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度

煉度是超度亡靈的黃籙類科儀的一種。煉,指以真水和真火交煉亡者靈魂;度,就是修齋行道,拔度幽魂。

  煉度要旨《靈寶玉鑒》卷三十八《煉度更生門》對煉度的要旨有一個完整的說明:"靈寶大法,有受煉更生之道,外則置設水火,內則交媾坎離,九氣以生其神,五芽以寓其氣,合三光而明景,周十轉以回靈,亦各依其本法而然耳。然必以妙無真陽之氣,以具無質之質,以全真中之真,成此聖胎法身,蛻然神化,超出於二氣五行之外,不生不滅之表者,實由夫即身之妙也。苟達即身之妙,則自然成真矣,在得魚而後忘筌可也。況道者神之主,神者氣之主,氣者形之主。故煉形合氣,煉氣合神,煉神合虛,則唯道為神,形同太虛矣。

  所謂金液煉形,玉符保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是也。其煉度更生之道,確乎無以議焉。"意思是,煉度科儀是靈寶齋法的一種,煉度醮壇上要設置水池和火沼,亡魂被召來後通過水池和火沼中的交煉,以滌除穢垢,內外瑩徹,百骸流光,嬰成升仙。所謂"內則交媾坎離",指的是行儀法師的內煉,《太極祭煉內法》指出:"煉度是煉自己造化,以度幽魂。未能煉神,安能度鬼。全仗真心內事,其符其咒乃寓我之造化耳。"所謂"即身之妙",指的是生者行持之士,內煉交媾坎離,通過煉形合氣,煉氣合神,煉神合虛,與道合真,以生者之妙無真陽之氣,度化亡魂,使亡魂具無質之質,全真中之真,煉成聖胎法身,度化自然成真,達到以生度死,以己度人的目的。

  煉度源流明永樂四年(1406),四十三代天師張宇初在《太極祭煉內法序》中稱:"煉度魂爽,猶為靈寶之要,而煉度之簡捷,猶以祭煉事略而功博,自仙公葛真君藏其教,位證仙品。"意即煉度是重要的靈寶齋法,祭煉是煉度的一種,簡便可行,它是由葛仙公(葛玄)創立,他也因此而得道升仙。宋明之間道教文獻大多認定煉度儀是由葛玄傳法於後的。

  北宋鄭所南(12411318)在《太極祭煉內法》卷下說到葛仙公在若耶山"精思精處",使天上三真人感應而降,授以《法輪經》,"開闡仙公濟度幽真之心",稱"今天臺山桐柏觀側有法輪觀,正仙公祭煉古跡",並且說到,當時"或雲有大威鬼王稽首長跪,謂仙公度鬼八十萬數,皆得受生,三年之後,位證大仙,後仙公上升,留祭鬼徑於沖虛靖壇,今竟莫考"。鄭所南曾經查考了葛玄的傳記,無可奈地稱"葛玄傳所紀甚多,卻不載祭煉感應事"。因此,可以推測煉度儀是靈寶派道士編成的科儀,只是托古稱由葛玄所創。靈寶派早期經典《度人經》有雲:"死魂受煉,仙化成人。"但是,唐代以前,死魂之受煉,只是指死魂受到神靈的煉化。北齊嚴東注稱:"南宮者,長生之宮也,度命君治在其中,諱籲員。得入南宮之中,籲員即煉度朽骸,生童即灌其生津,著生契於四極,給自然之羽童。生童者,日中靈童也。"唐薛幽棲注則稱:

  "死魂舉度於南宮,則以流火之膏,煉其鬼質,從茲改化,便得仙也。"因此,古靈寶法中並無以生度死之意。

  一般認為,唐五代道士杜光庭是道教科儀的集大成者,明《道藏》收有杜光庭編定的《道門科範大全集》(八十七卷)、《太上黃籙齋儀》(五十八卷)等齋儀著作約十九種,經查考,在這些著作中,卻並無煉度儀的記載。但是,在北宋末年出現了鄭所南關於煉度的專著《太極祭煉內法》。同時,南宋時期編纂的幾部齋醮儀範總集,都有關於煉度儀的專篇,例如由甯全真授、林靈真編的《靈寶領教濟度金書》三百二十卷,關於煉度儀軌的記載就有二十多處。其中,卷二十五至二十六有"開度通用"的煉度醮儀,卷八十有"生神開度齋用"的煉度醮儀,卷八十一有"生神開度齋用"的煉度儀,卷九十五有"青玄黃籙齋用"的煉度醮儀,卷一百六有"明真齋用"的煉度儀,卷一百十四有"遷拔道場用"的太極心法祭煉儀,卷一百三十有"度星齋用"的經法煉度儀,卷二百六十三至二百六十五有煉度品,等等。另外,甯全真授、王契真纂的《上清靈寶大法》六十六卷和金允中編的《上清靈寶大法》四十五卷,也有大量關於煉度儀軌的記載。因此,可以肯定,在北宋末年和南宋時期,煉度儀已廣泛流傳於南宋政權控制的地區內。從這些記載來看,煉度儀似乎並非一時一地一人所創,各種煉度儀式程式和召請神將也或有異同。值得注意的是,金允中在《上清靈寶大法》卷三十七稱:"煉度之儀,古法來(應作未--引者注)立,雖盛于近世,然自古經誥之中,修真之士莫不服符請氣,內煉身神,故劉混康先生謂生人服之可以煉神,而鬼魂得之亦可度化,是煉度之本意也。混康,即宋朝三茅山宗師觀妙沖和先生,乃華陽道士。大觀二年(1108)再赴,解化于闕下,是以煉度之符莫非法師自煉度之法。"金允中以推側的語氣提出煉度之符出自劉混康之手,但現存有關劉混康的史料,並無劉混康參與煉度儀編撰演習的細節。不過,金允中相距劉混康為時不遠,因此,劉混康可能對於煉度儀的發展有過重要影響。

  煉度程式金允中的《上清靈寶大法》卷四十四列有南宋末年經過他校訂的"煉度"科儀文本,煉度的程式包括:祝香,啟聞上帝;焚降真召靈符,高功就座召將吏,存將吏降臨,次念五帝真諱收召亡魂,水火交煉,焚符九章,使亡魂之臟腑生神說戒贊道經師三寶鬼神十戒,九真妙戒,舉奉戒頌讀符告簡牒高功下座,送魂度橋焚燎,舉三清樂,等等。其核心部分是"收召亡魂,水火交煉"。據《杭俗遺風》載:"道士超度道場,法師于寒林台前,畫符掐訣。

  由一道士以竹梢掛紙旛一首,持向法師。法師于寒林台前,列水火盆各一,以竹梢紙旛燒去,然後一抖,則更出一首,再燒再抖,左右向水火盆作四五度後,隨後抖出數十丈長白紙一條,供於正薦桌上,名曰水火煉度。"這一記載顯示該儀的特色是設有"水火盆各一"

  水盆,即水池。火盆,即火沼。據王契真《上清靈寶大法》卷五十九稱:"火池用圓爐盛真火,水池用方器盛真水。

  立水池、火沼二牌。火池用緋旛,水池用黃旛,五方用五色旛,書五帝符於上。"其中的真水,取自拂曉時"東井中,人未汲者",經焚請水符後,在燭光下,汲水入淨器內,即是真水。真火是在正午時,"面日,截竹取火,下用印香引之",火著後,焚請火符,引火燒炭,即是真火。各種煉度儀的異同從南宋末年到明代,煉度儀式種類明顯增多。明代編成的《靈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彙集了多種煉度儀式,諸如:三光煉度、南昌煉度、靈寶煉度、混元陰煉和九煉生屍,等等。現存的全真道派儀範總集《廣成儀制》中還有"九天煉度""九天生神""玉清煉度返生玉符""鐵罐斛食"等。但這些儀式的程式,主幹部分大致相同。

  各種煉度儀不同的地方,主要是儀式召請的神將有所不同,對於亡魂再生形質的構想有所不同,並因此使之具有不同特點。三光煉度的三光指日月星。請召的神靈有太陽日君、太陰月君和南昌朱宮的煉度官將等。認為"元始開圖,本自然之一氣;朱陵度命,法總出於三天",亡魂經過水火交煉,就可以"煉三氣於三光,視九陽於九道,魂魄宮闕,耳目精神,當從此更生,使神遷而受化"。南昌煉度的南昌即南昌受煉司,神仙世界中主管煉度亡魂的機構。白玉蟾稱:"南昌宮所攝二宮,一曰上宮,一曰下宮。上宮主受煉司事,下宮主受度司也。"召請神靈除三清等外,主要是南宮煉度真人、南宮朱陵上帝、開光尊神、火府高尊、水宮仙聖、煉度司主宰等。認為亡魂經過水火交煉後,攝召五方五帝之氣,即:東方青帝(青氣)護魂,南方赤帝(赤氣)養氣,西方白帝(白氣)侍魄,北方黑帝(黑氣)通血,中央黃帝(黃氣)中主,就可以"五回三轉,氣通太靈""九孔納冥,解脫本形"。靈寶煉度召請的同於南昌煉度,但乙太乙救苦天尊為主神。在亡魂經水火交煉後,焚化十二經絡符,攝召十二氣,即一氣生腎,二氣生心,三氣生肝,四氣生肺,五氣生脾,六氣生膀胱,七氣生小腸,八氣生膽,九氣生大腸,十氣生胃,十一氣生三焦,十二氣生心胞胳,經十二氣煉化,亡魂"五臟六腑,胞胳根元"。另又據人生稟受九天之氣的理論,奏請郁單天氣降為胞、禪善天氣降為胎、梵監天氣降具真魂,寂然天氣降具魄,波羅尼密不驕樂天氣降化膽,洞玄天氣降化腑,靈化天氣降明竅,高虛天氣降具三部八景之形,無想無結無愛天氣降具神,"以陽氣為魂,陰氣為魄,陰陽既濟,形神化生""三關五臟,六腑九宮,金樓玉室,十二重門,紫戶玉閣,三萬六千關節,根源本始,一時生神。令神布氣滿,聲尚神具,毛髮生神"。混元陰煉的混元是元氣之始的意思,指"混元合氣,聚而合靈。三元九數,周分十二。在天,則十二宮;分野在人,則十二經絡臟腑,以應六陰六陽,表堣ぁ穻豆峇]"。以茭草作人形,穿上亡者死時衣樣,引於煉度壇下。經水火交煉後,焚十二經絡符和十二大將軍真形符,稱"一氣生腎,六元運陽化陰大將軍楊文光;二氣生心,七變混景大將軍丁忠",等等,並給付焚化"保舉升天合同大券",以"使骨肉同飛,過度天門"。紫皇煉度的紫皇當是紫微之尊稱,即玄天上帝。召請的神靈,除主神玄天紫皇上帝外,同於靈寶煉度。根據十二氣混元能生十二經絡的理論,亡魂經水火交煉後,焚化十二經絡符,召請十二氣化生大將軍,更生亡魂之腎、膀胱、心、小腸、肝、膽、肺、大腸、脾、胃、三焦和心胞絡等,"九天之氣生其神,三元之真保其命""千和萬合,自然成真"。九煉生屍的九指九天,即郁單天、兜率天、不驕天、禪善天、梵輔天、應聲天、須延天、高虛天和無想天。"氣清高澄,上積陽而成天界。氣濁凝宰,下積陰而成地位。二氣交降,陰陽相索,沖氣凝和,以生人道"。在水火交煉亡魂以後,焚化九天九氣自然符,更生亡魂之胎、魂、魄、臟腑等。另有在壇場建立九壇,每壇布九燈,共燈八十一盞,稱九天生神燈。每壇各安神水一瓶和九煉符一道,隨著科儀進行,按次焚符,"先告九天陽符,生魂生神次告九陰符,以全魄全性,次告靈寶五符,以生萬神"等。兩種"生煉九屍"儀,均以"九章誦徹,五體生成"為結束。九宮八卦煉度的八卦是《易經》中以陰陽二爻組成的八種基本圖形。前人以八卦配八個方位,加上中央,稱為九宮。

  九宮八卦是術數家在命相、堪輿等廣泛使用的概念。臺灣地區道教《靈寶煉度宗旨全集》的經文中有"布列朱陵九宮八卦煉度以周受齋主"之語。九宮八卦煉度儀中已無水池、火沼之設,而以《易》學義理派理論為依據,以""為水,以""為火,稱"濯煉以坎水離火,灌溉以烏精兔華,必使三景八部整具形神,六府九宮了無塞礙"。九宮八卦煉度也無攝召真氣和神靈煉化之程式,稱"按卦氣而分佈,煉魂魄以成形,集三元而道化,使九氣以會神"。全儀以誦念和唱贊為主,大為簡化。《莊林續道藏》中另有《靈寶煉度宗旨》和日本大淵忍爾編《中國人的宗教儀禮》一書亦收有《無上煉度宗旨科》,它們與元明時期的煉度科儀比較,亦已簡化。據載,儀式上設有度橋,孝男要手持"靈爐""魂身",在度橋上反復通過七次以至九次,口中還要說"死魂受煉,煉化成人"等語。因此可以認為,這些煉度已經失去"水火煉度"的原義,而與度橋儀相融合。

  各種煉度儀的不同,多與師承系統和流傳地區的不同有關。但是大多數儀式的核心部分卻是相同的,顯示了道教教義思想和道教儀式的穩定性。

  南宋以來,煉度一直是黃籙齋醮的主要儀式。明代《金瓶梅詞話》第六十六回,為李瓶兒設的五七度亡道場,醮壇名稱就是"青玄救苦、頒符告簡、五七轉經、水火煉度薦揚齋壇"。醮壇門對聯的下聯"南丹赦罪,淨魄受煉而徑上朱陵",都點明五七道場與煉度相關。道場直到晚夕,才行煉度大儀,"大廳棚內搭高座,紮彩橋,安設水池火沼,放擺斛食。

  李瓶兒靈位另有幾筵幃幕,供獻齊整,旁邊一首魂幡:一首紅幡,一首黃幡,上書:'制魔保舉''受煉南宮'"。《金瓶梅詞話》用了近一千四百字篇幅詳細描寫煉度儀式的過程,細節周詳、毫無缺漏。煉度已畢,則"門外化財,焚燒箱庫。回來齋功圓滿,道眾都換了冠服,鋪排收卷道像"。煉度儀式是明代道教齋儀的壓軸戲。煉度儀式結束,一場齋醮儀式也就宣告結束。直到當今,無論是大陸本土或港臺,在黃籙類道場中煉度儀式皆一仍其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