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九三洞經教部經十

 

卷十九

老子中經(下)

 

◎老子中經(下)

(一名《珠宮玉歷》)

△第二十八神仙

經曰:常以六甲之日,平旦時拊心祝曰:

蒼林玄龜,流水如河,炎火週身(身,一作宮),安能知他?道來歸已,道來歸已!因念肝色正青,潤澤生光,其上高危,在左方。次念膽色正青圓,中黃外青,潤澤清泫,傍生拊心,著肝,肝覆其巔,此道之始也。念之既畢,乃呼其神曰:肉(一本作皮)子藍藍,與已為友,留為已使。某欲得太一神丹服食之,令某甲長生,勿去某身,常在紫房宮中,與道合同也。因瞑目念日精青氣來下著身,入鼻孔中,念肝色青氣與之合於目前,來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思行青氣周遍一身中,九十息止。至乙日復存其神,呼曰:太一紫宮(一作紫房)素女,與已為友,留為已使。某甲欲得太一華符服之。至甲寅、乙卯之日復存之。

△第二十九神仙

經曰:常以六丙之日禺中時,拊心祝曰:

朱雀丹液,天海地河;願求不死,服食天和(天和,一作至和)。因瞑目念心色正赤如日,在肺葉間乃止。念日精赤黃氣來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九而止。思行赤氣周遍一身中,百八十息止。呼其神曰:李尚(李尚,一作李常)、曾子,與己為友,留為己使。某甲願求太一神丹如金汋可飲食者,常在絳宮中,與己合同。至丁日復存其神,呼曰:天皇絳宮玉女,與己為友,留為己使。某甲欲得天皇長生之道。至丙午、丁己之日復存之。

△第三十神仙

經曰:常以六戊之日雞鳴時、日西黃昏時,拊心祝曰:

天道天道,願得不老,壽比中黃,升天常早,願延某命,與道長久。因瞑目念脾中黃氣來上至口中,上念天精黃氣來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五而止。思行黃氣周遍一身中,百五十息止。呼其神曰:玄光玉女、養子赤子、真人子丹、服食元氣,飲宴醴泉。故言一身神有父母凡三人。至己日復存之,呼其神曰:真人黃庭玉女,與己為友,留為己使。某甲欲求真人黃庭神仙之道。至戊辰、己未、戊戌、己丑之日復存之。

△第三十一神仙

經曰:常以六庚之日日晡時,拊心祝曰:

本子本子,白雲卒起,霧合萬里,願雲來歸已,常為我使,反覆仙命,終而復始。因瞑目念肺色正白,令白氣來止至口中;念曰,天精白氣來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思行白氣周遍一身中,百四十息止。呼其神曰:先生<漂寸>ぼ,與己為友,留為已使,奉持華蓋,金液玉英,常在勿出,侍我道君,共合為一身。至辛日復存其神曰:光黃玉堂,青腰玉女,與己為友,留為己使。某甲欲得彭祖長生不死之藥服之。至庚申、辛酉之日復存之。

△第三十二神仙

經曰:常以六壬之日夜半時,拊心祝曰:

願睹天鏡,玄滋玉池;還白使黑,常為嬰兒。神來歸己,五藏相隨。因瞑目念兩腎間白氣周行一身中十二遍,翕然布散,流行四肢。乃復念兩腎巍隗,狀如雙鯉魚,右黑左赤,俠脊而居,炫耀光明,相照一身中。乃念青天太清元氣,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一九而止。思行太清白元氣周遍一身,還藏丹田中,呼其神曰:司錄、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使某甲長生,上為真人,十二太一皆當言生。至壬子、癸亥之日復存之。

△第三十三神仙

經曰:所存念五臟神皆畢,乃更念玄厘、玉英、金液,恆勿忘也。更念玄厘,欲其潤澤而起行列也。別念玉英,其中有一人大回倒豎,小童子服飾也。存之欲令堅強,長大自倍也。念金液,欲令其乾燥而緩也,如紫谷盛水銀也。念此盡遍,而復存之,法十二周,精神處之,和氣自來,百病去除,壽命與天地期,長生無極,安知死時?

△第三十四神仙

經曰:食日之精,可以長生;緣茲上天,上謁道君。其法常以月一日、二日、五日、七日、九日、十一日、十三日、十五日日初出時,被發向日,瞑目念心中有一小童子,衣絳衣,文彩五色,灼灼正赤;兩手掌中亦正赤;以兩手掌摩面,下至心止,十二反為之。念天日精正赤黃氣來下在目前,存入口中咽之,一九,以手摩送之,拊心祝曰:

景君元陽,與我合德,俱養絳宮中小童子。須臾復念心下至丹田中止,以手摩送之。以日托心,心得日精,己乃神仙矣。

△第三十五神仙

經曰:食月之精,以養腎根,白髮復黑,齒落更生,己乃得神仙。常以夜半時,思腎間白氣周行一身中,上至腦戶,下至足心。自然之道,易致難行。常以月十五日,向月祝曰:

月君子光,與我合德,養我丹田中小童子。因瞑目念月白黃精氣來下在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以手摩送之,下至丹田之中。丹田中氣正赤,氣中有一人,長九分,小童子也。衣朱衣,故丹田中赤外黑,左青右黃上白,五色氣已具。但以其月托腎,腎得月精,乃得升沈。丹田中赤者,太陽之精也,心火之氣也;其外黑者,太陰之精也,腎水之氣也;其左青者,少陽之精也,肝木之氣也;其右黃者,中和之精也,脾土之氣也;其上白者,如銀盤而照覆之者,少陰之精也,肺金之氣也。其中有五人,即五臟之太子也,五行之精神也。人須得丹田成,乃為真人。故生子仁者,肝之精也。禮容者,心之精也。義慧者,肺之精也。和樂者,腎之精也。忠信篤厚者,脾之精也。辯勇者,膽之精也。緩和者,膽之氣衰也。盲者,肝之氣衰也。懦者,肺之氣衰也。癲者,心之氣衰也。濡者,腎之氣衰也。不肖喑聾者,脾之氣衰也。其五臟衰者,皆自見於己也。憂悲不樂則傷肝,傷肝則目瞑頭白,當思腎心以養之。淫樂過度即傷腎,傷腎則腰疼痛,身沉重,大小便膿血,思肝肺以養之。恚怒則傷心,傷心則病狂吐血,思肝脾以養之。遭患憂難則傷肺,傷肺則思脾腎以養之。飲食絕飽,酒醉過度則傷脾,傷脾則思心肺以養之。令其子母相養之,即病癒疾除(求神仙之人,惡傷五臟,學士明照之)。

△第三十六神仙

經曰:食太極之精,乃得長生。常以六戊之日,時加其辰(辰一作神),道士於室中,冠帶北向,再拜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孫小兆壬甲好道,願得長生。暮夜臥,上念北斗太極中央大明星精,正黃氣來下,在兆目前,入口中咽之,三五而止。黃精氣填滿太倉黃庭中,下至丹田中。乃念絳宮中有一赤人;紫房宮中有五人:太一君在其中,老子、仙人仲成子在左,太和、曲文子在右;明堂宮中有玄光玉女,左有黃裳子,右有中黃真人,俱宿衛真人子丹也。乃復下念玉堂三公,呼曰:司錄、六丁、玉女,削去某甲死籍,令某甲長生。氣定,乃復念真人子丹中胃管中,祝曰:

玄光玉女,養我真人子丹,服食元氣,飲宴醴泉。以北斗中極托脾,脾得斗極之精,乃為真人。

△第三十七神仙

經曰:肺為尚書;肝為蘭台;心為太尉公;左腎為司徒公,右腎為司空公;脾為皇后、貴人、夫人;膽為天子、大道君;胃為太倉,太子之府也,吾之捨也;大腸、小腸為元梁使者;下元氣為大鴻臚;中元氣為八十一元士;上元氣為高車使者,通神於上皇;故肺為玉堂宮;心為絳宮朱雀闕門;腎為北極幽闕玄武掖門;脾為明堂,侍中省閣也;胃為上海,日月之所宿也;臍為下海,日月更相上下至胃中。故太初者,元氣之始也,道也,一也;心上為天。太始者,為萬物之始也,山川也,地也,為腎。太素者,人之始也,精也,脾也,土也。上亦有三宮,兩目為絳宮,兩耳為玉堂宮,鼻口為明堂宮。眉間為郊山。能合三元氣以養其真人小童子,則列然徹視矣。

老君曰:萬道眾多,但存一念子丹耳。一,道也。在紫房宮中者,膽也。子丹者,吾也。吾者,正己身也。道畢此矣。

△第三十八神仙

經曰:道士練水銀,消沙液、珠玉、八石,以作神丹,服一刀圭,飛昇天宮。身常食氣,乃得長生神仙。存神食丹,乃為真人。真人得道,上佐上皇治。故真人以水土溟溟浩浩,天地潰潰濛濛,不知所存藏。萬八千歲乃成天、地、人。故真人以土作人,呼吸飲食,從騎伏使,令土不得獨處,人不得獨存。故言黃土,本人之先也。真人去之,上升九天;世人無道,下入黃泉。益土三升子(一作了)無骨筋(一本作肋)。故九天丈人有言曰:食於天者,以身報天,上為真人(神仙戲游);食於地者,以身報地,下為屍鬼;食於人者,以身報人,骨毛棄捐。兆欲為道,勿食飛鳥。天之所生,殺之數數,減子壽年。人畜食之,可以為廚宰六畜也。避六丁神,獸類也勿食。丁卯兔也,丁丑牛也,丁亥豬也,丁酉雞也,丁未羊也,丁巳蛇也,此大禁之,六丁神之諱也。乘氣服丹入室之時,無令生物,禁食五畜肉。五畜肉者,馬、牛、羊、豬、狗也,但得食雞子、魚耳。禁食五辛,臭惡自死之物慎勿食,服丹尚可,乘蘗禁之。

△第三十九神仙

經曰:道者,吾也,上上中極君也。兆常以日出時、日中時、酉時、夜半時(一雲日申、酉),上念太極中央太黃星,其精氣來下在兆額上眉間止,正赤黃白如日狀,以意致之下,入口中咽之,令其氣下入絳宮紫房黃庭中。咽之三五而止,祝曰:

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孫小光壬甲好道,願得長生。此吾之氣也,吾從此氣生。念之萬遍,無止也。令兆長生,上為真人,雲車下迎,飛昇天宮,上謁上帝南極老人元光之前。

老君曰:聖人銷珠,腎人水玉。銷珠水玉,其道同法。銷珠者,服日之精,左目日也。水玉者,食月之精,右目月也。被發,正偃臥,瞑目,常念兩目中黃精赤氣來下入口中,咽之,三九而止。令人神明,徹視八方。食肺之精,常念肺中白氣來上出至咽喉入口中,咽之,三七而止。令人神明,身生光澤,辟邪致神,玉女侍之,即長生辟百鬼矣。常念身中小童子衣絳衣,在心中央。中央即神明也。時念心中有紫華蓋,下有一人,著赤幘大冠,絳單衣,彳釗箭引弩,憤然而嗔,即能辟兵,役使鬼神矣。

△第四十神仙

經曰:常思頂中紫雲出如車蓋,狀如火氣,文彩五色,上與天連。以意極布之,與天相率下。念胃中黃氣如橘,忽長稍大,身形如日。念目下元氣、赤人黃人,道氣行布四支,登高入日中(登高,一作登台),上至絳宮紫房太一。祝曰:

太一北極,敬告諸神,常令魂魄安寧,無離某甲身。是謂自然無形者也。

△第四十一神仙

經曰:鬼箭十二,可以辟兵。常思心中十二芝莖,上與肺連,以意挹之,名曰鬼箭。兆常行之,五兵自辟,兇惡自亡。以擊四夷,捐摠電光,但間兵楯刀戟、金銀,天神皆助真也,雷公擊鼓也。太白揚光,白帝持弩,蚩尤辟兵,青龍守門,武夷在庭,珣蛇玄武,主辟凶殃。白兔搗藥,蟾蜍在傍,太一和劑,彭祖先當;服一刀圭,面目生光,身出毛羽,上謁上皇。此道也,使諸神氣與子合同,慎之,勿解殆也。

△第四十二神仙

經曰:常以庚申之日申時,被發,西南首,申地偃臥,縱體,瞑目,念肺正白,潤澤光明,中有芝草,莖大如小指,其中空而明,下與心相連。其中有青赤氣,上下交通,出心入肺之中。念之至下晡時止。肺者,人之天也;心者,人之日也;日氣上出如赤丹之精,未嘗有之時,人須得此氣以生耳。失此氣者,則死矣。名曰自然之道。道通神靈矣。

△第四十三神仙

經曰:常念心中赤氣如日,內青外黑,三合成德,以應道數。師曰:常以平旦,念心中正赤如日,日中有人,著大冠赤幘,衣絳單衣。兆見之呼曰:天皇太一君,使某甲長生,上為真人。

△第四十四神仙

經曰:還精絳宮之中法:常以月一日、十五日、晦日,以日初出時,被發,東首向日臥,以左手摩兩乳間,下至心,九反而止。柑心言曰:神手神還絳宮,無離己身;神乎安,君靜處,與己言語。如此三,乃止。師曰:每摩兩乳間者,使氣上下道也;拊摩其心,存小童子,此名虛無。還精絳宮者,月三日為之也,神仙之道也。

△第四十五神仙

經曰:元陽赤人,太一也;元陽道君,中太一也;元陽子丹,己吾身也;元陽玄光玉女,道之母也;元陽皇人,太一王也;元陽丹田,藏精宮也。師曰:元者,氣也;陽者,日也。當思心中有日,日有赤人,著赤幘大冠,衣絳單衣。次思膽中有太白明星,三光耀而相照,星上各有一人,衣絳朱衣,冠九德之冠。道君在中央,左有老子、仲成子,右有太和、曲文子,凡五人、是一也。次念脾上正黃,中有日,日中有三人,道母玄光玉女在中央,左有黃裳子,右有中黃直。次念胃管中有真人子丹,坐珠玉之狀,上黃金色雲氣為帳,玉女小童子侍之。次念臍中太一,衣五彩朱衣,冠三絳之冠,左青人,右有白人,前有赤人,後有黑人。次念丹田中有赤氣,赤氣中有三人,赤人在中央,左有青人,右有黃人,赤氣繞之,內青外黑,上白中黃。念此畢,臥,有所見,神氣來語人也。

△第四十六神仙

經曰:常念脾中有黃氣升上至口中,咽之,三五而止,即飽矣。可以辟榖,坐在立亡。師曰:常思脾中有日,日中有黃金匱,匱中有書,封之以黃玉戶ぼ廣三寸,字曰威喜。精而思之,則耶自出。兆能見而讀之,心開目明,即時神仙矣。

△第四十七神仙

經曰:常思念胃中,正自如凝脂,中有黃氣,填滿太倉,上至口中,咽之即飽。師曰:胃者,太倉也。諸神皆就太倉中飲食。中黃金釜,金甑。玉女小童,主給使之。故呼曰黃裳子,致行廚矣。

△第四十八神仙

經曰:腎者,元氣之根也。常思腎間白氣,上升至頭中,下至足心十指之端,周行一身中十二遍而止,手足皆熱,可以不饑,不渴,不寒,令人不老,白髮復黑。兆常念行之。

△第四十九神仙

經曰:常以月朔、望日,思兩腎間白氣,上頂中,下至足心。神龜五彩為甲,文若總系,上有玄光玉女,二公相對坐,前有太一,後有玄冥司錄、司命,共議死生。人精念之,三十息止。咒曰:司錄君、司命君、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著上生文,此當言長生。神龜呼吸,吐故納新,恣意所為。白龜之神,元氣布行,四友皆溫。人須得腎氣,神龜呼吸乃生耳。常以甲子日及壬子日存行之,即長生矣。

△第五十神仙

經曰:常以甲午之日日中時,被發,南首偃臥,瞑目,念臍下三寸丹田中黃,其氣正赤,大如手掌,其外黑,次其外青。臍上有白氣覆之,肺氣也,左有青,右有黃,各大如手掌。此三者,肝氣、脾氣、肺氣。師曰:丹田中赤者,太陽氣;其外黑者,太陰氣;次外青者,少陽氣。三合成德,三氣守之,即長生矣。

△第五十一神仙

經曰:心為虛,腎為元。虛氣以青上為天,元氣以寧下為地,入於太淵。故虛氣生為呼,元氣生為吸。心為日,腎為月,脾為斗。心氣下,腎氣上,合即為一,布行四友不休息。故心為血,腎為氣,合即流行,名曰脈。脈者,魂魄,人之容也。魂魄以去,主人寂寂,故伯脈盡即氣絕,氣絕即死矣。是以為道者不可不存其神,養其根,益其氣。兆汝弩力弩力,將去矣。真人得道,萬八千歲一會;道士得道,千歲一會,故作《中經》,以遺後世。本上皇藏之金匱,道人得,千金勿傳出也。

△第五十二神仙

經曰:三元之日會,合於己亥。三元者,太一、太陰、宮氣是也。三元俱起己亥。太一左行,歲一辰;害氣右行,四孟,歲行一孟;太陰右行,三歲一辰,九年行方。四九三十六年,三元俱合於亥。三合之歲,水旱兵饑,災害並起。三合之歲,陰陽隔並,感天動地,害氣流行,晝行則傷谷,中有人即疾疫,中谷即饑、貴。兆汝居其間,不能自生也。可不弩力勉時學道哉?當期之世,水旱蝗蟲,五穀饑貴,兵革並起,人民疾疫,道路不通,負老提幼,散流他方,其父母妻子兄弟,哀氣內發,摧肝絕腸,略為奴婢,不知縣鄉。於期乃欲學道,豈不晚哉!豈不晚哉!吾深戒子,存神作丹,早自防。即遭亂世,遠去深藏;聖主明世,道可照而行也。故天地之會,四十五歲一小貴,九十歲一小饑;一百八十歲一大貴,三百六十歲一大饑。五百歲,腎者一小聚;千歲,聖人一小聚;三千六百歲聖人大會。萬八千歲,真人一小出治;三萬六千歲,至極仙人一出治;三百六十萬,歲天地一大合,元氣溟涬,濛鴻元形,人為萬物,不知東西南北,人化為禽獸,禽獸化為人。真人乃在元氣之上,仙人乃在絕域無崖之際,道人隱居,可以貴重也。

△第五十三神仙

經曰:天都京兆,合在勾陳之左端,號曰安德君,主與天太一北君共釭計說諸神,主人魂魄,會於南極。有錄者延壽,眾神共舉之;無錄者終矣,司命絕去之人,魂魄會於北極。有功德於人、天地、萬物者,子孫富貴,壽考鮮明,身得封侯,復出為人。無德者有三:一曰殘賊酷虐、害逆天地四時;二曰咒咀嫉妒淫泆,慢易天地神靈;三曰不忠、盜竊陰賊、推埋殺人。犯此三者,子孫絕滅。人生自有三命,至娶婦嫁女,復定其一命;移徙葬埋,復定其一命。得吉身者壽考,子孫富貴;得凶者死,子孫貧困屯。汝居世間,當何著於天地?神可畏也。故天置日月、北斗、二十八宿、五星主之;六甲六丁諸神,主行民間。兆汝不知,汝甚可畏之。常復有邪鬼精魅至於家,思不祥、裡社、水土公、司命、門戶、井灶、清溷、太陰水瀆,皆能殺人者。兆汝欲卻邪辟鬼,當被符,次服神藥。符者,天地之信也;藥者,人丹也。益其氣力,身輕堅強,即邪氣官鬼不能中人也,即成神仙矣。鬼者,神之使也。鬼見天信即去矣。人亦有之,京兆捨中極鄉璇璣裡夏裡黃公,字德皇,正在臍中央,太一是也。一名玉靈子。衣五彩朱衣,總閱黃神。常以八月秋分之日,案比計釭。常先之一日,後之一日,正節之日,凡三日,入室勿出,常以雞鳴時思之,平旦兆悅之,至日禹中時止,為之三日。被發西北向,偃臥縱體,無令他人見之,豫敕家中人無得有聲。先齋戒沐浴,至其日入靜室中,安心自定,先祝之曰:魯孫小兆某甲好道,願得長生。今日秋分之日,天帝使者夏裡黃公來下入吾身中,案比總閱,諸神不得逋亡,皆當來會。從上三呼之,比為之日三呼之,三日九呼之,日中乃止。即言曰:司錄、六丁、玉女,削去某死籍,更著某長生神仙玉歷,急急如律令!即日有天帝無極君,教自應曰:諾。下床回向再拜,謝天神。一身道畢此矣。

△第五十四神仙

經曰:子欲知真人、仙人何類?仙人衣揲衣,生毛羽;真人無影,衣五彩朱衣。其居無常處,東春、南夏、西秋、北冬,浮游名山崑崙、蓬萊、大郢九域之上,時上謁。上謁上皇,故真人得道,八千萬歲。乘珠玉雲氣之車,駕元極之馬,時乘六飛龍,佐上皇治。中仙之士,中天而上。乘雲往來,歷越海江。下仙之士,法當屍解。晦日朝會拜禮,不得解怠,當為神使。道非有所異也,但有尊卑等故耳。故百歲之人黃頭髮,二百歲之人兩顴起,三百歲之人萬物耳,四百歲之人面縱理,五百歲之人方瞳子,六百歲之人脅助胼,七百歲人骨體填,八百歲之人腸為筋,九百歲之人延耳生,千歲之人飛上天,上謁上皇太一。為仙真人重瞳子,故能徹視八方。食芝服丹即不老。人萬八千歲更為童子,男八女七,從此始。

△第五十五神仙

經曰:子欲制百邪百鬼及老精魅,常持符、利劍,亭水甕上,於中視其形影。凡行出入,卒逢非常怪物,於日月光中視其形影,皆可知也。以丹書制百邪符,置於甕水上。邪鬼見之,皆自然消去矣。諸精鬼魅、龍蛇、虎豹、六畜、狐狸、魚鱉龜、飛鳥、褲鹿、老木,皆能為精物。犯人者,符刻之斬之,付河伯、社令。常召今日直符使六丁神守之宿衛。左文字,在八十一首玄圖六甲宮四十九真中。亦有珠胎、七機、華蓋、清觀皆能制百邪。此四符者,惡穢人不可服也。當被服威喜、巨勝、左契、右射、太極、太清、太玄、陽章、參天、包元氣、太虛,此大道也。可常被服,無所不防,亦無禁忌也。上制文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曾孫小兆王甲好道,願得長生,所願從心來,自在心也,不多言。上封文曰:皇天上帝太上道君天一太一北斗君、日月陰陽君、司命君、司錄君,曾孫小兆王某好道,願得長生,唯司命司錄君削去死籍,更著長生玉歷仙籍,定為真人。臣某即日除為太一使者,再拜受命。上皇道君。中黃門子,再拜著契封符傳,當清潔先解過,常以西四時除日及八節日,以酒脯於東流水上解過,南流亦可。神仙玄圖曰:玉歷五十五章姓名符信,本在上皇金匱玉笈玉笥中,封之九重。兆得之,慎勿妄傳。子慎之,勿受錢之。得其人即傳之,可得神仙。吾時時自案行此三篇。三篇,上下《中經》也。吾常使司命教鬼守汝,勿妄增減吾文。一字不具,吾即知之,兆汝慎之!慎之!如吾言符與下字以丹青之,此吾之信也。兆汝審欲神仙,當先服還丹金液,存神,即時仙矣,上為真人。兆汝不服神丹金液,當自苦耳。為寒溫風鬼所繫,司命不救汝也。道神無奈汝何。兆為道,溫衣適食,守虛無,為自然,鬼亦不能救殺也,年壽終竟,自死矣。何以言之?以其不堅守神故也。譬猶萬物之生,非欲求死,但自然老枯槁腐死,其人亦如此矣。吾以喻汝,努力求師,吾教八十一弟,皆仙。其十人布在民間,游篔谷仙。吾越度秦項不出,為漢出,合於黃世,見吾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