧賤,亦為足惡之人。額若高聳廣闊,則富貴俱全。

 

△若見伏犀之骨定作元臣,如有額道之紋決為上將。

伏犀骨起,印堂至天中隱隱骨起,直入發際,光澤無破,必在公侯之位。額道紋者在左邊地至右邊地,橫直之紋如刀痕之狀,別無紋理衝破,定為軍帥大將。

 

△右偏母妨,左偏父喪。

日月角為父母宮,左為日角,右為月角,左為父位,右為母位,右偏主妨母,左偏主妨父。

 

△山林豐廣多逸豫,邊地缺陷足悽愴。

山林在天倉上,若此部豐廣主平生多悅逸寬。邊地在驛馬上,邊地驛馬為遷移宮,若有缺陷,則破散成敗可知。

 

   覆如肝而立如壁,壽福實繁;聳若角而圓若環,食祿無量。

額若覆肝而平,或如立壁而直,則壽考福厚實多也。額高圓而日月骨起,主高貴長命。凡人之額,其聳若角,其圓若環,主食天祿以終天壽。

 

△塵蒙而身無所資,玉潤而名高先唱。

額若無潤澤之色,如塵埃蒙覆,則無頠石之儲。額如美玉之溫潤,主聲聞清高而先顯早第。

 

△豐隆明者生必早達,卑薄暗者死無所葬。

額豐隆,光澤色明而無破,則早歲登科。額小窄狹,其色昏暗,或諸部又無所輔。則死無衣衾棺槨。

 

△福堂之上氣黯慘,幼歲多屯;驛馬之前色黃光,壯年受貺。

福堂部在眉上,氣若黯慘不明如塵垢者,主幼年屯滯。驛馬在邊地下,眉毛後有紅黃色者,壯歲受君賜。

 

△色貴悅懌,紋宜舒暢;貧薄孤獨,曲水漫浪。

顏色貴乎悅懌不宜氣雜,若有紋理可尚者,宜乎舒展敷暢。亂紋薄額縱橫相交謂之曲水漫浪,橫紋為人平昔多憂,主貧薄孤獨。

 

△居侯伯者偃月之勢,處師傅者懸犀之象。

謂額有雙峰,上如偃月,王公侯伯子。師傅者,三公位也。額有懸犀,其懸犀骨在福堂上,高隆若角,直接山林。

 

△鼎足三峙列三公以何疑,牛角八方廁八位而無妄。

鼎峙三足者,額有伏犀、日月角俱起,若鼎之三足,定列三公。牛角八方者,蓋額有八角,乃伏犀、日月骨邊、邊地骨、福堂骨、龍角骨、虎角骨、牛角骨、印堂骨,有此八骨者,必登廓廟通達八方。

 

   觀夫眉字寬廣,心田坦平。

眉為紫氣吉星也。若眉宇寬長平闊者,則心坦然無私。

 

△狠愎者低凹其骨,狂狷者陡高其棱。

性狠之人則眉骨低凹,若眉陡高者狂狷之人,故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琣野]藏之志。

 

△粗厚魯愚,秀濃慧明。

眉之粗濃濁厚者,其性愚鈍多滯。疏眉秀有彩者,主聰慧才智過人。

 

△短不及目者貧賤,長能過眼者寵榮。

眉短於目者,主身質下賤。眉長過目者,則身榮貴顯。

 

△尾散者資財難聚,頭交者身命早傾。

眉毛毫毛脫落而疏稀,主財物破散,初運二十六至二十九財散。印堂乃命宮也,若眉頭相交如蜻蜓之形,毛侵印堂者,短壽之相。

 

△中心直斷惠性少,兩頭高仰壯氣橫。

眉中間直斷或紋破者,其性寡有仁慈。眉尾謂淩雲,主人之氣志。眉若兩頭高起,則有丈夫之氣。

 

△毛直性狠,毛逆禍生。

眉毛直生者,為人性狠,亦主橫夭。眉毛逆生者。其人琣釣a害,亦當剋祖,主兇惡。

 

△覆目軟柔而少斷,偃月高揭而好爭。

眉八字軟柔壓眼,終無正性,故為無斷之人。眉若偃月高揭者,則必好鬥而多爭。

 

△扣促無開,傷蜉蝣之短暐;毛長及寸,享龜鶴之遐齡。

蜉蝣喜陰而惡陽,人若眉頭促鎖短也。印堂終日不開者,謂之鬼形。故歎其若蜉蝣之影。眉長及寸者,謂之壽毫。四十以上生者,得其壽考,必享遐齡之慶也。

 

   十字高品,天文大亨。

兩眉間印堂上有紋如十字者,主有高位。若紋理似天字者,一生亨通,縱有災咎,自能消散。

 

△作坤字者祿二千石,成土字者將百萬兵。

印堂有紋作坤卦者,則祿享千石。成土字紋者,當帥兵百萬。

 

△列土分茅由玉田之高朗,紆朱曳紫蓋水鳥之圓成。

有列土分茅之貴者,謂印堂中有紋如玉田之字。紆朱曳紫之官,蓋印堂中紋如水鳥。

 

△欲察神氣先觀目睛,賢良澄澈豪俊精英。

人之神在目,夜則神寤於心,晝則神遊於目。欲察神氣虛實、心術美惡,必當先視其目。故觀其外者則知其內。賢良之士,眼神澄澈若水;豪俊英傑之流,神和惠而黑白分明。

 

△性端正者平視無頗,情流蕩者轉盼不寧。

人秉性端正,則平視不側。心情流蕩之徒,則目睛往來轉盼不息。

 

△黃潤定至於黃發,白乾終至於白丁。

瞳子黃潤,可至於黃發之壽。眼若白乾而不秀。終作白衣之士。

 

△顧下言余叔向知其必死,視端趨疾魏主見乎得情。

昭公十一年秋,單子會韓宣子于戚,視下言徐,視不登帶,言不過步,無守身之氣,死將至矣。此年冬而單子果卒。

智伯師韓魏之兵而攻趙,城降,有曰智伯之臣稀疵見桓子與康子俱無喜志而有憂色,稀疵謂智伯曰:“二子必反矣”智伯以告二子。二子曰:“此夫讒臣,使主疑懈于攻趙也。”二子出。

稀疵又曰:“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智伯曰:“子何以知之” 稀疵對曰:“臣見二子視臣端而趨疾,知臣得其情故也。”

 

   神陷短壽,睛凸極刑。

人之壽夭,皆在於神氣所主。若目神已陷,必當夭死。睛凸者,謂之蜂目,其人必至極刑。

 

△斜盼者人遭其毒,凝視者自剋其形。

斜盼之人,謂眼神側視,必遭毒而亡,或至兵死。神凝不秀,轉盼無力者,雖面部青顯,自剋無祿也。

 

△淫眼神蕩,奸心內萌。

淫亂者,眼神流蕩而不收。狡佞奸罪之人,目神若塵垢之蒙深,不可以為交友。

 

△睡眼神濁而如睡,驚眼神怯而如驚。

目神濁者,不清也。如睡者,謂神困濁無力,終當夭壽。驚眼者,謂視物急而驚,其人當至暴死。

 

△病眼神困而如病未愈,醉眼神昏而如醉不醒。

病眼神困,謂情倦如久病未痊,其人終無遠壽。醉眼神昏者,神力倦怠,琣p帶酒,必至服毒而死。

 

△豁如視而有威,名揚四海;迥然驚而不瞬,神耀三清。

神藏於豁視,威嚴而有力,儼然人望而畏之,主聲名播揚於天下。人若偶遇不測之驚,眼神澄然不改,蓋不染塵俗之汗,出於造物之外,是謂大賢之相。

 

△曈圓者其機深於城域,堂露者厥子乃是螟蛉。

此為眼蓋,圓成者言行深奧,人莫用其探測,故可謂之樞機於城域。眼堂破露,當養螟蛉之子。

 

△犬羊鵝鴨何足算,雞鼠猴蛇奚可憑。

犬眼荒淫,羊眼招禍,鵝鴨之眼不善終。人似雞鼠猴蛇之目,皆相之賤者,然而察形像應本形者為吉。

 

△豕視心圓而無定,狼顧性狠而難名。

豬眼朦朧黑白不分,主心術不正,貪而多欲。狼顧者,謂回顧而身不轉,性狠常懷殺人害物之心,多為毒害之行,絕不可交往。

 

△後尾有如刀裁,文斯博雅;前曈似乎曲鉤,智足經營。

目若刀裁,文章自來。眼前涘若曲鉤,必能良賈深藏而能規運。

 

△惟女賦質,與男異禎。

男子以剛為貴,女子以柔為順。圖南曰:陰反於陽,夫必損;陽反於陰,婦必亡。

 

△和媚有常者貴重,圓凸不秀者賤輕。

男子之目必要神旺,婦人之目必要和惠。若和惠有恆之婦,必當貴重。婦人惟眼長為貴,若園小高凸、粗俗不秀者,主輕賤之婦。

 

△臉薄赤而少節,睛瑩澈而多貞。

臉者為目蓋也。若目蓋薄而赤者,主有不廉之行,少有貞節之懿。睛光澄澈湛然若水者,必有貞烈之性。

 

△眼下氣青夫必喪,尾後色白男必憎。

婦女有青氣沖眼者,必喪其夫。眉尾後白色者,夫必憎嫌。

 

△三角多嗔,為妨夫之霜刃;四白帶殺,作害子之青萍。

婦人眼三角者,性狠而多怒,如殺夫之利刃。婦人眼露四白而神旺者,謂之帶殺,乃殺子之劍也。青萍,劍名。

 

△惟耳者,主聲音之聽聞,為心腎之司牧;觀其形狀顏色,見乎休咎榮辱。

凡人所言善惡,皆從耳傳於心,故為心腎之司牧。耳主心腎,又為祿星。觀其耳之形狀顏色,則人之休咎榮辱皆可知也。

 

△垂珠朝海,必延算以餘財;偃月貫輪,終朝王而執玉。

耳垂朝口,耳尖貼腦垂肩,必取延年算數,死之後必有餘財。耳有城廓,如新月偃仰,光瑩朝接者,定朝拱天子而為執玉之臣。

 

△圓而成者和惠,偏而缺者慘酷。

耳圓成者,主於情和而多惠。偏缺者,必為慘酷之徒。

 

△其薄如紙兮貧早死,其堅如木兮老不哭。

耳小薄如紙者,則貧寒而早亡。古相云:“耳硬如木,至老不哭。”謂多吉少凶也。

 

△白或過面,主聲譽之飛騰;瑩且如輪,主信行之敦篤。

古相云:“耳白過面,名揚四海。”耳輪廓如玉之光瑩貫輪者,主忠信篤厚。

 

△似豬者不聰而貪婪,加鼠者好疑而積蓄。

豬耳大,龍耳小,只要輪廓分明。大無輪廓又無垂珠,謂之豬耳,則人多愚鈍性多貪婪。鼠耳本小,有廓無輪,似鼠耳之人,作事多疑而能積蓄。

 

△輪靨雖明,假學則貴;孔毛能長,善持不覆。

耳輪有靨而明,當假學而後顯貴。耳生毫者,乃壽考之相,善持守而不致顛危。

 

△性譎詐而難測,蓋為如猴;糧匱乏而靡充,率由似鹿。

猴耳尖而向前,耳門窄下,故人莫能測其心也。糧餉匱乏尚能與朋友同用而無憾者,蓋以耳之似鹿,由鹿有呼群之義故也。

 

△薄而向前,賣盡田園;反而倒後,居無室屋。

鬼眼云:“耳薄向前,破盡田園。”耳若反輪而後倒,耳珠又不朝海者,則貧無居室。

 

△昏暗難議乎登第,焦枯屢歎其空軸。

耳為祿星,其耳昏暗者為祿星不明,則當為寒士,終無祿位。耳主其腎,若耳色焦枯者,為腎氣不足,主家首貧窮。軸,卷軸也。空軸言腹中空洞無物。

 

△壽越眉兮貴璟血,聰明潤兮富貼肉。

壽長者耳過於眉,位高者色鮮禋血。聰明之人耳色明潤,殷富之人耳必貼肉。

 

△輪靨生乎黑子,智足經邦;門戶起乎匿犀,功當剖竹。

—其耳前輪靨生黑子者,可為興邦智略之臣。耳門骨藏豐滿者,謂之匿犀,當為封爵之臣。

 

卷下

△惟鼻者,號嵩嶽以居中,為天柱而高矗。

鼻為嵩嶽,以鼻中央為天柱而高接天庭。梁貴乎豐隆實貫額,色貴乎瑩光溢目。其鼻所貴,惟在高隆貫額。色之所貴,在乎瑩光溫潤而能溢目。

 

△竅小慳劣,頭低孤獨。

鼻孔小者,為目閉不通,其性多慳劣。凡人準頭低者,主終身無子,孤獨之相。

 

△斜如芟藕之狀,困乏瓶儲;圓若懸膽之形,榮食鼎旂。

鼻昂露如芟藕之狀者,家貧困乏,衣食不贍。鼻准完美,勢若懸瞻者,榮食鼎祿。

 

△青黑多凶,黃明廣福。

鼻乃身之主,若氣色青黑者,應遭不測之禍;如其色之黃明,福自至也。

 

△柱缺終身難薦鶚,樑斷三十當畏鵬。

天柱必要端直,若有缺陷則終當困滯,不得騰踏上進。

鵬乃不祥鳥,人見之死亡。漢賈誼三十畢而見此鳥,知必死,故作《鵩鳥賦》。

 

△大而滯者為商旅,小而狹者作僮僕。

其鼻大而滯者,則為商賈之人,終身奔波流落。凡鼻小而狹者,則早離父母,必作僮僕。相曰:山根斷而幼年疾苦為僮僕。

 

△極貴之色似老蠶之光明,下愚之人若蜣□之局促。

相曰:蠶將老,自飼而明,然後通於周體。人將發,自准而明,然後通於諸部。故人將貴,顯著見青龍之氣,似老蠶黃明之色,乃為極貴之光,則無不利也。下愚之人,鼻短低凹若蜣□局促。相曰:面短貧賤人相貌,鼻短無梁露齒牙。

 

△完美宜官,破露憂獄。

其鼻完美成就者,宜享官祿。若破露無勢者,則平生憂苦,多致牢獄之囚。

 

△準頭隆者誠信,法令深者嚴肅。

夫準頭者,為面部之標本。準頭高隆,其人誠懇而而篤信。法令乃鼻之左右紋也,若其紋理深長者,為人敦重嚴肅,又有遐齡之壽。

 

△疾病尖薄,慳吝小縮。

鼻尖而薄者,一生多病。蘭台小縮者,其性慳。

 

△蘭台明兮庭旅實,井灶露兮廚無粟。

蘭台、廷尉,福德宮也。若蘭台豐明者,家財殷實而多儲積,能贍百人。井灶若露不收者,當庖廚空乏,痤L自贍之食。相曰:鼻露竅,無歸著。

 

△骨如橫起,忌與結於交朋;紋若亂交,慎勿為其眷屬。

鼻骨橫起者,甚不可相親而為友。鼻上紋理亂交者,必詭行,雖父子不同其心。若女子者,不可為之眷屬。

 

△夫人中者,溝洫之態,深則疏通,淺則遲延。

人中者,若大川之溝洫,清流四瀆,潮接歸海,宜其寬深而長也。深則必致亨通,淺則應當困滯。

 

△淺短絕嗣而夭命,深長宜子以遐年。如其人中淺短者,絕嗣夭命。若得深長者,宜其子孫富貴,又當壽考。

 

△黑子難產乎蓐上,橫紋殍卒於道傍。

凡人中者,月孛也。若人中有靨者,主其母產之難。若有橫紋截斷,必當餓死於途中。

 

△上狹下廣兮多後旺,下狹上廣兮屢孤眠。

若人中上窄下寬者,主晚年發祿,子孫成群。如下狹上闊者,多為鰥孤之人。

 

△深長者誠信著,寬厚者功名先。

深長者著有誠信,寬闊者早立功名。

 

△微如一線之文,身填溝壑;明由破竹之仰,家世貂蟬。

但人中微窄,如線之紋痕,主死填於溝壑之間。若如破竹之仰,長遠有棱理者,則祖庭高貴。

 

△唯口者,語言之鑰,是非之關。

發言為開口之鑰,開口則是非無不至也。

 

△禍福之所招,利害之所詮。

言為禍福之根,禍福乃利害之本。惟其人之所招故言不可不慎也。

 

△端厚寡辭者定免乎辱,誹謗多言者必招其愆。

古人之辭寡,若能謹慎於寡辭者,定免乎恥辱。誹謗多言者,謂其專談人之過惡也。如是之人,必禍咎及身。

 

△肥馬輕裘,由方成於四字;出將入相,蓋大容乎一拳。

若乘肥馬,衣輕裘者,由其口若四字。出為將帥。入為宰輔者,蓋口大而能容其拳也。

 

△唇欲厚,語欲端,音欲朗,色欲鮮。

唇貴乎秀厚,語貴乎端嚴,音貴乎高朗,色貴乎明鮮。

 

   上下紋交子孫眾,周匝棱利仁信全。

唇上下紋交者,子孫甚眾。如周回有棱利者,仁信皆全。

 

△噀血餘資,似括囊而貧薄;含丹多藝,如吹火以酸寒。

唇如禋血者,主有殷富之資。如括囊者,貧寒孤苦。古相云:唇若含丹多技藝,口如吹火必孤寒。

 

△合勢欲小,開勢欲寬;狗貪馬餒,鼠讒蜂單。

口不欲不收,故合勢欲其小,而開勢則欲其大也。凡人食物若似讒狗之狼餐,餓馬之喃草,如鼠蜂之偷食,皆下賤之相也。

 

△大言寡信者略綽,無機促齡者偃蹇。

如其口略綽不收,唇無棱理者,主自滿不謙,凶徒寡信。唇若偃蹇者,乃無機巧之人,又當夭壽。

 

△青黑禍發,黃白病纏。

口唇青黑者,惡禍將至。色見黃白者,大病臨身。

 

△左右紋粗定兇惡,上下急蕩多屯􏷊

其人之左右有粗紋者,定是凶徒之輩,多遭憲網。急蕩者謂不語而唇自動,多主孤苦之相。

 

△如鳥啄者高人終難共處,同劍鐔者義士可與交歡。

若口如鳥啄者,難與為交。鐔者,劍之隔手。同劍鐔者,主有信義,宜與交。

 

△惟壽算之先定,以牙齒之可觀。

其於壽算故為前定,觀其牙齒而預可知矣。

 

△康寧者齊且密,賤夭者疏不連。

康寧之人,其牙齒齊固而密。賤夭者,則稀少而疏。

 

△上覆下兮少困,下掩上兮晚鰥。

上覆下者幼年困滯,下掩上者晚歲鰥寡。

 

△班馬文章,白若瓠犀之美;喬松壽考,瑩如昆玉之堅。

能班固、馬遷之文者,其齒牙若瓠犀之白,高貴人也。享王喬、赤松之壽者,其人齒白瑩堅,如昆山之美玉也。

 

△當門二齒缺,則命蹇於沒世;學堂一官全,則聞於普天。

當門二齒缺者,其命蹇滯,終身困窮。當門二齒為內學堂,若大而明者,主名聞天下。

 

△焦黑困乏,鮮明足錢。

若其齒牙焦黑者,乏困貧窮。鮮明者,錢財豐足。

 

△二十四兮命折,三十六兮壽延。

二十四齒疏而不連者,謂之鬼形,主命夭。三十六齒主長年。

 

△尖若立錐,必乏衣食之士;齊如編貝,優登廊廟之賢。

齒尖如錐者,必缺衣食。編貝,海物,色白而瑩。齒若齊如編貝,足為賢相以登廊廟。

 

△惟舌者,以短少薄鈍為下,以長大方利為先。

舌短小薄鈍者,為下愚之人。若其長大而方利者,則為上卿。

 

△方長者咳唾成玉,短小者皂隸執鞭。

舌方長者,主有才德,文高四海,出語可為珠玉。短小者,俗謂之舌禿,則皂隸執鞭之僕。

 

△黑子兇惡,粟粒榮遷。

舌上有黑靨者,多為兇惡。有粟粒者,則必居官食祿。

 

△黑紫布衣而肘露,鮮明金帶而腰懸。

舌上色若黯紫之色者,當貧賤露肘。舌若鮮明光瑩者,則有腰金之貴。

 

△七星理明,可享千鐘之祿;三川紋足,必食萬戶之田。

舌上七星靨者,可享千鐘之厚祿。舌上有紋如川者,必享萬戶之食。

 

△允謂瘦人項短致災殃,肥人項長必夭橫。

瘦人本宜項長而項短者,決致災禍。肥人本宜項短而項長者,必當橫夭。

 

△如罌如瓶總非吉,似鵝似豕皆不令。

罌、瓶皆瓦器也,項下垂若器者凶。鵝項太長,豬項太短,如是之人,皆主惡死,不善終也。

 

△豐圓厚實多財產,光隆溫潤足權柄。

項若豐圓厚實與背相稱者,財產多而富足。其光隆溫潤者,足主樞機重柄。

 

△瘦人結喉身孤兆,肥人結喉刑剋證。

瘦人結喉者,身必孤獨。肥人結喉者,必遭刑害。

 

△項後豐起,定為厚福之人;頷下絛垂,永保遐齡之慶。

項後骨豐而起者,是為厚福。頷下餘絛雙垂者,永保遐齡之壽。

 

△夫貴背之豐隆,身乃恃而安定。

夫人之背貴於豐隆,必以體之上下安恃而為可稱。

 

△貧夭絕嗣者偏側欹斜,富貴有後者闊厚平正。

貧窮壽夭無後者,蓋為背之偏側,欹斜不正。富貴有後者,則背闊澤潤,堅厚而平。

 

△勢若踞山之蹲虎,利賓於王;形如出海之伏龜,考終厥命。

背勢似山中坐虎有威力者,當利賓於王,足為王佐。背如出海之龜,則考終壽命。

 

△龍骨欲長而充實,虎骨欲短而堅硬。

龍骨者臂,虎骨者膊,上為君,下為臣。上壯下細者龍吞虎,下壯上細者虎吞龍也。

 

肩者騰上必速,恐不多時;犀膊者為儒早亨,優於從政。

矰鳥之肩者,騰上迅速,早而困乏,故馬周矰肩火色,任之要職,壯歲辭閑,急流勇退。為人犀膊豐而圓厚,則為文明之士,幼達長於大政。

 

△指節欲其纖直,腕節欲其圓勁。

手指欲纖而長,腕節欲圓而勁。

 

△厚而密者謀必有得,薄而疏者心多不稱。

掌中豐厚而柔,指節瑩光而密者,則足智多謀。如其掌薄骨硬,指節疏露者,平生智多不遂。

 

△勢若排竿富可羨,色如璟血貴可競。

指節若排筍者,身必貴顯。其掌如□血者,家必殷富。

 

△身卑才薄,涉中滿而起傾;祿厚官榮,有駟馬之形勝。

若掌中心薄,周圍起骨,謂之起傾。如是之人,主卑賤寡學。官祿榮高,謂掌中有印旗之形。

 

△橫紋下愚,縱理慧性。

凡人掌中若有橫紋而短者,乃為下愚。如有紋縱者,至聰明而多智慧。

 

△骨露筋浮者主身賤,皮堅肉枯者愁囊罄。

手若露骨浮筋,主身貧下賤。若皮堅硬肉乾澀者,當愁囊篋空乏。

 

△家殷而黑子斯明,用足而橫紋乃互。

手中黑子,主家豪富。如有橫紋通直者,為握刀之紋,則主財豐富足。

 

△富貴之相若苔之滑而綿之軟,壽安之人如荀之直而玉之瑩。

富貴賢明之士,手滑軟而若苔若綿。康寧遐齡之人,手直如惸而白如玉。△心宰視聽,內主魂魄,帥六腑之氣,統五臟之神。心乃神之主也,掌其視聽,運行百脈之神,制五臟六腑之神,故《內經》曰:心為君主之官,神明生焉。

 

△顏色始變,是非已分。

凡人顏色喜怒方有所變,則一心之明鑒而能預知之。

 

△惡則禍結,善則福臻。

人之所行善惡,鹹發之於心。若其行惡,則禍結。若其行善,則福應。

 

△胸凸者燥而多劣,毛長者剛而好嗔。

胸膺骨高起者,主性急燥而多劣。若其生毛者,每多輕怒,此皆不仁,寡合之相也。

 

△坑陷淺窄愚暗而多居下賤,寬平博厚賢明而早廁縉紳。

胸貴平闊,若坑陷淺窄者,多為愚下之流。若其寬平博厚者,則幼年而居官明賢而享祿。

 

△腹為水穀之海,臍為筋脈之源,包萬物而獨化,總六腑以中輪。

腹為水穀之海,臍者總六腑以居中,以為筋脈之源,由是腹肚大而圓,臍必廣而深。相曰:腹大垂囊,食祿無疆。

 

△圓厚富安儉薄乏食,深寬富貴淺窄孤貧。

腹若圓大而厚者,主家富安閒。如戎腹薄而儉小者,必

至乏食。腹寬厚者,主能容物。富貴淺薄窄狹者,褊急孤寒。

 

△勢若垂囊,風雷四方之震;深能容李,芝蘭千里之聞。

腹垂若囊,主聲名冠世,如風雷震於四方。臍深廣能容夫李者,主美譽播於邦幾之外,若蘭之馨香聞於四遠,言其美德之盛也。

 

   足者枝之謂,身者幹之云,枝以蔽其幹,足以運諸身。

足為枝也,身乃幹也,枝當蔭其幹,足可運之身。

 

△豐厚方正者多閒暇,薄澀橫窄者必苦辛。

足若豐厚方正者,平生閑樂,其祿自至。若人足之薄窄枯澀,必當辛苦終身。

 

△無紋身賤,有毛家溫。

足底無紋者,身必貧賤。若其足面有毛者,家必殷實。

 

△家富累千金,蓋有弓刀之理;官高封一品,由成魚鳥之紋。

家積千金之富者,足底有弓刀之紋理。官至一品之極者,足底有魚鳥之成紋。

 

△短小精悍者,形不足而神有餘;長大孱弱者,形有餘而神不足。

人身短小精悍者,蓋其形雖不足,神乃有餘。若身長大孱弱者,是形有餘而神不足也。

 

△伊形神而俱妙,非賢聖其孰能。

形者發乎外,神者藏於內。其形神俱妙者,非賢聖孰能得之。

 

△藏於內者如淵珠之粹,發乎外者若焰光之燭。

神藏於內者,如淵水驪珠之精粹。神發乎外者,若清夜焰燭之美光。

 

△善惡在人之憎愛,清濁由目之照矚。

凡人心之美惡,皆著於目。美則人愛,惡則人憎,分明清濁,瞻視是也。

 

△質以氣而宏充,氣以神而化育。

質者形也,人之以氣而養形,故以神而生氣。

 

△質寬則氣宏而大,神安則氣靜而覆。

人形體寬大,則心氣宏。若其神之所安,則氣順而能靜。

 

△如是寵辱不足驚,喜怒不足觸。

人之所養,氣定而後形固,形固而後神全,神全而後心正,誠能有之則寵辱不驚,喜怒不觸。

 

△有氣無肉者,譬若寒松;有肉無氣者,猶如蠹木。

人之形體,牴瘦而有神氣者,譬若寒松之堅,可享其壽。如其形體肥而無神氣者,猶似蟲之蠢木,故枯朽而速敗也。

 

△李嶠耳息而享百齡,孟軻內養而輕萬斛。

龜息者氣自耳出,故享其壽。李嶠耳中出息,享遐齡之壽。孟子善養浩然之氣,雖齊宣王授以萬鐘之祿,不顧也。

 

△和柔剛正之謂君子,狹隘急暴之謂士卒。

氣和寬剛正為君子,氣狹隘急暴為士卒。

 

△如龜之息兮保其遠大,如馬之馭兮重其馳逐。

龜息之細,渺然不聞,蓋能如龜息者,可保長年之氣。

若如馬之馭駕者,生平有馳逐之勞重者,辛苦百般。

 

△身大音小褐所隱,身小音大福所伏。

身大音小者,形聲不相應,故隱其禍而待其發。身小音大,神氣有餘,故藏其福而待其時。

 

△夫聲音之所發自元宮而乃臻,與心氣以相續。

聲音之發,起於丹田,與心氣相續而出也。

 

△琅然其若擊石,曠然其若呼穀,斯乃內蘊道德,終應戩穀。

聲清則琅然若擊磬之音,聲濁則曠然如呼幽谷之奧,此謂內懷道德之人,終當享其厚祿。

 

△謂之羅網者,乾濕不齊。謂之雌雄者,大小相續。或先

急而後緩,或先緩而後速。是為粗俗之卑冗,焉遂風雲之志欲。聲音有乾潤,出而不等。若聲大聲小相續亂出,或先急而後緩,或先緩而後急,皆為粗俗卑下之徒。

 

△辨四時之氣,如春蠶吐絲之微微;察五方之色,如浮雲覆日之旭旭。

辨青白紅黑,豈四時之正氣也。在於皮上者謂之色,皮堛抰蚺妙臐C氣者如粟、如豆、如絲、如發,藏於紋理之中,隱於發毛之內。細者若春蠶之絲,欲察五方,正如浮雲覆日之

微。

 

△地閣明而饒田宅,天嶽暗而罹桎梏。

地閣光明者,田宅多廣。天岳昏暗者,刑獄多憂。

 

△粟黃繒紫多豪貴,脂白晙青合賢淑。

粟黃者,如粟粒之點嬌黃也。繒紫者,如紫線之亂盤也。是為青龍之氣,若面部四時常見者,乃豪貴之人。人之面色其白若脂,其青若曌者,廊廟之器。

 

△若相者,精究其術,而妙悟於神,安逃禍福。

若學相者,能細究此書,而得其神妙,則禍福無逃也。

歌曰:嗟嗟世俗不知因,妄將容貌取其形。若得正形為大貴,依稀相似出群倫。形滯之人行必失,神滯之人心不開,氣滯之人言必懶,色滯之人面塵埃。形神氣色都無滯,舉事心

謀百事諧。色在皮而氣在血,脈聚作成多喜悅。散則成憂靜則安,部位吉凶皆有訣。又曰:欲窮禍福貴賤,除觀諸家相文,聽聲觀形察色,有肉神、音神、眼神、總欲觀之,則自然明矣。

又曰:迷而不反,禍從惑起,災自奢生。老子曰: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此之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