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虛

 

步虛是道士在醮壇上諷誦詞章採用的曲調行腔,傳說其旋律宛如眾仙飄緲步行虛空,故得名"步虛聲"。據南朝宋劉敬叔《異苑》稱:陳思王曹植遊山,忽聞空婸w經聲,清遠遒亮,解音者則而寫之,為神仙聲。道士效之,作步虛聲。但其時之"步虛聲"腔,現已不得而知。現存各地道教儀式中的步虛音樂大多舒緩悠揚,平穩優美,適於道士在繞壇、穿花等行進中的誦唱。

  根據步虛音樂填寫的字詞,稱為"步虛詞"。《樂府詩集》卷七十八引《樂府解題》稱:"步虛詞,道家曲也,備言眾仙縹緲輕舉之美。"後步虛詞成為詩體之一種,或五言,或七言,八句、十句、二十二句不等。其中有帝王之作,也有文人和道士之作。

  中國古代宗教和早期道教並無步虛儀式。陸修靜的《洞玄靈寶說光燭戒罰燈祝願儀》中有"步虛"一詞,指出道士的"步虛"是對天宮中神仙巡行時吟誦之聲的模仿,稱"聖眾及自然妙行真人,皆一日三時,旋繞上宮,稽首行禮,飛虛浮空,散花燒香,手把十絕,嘯詠洞章,贊九天之靈奧,尊玄文之妙重也。今道士齋時,所以巡繞高座,吟誦步虛章,正是上法玄根,眾聖真人朝宴玉京時也。行道禮拜,皆當安徐,雅步審整,庠序俯仰,齊同不得,參差巡行,步虛皆執板當心,冬月不得拱心,夏月不得把扇,唯正身前向,臨目內視,存見太上在高座上,注念玄真,使心形同"。要求道士在步虛時安徐雅步,執板當心。宋代道士呂太古則在《道門通教必用集》中稱:"陸天師曰:誦步虛經詞,先叩齒三通,咽液三過;心存日月,在己面上;從鼻孔中入洞房金華宮,光明出項後,煥然作九色,圓象薄入玉枕,徹照十方,隨我繞經旋回而行,畢叩齒三通,咽液三過。"指出道士在步虛時,要用叩齒法、存念法,似乎神仙隨身旋回而行。

  大約成書於南朝梁陳時的《洞玄靈寶玉京山步虛經》收有《洞玄步虛吟》十首,當是道教儀式中最早使用的步虛詞,詞作五言,句數不一。其中有的是對天上仙境的描繪,如:

  "嵯峨玄都山,十方宗皇一。岧岧天寶台,光明焰流日""騫樹玄景園,煥爛七寶林。天獸三百名,獅子巨萬尋""控轡適十方,旋恚玄景阿。仰觀劫仞台,俯盼紫雲羅""嚴我九龍駕,乘虛以逍遙。八天如指掌,六合何足遼。眾仙誦洞經,太上唱清謠。香花隨風散,玉音成紫霄"。有的又是對壇場上道士舉行步虛儀式的描繪,如"稽首禮太上,燒香歸虛無。流明隨我回,法輪亦三周""俯仰存太上,華景秀丹田。左顧提爵儀,右盼攜結璘""故能朝諸天。皆從齋戒起,累功結宿緣。飛行淩太虛,提攜高上人""積學為真人,恬然榮衛和。永享無期壽,萬椿奚足多"。此經十首《洞玄步虛吟》,後人亦稱之為"靈寶步虛"。後世道教編撰的多種科儀經籍多有將其編收在內的。

  隋唐以後,"步虛詞"成為一種獨立的詩體,隋煬帝作過《步虛詞二首》,有曰"俯臨滄海島,回出大羅天""總轡行無極,相推淩太虛"等。唐代詩人劉禹錫也有《步虛詞二首》,有"阿母種桃雲海際,花落子成二千歲""華表千年鶴一歸,凝丹為頂雪為衣"之句。金代詩人元好問也有《步虛詞》稱"閬苑仙人白錦袍,海山宮闕醉蟠桃。三更月底鸞聲急,萬里風頭鶴背高"。這些步虛詞大都寄託了作者對神仙世界的嚮往或者對修道生活的追求,曲折地反映了作者對現實世界的不滿。但是,大多並未進入後世的道教儀式,為道士在步虛中所吟唱。宋代張商英編有《金籙齋三洞贊詠儀》三卷,內錄有宋太宗禦制《步虛詞》十首,宋真宗禦制《步虛詞》十首和宋徽宗禦制《步虛詞》十首,都是道士舉行金籙齋儀時誦唱的步虛詞。其中徽宗的十首步虛詞都為宋代道教音樂譜集《玉音法事》下卷所採集,可知該十首詞已被道士誦唱,並且編入了後來的道教儀式中,有的至今仍在使用。例如:"昔在延恩殿,中霄降九皇。六真分左右,黃霧繞軒廊。

  廣內尊神禦,仙兵護道場,孝孫今繼志,咫尺對靈光。"另外多首步虛詞都是描寫神仙境界,詞語典雅,亦屬上品,但是在後代道教的儀式中使用不多。

  根據法國漢學研究所所長施舟人教授的研究,道教的步虛形式同印度教輪回儀式有關,步虛曲腔同傳入中國的"梵唄"有關。這一說法雖然至今仍未被大多數中國學者接受,但它對深入研究"步虛"的形成仍有重要參考價值,值得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