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百問

 

此文是明朝永樂皇帝因喜好相學,與相學名家袁柳莊先生所作問答,上自王公貴胄,下至黎民百姓,無不盡及。此書為相學珍品,世上少傳,乃相學愛好者必備之寶,極具收藏價值。

 

正文:

朕居王位,出於何相,而得萬民王之?

    對曰:王乃龍生鳳長,身長六尺,面大腰圓,能步開三尺。少年所困,未出須之故,今已須長一尺八寸,以合龍相,當年之壽。

   

凡庶民生下小孩,其父見子的爵者何說?莫非是小兒之福乎?

    對曰:凡小兒生下瑞香滿室,必主大貴。書云:生下身香必主父爵身後榮者,如劉阿斗、宋太祖生身具異香百日。

   

朕昨見一尚書天庭低,何故又得為官?

    對曰:天庭雖低,日月角開,輔弼骨朝,頭平面圓,此乃五行相配,故不忌低,是以得為尚書。

   

朕宮中無方面之妃,朕之面方,欲得一方面為配,再有何說?

    對曰:婦人貴在眉目肩背,子在肚、服、臍、乳,凡面方者為虎面,必犯煞星,豈能入宮為貴人?凡女型如鳳者,方為大貴。鳳型面圓長,上下相配,眉弓高、目細秀、項圓長、肩背平,此乃真貴,縱不入宮,亦不失為夫人。

   

朕向日寵王公女,相她必為母后,朕今不喜她,何能得為母后?

    對曰:非國母福薄,但聖上子星未現,故此不寵。彼生成國後,命壽延長,若要出得太子,必定是她。永樂未信,後三年複寵,果生太子。

  

選妃用綿認厚窮令女走出汗來,此是何說?

   對曰:非令女走出汗來,乃知其體香若何?凡女人體香,方得大吉。否則,下賤也。

  

為官者乃貴人,常有遭刀劍刑者為何?

   對曰:皆因項下有紅絲,耳輪多赤色,犯此者,難逃刀斧身亡。

  

日月交烽,反得善終為何?

   對曰:凡武將兩邊眼眉上生殺氣,正高而有顴,所以當得征戰。眼下露光,項無紅絲,非豬食鼠食,乃善人之相,能戰之人。

  

吳尚書之母極陋生,二子如梓童,是出何相?

   對曰:面雖陋,眼若星,唇若朱。子乃臍腹所載,何在面目?必是臍深腹厚,腰正體堅,人若見之,俱有懼色。凡婦人威嚴者,多生貴子。非面之福,乃五臟六腑寬宏秀麗也。後永樂封為錦陽夫人。

  

宮中之女,多不出子,何也?

  對曰:古人言,“美女無肩,將軍無項”。肩太垂而身太弱,腰太細而體太輕。犯此四者極多,乃非厚福之相,何得有子?

 

朝中大臣不能飲食,既為官,何又祿少?

  對曰:官高雖是印堂寬,富貴還須手過膝。官高因印開眉秀,耳正目清,因此大貴。食祿在口,若唇薄口蹙,食自少也。

 

眉長壽不長何說?

  對曰:書云:“眉毫不如鼻毫,鼻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枕骨高”。故此眉長難保壽。凡壽在頭髮、項皮血色為主。

 

耳反,為官大,何說?

  對曰:相有可忌不可忌之說,豈可一理而推?書云:“睛雖黃有神光,梁雖折準頭豐,身雖瘦不露骨”。此俱不作破敗,還作貴相推之。

 

舜目重瞳,項羽亦有重瞳,何說?

  對曰:舜目細而長,乃鳳目也。項羽目圓而露,眼邊起皺紋,如雞眼乃凶相也。

 

甘羅十二,太公八十,一遲一早,何說?

  對曰:此二位前賢,雙耳俱有珠齊口角,為明珠出海。甘羅紅如火,十二到此即遷。太公白如雪,故主老來相遇。

 

凡一人生無疾病,何說?

  對曰:人生在世,相合乾坤。驛馬高明邊地靜,印堂平正六陽光,疾厄再加無暗滯,一生福壽永綿長。

 

凡人一生多疾病,何說?

  對曰:山根常暗準頭青,兩耳生塵目又昏,邊地如泥發如草,一生何日得安寧?

 

朕自為君以來,不脫憂心,何說?

  對曰:山根倉庫常青青,准赤腮黃氣不勻,縱此為君也愁悶,庶人得此百無成。必待此色一開,聖心自安矣。

 

朕為君以來,幸國已平,民已富,土已裕,何說?

  對曰:血足神舒眼愈光,印堂平潤是榮昌,為士為官多獲福,庶人得此多安康。

 

女人多貴中生賤,賤中生貴,何說?人言女人無相,又何說?

  對曰:凡女相與男相不同,女豈不相?頭尖發少,必是賤人之女,面圓目正,配良人之妻。血足氣和,可生貴子。土正顴平,可維家業。體正面圓,目秀唇紅,再得肩圓,可許大貴。凡福室之女,頭平額潤,目若流星。唇薄身輕,貌美倉削,齒白肉光,乃賤婦也。

 

五露、五反何說?

  對曰:凡一露二露家無隔宿,三露四露命常短促,五露具全,大貴之格。眼露睛不露光,鼻露竅不偏梁,唇露齒不露,耳露廓不失珠,此乃金木水火土。五露俱犯,露梁、露光、露齒、露珠,此乃十分下賤之相。五反,非善相也,乃兇惡之徒。書云:“五反之中奧妙多,術人何以得知之,若還一件俱無反,方許朝中掛紫衣”。

 

五小、五極何以分明?

  對曰:凡五小者,一小頭,二小身,三小手,四小足,五小面。此乃五件一身,還要五官六府為主。此乃身體五小也,非五官之五小。若五官俱小,為五極,乃下賤之相也。凡五小聲大,五官三停六府為配方妙,如有一件不配,即不如也。五極乃額、耳、鼻、口是也,即五星金木水火土。書云:“五小身頭共四肢,莫言耳鼻口如眉,若是五官俱得小,一生下賤是癡愚。

 

相分南北,何以說?

  對曰:此論南北二京十三省說(古書無此乃先生心法也)。分十二宮言之,南方屬火,故相天庭,宜火旺,方為有用。北方屬水,相地閣,宜水旺為妙。浙人屬金,故金宜清,方許榮身。閩人相唇口齒,閩地近海,乃唇齒之間。太原乃山陝西,西方也,為中國屬土。河南相穩重。淮南相屬實。淮北相軒昂,江南相清輕,江北不嫌重濁。徽州乃山嶽峻地,故獨看眉。江西越尾相氣色,不以骨骼為念。但各處相若得局方妙,不合難許榮身。

 

三尖、六削,如何?

  對曰:頭尖、面尖、中、豚尖,不良之相。六府俱削,好殺之徒。

 

人言鶴形龜息,如何?

  對曰:凡鶴形起步,離地三尺,肩偏項長,頭先過步。今人鶴形不過步離地高者為是,肩項要同前,官到尚書。可學神仙龜息,乃安睡之說。凡氣從口出,亦不聚財,亦不長壽。氣從鼻出,則財福祿俱好。凡口鼻俱無氣息,從耳出方為龜息,易睡易醒,乃大貴之相,神仙之體,世人鮮矣。今人亂言二形,俱少得此者難。

 

朕陣上交鋒並無懼色,今來宮內禦室不強,何說?

  對曰:人非懼內,表壯不如塈均A宋太祖左目小右目大,故懼內。張尚書須拂于左,一生多畏夫人。聖上眼皮多黑子,故得賢能國母。此論眼皮黑子、須拂于左、雙目雌雄,此三者多懼內也。

 

女人陰毛長,主貴賤,何說?

  對曰:當時漢國母呂太后陰毛長一尺八寸,根據黃如金色,卷于陰上,用手扯開過膝,放手覆拳,故名為“金線綴陰”,主極品,亦主多淫。若直、若長、若黑,乃奸殺之婦,雖貴不長。陰毛宜黃、宜軟,亦成貴人。如草者賤,硬者賤,生早者夭,生遲者淫,三七年內生方妙。

 

相法原取五行為主,又取禽獸之形,莫非將人比畜麼?

  對曰:郭林宗相法有三百六十外形,相理多端,一時難辨。類獸者多富,類禽者多貴。龍形隱隱,虎形步闊頭藏,猴相睛圓黃,耳鼻俱小,頭小,性快不定,一時福生財祿壽好,難言老後之。兔形性疑多自怯,眼正鼻露,合此。鳳形項長肩圓,身直,女得此亦貴。舌長唇齊,鼻大面長身闊,為牛形,主一身安逸,有錢萬金。賦云:鳳形要眼秀,牛形要睛圓。此乃一陰一陽之大貴格也。雀步蛇行,男女大忌。雞眼鼠目,必犯刑傷。豬形目赤,憂防網羅之非。

 

三停有面有身,何說?

  對曰:面上三停,發際到山根為上停,為初限。山根到準頭,為中停,為中限。人中到地閣,為下停,主末限。如上停短削,少年不利。中停低陷,一世不榮。下停若長,一生憂滯。大概上停中停俱長,下停宜短。身上三停頭腰足,此三停俱要得配。

 

凡人一體無須,何說?

  對曰:須乃腎經之苗,丹田元神。水形人多有腎虛,土形人丹田不足,此二形人無須極多。凡水土形人有須必有好子。濁者富,清者貴。若無形,乃腎水不足,元氣虛弱,豈能有子乎!木形人火旺,故此無須,還須有子,不可以須言人子息,恐誤其大事。

 

 身發,發落,何故?

  對曰:凡肉隨財長,發逐神清。發乃血之餘,發濁血亦枯,發秀血亦榮。凡發落財遂生,肉長亦發落。木形人落發,即死無疑。書云:肉長財豐發自疏,血枯神濁亂如絲,若是木形須鬢落,再加發落壽無歸。

 

三陽明旺,何為三陽?

  對曰:三陽三陰,乃雙目之下,又名臥蠶,亦名男女宮,亦名福德宮,乃是眼下三陽。面上三陽,印顴准,乃一面之要處。故宜暢旺,不宜暗滯。

 

額上紋見,大巨常有,何為不好,系何說?

  對曰:凡額上紋,一條為華蓋,二條為偃月,三條為伏犀,多者不妙。凡紋欲從輔骨邊起,橫深為妙。華蓋主孤獨,偃月主中貴,伏犀者大貴。如短如亂,大不好,一生主辛苦、下賤刑傷。

 

凡人之相,有氣色何為?

  對曰:書云:“骨骼正,氣色定”。凡氣色,五臟六腑之餘光,故有金木水火土之詳說。在外為氣,在內為色。色為苗,氣為根。凡看根,先看苗。在內者還未遇,在外者已遇。鮮明者正旺,淡色者已散。凡欲求謀,即在此宮看氣色,有鬼神不測之機,乃奪天地之秀氣。世間各樣異術,惟氣色最驗,但恐耳聾目盲,妄言則不驗。

 

女看血氣,出於何處?

  對曰:凡女人以血為主,皮乃血之外,血乃皮之本,看皮可知血之旺衰矣。皮明則血潤,皮紅則血枯,皮黃則血濁,皮赤則血衰,皮白則血滯,滯則夭。故此血宜鮮明,表堜潤則為貴也。

 

男以精為主,出於何處?

  對曰:一身之本不過精神,神一散豈能有命?目為五形之領,故看眼上即知。凡養精神,發在雙目,目秀神必秀,目清神必清。目枯濁神必枯濁,目散光神必散光。故目要神為主。眼乃一身精華,不宜不秀。日月若流星,必是身榮之客。眼若盲昧,多因困苦之人。不露不偏不陷不浮光,方為美相。此數件若犯一件,決然不好。書曰:“一體精神二目中,睛明點漆必榮身,若是焦黃亂濁眼,為人下賤也貧窮”。

 

得妻發福者何說?

  對曰:書云:“奸門如鏡,因妻至富成家。鼻准豐隆,招妻多能賢德。得妻發福,準頭魚尾明潤,多得妻財,印堂紫氣如蠶”。又云:“龜頭小白,妻妾賢能”。

 

得妻財反窮困何說?

  對曰:招妻破敗,只因櫥灶兩空。娶婦破家,多為奸門容一指(陷也)。形局若惡,招妻之後亡家。魚尾多紋,一世苦窮。到老骨肉磊落,一生長得妻賢。女若鼻低,出嫁夫家大敗。男生斑點,招妻傷命亡家。男若該死,女不犯刑,可得全其性命。物之不齊,物之情也,信須有之。短命男兒,自有妨夫之妻。女相不良,自有剋夫之相。

 

父相起家子相敗,可得破家否?

  對曰:欲知暮年破敗,需觀地閣頭皮。要知子息榮華,還看乳頭臍腑。此數件可定運矣。地閣削陷,頭皮乾枯,老景難言子孝。乳朝下,肚皮薄,臍若淺,老年定有破敗之兒。一面相好,獨此數件不如,雖得過日,自是消乏,身亡之後,子必敗矣,此言父相老運不如也。

 

凡人受子之爵,何說?

  對曰:乳頭圓硬耳如霜,當受子爵。項皮寬厚臥蠶高,子立朝綱。欲生貴子,還須枕骨雙峰。欲產俊秀,還看臍深腹垂。老來封贈,須觀背厚腰豐。食子天恩,定是皮和血潤。觀封君不獨一處,此數者俱許身榮。

 

凡男女犯孤,莫非全犯?不然,二人豈俱無子息。

  對曰:書云:“男相有兒女相無,除非娶妾招親妓。女相有生男不立,雙雙偕老自嗟孤”。

 

夫相窮妻相富,不知能否榮身?妻相不如夫相貴,不知可能得配?

  對曰:書云:“夫從妻貴,妻從夫貴,此一理也”。如夫不如妻相富,可賴全身。常言道:“一家之福,在於一人”。所以世人擇夫者多,擇妻者更多。夫壽乃先天生定,而富貴實有可以托賴之理矣。

 

父相不如子相富,不知可否興家?

  對曰:若得末年成家,自有成家之子。若一面格局不如,獨臥蠶老潤,乳頭高,末年可立成家之子。邊地豐隆,下頦驕,末年必有成立之男。又云:如印堂廣,雙眉成彩,興家助國之人。四庫豐,耳輪正,榮公顯父之男。卓立興家,必是頭圓額廣,自來發積,皆因土厚顴高。

 

面相厚而心田壞,是看何處?

  對曰:書云:“眼乃心之苗,眼善心善,眼噁心惡,眼秀心秀”。此不過見人賢愚善惡,難辨德行。要看心田,除非陰陽宮,臥蠶下三分為陰陽宮。為人心善,此處平,為人心好,此處滿。心壞,此處深,陰毒害人,此處青,或起青脛。紅脈,非良人也。女人若深陷青暗,不敬公婆,不和酃堙A多亂多貪,不出好子,不得成家。若此處豐滿,主有貴子,大益家道,壽命綿長。男人若滿,書云:“陰陽肉滿,福重心靈,為人有智慧,曾行陰德救人。上起蠶紋,為陰德,永保子孫福壽綿長”。

 

為子不孝,在何處看?

  對曰:胸高臀驕,休言父子親情。發黃須逆,莫言孝名。唇厚,孝義之人。唇動齒疏,豈能孝道。雞睛蛇眼,陰毒難言。蜂項兔頭,孤眼獨食。咬牙切齒,弩目搖頭,壞倫之子,真是下愚。

 

為臣不忠,在何處看?

  對曰:顴高准大,忠直之臣。眼陷眉高,好貪之輩。眼圓光正,可代君王之難。須白唇紅,致死英靈報國。耳小腮尖,一世為人奸吝。若要不忠不孝,只因水陷土偏。面方須正,直性多忠。。面陷顴陷,奸邪陰毒。

 

一世財多祿不足,何說?

  對曰:土星齊,井灶正,竅門小,一生常有余錢。唇若薄,色若青,只好隨緣度日。唇青者,縱有萬貫不能衣食。

 

一世祿好,財不如。何說?

  對曰:書云:“欲食貴人祿,須生貴人齒。欲穿貴人衣,須生貴人體”。凡人唇紅又潤,上下得配,一生酒食無虧。若是准露庫偏,豈得資財有份。

 

相好夭亡者何說?

  對曰:莫以貌美而言善。夭者,多有神短、色浮、皮急、骨弱、肉血不均、五官不配、雙目無神、聲音不響、音圓不應喉。一面俱好,神不足,難言長壽。精神太旺,氣不勻,不得長生。神短壽夭,氣短壽促。凡壽以神氣為主。

 

貌陋者心多聰明。何說?

  對曰:此乃濁中有清之說。濁中清,清中濁,未曾辨明。凡人一身濁色,五嶽偏陷歪斜,止取印堂平,為福德學堂,耳有輪廓,為外學堂。睛清秀,為聰明學堂。齒白為內學堂。有此四學堂不論貌醜,乃濁中清,甚是聰明,可為卿相。

 

貌俊心朦何說?

  對曰:此乃清中濁之相。凡人雖貌俊耳正,睛欠神,齒欠齊,氣不和,神多亂,此乃萬事無成之相。

 

武相作文官,文相作武職,何說?

  對曰:包公之面,七陷三顴。楊帥之身,瑩白如玉,六郎銀面金睛,故有封侯之職。包公鐵面銀牙,都堂宰相之顴。伍子胥顏如美婦,只為眉分八字。党太尉青面赤須,只因眉秀反做文臣。此四古人都是文武全才,出將入相之貌。莫以清濁言之。

 

病重反生,無病反死,何說?

  對曰:此兩這獨言氣色,不在相上。凡病氣色,所忌五件,俱主死。山根枯、耳輪黑、命門暗、眼角青、口角黃。書云:“黑繞太陽盧醫莫救,青遮口角扁鵲難醫”。外有雜色,暗滯青黃,不過病色。若準頭一明,死者複生。命門一亮,不日身安。年壽一開,災厄即遠。又云:“三陽如錠,死必無疑。年壽光明,還須有救”。此五處一開,不死。凡人氣色常暗,一日光明,死期至矣。常明忽暗,死亦至矣。病必死者,年壽三陽一赤,旬日身亡。白髮印堂黃發口,一七殞命。四壁如煙起赤光,須防二七。老人滿面黃光現,一七難逃。少者青來口角達,一月之數。有病人,雖看準頭不潤好。人死,只看年壽如泥。耳生塵,還須有疾病。耳輪赤,萬事無憂。印堂黑,非死也。重顴骨青,大難來臨。一身血紅有光華,一年之內。皮血滯如泥不亮,半載之間。

 

官居極品,臨終衣食具無,何說?

  對曰:凡人老運,不拘富貴,俱要皮土為主。老來皮土潤,血色足,日後還有晚景,必當大旺。老來皮土幹,血色衰,為官退位致窮,為民困苦,死後結果俱難。

 

人老來臥蠶低,乳朝下,不得子力,主老窮,何說?

  對曰:皆因皮土弱、血不旺、蠶方低、乳方朝下,若血色潤好,豈有臥蠶反低、乳方朝下之理?

 

一生無運,老來反得安逸,何說?

  對曰:一生無運,因一面失局,星辰不勻,部位不停,以至一生勞苦。老來若神定血旺,不在相上。凡老運只看皮色氣血,若氣神血俱好,雖無運亦好。若皮色一枯,死期至矣。

 

五官俱好,一體無欠,困窮途,何說?

  對曰:此乃運氣相好,獨氣色不好。天不得晴,日月不得明。人不得氣色,則運不通。骨骼外貌部位俱好,惟氣色不好,亦難得顯。直待氣色明潤,方得通時。氣滯九年,色滯三年,神昏一世。神氣色三件俱暗,窮苦到老,部位好而終不顯達。故人以氣色為主,骨骼定一世枯榮。

 

格局不如,而又大發財,何說?

  對曰:此縱發財還須有失。此言部位不好,氣色好之說。須應氣色,無人不發。部位均停,運至必興家道。色若鮮明,長年可遂心懷。部位定行年休咎,氣色主當月吉凶。萬言諸事,不如氣色。美玉不出山,徒自埋山。破船遇順風,亦能航海。

 

一骨骼、二部位、三形神、四氣色,此四件何一件更准?

  對曰:骨骼定一世貧富,部位定一世消長,形神定終身福壽,氣色定當年吉凶。此四件俱准,各有一用。

 

相還好看,氣色或者難看,何以辨之?

  對曰:相有萬千之變,豈能容易?氣色不過一理,豈為難乎?屢屢看相,欠真傳實學。故失之毫釐有千里之差。不知宮分,不識生剋,不明道理,不得眼力。不知何為氣,何為色,何為吉,何為凶。以何方可脫,何日可見。縱然不得訣法,難以盡明。

 

女人旺夫敗夫何說?

  對曰:旺夫之女,背厚肩圓。剋夫之妻,顴高鼻小。凡女相,雖部位十二宮、五官、六府、三停,只取四件為用。額為父母,鼻為夫,口為子星,眼乃貴賤。凡觀女相,先看鼻准,為夫星。若要收成子貴,還須唇配多紋。子息成名,必定眼如鳳目。旺夫起創,還須一面無虧。六削三尖,豈得興家立事。面如瑩玉,何愁不產麒麟。興家之婦,定是三停得配。享福之人,必然額正眉清。要配貴夫,身香體正。多淫多亂,面斑鼻小。眼大睛高鼻正,總是旺夫之女。土正神清,發福之人。血利光彩,眼中藏秀,必產佳兒。面大無腮,休言福德。肉白如雪,下賤多淫。肉軟如棉,一生淫賤。

 

凡小兒骨骼未成,可看得貴賤?

  對曰:骨骼未成,五官六府三停已定。還看聲音與神為主。聲音響亮貌溫和,成家之子。五官俱正,眼如星,大貴之兒。皮肉寬厚,有福有壽。皮急皮浮,且貧且夭。聲清音響,多利雙親。聲威氣粗,難言有壽。眉高耳正,必是聰俊之兒。眉低耳低,多是為僧為道。受夫之福,額廣印寬。見成家業,鼻柱梁高。大概未十歲宜身清體正,氣足神壯,方言成器。

 

五官中所忌,何一官大,何一官小?

  對曰:凡五官俱宜正直平勻,不宜偏陷小削。所宜者,口潤唇紅。所忌者,鼻樑起節。眼大不可露神,耳大最重正厚。鼻小者資財難聚,口小者一世無糧。眉宜高不宜低重,口忌尖又嫌唇薄。眼小者不忌眉輕,眼大者不嫌眉重。無顴者不宜鼻大,面大者切忌梁低。口潤不宜露齒,眼大不可浮光。眉蹙不宜眼大,耳小最怕眉寬。

 

五行何為生剋?

  對曰:木形人故宜水局,土形人得金為奇,火形人宜得木局,水形人肥必富,金形紅潤身榮,水若西方必貴,木遇金則貧賤,土形一瘦即死,金形一胖難生,水形忌嫌土剋,金形准紅多難,似木不木難貴,似金不金難榮,似水不水反好,似土不土安榮。五行切忌犯剋,生扶可以為榮。

 

有見子傷夫,有見子傷妻者,何說?

  對曰:書云:“見子傷妻,魚紋通天庫。兒成妻喪,奸門所見有黃光”。紋通天庫,主見子刑妻。奸門紋生,主剋妻。有黃光主有奸。

 

出胎傷父,又主刑娘,何說?

  對曰:小兒發低必傷父,日月旋螺定傷母。又云,寒毛生角,幼失雙親。眉毛旋螺,定主刑母。刑父者,頭偏額削。妨母者,眼陷眉交。胎毛黃,恐防難養。胎毛黑,恐有刑傷。

 

面相好,有一處破敗,可有忌否?

  對曰:周身上下十二宮三十六法,若有一處失陷,難以言其全福。有十二件美中生惡之法。頭雖圓無腦,一世不能成立。天庭高發如草,一世下賤愚頑。眼雖清雙目壓,一世不能成立。耳雖軟如綿,一世愚頑志劣。梁雖高山根陷,准雖圓井灶大,一生難望聚財。顴雖高,左右不配,主一生孤獨。唇雖紅潤,齒疏少,凡事無成。頸雖圓雙肩聳,主一生貧寒。腹雖厚,上大下小,一生不發。臀雖大,尖驕不平,一生勞苦。掌雖厚上無紋,一生遇賤。此十二件若犯一件,縱有陳平之貌、張良之才,亦不能發。故此莫以美惡而言。

 

婦人面帶煞星,傷夫剋子,不知如何是煞?

  對曰:女人相有七殺,此乃洞賓所傳,屢屢有驗。美婦黃睛為一殺,面大口小為二殺,鼻中生文為三殺,耳反無輪為四殺,極美面如銀色為五殺,發黑無眉為六殺,睛大眉粗為七殺。如五官俱正,一面無虧,犯此亦主刑夫。

 

才學在人腹內,何能得知?

  對曰:書云:“眉聚山川之秀,胸藏天地之機。目如雷灼流星,自有安幫高策”。面如白玉,出世之才。齒白唇紅,塵中隱士。見人不懼,胸中自有長策。作事虛驚,腹內決然無物。

 

過於酒色,則氣色難辨,何以能定禍福?

  對曰:凡人過於酒,不過皮上燥滯。過於色,不過三陰三陽燥滯。不可看為災禍。凡男子有色,三陽青。女人有色,鎖陽骨青。不在別處,惟此為驗。所以不關禍福。凡未用酒色在堙A已用酒色在表。

 

凡人心善惡,怎看得出?

  對曰:書云:“心善三陽必光彩,心藏惡毒淚堂深。陰陽失陷人多毒,心內奸邪口角青。眸子若邪心豈正,鷹腮鼠耳是奸雄。目赤睛黃全惡害,青筋面白莫同居”。以上數件最是可忌。又云:“口正唇齊准又隆,三陽潤色印堂紅。顏和語軟神舒暢,價重名高世所崇”。此乃奇福上格,世人不知此法也。

 

吉凶之事,何以免脫?

  對曰:地有東西南北,人有五形,色有五樣。如水多遭難,宜往東方可脫。火多金難,宜往北地方安。水若土多,還可西方,助其根本。如火來剋金,宜往北方。金來剋木,宜往南方。一面木色,宜行火地。一面水色,急去東方。大概氣開色潤,可求謀行動。色閉氣昏,宜守。發在某月,定在某月,現在某位,謀事可知。知者須防,一生堅守,可免凶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