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記卷七
 
    初,漢元、成之世,先識之士有言曰:“魏年有和,當有開石於西三千餘堙A系五馬,
文曰:‘大討曹。’”及魏之初興也,張掖之柳穀,有開石焉:始見於建安,形成於黃初,
文備於太和,周圍七尋,中高一仞,蒼質素章:龍、馬、鱗、鹿、鳳凰、仙人之象,粲然鹹
著。此一事者,魏、晉代興之符也。至晉泰始三年,張掖太守焦勝上言:以留郡本國圖,校
今石文,文字多少不同,謹具圖上。案其文有五馬象:其一,有人平上幘,執戟而乘之。其
一,有若馬形而不成,其字有金,有中,有大司馬,有王,有大吉,有正,有開壽。其一,
成行,曰:金當取之。
    晉武帝泰始初,衣服上儉,下豐,著衣者皆厭腰。此君衰弱,臣放縱之象也。至元康
末,婦人出兩襠,加乎交領之上。此內出外也。為車乘者,苟貴輕細,又數變易其形,皆以
白篾為純。蓋古喪車之遺象。晉之禍征也。
    胡床,貊盤,翟之器也。羌煮,貊炙,翟之食也。自太始以來,中國尚之。貴人,富
室,必畜其器。吉享嘉賓,皆以為先。戎翟侵中國之前兆也。
    晉太康四年,會稽郡蟛蚑及蟹,皆化為鼠。其眾覆野。大食稻,為災。始成,有毛肉而
無骨,其行不能過田,數日之後,則皆為牝。
    太康五年正月,二龍見武庫井中。武庫者,帝王威禦之器,所寶藏也;屋宇邃密,非龍
所處。是後七年,藩王相害;二十八年,果有二胡,僭竊神器,皆字曰龍。
    晉武帝太康六年,南陽獲兩足虎。虎者,陰精而居乎陽,金獸也。南陽,火名也。金精
入火,而失其形,王室亂之妖也。其七年十一月景辰,四角獸見於河間。天戒若曰:“角,
兵象也。四者,四方之象。當有兵革起於四方”,後河間王遂連四方之兵,作為亂階。
    太康九年,幽州塞北有死牛頭語。時帝多疾病,深以後事為念,而付託不以至公,思瞀
亂之應也。
    太康中,有鯉魚二枚,現武庫屋上。武庫,兵府;魚有鱗甲,亦是兵之類也。魚既極
陰,屋上太陽,魚現屋上,象至陰以兵革之禍幹太陽也。及惠帝初,誅皇后父楊駿,矢交宮
闕,廢後為庶人,死於幽宮。元康之末,而賈後專制,謗殺太子,尋亦誅廢。十年之間,母
後之難再興,是其應也。自是禍亂構矣。京房易妖曰:“魚去水,飛入道路,兵且作。”
    初,作屐者:婦人圓頭,男子方頭。蓋作意欲別男女也。至太康中,婦人皆方頭屐,與
男無異,此賈後專妒之征也。
    晉時,婦人結髮者,既成,以繒急束其環,名曰“擷子髻”。始自宮中,天下翕然化之
也。其末年,遂有懷、惠之事。
    太康中,天下為“晉世寧”之舞。其舞,抑手以執杯盤,而反復之。歌曰:“晉世寧
舞,杯盤反復。”至危也。杯盤,酒器也,而名曰“晉世寧”者,言時人苟且飲食之間,而
其智不可及遠,如器在手也。
    太康中,天下以氈為絔頭,及絡帶褲口。於是百姓咸相戲曰:“中國其必為胡所破也。
夫氈,胡之所產者也,而天下以為絔頭,帶身,褲口,胡既三制之矣,能無敗乎?”
    太康末,京、洛為“折楊柳”之歌。其曲始有兵革苦辛之辭,終以擒獲斬截之事。自後
揚駿被誅,太后幽死,楊柳之應也。
    晉武帝太熙元年,遼東有馬生角,在兩耳下,長三寸。及帝宴駕,王室毒於兵禍。
    晉惠帝元康中,婦人之飾有五佩兵。又以金、銀、象、角、玳瑁之屬,為斧、鉞、戈、
戟而載之,以當笄。男女之別,國之大節故服食異等。今婦人而以兵器為飾,蓋妖之甚者
也。於是遂有賈後之事。
    晉元康三年閏二月,殿前六鍾皆出涕,五刻乃止。前年,賈後殺楊太后於金墉城,而賈
後為惡不悛,故鍾出涕,猶傷之也。
    惠帝之世,京、洛有人,一身而男女二體,亦能兩用人道,而性尤好淫。天下兵亂,由
男女氣亂,而妖形作也。
    惠帝元康中,安豐有女子,曰周世寧,年八歲,漸化為男。至十七八,而氣性成。女體
化而不盡,男體成而不徹,畜妻而無子。
元康五年三月,臨淄有大蛇,長十許丈,負二小蛇,入城北門,徑從市入漢陽城景王祠
中,不見。
    元康五年三月,呂縣有流血,東西百余步,其後八載,而封雲亂徐州,殺傷數萬人。
    元康七年,霹靂破城南高禖石。高禖,宮中求子祠也。賈後妒忌,將殺懷、湣,故天怒
賈後將誅之應也。
    元康中,天下始相效為烏杖,以柱掖其後,稍施其鐓,住則植之。及懷、湣之世,王室
多故,而中都喪敗,元帝以藩臣樹德東方,維持天下,柱掖之應也。
    元康中,貴遊子弟,相與為散發,裸身之飲,對弄婢妾。逆之者傷好,非之者負譏。
惠帝太安元年,丹陽湖熟縣夏架湖,有大石浮二百步而登岸,百姓驚歎相告曰:“石來尋。”
而石冰入建鄴。
    太安元年四月,有人自雲龍門入殿前,北面再拜,曰:“我當作中書監。”即收斬之。
禁庭尊秘之處,今賤人竟入,而門衛不覺者,宮室將虛,下人踰上之妖也。是後帝遷長安,
宮闕遂空焉。
    太安中江夏功曹張騁所乘牛,忽言曰:“天下方亂,吾甚極為,乘我何之?”騁及從者
數人皆驚怖。因紿之曰:“令汝還,勿複言。”乃中道還,至家,未釋駕。又言曰:“歸何
早也?”騁益憂懼,秘而不言。安陸縣有善蔔者,騁從之蔔。蔔者曰:“大凶。非一家之
禍,天下將有兵起。一郡之內,皆破亡乎!”騁還家,牛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觀。其秋張昌
賊起。先略江夏,誑曜百姓,以漢祚復興,有鳳凰之瑞,聖人當世。從軍者皆絳抹頭,以彰
火德之祥,百姓波蕩,從亂如歸。騁兄弟並為將軍都尉。未幾而敗。於是一郡破殘,死傷過
半,而騁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
    元康、太安之間,江、淮之域,有敗屩自聚於道,多者至四五十量。人或散去之,投林
草中,明日視之,悉複如故。或雲:“見貓銜而聚之。”世之所說:“屩者,人之賤服。而
當勞辱下民之象也。敗者,疲弊之象也。道者,地堨|方所以交通,王命所由往來也。今敗
屩聚於道者,象下民疲病,將相聚為亂,絕四方而壅王命也。”
    晉惠帝永興元年,成都王之攻長沙也,反軍於鄴,分外陳兵。是夜,戟鋒皆有火光,遙
望如懸燭,就視,則亡焉。其後終以敗亡。
    晉懷帝永嘉元年,吳郡吳縣萬詳婢,生一子,鳥頭,兩足,馬蹄,一手,無毛,尾黃
色,大如碗。
    永嘉五年,枹罕令嚴根婢,產一龍,一女,一鵝。京房易傳曰:“人生他物,非人所見
者,皆為天下大兵。”時帝承惠帝之後,四海沸騰,尋而陷於平陽,為逆胡所害。
    永嘉五年,吳郡嘉興張林家,有狗忽作人言曰:“天下人俱餓死”於是果有二胡之亂,
天下饑荒焉。
    永嘉五年十一月,有蝘鼠出延陵,郭璞筮之,遇臨之益,曰:“此郡之東縣,當有妖人
欲稱制者。尋亦自死矣。”
    永嘉六年正月,無錫縣欻有四枝茱萸樹,相樛而生,狀若連理。先是,郭璞筮延陵蝘
鼠,遇臨之益,曰:“後當複有妖樹生,若瑞而非,辛螫之木也。儻有此,東西數百里,必
有作逆者。”及此生木,其後吳興徐馥作亂,殺太守袁琇。
    永嘉中壽春城內有豕生人,兩頭而不活。周馥取而觀之。識者雲:“豕,北方畜,胡狄
象。兩頭者,無上也。生而死,不遂也。”天戒若曰:“易生專利之謀,將自致傾覆也。”
俄為元帝所敗。
    永嘉中,士大夫競服生箋單衣。識者怪之,曰:“此古練纕之布,諸侯所以服天子也。
今無故服之,殆有應乎!”其後懷、湣晏駕。
    昔魏武軍中無故作白帢,此縞素凶喪之征也。初,橫縫其前以別後,名之曰“顏帢,”
傳行之。至永嘉之間,稍去其縫,名“無顏帢,”而婦人束發,其緩彌甚,紒之堅不能自
立,發被於額,目出而已。無顏者,愧之言也。覆額者,慚之貌也。其緩彌甚者,言天下亡
禮與義,放縱情性,及其終極,至於大恥也。其後二年,永嘉之亂,四海分崩,下人悲難,
無顏以生焉。
    晉湣帝建興四年,西都傾覆,元皇帝始為晉王四海宅心。其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縣吏
任喬妻胡氏年二十五,產二女,相向,腹心合,自腰以上,臍以下。各分。此蓋天下未一之
妖也。時內史呂會上言:“按瑞應圖雲:‘異根同體,謂之連理。異畝同潁,謂之嘉禾。’
草木之屬,猶以為瑞;今二人同心,天垂靈象。故易雲:‘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休顯見
生於陳東之中,蓋四海同心之瑞。不勝喜躍。謹畫圖上。”時有識者哂之。君子曰:“知之
難也。以臧文仲之才,獨祀爰居焉。布在方冊,千載不忘。故士不可以不學。古人有言:木
無枝謂之瘣,人不學謂之瞽。當其所蔽,蓋闕如也。可不勉乎?”
    晉元帝建武元年六月,揚州大旱;十二月,河東地震。去年十二月,斬督運令史淳於
伯,血逆深上柱二丈三尺,旋複下深四尺五寸。是時淳於伯冤死,遂頻旱三年。刑罰妄加,
群陰不附,則陽氣勝之。罰,又冤氣之應也。
    晉元帝建武元年七月,晉陵東門,有牛生犢,一體兩頭。京房易傳曰:“牛生子,二
首,一身,天下將分之象也。”
    元帝太興元年四月,西平地震,湧水出。十二月,廬陵、豫章、武昌、西陵地震,湧水
出,山崩。此王敦陵上之應也。
    太興元年,三月武昌太守王諒,有牛生子,兩頭,八足,兩尾,共一腹。不能自生,十
餘人以繩引之。子死,母活。其三年後,苑中有牛生子,一足三尾,生而即死。
    太興二年,丹陽郡吏濮陽演馬生駒,兩頭,自項前別。生而死。此政在私門二頭之象
也。其後王敦陵上。
    太興初,有女子,其陰在腹,當臍下。自中國來,至江東。其性淫而不產。又有女子,
陰在首。居在揚州。亦性好淫。京房易妖曰:“人生子,陰在首,則天下大亂。若在腹,則
天下有事。若在背,則天下無後。”
    太興中王敦鎮武昌,武昌災,火起,興眾救之,救於此,而發於彼,東西南北數十處俱
應,數日不絕,舊說所謂“濫災妄起,雖興師不能救之”之謂也。此臣而行君,亢陽失節。
是時王敦陵上,有無君之心,故災也。
    太興中兵士以絳囊縛紒。識者曰:“紒在首,為幹,君道也,囊者,為坤,臣道也。今
以朱囊縛紒,臣道侵君之象也,為衣者上帶短纔至於掖;著帽者,又以帶縛項,下逼上,上
無地也。為褲者,直幅,無口,無殺,下大之象也。”尋而王敦謀逆,再攻京師。
    太興四年,王敦在武昌,鈴下儀仗生花,如蓮花,五六日而萎落。說曰:“易說:‘枯
楊生花,何可久也。’今狂花生枯木,又在鈴閣之間,言威儀之富,榮華之盛,皆如狂花之
發,不可久也。”其後王敦終以逆,命加戮其屍。
    舊為羽扇柄者,刻木象其骨形,列羽用十,取全數也。初,王敦南征,始改為長柄,下
出,可捉。而減其羽,用八。識者尤之曰:“夫羽扇,翼之名也。創為長柄,將執其柄以制
其羽翼也。改十為八,將未備奪已備也。此殆敦之擅權,以制朝廷之柄,又將以無德之材,
欲竊非據也。”
    晉明帝太甯初,武昌有大蛇,常居故神祠空樹中,每出頭從人受食。京房易傳曰:“蛇
見於邑,不出三年,有大兵,國有大憂。”尋有王敦之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