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三洞經教部經

目錄

老君太上虛無自然本起經

 

◎老君太上虛無自然本起經

道者,謂太初也。太初者,道之初也。初時為精,其氣赤盛,即為光明,名之太陽,又曰元陽子丹。丹復變化即為道君,故曰道之初藏在太素之中,即為一也。太素者,人之素也。謂赤氣初變為黃氣,名曰中和,中和變為老君,又為神君,故曰黃神來入骨肉形中,成為人也;故曰人之素藏在太始之中,此即為二也。太始者,氣之始也。謂黃氣復變為白氣,白氣者,水之精也。名太陰,變為太和君,水出白氣,故曰氣之始也,此即為三氣也。夫三始之相包也,氣包神,神包精,故曰白包黃,黃包赤,赤包三,三包一,三一混合,名曰混沌。故老君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又曰:混沌若雞子。此之謂也。夫人形者,主包含此三一,故曰三生,又曰三精,又曰三形。元包含神,神得氣乃生,能使其形安,止其氣。如此三事,當相生成。

夫道為三一者,謂虛、無、空。空者,白也,白包無。無者,黃也,黃包赤。赤為虛。何為虛?虛者,精光明,明而無形質。譬若日、月及火,其精明然。而無有形質,故為虛。何謂無?無者,氣也。氣有形可見,無質可得,故為無。何謂空?空者,未有天地山川,左顧右視,蕩蕩漭漭,無所障礙,無有邊際,但洞白無所見,無以聞,道自然從其中生。譬若琴瑟鼓簫之屬,以其中空,故出聲音。是以聖人作經誡後賢者,欲使守道,空虛其心,關閉其耳目,不復有所念。若有所念思想者,不能得自然之道也。所以者何?道未變為神時,無端無緒,無心無意,都無諸欲,澹泊不動不搖。及變為神明,神者外其光明,多所照見,使有心意,諸欲因生,更亂本真。或曰思想不能復還反於道,便入五道,無有休息時。何謂五道?一道者,神上天為天神;二道者,神入骨肉形為人神;三道者,神入禽獸為禽獸神;四道者,神入薛荔,薛荔者,餓鬼名也;五道者,神入泥黎,泥黎者,地獄名也。神有罪過,入泥黎中考。如此五道,各有劫壽歲月,是以賢者學道,當曉知虛無自然。守虛無者得自然之道,不復上天也。常在世間變化,見死生,為世人師。守神者能練骨肉形為真人,屬天官,當飛上天。此謂中自然也。守氣者能含陰陽之氣,以生毛羽,得飛仙道,名曰小自然。故神有廣狹,知有淺深,明有大小。由是言之,學道贊誦聖文,尋逐明師,開解愚冥也。

夫守道之法,當熟讀諸經,還自思惟我身。神本從道生,道者清靜,都無所有,乃變為神明,便有光明,便生心意,出諸智慧。智慧者,謂五欲六情。五欲者,謂耳欲聲,便迷塞不能止;目欲色,便淫亂發狂;鼻欲香,便散其精神;口欲味,便受罪入網羅;心欲愛憎,便偏邪失正平,凡此五欲,為惑亂覆蓋。六情者,謂形識知痛癢,欲得細滑;耳聞聲,心樂之;目見色,心欲之;鼻聞香,心逐臭;口得味,心便喜;身得細滑衣被,心便利之;得所愛,心便悅之。坐此六情以喪,故復名六情喪人。神但坐此六情所牽引,迷亂淫邪,垢濁暗蔽,使神明不暢達。便有肉人不能識別,聽視不聰明,情志閉塞,皆坐此五欲六情之所惑亂受罪,展轉入五道死生,無有休息時。以是故當熟自思此意,其神本自清淨,無此情慾;但思念此意,諸欲便自然斷止,斷止便得垢濁盡索,垢濁盡索便為清淨,便明見道,與道合,便能聽視無方,變化無常。人若復不解此意,且聽吾說。譬如此類若鏡。其師本作鏡時,極令清明。至於人買鏡持歸,不肯護之,至使令冥無所光照,乃復令摩鏡,師以藥摩之,乃復正明,以明能見人形影。人神亦如此。神本從道生,道者清淨,故神本自清淨。而使以情慾迷惑,陷於暗冥。其鏡冥者,藥摩之便明。人神以欲自蔽冥者,亦當以經法自摩,諸欲乃得自然斷止而復清淨,乃有所見。又若天新雨之水,皆擾濁。若收此水置一器中,初時水尚渾濁,無所照見;久久稍自澄清便明,明便可於其中照見形影。人神以諸欲亂時如此濁水。人能斷此情慾者,如澄清水。諸欲斷,便自然清淨澄明,明便為得道。當曉知其本者,諸欲便自然斷。其餘外道,不曉知其本清淨,而反常相教斷情慾。夫情慾,非有形質也,來化無時,不效有形之物,可得斷截,使不復生。此神情慾思想,出生無時,不可見知,不可預防遏,不得斷截。不效懸懸之緒可得寄絕;不效草木可得破碎;不效光明可得障蔽;不效水泉可得壅遏。故神無形,呼吸之間,丹苳ㄧU封,以是故不可得斷絕。但曉知其本,清淨無慾,自然斷止。而不曉知其本強欲自斷情慾,終不能斷絕之。譬如斷樹木使不生,當掘出其根本,根本已出,便不復生,癡人不曉之,而但齊地斫之,其根續生如故。人不曉情慾之本,而強斷絕其末,如此情慾絕不斷也,會復生如故。外道家不曉,人神本清淨,而反入室強塞耳目斷情慾,不知情慾本在於心意。心意者,神也。神無形,往來無時;情慾從念中生出,生出無時。以無形故不得斷絕。但當曉知其本,自當斷止其意,不復生。為道當熟明此意。若不明知此,但自勞傷其精神耳。夫為道既知此情慾,當復解知道德經行之法。夫道者,謂道路也。經者,謂徑路也。行者,謂行步也。德者,謂為善之功德也。法者,謂有成道經,可修讀而得道也。謂有成道路之徑可隨而行之。夫有德之人,念施行諸善。行者謂舉足從徑行,乃得大道。此欲賢者因經法思念十善,施行功德,功德已行為得道。譬如舉足,因成之徑,行步以前,當得大道。假令人堅坐在家,殊不行步,何時得道?賢者若不思經法,施行功德,何能得道乎?人為道,但守一不移,而不作功德,譬若人生在家,未嘗出入,不能見道路也。愚者雖守道,不作功德,亦不能得道也。故老君作《道經》,復作《德經》,使忠信者奉行之。假令但守道便可得遂,聖人但作一言之訣,何須並作諸經雲耶?

夫道,得三乃成,故言三合成德。自不滿三,諸事不成。夫三者,謂道、德、人也。人為一,當行功德;功德為二,功德行乃為道;道為三。如此人入道德,三事合乃可得。若有人但作功德,不曉道,而無功德亦不得道也。若但有道德而無人,人亦不得道也。譬若種穀,投種土中,不得水潤,何能生乎?譬若釀酒,有曲有米而無水,何猶成酒乎?譬若有君臣而無民,當何宰牧乎?譬若有火有水而無谷食,人當何以自活乎?譬若有車有馬而無人御之,何能自隨行乎?如此譬喻,皆得三乃能成道。

夫道者有三三一。為三一:為三皇,為三神,為三太一。三太一:謂上太一,中太一。下太一。為三元,其三元各自有三三一。如此三三之一為九一,故有九宮。從一始到九終,九陽氣從十月冬至始生黃泉之下,到新年六月更終。從十月到六月合為九月,陽氣便終,故陽數九,故言九天,子午亦數。為道當知此九一之變化,始終之上下。

夫人形體為一,神為二,氣為三;此三三一乃成人。又神為一,氣為二,精為三;此三三一乃復成神。又天為一,地為二,人為三;此三三一乃復成道德。天地之本三一者,謂虛為一,虛中有自然,已立身也,亦道君、亦元陽子丹也、亦貴人也、亦神人也;其左方之一者,亦天也、亦日也、亦父也、亦陽也、亦得也、亦師也、亦魂也,為人主作政也;其右方之一者,亦地也、亦月也、亦母也、亦陰也、亦形也、亦司命鬼,為邪為魔,主為人作邪惡。賢者當曉了此三三一,分別善惡邪正。覺知此者,便能得道。

夫道當曉知此左右之一,善惡之教。中央之一正自我身。神者,即道子也。左右之一輔相我為善惡。左方之一,日月關告我為善,其功德日日盛強,我便為正道,右方之一不能復持邪事反戾我也,不能使我為惡也。右方之一,日日教告我為惡事,牽引我惡日日深大,便系屬邪。右方之一此為屬邪,日與惡通。賢者為道,但曉知其道而不作功德,便當屬邪,不能自出於邪部界,邪則日日迷亂,入便暗冥,怒作妄語,邪精、邪鬼神日來附近人。賢者不曉此邪而強為靜,閉塞耳目欲斷情慾,此諸邪鬼便奸亂人。又為人造作邪念,前念適滅,後念復起,如此之間,無有解己。若有功德之人,至於靜時便為左方之一,不能持邪事來干亂人也。以是言之,無功德之人而強為靜,欲斷情慾,則終為邪所亂,情慾不得定也。

夫自然有三法。守太虛無,謂高學功德之人,解道根元,深洞微妙。曉知三元九一之變化、玄中之玄始祖、無中之無極道,知其所始,見其所終。天地人物,皆各有形。物既有形,故有成敗死生。精神無形,展轉變化,故無止,故曰常在。不惑世所聞,不迷世所知,能知之明,覽虛無之自然,故澹泊無憂喜,情慾不能傾。所以者何?此人但曉解其本,故不惑其末,但為與人並有內形耳,智慧無窮極,此乃為虛無也。亦從學而知之,非有素自然也。其靜守道時,當少食,正閉耳目,還神光明著絳宮,絕去諸念,不得強有所視思想也。久久,喘息稍微,從是以往,不復自覺喘息,泊然不自知有身無身。從是以往,為得定道之門。道者,虛也。當爾之時,神在天上虛無中,左顧右視,但皓然正白,中無所見。有狀如雨雪時,四向樹亦白、山亦白、地亦白、一切都白,皆無所見。所以者何?神出天上,前向視不復見日月星宿、山川河海,如此為覆命返道,還入虛無也。若得是當下視,乃見天下諸事,便當回心念師言,為道當濟度天下,但見是念,故便止前所見,白更冥,神便來還形中。不如此者,神便入道中,散形與道合,便為天下骨肉形,便蹌猝,故老君曰:知白守黑,為天下式。見白者為見空。守黑者,發心下視,念天下以有之故,便冥,是謂守黑。為天下式,謂神還形中,長在天下,為人道師,是謂大虛無之自然也。

夫守中自然之法,不能曉知天地人物所從出,不能知道之根源變化所由,緣不能及,不能知虛空之事。其所見聞,心便疑惑怪之,且迥然不知道獨坐無,能生於自然。直受師言,告身中道云,言當守神者,亦當除情慾,閉塞耳目,還神絳宮。下視崑崙山,或有教令,將神升崑崙山,視其上,想見中黃道君。始時想見,久而見之,久久悉見。諸神與神語言,講說天上事,無復有世俗之念。身中骨、腦、血,日變成萬神盛強,共舉身而上天受菉署,不得下在人間。此謂真人道也。名曰中虛無之自然也。

夫守小虛無自然之法,亦當除去情慾,閉塞耳目,還神絳宮,下視崑崙山,和合天地、日月、陰陽、雌雄、魂魄之精氣,以養真人。以吾身陰陽氣凝,精骨潤光,便生毛羽,飛上五山。時有奉使按行民間,亦不得久止也。此謂小虛無自然也。

夫從此大虛無、中虛無、小虛無以下,便有為之法,不及虛無也。

夫有為者,謂歷藏導引,動作諸氣,飛丹合藥,吞符跪拜,帶印禁忌,隨日時王相醮祭名號精靈,使人解占候,此謂有為,不能知道何所謂也。亦有得仙,亦有住年,亦有得屍解,從此已下,便為鬼道,非得長生也。

夫得大虛無自然之道者,不屬天,但屬道君耳。便能散形與道合,能變化,聽視無方,所在作為。欲得此道者,當行道教化,作功德,奉行經誡,平等其心,無所貪著,無親無疏,一心等之,如天如地,不得殺生。所以者何?夫蛸飛蠕動之類,道皆形之大虛無象。有曉道而殺生者為害道,是以禁之。其守中自然者,為守中神,尚頗有殺生。所以者何?神有虛無,所以有虛形,故有食,有殺生祀祭。道無有,故無祭祀,不殺生。

夫得道者,但能已得。夫人耳目,聽有聲之聲,見有形之形,不能聽視無形無聲也。所以者何?神赤。赤者陽,陽者離,離為日,為目,但能見前,不能見後,亦不能見頭上。日者天目也,但能照天內,不能照天外也,亦不能照覆冥之中。是以得神道上天者,但能以天耳。夫道耳目所聽視,無前無後,無覆冥,無障蔽,洞徹見無數天下事,能聽無聲之聲,能見無形之形。夫作仙道者,當故持天耳目聽視,乃能有所見。假令不故持天耳目聽視,但獨見目前事。所以者何?仙人持骨肉去故。

夫欲知神何以養象,神赤但有光,以光為虛形。譬若鏡中、水中所見景,是為無所有。其所治止,常在天上,為生君,其壽有劫數,終不得在人間也。其天上壽續盡,當復入五道,更形生死如故耳。或時壽盡,取道便滅矣。

夫真人者,有形景,屬天為吏,壽歲有萬數。治天上,時時有奉使人間。天上壽盡,便或上補神人,則不入五道中,受形生死矣。

夫守太虛無得自然之道,住身天上,劫有千數。壽盡,變化滅,神亦盡,神續入五道中,受形生死。如故天神都無死生也,但展轉在五道耳。唯有眹兆常知智神,譬如火滅,無所復有,故取道。夫為道所已神有滅盡者何?此皆道人為不曉知道本空靜,專心守空便著空,使人空滅盡。

夫守神之人不能知曉道本空靜,但自信有不信無,以故自守神為守有,為著不還道何?以故神展轉入五道中,無有滅盡時。唯有善譬,最為功覺。有曉了知道本空靜,亦不守有,亦不守無,亦不念實,亦不念空。遍在三界中間,有慈哀之心,欲度脫勤苦者,不肯入空取道,因是乃有功德,便自然之道,無有壽也。亦不復入五道生死,亦不滅盡常在,久後功滿,常補道君。賢者為道,當熟解此意,當知優劣,各有所致到。賢者學道,若知枝末,自謂深足,不肯復講問窮究淵深,是不知道乃獨各自用,有所致到,深淺微妙不齊等。聞仙便呼得道。賢者學道,譬若上山下視。言獨是高徑,住上至頂,乃復前有高處;住上高頂,直復見前有高高處。學道亦如此,從小師學道,得至中師,見大師乃知道根元。以是言之,學不可呼為足也。當努力求明師為道切,若言爾等何不取大道乎?而於小道止,是暗冥淺近哉!

夫賢者學道,不廣聞深見,更閱眾師者,此人學不足言也。夫日月不高,所照不遠;江海不廣,不能含納。出名寶學之人,譬若陂中魚,游到池四塞之下,自謂窮盡天下之水,終日終夜不能學大水之魚,交會語言,不知外乃有江、湖、淮、濟、河、海、恆、溺之水也。譬若深山中有癡人,從生至老不行出入,無所見聞,安知外方人士之學問、尊卑差序、車馬衣服、鮮綺甘香乎?譬若學經書之人,但聞天下九州共一天子,雲言四邊但有夷狄,以謂天地界際極盡於此,安能知其外復何等有乎?學道亦如此。從師受道,以謂盡於此,安能如學道修行,書不能記載也?

夫學仙道,自謂為足,定得飛仙上天,乃自知道不及真人也。學真人道,亦自謂為足,定得真人,乃自知道不及神人也。學神人道,亦自謂為足,定得神人,乃自知不及大道也。學既得,大道之中當復有尊卑者,謂知不等也。是以言之學,學無有極,天下神尚後行從君學道,何況內政滅神,光明變化各有所主,有所入,各有所致。

夫為太虛無之道,得無象無聲教。無思想,都無識念之欲。守時亦法教,道不得取景夢候效也。或時神相見,尚不得與神共語言,所以者何?或有邪神來試人,此處無象,自然求道不求神也。略小取大,故可得自然。故老君曰:有光而不曜。謂欲養其光明至於徹視,不欲小電曜光,精獨與一神相見也。如此不能悉見天下之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