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記卷九

 

後漢中興初,汝南有應樞者,生四子,而盡見神光照社。樞見光,以問卜人。蔔人曰:

“此天祥也。子孫其興乎!”乃探得黃金。自是子孫宦學,並有才名。至瑒,七世通顯。

車騎將軍巴郡馮緄,字鴻卿,初為議郎,發綬笥,有二赤蛇,可長二尺,分南北走。大

用憂怖。許季山孫憲,字甯方,得其先人秘要,緄請使蔔。雲:“此吉祥也。君後三歲,當

為邊將,東北四五堙A官以東為名。”後五年,從大將軍南征,居無何,拜尚書郎,遼東太

守,南征將軍。

常山張顥為梁州牧,天新雨後,有鳥如山鵲,飛翔入市,忽然墜地。人爭取之,化為圓

石。顥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顥以上聞,藏之秘府。後議郎汝南樊衡夷

上言:“堯舜時舊有此官。今天降印,宜可複置。”顥後官至太尉。

京兆長安有張氏,獨處一室,有鳩自外入,止於床。張氏祝曰:“鳩來,為我禍也,飛

上承塵;為我福也,即入我懷。”鳩飛入懷。以手探之,則不知鳩之所在,而得一金鉤。遂

寶之。自是子孫漸富,資財萬倍。蜀賈至長安,聞之,乃厚賂婢,婢竊鉤與賈。張氏既失

鉤,漸漸衰耗!而蜀賈亦數罹窮厄,不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力求。”於是賚

鉤以反張氏,張氏複昌。故關西稱張氏傳鉤雲。

漢征和三年三月,天大雨,何比干在家,日中,夢貴客車騎滿門。覺,以語妻。語未

巳,而門有老嫗,可八十余,頭白,求寄避雨,雨甚,而衣不沾漬。雨止,送至門,乃謂比

幹曰:“公有陰德,今天錫君策,以廣公之子孫。”因出懷中符策,狀如簡,長九寸,凡九

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孫佩印綬者,當如此算。”

魏舒,字陽元,任城樊人也。少孤,嘗詣野王,主人妻夜產,俄而聞車馬之聲,相問

曰:“男也?女也?”曰:“男。”書之。“十五,以兵死。”複問:“寢者為誰?”曰:

“魏公舒,”後十五載,詣主人,問所生童何在?曰:“因條桑,為斧傷而死。”舒自知當

為公矣。

賈誼為長沙王太傅,四月庚子日,有鵬鳥飛入其舍,止於坐隅,良久,乃去。誼發書占

之,曰:“野鳥入室,主人將去。”誼忌之,故作鵩鳥賦,齊死生而等禍福,以致命定志焉。

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知其將篡漢,謀舉義兵。兄宣,教授諸生,滿堂。群鵝雁數

十在中庭,有狗從外入,齧之,皆死。驚救之,皆斷頭。狗走出門,求,不知處。宣大惡

之。數日,莽夷其三族。

魏司馬太傅懿平公孫淵,斬淵父子。先時,淵家數有怪:一犬著冠幘,絳衣,上屋。欻

有一兒,蒸死甑中。襄平北市,生肉,長圍各數尺,有頭、目、口、喙,無手、足,而動

搖。占者曰:“有形不成,有體無聲,其國滅亡。”

吳諸葛恪征淮南,歸,將朝會之夜,精爽擾動,通夕不寐。嚴畢趨出,犬銜引其衣。恪

曰:“犬不欲我行耶?”出,仍入坐,少頃,複起,犬又銜衣。恪令從者逐之。及入,果被

殺。其妻在室,語使婢曰:“爾何故血臭?”婢曰:“不也。”有頃,愈劇。又問婢曰:

“汝眼目瞻視,何以不常?”婢蹶然起躍,頭至於棟,攘臂切齒而言曰:“諸葛公乃為孫峻

所殺。”於是大小知恪死矣。而吏兵尋至。

吳戍將鄧喜殺豬祠神,治畢,懸之,忽見一人頭,往食肉。喜引弓射中之,咋咋作聲,

繞屋三日。後人白喜謀叛,合門被誅。

賈充伐吳時,常屯項城,軍中忽失充所在。充帳下都督周勤時晝寢,夢見百餘人,錄充

引入一徑。勤驚覺,聞失充,乃出尋索。忽睹所夢之道,遂往求之。果見充行至一府舍,侍

衛甚盛,府公南面坐,聲色甚厲,謂充曰:“將亂吾家事者,必爾與荀勖。既惑吾子,又亂

吾孫,間使任愷黜汝而不去,又使庾純詈汝而不改。今吳寇當平,汝方表斬張華。汝之暗

戇,皆此類也。若不悛慎,當旦夕加誅。”充叩頭流血。府公曰:“汝所以延日月而名器若

此者,是衛府之勳耳。終當使系嗣死於鍾虞之間,大子斃於金酒之中,小子困於枯木之下。

荀勖亦宜同然。其先德小濃,故在汝後。數世之外,國嗣亦替。”言畢命去。充忽然得還

營,顏色憔悴,性理昏錯,經日乃複。至後,謐死於鍾下,賈後服金酒而死,賈午考竟用大

杖終。皆如所言。

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鎮荊州,豋廁,忽見廁中一物,如“方相,”兩眼盡赤,身有

光耀,漸漸從土中出。乃攘臂,以拳擊之。應手有聲,縮入地。因而寢疾。術士戴洋曰:

“昔蘇峻事公,於白石祠中祈福,許賽其牛。從來未解。故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

年,亮果亡。

東陽劉寵字道弘,居於湖熟,每夜,門庭自有血數升,不知所從來。如此三四。後寵為

折沖將軍,見遣北征,將行,而炊(食卞)盡變為蟲。其家人蒸炒,亦變為蟲。其火愈猛,其

蟲愈壯。寵遂北征,軍敗於壇邱,為徐龕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