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異經

()東方朔

 

 

 

  東方荒外有豫章焉(樟木),樹主九州。其高千丈,圍百丈,本上三百丈,本如有條枝,敷張如帳,上有玄狐黑猿。枝主一州,南北並列,面向西南。有九力士操斧伐之,以佔九州吉凶。斫復,其州有福;遲者州伯有病;積歲不復者,其州滅亡(亡言州伯死,復者木創復也)。

 

  東方有桑樹焉,高八十丈,敷張自輔。其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其上自有蠶,作繭長三尺,繰一繭,得絲一斤。有椹焉,長三尺五寸,圍如長(此桑是間桑,但樹長大)。

 

  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晝之木,晝夜火燃,得暴風不猛,猛雨不滅。

 

  南方大荒之中有樹焉,名曰祖、稼、■〈木匿〉。祖,柤梨也;稼,株稼也;■〈木匿〉,親■〈木匿〉也。三千歲作花,九千歲作實。其花蕊紫色,其實赤色,其高百丈,或千丈也。敷張自輔,東西南北方。枝各近五十丈,葉長七尺,廣四尺,色如綠青,禾皮如桂,樹理如甘草,味飴,實長九尺,圍如長,無瓤核,竹刀割之如酥,得食復見實即滅矣(張茂先注曰:言復見後實熟者,壽一萬二千歲)。

 

  南方大荒有樹焉,名曰如何。三百歲作花,九百歲作實。花色朱,其實正黃。高五十丈,敷張如蓋,葉長一丈,廣二尺餘,似菅苧,色青,厚五分,可以絮如厚樸材理如支九子,味如飴,實有核,形如棘子。長五尺,圍如長,金刀剖之則酸,蘆刀剖之則辛。食之者地仙,不畏水火,不畏白刃(刃刀之屬。言地仙者,不能飛在地,從人去也)。

 

  東方有樹焉,高百丈,敷張自輔。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梨,如今之柤梨,但樹大耳。其子徑三尺,剖之少瓤,白如素,和羹食之,為地仙。衣服不敗,辟穀,可以入水火也。

 

  東南荒中有邪木焉,高三千丈,或十餘圍,或七八尺。其枝喬直上不可■〈冉〉也。葉如甘瓜,二百歲葉落而生花,花形如甘瓜,復二百歲落盡而生萼,萼下生子,三歲而成熟。成熟之後,不長不減,子形如寒瓜(似冬瓜也),長七八寸,逕四五寸。萼復覆生頂(言發萼而得成實),此不取,萬世如故。若取子而留萼,萼復生子如初,年月復成熟,復二年則成萼,而復生子。其子形如甘瓤,少■〈柬見〉,甘美,食之令人身澤。不可過三升,令人冥醉,半曰乃醒。木高,人取不能得,唯木下有多羅之人,緣能得之(多羅國名)。一名無葉,世人後生不見葉,故謂之無葉也。一名倚驕(張茂先注曰:驕直上不可那也)。

 

  東方有樹,高五十丈,葉長八尺,名曰桃。其子徑三尺二寸,小核味和,和核羹食之,令人益壽。食核中仁,可以治嗽。小桃溫潤,既嗽,人食之即止。

 

  北方荒中有棗林焉,其高五十丈,敷張枝條數里餘,疾風不能偃,雷電不能摧。其子長六七寸,圍過其長,熟赤如朱,乾之不縮,氣味潤澤,殊於常棗,食之可以安軀,益於氣力。此棗枝條盛於常棗,亦益氣安軀。赤松子雲,北方大棗,味有殊,既可益氣,又安軀。

 

  南方荒中有涕竹,長數百丈,圍三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以為船。其筍甘美,煮食之可以止創癘(張茂先注曰:子筍也)。

 

  南方山有邯■〈甘庶〉之林,其高百丈,圍三尺八寸。促節多汁,甜如蜜,咋嚙其汁,令人潤澤,可以節蚘蟲。人腹中蚘蟲,其狀如蚓,此消穀蟲也,多則傷人,少則穀不消,是甘蔗能減多益少,凡蔗亦然。

 

  不晝木火中有鼠,重千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但居火中洞赤,時時出外。而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取其毛績紡織以為布,用之若有垢涴,以火燒之則淨也。

 

  北方層冰萬里,厚百丈。有磎鼠在水下土中焉,形如鼠,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食之已熱。其毛八尺,可以為褥,臥之卻寒。其皮可以蒙鼓,聞千里。其毛可以來鼠,此尾所在鼠聚。今江南鼠,食草木為災,此類也。

 

  西方山中有蛇,頭尾差大,有色五彩。人物觸之者,中頭則尾至,中尾則頭至,中腰則頭尾並至,名曰率然(張茂先注曰:會稽常山最多此蛇。故孫子兵法「三軍勢如率然者」是也)。

 

  北海有大鳥,其高千尺,頭文曰天,胸文曰侯,左翼丈曰鷖,右翼文曰勒。頭向東正,海中央捕魚。或時舉翼而飛,其羽相切如風雷也。

 

  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岸深五丈餘,恆冰,惟夏至左右五六十曰解耳。有橫公魚,長七八尺,形如鯉而目赤,晝在湖中,夜化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烏梅二枚煮之則熟,食之可止邪病。其湖無凸凹,平滿無高下。

 

  南方蚊翼下有蜚蟲焉,目明者見之。每生九卵。復未常有孵復成九子。蜚而俱去,蚊遂不知。亦食人及百獸。食者知言蟲小食人不去也。此蟲既細且小,因曰細蠛,陳章對齊桓公小蟲是也。此蟲常春生,以季夏藏於鹿耳中,名嬰蜺,亦細小也。

 

  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長七八尺,皆如人形。身及頭上,皆有毛,如獼猴。毛長尺餘,■〈生毛〉■〈麗毛〉,見人則瞑目,開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喜食人。舌鼻牽引共戲,不與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麗。一名髯狎小兒,髯狎,可畏也(字未詳)。

 

  西海之外有鵠國焉,男女皆長七寸,為人自然有禮,好經編跪拜。其人皆壽三百歲。行如飛,曰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惟畏海鵠,過輒吞之,亦壽三百歲。此人在鵠腹中不死,而鵠亦一舉千里(張茂先注曰:陳章與齊桓公論小兒是也)。

 

  西北荒中有玉饋之酒,酒泉注焉,廣一丈長,深三丈,酒美如肉,澄清如鏡,上有玉尊玉籩。取一尊,一尊復生焉。與天同休,無乾時。石邊有脯焉,味如獐鹿脯,飲此酒,人不生死。此(闕)間人與天生同,雖男不(闕)婦,故言不生死。

 

  西荒中有人焉,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脅下有翼,不能飛,名曰苗民。《書》曰:竄三苗於三危,西裔,為人饕餮淫泆無禮,故竄於此。

 

  西北荒中有小人,長一分。其君朱衣玄冠,乘輅車馬,引為威儀。居人遇其乘車,抓而食之,其味辛,終年不為(闕)所咋並識萬物名字。又殺腹中三蟲,三蟲死,便可食仙藥也(一分字恐有誤)。

 

  南有人焉,周行天下。其長七丈,腹圍如其長,朱衣縞帶,以赤蛇繞其項,不飲不食,朝吞惡鬼三千,暮吞三百。此人以鬼為飯,以露為漿,名曰尺郭,一名黃父。

 

  西方曰宮之外有山焉,其長十餘里,廣二三里,高百餘丈,皆大黃之金。其色殊美,不雜土石,不生草木,上有金人,高五丈餘,皆純金,名曰金犀。入山下一丈有銀,又入一丈有錫,又入一丈有鉛,又入一丈有丹陽銅,似金可鍛,以作錯塗之器也(張茂先注曰:淮南子術曰「餌丹陽之為金」是也)。

 

  西荒之中有人焉,長短如人,著敗衣,手虎爪,名貘■〈晙陛r。伺人獨行,輒食人腦。或舌出盤地丈餘,人先聞聲,燒大石以投其舌,乃氣絕而死,不然食人腦矣。

 

  南荒之外有火山,晝夜火燃。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可以作布。恆居火中,時時出外而白,以水逐而沃之乃死,取其毛緝織以為布。

 

  南方之獸如鹿豕頭,善依人求五穀,名無損獸。人割取肉不病,肉自復,其肉惟可作鮓,使■〈米審〉肥美,而咋肉不壞,吞之不入。■〈米審〉盡更澡肉,復作鮓如初,愈美,名不盡鮓是也。

 

  西南荒中出訛獸,其狀若菟,人面能言。常欺人,言東而西,言惡而善。其肉美,食之言不真矣。

 

  東海之外荒海中,有山焦炎而峙,高深莫測,蓋稟至陽之為質也。海水激浪投其上,吸然而盡,計其晝夜嗡攝無極,若熬鼎受其灑汗耳。

 

  大荒之東極至鬼府山臂沃椒山腳巨洋海中升載海曰,蓋扶桑山。有玉雞,王雞鳴則金雞鳴,金雞鳴則石雞鳴,石雞鳴則天下之雞鳴,悉鳴則潮水應之矣。

 

  西南大荒中有人焉,長一丈,其腹圍九尺,踐龜蛇,戴朱鳥。右手憑青龍,左手憑白虎。知河海斗斛,識山石多少,知天下鳥獸言語,知百穀草木鹽苦,名曰聖,一名哲,一名賢,一名無不達。凡人見而拜者,令人神智。又西北海外有人焉,長二千里,兩腳中間相去千里,腹圍一千六百里,但曰飲天酒五斗(張華注曰:天酒,甘露也),不食五穀魚肉,惟飲天酒。好遊山海間,不犯百姓,不干萬物,與天地同生,名無路之人,一名仁,一名信,一名神。

 

  西荒中獸如虎,豪長三尺,人面虎足口牙一丈八尺。人或食之,獸斗終不退卻,唯死而已。荒中人張捕之,復黠逆知。一名倒壽焉。

 

  東方外有東明山,有宮焉,左右有闕而立,其高百尺,畫以五色,青石為牆。高三仞,門有銀榜,以青石碧鏤,題曰「天地長男之宮」。

 

  西北荒有遺酒,追復脯焉。其味如鹿獐,食一斤復一斤。東南荒中邪木,高二三十丈。葉如甘瓜,子如寒瓜,蔓覆其頂,子味甘如蜜,食之令人身有澤。不可過三升,令人冥醉,半曰乃醒。惟多羅氏之民緣能得之。

 

  東海滄浪洲生強木焉,洲人多用作舟楫。其上多以珠玉為戲,物終無所負。其木方一寸,可載百許斤,縱石鎮之,不能沒矣。

 

  木梨生南方,梨徑三尺,剖之少瓤白素。和羹食之地仙,可以水火不焦溺矣。

 

  木栗出東北荒中,有木高四十丈,葉長五尺,廣三寸,名栗。其實徑三尺二寸,其殼赤,其肉黃白,味甜,食之令人短氣而渴也。

 

  崑崙山上有柰,冬生子,碧色,須玉井水洗之方可食也。

 

  刀味核生南荒中,樹形高五十丈,實如棗,長五尺。金刀剖之則甜,若竹刀剖之則飴,木刀剖之則酸,蘆刀剖之則辛。食之地仙,不畏水火白刃。

 

  東南隅大荒中有樸父焉,其高千里,腹圍自輔。

 

  西方深山中有山臊,長尺餘,犯人則病,長爆竹聲。

 

  西北裔外有大夏山,有宮,以金為牆。南方裔外岡明山,有宮,以赤石為牆。西南裔外老壽山,有宮,以黃銅為牆。東南裔外闠清山,有宮,以青石為牆。西方裔外西明山,有宮,以白石為牆。

 

  北方異國有銀盤,大五十丈,中有明珠,大數丈,照千里。

 

  窮其獸似牛,而色狸,尾長曳地。其聲似狗,狗頭人形,鉤爪鋸牙,逢忠信之人嚙而食之,逢奸邪者則擒禽獸而飼之。迅疾亦食諸禽獸也。

 

  東方荒中有木,名曰栗,有殼徑三尺三寸。殼刺長丈餘,實徑三尺。殼亦黃,其味甜,食之多,令人短氣而渴。

 

  東南海中有烜洲,洲有溫湖,鰩魚生焉。長八尺,食之宜暑,辟風寒。北方有石湖,其水恆赤。

 

  西北荒中有二金闕,相去百丈。有明月珠,逕二尺,光照二千里。

 

  東方裔外有建山,其上多橘柚。