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說戒部三

卷四十

說百病

崇百藥

初真十戒

目錄

清戒

太玄都中宮女青律戒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戒

金書仙志戒

上清大洞戒

靈寶戒

受持八戒齋文

 

◎說百病

老君曰:救災解難,不如防之為易;療疾治病,不如備之為吉。今人見背,不務防之而務救之,不務備之而務藥之。故有君者不能保社稷,有身者不能全壽命。是以聖人求福於未兆,絕禍於未有。蓋災生於稍稍,病起於微微。人以小善為無益,故不肯為;以小惡為無損,故不肯改。小善不積,大德不成;小惡不止,以成大罪。故摘出其要,使知其所生焉,乃百病者也。

喜怒無常是一病。忘義取利是一病。

好色壞德是一病。專心繫愛是一病。

憎欲令死是一病。縱貪蔽過是一病。

毀人自譽是一病。擅變自可是一病。

輕口喜言是一病。快意逐非是一病。

以智輕人是一病。乘權縱橫是一病。

非人自是是一病。侮易孤弱是一病。

以力勝人是一病。威勢自阯椄O一病。

語欲勝人是一病。貸不念償是一病。

曲人自直是一病。以直傷人是一病。

惡人自喜是一病。喜怒自伐是一病。

愚人自賢是一病。以功自與是一病。

名人有非是一病。以勞自怨是一病。

以虛為實是一病。喜說人過是一病。

以富驕人是一病。以貴輕人是一病。

以貧妒富是一病。以賤訕貴是一病。

讒人求媚是一病。以德自顯是一病。

敗人成功是一病。以私亂公是一病。

好自掩意是一病。危人自安是一病。

陰陽嫉妒是一病。激厲旁悖是一病。

多憎少愛是一病。評論是非是一病。

推負著人是一病。文拒鉤錫是一病。

持人長短是一病。假人自信是一病。

施人望報是一病。無施責人是一病。

與人追悔是一病。好自怨諍是一病。

罵詈蟲畜是一病。蠱道厭人是一病。

毀訾高才是一病。憎人勝己是一病。

毒藥鴆飲是一病。心不平等是一病。

以賢嗊嗃是一病。追念舊惡是一病。

不受諫喻是一病。內疏外親是一病。

投書敗人是一病。談愚癡人是一病。

煩苛輕躁是一病。摘捶無理是一病。

好自作正是一病。多疑少信是一病。

笑顛狂人是一病。蹲踞無禮是一病。

丑言惡語是一病。輕易老少是一病。

惡態丑對是一病。了戾自用是一病。

好喜嗜笑是一病。喜禁固人是一病。

詭譎諛諂是一病。嗜得懷詐是一病。

兩舌無信是一病。乘酒歌橫是一病。

罵詈風雨是一病。惡言好殺是一病。

教人墮胎是一病。干預人事是一病。

孔穴窺視是一病。借不念還是一病。

負債逃竊是一病。背向異辭是一病。

喜抵捍戾是一病。調戲必固是一病。

故迷誤人是一病。探巢破卵是一病。

刳胎剖形是一病。水火敗傷是一病。

笑盲聾喑是一病。教人嫁娶是一病。

教人擿捶是一病。教人作惡是一病。

含禍離愛是一病。唱禍道非是一病。

見便欲得是一病。強奪人物是一病。

老君曰:能念除此百病,則無災累,痛疾自愈,濟度苦厄,子孫蒙佑矣。

 

◎崇百藥

老君曰:古之聖人,其於善也,無小而不得;其於惡也,無微而不改。而能行之,可謂餌藥焉。所謂百藥者:

體弱性柔是一藥。行寬心和是一藥。

動靜有禮是一藥。起居有度是一藥。

近德遠色是一藥。除去欲心是一藥。

推分引義是一藥。不取非分是一藥。

雖憎猶愛是一藥。好相申用是一藥。

為人願福是一藥。救禍濟難是一藥。

教化愚蔽是一藥。諫正邪亂是一藥。

戒敕童蒙是一藥。開導迷誤是一藥。

扶接老弱是一藥。以力助人是一藥。

與窮恤寡是一藥。矜貧救厄是一藥。

位高下士是一藥。語言謙遜是一藥。

恭敬卑微是一藥。不負宿債是一藥。

愍慰篤信是一藥。質言端愨是一藥。

推直引曲是一藥。不爭是非是一藥。

逢侵不鄙是一藥。受辱不怨是一藥。

推善隱惡是一藥。推好取丑是一藥。

推多取少是一藥。稱歎賢良是一藥。

見賢自省是一藥。不自彰顯是一藥。

推功引苦是一藥。不自伐善是一藥。

不掩人功是一藥。勞苦不恨是一藥。

懷實信厚是一藥。覆蔽陰惡是一藥。

富有假乞是一藥。崇進勝已是一藥。

安貧不怨是一藥。不自尊大是一藥。

好成人功是一藥。不好陰私是一藥。

得失自觀是一藥。陰德樹恩是一藥。

生不罵詈是一藥。不評論人是一藥。

好言善語是一藥。災病自咎是一藥。

苦不假推是一藥。施不望報是一藥。

不罵畜生是一藥。為人祝願是一藥。

心平意等是一藥。心靜意定是一藥。

不念舊惡是一藥。匡邪弼惡是一藥。

聽諫受化是一藥。不干預人是一藥。

忿怒自製是一藥。解散思慮是一藥。

尊奉老者是一藥。閉門恭肅是一藥。

內修孝悌是一藥。蔽惡揚善是一藥。

清廉守分是一藥。好飲食人是一藥。

助人執忠是一藥。救日月蝕是一藥。

遠嫌避疑是一藥。恬惔寬舒是一藥。

尊奉聖文是一藥。思神念道是一藥。

宣揚聖化是一藥。立功不倦是一藥。

尊天敬地是一藥。拜謁三光是一藥。

恬惔無慾是一藥。仁順謙讓是一藥。

好生惡殺是一藥。不多聚財是一藥。

不犯禁忌是一藥。廉潔忠信是一藥。

不多貪財是一藥。不燒山木是一藥。

空車助載是一藥。直諫忠信是一藥。

喜人有德是一藥。赴與窮乏是一藥。

代老負擔是一藥。除情去愛是一藥。

慈心愍念是一藥。好稱人善是一藥。

因富而施是一藥。因貴為惠是一藥。

老君曰:此為百藥也。人有疾病。皆有過惡。陰掩不見,故應以疾病。因緣飲食、風寒、溫氣而起。由其人犯違於神,致魂逝魄喪,不在形中,體肌空虛,精氣不守,故風寒惡氣得中之。是以聖人雖處幽暗,不敢為非;雖居榮祿,不敢為利。度形而衣,量分而食。雖富且貴,不敢恣欲;雖貧且賤,不敢犯非。是以外無殘暴,內無疾痛,可不慎之焉!

 

◎初真十戒

天真言:出家超俗,皆宿有良契,故能獨拔常倫。若慎終如始,精至修練,當福延七祖,慶流一門。所謂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乃至功成德就,白日昇天。於是乎,開度之時,宜受初真之戒。其戒有十爾,當受之。

第一戒者,不得陰賊潛謀,害物利己,當行陰德,廣濟群生。

第二戒者,不得殺害含生,以充滋味,當行慈惠,以及昆蟲。

第三戒者,不得淫邪敗真,穢慢靈氣,當守貞操,使無缺犯。

第四戒者,不得敗人成功,離人骨肉,當以道助物,令九族雍和。

第五戒者,不得讒毀賢良,露才揚己,當稱人之美善,不自伐其功能。

第六戒者,不得飲酒過羌,食肉違禁,當調和氣性,專務清虛。

第七戒者,不得貪求無厭,積財不散,當行節儉,惠恤貧窮。

第八戒者,不得交遊非賢,居處穢雜,當慕勝己,棲集清虛。

第九戒者,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親,推誠萬物。

第十戒者,不得輕忽言笑,舉動非真,當持重寡詞,以道德為務。

能保此十戒,始終無虧,則天道佑之,神明輔之,欲求凶橫,不可得也。若朝為夕替,洩慢正真,自貽其殃,無怨咎於高靈也。凡初入道之子,可不勖之。

◎清戒

太玄部卷第八老君傳授經戒儀註訣云:凡受戒及經畢後,月晦日半夜,不可不齋。齋則清戒。清戒竟夜,誦之百遍千遍,限外無數。未堪如此者,不可減九遍。他日齋靜行來,出入得誦,更不必齋。時宜諮師訪友,思而行之,不須高聲,心口相知,在人眾中,勿發於口,審能感通上聖。

《正一法文》下卷云:凡為道民,便受護身符及三戒,進受五戒、八戒,然後受菉。從前未受戒者,受菉之後,依次受之,誦習通利,恆存思行持意不謬忘,則不犯科。未受錄之時,無所呼召。受錄已後,動靜呼神。不行戒者,呼之不至。破戒之人,吏兵遠身。還上天曹,考官便逮。致諸厄疾,公私災橫,轗軻衰否,所作不成。成功立德,捨暗入明,施善禳惡,以吉除凶,要在行戒,神即佑之。戒有別文,精詳修習。或有不解,或有遺忘,或有謬誤,或冒禁故,或尊上逼迫,或畏死犯之,皆是招愆,悉名破戒,即應懺悔,首謝自新也。凡違戒者,背負鞫言,協道信邪,雜事佛俗,此為不專,中心懷貳,愚迷猶豫,惑障纏深。師三誨之,必能改革,守一不回,召神有效。三誨不悛,是為叛道。乖逆師尊,法應奪菉。入佛奉俗,及元所事,師慈愍之,不追咎責。怨懟事他,棄本逐末,雖名奉道,實犯正科,諸官不得容受,積久知悔,更立功乞還,許依聽升遷矣!

 

◎太玄都中宮女青律戒

凡修上清之法,不得北向及本命之上二處便溺,觸忤玉晨,穢慢本真。五犯不得入仙也,十犯被考左官,死入地獄三塗之中,萬劫還生不人之道。

凡上學之士,受三天正法,四明之科,佩帶真文,出入三光,及宜臥息不得露頭,不著巾帽,及脫衣露形,毀慢身神,恥辱真文,令真靈遠逝,空屍獨在。三犯不得入仙也,五犯死入地獄,萬劫還生不人之道。

凡上學之士,受三天正法,四極明科,妄入殗穢,哭泣悲淚,弔問死喪。五犯伐功斷事,不得入仙也。十犯死入地獄,萬劫還生不人之道。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戒

凡道士存思上法,及修學太一事,皆禁見死屍血穢之物。當以真朱一銖,散入水中,因以洗目漱口,並洗手足,微咒曰:

三元上道,太一護形。司命公子,五神黃寧。血屍散滅,凶穢沉零,七液纏註,五臟華生。令我仙度,長身利貞。

凡道士受學長生法,不得稱死事。稱死事者,則生氣變動,不居常宅;故氣運入,魂神離棄。是以惡氣游屍陳,其間孔矣。持病將死之漸也。

《真一條檢經》云:夫立功德者,不得觸禁犯忌,當與身神相和,不可更相剋賊。更相剋賊,則生災起禍也。夫消災散禍,不得用本命行年,如用本命行年,賊害汝身。

 

◎金書仙志戒

夫學仙之人,勿北向便曲,仰視三光。勿北向理髮,解脫衣裳。勿北向唾罵,犯破毀王。破謂歲下辰也,王謂王氣之所在也。勿怒見日月星辰,勿以八節日行威刑,勿以月朔日怒恚,勿以三月三日食百草心,勿以四月八日殺草伐樹,勿以五月五日見血物,勿以六月六日起土,勿以七月七日思存惡事,勿以八月四日市履屐附足之物,勿以九月九日起床席,勿以十月五日罰責人也,勿以十一月十一日不沐浴,勿以十二月三日不齋燒香念仙也。諸如此忌,天人大禁,三官告察,以是為重罪矣。或令人三魂七魄流競,或胎神所憎,三官受惡之時也。是以惡夢交於丹心,妖魅乘其朱闕,精液觸犯神真,煩惱流變多禁,莫識其術。子能奉修,則為仙才,不奉天禁,則為傷敗。

受法之身,不入產婦之戶及不見屍者,謂異處斷隔於來往,則乃朝禮無廢,不拘日數之限。若家無隔異者,四十五日外,方得朝禮。

《正一法文》下卷云:協道信邪,此為不專,中心懷貳,愚迷猶豫,是為叛道。乖逆師尊,法應奪算。

《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云:凡修太一之事及行上法存神之道,慎不可見屍及血穢之物。見一屍則一年不得行事,又卻傾一年之功。然此帝一之科常,卻罰於既往,又進塞於將來。若一年三見屍者,則罰功斷事各三年也。若過見二十四屍者,皆不得復行太一,以求仙也。

凡修受上法及雌一太一之事者,兆身中三魂五神之氣,常熏於巾服之中;七魄九靈餘精,常棲於履屐之下。是以道士學長生不死,不得雜席而寢;故衣褐之服,不借非已之氣,履屐之物,常惡土穢之糞,亦不故使雜人犯觸,以驚三魂。

凡道士吐納和氣,存神服霞,修求長生之事,慎不可食五葷之菜,及為酒色之病敗也。是故古之神人云:五葷為伐藏之斧斤,酒色為喪身之棺廓。夫能斷斧斤之所傷,塞棺廓之死宅者,然後可以陟長生之途徑,漸神仙之蹊路乎!

凡存修太一之事,欲有所禮願,慎不可叩頭。叩頭者,則傾九天,動千真,神官回覆,泥丸倒懸,天帝號於上府,太一泣於中田。數如此者,則存念無益,三真棄宮,七神漂散,玄宅納凶,是為太一五神之至忌也。故古之真人,但心存叩頭,運精感而行事,不因頰顙以祈靈也。

凡修行太一之事,真人之道,不得有所禮拜。禮拜亦帝君、五神之所忌也。若有所精思行禮願之時,但心拜而已,不形屈也。

 

◎上清大洞戒

凡修雌一之法,不得哀哭。哀哭感則五神號於上府,太一泣於中田,神喪精亡,靈真去身,空屍獨立,復何仙冀哉?不得見屍,一年不得行事,卻傾一年之功。若一年見三屍者,則三年不得行事,亦卻三年之功。見二十四屍,子失道矣。前文太素亦與此大同小異矣。亦不得言稱死事,恚怒願己之死,言滿四十,不得為真人,以為棄生之罪,三年身亡滅矣。不得衣五色衣裳,敷華好服則真靈去身,淫邪內發馳心,猖獗潛逸,赤子飛飆,長離玄宮,破形解骸,身死名滅。若衣服,勿雜色蘭布之服,可以終日詠誦洞章,奚求不得乘雲駕龍,逍遙太極。

 

◎靈寶戒

《真仙內科》云:玄功之人,常布衣草履,不得榮華之服,犯者失道。祖父母、己父母、同法可拜,不同法不得拜,叔伯以下,不同法亦不得拜,犯者身亡。父母吉會,不得預坐。父母兄弟妻子同契,雖有骨血之親,皆不得同床而坐,同盤而食。其法不同,皆為屍穢,犯者失道。夫妻不得同室而寢,若邪念在心,長失道矣。自非同盟,不得同室而寢。自非同契,不得同床而坐,同盤而食,同衣而服,犯者失道。

凡身荷仙官靈菉,不得妄拜妄哀,不得妄哭。凡於父母、國君、官長二千石剌史三,公皆設敬,不得即誤禮拜。

 

◎受持八戒齋文

劉宋朝陸先生修靜上啟:

元始天尊,無極大道,感應靈聖,一切神明。今有善男子、善女人等,求欲受持八戒清齋一日一夜,用以檢御身心,滅諸三業罪惱者。故《洞神經》第十二云:夫齋以齊整身心為急。身心齊整,保無亂敗。起發多端,大略有八:

一者,不得殺生以自活。

二者,不得淫慾以為悅。

三者,不得盜他物以自供給。

四者,不得妄語以為能。

五者,不得醉酒以恣意。

六者,不得雜臥高廣大床。

七者,不得普習香油,以為華飾。

八者,不得耽著歌舞,以作倡伎。

今日善男子、善女人等人,若能不犯此之八事,則八敗無從以起,則八成自然而立。立久不失,則延年保命,神通洞達。是故齋者,受持八戒,思真行道,通而無窮,顯驗必速,皆如所期也。今請受既畢,再拜起,奉戒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