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神奇相法全書

(卷二)


 

五官總論

眉緊鼻端平,耳須聳義明,海口仰弓形,晚運必通亨。
緊者,眉不散疏也。端者,正也。平者,直也。聳者,提起也。明者,菱角分明也。大而有收拾為海角,朝上而不露齒。曰弓,晚運專指口言。


五官說

耳為採聽官 眉為保壽官 眼為監察官 鼻為審辨官 口爲出納官

五官者,一曰耳爲采聽官,二曰眉爲保壽官,三曰眼爲監察官,四曰鼻爲審辨官,五曰口爲出納官。

《大統賦》云:一官成,十年之貴顯,一府就十載之富豐。但於五官之中,倘得一官成,可享十年之貴也。如得五官俱成,其貴老終。
采聽官:耳須要色鮮,高聳於眉,輪廓完成,貼肉敦厚,風門寬大,謂之採聽官成。
保壽官:眉須要寬廣清長,雙分入鬢,或如懸犀新月之樣,魚尾豐盈高居額中,乃爲保壽官成。
監察官:眼須要含藏不露,黑白分明,瞳子端定,光彩射人,或細長極寸,乃爲監察官成。
審辨官:鼻須要梁柱端直,印堂平闊,山根連印,年壽高隆,難圓庫起,形如懸瞻,齊如截筒,色鮮黃明,乃爲審辨官成。
出納官:口須要方大,唇紅端厚,角弓開大合小,乃爲出納官成。

耳爲采聽官

成敗傾欹:傾,缺也。欹,低也。傾欹主破散成敗也。《萬金相》云:左耳缺先損父,右耳缺先損母,左右廢缺雙親幷損。主妨剋離祖亦不奇低十眉也。詩曰:偏堂降地,破祖無疑。兄弟稀少,自身不利。偏堂,耳名也,又口降地,耳低於眉。
聰明高聳:高聳,過於眉也。郭林宗曰:耳為君,眉為臣。君宜上而臣宜下。高起過眉者,主貴,聰明文學,才俊富貴也。《萬金相》云:耳高眉一寸,永不受貧困。又曰耳如攜起,名播人耳。宋齊丘曰:耳齊日角,曰大貴。許負曰:耳能齊日角,曾服不死藥。又主乎生病少壽長,才智過人。
皮粗青黑飄蓬:郭林宗曰:左耳為金星,右耳為木星,色鮮者貴而安穩。若皮粗及青色黑而幹者,主一生奔馳南北,散走他鄉,終無定基也。宋齊丘曰:皮粗青黑,走異鄉。廣鑒集云:耳輪青黑,腎藏喪不久也。飄蓬謂:如蓬草也,中原郊野多生,俗名蓬子。根類竹根,其枝葉如楊柳,盤盤旋旋,團欒而生,圓如燈球,分圓若丈餘,秋天枯死之時,風吹出土。若東風起,吹輥往西無阻者,迤邐進去,忽然換西風。復吹遠東而去。若耳皮粗青黑者,為人似蓬草,朝暮走他鄉。無定止也。
色如瑩玉,年少作三公:《廣鑒集》云:耳若貴賤,不取大公。先要色鮮,瑩白為上。昔歐陽文忠公,耳白如面,名聲天下。《人倫大統賦》曰:白或過面,主聲譽之飛揚,瑩白貫輪,主信行之敦厚。
貼肉垂珠,紅潤自然,主財祿亨通:貼內者,隱伏也。紅潤者,垂珠鮮澤也。主平生財祿綿綿,百謀百成,千求千遂,天生自然富貴。《大統賦》云:壽越眉兮貴噀血,聰垂明兮富貼肉。許負云:耳貼肉,富貴足。《太清神鑒》云:對面不見耳,問是誰家子。似此貼肉隱伏,而垂珠紅潤者,主平生旺相而長富貴,一歲人遠至十五歲,蔭成父母,病少之相。
若尖小直如箭羽,安得不孤窮:尖小者,謂之猴耳,主孤貧。如箭羽者,其耳形直竪似矢之翎,最爲貧賤之相,主十五歲男女,幷有妨財破敗,長大貧賤孤獨之相。《五總龜》云:反耳無輪最不堪,直如箭羽少資糧。又曰:雙耳尖小多妨剋。
命門難入指,壽元慳短,妄淺愚蒙:命門者,耳孔也,若窄小難入小指尖者,主愚頑短壽,無智之人。《洞中經》云:耳孔容針,家無一金。《太清神鑒》云:耳門如墨,二十之客,夭壽也。
無輪兼反薄,家破囊空:薄者,主貧也,一歲至十五之內妨剋破祖,長大孤貧,壽夭之相。《太清神鑒》云:輪爲城內爲廓,城兜廓吉,廓兜城凶。金鏡經曰:耳無輪廓多破散。《大統賦》云:耳薄如紙,貧而早死。五總龜云:能可城兜廓,不可廓兜城。
厚大垂肩極貴,天年過八十方終:《廣鑒集》云:耳大四寸,高聳垂肩者,主大貴壽長,蜀劉先主。耳毫垂肩,目顧其耳。宋太祖口方耳大。
只因是毫生竅內,頭自老龍鐘:毫者,孔內生毫也。龍鐘,竹名,其曲頭垂眉地,若人生耳毫,主長壽似龍鐘之竹,緩曲頭低,極老之相也。郭林宗曰:借問何人年過百,耳內生毫頭半白,項下雙縧成一縷,此是人間壽星魄。
論曰:
  運限者,上古之壽,一百二十歲為終,今之七十者稀,萬金相法,三主七十五歲為約,左耳七年,右耳八年,男左女右,又天部十年,共二十五年為初主。黑子生在輪上者主聰明,有大痣耳內者,壽長。垂珠上者,主有財。耳前命門者,主火厄,作事有始無終。耳顯三珠者,左定嗣,右定妻。一曰白珠,耳尖上貴陰亦同。二綵紅珠,右耳中生一珠一子,二珠五子,陰亦同。其珠如粟米大圓者應,如綠豆大圓者少應。氣色瑩白紅潤者,貴而吉,黃者病,青者腎衰,黑操者腎喪。忽輪上紅色如炎火者,七日口舌破財或暴焦,色慘青色,其壽不永也。

眉為保壽官

濃厚淹留孤獨:眉黑稠濃密,主淹留蹇滯久困。《五總龜》云:眉濃髮厚人多滯。《萬金相》云:陽,男子也,陽得虎眉蹇滯,虎眉稠濃密也,主平生少快、二十六歲入運至三十五歲,此一運中主上五年多淹滯。
短促兄弟非宜:《廣鑒集》云:眉為君,目為臣,宜清長過日,宜如雁行,若短不及目者,難為兄弟,縱有二三四,終須不靠也。《萬金相》云:眉長於目,兄弟五六,眉如掃帚,兄弟八九。與目同等,兄弟一兩。短不及目,兄弟不足。縱有一兩,非是同腹。二十六至三十五,上四五年不利。
骨稜高起,性勇好為非:稜骨高起者,言眉骨尖峻顯露也,則主人粗鹵,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成而不知敗,自強自勝,作事不應為而強為。性暴好鬥,不可爲友之相也,平生宜遠之。
清秀彎如月樣,文章顯折桂榮奇:《廣鑒集》云:眉是目之君,膽之苗,面之表也。若得清秀彎如月樣,主為人聰明智慧,文學博雅,必攀蟾桂,高明富貴之相。知為平生之福,二十六歲運至中主,便得顯煥功名。郭林宗曰:眉如新月祥。名譽四方聞。許負曰:眉如月弓,衣食不窮。《太清神鑒》云:眉曲彎彎多學識。
印堂廣雙分入鬢,卿相位何疑:眉中爲印堂,名曰官祿宮、相貌宮、福德紫氣宮,一面之中,此位最幹禍福,所以眉毛欲得寬廣,雙分入鬢,主生平多福而貴,二十六歲人運行中,主大發功名。緯林真人曰:眉爲羅計之星,宜闊而不欲侵犯紫氣宮。陳圖南曰:翠眉入鬢,位至公卿。《廣鑒集》云:朝中無交眉宰相。
豎毛多,主殺,神剛氣暴,豈有思維:豎眉者,謂眉毛直立而少也,多主殺性。《大統賦》曰:主性急神猛。好鬥貪殺,無思算之相也。又云:毛直性狠。
交頭幷印促,背祿奔馳:頭交者,言兩頭印提交鎖,侵犯印堂也。蓋緣印堂是官祿宮,若得眉宇寬,則為官平生安穩。若交促者無祿,而一生走驟愚夫。印堂又爲命宮,眉宇爲羅計星,羅計侵犯交促,不利財祿,胡人不在此限,神强者不在此限,在此限即爲平生之滯,三六交運至四十一,此四五年最緊。
橫直妨妻害子:夫直者,言眉毛。凡生直豎不順也,左妨子,右妨妻,左有如此妻子俱傷。然為平生不利,二十八限至三十,此三年最是不利。
旋螺聚必執旗槍:旋螺,言其中毛盤旋似螺絲尾尖,盤盤旋旋而生者,主爲人剛健勇猛,可車前槍旗之首當先,無懼而戰也。
低壓眼相連不斷,運至必災厄:《廣鑒集》云:眉爲羅計之星,眼爲日月之象,相眉緊緊貼而與眼相連不斷者,是羅計二星侵犯太陰太陽,太陰太陽爲日月之台,一身之主,二十六限至二十九不利,三十七八九亦不利。若孛星高廣,日月分明,災禍減半。
論曰:
  運限者,兩眉管四年人中主,左二年二十六七,右二年,二十八九眉生四理。黑子眉中生者,初主水厄,眉頭生者,主性剛,眉上生者主貴官。紋理眉中十字元字紋者,大亨。有坤卦紋者,祿二千石。有成土字幷魚鳥形紋,主大將公卿之位。眉上氣色忽然白者,主哭泣聲服忌。忽然紅色者,三日七日主口舌官訟。黃明入華蓋,日近遠喜信入宅。又主動出爲吉。眉中忽然生毫長,謂之壽毛,然不宜早生。萬金相云:二十生毛三十死,四十生毛命壽長,若四十之上忽然生一毫長者,三年內遇貴。

目為監察官

兩眼浮光,雙輪噴火,殺人賊好姦謀:兩眼浮光者,謂噴突不收,光射人也。雙輪噴火,上下眼堂紅赤,如炎火噴外也,似此者則主人凶惡,奸狡貪鄙,衷懷奸盜之心。然平生之惡。三十歲入運,至三十五此五年大發。三十七至四十。此四年亦不利。《大統賦》云:睛如點漆。許負門:目中赤沙起,法死須妨己。又謂之蛇眼,赤沙便是噴火。
睛如點漆,應不是常流:《廣鑒集》云:兩睛黑光如點漆,昭輝明朗光彩射人者,投貴人臣,神仙高士,奇异之相,然爲平生之福,三十歲至三十五歲,此六歲顯耀功名。
眼大者多攻藝業:《月波洞中經》云:眼睛大而端定,不浮不露,黑白分明者。主可學藝業,異於眾人。成家立業。
上視者勿與交遊:上視者,或看物觀望,或觀人昂面,睛昂向上視者,主爲人賊性,自強自是,不容物,太察多疑,不可為友,同行須在富貴之中,不可深交,又曰,上視者,人多狠。
斜觀狼目強獨,性鏗吝更貪求:斜觀者,主人秉性剛強,獨能堅吝者,自堅不施,貪鄙愛聚,損人安已,縱居富貴能文,亦不改堅吝之心,口腹不能相應之人也。《廣鑒集》云:目為心之外戶,觀其物外而知其內也。孟子曰:胸中正則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則眸子不能掩其惡也,善惡在目中偏正。善者。正視神清睛定。惡則斜視不定神濁。《太清神鑒》云:眼有些小病,心有些小毒,眼有十分病,心有十分毒。眼善心也善,眼惡心亦惡。〈大統賦》云:斜盼者人遭其毒,然居富貴之書,只是心中不正,何况於小人乎。
圓大神光露,心懷凶狠,訟獄堪憂:若圓大眼睛突露光者,主凶暴,多招禍患,常遭囹圄之囚繫,然爲平生之凶,二十八限至三十五歲不利。三十七八九亦然,雖居富貴,亦爲凶徒。若肯讀書,近君子遠小人,其凶减半。《月波洞中經》云:莫交眼突,往往見災迍。又曰,眼露心亦露。
似鶏蛇鼠目,不濫須偷:《月波洞中經》云:鶏目無痕,好鬥貪淫。蛇目上胞厚而心毒。鼠目左小竊盜,似者男女盜竊貪婪無耻,然居富貴,亦不改奸妒之象。
三角深藏毒害:眼生三角,凶狠之人,常能損物害人,若是女子,妨夫不良。《大統賦》云:三角多嗔,爲妨夫命。刃者劍刃也,婦人眼生三角,如殺夫之劍也。
頻偷視,定無良籌:頻偷視者,謂談話之間,廣會之座,低目沉吟,常常用眼偷觀人者,乃爲人心性不定,多疑智淺之象。
神清爽秀,長如鳳目,身顯作王侯:神清秀者,瞳子瑩潔,黑白分明,如曉星光肘四遠也。長如鳳者。鳳目細長入鬢,極一寸五分,陰陽,大富大貴﹏蜀關雲長,唐房玄齡俱應。
論曰:
  運限者,兩目管六年,左目三十三十一二,右目三十四五。目有四神,黑子生在眼胞上者,貪婪作竊。眼下者妨害。氣色者,三陰三陽,忽然生黑氣,深者二五日,淺者二七日,家宅不寧,陰人是非。紅者火災。眼下鋪青者,連累口舌。赤者官災。黑者破耗。黃明者最吉。陰人目下青者喪夫。赤者產厄。眼尾其色瑩白光潤者,主夫位增遷,財祿之喜。

鼻為審辨官

竅小鏗貪:竅者,鼻孔也。《萬金相》云:左右胞謂之仙庫,左胞名左庫,右胞名右庫,夫庫欲高豐厚。竅者庫之戶也,戶欲小而齊,庫厚而隆,庫小而齊者,庫內有積也。庫狹而薄,戶大而薄者,庫無積也。竅小庫齊之相,好聚而不捨。戶寬反仰之相,無積而好施也。
高隆顯宦:《廣鑒集》云:鼻爲土宿,萬物生於土,歸於土,象乎山岳,山不厭高,土不厭厚,義爲一面之表也。夫天地人三才之中,鼻爲人也,欲得高隆而貴。《大統賦》云:惟鼻者,號嵩嶽,居中為天柱而高聳,樑貴乎豐隆,漢高祖隆準,終為平生之福,三十五至五十中,大顯功名。
偏斜曲陷堪傷:偏斜者,不端正,主孤滯也。曲者主孤貧。《萬金相》云:鼻偏左先損父,偏右先損母。又曰,樑柱不直,中年遭厄。六七八限至九六不利。許負曰:鼻仰突,多孤獨。陷者,地低四陷,瘡窩疵瘕痕傷也,亦主妨厄,最不利。《萬金相》云:印堂缺陷,財祿不旺,三十六歲,不利妻房。山根缺陷自身傷害,三十八歲,本身不利。金匱缺陷,鎖在他鄉,三十九遠出不利,亦重破祖。年上缺陷,哭聲不祥,四十歲孝服哭泣動。月孛缺陷,百事為傷,四十一歲凡幹迍邅難成。壽上缺陷,作事乖舛,四十二歲,凡幹不利。準頭缺陷,人事不和,四十三歲,妨是非口舌。左庫缺陷,財物消散。四十四歲破財。右庫缺陷,橫事極多,四十五大破財。此十缺陷,然為人限不利,必須更看別位滿缺乘除。若是神陷,色尾陷,文武陷,天地陷,色更青赤,乃爲一生孤剋,貧下之相也。蓋緣缺處多。若天地豐,目下平,日月明,魚尾滿,氣色正,似此者,運至有災。《大統賦》云:完美宜官,破露憂辱,最忌準頭。
若還短促,未敢許榮昌:短促,鼻小局促也。《大統賦》云:巢窩,面之儀表,欲其廣大,主富貴。若短小局促,主貧賤。許負曰:鼻小莫求官。《大統賦》云:小而滯者作童僕。若鼻短促,童僕之相,為平生貧賤,六六至五九,最不利於己。然鼻小之相,終身不富貴,縱有神骨,相貌亦不祥。
生怕十分昂露:昂露,鼻孔仰。孔為二庫之門,十分昂露者,謂戶門開闊內無積也,難為平生不利,五九大破。廣鑒相中,大忌鷹嘴露竅。《大統賦》云:井灶露破厨無粟。井灶者,鼻孔也,又云斜如菱藕之狀,困乏預儲,斜如菱藕者,鼻斜露似刀切藕也,預儲為盛米之器也。困乏爲無米也。《照膽經》云:鼻孔外仰成惡敗。
如懸膽,必作朝郎:如懸膽者,其形從印堂隆隆懸垂,直下準頭,準頭完美如彈者是也。似懸挂猪羊之膽,有骨法,貴作朝郎,無骨法者,富有千金。《心鏡經》云:鼻如懸膽,終須貴,土曜當生得地來。若是山根連額起,定知榮貴作三台。許負曰:鼻如懸膽,家財巨萬。《大統賦》云:圓如懸膽之形,榮食鼎餗,為平生之福,六六至五九,大發財祿。
年壽上縱橫紋理,家破苦窮忙:鼻爲年壽二位,屬中央戊已上,萬物生成之地,又爲巢窩,欲其光隆無犯者吉,若有縱橫亂紋交雜者,破祖離家,一生弛驟奔波苦,終日揭貧困而厄。若得形正神剛,則主成敗走驟,若女子不可為配。《大統賦》云:紋若亂交,慎勿為乎眷屬,平生大破。
山根低折,田園不守,妻子先亡:低者,塌也。折者,橫紋斷流也。似此者則主破祖離巢,妨害妻子也。終爲平生之患,三十七至四十歲,運行到此,男女幷同,蓋緣爲生日不順也。若更眉壓眼,神氣薄,樑柱偏,輕則中年大病刑獄,重則喪軀矣。或得形正神強,色明聲亮,其害減半。《五總龜》曰:月孛宮中折又尖,家財早破事相煎,妻兒晚見尤難保,况是迍邅屬少年。《萬金相》云:山根斷折,三十九四十一,三年命祿中。又曰:月孛名山根,又名疾厄宮,又名妻子宮。又名月孛宮,又名嶺斷宮,司囚宮,在山根上一分,名玉嶺根斷自身傷。又曰:嶺斷官司不自由,嶺根折斷自身休。山根嶺斷三十九,嶺根道斷自身休。又曰:山懸橋道耗財,主嶺山根金道三位折也。嶺根平梁,財聚,三位高也,此三位嶺根道,於一面之中,諸部之內,最關禍福,學者可用意觀之。
鼻如鷹嘴樣狡狠:鷹嘴樣者,嶺根道三位細細低下,年壽孤聳,準頭尖垂向下者是也。可旁觀得見,主最毒。《廣鑒集》云:鼻如鷹嘴,啄人心髓。貧女曰:旁觀曲凸如鷹嘴,心埵l謀暗殺人。許負曰:生伯如鷹嘴,一生奸詐不堪言。《月波洞中經》云:相中大忌鷹嘴露竅,似此者,主為人最毒,常懷嫉賢妒能。外貌偽和假寬,內實毒害。然居富貴知書,不免貪婪奸狡,何况小人乎?又主好成要敗,四十五歲主人破財。
廣大巢窩須穩:《萬金相》云:鼻爲巢窩,人之家宅也。欲其梁柱端直,年壽豐隆廣大肉厚,接迎東西二岳,準圓庫起者。主家宅廣人口多,三十六歲入運,至五十九歲,此十年大進入口幷宅舍。《大統賦》云:樑廣者窩巢穩。
光明主財祿殊常:《太神神鑒》云:面部有五岳之位,額爲南岳衡山,屬離火。頦爲北岳琱s,屬坎水,左顴爲東岳泰山,屬震木,右顴爲西岳華山,屬兌金,鼻爲中岳嵩山,屬中央土,金木水火土,各有時,火主夏,水主冬,木主春,金主秋,惟土每季旺十八日,乃爲萬物生成之地,所以鼻貴乎高隆光明色黃者,得其十之本色也,若有骨法者,主有貴祿,在庶人得財入宅。《大統賦》云:樑貴乎於隆貫額,高也。色貴乎光瑩溢目,明也。許負曰:準明印正,諸事亨通。鬼谷先生曰:欲觀在任吉凶者,看年壽二位,一分黃明,一年無事,二分黃明,二載平安,三分黃明,三周吉利,若見非來之色,或青或赤或黑,幷主當年不利。《五總龜》曰:年壽四時黃。財帛喜非常。《廣鑒集》云:心善三陽光點點,左眼胞也。脾安鼻準見黃明,耳輪焦黑腎臟喪,年壽黃明福德生,右目上下,忽然準頭明更淨,等閑有土是通亨,土者黃明也。自印堂至準庫中間,四季常得黃明。寒暑不侵。壽怒不變,乃爲平生之福也。
準頭黑,蘭台暗摻,旬日必身亡:準頭者,是土之主。蘭台,左鼻胞名蘭台,又右爲廷尉。《海底眼》曰:夫鼻者,運五臟之精華,肺之苗。肺虛則通,而色瑩光明。無病多吉。肺灾則塞,而色摻黑暗,大患至而多凶。若見準頭蘭台包修黑暗者,大病速至,不出十日之內喪矣。病人最怕此色。
論曰:
  運限者鼻管十年,自印堂二十八,至右庫五十。鼻有二節,黑於在山根者,主妨妻害子,鼻側,大凶不利,年上者兄弟難爲,印堂當中圓黑者,貴吉。夫氣色印堂山根,光明者吉,暗慘者滯,年壽黃明者吉,黑病,赤官灾,青破耗,白哭泣,準頭黃明者,喜慶立至。黑大病,赤紅者破耗,白者破毒。

口爲出納官

短促、唇掀、色青、齒露、偏邪,骨肉相煎:促者,口聚也。短者,橫窄也。促短者,幷主孤也。《大統賦》云:口如吹火似寒酸。吹者撮聚也。《通神鬼眼相》曰:口有三聚,一曰猴口,吹火聚注,令人無子,孑立自身亡。二曰羊口,飲水聚注,令人孤寒,好歌樂,無衣糧。三曰鶴口,縮囊聚注,令孤寒,性寡親子另房。唇掀者,口唇翻蹇也,亦主弧剋。《太清神鑒》曰:眼露睛,唇皮蹇,男憂賊盜,女憂産難。若去寺觀及出家,免得一身見八難。青色者,言唇氣青黑,亦主弧貧。《五總龜》云:貧窮似鼠常青黑,破盡田園不住家。《大統賦》云:青黑禍發,齒露者,凡語笑露齒牙,孤剋。《廣鑒集》云:相中大忌露齒也。偏斜者,口不正也,亦主孤貧。《萬金相》云:海朝文、陽十七禍至,陰二八大病。海朝武,陽二八災病,陰十七禍生,文左武右也。又曰,水星不正,骨肉相煎。水星,口也。骨肉,六親也。然主平生之象,五十六歲入運,至六十四歲不利骨肉。
闊而不正,虛詐不堪言:橫曰不收,而偏斜不正者,主爲人多奸猾,虛謬不實。《大統賦》曰:大言無信者略綽,賂綽者,即橫闊不收也。《五總龜》曰:若傷歸於左胖,是非奸詐愛便宜,口唇左邊也。
偏薄是非謗訕:偏薄者,口唇薄橫偏也,主好說談,是非謗訕者,不知己口快舌長。專提人語失,取笑渾語,毀善譏調,不顧忌諱,似此之人,雖居富貴,亦不脫小人也。《五總龜》曰:水星偏陷兩頭垂,尖薄無稜作乞兒。無稜者,薄也。
如硃抹,名譽相傳:如硃抹者,口唇紅鮮,似塗抹硃砂之紅色也,主文章才俊,其姓名傳揚四方。陳圖南曰:唇如潑砂,富貴如華,紅色也。許負曰:口如含丹,不受飢寒。郭林宗曰:唇紅齒白食天祿,多藝多財又多富。《貧女》曰:貴人唇紅似潑砂,更加四字足榮華。然主平生之貴,五十六歲入運,大發財祿。
唇媯窗A食肉千里,衣祿自天然:唇鮮紫紅色者,主富貴。可食千里之爵祿,乃爲天生自然之福,平生之貴,五十六入限快。
覆載多紋理,掩人過惡,得子孫須賢:覆載,唇之名也。《萬金相》云:上層名金覆,下層名金載,若唇上下有紋理多者,主爲人寬和,見善多爲,遇惡勸歸於善,而喜避其惡,又招貴子賢孫。《大統賦》云:上下紋交子孫衆,周匝楞利仁信全。
食時多哽咽,必主迍邅:哽咽者,吃飯食吞噎,向喉咽之中,作沃沃之聲是也。迍邅者,平生蹇滯不通。張紫菱曰:食爲性之本,所以欲詳而不暴,啜不欲聲,吞不欲鳴也。《五總龜》曰:鳥啄猪食最賤客,相他衣食必無終,咽粗急者人多燥,鼠食從來飲食空。又曰:相食看詳緩,窮忙豈合宜,更嫌將鳥啄,更總合淋漓,性暴吞須急,心寬食必遲,問君榮貴處,牛哺福相隨。
常向睡中不合,泄元氣,天促天年一:口者,宜言語以接萬物。博飲食以安五臟,造化之權,禍福之柄。唇爲口之城廓,舌之門戶,一開一合,榮辱所繫也。所以夜睡開口者,泄其元氣,元氣既泄,壽不永也。
親曾見低垂兩角,常被世人嫌:兩角下垂者,無衣食也,最招人憎嫌。《五總龜》曰:口者,心之外表,賞罰之所出,榮辱之所關。欲端而厚,言不亂發,謂之口德。若多言而亂發者,謂之口佞。若方廣有稜者,主壽。形如弓稍向上者,主貴。若尖而薄反者,主賤。若黑子生於上唇者,平生酒肉來自然。生於口角者,災滯。生於壽帶人口,主飢餓而死。女人唇生黑子者,主淫,無媒而自嫁也。
論曰:
  運限者,口管十五年,爲末主,五十六至六十四。口有三聚,黑子生在唇上者,主一生得酒食,唇內亦然。口角生者,末主水災。紋理者壽帶人口直,飢餓不食而死。氣色紅潤者,則貴。黑者賤。青者毒,白者亦然。黃者病。惟遶口黃明者,最吉。

論男女五官

  夫人身手欲得厚,大小相覆,滑淨光澤,必應豪貴,顔色光潤,財祿日進。夫人顔色惡者,絕無官分。《墳經》云:頭小為一極,不得上天力。額小為二極,不得父母力。目小為三極,無有廣知識。鼻小為四極,農作無休息。口小為五極,無有盛衣食。耳小為六極,方命難量測。頭雖大,額無角。目雖大,無廓落。無相也。鼻雖大,樑柱弱。口雖大,語略綽。耳雖大,無輪廓。腹雖大,近上著。非奴即作客。是無相。頭雖小,方且平。目雖小,精且明。鼻雖小,樑柱成。口雖小,語媚生。如此之人法主聰明,兼不少衣食。夫女人共語未了,即面看地,如此之人,必有病也。夫女人當共人語,手拈衣帶者,便低頭答者,必有奸淫之事也。

五嶽

額為衡山。頦爲琱s。鼻顴嵩山。左顴為泰山。右顴為華山。
中嶽要得高隆,東嶽須聳,而朝應不隆不峻,則無勢,為小人,亦無高壽。中岳薄面無勢,則四岳無主,縱別有好處,不至大貴,無威嚴重權,壽不甚遠。中嶽不及且長者,止中壽,如尖薄,晚年見破,到頭少稱意。南岳傾側,則主見破,不宜長家。北嶽尖陷,未主無成,終亦不貴。東西傾倒無勢,則心惡毒無慈愛,五嶽須要相朝。

四瀆

耳為江瀆。目為河瀆。口為淮瀆。鼻為濟瀆。
四瀆要深遠成就,而涯岸不走,則財穀有成,財物不耗多蓄積。耳爲江瀆,竅要闊而深,有重城之副,緊則聰明,家業不破。目為河瀆,深為壽,小長則貴,光則聰明,淺則短命,昏濁多滯,圓則多夭,不大不小,貴。口爲淮瀆,要方闊,而唇吻相覆載,上薄則不覆。下薄則不載,不覆不載則無壽,無晚幅。不覆則家必覆。鼻爲濟瀆,要豐隆光圓,不破不露,則家必富。

五星六耀說

五星:金、木、水、火、土也。
六耀者:太陽、太陰、月孛、羅喉、計都、紫氣。
火星須得方,方者有金章。(額也)
紫氣須得圓,圓者有高官。(印堂)
土星須要厚,厚者得長壽。(鼻也)
木星須要朝,五福幷相饒。(右耳)
金星須要白,官位終須獲。(左耳)
羅喉須要長,長者食天倉。(左眉)
計都須要齊,齊者有妻兒。(右眉)
月孛須要直、直者得衣食。(山根)
太陰須要黑,黑者有官職。(右眼)
太陽須要光,光者福祿強。(左眼)
水星須要紅,紅者作三公。(口也)

五星六耀决斷詩

金木星是耳,貴要輪廓分明,其位紅白色不均,大小如門闊,生得端正不反,不尖不小,一般更是高過眉眼,白色如銀樣大好,其人當生,得金木二星照命,發祿定早。若反側窄,或大或小,爲陷了金木二星,其人損田宅,破財帛,無學識也。
詩曰:
金木成雙廓有輪,風門容指主聰明,端聳直朝羅計上,富貴榮華日日新。左金耳也。金本開花一世貧,輪翻廓反有艱辛。於中若有爲官者,終是區區不出塵。右木耳也。
水星是口,名爲內學堂,須要唇紅闊四角,人中深,口齒端正,有文章爲官食祿。若唇齒粗,口角垂,黃色主貧賤。
詩曰:
口含四字似硃紅,兩角生楞向上宮,定是文章聰俊士,少年及第作王公。
水星略綽兩頭垂,尖薄無楞是乞兒,若是偏將居左右,是非奸詐愛便宜。口也。
火星是額,凡額廣闊,髮際深者,有祿位衣食,及子息四五人,其人有藝學,父母尊貴,當生命宮,得火星之力,入命有田宅,壽九十九。如尖陋有多紋理者,是陷了火星,乃不貴,無子息一二人,至老不得力,衣食平常,又不得兄弟力,主貧,無大壽,損妻破財。
詩曰:
火星宮分闊方平,潤澤無紋氣色新,骨聳三條川字樣,少年及第作公卿。
火星尖狹是常流,紋亂縱橫主配囚,赤脈兩條侵日月,刀兵赴法死他州。
額也。
土星是鼻,須要準頭豐厚,兩孔不露,年上壽上平滿直,端聳不偏,其人當不陷了土星,入命幷滿三分,主有福祿壽。如中岳土星不正,準頭尖露,更準頭高,其人陷了中岳土星,主貧賤,少家業,主心性不直。
詩曰:
土宿端圓似截筒,灶門孔大即三公,蘭台廷尉來相應,必主聲名達聖聰,

土宿歪斜受苦辛,準頭尖薄主孤貧,傍觀勾曲如鷹咀,心埵l謀必害人。鼻也。
紫氣星印堂下,是印堂分明,無直紋圓如珠,主人必貴。白色如銀樣,主大富貴。黃者有衣食。如窄不平勻,有隱紋者,不吉,子息二三人,不得力,無厚祿,損田宅。
詩曰:
紫氣宮中闊又圓,拱朝帝主是英賢。蘭台廷尉來相應,末主官榮盛有錢。
紫氣宮中窄又尖,小短無腮更少男。自小為人無實學,衣食瀟條更沒添。印堂。
太陰太陽,是眼,要黑白分明,長細雙分入鬢者,黑睛多,白睛少,光彩者,其人當生得陰陽二星照命,作事俱順,骨肉俱貴。如黑少白多,黃赤色,其人陷了二星,損父母害妻子,破田宅多灾短命。
詩曰:
日月分明是太陽,精神光彩一般强,太陽 爲官不拜當朝相,也合高遷作侍郎。左眼 日月斜窺赤貫瞳,更嫌孤露又無神。太陰 陰陽枯暗因刀死,莫待長年主惡終。右眼
月字星是山根,從印堂直下分破者,其人當遭月孛照命。陷了山根,主子孫不吉,定多灾厄,修讀無成,破産,刑妻害子息。
詩曰:
月孛宜高不宜低,瑩然光彩似琉璃。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孛宮中狹又尖,家財早破事相煎。爲官豈得榮高祿,孛位當生困歲年。山根
羅計星是眉,二星粗黑,過目入鬢際者,此衣祿之相,子息父母皆貴,親眷亦責。此二星入命。如眉相連橫赤色更短,主骨肉子息多犯惡死。
詩曰:
羅計星君秀且長,分明貼肉應三陽。左羅 不惟此貌居官職,恩義彰名播遠方。羅喉稀疏骨聳高,爲人性急愛凶豪。眉毛 奸邪狀似垂楊柳,兄弟同胞有旋毛。右計

 

六府論法

六府者,兩輔骨、兩顴骨、兩頤骨,欲其充實相輔,不欲支離孤露。《靈台秘訣》云:上二府自輔角至天倉,中二府自命門至虎耳,下二府自腮骨至地閣。六府充直,無缺陷瘢痕者,主財旺。天倉峻起多財祿,地閣方停萬頃田,缺者不合。

 

三才三停論

三才者:額爲天,欲闊而圓,名曰有天者貴。鼻爲人,欲旺而齊,名曰有人者壽。頦爲地,欲方而闊,名曰有地者富。

三停者:髮際至印堂為上輔,是初主。自山根至準頭為中輔,是中主。自人中至地閣為下輔,是末主。
自發際至眉為上停,眉至準頭為中停,準頭至地閣為下停。訣曰:上停長,老吉昌,中停長,近君王,下停長,少吉祥。三停平等,富貴榮顯。三停不均,孤夭貧賤。
詩曰:
面上三停仔細看,額高須得耳門寬。學堂三部奚堪足,空有文章恐不官,
鼻樑隆起如懸膽,促者中年壽不長。地閣滿來田地盛,天廷平闊子孫昌。

相三主

額尖初主災,鼻歪中主逃。欲知晚景事,地閣喜方高。

論三柱

論三柱頭為壽柱,鼻為樑柱,足為棟柱。

相身三停

  身分三停,頭為上停,人矮小而頭大長者,有上梢無下梢;身長大而頭短小者,一生貧賤。自肩至腰,為中停,要相稱,短而無壽,長則貧。腰軟而坐俱動者,無力而無壽。自腰至足爲下停,要與上停齊而不欲長,長則多病。若上中下三停,長大短小不齊者,此人無壽,一身三停相稱為美。
  上停豐秀厚而長,此是平生大吉昌,若是下停長且薄,似此貧窮走四方。身上三停頭足腰,看他長短要均調,上長下短公侯相,長短無差福不饒。中停長者人多貴,背聳三山足寶珍,萬一脚長身又短,區區浪走一凡民。又云:下長上短賤人體,形貌乾枯骨又粗,若見眼圓如竹葉。中年堶産田無。上停短,下停長,終日區區促壽疆。上停長,下停短,衣食自然倉廩滿。三停俱短無虧陷,五岳端嚴富貴全,上下兩停兼短促,一生終是受迍邅。

五行形相

詩曰﹕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龜,上尖下闊名爲火,五樣人形仔細推。

木色青兮火色紅,土黃水黑是真容,只有金形是帶白,五般顔色不相同。
青主憂兮白主喪,黑主重病及官方,若還進職幷添喜,看取所黃滿面光。

五行相說

  夫人之受精於水,禀氣於火,而爲人。精合而後神生,神生而後形全,是知全於外者,有金木水火土之相,有飛禽走獸之相。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尖,土不嫌濁。似金得金,剛毅深。似木得木,貲財足。似水得水,文學貴。似火得火,見機果。似土得土,厚匱庫。故豐厚嚴謹者,不富即貴。淺薄輕燥者,不貧則夭。如女子之氣,欲其和媚,相貌欲其嚴整,若此者不富則貴也。

論形

  人秉陰陽之氣,肖天地之形,受五行之資,為萬物之靈者也。故頭象天,足象地,眼象日月,聲音象雷霆,血脉象江河,骨節象金石,鼻額象山岳,毫髮象草木。天欲高遠,地欲方厚,日月欲光明,雷霍欲震響,江河欲潤,金石欲堅,山岳欲峻,草木欲秀,此皆大概也,然郭林宗有觀人八法,是也。

論神

  夫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全。是知形能養神,托氣而安也。氣不安,則神暴而不安,能安其神,其惟君子乎。寤則神游於眼,寐則神處於心,是形出處於神,而爲形之表,猶日月之光,外照萬物,而其神固在日月之內也。眼明則神清,眼昏則神濁。清則貴,濁則賤。清則寤多而寐少,濁則寤少而寐多。能推其寤者,可以知其貴賤也。夫夢之境界,蓋神游於心,而其所游之遠,亦不出五臟六腑之間,與夫耳目視聽之門也。其所游之界,與所見之事,或相感而成,或遇事而至,亦吾身之所有也。夢中所見之事,乃吾身中,非出吾身之外也。白眼撣師說:夢有五境:一曰靈境;二曰寶境;三曰過去境;四曰見在境;五曰未來境。神燥夢生,神靜則境滅。夫望其形,或灑然而清,或朗然而明,或凝然而重,然由神發於內而見於表也。神清而和,徹明而秀者,富貴之相也。昏而柔弱,濁而結者,貧薄之相也。實而靜者其神安,虛而急者其神燥。

達摩相主神有七

藏不晦,藏者不露也。晦者無神也。

安不愚,安者不搖動也,愚者不變通也。

發不露,發者發揚也,露者輕跳也。

清不枯,清者神逼人也,枯者神而死也。

和不弱,和者可親也,弱者可狎也。

怒不爭,怒者正氣也,爭者戾氣也。

剛不孤。剛者可敬也,孤者可惡也。
詩曰:
神居形內不可見,氣以養神為命根,氣壯血和則安固,血枯氣散神光奔。
英標清秀心神爽,氣血和調神不昏。神之清濁爲形表,能定貴賤最堪論。

論氣

  夫石蘊玉而山輝,沙懷金而川楣,此至精之實,見乎色而發於形也。夫形者質也,氣所以充乎質,質因氣而宏。神完則氣寬,神安則氣靜。得失不足以暴其氣,喜怒不足以驚其神。則於德爲有容,於量爲有度,乃重厚有福之人也。形猶材,有杞梓楩柟荊棘之異,神猶士,所以治材用其器,聲猶器,聽其聲,然後知其器之美惡;氣猶馬,馳之以道善惡之境。君子則善養其材,善禦其德,又善治其器,善禦其馬。小人反是。其氣寬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清可以表物,正可以理物。不寬則隘,不和則戾,不剛則懦,不清則濁,不正則偏。視其氣之淺深,察其色之燥靜,則君子小人辨矣。氣表而舒,和而不暴,爲福壽之人。急促不均,暴然見乎色者,為下賤之人也。醫經以一呼一吸爲一息,凡人一晝夜計一萬三幹五百息,今觀人之呼吸,疾徐不同,或急者十息,遲者尚未七八。而老肥者大疾,勿其者差遲,故恐古人之言,猶未盡理。夫氣呼吸發乎顔表,而爲吉凶之兆,其散如毛髮,其聚如黍米。望之有形,按之無跡,苟不精意以觀之,則禍福無憑也。氣出入無聲,耳不自察,或臥而不喘者,爲之龜息氣象也。呼吸氣盈而身動,主死之兆也。孟子不顧萬鐘之祿,能養氣者也,爭可欲之利,悻悻然戾其色而暴其氣者,亦何以論哉。
詩曰:
氣乃形之本,察之見賢愚,小人多急躁,君子則寬舒。

暴戾灾相及,深沉福有餘,誰知公輔量,虛受若重淵。

柳莊曰:從髮際至承漿左右,氣止一百二十五部,若言黑子皆為助相,視其骨氣美者為妙也。

論五音

  五行散而為萬物,人生萬物之上,聲亦辨其五音。故木音嘹亮高暢,激越而和。火音焦烈燥怒,如火烈之聲。金音和而不戾,潤而不枯,如調簧奏曲,玉磬流音。水音圓而清,急而暢,感條達之間也。與形相養相生者吉,與形相剋相犯者凶。

論聲

  夫人之有聲,如鐘鼓之響,器大則聲宏,器小則聲短,神清則氣和,氣和則聲潤,深而圓暢也。神濁則氣促,氣促則聲焦急而輕嘶也。故貴人之聲,多出於丹田之中,與聲氣相通,混然而外達。丹田者,聲之根也。舌端者,聲之表也。夫根深則表重,根淺則表輕,是如聲發於根而見於表也。若夫清而圓,堅而亮,緩而烈,急而和,長而有力,勇而有節,大如洪鐘騰韵,鼉鼓振音,小如玉水流鳴,琴徽奏曲,見其色則睟然而後動,與其言久而後應,皆貴人之相也。小人之言,皆發舌端之上,促急而不達,何則急而嘶,緩而澀,深而滯,淺而澡大,大則散,散則破,或輕重不均,嘹亮無節,或睚毗而暴,繁亂而浮,或如破鑼之響,敗鼓之鳴,又如寒鴉哺雛,鵝雁哽咽,或如病猿求侶,孤雁失群,細如蚯蚓發吟,狂如青鼉夜噪,有如犬之吠,如羊之鳴,皆賤薄之相也。男有女聲單貧賤,女有男聲亦妨害,然身大而聲小者凶,或乾濕而不齊,謂之羅網聲。大小不均,謂之雌雄聲。或先遲而後急,或先急而後遲,或聲未止而氣先絕,或心未舉而色先變,皆賤之相也。夫神定於內,氣和於外,然後可以接物非難,言有先後之叙,而色亦不變也。苟神不安而意不和,則其言失先後之敘,辭色撓矣,此小人之相也。夫人禀五行之形,則氣聲亦配五行之象也。故土聲深厚,木聲高唱,火聲焦烈,水聲緩急,金聲和潤。又曰:聲輕者斷事無能,聲破者作事無成,聲濁者謀運不發,聲低者鹵鈍無文。清吟如澗中流水者,極貴。發聲溜亮自覺如瓮中之響者,主五福全備之人也。

聽聲篇

聲小亮高,賢貴之極;語聲細嫩,必主貧寒,兼須危困。女人雄聲,終身
不榮,良人早殞,虛有夫名。男子雌聲,妨婦多兒,女聲急切,妨夫一絕。

詩曰:
木聲高唱火聲焦,和潤金聲最富饒,土語卻如深甕堙A水聲圓急又飄飄。
貴人音韵出丹田,氣實喉寬響又堅,貧賤不離唇舌上,一生奔走不堪言。
聲大無形,托氣而發,賤者浮濁,貴者清趣。太柔則靡,太剛則折。隔山相聞,圓長不缺,斯乃貴人,遠見風格。

 

富格例

形厚、神安、氣清、聲揚、眉闊、耳厚、唇紅、鼻直、面方、背厚、腰正、皮滑、腹垂、牛齒、鵝行,以上皆富貴相也,主少年奮發,家財豐厚也。

大富格

耳大貼肉,鼻如簽筒,鼻如懸膽,面黑身白,背聳三山,聲如遠鐘,背闊胸平,腹大垂下,頭皮寬大,主大富也。

中富格

三停平等,五嶽朝歸,五長俱全,五短俱全,五露俱全,眼如丹鳳,聲似鳴鐘,秉此格者,主中富也。

貴格例

面黑身白,面粗身細,脚短手長,身小聲大,龍來吞虎,面短眼長,不臭而香,肉角少頂,以上皆貴相也。若人有此相,求功名者官高職顯,求財利者錢谷巨富之相也。

大貴格

虎頭燕頷,日月角起,伏犀貫頂,眼有定睛,鳳閣插天,兩手垂膝,口中容拳,舌至準頭,虎步龍行,雙鳳眼,此爲大貴之相也。

中貴格

鬚如鐵綫,耳白過面,眼如點漆,上長下短,口如四字,三十六牙,龍吞虎吻,此爲中貴之相也。

小貴格

天庭高聳,地閣方圓,小便如珠,大便方細,齒白而大,眉疏目秀。口如弓角,唇似硃紅,此爲小貴之相也。

富相口訣

腰圓背厚者富貴,有梁柱左右顴起,口方,而地閣方圓,四維有朝拱者,主富之相。氣色潤秀,身體細膩,面正平滿,背格古怪清奇者,主富。手背厚,行立坐食端正者,主富。精神秀异,舉止沉重者,主富相也。

貴相口訣

看官貴在眼有神,有骨聳秀,皆異常人。身短而面長者貴,面方限長者貴,肩背重厚者貴,頭有角骨者貴,面有骨格者貴,鳳目龍睛者貴,額有角起,聲音清亮,耳白如面,額襆有頭楞者貴。胡鬚似鐵,手足似玉。不貴而富。

壽相格

  顴骨重貫耳者壽,命門光澤者壽。項下有皮如條者,長壽之相也。雙條妻皆老,一條則孤。人中著齒而齊者福壽。喉音高者,臥而不喘,謂之龜息,乃壽相。顴骨相連,人耳後骨高起,年壽上不陷者,主壽。耳是木星又為壽星,山根上正直者主福壽。耳後有骨名,壽星骨,生豐起者,長年腦後三玉枕如果栗者,福壽。鼻橾隆起者壽相。食物急,登混緩者壽,五岳豐隆,法令分明,眉有長毫,項有餘皮,額有橫骨,面皮寬厚,聲音清響,背肉負厚,胸前平闊,齒齊堅密,行坐端莊,兩目有神,耳有長毫,鼻梁高聳,以上皆壽相,與各格同看也。

福德格例

眉長過目 主妻得美貌曉事。

眉如新月 主人聰明,文章折桂,舉業有成。

面有和氣 主高人相敬,陰人得力。

星辰拱朝 主人作事有成有立之命。

金木朝元 主有口祿兼得遠方財物。

目秀而長 主貴人相敬,有財壽祿全。

成格例

正面開敷,城郭端正,眼光不流,五拱六滿,三處平闊,三光五澤。

成敗不足格

地角尖削者主成敗。骨節組惡,面上塵埃,面赤氣黑,行步擺搖者,主成敗,鼻露梁者主耗散。

進格例

紅黃不改,五嶽光華,氣和色潤,氣宇軒昂,五星朝拱,四瀆無傾。

退格例

額上斷紋,口眼偏斜,背皮單薄,氣色塵昏,灰色如黑,城郭欠明,鼻露土流,齒牙不齊。印堂穿破,兩耳焦黑。

動格例

耳反無輪,山根無肉,面無城郭,上短下長,身長項長,三尖六削。

散格例

雙眉尾散,兩耳無弦,面無城郭,鼻頭仰露,四大空亡,面皮急綳,氣色烟塵,紋破痣侵。

發達口訣

滿面光潤者發達,紅黃滿面者發財,氣體剋越者發福。神氣清爽者發福也。

清閑安樂

手足細膩,一生清閑。面皮滑澤,一生安樂。眉毛疏淡,一生清閑。骨格清雅,一生安寧。神清氣和,一生聰慧。

穩厚格

形貌端謹,言語詳細,作事有始有終,氣宇寬和,精神不露,部位無傷,穩厚端重,方正公平,近君子遠小人。

聰明俊爽

目秀神清主聰明,肉皮細滑主聰明,指甲尖秀主聰明,耳有輪廓主聰明,眉毛疏秀,齒白而齊,骨格清楚,主聰明。

愚頑庸懶

神昏昧者愚頑,面骨橫粗者愚頑,耳前暗昧者慵懶,眉重濁者性懶,氣濁者愚魯之漢。

剛強狠癖

眼中如火主剛强,面上青容冷面,主狠癖,眼有三角面肉橫,主剛强,唇高嘴趫,主性剛,眼白多,主性癖。

技巧

眉毛纖細,重重技藝。眉中黑子,必有技倆。鼻廣面長,技倆非常。

十二孤神格

骨重者主孤。垂珠大者,眉交眉濃,鬢髮厚者,俱孤。冬天出汗者,主貧孤。耳反者孤。華蓋重者孤。骨體響者孤。聲如雷者主孤。有腋氣者主孤。地角虧者主孤。又曰:顴骨生蜂者孤。口角低者孤。眉如八字者主孤。

夭相口訣

肉重無骨者夭。兩目無神,兩耳低小,筋骨柔弱,無神無氣,身長面短,面皮綳急,背負坑陷,桃花面色,步折腰斜,以上所說當與後夭相歌十知同看也。

貧蹇口訣:

滿而憂容者邊而貧。塵埃滿面者貧。背負薄肉者多迍。井灶露孔者不聚財。氣色困滯者多迍。神氣不定者多迍。

刑剋

結喉露齒,眼下無肉,泪堂深陷,人中紋理,人中黑子,山根斷折,魚尾枯陷,顴骨枯槁,眼帶桃花,口如吹火,嘴如臥蠶穿破,兩耳反掀,眼下泪痣,眼下又如荔枝色者,皆刑剋也。

剋父母

左偏損父,右偏損母。二處有疤痕,露齒結喉,損父。陰氣重者,損母。

刑剋妻妾

兩顴骨凸露,主剋三妻。山根有橫紋,剋三妻。魚尾枯陷剋頭妻。眉重壓眼剋妻。山根陷剋妻。結喉露齒,剋妻害子。眉中有痣妨妻。面如面袋,剋妻妨子。羊紋者刑妻,一紋刑一妻,兩紋下低,刑三妻。左目小損妻。眼尾有紋剋妻,三紋剋三妻。左眼角下神光之位,青色者,主七旬內主難為妻子。黑子者,主生離。華蓋骨重,眼尾紋長,魚尾枯,山根痣斑麻,三次作新郎。

剋子息

眼下淚痕剋兒女,人中斜側剋兒。耳無輪廓主刑剋。山根斷折剋兒女。人中高尖剋兒女。三陰三陽不宜疤痕,及有紋痣,鼻如界方,鼻樑劍脊骨見,地角有虧,陰氣大重,有女無男。有背無脊,頭低步緩,狼虎之聲,主刑剋也。

孤神格例
顴骨生峰 主孤無子,縱有亦是螟伶兒,此乃俱不得力之相。
耳無弦根 主父母妻子生離死別,田園耗散,無祖業之相。
面無和氣 主有妻無子,父母隔各,六親無情。
眉稜骨起 主三妻有破祖無情,主有宿疾,性剛氣暴。
眼下無肉 主兒女有剋,得力者少,與人無情,小人不足之相。

 

寡宿格
面無人色 主與人寡合,爲人心毒,最愛便宜。
處事不和 主人常招是非,主孤有妻而無子。
不愛老幼 主六親不和,救人無功。
眉頭常蹙 主早年剋傷,見孤單,不傷妻女,早見刑傷。
不哭常淚 必主傷妻剋子,晚景孤單。一雙流泪眼,只會送人亡。

亡神格
頭尖項大 主人牢獄之分,性急無定。
面小鼻大 主守空房,爲事顛悔,才祿俱滯。
鬚拳髮捲 主人凶暴性狠毒。
鼻樑橫起 主與朋友難交,性嚴難犯。

 

劫殺格
眉骨枯稜 主妻子難為,六親水炭,主性情不常。
鼻樑尖薄 主殺妻害子,其心最毒,孤單相。
眼深無肉 主人奸詐便宜,早年父母不得力,兄弟分離,財壽不足。
喉下結高 主傷妻子,壽命不長。

六沖格
面多悔氣 主作事犯重,妻子重見,亦主離親相。
眉眼不朝 主為人六親不和。
口角下垂 主為人愛便宜。
齒亂牙疏 主骨肉不和,陰人不和。
星辰不拱 主背祿奔波無成無立。
眉目雜亂 主有人口生離死別,百事無成。

六害格
鼻尖齒亂 主自家不睦不和,陰人不得不力之相。
懸針樑露 主兄弟分離父母隔,各持刀弄。
肉露肉橫,主爲人反面無情,爲事不仁,女人主孤。

華蓋格
橫紋額上 主人幼年辛苦勞碌,妻遲子晚,又主孤單。
眼上露堂 主人有藝壓身,為人堅吝。
鼻準豐大 主為人心善愛道,為事進遲。
額上高骨 主有壽不染瘟病,相刑妻子。

羊刃破家紋
印堂上穿 主持刀把斧,性重,別祖離宗之人。
鼻露尖薄 主田宅破耗,屋宅破財,限行到此必危。
鼻樑劍脊 主六親水炭,三十六九一厄,末年田園耗散。
兩眼昏沉 主一世貧窮,奔波勞碌,妻離子散。
魚尾偏虧 主小人不足,妻子,刑剋財散。
面如洗光 主自破家産一世貧窮。
皮薄繃鼓 主人無壽,一生財祿不聚,奔波勞碌之相。
灰土塵蒙 主爲人死無所歸。

 

面上十大空亡
額尖為天空
額尖繃鼓,官貴無分,祖業難招,主孤,刑父母有傷,五十不齊,五十以前,凡事不吉利也。
頦削為地空
無地角,主晚歲孤寒,妻子難為,無結果之處。夫妻隔各,六親不和,此爲平常之相也。
天倉陷為一空
此空主食祿淺薄,主人齋戒,口腹淺薄,得祖業難招,奔波晚景,辛苦之相也。
面無城廓爲一空
此相大忌,主人無成,虛花無壽而無略,亦無祖業之人,此為平常之相也。
山根陷為一空
此空主人離祖,六親無力,骨肉無情,兄弟隔各,為人少力也。
風門露為一空
此空當主財散,六親隔絕,夫妻不能偕老,莊田祖業,主有破難存也。
鬚不過後為一空
此空主為人費力,朋友無情,財帛破耗,主其子孫不得力之相也。
耳無弦根爲一空
此空之相,主人破祖離宗,身無居住之地,財祿耗散無成,亦無結果之相也。
唇無鬚爲一空
此空主孤刑,晚景貧寒,衣食困乏,决無妻子。若有,定是虛花到頭一場辛苦,此為賤相也。

十殺格
人行如醉為一殺;
鼻曲者爲二殺;
面如散麻者爲三殺;
面如菇萎爲四殺,
眉濃為五殺;
豺聲為六殺;
聲高為七殺,
寅申戌為八殺;
口闊為九殺;
眼大為十殺。

 

奸詐
斜視者多詐。口尖唇薄者多妄。冷笑無情多詐。偷視不正多詐。視上顧下多詐。妄說語言如太急者多詐。牙齒疏者多詐。又曰鼻尖毫出、眼細視低,口角高低,步履縱橫,行步不勻,脚走高低多詐。
寬大
升鬥滿,部位中正,印堂開闊,諸部圓滿,鼻竅微露。
陰德眼上下堂有黃氣,臥蠶出見,印堂黃氣,精舍黃氣。
帶令地角朝天、耳有輪廓朝水,口有稜角。眼帶桃花眉如線。又如新月久視,意氣可人。

貪食格
鼻如鷹嘴者多貪,心狡。
眼紅者多貪,心毒。
眉卓者多貪。
嘴尖者多貪。
鼻勾者多貪。

勞碌格
眼長多勞碌。骨粗多勞碌。面如馬面驢唇勞碌。眉重氣弱者勞碌。魚尾紋多者勞碌。

 

四反格
耳無輪。口無稜。鼻仰孔。目無神。

三尖格
鼻尖。頭尖。額尖。

六削格
眉無尾。額無角。目無神。鼻無樑。口無稜。耳無輪。

惡死卒亡
眼睛黃色主卒死。眉卓如刀主橫亡。面黑常帶怒容,眼中如血者,皆主暴亡。赤脈貫睛鼻露樑,主惡死。眉生逆毛主惡亡。此為惡死之相也。

溺水格
人中交紋,溺水招魂。額上忽如塵污者,五十日內,主墜井亡,名曰橫殃休廢。眉間黑子,初年水厄之憂。痣生魚尾之中,主水厄之憂。口角黑黶,末防水厄。

火災格
山根赤,七日之憂慎火。天羅紋在額上數十條者,有災邅火殃。痣在眉毛,終年必遭火厄。

妻美格
蠶下黃色起紛紛,貴人欲要立爲婚。有妻必是多賢德,才子文章人帝京。
《神機》云:準頭圓,竅不露不昂,蘭台廷尉二部相應,人生主得美貌之妻。山根有奇骨伏起者,為婚得貴妻。眉如畫者,一生得陰人之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