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

散花是齋醮儀式組成中常用的儀式元。陸修靜《洞玄靈寶齋說光燭戒罰燈祝願儀》稱,天上神仙臨降醮壇時,"皆駕飛雲綠軿,八景玉輿。從真人玉女手把花旛,前導鳳歌,後從天鈞,白鶴獅子,嘯歌邕邕,燒香散花,浮空而來"。因此,散花原是想像中神仙鑾駕行儀的一部分。道教儀式常把醮壇幻化為神仙居處的瑤壇,存想自身為神仙臨壇弘道,因此,遂以散花作為頌贊神仙和幻化醮壇的儀式內容之一。

  中國古代祭儀中並無"散花"的形式。道教的"散花"源於佛教,但又有自身的特點。佛教的《大般若波羅密多經》和《華嚴經》中,都有"散花"一品,稱"散花於佛上,是為供養佛寶"。,認為在佛前散花為對佛的供養,據傳,魏世祖曾在四月初八浴佛節時親臨門樓觀看行佛,散花敬禮。現在南亞地區仍有撒花瓣以迎尊貴的民俗,當是古時散花禮俗的遺風。佛教的散花,多用鮮花,後也有改用紙花的。

  道教的"散花",並不實地拋撒鮮花,只是誦唱。陸修靜的《太上洞玄靈寶授度儀》有在巡行中詠唱的步虛詞多首,如"諸天散香華,倏然靈風起""靈風扇奇奇,清香散人衿""香花隨風散,玉音成紫霄""真人把芙蓉,散花陳我願"等。

  "每誦步虛一首訖,弟子唱'善散花',禮一拜"。在道教科儀中,散花多與瑤壇、雲輿、五獻等內容相聯繫,多為行進中的誦唱,間亦有立定念誦的。其詞有五言、七言與詞曲類三種,和步虛詞相似。現存較著的散花詞有宋真宗作五言散花詞十首、七言散花詞十首和宋徽宗作五言散花詞十首等,均收於明《道藏》的《金籙齋三洞贊詠儀》中,其詞多為贊詠仙都美景和瑤台奇葩。例如:宋真宗的"天上春常在,花開不計時。瑤壇沾瑞露,芳氣更蕃滋""昆丘絕頂有龜台,臺上奇花四序開。不是群仙朝玉帝,何由散到世間來";宋徽宗的"絳節徘徊引,天花散漫飛。高真無染著,片片不沾衣"等等。也有祈願天神賜福、降臨醮壇的,例如:宋真宗的"玉宇千門啟,金爐百和然。芬芳盈法座,祗慄待群仙""洞中三十六天春,仙境由來異世人。采得名花何處去,將來宮館奉高真",宋徽宗的"聖境三千歲,仙花始一開。如何金籙會,並奉列真來。幾席延飆馭,香燈建寶壇。丹心無何獻,碎錦灑雲端"等等。宋代道士呂太古的《道門通教必用集》收集了多種散花詞,其中有較古的散花樂詞:"散花林,散香林。散香花,滿道場。上真前供應,玉京山上朝真會(散花林),十仙齊奏步虛音,滿道場,至真前供養。空同一聲來月下,步虛三唱入雲間。"明確將散花與步虛聯繫在一起,散花詞只是以散花為特殊內容的步虛詞。《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則稱"凡散花每兩句為一首,上一句吟畢,繼吟'散花禮'三字,方吟下一句,吟畢,繼吟'滿道場,聖真前供養'八字",指出散花樂有領唱和伴唱的形式。另一題為《古散花樂》的都是七言詩句:"元始傳言齊受籙,道君開教盡皈依。小有洞中三秀草,玉京山上萬年桃。五色雲中呈綵鳳,一爐香堥ㄕ亂O。三真玉女持花節,一雙童子棒金爐。五色彩雲來覆地,九天真氣繞香壇。九龍闕上集真聖,八仙台畔聽清謠。三島羽人朝象闕,九天仙子下瑤台。五色彩雲隨步起,六銖仙服著身來。三島羽人來入座,十洲鸞鶴引沖天。太上散花陳我願,扣鍾鳴鼓會群仙。萬朵蓮燈開夜月,滿壇香霧雜天花。"其詞的內容猶似一首神話故事詩,一幅神仙行空彩畫。

  香港道教全真派科儀中有《散花科》,使散花這一儀式元獨立為儀式體,但在演習中又常和《五方關燈科》相連。《散花科》是一種以讚頌香花,解除冤結、拔度亡靈的黃籙類科儀。舉行儀式時,在一長桌上陳列香花燈水果等五供以及花盤、米盤和古錢九枚供高功法師行儀使用。法師和眾職事自始至終坐于桌邊誦唱經文。經文包含由《返魂香贊》《太乙贊》《四頌花》《萬事休》《歎人生》《歎四季》《散奇花》《解冤結》等大段唱詞組成,文詞優美。例如:《四頌花》中有"君不見,好年華,時來枝上好開花。可憐風雨經過後,處處遊人歎落花"之句;《萬事休》中有"勞心勞力為誰謀,父母妻兒轉眼休。縱得脫青更換紫,也須白了少年頭。一旦無常萬事休";《歎人生》中有"色相果然空,花殘今又紅。笑語夢魂中,歎人生不再逢";《歎四季》中有"秋來籬菊綻金黃,風送花香月滿廊。三徑蕭條誰送酒,教人寧不倍淒涼";《散奇花》中有"散一朵,菊花新,愁眉不展對芳辰。扶蝶紛紛花下過,不見花前月下人",等等。《解冤結》是全儀的核心,稱"解結解結解冤結,惟願亡靈罪消滅。今生前世有冤仇,隨此經功盡斷絕"。由於歌唱文字佔據《散花科》的絕大部分,因此,全儀音樂性極強。香港道教演習該儀時,多採用廣東地區民樂的古典名曲和民間小調,適合民眾的欣賞情趣,因此,使散花科的思想內容更富有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