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神奇相法全書

(卷一)

 

 

純陽相法入門第一 呂巖字洞賓號純陽
閱人先欲辨五形 金木水火土也。
陳圖南云:金形方正色潔白,肉不盈兮骨不薄;木形瘦直骨節堅,色帶青兮人卓犖;水形圓厚重而黑,腹垂背聳真氣魄;火形豐銳赤焦燥,反露氣枯無常好;土形敦厚色黃光﹐臀背露兮性樂靜。呂尚云:木瘦金方乃常談,水圓土厚何須寬。麟鳳記云:相剋於中蹇難多,金木水火由不和。

 

秘訣云﹕
五行凶:金形帶木,斷削方成,初主蹇滯,未主超群;木形多金,一生剝落,父毋早刑,妻子不成;水形遇土,忽破家財,疾苦連年,終身迍邅;火形水性,兩不相幷,剋破妻兒,錢財無剩;土逢重木,作事無成,若非夭折,家道伶仃。
五行吉:金逢厚土,足寶足珍,諸事營謀,遂意稱心;木水相資,富而且貴,文學英華,出塵之器;水得金生,利名雙成,知圓行方,明達果毅;火局遇木,鳶肩騰上,三十爲卿,功名蓋世;十添離火,戊己丙丁,愈暖愈佳,其道生成。
次察陰陽精氣神 骨爲陽,肉爲陰,精乃血之主;氣乃神之本,神乃精之附。
《貧女金鏡》云:骨陽肉陰兩平和,一生終是無災害;陽勝於陰多孤剋,陰勝於陽多夭折。《鬼眼經》云:大道凝成有三般,精能養血冠眾體。王朔云:氣所以養形而化成者也。《易》云:神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
秘訣云:一陰一陽不偏勝,此道由來天賦定,精氣相資體之充,神攝萬靈爲主帥。
三停八卦求相稱 三停者,有身上三停,有面上三停。八卦者,有面列八卦,掌列八卦。《玉篪》云﹕身上三停頭足腰,看他長短欲勻調,上停長者人多貴,長短無差福不饒。《冥度經》云:凡天中至印堂,曰上停,山根至准頭,曰中停,人中至地閣,曰下停。陳圖南云:五行不正,相君終始薄寒。八卦豐隆,須是多招財祿。
秘訣云:身面三停俱勻調,掌面八卦悉豐盈,不踹玉階地,定處金穀園。
五岳四瀆定高深 左顴泰岳,右額華岳,額爲衡岳,頰爲琠芋A鼻衆爲嵩岳。一瀆耳爲江,二瀆目爲河,三瀆口爲准,四瀆鼻爲漢。
《通仙錄》云:五嶽兩顴額鼻頰,高隆開闊非凡胎。《混儀經》云:四水莫教淺,五六主凶亡。
秘訣云:五山朝拱,四水流通,德行須全,福自天然。
語默動靜身須識 一語一默,一動一靜。
郭林宗云:言語不妄,口德也,緘默自持,心德也。《易》云: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秘訣云:語成爻,默成象,動與天懼,靜與天游,非身具至,德孰如斯。
吉凶悔吝色當明 吉凶者得失之象,悔吝者憂虞之象。
《易》云:得則吉,失則凶,吉凶相對,而悔吝局其中,悔自凶而趨吉,吝自吉而向凶也。
秘訣云:前節論身之德,此節論色之變,識其德察其變,相焉廋哉。
行年為主遠限決 行年部位,運限併沖。
麻衣云:骨格為一世之榮枯,氣色定行年之休咎。《風鑒》云:運限併沖,明暗九更,逢破敗,屬幽冥,倘若得時部他好,順流氣色見光晶。
秘訣云:行年爲主運限扶,轉於此處定榮拈,石中美玉何繇辨,一點神光照太初。
相逐心生相術真 心能生相,原生理也。

陳圖南云:有心無相,相逐心生,有相無心,相逐心滅。《神機》云:心在形先,形居心後,此之謂也。
秘訣云:裴晋公的主餓死,因香山還帶之功,宋狀元未必元魁,由造蟻橋之力,一念之善格天,終身福履綏之,心之關係,豈渺廓云乎哉。

鬼谷子相辨微芒第二 王詡,隱青溪鬼谷,因號焉,戰國時人

大道無形無執著 人雖具形,來自無形,相本有法,拘法則泥。
成和子云:夫人肖形天地,其本來面目,無中生有,或得之而成飛禽之像,或得之而成走獸之像,色色種種,別何者爲吉人,何者爲匪人,磋夫,執形而論相,管中窺豹也,不離形,不拘法,視於無形,聽於無聲,其相之善者也。風鑒云:上相之士,不相身面,其意亦同。
秘訣云:以貌觀人,失之子羽;以言語觀人,失之宰子,宣尼猶然,矧庸術乎。蓋道能生形,形不能生道,知此道,即知此形,形乎形乎,視聽冥冥,斯其至矣。
揣摩簡練出其下 學古人之成法,斤斤不失尺寸,此其下也。
太沖子云:今得意於忘言之天,盡是棄糟粕已後。陳圖南云:揣其形,摩其骨,什分之間不失一,超於什一揣摩中,便是神仙下寰世。
秘訣云:春秋伯樂善相馬,秦穆公謂伯樂之後無人已,伯樂舉九方皋,穆公乃使九方皋遍求馬於域中,數月而報得良馬,牝牡毛色畢呈,馬至則與前報者庚,穆公不悅曰:牝牡毛色不分,又何馬之能知?伯樂曰:若皋之所觀,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驗之果良馬。夫君子之相,何异良馬,學者得九方皋之術,化矣。
有時或在方寸間 理不越於方寸,常存主於一身。
《聖凡論》云:心為身主,五行之先。麻衣云:末觀形貌先相心田,此二者皆方寸之說也。
秘訣云:心者身之帥,心帥以正,則形孰不正,形有不正者無論矣,即如伏羲人首蛇身,神農人身牛首,為三代之聖君,方寸之論,彰彰明矣。
有時或在郛廓外 石蘊玉而山輝,珠藏淵而川媚。
《靈台經》云:骨肉豐標爲外郛,且於真實用工夫。《肘後經》云:吾人性上無一物,形生惟有外皮膚。《貧女心鏡》云:堯眉八彩,舜目重瞳,內秉聖德,外見神姿,以此推之,內德外形之徵也。
秘訣云:相有隱有顯,顯者易觀,隱者難見,在學者目力心思何如耳,假如有德者必有形,又有形者而無德,湯軀九尺而曹交類之,孔子河目而陽虎類之。一聖一狂,天淵之懸,是不可不辨。
空空洞洞本來真 空空明鏡之衷,洞洞無物之體。
《心經》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通仙錄》云:洞洞不知天地隘,性靈遠是太虛真,白聞道者云:不論肉,不論骨,骨肉皮囊殼漏子,空空洞洞有乾坤,即是太虛元化體。
秘訣云:血肉由氣化為生,性靈具十氣化之前,是以知本真則知眾體,此論可與高明者道,難與庸俗者言也。
仿仿佛佛難測度 有相無心,有心無相。
《神機》云:有形中之形,有形外之形,形中之形,由中生色,睟然見於面,盎於背是也;形外之形,色厲內荏,似忠非忠,似信非信,是也。此二者,特踐形不踐形之間耳。
秘訣云:昔有人毀陳平於漢祖曰:陳平美如冠玉,未必中之有也,誠哉斯言乎,觀人之難也。
消息只此個中存 富貴貧賤,不出此篇。
太沖子云:個中得此閑消息,了我優游物外身。
秘訣云:邵子詩云:因探月窟方知物,為攝山根始識人,此與上文辭異而意同,不造其妙,則何以知人,又何以知己也。
東周叔服豈欺我 叔服有人倫識鑒,學者當不讓於叔服。
柳莊云:繄相人之有術兮,肇東周之叔服,監昭晰之幽隱兮,亶休咎之是蔔。
秘决云:叔服擅名於周,子卿唐舉繼之,孰謂子卿唐舉之後,又豈無人哉,欺我之言不誣矣。

林宗相五德配五行第三 郭泰 字林宗 東漢人

五行水火木金土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相生八卦,八卦生五行。

陳圖南曰:天一生水,在人為腎,腎之竅為耳,又主骨齒。地二生火,在人為心,心之竅為舌,又主血氣毛發。天三生木,在人為肝,肝之竅為眼,又主筋膜爪甲。地四生金,在人為肺,肺之竅為鼻,又主皮膚喘息。天五生土,在人爲脾,脾之竅爲唇,義主肉色。宋齊丘云:凡在五行懼有綠,只宜豐厚不宜偏。
秘訣云:人身具此五行,惟水火乃五行之最。水届坎居腎,腎水旺能養之肝木,木得水濟而生離之心火,火得木助而生艮之脾土,土得火益而生兌之肺金。此生生不息之機,乃水之化源無端也。
中藏五德通臟腑 五德:仁、義、禮、智、信。臟腑:肺、心、腎、肝、脾。
《玄神錄》云:甲木主仁位居東,庚金爲義向西從。禮依丙火南方地,智於壬癸北方中,惟有戊土無方位,信立陰陽理則同,五者本非泛然物,隱於臟腑妙無窮。
秘訣云:水火木金土,肝肺心腎脾,五德配五行,仁義禮智信,發而爲四端,信則居其一,生相若無信,虛負軀殼體,吾見世間人,致飾於外矣。不知無文中,含有真實理。真實即為信、四時不愆期。相中全在信,福祿壽須彌,四端豈假借,各具其一理,信寄四端中,有用無方體。
水圓本是智之神 水性周流無滯,智之體似之。
《風鑒》云:肩粗並眼大,城廓更開圓,此相名真水,平生福自然。成和子云:水形主圓得其五圓、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寬容、行久而輕也。語云:智者樂水,又云:智者動。
秘訣云:水先天之氣耳,貫通於六合,化機不息,亘古如常,圓融似智,得其形,幷得其性,是爲真水,主聰明敏達定賢愚也。經云:似水得水文學貴。
火有文武禮之附 火之用有文武,禮之體似之。
《風鑒》云:欲識火形貌,下闊上頭尖,舉止全無定,頤邊更少髯。成和子云:火形主明,得其五露,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敦厚,臥久而安也。
秘訣云:以火爲神水作精,精全面後神方生,神全而後氣方備,氣備而後色方成。火之在人為禮,得其形並得其智,是為真火,主威勢勇烈,定剛柔也。經云:似火得火見機果。
木居東位仁發生 木之德為仁,含生生之機。
《風鑒》云:楞楞形瘦骨,凜凜更修長,秀氣生眉眼,須知晚景光。成和子云:木形主長,得其五長,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溫柔,涉久而清也。
秘訣云:木之枝幹發於甲木,位天地長生之府,配於五德,居其首,在人為仁,得其形並得其性,是為真木。主精華茂秀,定貴賤也。經云:似木得木貲財足。
金方斷制義白然 金之性,有撙節裁處之宜。
《風鑒》云:部位要中正,三停又帶方。金形人入格,自是有名揚。成和子云:金形主方,得其五方,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規模,坐久而重也。
秘訣云:金之位於乾兌,含西方肅殺之氣,秉堅剛之體。在人為義,得其形並得其性,是為真金。主刑誅厄難,定壽夭也。經云:似金得金剛毅深。
土定不移信常足 士之信定,性立剛維。
《風鑒》云:端厚仍深重,安詳若泰山,心謀難測度,信義動人間。成和子云:土形主厚,得其五厚,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敦龐,處久而靜也。
秘訣云:上浮游於四季,旺在辰戊醜末,寄在丙丁,一季主事十八日,其德能生萬物,在人爲性,得其形幷得其性,是爲真土,主載育有容,定貧富也。經云:似土得土厚櫃庫。
此為五德配五行 總結上文而言之。
《風鑒》云:木要瘦,金要方、水肥土厚火尖長,形體相生便為吉,忽然相剋定為殃。
秘訣云:蒼松翠柏,歲寒不雕,可以觀仁;精金美玉,百煉成剛,可以觀意;火風烹飪,鼎養聖賢,可以觀禮;長江大河,天機動流,可以觀智;名山大川,載重不洩,可以觀信;人與天地並立,天地一人也,人一天地也,知此五德,配五行之說,其迨庶幾乎。

唐舉相神氣第四 唐舉戰國時人

賦形天地超過萬靈 天地生人,性靈異於萬物。

《無形歌》云:道為貌,天為形,默受陰陽稟性情。陰陽之氣天地造化出,塵凡幾樣人。《靈樞經》云:人稟天地之氣,肖清濁之形。為萬物至靈也。王元君云:大道無形而生行形,舒之彌六合。捲之個盈握,包絡天地,禀受群生者也,故云,賦形天地超萬靈。
秘訣云:人生之道,真精融合,二五凝成,賦其形即賦其理。雖萬物皆具生成之道,蠢然而巳,未有如人最靈也。
氣似油兮神似燈 形資氣以養之。
《清鑒》云:大都神氣賦於人,有若油兮又似燈。神平卻自精之實,油清然後燈方明。柳莊云:古者方伎之妙,有聞人之謦欬而知其必貴者。得之於人也。有察人之喜怒而知其必貴者,得之於氣也。陳圖南云: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氣全,氣全則神全。又云:神完則氣寬,神安則氣靜。得失不足以暴其氣,喜怒不足以驚其神,其為君子乎,福祿永其終矣一。
秘訣云:今人論神,必曰眼有精神,殊不知神之元,天一生水爲精,地二生火爲神,精合者然後神從之,內有充足之精則外有澄徹之神。如行不動色,坐不隨語,睡易醒覺,作事始終。皆精神也。論氣必曰神氣固是,殊不知氣有三焉,有自然之氣。有所養之氣:有暴戾之氣。自然之氣乃胎元一呼一吸,定生人之貴賤也。所養之氣,乃浩然塞乎兩間,定人之賢愚也。暴之氣乃,乃悻悻自好,定人之善惡也。要之神,氣之子。氣,神之母,神能留氣,氣不能留神。定訣曰:妙相之法在何方,觀其神氣在學堂。氣者有之最是良,若人認得神與氣,富貴貧賤是審量。
油若竭今燈焰熄 氣喪則神亡。
《神解》云:將全其形,先須其理,精實氣固則神安。血枯氣散則神亡。風鑒云:氣壯血和則安固,血枯氣散神失奔。謝靈運云:夭壽之人神離睫,泛而不救,無所守也。圖南云:氣冷形衰壽豈宜。又云:氣短精神慢,那得有長年。
秘訣云:神氣乃相須者也,氣既喪,神安得獨存。經云:神散氣聚,少孤破家。氣聚神散,作事不定,神與氣合,深遠主壽,清秀主貴。
燈若明兮油潤之 神若秀發,由氣助之。
《風鑒》云:神居形內不可見,氣以養神為命根。又云:英標清秀心神爽,氣血調和神不昏。百閣道者云:神者百閱之秀氣也,如陽氣舒而山川秀發,日月現而田地清明。
秘訣云:形能養神,托氣而安。氣不多則神暴而不安。欲安其神,先養其氣。故盂子不顧萬鐘之祿,能養其氣者也。
落落失常無宅守 落落不得志之意。
《肘後經》云:神衰血敗氣將雕,失志落落不支持。鬼箭云:荒唐失志神無宅,不到中途則夭亡。來和子云:綏綏失志,失志改常神已去。
秘訣云:神氣欲散,福祿將艾,雖處得意之時,無异窘迫之際。此乃神已去舍,觀之何知歌曰:何知爲官多災難,坐時眉攢口門常嘆,何知其人必死亡,塵埃面色言失常。正無守宅謂也。
澄澄絕俗有根株 澄澄,瑩靜無雜。絕俗,出衆异常。根株,苗裔行本也。

陳圖南云:精神澄徹,如止水之淵,驚之不懼,折之不回,君子之人也。神解云:虛化神、神化氣,氣為骨之苗裔,骨為神之根株矣。《肘後經》云:骨肉相滋不相返,精神湛粹壽康寧。
秘訣云:峨峨怪石迷閑雲。昆山片玉已琢出。此至精之寶,發於外而蘊於內,非天地之鍾毓,道之涵養,而能有此乎。
縱然形肉充盈實 雖有形肉,不如神氣。
來和子云:形亦厚,肉亦充,無神無氣怨天公。陳圖南云:有肉而無氣,猶如蟲木內已空虛,雖外有皮膚,暴風迅雨,鮮有不摧者也。
秘訣云:有神氣無形肉者,有根蒂而無枝葉、非時不茂。昔人有相諸葛孔明者曰:外禀松柏枯槁之姿,內有文理根蒂之實,風雨不摧折,一日華秀,名滿天下。
氣散神枯虛殼子 神氣俱亡,虛有幻軀。
《無形》云:神也無,氣也無,空空遺下這皮膚。殼子若值風霜損,穀神先已向秋枯。
秘訣云:氣以血養而助神,氣散則神枯,由心不能生血故也。心何為而不生血,由思慮勞傷。揣摩計較,斷喪心之虛靈,所以損耗神氣元神,元神耗則神氣亡,神氣亡,幻軀能久乎。

 

許負相德器第五 許負西漢時人

陰陽陶鑄幾般人 陰陽二氣生成,分智思賢不肖幾般。
陳圖南云:夫人之生,爲萬物之貴,懷天地五常之性,抱陰陽二氣之靈,雖秉彝之本問,肖容貌之非一。《通玄賦》云:陽生陰育,天尊地卑。燭謄經云:人凜陰陽之正氣,形似天地以相同,中聖有全德,造化無全功。

秘訣云:陰陽二氣之化生也,陽先而陰後,陽施而陰受,陽者乾道,陰者坤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稟其氣之清者,為聖為賢,稟其氣之濁者,為愚為不肖,所以稟氣則同,清濁有異,而人品殊文。
器識緣何分淺深 器者德器,識者識量。
裴行儉云:士先器識而後文藝。李靖云:淺淺器識庸人耳,福薄難與成功名。《風鑒》云:形者人之材也,德者人之器也,有材矣而付之以德,猶如雕琢而成器也。器遇拙工而棄之,是為不材之材也。
秘訣云:德在形先,形在德後,如項羽目有重瞳,形則善矣;然而鹹陽三月火,骸骨亂如麻。哭聲慘怛天地,非羽殘暴之器致之乎?竟而舨舟不渡、則首烏江,形何足恃哉。
也有汪洋居台閣 汪洋,喻德量之寬宏,台閣,三公元宰之位也。
《風鑒》云:剛毅汪洋誰可識。呂尚云:器宇汪洋有容納,志氣深遠有機謀,動作使令不可料,時通亦爲公與候。鬼箭云:氣宇軒昂好豐標,必居台閣佐明朝。
秘訣云:形體美惡,本自生成,器識卑瑣,學問可以充拓。昔柴羔見惡末學,性至愚鹵。一見孔子之後,啓蟄不殺,方長不折,不徑不竇,居喪泣血三年。未曾見齒,卒成大賢。學問之變如此!
也有輕盈處廟廷 氣驕則輕,志滿則盈。廟廷,朝廷也。
《風鑒》云:幾輩堂堂相貌清,幾人相貌太輕盈。神機云:骨格精神志氣盈。早年佩玉立廟廷。春花必定春時發,過卻春時花謝傾。
秘訣云:德器者,滄海之波瀾。注之不見泛,挹之不見涸。虛而能受,動而愈出,此其所以异於輕盈者也。
輕盈薄識非遐福 輕盈薄識不見於其身而見於其後。
裴行儉云:士有文才而浮急淺露,豈享富貴之耶。管輅云:處崇宦而自視巍巍然,非遐福之器也。
秘决云:大舜微時,耕稼陶漁,艱苦無不履歷,及身處九重,玉食萬國,自是不以爲欲然,無异耕稼陶漁之時,祿位名壽,兼而有之,福流子孫,真遐福之器哉。
汪洋大度可延齡 絕而能續曰延,齡,年齡也。
白閣道者云:腹內能容三萬斛,齡如一縷亦須延。陸賈云:漢高豁達大度。
秘訣云:書云:有容德乃大。夫德者,天爵也。孟云: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即宋郊以竹渡蟻,遇胡僧相之曰,公神彩异常,必活數萬性命,後日當魁天下。夫以數萬蟻命,猶獲報之速,使活天下蒼生之命,又當何如耶,延齡之說,誠非迂也。
子輿巉岩師萬世 孟柯,字子輿,巉岩,氣象巉岩也。
《風鑒》云:巉岩器宇旋旋生。《通仙錄》云:巉岩器宇旋旋露,有類古玉埋千秋。《清鑒》云:孟子岩岩,泰山氣象,能賤齊宣之祿萬鐘。
秘訣云:夫有德者,其器宇恢廓,輕萬鐘一節,未足以窺其微,使務名者亦能之,畢竟於平時見義無難色,方得之,古人謂觀其所忽是也。
夷吾卑俠佐姜齊 管仲,字夷吾,相齊桓公,伯諸侯。
孔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朱子注云:局量褊淺,規模卑狹,謂其得君行道而以伯終也。
秘訣云:或謂孔子論管仲之器小,朱子釋曰:局量褊淺,規模卑狹,此論事功,末論其德容。葆和子曰:不然,器者,吾身之德,發而為容,有其德便有其器,有其器便有其容。事功即德器之見於行也,故古人見其禮而知其政,聞其樂而知其德。袁柳莊曰:聞人之聲,而知其素,其意於此同。
此特公私毫髮間 用心有公私之別。
玄談云:豐姿異,骨格奇,再觀才器設施為。才濟變,意有私,小人君子不同歸。朱文達曰:公道私情,此事間不容髮。
秘訣云:夷吾葵丘之會,名尊周室,實伯齊桓。公私之不同,宣尼知之。所以器不能王齊而伯終也。假如既有此才器,有奇形,且至大公無我,不惟福庇於一身一家,大君赤子,亦蒙其福矣。人之德器,顧不重哉。
出其下者無足評 德器不及夷吾者,無足論相矣。
《風鑒》云:上貴之人方人相,中下之人豈可評。成和子云:南北路頭多少人,上士吾方與論評。
秘訣云:麻衣曰:形骸局促,作事猥縮。器宇軒昂。一生快順。夫軒昂者,抱致遠之資。局促者,顯卑瑣之態。人品已定,貴賤已殊,無足評論固宜。
福若水兮德若器 德隨器付。
《玉管訣》云:雖然論相而論福,尤必觀器面知德。度冥經云:人有一分德器,必有一分衣祿。十分德器,必有十分衣祿。
秘訣云:福水德器之喻,極善比方者也。吾曾讀史,見古人作欹器者,中則正,滿則覆。限於其器也。始知德福小者,亦猶欹器之有限也。
器若淺今水盈溢 器小福薄。
鬼箭云:相寒福薄是前緣,器淺分明由怨天。胡僧云:小人形貌相有方,不見墦間乞祭郎。施施狀,驕妻房,易盈易溢最乖張。昏夜乞哀曾婢膝,白書矜人更濟鏘。器淺志盈無遠識,直饒富貴也尋常。
秘訣云:曾聞孔子臍深七李,董卓亦臍深七李。經云,臍爲五臟之外表,惟喜深寬,怕窄小,居上爲智居下愚,七李能容仲尼是,亘古一聖,賦此异質,董卓亦當如仲尼之聖爲是。何乃驕於盧植曰:吾與公同位方岳,公何尚居中郎?植曰:明公與我皆鴻鵠,不意明公變為鳳凰。卓喜,夫卓使孔子之德。又有其形,是亦孔子也。何乃戮身燃臍。德不稱形故也。
得志崢嶸泯德色 德色,驕矜之態。泯,無跡也。
《風鑒》云:紅紫黃光起福堂,崢嶸得志喜非常。謝靈運云:得志之人輕可識,辨取崢嶸及德色。
秘訣云:富貴得志之氣,三光五澤、此正本來之色也。人若處此富貴之時,未嘗不以富貴驕人,其傲慢之氣,有不及檢柬於處已待人之時,圭角發露,此德色也,學力到,涵養純,則無矣。
失時落魄絕狐媚 落魄,猶言喪氣也。狐善媚,故曰狐媚。
《風鑒》云:失志落落坐立欹。成和子云:落魄貧寒無媚態,相中唯有此人稀。
秘訣云:世間惟有貧賤至易移人、飢寒迫於身,壯氣消磨,雄心頓挫。鮮不奴顏拽招十王公。程子詩: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此相之謂也。
任是不颺難錄取 不颺,貌惡寢小也。
胡僧云:休嫌貌不颺,白壁璞中藏。裴中立云:白題像,爾聲不揚,爾貌不揚,一點靈台丹青莫狀。
秘訣云:人形甚美,必有甚惡,人形甚惡,必有甚美。誠能知美中有惡,惡中有美,相術不减於姑布子卿矣。
心生相貌立鎡基 鎡基,寓言心地也。
《人倫賦》云:借使修德於心,吉凶可易。陳圖南云,心發善端諸福集。麻衣云:末觀形貌,先相心田。
秘訣云:心生相貌,以理言也。夫人心雕琢太甚,生理盡矣。具有美形,術見有減,惟福白減耳,培養方寸,生理全矣,雖有惡形,未嘗有改,惟福自增耳,學術者此不可不知。
  右五條相法,精無不該,粗無不載,囊括諸相法中之相,泛視之,其辭簡約,深玩之,其理無窮。餘珍之久矣,敢自私乎,公於同志。

 

十三部位總歌


天中
天庭
司空
中正
印堂
山根
年上
壽上
准頭
人中
水星
承槳
地閣


天中
    第一天中對天岳,左厢內府相隨續,高廣尺陽武庫同,軍門輔角邊地足。

天庭

  第二天庭連日角,龍角天府房心墓,上墓四殺戰堂連,驛馬吊庭分善惡。

司空

  第三司空額角前,上卿少府更相連,交友道中交額好,眉重山林看聖賢。

中正

  第四中正額角頭,虎角牛角輔骨游,玄角斧裁及華蓋,福堂彩霞郊外求。

印堂

  第五印堂交鎖堙N左日蠶室林中起。酒樽精舍對繽門,劫路巷路青路尾。

山根

  第六山根對太陽,中陽少陽及外陽。魚尾奸門神光接,倉井大門玄武藏。

年上

  第七年上夫座參,長男中男及少男。金櫃禁房幷賊盜,游軍書上玉堂厴。

壽上

  第八壽上甲櫃依,歸來堂上正面時。姑姨姊妹好兄弟,外甥命門學堂基。

準頭

  第九準頭蘭台正,法令灶上宮室盛。典禦園倉後閣連,守門兵卒記印綬。

人中

  第十人中對井部、帳下細廚內閣附。小使僕從妓堂前,嬰門博士懸壁路。

水星

  十一水星閣門對,北鄰委巷通衢至。客舍兵蘭及家庫,商旅生門山頭寄。

承漿

  十二承漿祖宅安,孫宅外院林苑看。下墓莊田酒池上,郊廓荒斤道路旁。

地閣

  十三地閣下舍隨,奴僕推磨坑塹危。地庫陂池及鵝鴨,大海舟車無憂疑。


流年部位歌

運氣
•口訣•識限歌


欲識流年運氣行,男左女右各分形,天輪一二初年運,三四周流至天城,
天廓垂珠五六七,八九天輪之上停,人輪十歲及十一,輪飛廓反必相刑,
十二十三幷十四,地輪朝口壽康寧,十五火星居正額,十六天中骨法成,
十七十八日月角,遠逢十九應天庭,輔角二十二十一,二十二歲至司空,
二十三四邊城地,二十五歲逢中正,二十六上主丘陵,二十七年看墳墓,
二十八遇印堂平,廿九三十山林部,三十一歲淩雲程,人命若逢三十二,
額右黃光紫氣生,三十三行繁霞上,三十四有彩霞明,三十五歲太陽位,
三十六上會太陰,中陽正當三十七,中陰三十八主亨,少陽年當三十九,
少陰四十少弟兄,山根路遠四十一,四十二造精舍宮,四十三歲登光殿,
四旬有四年上增,壽上又逢四十五,四十六七兩顴宮,準頭喜居四十八,
四十九入蘭台中,庭尉相逢正五十,人中五十一人驚,五十二三居仙庫,
五旬有四食倉盈,五五得請祿倉米,五十六七法令明,五十八九遇虎耳,
耳順之年遇水星,承漿正居六十一,地庫六十二三逢,六十四居陂池內,

六十五處鵝鴨鳴,六十六七穿金縷,歸來六十八九程,逾矩之年逢頌堂,

地閣頻添七十一,七十二三多奴僕,腮骨七十四五同,七旬六七尋子位,

七十八九醜牛耕,太公之年添一歲,更臨寅虎相偏靈,八十二三卯兔宮,

八十四五辰龍行,八旬六七巳蛇中,八十八九午馬輕,九旬九一未羊明,

九十二三猴結果,九十四五聽雞聲,九十六七犬吠月,九十八九買豬吞,

若問人生過百歲,頤數朝上保長生,周而復始輪於面,紋痣缺陷禍非輕,

限運併沖明暗九,更逢破敗屬幽冥,又兼氣色相刑剋,骨肉破敗自伶仃,

倘若運逢部位好,順時氣色見光晶,五岳四瀆相朝拱,扶搖萬堨繾蜊芊A

誰識神仙真妙訣,相逢談笑世人驚。


運氣口訣

水形一數金三歲,土厚惟將四歲推,火赴五年求順逆,木形二歲複何疑。
金水兼之從上下,若雲水火反求之。土自准頭初主限,周而復始定安危。

識限歌

八歲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發。有無活計兩頭消,三十印堂莫帶殺。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頭止。禾倉祿馬要相當,不識之人莫亂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面排來地閣間。逐一推詳看禍福,火星百歲印堂添。
上下兩截分貴賤,倉庫分平定有無。此是神仙真妙訣,莫將胡亂教庸夫。

 

十二宮相論
一命宮
二財帛
三兄弟
四田宅
五男女
六奴僕
七妻妾
八疾厄
九遷移
十官祿
十一福德
十二相貌
十二宮總訣

 

相容貴賤
一命宮

詩曰:眉眼中央是命宮,光明瑩淨學須通,若還紋理多迍滯,破盡家財及祖宗。

命宮者,居兩眉之間,山根之上。光明如鏡,學問皆通。山根平滿,乃主福壽。土星聳直,扶拱財星。眼若分明,財帛豐盈。額如川字,命逢釋馬,官星果若如斯,必保雙全富貴。凹沉必定貧寒,眉接交相成下賤。亂理離鄉又剋妻,額窄眉枯,破財迍邅。
命宮論曰:印堂要明潤,主壽長久。眉交者,身命早傾。懸針主破,剋妻害子。山岳不宜昏暗,有川字紋者,爲將相。平正明潤身常吉,得貴人之力。氣色青黃虛驚,赤主刑傷,白主喪服哭悲,黑主身亡,紅黃主壽安,終身吉兆。

二財帛

詩曰:鼻主財星瑩若隆,兩邊厨灶若教空。仰露家無財與栗,地閣相朝甲櫃豐。

鼻乃財星,位居土宿。截簡懸膽,千倉萬箱。聳直豐隆,一生財旺。富貴中正不偏,須知永遠滔滔。鷹嘴尖峰。破財貧寒。莫教孔仰,主無隔宿之糧。厨灶若空,必是家無所積。
財帛宮論曰:天倉、地庫、金甲櫃、井、灶,總曰財帛官。須要豐滿明潤,財帛有餘,忽然枯削,財帛消乏。有天無地,先富後貧。天薄地豐、始貧終富。天高地厚,富貴滿足,蔭及子孫。額尖窄狹、一生貧寒。井灶破露,厨無宿食。金甲櫃豐,富貴不窮。氣色昏黑。主破失財祿,紅黃色現,主進財祿。青黃貫鼻、主得橫財。二櫃豐厚,明潤消和,居官而受賞賜。赤主口舌。

三兄弟
詩曰:眉為兄弟軟徑長,兄弟生成四五強,兩角不齊須異母,交連黃簿送他鄉。

兄弟位居兩眉,屬羅計。眉長過目,三四兄弟無刑。眉秀而疏,枝幹自然端正。有如新月,和同水遠超群。若是短粗,同氣連枝見別。眉環塞眼,雁行必疏。兩樣眉毛,定須異母。交連黃薄,自喪他鄉。旋結回毛。兄弟蛇鼠。
兄弟宮論曰:兄弟羅計,須要豐蔚,不宜虧陷。長秀則兄弟和睦,短促不足,則有分離孤獨。眉有旋毛,兄弟衆多狼性不常。眉毛散者、錢財不聚。眉毛逆生,仇兄賊弟,互相妒害,或是異姓同居。眉清有彩,孤騰清高之士。眉毛過目,兄弟和睦。眉毛中斷,兄弟分散。濃淡豐盈,義友弟兄。氣色青主兄弟鬥爭口舌,黑白,兄弟傷文。紅黃之氣,榮貴喜慶。

四田宅
詩曰:眼為田宅主其宮,清秀分明一樣同。若是陰陽枯更露,父母家財總是空。

田宅者,立居兩眼,最怕赤脉侵睛,初作破盡家園,到老無糧作蘗。眼如點漆,終身產業榮榮。風目高眉、置稅三州五縣。陰陽枯骨,莫保田園。火眼冰輪,家財傾盡。
田宅宮論曰:土星為田宅,主地閣要朝。天庭豐滿明潤,主田宅進益。低塌昏暗傾欹,主破田宅。若飛走不朝,田宅俱無。氣色青,主官非,田宅無成。黑主杖責。白主丁憂。紅主成,田宅喜重重。黃明吉昌,謀無不遂,君子加官,即日得升,小人得寵,利見貴人,武職或領兵馬,殺氣旺者即行師,主管財賦,或入運司等處,五品至三品,三品至二品,如是詳看六品以下,另作區處。

五男女
詩曰:男女三陽起臥蠶,瑩然光彩好兒郎。懸針理亂來侵位,宿債平生不可當。

男女者。位居兩眼下,名曰淚堂。三陽平滿,兒孫福祿榮昌。隱隱臥蠶,子息還須清貴。淚堂深陷,定為男女無緣。黑痣斜紋,到老兒孫有剋。口如吹火,獨坐蘭房。若是平滿人中,難得兒孫送老。
男女宮論曰:三陰三陽,位雖豐厚,不宜枯陷,左三陽枯,剋損男,右三陰枯,剋損女。左眼下有臥蠶紋,生貴子。凡男女眼下無肉者,妨害男女。臥蠶陷者,陰騭少,當絕嗣也。亂紋侵者,主假子及招義女。魚尾及龍宮黃色環繞,主為陰騭紋見,曾懷陰德濟於人,必有果報。又云:精寒血竭不華色,男不旺,女不育。若明陽調和,精血敷暢,男女交合,故生成之道不絕。宜推於形象外,當以理言,玄妙自見也。氣色青,主產厄。黑白主男女悲哀。紅黃主喜至。三陽位紅生兒。三陰位青生女。

六奴僕

詩曰:奴僕還須地閣豐,水星兩角不相容,若言三處都無應,傾陷紋痕總不同。

奴僕者,位居地閣,重接水星,頰圓豐滿,侍立成群,輔弼星朝,一呼百諾。口如四字,主呼聚喝散之權。地閣尖斜,受恩深而反成怨恨。絞紋敗陷,奴僕不周。牆壁低傾,恩成仇隙。
奴僕宮論曰:懸壁無虧,奴僕不少。如是枯陷,僕馬俱無。氣色青主奴僕損傷。白黑主僕馬墜墮,不宜遠行。赤主僕馬口舌,損馬失財。黃色勝,牛馬奴僕自旺,左門右戶,排立成行。

七妻妾
詩曰:奸門光澤保妻宮,財帛盈箱見始終,若是奸門生黯黲,斜紋黑痣蕩淫奔。

妻妾者,位居魚尾,號曰奸門。光潤無紋,必保妻全四德,豐隆平滿,娶妻財帛盈箱。顴星侵天,因妻得祿。奸門深陷,長作新郎。魚尾紋多,妻防惡死。奸門黯黲,自號生離。黑痣斜紋,外情好而心多淫欲。
妻妾宮論曰:魚尾須要平滿,不宜剋陷,豐滿則夫貴妻榮,奴僕成行。婦女魚尾奸門明潤,得貴人爲夫。女人鼻如懸膽,則主富貴。缺陷則主防夫,淫亂敗家,放蕩不旺夫。婦人面如滿月,下頦豐滿,主國母之貴。氣色青,則主妻妾憂愁思慮。赤主夫妻口舌。黑白大夫妻男女之悲。紅黃色
見,主夫妻男女和諧之喜。如有暗昧,主夫妻分離,不然,隔角少情。

八疾厄
詩曰:山根疾厄起平平,一世無災禍不生,若值紋痕幷枯骨,平生辛苦却難成。

疾厄者,印堂之下,位居山根。隆如豐滿,福祿無窮。連接伏犀,定主文章。瑩然光彩,五福俱全,年壽高平,和鳴相守。紋痕低陷,連年連疾沉疴,枯骨尖斜,未免終身受苦。氣如煙霧,災厄纏身。
疾厄宮論曰:年壽明潤康泰,昏暗疾病至。氣色青主憂驚。赤防重災。白主妻子之悲。黑主身死。紅黃紫主喜氣之兆也。

九遷移
詩曰:遷移宮分在天倉,低陷平生少住場,魚尾末年不相應,定因游宦却尋常。

遷移者,位居眉角,號曰天倉。豐盈隆滿,華彩無憂。魚層位平,到老得人欽羨,騰騰驛馬,須貴游宦四方。額角低陷,到老住場難見。眉連交接,此人破祖離家。天地偏斜,十居九變。生相如此,不在移門,必當改墓。
遷移宮論曰:邊地驛馬,山林髮際,乃爲出入之所,宜明潤潔淨,利遠行,若昏暗缺陷及有黑子,不宜出入,被虎狼驚。氣色青,遠行主驚,失財。白主馬僕有失,黑主道路身亡。紅黃紫宜獲財喜。

十宮祿
詩曰:官祿榮宮仔細詳,山根倉庫要相當,忽然瑩淨無痕點,定主官榮貴久長。

官祿者,位居中正,上合離宮,伏犀貫頂,一生不到訟庭。驛馬朝歸,官司退擾。光明瑩淨,顯達超群。額角堂堂,犯著官司貴解。宮痕理破,常招橫事。眼如赤鯉,實死徒刑。
官祿宮論曰:兩眼神光如曙星,龍目鳳睛主貴。印堂明潤,兩耳色白過面,聲聞天下,福祿榮顯。如陷缺飛走而無名譽。氣色青,主憂疑。赤主口舌是非。白主孝服至。紅黃上下有詔書加官進職之喜。

十一福德
詩曰:福德天倉地閣圓,五星光照福綿綿,若還缺陷幷尖破,衣食平平更不全。

福德者,位居天倉,牽連地閣。五星朝拱,平生福祿滔滔。天地相朝,德行須全五福。頦因額窄,須知苦在初年。額闊頤尖。迍否還從晚景。眉高目聳,尤且平平。眉壓耳掀,休言福德。
福德宮論曰:天倉地庫為福德宮,須要豐滿明潤相朝揖,重重祖蔭,福德永崇。若陷缺不利,淺窄昏暗,災厄常見,人亡家破,蓋因心術損了陰騭,終是勉强,神明不佑。氣色青主憂疑。赤主酒肉,忌口舌。白主災疾。紅黃吉兆。

十二相貌
詩曰:相貌須教上下停,三停平等更相生,若還一處無均等,好惡中間有改更。

相貌者,先觀五岳,次辨三停盈滿,此人富貴多榮。三停俱等,永保平生顯達。五岳朝聳,官祿榮遷,行坐威嚴,爲人尊重。額主初運,鼻管中年,地閣水星,是爲末主。若有剋陷,斷爲凶惡。
相貌宮論曰:骨法精神,骨肉相稱氣相和,精神清秀,如桂林一枝、崑山片玉,如珠藏淵,如玉隱石,貴顯名流,翰苑吉士。暗慘而薄者凶。氣色滿面紅黃明潤,大吉之兆。

十二宮總訣

父母宮論曰:日月角須要高,明淨則父母長壽康寧。低塌則幼失雙親。暗昧主父母有疾。左角偏,防父。右角偏,防母。或同父異母,或隨母嫁父,出祖成家,重重災注,只宜假養。方免刑傷。又云:重羅叠計、父母重拜,或父亂母淫,與外奸通,又主防父害母。頭側額窄,多是庶出,或因奸而得。又云:左眉高,右眉低,父在母先歸。左眉上,右眉下,父亡母再嫁。額削眉交者,主父母早拋,是爲隔角,反面無情。兩角入頂,父母雙榮,更受祖蔭,父母聞名。氣色青,主父母憂疑,又有口舌相傷。黑白主父母喪亡。紅黃主雙親喜慶。

相容貴賤

夫人者,以頭爲主,以眼爲權。頭則身體之首,眼則形容之光。觀頭之方圓,視眼之黑白。頭因而必貴,目善而必慈。眼豎而性剛,眼露而性毒。斜視而懷妒忌。近視面神睛藏性剛强,而心必曲。氣溫柔,面貌必和。滿面青藍,多逢邊否。紅黃不改,必遇榮昌。黑白色侵,憂橫疾病紛紛。色紫見福祿以猶遲。赤色縱橫,信官災而將至。要知克子害兒,必是眼下無肉。臥蠶平起,後嗣相從。眉中若旋,兄弟必全。眉橫一字,足義愛人。要知奸詐孤貧,看他鼻頭尖薄。官高位顯,準頭圓似截簡。衰困中年,定是風門牙露。露齒結喉,相中大忌,男子如此,骨肉分離。婦人如此,防夫絕子。門小唇薄,此人多是多非。印上雜紋。決定難逃刑法。口角兩垂向下,因知奸詐便宜。欲知富貴聰明,須知眼如點漆。口如四字,唇似朱紅,兩角朝於天倉,定是公侯之位。眉高耳聳,官祿榮遷。看部位相學堂,須要六處不陷。在僧道,則出入千人之上。在仕途,位至三公之際、初年水厄之憂。但有眉間黑子,痣生眼尾,中年必遭水厄。身肥項促,命不久長。要知貴賤吉凶,須有此本風鑒。

人身通論

(滿庭芳)額廣耳珠,頭圓足厚,瑩然美貌光輝。寬舒豐厚,形氣類相隨。皆是五行分定。豐衣足食兩相宜。智慧者,眉清目秀,聲價少年知。肘龍幷虎臂,山根明朗,地閣豐肥。更鼻垂懸膽,項有餘皮。賦性高名磊落,面方皆厚宛如龜。真個好,安全五岳,壽數介齊眉。

四學堂論

官學堂
  一曰眼為官學堂,眼要長而清,主官職之位。

祿學堂
  二曰額為祿學堂,額闊而長,主官壽。

內學堂
  三曰當門兩齒爲內學堂,要周正而密,主忠信孝敬。疏缺而小主多狂妄。

外學堂
  四曰耳門之前為外學堂,要耳前豐滿光潤,主聰明。若昏沉愚齒之人也。

八學堂論

高明
  第一高明部學堂,頭圓或有异骨昂。

高廣
  第二高廣部學堂,額勇不錯骨起方。

光大
  第三光大部學堂,印堂平明無痕傷。

明秀
  第四明秀部學堂,眼光黑多人隱藏。

聰明
  第五聰明部學堂,耳有輪廓紅白黃。

忠信
  第六忠信部學堂,齒齊周密白如霜。

廣德
  第七廣德部學堂,舌長至准紅紋長。

班筍
  第八班筍部學堂,橫起天中細秀長。八位學堂如有此,人生富貴多吉祥。

學堂詩
背負琴書不得名,學堂無位陷三停。人中一位若無應,空將年月在朝臣。
欲說無官少保人、盜門青氣有羅紋。使於鼻上多紅氣,可惜虛勞枉苦辛。
月學尖兒義損財,初年流落更多災。官方門舌無人說,只有先賢相出來。


面三停
  面之三停者,自發際下至眉間爲上停,自眉間下至鼻爲中停,自準下人中至頦爲下停。夫三停者,以像三才也。上停像滅,中停像人,下停像地,故上停長而豐隆,方而廣闊者,主貴也。中停隆而直峻而靜者,主壽也。下停平而滿端而厚者,主富也。若上停尖狹缺陷者,主多刑厄之災,防克父母早賤之相也。中停短促編塌者,主不仁不義,智識短少,不得兄弟妻子之力,有主中年破損也。下停長而狹尖薄者,主無田宅,一生貧苦,老而艱辛也。三停皆稱,乃爲上相之人也。


論形有餘
  形之有餘者,頭頂圓厚,腹背豐隆,額闊四方,唇紅齒白,耳圓成輪,鼻直如膽,眼分黑白,眉秀疏長,肩膊臍厚,胸前平廣,腹圓垂下,行坐端正,五岳朝起,三停相稱,肉膩骨細,手長足方,望之巍巍然而來,視之怡怡而去,此皆謂形有餘也。形有餘者,令人長壽無病,富貴之榮矣。

論神有餘
神之有餘者,眼光清瑩,顧盼不斜,眉秀而長、精神聳動,容色澄徹,舉止汪洋。恢然遠視,若秋日之照霜天﹔巍然近矚,似和風之動春花。臨事剛毅,如猛獸之步深山﹔出泉迢遙,似丹風而翔雲路。其坐也如界石不動,其臥也如栖鴉不遙,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聳。言不妄發,性不妄躁,喜怒不動其心,榮辱不易其操,萬態紛錯於前,而心常一,則可謂神有餘也。神有餘者,皆爲上貴之人,凶災難人其身,天祿永其終矣。


論形不足
形不足者,頭頂尖蒲,肩膊狹斜,腰肋疏細,肘節短促,掌薄指疏,唇蹇額塌,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顴高一顴低,一手有紋,一手無紋,唾中眼開,言作女音。齒黃而露,口臭而尖。禿頂無眾發,眼深不見睛。行步奇側,顏色萎怯。頭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長,此之謂形不足也。形不足者,多疾而短命,福薄而貧賤矣。


論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不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如憂戚,不唾似睡。纔睡便覺,不哭似哭,常如驚怖,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驚似驚,不痴似痴,不畏似畏,容止昏亂,色濁,似染顛癇,神色凄傖,常如大失,恍忽張惶,常如恐怖。言語瑟縮,似羞隱藏,貌兒低摧,如遭淩辱。色初鮮而後暗,語初快而後訥,此皆謂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招牢獄之厄,宮亦主失位矣。

 

論骨肉
相人之身,以骨為主,以肉為佐。以骨為形,以肉為容。以骨為君,以肉為臣。然臣不能制君,反爲之逆理。若形好容惡,至老不作,容好形惡,乍苦乍樂。假使形容俱好,若有紋痣黑子,亦不為佳。夫紋欲得深而正,黑子欲得大而明,凡相面見顴骨肉薄而開方者,主有權衡。若肉大骨藏,則無權衡。其人縱有官職,但常調而已。凡有相之人,或居貧賤,如鳳在地不久必翔,無相之人,忽居富貴,如草非時而生,非地而出矣,必愈疾也。

相骨
骨節相金石,欲峻不欲橫,欲圓不欲粗。瘦者不欲露骨,肉不稱骨而骨露,乃多難有禍之人也。肥者不欲露肉,肥滯之人也不欲蒲,或滿而盈者乃是死人之相也。骨與肉相稱,氣與血相應。骨寒而縮者,不貧則夭。謂背額而停偏,骨寒而肩聳。大凡物有不全,貧賤壽富夭折,故曰不貧則夭。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為金城骨,位至三公。印堂有骨上至天庭,名天柱骨,從天庭貫頂,名伏犀骨,幷位至三公。

面上有骨卓起,名爲顴骨,主權勢。顴骨相連人耳,名王梁骨,主壽考。自臂至肘爲龍骨,象君。欲長而大自肘至腕名虎骨,象臣。欲短而細骨欲峻而舒圓而堅直而應節緊而不租皆堅實之象。顴骨入鬢,名驛馬骨,左目上曰日角骨,右目上曰月角骨。骨齊耳爲將軍骨,撓日員爲龍角骨,兩溝外曰巨鏊骨,額中正兩邊爲龍角骨。

詩曰:
骨不聳今且不露,又要圓清兼秀氣。骨為陽兮肉為陰,陰不多今陽不附。
若得陰陽骨肉均,少年不貴終身富。
骨聳者天。骨露者無立。骨軟弱者,壽而不樂。骨橫者凶。骨輕者貧賤。骨俗者愚濁。骨寒者窮薄。骨圓者有福。骨孤者無親。又云:木骨瘦而青黑色,兩頭粗大,主多窮厄。水骨兩頭尖,富貴不可言。火骨兩頭粗,無德賤如奴。士骨大而皮粗厚,子多而又富。肉骨堅硬,壽而不樂,或有旋生頭角骨者,則享晚年福祿,或旋生頤額者,則晚年至富也。

詩曰:
貴人骨節細圓長,骨上無筋肉又香,君骨與臣相應輔,不愁無位食天倉,
骨粗豈得豐衣食,部位應無且莫求,龍虎不須相克陷,筋纏骨上賤堪憂。

相肉
肉所以生血而藏骨,其象猶土生萬物而成萬物者也。豐不欲有餘,瘦不欲不足。有餘則陰勝於陽。不足則陽勝於陰。陰陽相勝,謂一偏之相淘爲陰骨爲陽,陰有餘神則生血,陽有餘神則生氣肉以堅而實直而聳,肉不欲在骨之內,爲陰不足,骨不欲生肉之外,爲陽有餘也。故曰人肥則氣短,馬肥則氣喘,是以肉不欲多,骨不欲少也。暴肥氣喘,速死之期。肉不欲橫,橫則性剛而暴。肉不欲緩,緩則性懦而怕。人肥不欲亂紋路,路漏者近死之兆。肉欲香而暖,色欲白而潤。皮欲細而滑,皆美質也。色昏而枯,皮黑而臭,寵多加塊非令相也。若夫神不稱枝幹,筋不束骨,肉不居體,皮不包肉,速死之應也。

詩曰:
骨人肉細滑如苔,紅白光凝富貴來,揣著如綿兼又暖,一生終是少凶災。
肉緊皮粗最不堪,急如綳鼓命難長,黑多紅少須多滯,遍體生光性急剛。
欲識貴人公輔相,芝蘭不帶自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