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文檢

經典文檢指道教齋醮儀式使用的書文,包括科儀經典和文檢兩部分。

  科儀經典是道士演習儀式的文字腳本,文字固定,世代傳承,大致由三個部分組成,即:散文體和駢文體的經文,韻文體的讚頌或吟偈以及提示道士禮拜儀節的規定。散文或駢文體的經文,大多用於啟請、召請天神、申奏舉齋目的,或者代神宣教民眾。韻文體的讚頌或吟偈,大多是五言或七言詩體,多用於步虛、繞壇或法師行術時的誦唱或伴唱,它們多作為大段經文念白之間的過渡。至於一些禮拜儀節的規定大多是簡單的散文,類似於劇本中的表演提示。現存的科儀經典都經過歷代儀式實踐的反復磨練,因而在表達教義思想和儀式組織安排等方面都比較完整並且錯落有致。儀式要素的組織安排也富於變化,使欣賞儀式的信徒不感到單調乏味。

  道士學習科儀經典,代代都以抄寫經文作為入門的第一步。

  《要修科儀戒律鈔》稱:"抄寫經文,令人代代聰明,博聞妙賾,畯聖代,當知今日,明賢博達皆由書寫三洞尊經,非唯來生得益,及至現在獲福。"其中所稱"三洞尊經",包括科儀經典在內,抄寫經典不僅促使道士熟悉經典和研習經典,也促使道士代代相承,不斷努力使齋醮儀式能夠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生活和信徒要求。

  文檢是道士演習儀式時根據當時當地信徒的要求而書寫的儀式文書的總稱,其格式大致固定而部分文字卻因時因地有所變化。根據日本大淵忍爾的研究,文檢一詞首見於唐代敦煌文書巴黎第2795號《本際經》卷三,在南宋以後的科儀典籍中已經普遍使用。文檢在齋醮儀式中有重要作用。《道門定制》稱:"醮無大小,所重奏章,幽明倚為莫大之利益。"認為文檢在齋醮儀式中是祈福度亡的最大利益所在。《靈寶玉鑒·奏申關牒文字論》則稱:"齋法之設,必有奏申關牒,悉如陽世之官府者,以事人之道,事天地神祇也,所以寓誠也。

  是假我之有,以感通寂然不動之無也。然後見其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以明其不敢以上下神祇為無也。所以盡事人之道,以事天地神祇也。故闡事之先,必請命於上天之主宰與夫三界分治之真靈,曰府,曰司,曰宮,曰院。凡有關世人死生罪福之所,必一一謄誠以聞,或奏,或申,或關,或牒,又當隨其尊卑等第為之。"中國古代宗教祭祀之儀中就已有祝禱之詞。早期道教也有"三官手書"用於請禱,內"書病人姓名,說服罪之意。作三通,其一上之天,著山上,其一埋之地,其一沉之水"。《太平經》中也說到天上有"神祝",地上有"書文""天上有常神聖要語,時下授人以言,用使神吏應氣而往來也",而"書文凡事,各自有本,按本共以眾文人辭葉共因而說之如此矣。俱合人心意者,即合神祇;不合人心意者,不合神祇"。但是,它們同世俗文書不同。魏晉南北朝以後,道教齋醮儀式敷衍滋生,文書形式也漸趨增多。南宋道士金允中《上清靈寶大法》認為:"大塊未判,至道混融。簡策不形,無名可別。中古以降,科教宏敷,因世定儀,遂有關奏。"呂元素《道門定制·序》稱:"道門齋醮簡牘之設,古者止符篆朱章而已,其他表狀文移之屬,皆後世以人間禮,兼考合經教而增益者。"所謂"因世定儀""以人間禮",就是指道教文書的產生和形式,都是按照人間的禮儀文書而仿製增益的。金允中認為"天人一理,幽明一致",因此,人間的尊卑左右的禮儀同樣適用於祭祀神祇,人間的文書形式也適用於溝通人神,但是要貫串天人,通達幽明,還必須仰賴道士的德行,認為"建壇之式,具存古典,而行移關申,所以寓形其詞而達其事。然行之有經用之合宜則不在乎過繁,倘德不足以動幽冥,學未至於通教冥,縱使千辭萬幅亦為徒然"。道教文檢的主要形式包括:章奏、表申、牒劄和關牒等。

  這類文書形式原來均系世俗文獻。《後漢書·胡廣傳》注引《漢雜事》:"凡群臣之書,通於天子者四品:一曰章,二曰奏,三曰表,四曰駮議。"漢蔡邕《獨斷》中也有類似的記載。魏晉南北朝時期,道教在趨奉統治階級的同時,陸續將世俗文書形式引進了道教儀式,在文書中將臣對君的格式應用於對天神地祇,如同其教義思想的變化也從屬於統治階級的需要一樣。《上清靈寶大法》稱:"凡有請祈,須仗文檄,然須言辭有理,亦要典格無虧,有如朝廷疏狀,尚有定格,高天上帝、無極至尊,豈可妄亂褻瀆。主領齋醮,職在關宣,通達悃誠,利濟幽顯,即在練達科教,要在少通文詞。況黃籙大齋,人天所重,全在高功立意,措詞不當,隨順俗情,鹵莽備奏,於理窒礙,決難感通"。道教常用文檢有:

  章奏道教儀式中給帝尊的文書。《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有《啟告玄穹解穢章》《酆都赦罪章》《開通道路章》《煉度沐浴章》《升度亡靈章》等,奏告三清、昊天、天皇、北極、後土、太乙、九幽、南極、十方天尊等等。表申道教儀式中給一般神祇的文書。明刊《事物紀原》稱:"堯咨四嶽,舜命九官,並陳詞不假書翰,則敷奏以言,章表之義也。漢乃有章、表、奏、駮四等,則表,蓋漢制也。《蘇氏演義》曰:'表者,白也,言以情旨表白於外也。

  按衣外為表,論語必表而出之,以披露於意。'《雜事》曰:漢定禮制,則有四品'"據《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申發於靈寶三師、三官、日宮、月宮、五星四曜五斗、南斗、北斗、天曹、三洞經籙符命靈官將吏,等等。關牒道教儀式中給神司的文書。明刊《事物紀原》稱: "《唐會要》曰:'唐制諸司相質問,三曰關,開通其事也。'蓋始於唐,宋朝神宗行官制用唐事。"據《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載,關牒有《將吏關》《司命劄》《發奏狀四直功曹關子》《發申狀功曹符使關子》《普召牒》《追取關》《九真戒牒》《功德壇牒》等,關牒關於都城隍,州城隍、縣城皇、諸獄、十方道、冥關幽路主者、土地堸麈u官、六道都案,等等。榜文在齋醮壇場前告貼的文書。據《無上黃籙大齋立成儀》載,榜文有《開經榜》《古法十戒榜》《告諭誓言榜》《告諭齋官榜》《知職榜》《約束將吏榜》《約束孤魂榜》《宣諭亡靈榜》《法事節次榜》等,其中有的是告諭信眾的,如《開經榜》羅列齋會念誦的全部經典目錄,《齋壇節次榜》敍述齋會演習的全部科儀名目和程式。有的則是告諭神鬼的,如《將吏榜》通知神將仙吏來壇供職,《孤魂榜》曉諭各路孤魂來壇受度。南宋道士金允中對眾榜文曾加批評,指出:"齋壇舊榜文舊科所有者,不甚繁雜。若隨俗增益,恐徒費紙劄,於事無備。"因此元明以降,各榜漸合而從簡。一般每個齋會都發一榜文,包括了告諭信眾和神鬼的多種內容。港臺地區大型醮會還流行《功德榜》,榜上列舉全部參加齋會的善信名單,其篇幅往往長達幾十米,類似於民間捐款芳名錄。

  青詞道教儀式中的詩體祝文。亦稱綠章。唐李肇《翰林志》稱,"凡太清宮道觀,薦告詞文,皆用青藤紙朱字,謂之青詞",其事約始於唐天寶四載(743)。青詞多為駢文,對仗工整,文辭瞻麗。其格式類似於章奏文書,首敘上青詞者姓名和道階官位,次述祈禱神祇尊號,以及奏述事由。《道門定制》卷一稱:"青詞止上三清、玉帝,或專上玉帝為善。或有自九皇而下,至於十極諸天三界真靈,皆列於詞中。"由於青詞是因時因地因人的即興之作,因此,多產生於大型的齋會,流傳至今的不少名家青詞之作,如王安石、蘇軾、虞集等,大多奉帝王之命寫於宮廷的齋醮之中。

  道教儀式的各種文檢在形成和發展過程中,曾受到世俗文書的深刻影響,但是一旦作為齋醮儀式的組成部分,道教徒都力圖減少其塵世氣息,而使其具有道教特點。宋代道士呂元素《道門定制》稱:"道家奏狀文牒,要須清淨典雅,蟬蛻挾法作成之語,方稱太上所以立教勸善之意。近有專從事於文字者一一模仿官府行移,造為文牒、公據之類,言詞蕪鄙,淩脅神祇,後署天師高功銜,其實出於己意,神明聰直豈可欺哉。不知奉道事天理趣,與法官考召治鬼之義大不同,況於官府文法尤不相干也。"另外,對於文檢的寫作和書寫,也形成了一些代代傳承的規定,例如:

  在文體風格要求方面,《道門定制》稱:"章詞之體,欲實而不文,拙而不工,朴而不華,實而不偽,直而不曲,辯而不繁,弱而不穢,清而不濁,正而不邪,簡要而輸誠,則可以感天地,動鬼神,徑上天曹,報應立至也。"在章表稱謂方面,關於神號採用,《道門定制》稱:"凡稱揚天尊及旛上所題,不可私意隨宜為一時新奇,須是出諸經懺法中方可。"關於下稱,要須"典格無虧",宋代道士白玉蟾批評在文書中自稱"真人"的作法時稱:"豈有凡俗以真人為職銜,公然妄用。《上清靈寶大法》則指出,"奏申之格,名分所關,不可輕也。於人間而以臣為君,是亂天下也;於高真而以臣為君,豈非亂天上平。亂天下平,其罪不容於誅;亂天上者,為無罪乎?"在文檢書寫方面,關於表章書寫,《道門定制》稱:"凡書章,北向施案,筆硯悉異,不可使雜用者。閉氣書寫,不得與人言,字未竟不得放筆。黃素勿令破損,飛落床席地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