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儀

燈儀是道教齋醮中一種常見儀式,它以行儀的道士手持光輝朗明的""為特徵,以象徵上照諸天,下照地獄。燈儀一般都在日落以後舉行。現存《道藏》中的燈儀約有二十種,分屬金籙和黃籙兩類。例如:金籙類的《玉皇十七慈光燈儀》《上清十一曜燈儀》《三官燈儀》《南斗延壽燈儀》《北斗七元星燈儀》《北斗本命延壽燈儀》等,黃籙類的《黃籙九陽梵氣燈儀》《黃籙九巵燈儀》《黃籙破獄燈儀》《黃籙五苦輪燈儀》等。宋代道士朱法滿的《要修科儀戒律鈔》引《金籙簡文》稱:"燃燈威儀,功德至重,上照諸天,下明諸地,八方九夜,並見光明。侍燈之官,勤為用意,每令燈光,竟夕明真。"中國古代祭儀中有火祭的記載,《周禮》稱"凡祭祀,則祭祀",爟即火。但是並無燈儀。據文獻記載,大約秦漢時的帝王宮室中就已有"青玉五枝燈""百華燈樹""芳苡燈"等。兩晉南北朝時,燈開始進入士大夫階層的生活。西晉傅玄有《燈銘》,北周庾信有《燈賦》,梁江淹也有《燈賦》,還分述大王之燈的華豔,庶人之燈的窮樸。東漢早期道教並無有關燈儀的記載,將燈引進齋醮壇場約在南北朝時期。

  南朝宋道士陸修靜在《洞玄靈寶齋說光燭戒罰燈祝願儀》述及醮壇執事就有"侍燈"之職,稱其職能為"景臨西方,備辦燈具,依法安置,光滔火燃,琩洬朗",並稱如使"燈火中滅,罰香一斤"。北周武帝宇文邕編集的《無上秘要》述及三皇齋等各種齋法時,各有醮壇設燈的記載,例如,三皇齋設壇方二丈四尺,四方各列九燈,共三十六枚;金籙齋法在四季燃燈時數量各有不同,少則三燈,多則一千二百燈;太真上、中、下元品燃燈也有不同,其中,上元齋法燃燈上極九十燈,中可六十燈,下可三十燈,中下元齋法燃燈數略少,另外還須在太歲、年命上二處燃燈,令晝夜琚A余燈則白日不須明,如逢天雨僅於齋堂燃太歲、本命二燈便足,餘者可缺。盟真齋"於家中庭,安一長燈,令高九尺,於一燈上燃九燈火,每令光明,上照九玄諸天福堂,下照九地無極世界",以使"九幽之中,長徒餓鬼,責役死魂,身受光明,普見命根"。因此,燈在醮壇上的作用僅僅是照徹幽暗的作用。

  同時,道士在齋儀中,除了燃燈、禮燈以外,也將燃燈同內修結合起來,認為燃燈能使神歸於形,《無上秘要》引《洞真天關三圖七星移度經》稱:"子學神真之道,處虛宮之上、瓊宮之內,不知明燈以自映通玄光於五臟之內,因得明矣,形體之神因得歸也。子若能暮明燈於本命,朝明燈於行年,琠燈於太歲上,三處願念,即體澄氣正,真光內照,萬神朗清,元君奉法,施行三年,即致夜光,……行之九年,身體光明,徹視萬里。"另外,也將燃燈同念誦和叩齒等儀式或方術結合起來,《無上秘要》引《洞真智慧大戒經》,有"明燈頌"五言、二十六句以及叩齒三通的提示,稱"徒燃燈而不知此誦,六天魔府不過人死命,八方諸天不遣玉童玉女,飛天神人不降於子矣。十方三界,不度兆仙名於東華南宮,不受子七祖父母化生之道"。約於唐末杜光庭時代,禮燈之法已經形成,杜光庭在《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卷十九"禮燈儀"一節中,有注稱,"燃燈威儀",法師率眾每夜旋繞燈下,依位咒祝。在南宋時期,靈寶齋法中首先出現了九幽燈儀、血湖燈儀等與"破獄"有關的黃籙類燈儀,然後在元明時期敷衍出了大量燈儀。

  明朱權的《天皇至道太清玉冊》卷五稱"醮壇所用燈圖,古有一百餘樣,其式繁多",該書所列燈圖,計有十一種,諸如:

  玉皇燈圖、周天燈圖、本命燈圖、北斗燈圖、南斗燈圖、十二曜燈圖、九天玉樞燈圖、火德燈圖、九宮八卦土燈圖、血湖地獄燈圖、煉度燈圖等。現存的金籙類燈儀的程式,大致是:入壇、啟白(通意),歸命和讚頌,諷經,宣疏,回向。各燈儀的主要內容和區別,在歸命和讚頌部分。例如在《九天三茅司命仙燈儀》中,有歸命太玄妙道沖虛聖佑真應真君,贊詠沖虛聖佑真君歸命定錄右禁至道沖靜德佑妙應真君,贊詠沖靖德佑真君;歸命三宮保命微妙沖惠仁佑神應真君,贊詠沖惠仁佑真君。歸命文辭是散文體,贊詠文辭是詩體。《玄帝燈儀》則重複三次歸命北極鎮天真武玄天上帝,三次贊詠。三次文辭略異。散文體是念誦,詩體當是唱贊。唱念錯落有致,加上壇場燈燭輝煌,表現燈儀"上照諸天"的景象。

  現存的黃籙類燈儀的程式,也是入壇,啟白(通意),舉天尊之號和讚頌,諷經,宣疏,回向。在舉天尊之號和讚頌部分,都同破獄拔亡有關。例如在《黃籙破獄燈儀》中,高功舉玉寶皇上尊,破東方風雷地獄;舉好生度命尊,破東南方銅柱地獄舉玄真萬福尊,破南方火翳地獄;舉太靈虛皇尊,破西南屠割地獄;舉太妙至極尊,破西方金剛地獄;舉無量太華尊,破西北方火車地獄舉玄上玉晨尊,破北方溟冷地獄;舉度仙上聖尊,破東北方鑊湯地獄舉上下方救苦尊,破中央普掠地獄。《黃籙五苦輪燈儀》以舉尋聲救苦天尊開始,舉轉輪聖王天尊結束,中破五輪回之苦,即五輪回之道:色累苦心門,受累苦神門,貪累苦形門,華競苦精門,身累苦魂門等。在散文式的文辭中,每個內容均間有詩體文辭,其念唱結合的方式與金籙類燈儀相同。

  宋元以後黃籙九幽燈儀演習十分普遍。據《靈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稱:"昔祖師所說三元簡文,燃燈科式最為禁重,而重陰一照,萬苦停辛,鐵獄無窮,蒙光開爽。黃籙科九幽齋儀,有回耀輪燈、九巵神燈、九獄神燈,破昏暗於長夜,照苦爽於三途,假天象之慧力,分上聖之威光,照徹寒扃,普開冥壤。"法師於日中時分,以符咒從陽燧取火,點天尊前明燭一炬。入夜,法師與侍燈在天尊前分請燈光於壇,"燃燈光,照徹於冥陰,使幽爽立度於開泰"。然後,行攝召之法,明九幽之獄而能破其幽暗,可度亡魂。九幽者指"北斗九元之所化幽獄也,分佈九維,東曰幽冥,南曰幽陰,西曰幽夜,北曰幽酆,東北曰幽都,東南曰幽治,西南曰幽關,西北曰幽府,中央曰幽獄"。法師破幽之法,就是"左手掐中指中,隨方化身,取本方氣而吹彈",心中存自身為破獄各方之高真,同時東方步丁罡九步,南方三步,西方七步,北方五步,四維並五步,中央則丁罡一十二步。據現存九幽燈儀破獄時,法師由南順時鐘繞壇一周,執靈寶策杖,在各方以策杖擊地,象徵擊破地獄,"八方都畢,至中央,並燒二符二幡""掐玉清訣,存黃色之雲覆於一方,存自己作天尊之形儀。每獄皆叩齒九通於咒前後,如此,則地獄開,亡爽登真也"。最後禱以收燈祝文,稱:"請覆金蓮之焰,恭願亡過某千生罪垢,隨落燼以俱消萬劫殃纏,逐傾光而盡滅。身度光明之界,永離黑暗之鄉。"

  由於在夜間舉行,壇場燈燭輝煌。元代馬祖常有詩云:

  "炬焰天無夜,熏焚樹有煙。"但壇場設置歷代並不一致。《要修科儀戒律鈔》卷八稱:"於中庭燃九燈於竿上,以照九幽,壇四面各燃九燈,合三十六燈。露經中庭,巡繞九幽燈,燒香行道禮懺也。"也有壇中立一梓輪,上中下三層,上層燈十二,中層燈十六,下層燈二十一,共四十九盞。也有壇中築一沙壇,外方內圓如車輪共三圍,週邊燈二十四,中圍燈十五,內圍燈九,中央又燃燈一盞,共四十九。另有以土九石作壇九所,每壇二尺見方,合之壇共六尺見方。每壇燈三炬,九壇共燈二十七炬。由於壇場狹小,火燭不便,也有不安燈壇而改用白米鋪燈的。據《道書援神契》稱:"古者倉頡制字而天雨粟,鬼夜哭。故道法劃地為獄,以米為界,後世凡鋪燈,皆用米,本諸此也。"可知鋪燈用米也系古法,至少有七百年的歷史。

  地獄之說,是佛教輪回教義的組成部分。在南北朝時期,道教就已吸收作為自己教義的一部分。但是將它同道教固有的"我命在我不在天"的教義結合以後,對於地獄和輪回的態度又不是消極的。黃籙類燈儀,就是為了體現光照地獄、拔度亡魂,解脫輪回的願望。《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卷十九稱:

  "幽冥之界,無複光明,當晝景之時,猶如重霧,及昏瞑之後,更甚陰霾,長夜罪魂,無由開朗。眾生或無善業夙有罪根,歿世以來,沉淪地獄,受諸惡報,幽閉酆都,不睹三光,動經億劫,我天尊大慈悲湣,弘濟多門。垂燃燈之文,以續明照夜,靈光所及,罪惱皆除,更乘懺拔之緣,便遂往生之願。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無上道心,依按科格,來詣齋所,齋備香油,為國主、帝王、君臣、父子,三途九夜,若幽若明,依法然燈,照燭內外,上映諸天之上、福堂之中,下照九地之下、地獄之內,使苦魂超度幽爽開光,九祖升天,三途黑暗,福霑一切,功德無窮,當知此人積劫善緣,必得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