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記卷五
 
    蔣子文者,廣陵人也。嗜酒,好色,挑撻無度。常自謂:“己骨清,死當為神。”漢
末,為秣陵尉,逐賊至鍾山下,賊擊傷額,因解綬縛之,有頃遂死。及吳先主之初,其故吏
見文于道,乘白馬,執白羽,侍從如平生。見者驚走。文追之,謂曰:“我當為此土地神,
以福爾下民。爾可宣告百姓,為我立祠。不爾,將有大咎。”是歲夏,大疫,百姓竊相恐
動,頗有竊祠之者矣。文又下巫祝:“吾將大啟佑孫氏,宜為我立祠;不爾,將使蟲入人耳
為災。”俄而小蟲如塵虻,入耳,皆死,醫不能治。百姓愈恐。孫主未之信也。又下巫祝:
“吾不祀我,將又以大火為災。”是歲,火災大發,一日數十處。火及公宮。議者以為鬼有
所歸,乃不為厲,宜有以撫之。於是使使者封子文為中都侯,次弟子緒為長水校尉,皆加印
綬。為立廟堂。轉號鍾山為蔣山,今建康東北蔣山是也。自是災厲止息,百姓遂大事之。
    劉赤父者,夢蔣侯召為主簿。期日促,乃往廟陳請:“母老,子弱,情事過切。乞蒙放
恕。會稽魏過,多材藝,善事神,請舉過自代。”因叩頭流血。廟祝曰:“特願相屈,魏過
何人,而有斯舉?”赤父固請,終不許,尋而赤父死焉。
    咸甯中,太常卿韓伯子某,會稽內史王蘊子某,光祿大夫劉耽子某,同游蔣山廟。廟有
數婦人像,甚端正。某等醉,各指像以戲,自相配匹。即以其夕,三人同夢蔣侯遣傳教相
聞,曰:“家子女並醜陋,而猥垂榮顧。”輒刻某日:“悉相奉迎。”某等以其夢指適異
常,試往相問,而果各得此夢,符協如一。於是大懼。備三牲,詣廟謝罪乞哀。又俱夢蔣侯
親來降已曰:“君等既已顧之,實貪,會對克期垂及,豈容方更中悔?”經少時並亡。
    會稽鄮縣東野有女子,姓吳,字望子,年十六,姿容可愛。其鄉里有解鼓舞神者,要
之,便往。緣塘行,半路,忽見一貴人,端正非常。貴人乘船,挺力十餘,整頓令人問望子
“欲何之?”具以事對。貴人雲:“今正欲往彼,便可入船共去。”望子辭不敢。忽然不
見。望子既拜神座,見向船中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問望子“來何遲?”因擲兩橘
與之。數數形見,遂隆情好。心有所欲,輒空中下之。嘗思噉鯉一雙,鮮鯉隨心而至。望子
芳香,流聞數堙A頗有神驗。一邑共事奉。經三年,望子忽生外意,神便絕往來。
    陳郡謝玉,為琅邪內史,在京城,所在虎暴,殺人甚眾。有一人,以小船載年少婦,以
大刀插著船,挾暮來至邏所,將出語雲:“此間頃來甚多草穢,君載細小,作此輕行,大為
不易。可止邏宿也。”相問訊既畢,邏將適還去。其婦上岸,便為虎將去;其夫拔刀大喚,
欲逐之。先奉事蔣侯,乃喚求助。如此當行十堙A忽如有一黑衣為之導,其人隨之,當複二
十堙A見大樹,既至一穴,虎子聞行聲,謂其母至,皆走出,其人即其所殺之。便拔刀隱樹
側,住良久,虎方至,便下婦著地,倒牽入穴。其人以刀當腰斫斷之。虎既死,其婦故活。
向曉,能語。問之,雲:“虎初取,便負著背上,臨至而後下之。四體無他,止為草木傷
耳。”扶歸還船,明夜,夢一人語之曰:“蔣侯使助汝,知否?”至家,殺豬祠焉。
    淮南全椒縣有丁新婦者,本丹陽丁氏女,年十六,適全椒謝家。其姑嚴酷,使役有程,
不如限者,仍便笞捶不可堪。九月九日,乃自經死。遂有靈向,聞於民間。發言于巫祝曰:
“念人家婦女,作息不倦,使避九月九日,勿用作事。”見形,著縹衣,戴青蓋,從一婢,
至牛渚津,求渡。有兩男子,共乘船捕魚,仍呼求載。兩男子笑共調弄之。言:“聽我為
婦,當相渡也。”丁嫗曰:“謂汝是佳人,而無所知。汝是人,當使汝入泥死;是鬼,使汝
入水。”便卻入草中。須臾,有一老翁,乘船,載葦。嫗從索渡。翁曰:“船上無裝,豈可
露渡?恐不中載耳。”嫗言無苦。翁因出葦半許,安處不著船中,徐渡之。至南岸,臨去,
語翁曰:“吾是鬼神,非人也。自能得過,然宜使民間粗相聞知。翁之厚意,出葦相渡,深
有慚感,當有以相謝者。若翁速還去,必有所見,亦當有所得也。”翁曰:“恐燥濕不至,
何敢蒙謝。”翁還西岸,見兩男子覆水中。進前數堙A有魚千數,跳躍水邊,風吹至岸上。
翁遂棄葦,載魚以歸。於是丁嫗遂還丹陽。江南人皆呼為丁姑。九月九日,不用作事,鹹以
為息日也。今所在祠之。
    散騎侍郎王佑疾困,與母辭訣,既而聞有通賓者,曰:“某郡,某堙A某人,嘗為別
駕。”佑亦雅聞其姓字,有頃,奄然來至,曰:“與卿士類有自然之分,又州堭﹛A便款
然。今年國家有大事,出三將軍,分佈徵發吾等十余人為趙公明府參佐,至此倉卒,見卿有
高門大屋,故來投,與卿相得,大不可言。”佑知其鬼神,曰:“不幸疾篤,死在旦夕,遭
卿,以性命相托。”答曰:“人生有死,此必然之事。死者不系生時貴賤。吾今見領兵三
千,須卿得度簿相付,如此地難得,不宜辭之。”佑曰:“老母年高,兄弟無有,一旦死
亡,前無供養。”遂欷歔不能自勝。其人愴然曰:“卿位為常伯,而家無餘財,向聞與尊夫
人辭訣,言辭哀苦,然則卿國士也,如何可令死。吾當相為。”因起去。明日,更來。其明
日,又來。佑曰:“卿許活吾,當卒恩否?”答曰:“大老子業已許卿,當複相欺耶!”見
其從者數百人,皆長二尺許,烏衣軍服,赤油為志。佑家擊鼓禱祀,諸鬼聞鼓聲,皆應節起
舞,振袖颯颯有聲。佑將為設酒食。辭曰:“不須。”因複起去。謂佑曰:“病在人體中,
如火。當以水解之。”因取一杯水,發被灌之。又曰:“為卿留赤筆十餘枝,在薦下,可與
人使簪之。出入辟惡災,舉事皆無恙。”因道曰:“王甲、李乙,吾皆與之。”遂執佑手與
辭。時佑得安眠,夜中忽覺,乃呼左右,令開被,“神以水灌我,將大沾濡。”開被。而信
有水在上被之下,下被之上,不浸,如露之在荷。量之,得三升七合。於是疾三分愈二。數
日。大除。凡其所道當取者,皆死亡。唯王文英,半年後乃亡。所道與赤筆人,皆經疾病及
兵亂,皆亦無恙。初,有妖書雲:“上帝以三將軍趙公明、鍾士季各督數鬼下取人。”莫知
所在。佑病差,見此書,與所道趙公明合焉。
    漢下邳周式嘗至東海,道逢一吏,持一卷書,求寄載。行十餘堙A謂式曰:“吾暫有所
過,留書寄君船中,慎勿發之。”去後,式盜發現書,皆諸死人錄,下條有式名。須臾,吏
還,式猶視書。吏怒曰:“故以相告,而忽視之?”式叩頭流血,良久,吏曰:“感卿遠相
載,此書不可除卿名。今日已去,還家,三年勿出門,可得度也。勿道見吾書。”式還,不
出,已二年餘,家皆怪之。鄰人卒亡,父怒,使往吊之。式不得已,適出門,便見此吏。吏
曰:“吾令汝三年勿出,而今出門,知複奈何?吾求不見,連累為鞭杖,今已見汝,無可奈
何。後三日,日中,當相取也。”式還,涕泣具道如此。父故不信。母晝夜與相守。至三日
日中時,果見來取,便死。
    南頓張助,于田中種禾,見李核,欲持去,顧見空桑,中有土,因植種,以餘漿溉灌。
後人見桑中反復生李,轉相告語,有病目痛者,息陰下,言:“李君令我目愈,謝以一
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眾犬吠聲,盲者得視,遠近翕赫,其下車騎常數千百,酒肉滂
沱。間一歲余,張助遠出來還,見之,驚雲:此有何神,乃我所種耳。”因就斫之。
    王莽居攝,劉京上言:“齊郡臨淄縣亭長辛當,數夢人謂曰:“吾,天使也。攝皇帝,
當為真。即不信我,此亭中當有新井出。’亭長起視亭中,因有新井。入地百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